薩摩藩

薩摩藩

薩摩藩,為日本古時藩閥屬地,位于九州西南部,即今天的 鹿兒島縣的北半部。 日本江戶時期,和幕府關系親近的大名藩屬在江戶即現在的東京附近,而關系越疏遠其屬地就離江戶越遠。薩...

  • 中文名稱
    薩摩藩
  • 外文名稱
    Satsuma Domain
  • 位于
    九州西南部
  • 石高
    77萬

歷史

薩摩藩,位于九州西南部,即今天的鹿兒島縣宮崎縣的一部分。石高77萬。為幕府末期的西南大藩之一。藩主島津氏,十二世紀中義久執政任三國守護,以則成為守護大名,戰國大名,到義久執政時,控製了大半個九州。1587年(天文十五年)豐臣秀吉平定九州,島津的封地削減為60.5萬石,關原之戰時屬于西軍,但舊有領導得到德川承認。1602年(慶長七年)在鹿兒島建居城。1609年派大將樺山久高出兵琉球。1637年(寬永十四年)加封琉球12萬石。但控製琉球諸島是為了對中國貿易。到元祿時代(1688-1703)加封至77萬餘石,直到廢藩置縣

政治

藩製採用外城製、門割製等獨特的兵農分離製,很大程度上保留了中世紀末期的統治體製。這種藩製加上火山地帶、台風等惡劣的自然條件,使生產力停滯,瓦解封建製的力量得不到發展。整個江戶時代,除逃散等消極抵抗外,幾乎沒有出現百姓一揆,然而參覲交代和幫助幕府大興土木等造成藩財政的沉重負擔,尤其是重豪執政時,財政陷入極度窘迫的境地。1827年(文政十年),在家老調所廣鄉的主持下,實現藩政改革(天寶改革),中心內容是整理藩債,增產砂糖等土特產,加強專賣,同琉球秘密貿易。財政隨即開始好轉,1851年齊彬任藩主後,推行藩營事業,如建立洋式軍備、建設藩營工廠等。通過這些改革和黨派鬥爭,改革派成長起來。幕府末期壓製激進的尊王攘夷運動,擁立久光。作為主張公武合體的大藩而活動。但在薩英戰爭和參與會議分裂後,轉為討幕派,與長州藩結成薩長同盟,推進武力討幕,掌握主導權,直到明治維新。

薩摩藩的傳統服飾薩摩藩的傳統服飾

維新後成為新政府的核心薩摩閥,西鄉隆盛等一部分人因西南戰爭而被除掉,但政治家、軍人、官僚輩出,與長州藩閥同為藩閥官僚政治核心。

藩主

薩摩藩的大名,即藩主為島津氏(しまづし),明治維新以後,因藩改縣運動後被免除藩國領主地位,受封為"華族",爵位公爵。

"十字丸"紋章、島津家族的家徽。

島津家久(いえひさ)〔從三位・薩摩守、中納言

島津久光(みつひさ)〔從四位上・薩摩守、左近衛中將〕

島津綱貴(つなたか)〔從四位上・薩摩守、左近衛中將〕

島津吉貴(よしたか)〔從四位下・薩摩守、左近衛中將〕

島津繼豐(つぐとよ) 〔從四位上・大隅守、左近衛中將〕

島津宗信(むねのぶ)〔從四位上・薩摩守、左近衛中將〕

島津重年(しげとし)〔從四位上・薩摩守、左近衛少將〕

島津重豪(しげひで)〔從四位上・薩摩守、左近衛中將,宣布隱居後加封從三位〕

島津齊宣(なりのぶ)〔從四位上・薩摩守、左近衛中將〕

島津齊興(なりおき)〔正四位上・大隅守、參議,隱居後加封從三位〕

島津齊彬(なりあきら)〔正四位上・薩摩守、左近衛中將 死後追封從一位・權中納言〕

島津忠義(ただよし)〔從一位・大隅守〕

著名人物

明治維新之前,薩摩藩就是倒幕運動的策源地,仁人志士輩出。維新後,薩摩藩掌握了海軍,與長州藩並稱為"長州的陸軍,薩摩的海軍"。名人輩出,一時之盛。最早的舊日本海軍幾乎都是薩摩藩的人。無論是甲午戰爭還是日俄戰爭,海軍三巨頭(海軍大臣,海軍軍令部部長,聯合艦隊司令)都是薩摩人。

薩摩藩著名人物東鄉平八郎海軍元帥薩摩藩著名人物東鄉平八郎海軍元帥

西鄉隆盛: 明治維新三傑之一,電影《最後的武士》中森勝元的原型。

大久保利通 明治維新三傑之一,伊藤博文還隻是他的副手

東鄉平八郎 東方的納爾遜,日本海軍軍魂。對馬海戰是其一生的輝煌

山本權兵衛 舊日本海軍之父,四次擔任海軍大臣,兩次擔任首相

大山岩 日本陸軍第二人(僅次于山縣有朋),日俄戰爭的日本前線總指揮,與東鄉並稱為"陸之大山,海之東鄉",日本九元老之一

西鄉從道 歷任日本海軍大臣,內大臣,陸軍大將等要職,西鄉隆盛的弟弟,日本九元老之一

篤姬(天璋院):大河劇《篤姬》主角,在無血開城中竭盡了自己的全力。

薩摩藩政改革

薩摩藩島津家當年"關原之戰"時站錯隊伍站到了德川家康的對立面,又沒有及時棄暗投明,最後兵敗投降,德川家康氣不過,把島津家減封,還封在日本的最西邊九州島的最西邊,這相當于明清時期從北京貶到新疆去種樹。島津家當然有意見,看幕府就不順眼,對幕府的詔命明面上不違抗,暗地裏嘛!。。。。

1755年繼承薩摩大名之位的島津重豪相對于前幾代家主,很有特點。

壽命有特點:在醫療和保健不太發達的古代,人的平均壽命是很短的,能活到35歲就算不錯,35歲時,古人就可以自稱"老夫"。能活到60歲就算了不得的高壽,島津重豪活到了89歲,這個壽命實在是厲害,所以島津重豪製定的政策有很長的延續性。

子女有特點:島津育有子女26人,人數上特點不太大,特點在于子女的歸宿。島津重豪的女兒嫁的幾乎都是成功人士,有嫁給大名的,還有嫁給將軍的。島津重豪的一部分兒子過繼給了中津藩、福岡藩、八戶藩,丸岡藩的大名做養子,他的這部分兒子有的甚至因此繼承了這些大名的家業,從此薩摩藩因為朝中有人而在幕府中的地位大大提高。

搞教育很有特點:島津重豪為了提升武士階層的知識水準,開設〔造士館〕,招收武士來學習,武士不論級別高低,隻要想學習,一律招收,主修日外科目比如:文學、農學、歷史、醫學、生物學,這個學校日後出了不少高材生,比如:西鄉隆盛,大久保利通東鄉平八郎等。培養出來的武士不僅會砍人,還會舞文弄墨。

興趣愛好廣泛:買了一大堆價值不菲的舶來品,家裏放不下,修了個倉庫來放,還設了個官職來管倉庫。修了個專種中葯的中葯園,做研究。搞了個動物園,養大量稀奇的動物,觀賞觀賞。喜歡跟荷蘭人結伴遊長崎,增廣見聞。修了個〔明時館〕,研究天文歷法

花錢很有特點:島津重豪消費意識超前,花錢沒個譜,嫁女兒搞一大票嫁妝掙面子,買外國貨流水樣花錢,搞教育把錢當紙用。薩摩藩存款不夠用,就大量借款按揭消費,搞得薩摩藩每年收的稅隻夠還利息。

薩摩藩島津重豪這麽一打理,立即氣象一新,首先薩摩藩在幕府跟前說的上話了;然後薩摩藩的下級武士們有希望當高級幹部了,下級武士們立即精神抖擻,熱愛薩摩;最後,薩摩藩形成了一股學習先進外國科學技術的風氣(日本稱"蘭學"),這是日本近代化始于薩摩的原因。

島津重豪1833年去世,在他在世時他的兒子島津齊宣基本是個擺設。1833年島津重豪之孫島津齊興即大名位,重用調所廣鄉進行薩摩藩經濟改革。

要說調所廣鄉真是個人物,一口答應島津重豪薩摩藩的500萬兩外債還了,還每年存款50萬兩。出于對調所廣鄉的信任,重豪臨去前,任命調所廣鄉為家老,齊興相信阿公的眼光,繼續重用調所。

調所是這樣還債的,召集債主,說借據以老換新,債主們不疑有他,交出借據,調所突然把借據扔到火裏付之一炬。

調所氣運丹田大喝道:"要錢沒有,要命一條,我這一身肉你們拿去!"眾債主見狀倒也不敢真剁了調所,調所是武士,債主們大多是商人。

調所見眾人情緒有所平復,再開口說:"諸位不必傷心,我也沒說要賴賬,我還是有還債的打算的!。"眾人一聽,來了精神,等待下文。

調所慢條斯理的說道:"我們打算250年以內還清各位的錢,也就是說各位的孫子的壓歲錢我們負責給。"

一眾債主為之絕倒,沒見過這麽不要臉的武士,還是家老級別的高級武士,賴賬賴的如此有誠意,一眾債主心悅誠服,不得不答應調所的要求。

賴賬還是小意思,為了增加收入調所還採取廣泛種植經濟作物,出口陶瓷製品,專賣薩摩黑砂糖,生產玻璃,大力清查貪污腐敗等措施開源節流。

一來二去,薩摩藩居然一舉"還清"了外債,到1840年還每年盈餘50萬兩。

島津齊興看著藩庫裏大把的銀子熱淚盈眶,多少年了,薩摩藩終于有存款了,荷包鼓起來了,該辦幾件要緊事了。

雖說德川幕府頒布了"鎖國令",不允許日本和外國通商,可"鎖國令"不是防火牆,不斷的有英美法俄的船隻在薩摩附近轉悠,時不時的要求開放港口通商。

薩摩藩當然是拒絕外國的無理要求,西洋諸強為了達到目的不惜訴諸武力,薩摩藩看到了西洋諸夷的武力強大,不得不答應西夷的部分要求。

比如:1837年7月11日,美國商船莫裏森號來到薩摩,借交還日本難民之機要求通商,薩摩藩以炮擊回應,美船退走。

1844年,法國東方艦隊來到琉球那霸港,要求琉球宗主薩摩允許薩摩和法國通商,不然法軍將攻佔那霸,見法軍實力強勁,薩摩不得不同意法國的要求,允許法國和薩摩藩在那霸通商。

對島津齊興觸動最大的是西邊的老大帝國清國在"鴉片戰爭"中不敵英夷兵威,戰敗而開國。齊興為了避免清國的命運,決心學習西夷的軍事防備西夷的入侵。

為了實現這一目的,島津齊興設立〔炮術館〕和〔中村製葯所〕,研究西洋大炮和西洋火葯。

後來島津齊興之子島津齊彬1851年即大名位之後,建造了〔集成館〕進一步強化薩摩的近代化。

集成館中包括以下產業:冶鐵反射爐,熔礦爐,鑽孔盤(給大炮開穴用的器械),玻璃工廠,鍛造廠,蒸汽機關製造所,金屬細加工所,造幣所,造船所,紡織工廠等等。

有了近代工業的底子,薩摩藩開始用仿製的洋槍洋炮來武裝自己的軍隊,就連海軍也搞出了三艘蒸汽風帆動力軍艦。

薩摩藩看來,拿刀砍拿箭射的戰鬥模式早就過時了,新時代的武士就要像我們薩摩藩一樣,用洋槍用洋炮,時不時的拼刺刀。

硬體搞好了,薩摩藩還不斷的在薩摩藩行政中心鹿兒島搞演習,防備外夷可能的入侵,不想這一措施還真在以後的"薩英戰爭"中起到了作用。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島津齊彬還打破身份限製,大規模提拔下級武士中的人才到大名府擔任高級職務,比如十分有名的西鄉隆盛和大久保利通。自此武士的身份限製在薩摩藩被完全打破,隻要是武士,無論身份等級如何,隻要有才幹就能提拔,這為薩摩藩的強大奠定了人事基礎。

1858年島津齊彬病亡,島津齊彬之同父異母弟島津久光掌握薩摩實權,島津久光繼承的是工業發達,武力強大,財政充實的薩摩藩

島津久光認為薩摩藩的實力足以抵御外夷,所以島津久光仍然和他的父祖輩一樣希望把外夷趕出日本,保持日本的鎖國狀態。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