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懷義

薛懷義

薛懷義(662年-694年12月25日),原名馮小寶,京兆鄠縣(今陝西戶縣)人,受千金公主推薦成為武則天的男寵,是武則天的第一個面首,並且因此被封為正三品左武衛大將軍、梁國公。

垂拱初年(685年),說服武則天于洛陽城西修復故白馬寺。甚至多次擔任大總管,率軍遠征突厥,而且他每次出兵,突厥都已退兵,薛懷義以此居功。

天授元年(690年),武則天又進封他為右衛輔國大將軍、鄂國公。其後來日益驕倨,火燒明堂,令武則天惡之,下令太平公主設計將其殺死,輦車載屍送至白馬寺。

  • 中文名稱
    薛懷義
  • 別名
    馮小寶、薛師
  • 國籍
    大唐(武周)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京兆鄠縣(今陝西省雩縣)
  • 逝世日期
    694年12月25日
  • 職業
    白馬寺寺主、右衛輔國大將軍
  • 主要成就
    兩次統兵征討突厥,刻石記功而還
  • 代表作品
    《大雲經》
  • 爵位
    鄂國公

人物簡介

薛懷義,原名馮小寶,是武則天的第一個面首。鄂(今陝西省雩縣)人,早年闖蕩江湖(主要是販賣葯材),練就了健壯的身體,長得粗獷但不失為幾分英俊。後因玩弄權術後失寵被殺。

薛懷義

唐高宗的千金公主偶然發現了這偉岸壯士,馬上派人把他召到宮中,親自為他沐浴更衣,留待數日,把他獻給寡居多年正寂寞上火的武則天。小寶剛過30,侍寢有術,深得則天的寵愛。為了能讓馮小寶合乎情理地往來後宮,武則天接受公主計策,把馮小寶變為僧人,將洛陽的名剎白馬寺修飾一下,讓他出任主持,並讓他學習佛教經典,既掩飾身份,又可陶冶性情,培養參政的能力。又將改名為懷義,賜給薛姓,讓太平公主的丈夫駙馬都尉薛紹以叔父之禮相待。

薛懷義不滿足于專任侍寢,他對任何事都有過人的聰明。垂拱四年(688),薛懷義受命督建明堂和天堂,耗資巨萬,建築物雄偉華美,令人瞠目。薛懷義因功被擢為正三品左武衛大將軍,封梁國公。他還多次擔任大總管,統率軍隊,遠征突厥。他利用當時流行的對彌勒佛的信仰,和僧法明等僧人編寫了《大雲經》4卷,獻給武則天,稱武則天是彌勒佛下生,應當取代唐朝成為天子。從而為武則天提供了對抗儒家男尊女卑理論的思想武器,更助于他名正言順地登上皇位。

後來御醫沈南繆成為武則天新的男寵,薛懷義受到冷淡,這使他妒火難忍,一把火燒掉了自己督造的耗資巨萬的明堂。大臣們紛紛要求嚴懲薛懷義,武則天不加追究。薛懷義卻日益驕橫,終于武則天指使人將其暗殺。

生平履歷

入宮原因

武則天晚年,一批男寵慢慢走進她的生活。而這批男寵的開路先鋒,就是馮小寶。馮小寶本來是在洛陽城市井之中靠賣野葯為生的小貨郎,想來為了宣傳葯效,還得把自己鍛煉得精神點,相當于老北京天橋上專賣大力丸的,賣葯之前還要先比劃幾招。正因為從事這種職業,馮小寶身體結實魁梧,又能說會道,被一家豪宅的侍女看上了,成了侍女的情人。這個侍女的主人便是宗室謀反案之後為了保命,主動要求當武則天女兒的千金公主。這個侍女偷偷把馮小寶領到公主府幽會,不小心被千金公主發現了。起初自然是勃然大怒,但是看看跪在地上的馮小寶一表人才,千金公主也就原諒了他,不僅沒有懲罰他,還把他留用了。留用之後,經過一番檢驗,千金公主覺得馮小寶確實是難得的人才,千金公主當時正在努力討好武則天,于是又親自為他沐浴更衣,留待數日,把他包裝包裝,獻給寡居多年正寂寞上火的武則天。

變身薛懷義

馮小寶剛過三十,年輕力壯,侍寢有術,深得則天的寵愛。為了能讓馮小寶合乎情理地往來後宮,武則天接受公主計策,把馮小寶變為僧人,將洛陽的名剎白馬寺修飾一下,讓他出任住持,並讓他學習佛教經典,既掩飾身份,又可陶冶性情,培養參政的能力。又將他改名為懷義,賜給薛姓,讓太平公主的丈夫駙馬都尉薛紹以叔父之禮相待。

飛黃騰達

薛懷義不滿足于專任侍寢,他對任何事都有過人的聰明。垂拱四年(688),薛懷義受命督建明堂和天堂,耗資巨萬,建築物雄偉華美,令人瞠目。薛懷義因功被擢為正三品左武衛大將軍,封梁國公。他還多次擔任大總管,統率軍隊,遠征突厥。他利用當時流行的對彌勒佛的信仰,和僧法明等僧人編寫了《大雲經》四卷,獻給武則天,稱武則天是彌勒佛下生,應當取代唐朝成為天子。從而為武則天提供了對抗儒家男尊女卑理論的思想武器,更助于他名正言順地登上皇位。

武則天將薛懷義放在身邊,除了給他姓名,更授予他權威。實際上,她這樣做,一方面也是為了政治上的目的。

武則天不但企圖脫離唐朝,現在更到了動手創造新王朝的階段。為了要創立新王朝,非採取許多卑鄙手段不可。其中一些是士大夫做不到的事情。出身低賤的人應該能完成這類工作,她期待的是這一點。

唐建立新王朝(武則天已為新王朝準備好“周”之國號),必然會遭遇強烈抵抗。以激烈彈壓手段對付強烈抵抗——這是武則天的方針。

時代不是亂世,尤其經過貞觀之治後,太平治世已保持相當長的一段時期,大部分人民都過著安定的生活。他們希望維持現狀,因而變得極為保守而膽小。對付這樣的人,最有效的是恐怖政策。

告密之門于是開啟:也就是說,政府歡迎人民的密告。告密者可獲得優握獎金,即使調查結果發現密告內容乃無稽之談,告密者也絕不會因此受到處罰——政府頒布了這樣的規定。

處理密告的是一種不光明正大的黑箱——銅匭。對付被密告的人,當然施以最嚴酷的拷刑。據說,大部分人一看到拷刑器具就嚇得魂飛魄散,完全無辜的人也會因此認罪。

擔任酷吏角色、處理密告以及執行拷刑的,有胡人索元禮和下級官吏周興、來俊臣等人。薛懷義擔任的是別的工作。武則天任命他為白馬寺住持。白馬寺是中國最古老的寺院,其住持被視為宗教界的龍頭。

督建明堂

建立明堂——武則天對薛懷義下了這道命令。

據說,明堂是周天子執行政務的辦公廳,但沒有人知道其構造如何。而她卻硬下了這道命令。左遷集團舉兵被粉碎四年後的垂拱四年(688),由薛懷義負責建造的明堂,終于竣工。

著令前來洛陽參加落成儀式。——這項命令發布到在各地擔任刺史(地方長官)的皇族手裏。與此同時,武則天又著手散布謠言:皇太後召集唐皇族于洛陽,意圖將他們一網打盡。

由于是刻意散布的謠言,所以很快就流傳遍全國。當時,唐皇族中被任命為地方長官的,為數相當多。朝廷要職已為武則天侄兒武承嗣為首的武氏一族所佔據,因此,大多數的唐皇族被迫分散到各地。

把他們從中央趕走是對的,不過,也不能讓地方因此被割據。——做此想法的武則天,決定要將他們一舉掃滅。

由于召集命令和一網打盡的流言同時發出,因此,地方皇族會舉兵反抗是意料中的事。

樹立新王朝的動向,已是公開的秘密。到時候,最大的阻力是唐王朝的皇族——這一點,任何人都看得出來。因此,一網打盡,毋寧是必然的事情。

一到洛陽,將會被逮捕;不去的話,朝廷一定會以違背命令為由,派兵前來。在這個情形之下,舉兵已是唯一的途徑。

武則天企圖在各地皇族聯手、尚未成為強大勢力之前,迫使他們倉促舉兵。這個手法與對付左遷人員集團時如出一轍。

韓王李元嘉(唐高宗之叔)、越王李貞(高宗之兄)及其子琅邪王李沖等人,果然以討伐武則天為借口舉兵。他們連聯絡的時間都沒有,在“著令前來洛陽”這個意想不到的事態之下,分別倉促舉兵,因而根本不可能聯合力量。其中的琅邪王李沖更是胡亂動兵,武則天便輕易打倒了這批皇族造反派。

對武則天而言,這是正中下懷。

李敬業等左遷派的造反和這批皇族的造反,其形態何其相似:其一是,在尚未形成強大勢力之前,迫使他們倉促舉兵。其二是,民眾絲毫未有呼應。

雖然武則天頗受後世史家的惡評,但在她掌握實權的近五十年期間,從未有過農民暴動之事。盡管上層階級受到恐怖政策的彈壓,一般老百姓過的似乎卻是相當安穩的日子。

他們打他們的仗,與我們無關。——民眾持的是旁觀態度。

攻打突厥

薛懷義因建立明堂之功被任命為左尉衛大將軍,並且受封為梁國公。既然已經是大將軍了,當然要建立軍功。當時突厥常常威脅北部邊疆,而武則天忙于改朝換代,對于武將不大信任,因此馮小寶又被派上用場,去幫武則天討伐突厥。翌年永昌元年(公元六八九年),武則天委任馮小寶為新平道行軍大總管,率領二十萬大軍,討伐突厥。馮小寶本來是一個賣葯的小混混,哪裏知道什麽打仗啊,可是俗話說無知者無畏呀,他還真去了。不過他的運氣不錯,突厥是遊牧民族,逐水草而居,來無影去無蹤,馮小寶到了前線,正好突厥兵走了。沒找到敵人那就凱旋吧,回來以後,對武則天他可不這麽說。他說,敵人聞風喪膽,聽見我的名字就害怕了,所以我還沒到那兒,他們已經望風而逃了。武則天也很高興,當下封他當了二品的輔國大將軍。

既然馮小寶打突厥有功,以後對付突厥的事就交給他了。延載元年(694年),也就是武則天當皇帝的第五年,馮小寶又被派出去討伐突厥了。這次,他的頭銜是伐逆道行軍大總管,兩位宰相當他的幕僚,率領十八位將軍出征。要說老天真是太照馮小寶了,也不知道為什麽,運氣特別好,還沒等他們出發,敵人又是已經無影無蹤了,所以馮小寶又是毫發無損,再立新功。當然啦,他給武則天的理由仍然是“敵人一聽說我的名字就嚇跑了”。

第二交討伐突厥可以說是馮小寶一生事業發展的巔峰。他既是武則天的男寵,又是白馬寺的主持,同時還是朝廷裏威風凜凜的大將軍,真是炙手可熱。

為登基造勢

除此之外,他也以僧侶身份進行過其他工作。經過以馮小寶為首的和尚的刻苦攻關,終于在浩如煙海的佛經裏找到一部《大雲經》,經裏記載女主統治國家,最後又成佛。這就是名正主順地為武則天當皇帝提供了經典依據。但是,馮小寶並沒有止步,為了普及《大雲經》,他又帶領一幫和尚炮製了解釋經典的《大雲經疏》,用通俗易懂的語言把晦澀的經文加以演繹闡發,並和當時流行的彌勒信仰結合起來,稱唐宗室衰微,太後就是彌勒下生,必定取代唐朝的統治。

此外,洛水出現刻有“聖母臨人,永昌帝業”八個字的白石。意思是:聖母將君臨天下,使帝業永遠昌隆。實際上,這是武承嗣玩的花樣。

公元690年九月,武則天應群臣及人民之“請求”,終于就帝位。這是中國史上空前絕後的女皇帝。後來雖有清末西太後的專擅政治實權,但她隻是以皇太後身份攝政而已,並沒有就帝位。

新王朝國號為周,元號定為“天授”,武則天自稱為聖神皇帝。傀儡皇帝睿宗被降格為皇太子,並且獲賜武姓。唐朝皇室的姓當然是李,莫名其妙的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這個周王朝的特征是,佛教氣氛非常濃厚。由于武則天被認為是復生于現世的彌勒菩薩,所以這是極其自然的事情。後人認為大雲經是由薛懷義假造的偽經,但其實是真的,隻不過裏面的內容被借題發揮成武則天的統治而已。這部佛典被散發至全國寺院,成為樹立武周王朝的最大根據。

各州分別建立大雲寺奉藏《大雲經》之事,以詔勅通令全國。日本的國分寺,就是模仿武則天時代各州大雲寺所建的。

武則天當皇帝的理論難題解決了,馮小寶也因此順理成章地成為武周建國的大功臣,官拜正三品的左威衛大將軍。

惹禍上身

可是。人往往取得一丁點兒成就,就會飄飄然,甚至連一些大賢大德都不例個,更不要說馮小寶這樣一個沒什麽底蘊的市井小混混了。他很快就忘乎所以了,一次次地犯錯誤。歸結起來有三類。

小人得志,驕橫跋扈

從他當了面首,這類錯誤就開始犯了。馮小寶當了和尚以後,就得住在寺裏,他覺得這太悶得慌,太寂寞,不甘心,怎麽辦?他就私自剃度了好多小流氓當和尚,每天也不在寺裏念經,跑到街上去,騎著高頭大馬,在洛陽城裏橫沖直撞,路上行人紛紛躲避。誰要是躲得不夠及時,馬上就被他們打得頭破血流。然後,扔在路邊,揚長而去,根本不管別人死活。特別人看到道士,更是分外眼紅,一定要把人家抓過來,剃光頭發,陪他一起當和尚,有時候連道教的高級人物也不能幸免。當時有一位著名的道士,叫做候尊,是弘首觀的觀主,有一次不小心被馮小寶看見了。馮小寶才不管他是誰,馬上把人家拉進寺裏去,強迫當了好幾年的和尚,直到馮小寶死後,這才出來,再重新蓄發當道士。 馮小寶對官員也挺不客氣的。當時有一們御史看不過他的所作所為,多次依法彈劾他,馮小寶一怒之下,把這人堵在路上,打了個半死。這類為非做歹的事情幹多了,有時候也會碰釘子。有一天,馮小寶帶著自己的一幫嘍啰進宮,在門口遇到了宰相蘇良嗣。馮小寶驕橫慣了,覺得我是寵兒啊,我得先進門啊,根本沒把蘇良嗣放在眼裏。要知道,唐代的宰相非常威風,號稱“禮絕百僚”,哪裏容得下一個男寵如此無禮!蘇良嗣勃然大怒,當即叫左右把馮小寶揪過來,劈頭蓋臉一頓暴打,把馮小寶打得滿地找牙。馮小寶自從進宮,哪裏受過這種委屈啊,跑到武則天面前哭訴,說是可忍孰不可忍。沒想到武則天心裏非常明白,公私分得很清,摸著馮小寶的光頭說:“孩子你記住,北門才是你出入的地方,南衙是宰相理政的地方,你沒事到那裏闖什麽禍呢?”當然,能夠這樣跟馮小寶叫板的人少之又少,特別是隨著馮小寶地位的提離,宰相也奈何他不得。在出征突厥期間,李昭德以宰相的身份充當小寶的幕僚,因為一言不合,馮小寶揮拳便打,李昭德那麽有性格,這時候也隻能惶懼求饒,可見馮小寶的威風。

任性使氣,得罪女皇

馮小寶是武則天從太後就成皇帝的第一個男寵,本來就是唯我獨尊,缺乏各類知識。可是,隨著武則天從太後就成皇帝,她的胃口也變大了,不再滿足于隻有一個“後宮佳麗”了,她身邊的男寵逐漸多了起來,慢慢移愛于一個叫沈南璆的人了。這個沈南璆是一個御醫,給武則天看病的,想來功夫了得,武則天慢慢就喜歡起他來了。 皇帝身邊多了一個人?這對馮小寶的打擊可太大了,他為武則天立了那麽功勞,武則天怎麽可以移情別戀呢?馮小寶一氣之下,耍起了小性子,幹脆不進宮見武則天了,整天待在白馬寺裏,和他剃度的那些小流氓胡鬧。鬧來鬧去,又引起不滿了。有一位御史叫周矩,看不下去了,畢竟馮小寶整天出入宮廷,要是和這幫小流氓搞出什麽陰謀危害皇帝怎麽辦?于是他上奏武則天,說薛大師每天都糾集一些不法和尚在那兒操練,他又整天出入您的身邊,萬一他對您有什麽不良的企圖,大家就防不住了,要求審問馮小寶。武則天當時也正生馮小寶的氣,就批準了,說:你先回去吧,我馬上讓他過去受審。周矩剛剛回到御吏台,馮小寶騎著高頭大馬也來了。進門後他不是跪地受審,一看那有一張床,下了馬就躺在床上了,袒胸露腹,旁若無人。周矩氣壞了,說你這是什麽意思,目中無人吶,招呼手下過來,就要把馮小寶押上公堂。沒想到馮小寶一躍而起,騎著馬揚長而去。周矩頓時就氣了個七竅生煙。沒辦法,向武則天匯報吧,武則天聽完匯報後笑了,說:這和尚瘋了,你也不必再審問他,就把他剃度的那些小流氓處理掉就可以了。周矩沒辦法,隻好先把那近千個和尚給流放了。武則天的態度表明雖然馮小寶任性引起了她的不滿,但是念及舊情,武則天還是願意保護他的。不過,馮小寶並沒有體會到這點,他不僅沒有因此收斂一下,反而沿著錯誤的道路越走越遠了。

公私不分,火燒明堂

這是他最嚴重的錯誤,證聖元年(695年)正月十五日是中國傳統的上元佳節。朝廷取消宵禁,百姓家裏也是張燈結彩,天下狂歡。馮小寶為這個節日做了精心準備,他指揮手下在明堂的地上挖了一個五丈深的大坑,坑裏面預先埋上佛像,裝上機關。然後,用絲綢在坑上搭了一座宮殿。皇帝也得過節啊,武則天來到明堂之後,馮小寶指揮手下將佛像從坑底徐徐拉起,一直拉到彩綢搭建的宮殿之中。從旁邊看起來,活像是地底踴出佛像。這景象難道不神奇不壯觀嗎?不過他還留著一手。他早就殺了一頭牛,用牛血畫了二百尺高的一個大佛,把這個佛像張掛在天津橋上,然後對武則天說,這是我割破膝蓋,用自己的血畫成的。武則天哪信啊,你就是割破主動脈也沒有這麽多血啊,所以武則天還是淡淡一笑,沒有理會。 這可太傷馮小寶的心了,他為武則天做了那麽多事,就因為那麽一個御醫,武則天就要把他打入冷宮嗎?太不公平了!馮小寶這次真的吃醋了,他一夜都沒有睡著。第二天正月十六,就在夜裏,天堂忽然起火了。火借風勢,迅速蔓延,很快天堂就成了一片火海。當初建天堂的時候,所費以萬計,府藏為之枯竭,耗費了國家多少財富啊,如今隻剩下一片錦灰堆。這還不算,大火又繼續蔓延,把明堂也給點著了。烈火熊熊,把神都洛陽照耀得如同白晝。這一場大火一直燒至天明,明堂和天堂一起化為灰燼。這火呀,就是馮小寶放的。他無法容忍受武則天的冷落他,就想既然你不再在乎我了,我就給你做一件大事,讓你看看我的厲害。小混混的想法是,也許隻有幹出這麽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武則天才會註意到他的存在。 可是這件事他大大辦錯了。明堂和天堂能隨便玩沒了嗎?他犯了公私不分的錯誤。對于武則天而言,明堂是她得天命的標志,是她號令天下的場所,是大周王朝的象征。明堂頂上一鳳壓九龍的造型,更是她自身的寫照,這些是她畢生追求的東西。相對于這些而言,和馮小寶之間微不足道的私情算得了什麽呢!但是,馮小寶天真地把這兩者混為一談了,為了引起皇帝的註意,他不惜燒掉她心中最神聖的東西。這一次,皇帝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命懸一線

武則天沒有馬上殺薛懷義的原因

武則天不但沒有殺馮小寶,而且重修天堂和明堂的工程主持人還是馮小寶。 以武則天的脾氣早殺馮小寶了,不殺可能有以下兩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武則天要遮羞。她不能公開懲辦馮小寶,天下人都知道馮小寶是她的面首,現在如果昭告天下,說馮小寶因為爭風吃醋火燒明堂,我們必須予以懲處,這也太沒面子了吧。不僅不能公開他的罪行,還要盡可能地幫他脫清幹系。怎麽脫清呢?說這是天火?不行。如果是天火,那不就意味著不天譴了嗎?隻能歸罪于人。那應該歸罪于誰呢?武則天諉過于工匠,說他們用火不慎,點著了天堂裏的大佛,大佛含麻較多,屬于易燃品,引起火勢迅蔓延。也就是說,這件事和馮小寶毫無關系,一切謠言純屬捕風捉影。 第二個原因,武則天對馮小寶還是有一定感情的,舍不得下手。自馮小寶從垂拱元年(685年)進入武則天的後宮,到延裁二年(695年)的正月,已經過去了整整十年。人生有幾個十年啊,馮小寶跟著她一起經歷了改朝換代的種種風浪,為她登基稱帝沒少操勞。這次放火,也是多情所致,隻有多情,才會嫉妒嘛,想想這些,武則天不願意太過絕情。 因為這樣一考慮,所以武則天不僅沒有殺馮小寶,她還昭告天下,要重新修建明堂和天堂,仍然讓馮小寶當項目負責人。那我們說兩個人的感情是不是恢復如初了?不可能,無論是武則天還是馮小寶,誰也不可能真正忘記這場明堂大火。 對于武則天來說,明堂是她得天命的標志,突然被燒了,怎麽解釋這場火災呢?當時大臣就分成兩派一派說就是上天降災示警,皇帝應該反省自己,謝罪于天。另一派就是馬屁精了,說這哪裏是天譴啊,這是祥瑞!為什麽呢?有人說了,當年周武王伐紂,軍隊過河時便有天降大火,結果武王伐紂成功了,所以明堂失火是說明我們的大周朝也會發旺啊!還有人說,當年彌勒成佛時便有天魔燒宮,這說明陛下您真是彌勒佛啊!兩種意見,都挺有道理的,武則天信哪個啊?雖然武則天愛聽好話,但她其實更相信前者。她心裏,很長一段時間都擺脫不了天譴的陰影。 那馮小寶呢?其實他心裏也並不平靜,天天琢磨這個事情。他知道自己這個簍子捅大了,以他對武則天的了解,他不相信武則天會真的饒了他。人在不安的情況下會有兩種反應,有人更加小心翼翼,而有人就會破罐子破摔,顯得更加狂妄。馮小寶屬于後者。于是,他在武則天面前更放肆了,經常出言不遜。到了這一步,武則天再也不想容忍他了。而且,武則天開始覺得他是一個危險分子了,為了防備他突然發瘋,利用隨便出入皇帝寢宮的特權搞恐怖攻擊,謀害自己,武則天秘密挑選了一百多個健壯的宮女,組成一支宮廷女子特警隊,整天跟在自己身邊,以防不測。

在劫難逃

兩人的關系都到這份上了,馮小寶會是什麽結果呢? 延載二年二月四日,火燒明堂半個多月之後,馮小寶死了。

死因之謎

怎麽死呢?史書上記載了三種說法。

一、武攸寧率人暗殺

第一種說法見于《實錄》,後來又被《資治通鑒》採納,說馮小寶是被武則天的堂侄武攸寧暗殺的。暗殺的地點,就在洛陽宮城內的瑤光殿。瑤光殿四面環水,景色清幽。有一天,武則天約馮小寶來這兒見面,馮小寶乘興而來,沒想到等他的不是女皇,而是女皇的侄子武攸寧,武攸寧一看見馮小寶,不容分說,率領壯士一擁而上,將他撲倒在地,馮小寶雖然練過幾招拳腳,哪裏敵得過大內達人!雙拳難敵四腿,一頓劈頭蓋臉的毒打之後,馮小寶當即斃命。

二、太平公主暗殺

第二種說法見于《舊唐書》,說馮小寶是被武則天的女兒太平公主的乳母張夫人率領壯士暗殺的,具體情節和武攸寧的故事差不多。也是說武則天召喚馮小寶到瑤光殿幽會,馮小寶屁顛屁顛來了,沒看到武則天,倒看見太平公主的奶媽張夫人了。張夫人率領的壯士一擁而上,把馮小寶撲倒在地,一陣亂棒打死。

三、下令明殺

第三種說法見于李商隱所寫的《宜都內人傳》。宜都內人是武則天的宮女,她規勸武則天,男為陽,女為陰,武則天如果用男寵,那就以陰求陽,自毀長城。因此必須除去男寵,培養自身陽剛之氣,隻有這樣統治才能長久。武則天聽了之後覺得有道理,因此就下令殺了馮小寶。按照這樣的說法,武則天對馮小寶就是明殺,不是暗殺了。

患難之交

唐太宗死後,武媚娘(武則天)作為太宗的嬪妃,都被送到感業寺出家為尼。白馬寺和感業寺隻有一牆之隔,而且兩寺同飲一井水,有一天,武媚娘和馮小寶在井台相遇,武媚娘打不動水,正在為難。這時,身材高大,健壯有力的馮小寶也來井台挑水,幫助武媚娘打好了水,還給挑著送到了尼姑庵的大門口,然後再自己去挑水,于是二人就認識了。

和尚和尼姑都是戒吃葷腥的,馮小寶半路出家當然戒不掉。有一天,馮小寶又來井台挑水,有一隻山雞口渴,落在井沿兒找水喝,馮小寶看見了,悄手躡腳靠上去,一扁擔打死了。好肥的一隻山雞,馮小寶決定把山雞吃掉。他的水也不挑了,撿來一堆柴火,到前邊樹林子裏,籠火烤雞去了。

偏巧這一天,武媚娘也來井沿兒挑水。井台上隻見馮小寶的水桶不見人,武媚娘四處看了半天,附近也沒有馮小寶的蹤影。這時,順風刮過來一股烤肉的香味兒。武媚娘自從離開後宮以後,就再也沒有吃過肉。這肉味兒好香啊!是從哪裏飄過來的呢?不遠處的小樹林,不是還在冒著一縷清煙嗎?一定是在那裏。這樣想著,就身不由己的朝小樹林走去。

武媚娘看清了,正是馮小寶在火上烤肉,不知烤的是什麽肉,反正是香味兒直往鼻孔裏鑽,過了一會兒,肉烤熟了,馮小寶從火上取下烤得焦黃的雞肉,扯下一條大腿兒咬了一口。

“什麽肉,香嗎?”武媚娘忍不住地問。馮小寶忽然聽見有人說話,當時嚇了一跳,回過頭一看,見是武媚娘,就不好意思地笑了,說:“雞,野雞。落在井台上喝水,掄起扁擔,隻一下,哈哈哈……”說著,撕下另一個雞大腿,遞給武媚娘,說:“你敢不敢吃?香極啦!”武媚娘接過來,大口大口地吃起來。?

從那以後,馮小寶三天兩頭不是弄一隻雞,就是弄個狗大腿兒,偷偷送給武媚娘。武媚娘搶著去井沿挑水,也就是去和馮小寶相會。

武則天當上皇帝後,立刻讓馮小寶當上了洛陽名剎白馬寺的主持。高宗死後,武則天就讓馮小寶隨便出入後宮,又把他的名字改為“懷義”,賜給他薛姓。他憑著過人的聰明,加上當年的感情,很得武則天的愛惜。薛懷義又因督建萬象神宮有功被擢為正三品左武衛大將軍,封梁國公。後來還多次擔任大總管,統領軍隊,遠征突厥。

不久御醫沈南蓼成為武則天的新寵,薛懷義出于嫉妒,一把火燒掉了耗資巨萬的萬象神宮,武則天卻不予追究。而後薛懷義日益驕橫,終于引起武則天的厭惡,指使人將其暗殺.。

當然,我們要看到,武則天與馮小寶的患難之交是後人附會的野史,並不足信。武則天出家時在公元649年,而薛懷義出現在歷史中實在公元685年,這時候的薛懷義年輕力壯,三十左右,更本不可能在三十多年前和武則天是患難之交。

野史逸聞

薛懷義 周證聖元年,薛師名懷義,造功德堂一千尺,于明堂北。其中大像,高九百尺,鼻如千斛船,小指中容數十人並坐。夾紵以漆之。正月十五,起無遮大會于朝堂。掘地五丈深,以亂彩為宮殿台閣,屈竹為胎,張施為楨蓋。又為大像金剛,並坑中引上,詐稱從地涌出。又刺牛血,畫作大像頭,頭高二百尺,誑言薛師膝上血作之。觀者填城溢郭,士女雲會。內載錢拋之,更相蹈藉,老少死者非一。至十六日,張像于天津橋南,設齋。二更,功德堂火起,延及明堂,飛焰沖天,洛城光如晝日。其堂作仍未半,已高七十餘尺。又延燒金銀庫,鐵汁流液,平地尺餘。人不知錯入者,便即焦爛。其堂煨燼,尺木無遺。至曉,乃更設會,暴風欻起,裂血像為數百段。浮休子曰:"梁武帝舍身同泰寺,百官傾庫物以贖之。

其夜欻電霹靂,風雨暝晦。寺浮圖佛殿,一時蕩盡。非理之事,豈如來本意哉?"(出《朝野僉載》) 【譯文】 唐代,武後稱帝的證聖元年,法師薛懷義建造一座千尺之高的功德堂,在明堂的北面。裏面的大佛像,就有九百尺高,鼻子像大船,小指中能夠並肩坐下幾十個人。夾著萱麻把它漆了一遍。正月十五日這天,要在堂前舉行露天大齋會。會前,薛懷義派人掘地五丈深,用彩色絲綢畫上宮殿台閣,把竹子扎成護圈,作為支柱和頂蓋。又造了一個金剛的大佛像,把它從坑中拽上來,騙人說它是從地裏冒出來的。接著又用刺出來的牛血,畫成大佛的頭,二百尺長,騙人說這是他用自己膝上的血畫的。

觀看的人們從四面八方涌來,使城內人滿為患。男女雲集,紛紛進前拋錢,你推我擠,老人和孩子被踩死好幾個。到十六日,把那大佛像掛在天津橋南,設齋祝禱。二更天,功德堂起火了,蔓延到明堂,火焰沖天,照得整個洛陽城如同白晝。功德堂剛建了沒有一半,已經七十多尺高。火勢又蔓延到金銀庫,那些金銀都化成水在流淌,平地都一尺來深。有的人誤入其中,立刻就燒焦了。功德堂化作灰燼,一塊木頭也沒剩下。天亮之後,又設齋會,忽然來了一陣狂風,把那用牛血繪製的大佛像撕成了好幾百塊。浮休子張鷟說:"梁武帝出家同泰寺,文武百官傾其所有把他贖了回來。那天夜裏電閃雷鳴,天昏地暗,同泰寺雖為佛堂聖殿,頃刻之間便被大水淹沒。這種非理之事,難道說都是如來佛的本意嗎?"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