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令之

薛令之

薛令之,字君珍,號明月先生,長溪西鄉石磯津(今福安市溪潭鄉廉村)人,生于唐永淳二年(683年)八月十五日。福建(時稱建安郡)首位進士,官至太子侍講。

  • 出生地
    長溪西鄉石磯津(今福安市廉村)
  • 主要作品
    《明月先生集》、《補闕集》、《草堂吟》、《屈軼草》、《自悼》
  • 字    號
    字君珍
    號明月先生
  • 別    稱
    薛明月
  • 所處時代
    唐朝
  • 本    名
    薛令之
  • 民族族群
    漢人
  • 主要成就
    輔佐玄宗、侍講東宮
  • 去世時間
    德元年(756年)
  • 出生時間
    唐永淳二年(683年)

人物生平

名號由來

相傳薛令之的出生,與一口井有關,這口井原來是沒有名字的,相傳在公元682年(唐高宗永淳元年)的一天,一位婦人趕路口渴難耐,走到井前正想打水,隻見井水漸涌而上,轉眼工夫,井水就與井口持平。婦人見此情景備感新奇,就用手捧井水來喝,婦人覺得井水清冽可口,便一連喝了三口。

回家之後沒多久,婦人就懷孕了,次年中秋,婦人產下一名男嬰。這名婦人,就是薛令之的母親,這名男嬰,就是薛令之。薛令之長成後,號明月先生便有此淵源。在薛令之及第後,村民們便把這口靈井取名為薛井,而相傳,這口靈井在此後的千餘年中再未出現過當日奇景。

少有才名

高祖薛許,曾任隋戶曹司理,父薛法超以文章名世,唐肅宗李亨追贈其為侍講國公。令之少時家貧,聰明好學,極具詩才。曾在靈岩山腰築草堂苦讀,寫有詩作《草堂吟》:"君不見蘇秦與韓信,獨步誰知是英俊?一朝得遇聖明君,腰間各佩黃金印。"

仕途風波

神龍二年(706年),薛令之北上長安應試得中。開元中,唐玄宗授他左補闕之職,並命他與賀知章同為太子李亨侍講。時李林甫為相,擅權誤國,民怨沸騰。李林甫與李亨不睦,薛令之備受排擠。薛令之對李林甫的所作所為非常憤慨。有一次,玄宗命群臣吟《屈軼草》。薛令之借傳說中的屈軼草(一種仙草)能指示奸佞的特徵,在吟詩中痛斥以李林甫為首的群奸。李林甫與他構怨日深。一日,薛令之看到宮苑中高達丈餘、葉色紫綠的苜蓿,聯想起李林甫有意冷落東宮,致使宮裏教官生活十厘清苦,便在東宮牆上題下《自悼》一詩。詩雲:"朝日上團團,照見先生盤。盤中何所有?苜蓿長闌幹。飯澀匙難綰,羹稀箸易寬。隻可謀朝夕,何由度歲寒?"不久,玄宗"幸東宮,以為諷上。"遂援筆題其旁:"啄木嘴距長,鳳凰毛羽短。若嫌松桂寒,任逐桑榆暖"。薛令之心知得罪玄宗,隻好"謝病東歸"。他擔心宦途風波險惡,回鄉前致書任江西安福縣令的獨子薛國進,命他棄官返裏。薛國進遵父命,于天寶末年隨父還鄉。

辭官歸隱

薛令之回鄉後隱居于靈谷草堂,過著窮研經書、抱瓮灌園的生活。父子二人同時棄官,回鄉後生活窘迫。唐玄宗聞其清貧,"甚心憐之",下詔用長溪的歲賦資助他。在此期間,薛令之深居簡出,偶有出遊或訪親會友常留下詩篇。他遊太姥山後寫下的《太姥山》一詩,表達流連勝景、嘯傲林泉的情趣和遁入空門的思想。而別離友人時所寫的《送陳朝散》一詩,則表現出他息影林下,不忘為國薦賢的襟懷。

肅宗恩賜

至德元年(756年),唐肅宗在靈武(今屬寧夏)即位。翌年九月,他回到京都長安後,思及與薛令之的師生情誼'欲召入朝,但在此前數月薛令之已卒,家赤貧。于是肅宗"敕命其鄉曰'廉村',溪曰'廉溪',嶺曰'廉嶺'"。

個人成就

"屈軼草"與諫官薛令之

被收錄《全唐詩》的《唐明皇命吟屈軼草》一詩,為後世所流傳,這也是薛令之在及第後,作為一名諫官、最展抱負時期的寫照。

在唐朝,中進士的人是不會馬上獲得官職的,能為官的多是經過歷練,才能入朝為官。顯然,從後世的記載中,我們看到,薛令之很快通過歷練獲得官職。薛令之進士及第後,被任命為右庶子,是東宮僚屬,官至四品。在薛令之及第的8年裏,李唐王朝經歷了6次宮廷政變。

開元之初(713年),李隆基即位之初,從諫如流,薛令之頗得重用,被提升為左補闕。他慶幸自己遇到了明君,可以一展他少年時立下的志願。據研究過唐製的專業人士稱,在唐朝設左右諫議大夫,左右補闕,均為諫臣。諫臣可以規諫皇帝、糾正朝政,還有彈劾百官的權力。

薛令之的詩寫得很好,有一日,唐玄宗命其作一首"吟屈軼草"的詩,似乎有意在朝臣中倡導一種敢于諫諍的氛圍。相傳屈軼草是一種能指出奸佞的草,又名"指佞草",其實就是諫官的象征。薛令之便以"屈軼草"的特徵為詩眼,直抒胸意,表達了諫臣的忠誠、正直的品格。特別是詩中"綸言為草芥,臣為國家珍。"一句為後世所傳頌。這句話的表面意思是:皇帝的聲音被視為草芥,臣子才是國家的珍寶。據有關學者稱,這一句話其實是記載薛令之與唐玄宗關于"屈軼草"的對話,這足以體現當時唐玄宗從諫如流,薛令之備受重用,及君臣間融洽的氛圍。

東宮題詩彰現一代廉臣

除了"屈軼草"一詩外,薛令之的《自悼》一詩,也流傳千古,成為清貧、廉潔人士的寫照。這裏還有一段小故事。

開元中期,薛令之已身為左補闕兼太子侍講。此時的唐玄宗,已不再勤于納諫,其實身為左補闕的薛令之諫路已絕。據有關史料記載,當時李林甫為相,專權誤國,朝野怨聲載道,而太子李亨與李林甫不和。因此,東宮官員備受排擠。對于李林甫的作為,薛令之十分憤慨。

有一次,薛令之在東宮牆上題詩,名為《自悼》。詩中寫道,連苜蓿這種馬吃的飼料,都把它當作蔬菜擺上桌。以表示對李林甫專權下東宮生活的不滿。後世,有學者把此作為薛令之廉潔生活的寫照。

資治通鑒》有載,唐玄宗一次偶入東宮,看到此詩大為不滿,以為是在諷刺他,便很不愉快揮筆在詩旁寫下了:"啄木嘴距長,鳳鳳毛羽短。若嫌松桂寒,任逐桑榆暖。"還"復題"四個字---"聽自安者!"此後,薛令之對官場心灰意冷,借口有病,要求辭官返鄉。

薛令之兩袖清風,"徒步"回鄉。人們都難以想像,一個在朝為官30多年的人,竟然沒有留任何金銀珠寶。他把清廉、多才的名聲留在了京城。

皇帝賜"廉"為村名

兩袖清風,歸隱鄉裏的薛令之一貧如洗,他的生活十分窘困。

據說,薛令之告老還鄉後,唐玄宗有些後悔,在京城常打聽薛令之的生活情況。當聽說他家庭貧困時,便下詔讓長溪縣資助他。薛令之從來都是酌量領取,從來都不多拿。

至德元年(756年)7月,唐肅宗即位之後,思念薛令之師生之誼,可薛令之已經去世。相傳,薛令之去世時,家徒四壁,什麽財產都沒有。

唐肅宗感念恩師的清廉,特敕封薛令之所居的村為"廉村"、溪為"廉溪"、嶺為"廉嶺",以表彰他的一生清廉。從此一代廉臣薛令之的聲名,便代代相傳。他的故事,也隨著他的聲名,流傳千古。

文學作品

薛令之生前著有《明月先生集》和《補闕集》,均已佚失,現存詩作僅有《自悼》、《靈岩寺》、《太姥山》、《草堂吟》、《唐明皇命吟屈軼草》、《送陳朝散詩》等6首,前3首收錄在《全唐詩外編》中,《全唐詩》僅錄其《自悼》和《靈岩寺》二詩。後3首存錄于《高岑薛氏宗譜》。

薛令之雕像薛令之雕像

《靈岩寺》
草堂棲在靈山谷,勤讀詩書向燈燭。

柴門半掩寂無人,惟有白雲相伴宿。

春日溪頭垂釣歸,花笑鶯啼芳草綠。

猿鶴寥寥愁轉深,攜琴獨理仙家曲。

曲中哀怨誰知妙?家貧耽學人爭笑。

君不見蘇秦與韓信,獨步誰知是英俊?

一朝得遇聖明君,腰間各佩黃金印。

男兒立志須稽古,莫厭燈前讀書苦。

自古公候未遇時,蕭條長閉山中戶。

《自悼》

朝日上團團,照見先生盤。

盤中何所有?苜宿長闌幹。

飯澀匙難綰,羹稀箸易寬。

隻可謀朝夕,何由保歲寒。

《唐明皇命吟屈軼草》

托蔭生楓庭,曾驚破膽人。

頭昂朝聖主,心正效忠臣。

節義歸城下,奸雄遁海濱。

綸言為草芥,臣為國家珍。

軼聞故事

草堂鑄就開閩第一進士

薛令之以開閩第一進士而著世,這與他深居幽山之間靈谷草堂的十年苦讀是分不開的。

薛氏族譜有載,薛令之出生于世代官宦書香之家。他的六世祖薛賀是梁朝天監年間(502-519年)的光祿大夫。他的高祖薛許,曾經擔任隋戶曹司理,父親薛法超也因為文章寫得出眾而為世所看重。但此時家道已經中落,好在自小薛令之能夠在極富中原文化氛圍的家庭環境中長大的。薛令之自幼聰敏好學,青少年時,在草堂苦讀十載。

在距廉村10公裏外的山間,找到了靈谷草堂的舊址,這裏空氣清悠,綠影環抱,農田環繞,鳥兒清翠的叫聲回蕩在山谷中。在草堂附近,一條清清小溪,水聲潺潺,宛若世外桃源。

靈谷草堂是個簡陋的毛草屋,薛令之青少年就在草堂內日夜苦讀,為此他常被村民們取笑。在當時,福建的經濟文化不發達,唐朝的科舉製度並不深入人心。"學而優則仕",並沒形成普遍的觀念。村民們見他家貧,還整日"痴迷讀書"、"不務正業",都笑話他。

有一天,一個農夫上山墾種,看到在讀書的薛令之,再次笑話他,背負著村民異樣目光的薛令之,寫下了《靈岩詩》,抒發自己的大志。在詩中,薛令之抒寫了,白雲作伴、春日垂釣、花鳥啼鳴的美妙"苦讀時光",道出"家貧耽學人爭笑"的無奈心情,也直抒自己遠大的抱負:"君不見蘇秦與韓信,獨步誰知是英俊?一朝得遇聖明君,腰間各佩黃金印。"是《靈岩詩》抒發大志的兩句詩詞,他承襲祖風,對仕途充滿信心。此時,從北方傳來武則天首創殿試,親令增加科舉人數的訊息,令他備受鼓舞。

唐中宗神龍二年(706年),23歲的薛令之踏上科舉的征程。年底發榜,薛令之高中,成為"開閩第一進士"。這是自隋大業二年(606年)開科取士整整100年來,福建人第一次獲此殊榮。有學者和研究人員稱之"意味著燦爛的中原文化之花在原本蠻荒的福建已經結出豐碩之果。"

村中老者稱,由于年代的變更,當年的靈谷草堂已不復存在,在宋代時,被建成了靈谷禪寺,到了清朝時,經過擴建佔地幾十畝,至今已經過多次重修。但薛令之"草堂苦讀、村民爭笑"的故事,流傳了下來。

靈谷草堂靈谷草堂

輔佐玄宗

薛令之看到,從中宗韋後到安樂公主、武三思,都曾標榜效法"則天之政",然而武後政治中積極方面並沒有得到繼續,延承下來的卻是其中的弊端部分。這段時間,即從薛令之進士及第到唐玄宗即位後誅滅太平公主的八年半的時間裏,政局很不穩定,王朝中的宮廷政變就有六次之多。

先天元年(712),太平公主廢黜太子隆基圖謀的失敗,八月,唐玄宗李隆基即位。先天二年(713)七月,唐玄宗誅滅太平公主,完全掌握了朝權,"開元之治"始露曙光。

在一連串的宮廷鬥爭中,薛令之應是擁戴李隆基的,否則李隆基即位後不會把開元中具重要作用的"左補闕"授給薛令之,更不會任命他為"太子侍講"。

後人評史,認為"開元之盛,漢宋莫及"。杜甫詩對這種盛唐氣象就有極生動的描繪:"憶昔開元全盛日,小邑猶藏百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倉廩俱豐實……"(《憶昔》)。在開元前期,唐玄宗任用姚崇、宋璟,反對官場奢靡,取得"貞觀之風,一朝復振"的業績。薛令之正是在開元之治最好的時期被授予"左補闕"諫官之職的。唐製設左右諫議大夫,左右補闕,在諫院任職。"掌供奉諫諍,凡朝政闕失,大則廷議,小則上封",即規諫皇帝,糾正朝政,另有彈劾百官之權。這種諫官議政製度隻有皇帝本人重視納諫時才不流于形式。初登皇位的唐玄宗象他曾祖李世民一樣"從諫如順流"(《舊唐書》),他一登皇位,就恢復了諫官議政製度,嚴格任命諫官,他曾對姚崇說,對于敢觸龍鱗的諫諍"朕非唯能容之,亦能行之。"(《開元升平源》),這就是開元天下大治的重要原因之一。薛令之此時被玄宗任命為諫官,精神十分振奮,他慶幸自己遇到了聖明君主,政治抱負、才華學識可以得到施展了。這從他的《唐明皇命吟屈軼草》的詩歌得以印證(詩題當系後人所加。唐後期才稱李隆基為"唐明皇")。

故居遺址

閩東廉溪,溪水如玉帶繞著一座古村落,這裏是福建第一位進士薛令之的故裏廉村。

廉村位于福安市溪潭鎮, 原名石磯津,說起因何改村名,還有一段久遠的往事。據薛氏宗譜記載:唐神龍二年(公元706年),薛令之"文破八閩之荒", 考中進士,官至左補闕兼太子侍講。唐肅宗即位後,為嘉獎恩師薛令之廉潔剛直的高風亮節,賜村名為"廉村", 這是中國歷史上唯一由皇帝敕封以"廉"字命名的村庄。

沿溪徜徉于古城堡,有道長約1200米的古城牆,勾畫出當年古村的磅礴氣勢,兩座完好的用條石構築的拱頂牆門巍然屹立。走進村裏,古村道以3條縱向平行鋪排的光潔條石為骨架,中間有序地鑲嵌著拼花的細小鵝卵石。

薛令之之後,一個村子就出了24名進士。這裏的許多古跡依然完好,古民居、古官道、古碼頭……祠堂、民居大廳正中懸掛的塊塊牌匾,有許多珍貴文物。"為善最樂,讀書便佳",是朱熹留下的墨寶;春、夏、秋、冬四景山水圖屏,由揚州八怪之一的黃慎弟子李燦所畫……

因薛令之號"明月先生",村裏祭祀他的後湖宮也叫"明月神祠" 。如今,遠近十裏八鄉的村民仍絡繹不絕前來參拜,祈求佑護莘莘學子功成名就。祠前村道拐個彎,就到了薛令之故居遺址。離故居10餘米處的一口古井,當地人稱"聰明泉"。據說,村裏每有賢人將出,井水便自然漲溢,等到懷著賢人的母親到井邊喝下三口井水,井水便回落原處。

廉村河對岸的城山村靈岩山,有一處薛令之年少讀書地,人稱"靈谷草堂"。草堂于唐鹹通元年(公元860年)改建為寺,現存寺院建築重修于民國初年。

後世紀念

薛令之是閩地破天荒的第一個進士,他的及第無異向世人宣稱閩中士子也能做文章,也富有文採這一種事實,其意義非同一般。作為紀念,寧德有一條路就以他的名字命名為"薛令之路"。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