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姨媽

薛姨媽

薛姨媽是《紅樓夢》中的陪襯人物之一,薛蟠薛寶釵之母,王夫人之姊。她隨薛氏兄妹寄居賈府。以“慈”著稱。由于舉止言行得體,賈母常願與她對坐聊天。她十分寵愛自己的子女,任薛蟠在外為所欲為。然而,她既不同于攀親上門打秋風的劉姥姥,也有別于母女雙雙來京投靠邢夫人的邢嫂等人。在全書中她承擔著一個較為重要的角色。

  • 中文名稱
    薛姨媽
  • 別名
    姨太太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地
    金陵
  • 職業
    薛家太太
  • 兒女
    薛蟠、薛寶釵
  • 出場作品
    《紅樓夢》

​基本簡介

薛姨媽薛姨媽

薛姨媽《紅樓夢》京營節度使王子騰之妹,與王夫人是一母所生的姐妹。她自送女兒薛寶釵上京待選,寄居賈府,直到最後贖薛蟠出獄,幾乎貫穿全書始終,是一個較重要的陪襯人物。

家世

東海缺少白玉床 龍王來請金陵王

豐年好大雪(薛) 珍珠如土金如鐵

薛姨媽是王子騰的妹妹,既王家的女兒,後來嫁到了薛家。可見薛姨媽一生不僅有名還有利。即是望族之後,又嫁入富商之家。薛家系紫薇舍人薛公之後,現領內府帑銀行商,共八房。薛家祖上是是做官的,不過到了這一代基本上都走了商人一行,也便是皇商,家資百萬,巨富無比,再加上與另外三家的聯姻,官商相護,自然聲勢一時無兩了,不過後來另幾家沒落,沒了官面上的照應,沒落也隨之而來。

基本概述

薛家是擁有百萬之富的皇商,“護官符”上雲:“珍珠如土金如鐵!”薛姨媽生有兒子薛蟠,女兒薛寶釵。因丈夫早逝,她未免縱容溺愛兒子,遂使薛蟠生活奢侈,言語傲慢,老大無成。她為寶釵的婚事頗費心機,早早地就說:“你這金鎖要揀有玉的方可配!”最後,她和王夫人等終于使賈寶玉和薛寶釵成婚,但終究還是“金玉成空”。

基本影響

她不僅在書中起著穿的作用,而且她的獨特的處世為人的態度,在書中也有生動的描寫。

薛姨媽薛姨媽

她與王夫人都十分寵愛自己的兒子,但在關鍵時刻,她往往缺乏王夫人那種“殺伐決斷”的魄力。薛蟠在外為所欲為,無所顧忌,與薛姨媽一貫“溺愛縱容”(第四回)有很大關系;她也十分寵愛女兒,而薛寶釵卻接受了母親性格溫柔的一面,發展成隨分從時,藏鋒不露的特點。薛姨媽不僅對自己的子女嬌寵,還施及于他人。一次李嬤嬤攔阻寶玉飲酒,她反叫寶玉“別怕”,吃醉了也不要緊。她還常去瞧黛玉,一段時間還與黛玉同住,認黛玉為幹女兒,為的是黛玉“可憐沒父沒母,到底沒個親人”(第五十七回),還半開玩笑地要將黛玉說給寶玉,並說這“豈不四角俱全”,邊說還邊摟著摩娑著黛玉,十分親熱。雖然這隻是她出于憐憫與迎合的表現,卻也決非為了誆騙黛玉。這一回回目是“慈姨媽愛語慰痴顰”,“慈”確是薛姨媽性格的一個重要特點。當然,關于這一重要的情節,有人認為薛姨媽憐憫黛玉是真,試探黛玉更是真,因為第五十七回前半部分是“慧紫鵑情辭試忙玉”,寶玉愛黛玉已經成了不爭的事實,而薛姨媽作為薛寶釵的親生母親,作為王夫人的胞妹與最親密的盟友,為了通過二寶的婚姻把賈家的財富籠絡在王家手裏,她是絕對要阻攔二玉的愛情繼續發展下去的,所以她要看看黛玉于寶玉是否有真情。當然,紫鵑沒有讓她得逞。

性格分析

紅樓夢中,薛姨媽和王夫人一樣,都是個善良的主子,菩薩一樣的人,很多人覺得薛姨媽善良厚道忠誠老實。其實,她是大觀園中最狡猾最陰險的老狐狸,隱藏的最深,狐狸尾巴夾的最緊。

小說第四回說,宮中要選妃嬪及公主郡主之入學陪侍,充為才人贊善之職。為送寶釵待選,薛姨媽一家人趕往京城,薛姨媽一行人進京後,自己有房子卻不住,而是直接投奔了賈府。按理說,他們一家人而且帶有丫頭僕人,不應該都去住到親戚家。他們應該先住進自己的家中,可以到親戚家拜訪一下,小住幾天以慰想念之情。可是薛姨媽卻厚著臉皮,死皮賴臉的住進賈家不走了還說,王夫人必定苦留住下。薛姨媽入住賈府後為了長住不走,對王夫人說,“一應日費供給,一概免卻,方是處常之法。”本來王夫人也隻是覺得他們無非是在這小住幾日,以進親戚之意。沒想到她卻先開口說要長住下去,王夫人自然不好意思趕他們走了。薛姨媽入住賈府是她的陰謀的第一步。她之所以削尖了腦袋要鑽入大觀園中,無非就是為了“金玉良緣”而來,為了讓寶玉寶釵更加親近不至于疏遠,為了幫助女兒登上賈府豹二阿麼的寶座。使自家與賈家聯姻。

薛姨媽進入大觀園後或與賈母閒談,或與王夫人相敘,不忘討賈母歡心。而且與賈府的主子奴才友善。為了長住賈府奠定了良好的民眾基礎。薛姨媽剛住進大觀園就急不可待的到處散播“金玉良緣”的事情,搞的沸沸揚揚,賈府上下無人不知。薛姨媽肯定知道寶玉為銜玉而生,自己的女兒又有金鎖,又有和尚的囑托,她對王夫人賈母說這些,是在委婉的像賈母王夫人表示,自己的女兒應該和寶玉是天生的一對,地造的一雙。

小說的第八回寫寶玉去梨香院探望寶釵之病,豹釵一見面就說要看玉,寶玉摘下玉給她,寶釵看完後口內念道“莫失莫忘,仙壽恆昌“念完了乃回頭向鶯兒道:“你不去倒茶,也在這裏發呆做什麽?”鶯兒嘻嘻笑道:“我聽這句話,倒像和姑娘項圈上的兩句話是一對。”其實寶釵在家就聽母親說寶玉是銜玉而生,自己又有金瑣將來是要結為夫妻的,她們住進賈府也是為這個目的而來。寶釵一直也想看看寶玉到底是不是和自己是一對,金玉良緣到底是怎麽一回事,所以才要看玉,她念完後覺得和自己真的是一對,興奮之餘想告訴寶玉,自己的項圈上也有兩句話和你這玉上的兩句是一對。自己不好意思開口,故才借催鶯兒倒茶之機向鶯兒求助。要不,寶玉到了這麽久,你不讓她倒茶,偏偏這個時候催呢。其實鶯兒也是薛姨媽陰謀集團的一份子。果然鶯兒就說出了寶釵項圈之事,哄的寶玉要看。這次寶釵終于明白了金玉之說,故以後對寶玉更加用心。

薛姨媽是個老狐狸,帶著鶯兒,寶釵,薛蟠等人潛入大觀園進行自己的陰謀計畫。這個陰謀的設計者就是薛姨媽,參與執行者就是寶釵薛蟠還有鶯兒。寶釵憑借自己的賢惠,博學,才幹美貌博得大觀園上上下下人的喜愛,特別是在元春省親時憑借自己的博學才能心機博得了元春的認同。所以端陽節元春賞賜獨寶玉與寶釵一樣。這是寶釵進入大賈府後獲得賈府上層認可的重要勝利。薛蟠的任務就是和寶玉搞好關系,拉攏寶玉,薛蟠和寶玉本來不是一路人,薛蟠是個鬥雞走狗,睡柳眠花的摯刳子弟,性格性情和寶玉各各不入,而他為了完成母親的任務,配合母親的計畫,不得不和寶玉交往。過生日時拉上寶玉。到了寶玉挨打後,薛姨媽和寶釵誤認為是薛蟠平日口不嚴謹,走了風聲,禍及寶玉,一起埋怨他,薛蟠又急又恨,趁機發泄了對寶玉的不滿,也表示了薛姨媽的計畫對自己不公平。說:“從先媽和我說,你這金要揀有玉的才可配,你留心了,見寶玉有那勞什骨子,你自然如今行動護著他。”這裏薛蟠把薛姨媽的陰謀計畫給抖了出來。“你們為了金啊,玉啊的,讓我交好寶玉,我按計畫行事了,接近了他,現在寶玉挨打了,你們又怪我說我平日和他走的太近,走了風聲。我兩頭受氣,還落埋怨。”薛蟠為了配合母親的計畫,不得不和自己不喜歡的人寶玉交好,等到寶玉挨打了,母親妹妹又都一起埋怨自己,呆霸王也夠可憐的。

一薛姨媽為首的這個四人陰謀集團,潛入大觀園中,小心經營,最後終于使得寶釵登上了寶二阿麼的寶座。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啊,寶釵是登上了賈府新一代二阿麼的寶座。可是寶釵嫁入賈府後,賈家開是衰落,寶玉又出家,寶釵一個人獨守空房,夜夜與獨眠,守活寡。薛姨媽,可謂是“機關算盡太聰明,反算了女兒青春”啊,而且又陪上了幾千銀子的嫁妝。

女兒信息

薛姨媽的女兒是薛寶釵,寶釵是金陵十二釵之一。家中擁有百萬之富。她容貌美麗,肌骨瑩潤,舉止嫻雅。 她熱衷于“仕途經濟”,勸寶玉去會會做官的,談講談講仕途經濟,被寶玉背地裏斥之為“混帳話” 。她恪守封建婦德,而且城府頗深,能籠絡人心,得到賈府上下的誇贊。她掛有一把鏨有“不離不棄,芳齡永繼”的金鎖,薛姨媽早就放風說∶“你這金鎖要揀有玉的方可配”,在賈母、王夫人等的一手操辦下,賈寶玉被迫娶薛寶釵為妻。由于雙方沒有共同的理想與志趣,賈寶玉又無法忘懷知音林黛玉,婚後不久即出家當和尚去了。 薛寶釵隻好獨守空閨,抱恨終身。

兒子信息

薛姨媽的兒子是薛蟠。薛蟠因幼年喪父,寡母又縱容溺愛,五歲上就性情奢侈,言語傲慢。雖也上過學,不過略識幾字,終日惟有鬥雞走馬,遊山玩水而已。雖是皇商,一應經濟世事,全然不知,不過賴祖父之舊情分,戶部掛虛名,支領錢糧,其餘事體,自有伙計老家人等措辦。他驕橫跋扈,倚財仗勢,強買英蓮〈即香菱 〉為妾,喝令手下豪奴打死馮淵;他荒淫無恥,喜好男色,在賈府家學裏,假說上學去勾搭學生,在賴大家的酒席上,碰到柳湘蓮,又動了勾引之意,被柳湘蓮騙到北門外的葦子坑打了個半死,賈蓉帶人找到他時,隻見他“面目腫破,渾身上下滾得似個泥母豬一般”。娶妻夏金桂後,又把其陪房丫頭寶蟾勾搭上手。在一次去南邊置貨時,途經一小酒店喝酒,因堂倌換酒遲了些,就一時性起,拿起酒碗照他打去,一下子就把堂倌打死了。這次薛蟠被判了死罪,後因賈、薛兩家托人和賄賂,又被放出。

人物品讀

薛姨媽原是金陵王家的小姐,父親曾主管皇家外事貿易,哥哥王子騰從京營節度使做到九省都檢點,是朝中擁有軍權的勢要人物,薛家是商人與貴族的結合,既有註重實利的商人市儈習氣,又有崇奉禮教、維護封建統治的傾向。薛家是擁有百萬之富的皇商,“護官符”上雲∶“珍珠如土金如鐵!”薛姨媽生有兒子薛蟠,女兒薛寶釵。賈寶玉的父親娶的就是薛姨媽的姐妹也就是後來的王夫人,所以薛姨媽是王熙鳳的姑姑,賈寶玉的姨媽。

因丈夫早亡,隻剩下孤兒寡母。而這孤兒薛蟠老大無成,隻知享樂浮華,胡作非為,極不爭氣的,隻在戶部徒掛虛名,一應事物皆由總管、伙計等措辦,這些人乘機拐騙,薛家生意日漸損耗。外面寸金不入,裏面自然坐吃山空。兒子既如此,薛姨媽不得不把希望寄托在女兒薛寶釵身上。

在林黛玉住進榮國府不久,賈府就迎來了薛姨媽一家人,從此長住在賈府內的梨香院中。

接下來這寶釵考慮婚事,寶玉自然是最好的人選。這並非薛姨媽一廂情願。過去兒女婚事是父母之命,寶玉的母親是同意的,並且是極樂意的。而薛姨媽看寶玉一表人材,又是聰明靈秀,比兒子強百倍,自然配得上寶釵了。對于女兒來說姨媽是婆婆是自然不會受氣,而且賈府強于薛家,自然將有益于薛家。這樣的考慮對于寶釵對于薛家都是好的。

薛姨媽于王夫人自然樂意。于是薛姨媽與女兒常住在賈府。薛姨媽成了賈母的牌友,和鳳姐和王夫人一起哄著老太太開心。拉近和賈府上層的關系。而寶釵以其大氣穩重的舉止,贏得了上下一致的贊譽。

開始的時候一切順利,賈母給寶釵風風光光的過生日,元妃賜的端陽節的禮獨寶釵與寶玉的一樣。情勢大好,薛家自然歡喜。可是接下來她們發現事情並不順利。賈母在公開場合對寶玉的婚事表態。和尚說了,寶玉命裏不該早娶。

寶釵本比寶玉大,等的時間長了,對寶釵不合適。接下來,看寶黛情深,全府皆知。黛玉一句回蘇州,寶玉就大病一場。此時,薛姨媽不得不重新考慮問題了。看著為黛玉痴狂的寶玉,自然會覺得寶釵委屈了。薛姨媽也是見過大世面的。如何不懂寶黛情深,如何不懂賈母的緩兵之計。

于是薛姨媽想要放開了。她不想委屈女兒,于是在黛玉那裏,她說出了二玉是一樁好姻緣的說法。未必全是玩笑,此時倒不如成人之美好。

薛姨媽最初和王夫人的想法是一樣的,想要成全金玉之說,但最後她還是想要放手。因為她比王夫人寵孩子,她不想委屈孩子。王夫人在乎寶玉的名譽前程,可薛姨媽更在乎寶釵的幸福。

最後金玉姻緣,倒不是薛家求來的,機緣巧合,薛家自然不會拒絕,畢竟對于薛家是一個好的安排。但是看到最後的結局,薛姨媽還是後悔的了。可憐的薛寶釵落了個年紀輕輕就獨守空房的下場。作為母親,薛姨媽的苦處是可想而知的。隻是她們那樣的人家,也沒有後悔的餘地,隻好接受了。

最有人情味的長輩

惟一有人情味的長輩就是薛姨媽,她不算聰明,還有些俗,從給丫鬟起名字就可見一斑。賈母的丫鬟叫珍珠、琥珀,王夫人的叫金釧玉釧,偏薛姨媽的丫鬟叫同喜、同貴。她還有點小氣、啰嗦,香菱和小丫頭鬥草,嬉戲中被推到水邊,弄髒了石榴裙,這料子特別不經染,寶玉替她擔心,說“姨媽老人家嘴碎,饒這麽著,我還聽見常說你們不知過日子,隻會糟蹋東西,不知惜福呢。這叫姨媽看見了,又說一個不清。”但正因如此,反顯得親切,我們似乎都有這樣的姨媽,嘮叨、小氣的同時,亦有著令人難以忘懷的慈祥。

寶玉去看寶釵,薛姨媽留他吃飯,把自己糟的鵝掌鴨信取了與他嘗,寶玉提出這個要就酒才好,薛姨媽立即令人灌了最上等的酒來,李嬤嬤出來製止,薛姨媽笑罵她“老貨”,說若是老太太問,有我呢。李嬤嬤還是不放心,又祭出老爺在家的大旗,聽得寶玉大不自在,薛姨媽依然站在寶玉一邊,說:“別怕,別怕,我的兒!來這裏沒有好的你吃,別把這點子東西唬的存在心裏,倒叫我不安。隻管放心吃,都有我呢。越發吃了晚飯去,便醉了,就跟我睡吧”。

和黛玉住在一起的那段日子,湯湯水水的照顧得也精心,感動得黛玉跟寶釵一道喊她“媽”。敏感如黛玉,一個眼神便能判斷真偽,決不可能被一份偽善的柔情糊弄過去,什麽都能摻假,母愛卻是難以摻假的。

如果這還不足為信,還說明薛姨媽演技太高,面對小丫頭們,她老人家應該顯示出真面目了吧。第四十七回,賈母因賈赦要娶鴛鴦而生了氣,薛姨媽等怕礙著邢夫人的臉面,退了出去,過了一會,賈母情緒轉好,叫小丫鬟請薛姨媽過來打牌,薛姨媽不願意去,說你就說我已經睡了。那小丫鬟撒起嬌來,道:“好親親的姨太太,姨祖宗!我們老太太生氣呢,你老人家不去,沒個開交了,隻當疼我們吧,你老人家嫌乏,我背了你老人家去。”薛姨媽回答得也親切:“小鬼頭兒,你怕些什麽?不過罵幾句完了”。這一對一答,好不家常,無論是王夫人、邢夫人乃至賈母,都絕不會用這種口氣和小丫鬟說話的,薛姨媽的慈母柔腸無處不在。

她雖然慣孩子,卻也還是有幾厘清醒冷靜,知道兒子到底是個什麽貨色,沒把好女孩兒邢岫煙說給薛蟠,真是善莫大焉,否則邢夫人與岫煙父母絕不會不同意,在那講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裏,岫煙這輩子就完了。

一位慈愛的母親

一個“慈”字,貫穿著薛姨媽這個人物的整個性格特點。

薛姨媽就是慈母的範本。

對薛蟠。她多的是溺愛,以致讓薛蟠鬥雞走狗,無法無天,全無上進之心,打死馮淵這件事正是薛姨媽沒有教育好薛蟠的一個旁證。住進榮府,她想靠著賈政管束的,但賈政實在缺少教育方法,一個寶玉就夠他煩惱了的,那還記的她的兒子?寶玉挨打後,薛姨媽教訓薛蟠時說話的聲音很大,以致寶釵在旁勸"媽且別和哥哥叫喊,消消停停的,就有個青紅皂白了",她這麽生氣了,薛蟠還是一句一句的頂撞。再看看寶玉和王夫人這對母子,即使晴雯被王夫人病著攆走了這麽挖心肝的事,也不見寶玉吭一聲,可見寶玉怕王夫人到什麽程度。兩相對比,像薛姨媽這樣的母親可親,可吵可鬧可大聲發作,過後沒有任何距離,或許這才是母子。後來薛蟠娶了金桂,金桂撒潑使賴,薛姨媽也不曾管的金桂,也隻是"暗自垂淚,怨命而已",回頭看看賈府,無論是邢夫人還是王夫人,鳳姐還是李紈,那一個敢對婆婆如此?薛姨媽總不夠陰險,陰險的人豈會這麽沒辦法來整治自己的兒媳婦?

為了女兒有個好歸宿,寧可放棄在自己家裏舒服的過日子,整天哄著賈母高興,有一場是寶釵被哥哥氣哭了,薛姨媽看見女兒委屈也哭了,對寶釵說“你別委屈,等我處分他,你要有個好歹我指望誰”,可見她心中對女兒的愛有多深,一個婦道人家,想讓女兒光宗耀祖,沒有別的辦法,首選是能夠被選入宮庭,成為妃嬪或是公主、郡主的入學陪侍,充當才人贊善的職務,光耀門楣,其次隻有和有錢有勢的家族聯姻這一條路。那麽薛姨媽看中的乘龍快婿是誰呢?于是賈寶玉就被選中了。果然,進賈府沒多久,寶釵的金鎖就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金鎖和寶玉的玉成雙配對。這實在是一種輿論準備,要不一個姑娘家貼身所戴的物件怎麽能隨便示人呢?這裏首先就得是薛姨媽的默許。薛姨媽的希望沒有落空,準曾想寶玉念念不忘的是“木石前盟”,對已成就的“金玉良緣”無動于衷,終于棄家而去。薛姨媽想為自己的女兒找個好歸宿,這實在沒有什麽好指責的,想想如果賈敏活著,是不是也會為了女兒做些自己該做的事?天下那有不為自己女兒考慮的母親呢?

她愛自己的孩子也照顧別人的孩子,自己的兒子還沒成親就操心起侄子的婚事,她出面促成了薛蝌和岫煙的親事,讓兩個好孩子有了段好姻緣。她照顧黛玉認她做了女兒,對香菱也好,不讓薛蟠和金桂欺負她,對寶琴就像對自己的女兒。

一位親切,隨和的老人

薛姨媽

第一件是鴛鴦不肯為妾,當賈母的面鬧開。賈母生了氣,被鳳姐兒哄笑,當下要打牌。薛姨媽剛回家,不肯去,那丫環又是陪笑又是撒賴:好姨太太,走不動我背你去等等,倒底說動了薛姨媽,隻得勞駕走一趟。——寶釵平和歸平和,估計跟她這麽說話的人沒幾個。

第二件,在娶邢岫煙那回。定這姑娘,不為財不為勢,隻是她穩重平和。薛蝌自然不是薛家最正宗的一支,但婚事由薛姨媽作主,薛蟠又是那麽個霸王,估計族裏對薛蝌此人也寄予重望。這個且不管它,隻說薛姨媽原有心許給薛蟠,但怕耽誤了人家姑娘這一點,用比較流行的話來說,可窺見她比較平民化的一點特徵,而親事定了以後,薛姨媽本是客,該客氣的,但是她為人“無可無不可”,所以尤氏處處看著刑夫人的意思行事。

第三件,怡紅院夜宴。寶玉要請寶琴,眾人第一反映驚動李紈那真是“叨登大發”了,猶豫了一下下。要請林妹妹和寶姐姐,可是沒半點猶豫,薛姨媽正住在瀟湘館呢。薛姨媽不但放人家過來,還做了一件極體貼的事,半夜三更派人來接黛玉。夜宴的白天,她也說了一句極讓人動心的話。寶玉生日那會,府裏的長輩全因太妃之喪而出去了,大家伙兒聚在一處鬧,為了客氣而請薛姨媽,但她老人家識趣的很,偏說:我老天拔地的,不合你們的群兒。——自個兒躲開歪著去罷了(寶釵語)。

第四件,薛文起悔娶河東獅。這個薛姨媽婚姻自主,幫著兒子瞎起勁,難得。不過倒也是門當戶對。桂花夏家,也是經商人家。

第五件,薛姨媽和兒媳拌嘴。拌不過人家隻有氣得發抖的份,要賣香菱。一個婆婆當到這份上,隻有被欺的份,大概也是沒有心機,隻會羅嗦的一種體現了罷?

第六件,薛蟠被柳湘蓮打。這一段她也是極人性化,寶貝兒子被人打,她一氣之下,要打要殺,罵罵咧咧,給寶釵幾盆冷水潑將下去,也理智了,知道兒子該吃這個虧。兒子在路被柳湘蓮救,于是也忘舊怨,熱熱鬧鬧地要為其娶親辦喜事,尤三姐死柳湘蓮出家,她還掉眼淚。又是給寶釵一頓冷言。有點與人為善的菩薩心腸。——就象滿大街可找到的念佛老太太們一樣。

在《紅樓夢》裏,描寫到薛姨媽得文字並不多,但她卻是一個很重要的人物,因為有名得所謂金玉良緣就和她有著十分密切的關系。

薛姨媽是千千萬萬個中國式慈母的代表與典型。她的慈愛是與溺愛劃等號的。大凡慈母有兩類:一種是將子女含在嘴裏也唯恐化了的慈愛,實際上就是溺愛。薛蟠就是這類母親的傑作;另一種是將子女放到社會上去錘煉,這才是真愛。

薛姨媽的“慈”,簡直是一種害人的“慈”。她的兒子薛蟠成了“呆霸王”。在外為所欲為,無所顧忌,與薛姨媽一貫“溺愛縱容”有很大關系。薛蟠在外打死人,這位母親隻想讓兒子逃避法律的製裁,卻沒有聽到她對兒子的一句責難。

這就是薛姨媽對兒子的縱容。要不是薛寶釵有個清醒的頭腦,勸住她的母親,豈不真就四處通緝柳湘蓮了?這樣做的結果,隻會讓薛蟠更加驕橫。事實證明,薛蟠此後,收斂多了,似乎真的在做生意。這是薛姨媽為人處世的態度所決定的,好在,她還有個聽話懂事的女兒薛寶釵,用她自己的話說,這個女兒了卻了她許多的煩愁。隻是非常奇怪,薛姨媽的慈愛竟沒有害到女兒薛寶釵,可見,是否被慈愛害了,關鍵是看個人有沒有修為。

薛姨媽的慈愛其實隻是一個普通母親的情懷,有些事情隻要涉及她的子女,在大是大非的原則面前就有些模糊。這點與她姐妹王夫人不太一樣,王夫人也十分寵愛自己的兒子,但在大是大非的原則面前,王夫人往往很有決斷。隻要母親生氣,賈寶玉準一溜煙兒跑了。晴雯的事,就是例子,可惜是個冤案。

薛姨媽

如果說嬌寵賈寶玉隻是順應賈府之“潮流”,那麽在後文,皇家的老太妃薨,按製賈府內眷每日得入朝隨祭。家中無主管理家事,便托薛姨媽照看林黛玉等。薛姨媽素習最憐愛林黛玉,幹脆便搬到瀟湘館暫住。對林黛玉“一應葯餌飲食十分經心”,讓缺少母愛的林黛玉倍感親切,感戴不盡。敏感如林黛玉者,一個眼神便知薛姨媽慈愛的真偽。薛姨媽用她的慈愛贏得了一個對人情世故也同樣極其敏感的林黛玉的心。林黛玉竟與薛寶釵一樣叫媽媽。同時與薛寶釵、薛寶琴姐妹相稱,“儼似同胞共出”。

遺憾的是,薛姨媽的“慈”沒有得所有讀者的認同。究其原因是深受其女薛寶釵的連累,她被有些讀者解讀成城府極深的陰險女人。為了能讓女兒薛寶釵嫁進賈府,招賈寶玉這個活寶為婿。處心識慮,來到賈府未雨綢繆了幾年。這可能嗎?薛家到底是缺錢還是怕國色天香的女兒嫁不出去?或者是要找一個賈府這樣的靠山?這三條理由恐怕都不成立!都不成立那又是什麽原因呢?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有人說薛姨媽冷酷,有心機,是破壞寶黛愛情的間接幫凶。但細觀書裏有關薛姨媽的文字,我們亦可以看到一個帶著點點溫暖,隨和,擁有慈母之心,在塵世裏俗氣的中年女子,掙著自己的生活,人都是很復雜的人,就算是薛姨媽實實在在有點想把寶釵送上青雲,但不能因此一事,就說她是怎麽個十惡不赦之人,薛姨媽在府裏的人緣極好,並不因為是王夫人的親戚就欺負別人,總是平易近人的,對伙計也好,她是整本書中最和氣的一位有權力的太太。

曹公筆下的中年女人,大多沒給人什麽好感,邢夫人貪錢,對兒子女兒都不關心,王夫人太狠,對丫環下手好狠,死了一個晴雯還有金釧,做事極其自私,隻想著寶玉,別人家的孩子就不是孩子了,趙姨娘更差勁,和一個道婆聯合想害死寶玉和鳳姐,對探春不體貼光知道找麻煩,兒子賈環也不好好教育,成了個不務正業的公子哥。

可以說薛姨媽是《紅樓夢》中一個可愛的長輩,卻不能算是一位合格的母親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