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仁貴 -唐朝名將,著名軍事家,政治家

薛仁貴

唐朝名將,著名軍事家,政治家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薛仁貴(公元614年-683年3月24日),名禮,字仁貴漢族,山西絳州龍門修村人(今山西河津市修村人),唐朝名將,著名軍事家,政治家。

薛仁貴出身于河東薛氏世族,在貞觀末年投軍,征戰數十年,曾大敗九姓鐵勒,降服高句麗,擊破突厥,功勛卓著,留下"良策息幹戈"、"三箭定天山"、"神勇收遼東"、"仁政高麗國"、"愛民象州城"、"脫帽退萬敵"等故事。

  • 中文名
    薛仁貴
  • 別名
    薛禮
  • 國籍
    唐朝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山西絳州龍門
  • 出生日期
    614年
  • 逝世日期
    683年3月24日
  • 職業
    右威衛大將軍、安東都護
  • 主要成就
    三箭定天山,大破九姓鐵勒 攻拔扶餘城,降服高句麗 大破突厥,雲州大捷
  • 代表作品
    《周易新註本義》
  • 官職
    右領軍衛將軍,檢校代州都督
  • 封爵
    平陽郡公
  • 追贈
    左驍衛大將軍,幽州都督

人物簡介

薛仁貴為薛安都的六世孫,屬于河東(今運城)薛氏家族,但是到他的一輩已經沒落。父親薛軌早喪,雖自幼家貧,但是習文練武,刻苦努力,天生臂力過人.但是生于亂世之中,未有什麽發展,長大務農,娶妻柳氏,生得一副大飯量。到30歲的時候,記載中描寫他窮困不得志,希望遷移祖墳,以希望帶來好運,他的妻子說:“有本事的人,要善于抓住時機。現在當今皇帝御駕親征遼東,正是需要猛將的時候,你有這一身的本事,何不從軍立個功名?等你富貴還鄉,再改葬父母也不遲!”仁貴聽了,覺得有道理,就告別妻子,去新絳州城裏找張士貴將軍,應征入伍,開始了他馳騁沙場40年的傳奇經歷。

人物生平

薛禮,字仁貴,絳州龍門縣黃村(今山西河津黃村)人,唐太宗、唐高宗時期的將軍。是北魏將領薛安都的六世孫,出身于河東薛氏世族。

薛仁貴為薛安都的六世孫,屬于河東薛氏家族,但是他因習文練武,敗光家產,所以刻苦努力,天生臂力過人.但是生于亂世之中,未有什麽發展,長大務農,娶妻柳氏,生得一副大飯量。到30歲的時候,記載中描寫他窮困不得志,希望遷移祖墳,以希望帶來好運,他的妻子說:“有本事的人,要善于抓住時機。現在當今皇帝御駕親征遼東,正是需要猛將的時候,你有這一身的本事,何不從軍立個功名?等你富貴還鄉,再改葬父母也不遲!”仁貴聽了,覺得有道理,就告別妻子,去新絳州城裏找張士貴將軍,應征入伍,開始了他馳騁沙場40年的傳奇經歷。

薛仁貴

家族後代

妻子

歷史上的薛仁貴之妻姓柳,見于史傳和地方史志,但未記名字。柳姓也是河東著名大族,以薛仁貴的出身,與河東柳姓是門當戶對的士族聯姻。當薛仁貴想在家改葬祖先時,是柳氏勸夫速速投軍,“君盍圖功名以自顯富貴還鄉,葬未晚。”在這位頗有見識的妻子勸告下,薛仁貴應征參軍並立下了赫赫戰功。

子孫

薛仁貴長子薛訥亦是唐朝大將,也是《說唐演義》人物薛丁山的原型。另有四子:薛慎惑,官至司禮主簿、薛楚卿、薛楚珍和薛楚玉。

薛訥字慎言,唐玄宗時大破突厥,復封平陽郡公(薛仁貴封平陽郡公),謚號昭定,年七十二卒。《新唐書》說他:“性沉勇寡言,其用兵,臨大敵益壯。”薛楚玉字瑤,唐玄宗開元中為範陽節度使,以不稱職而被削官。《新唐書·宰相世系表》載:薛楚玉,官至左羽林將軍,封汾陰縣伯。

薛平陽郡楚玉之子,名薛嵩,膂力過人,不治生產,少年時誤入歧途跟隨安史叛軍,後歸唐,為昭義軍節度使,封高平郡王,後改封王。生平喜好蹴鞠,大歷七年卒,贈太保。

薛嵩之弟薛曨(《舊唐書》作薛崿),大歷七年繼承兄長薛嵩節度使位,但在大歷十年,被部將裴志清所逐,將兵馬歸田承嗣,逃到洺州。後入朝請罪,唐朝廷免其罪,將其地一分為三,以薛嵩族子薛擇為相州刺史,薛雄(薛慎惑之孫,薛光之子)為衛州刺史,薛堅(薛訥之孫,薛直之子)為洺州刺史。田承嗣引誘薛雄造反,薛雄不從,被田承嗣派去的刺客殺害了。

薛嵩之子薛平,字坦途。以司徒致仕,封魏國公,年八十卒,贈太傅。

薛平之子薛從,字順之。官終左領軍衛上將軍,贈工部尚書,與父親同為一時之名臣。

征戰要史

首戰高句麗

顯慶三年( 658年),唐高宗李治命程名振征討高句麗,以薛仁貴為其副將。薛仁貴于貴端城(位于今遼寧渾河一帶)擊敗高句麗軍,斬首三千餘級。第二年,薛仁貴又和梁建方、契必何力等,與高句麗大將溫沙門戰于橫山。當時,薛仁貴手持弓箭,一馬當先,沖入敵陣,所射者無不應弦倒地。接著,又與高麗軍戰于石城,遇善射敵將,殺唐軍十餘人,無人敢當。薛仁貴見狀大怒,單騎突入,直取敵將。那個敵將懾于薛仁貴勇武,來不及放箭,即被薛仁貴生擒。不久,薛仁貴與辛文陵在黑山擊敗契丹,擒契丹王阿卜固以下將士,戰後他因功拜左武衛將軍,封河東縣男。

薛仁貴

大敗回紇

龍朔元年( 661年),一向與唐友好的回紇首領婆閏死,繼位的比粟轉而與唐為敵。唐高宗詔鄭仁泰為主將,薛仁貴為副將,領兵赴天山擊九姓回紇。臨行,唐高宗特在內殿賜宴,席間唐高宗對薛仁貴說;“古善射有穿七札者,卿試以五甲射焉。”薛仁貴應命,置甲取弓箭射去,隻聽弓弦響過,箭已穿五甲而過。唐高宗大吃一驚,當即命人取堅甲賞賜薛仁貴。鄭仁泰、薛仁貴率軍赴天山後,回紇九姓擁眾十餘萬相拒,並令驍勇騎士數十人前來挑戰。薛仁貴臨陣發三箭射死三人,其餘騎士懾于薛仁貴神威都下馬請降。薛仁貴乘勢揮軍掩殺,九姓回紇大敗,所降全部坑殺。接著,薛仁貴又越過磧北追擊敗眾,擒其首領兄弟三人。薛仁貴收兵後,軍中傳唱說:“將軍三箭定天山,壯士長歌入漢關。”從此,回紇九姓衰敗,不再為邊患。

降伏高句麗

乾封元年(666年),高句麗莫離支泉蓋蘇文死,其子于泉男生繼位,但為其弟泉男健驅逐,特遣使者向唐求救。唐高宗派龐同善、高品前去慰納,為泉男健所拒,于是,唐高宗命薛仁貴率軍援送龐同善、高品。行至新城,龐同善為高句麗軍襲擊,薛仁貴得知後,率軍及時趕到,擊斬敵首數百級,解救了龐同善。龐同善、高品進至金山,又為高句麗軍襲擊,薛仁貴聞訊後,率軍將高句麗軍截為兩斷奮擊,斬首5000餘級,並乘勝攻佔高句麗南蘇、木底、蒼岩三城,與泉男生相遇。對此,唐高宗特下詔慰勉薛仁貴。接著,薛仁貴又率兩千人,進攻高句麗重鎮扶餘城,這時,部將都以兵少,勸他不要輕進。薛仁貴說:兵“在善用,不在眾”,于是率軍出征,這次戰役,他身先士卒,共殺敵萬餘人,攻拔扶餘城,一時聲威大振,扶餘川40餘城,紛紛望風降附。這時,唐又派李績為大總管由他道乘機進攻高句麗。薛仁貴也沿海繼進,與李績合兵于平壤城,高句麗降伏。之後,唐高宗命薛仁貴與劉仁軌率兵二萬留守平壤,並授薛仁貴為右威衛大將軍,封平陽郡公,兼安東都護。薛仁貴受命後,移治平壤新城。他任安東都護期間,撫愛孤幼,存養老人,懲治盜賊,擢拔賢良,褒揚節義之士,高句麗士民安居樂業。

征吐蕃敗歸

薛仁貴任安東都護時,吐蕃漸趨強盛,擊滅了慕容鮮卑建立的吐谷渾,又侵略唐西域地區。為此,唐高宗調任薛仁貴為邏婆道行軍大總管,並以阿史那道真、郭待封為副將,率軍十餘萬人,征討吐蕃。

薛仁貴奉命西行,軍至大非川(今青海共和縣西南切吉平原;一說今青海湖西布哈河),將趨烏海(今青海光海縣西南苦海),薛仁貴對阿史那道真和郭待封說:“烏海地險而瘴,吾人死地,可謂危道,然速則有功,遲則敗。今大非嶺寬平,可置二柵,悉內輜重,留萬人守之,吾倍道掩賊不整,滅之矣。”郭待封自願留守,薛仁貴又囑咐他千萬不可輕舉妄動。

薛仁貴安排好後,率部前往烏海,及至河口,遇吐蕃守軍數萬人,薛仁貴率軍一陣沖殺,斬獲殆盡。薛仁貴收其牛羊萬餘頭,鼓行而西,直逼烏海城,然後派千餘騎兵回大非川接運輜重,但這時郭待封已被吐蕃擊敗。薛仁貴因無輜重接濟,退軍大非川。至此,吐蕃調集40萬大軍前來進攻,唐軍抵敵不住,大敗。但吐蕃並不窮逼,以唐軍不深入為條件與唐議和,薛仁貴不得已應允,然後率敗軍東歸。戰後,他因敗績被免為庶人。

不久,高句麗地區相率叛唐。唐高宗起用薛仁貴為雞林道總管,以經略遼東。任內,薛仁貴因事違法,貶象州,後遇赦免而還。

大破突厥

薛仁貴晚年,吐蕃勢力向北發展,阻斷瓜(治今甘肅安西東南)、沙(治今甘肅敦煌),同時,突厥也不斷侵擾唐北境。這時,唐高宗念及薛仁貴功勞而召見他,之後,任用他為瓜州長史,右領擊突厥。突厥聞薛仁貴復起為將,都非常害怕,不敢當其鋒,一時奔散。薛仁貴乘勢進擊,大破突厥,斬首萬餘級,俘獲兩萬人,及牛馬羊三萬餘頭。

薛仁貴于永淳二年( 683年)去世,終年70歲。死後,朝廷贈左驍衛大將軍,幽州都督,官府還特造靈輿。護喪還歸故裏。

軼事典故

保主征高句麗白袍威名

剛當成小兵不久,薛仁貴就憑借自己的勇猛立功了,貞觀十九年(645),唐太宗于洛陽出發出征高句麗。同年三月,在遼東安地戰場上,唐朝將領劉君邛被敵軍團團圍困,無法脫身,無人能救,在此危難時刻,薛仁貴單槍匹馬挺身而出,直取高句麗一將領人頭,將頭懸掛于馬上,敵人觀之膽寒,遂退,劉君邛被救.想一想他隻是唐軍的一個小兵,但敢為大將之事,勇氣甚佳,本領更佳,此役過後,薛禮名揚軍中。

薛仁貴薛仁貴

隨後不久,薛仁貴在安市之戰中把自己的武藝發揮的淋漓盡致,憑此一戰,完全可以說他是唐朝武力第一猛將。貞觀十九年(645)四月,唐軍前鋒進抵高句麗,不斷擊敗高句麗守軍,六月,至安市,高句麗莫離支遣將高延壽、高惠真率大軍25萬依山駐扎,抗拒唐軍。唐太宗視察地形後,命諸將率軍分頭進擊。此戰薛仁貴可能是要把握機會出名,于是身著奇裝異服,與其他士兵不一樣的白衣,手持方天畫戟(歷史明確記載,他才是使用方天畫戟這種武器的名將)腰挎兩張弓,單騎沖陣,一個人殺入敵人25萬大軍的陣勢裏面,打的敵人是陣型混亂而無法戰,高延壽、高惠真屢次想重新組織佇列殺起來,可是被薛仁貴沖殺的七零八落,唐軍大舉跟進,高句麗軍大敗。戰時,李世民在遠遠的地方已經望見那個白袍小將在人山人海中精彩搏殺,非常驚訝,接著就是驚喜,于是戰後,李世民立即召見還隻是小兵的薛仁貴,賜馬二匹,絹40匹,生口10人為奴,並提拔為遊擊將軍、雲泉府果毅,一個身無任何官職的小兵被皇帝親自召見,可見實力非同小可。後來唐軍被困在安市城,江夏王李道宗獻策派兵偷襲平壤,以調虎離山之計將安市城敵軍引向平壤一線,以攻取安市城。因為皇帝在軍中,長孫無忌極力勸阻,恐皇帝安危,不敢偷襲平壤,未成。加之李績大放厥詞,破城之日,屠殺城內軍民百姓,以至于守城將士更加齊心合力,此後久攻不克,後值冬天大雪,糧草不濟,隧撤退。途中,李世民對薛仁貴說了這樣的一番話:“朕舊將並老,不堪受閫外之寄,每欲抽擢驍雄,莫如卿者。朕不喜得遼東,喜得卿也。”意思是我的將領們都老了,現在遇到戰事已經不堪忍受這種重負了,我想挑選年輕能幹的將軍,沒有比得過你的了,這次征伐,就算得到遼東也不是我高興的,最高興的是能得到你這樣的一個人才。”太宗“朕不喜得遼東,喜得卿也。”幾乎成了名言.拿盡遼東大地,百萬領土來評價薛仁貴,可以看出他的能力.又提升為右領軍中郎將。

看守玄武忠膽救高宗

當然,回到中原以後,薛仁貴被委以重任,統領宮廷禁衛軍被派駐扎玄武門,宮廷禁衛軍雖不是職位特別高的官,但那是守衛皇帝的安全工作,是很拉風,很酷,而且很重要的職位,一個農民出身的士兵而且沒有任何家庭背景和人際關系的人,可以被皇帝這樣信任,足可見其忠義與實力,加上那是唐太宗得天下的門,也能看出意義非凡,這個“守天下之門”日後他也做到了。就這樣沒什麽戰事,薛仁貴守了12年半的玄武門,途中千古一帝唐太宗也去世了,縱觀薛仁貴起家,是唐太宗親自發現了這塊埋在土裏的金子,但是真正給了他叱吒風雲的軍事舞台的人是唐太宗的兒子,雄韜大略的唐高宗。唐高宗永徽五年(654),閏五月初三夜,天降大雨,山洪暴發。水沖至玄武門,保護皇帝的人大多都已逃命去了,薛仁貴很憤怒,說:“安有天子有急,輒敢懼死?”然後薛仁貴冒死登門框向皇宮大呼以救高宗。高宗感其恩,說:“賴得卿呼,方免淪溺,始知有忠臣也。”多虧靠了你,我才沒有被水溺死,我才知道這世上有忠臣啊。並特賜御馬一匹。根據記載,這次山洪附近死了幾千人。幸好薛仁貴在,否則中國歷史可能就該改變了。唐高宗非常感謝薛仁貴,以至于日後多次提起這事,這件功勞也許大家認為不是什麽開疆擴土的大功,但是皇帝認為這功很大,畢竟是救了自己一命,從此薛仁貴的人生上了一個新台階。

不惑年統兵平四方

顯慶二年閏月(657),右屯衛將軍蘇定方進軍西突厥,薛仁貴雖然沒參加,但獻出了最重要的政治決策,為蘇定方滅西突厥做出了重要貢獻.薛仁貴上書說“臣聞兵出無名,事故不成,明其為賊,敵乃可伏。今泥熟仗素幹,不伏賀魯,為賊所破,虜其妻子。漢兵有于賀魯諸部落得泥熟等家口,將充賤者,宜括取送還,仍加賜賚。即是矜其枉破,使百姓知賀魯是賊,知陛下德澤廣及也。”意思就是出師有名,收買人心。蘇定方,大唐名將,是李靖的嫡傳弟子,李靖兵法的繼承人,比薛仁貴年長20多歲,這樣一位大將能接受薛仁貴這一個看門將軍的意見,可見他對薛仁貴軍事才華的尊重。蘇定方最後成功的開拓西域也得益于薛仁貴的計策。顯慶三年(658),已經44歲的薛仁貴,終于開始自己統帥軍隊,開始了自己那傳奇的軍事指揮官生涯(唐朝將領多數都是人到中年才開始統領軍隊)。顯慶三年(658),薛仁貴和營州都督兼東夷都護程名振騷擾高句麗,薛仁貴率眾一舉攻克赤烽鎮,斬首400人,俘虜100餘人。同年6月,高句麗派遣大將豆方婁率軍3萬人迎戰唐軍,被薛仁貴擊敗,斬首3000級。顯慶四年(659),薛仁貴率軍與高句麗大將溫沙門大戰于橫山(今遼陽華表山),薛仁貴匹馬當先。高句麗軍無法抵擋,大敗而逃。已經是軍隊的統帥,還能身先士卒,足見勇猛與膽氣。同月唐軍又與高句麗軍戰于石城,薛仁貴單騎沖陣活捉高句麗一神箭手。此戰開時,高句麗一神箭手,連續射殺唐軍10餘人,此時薛仁貴怒發沖冠,並沒有用他最擅長的射箭與對方對壘,而直馬沖過去,那箭手射箭皆被薛仁貴躲開,近其身,將那神箭手活捉而回。同年12月,薛仁貴與辛文陵在黑山擊敗契丹。擒契丹王阿卜固及諸首領,押送東都洛陽。薛仁貴因功升任左武衛將軍,封為河東縣男。 生擒的那叫契丹王是薛仁貴生擒的第一位政權君主,瞧好了,後面還有幾個“大王”被薛仁貴給活捉了。馬上薛仁貴要開始進行他那下一段奇幻傳奇了。

三箭定天山長歌入漢關

龍朔元年(661),鐵勒進犯唐邊。薛仁貴為鐵勒道行軍副大總管。出發前唐高宗宴請將士,席間唐高宗對薛仁貴說;“古善射有穿七札者,卿試以五甲射焉。”薛仁貴應命,置甲取弓箭射去,隻聽弓弦響過,箭已穿五甲而過。唐高宗大吃一驚,又不好意思,當即命人取更加堅固的鎧甲賞賜薛仁貴。龍朔二年(662) ,回紇鐵勒九姓突厥(九個部落聯盟)得知唐軍將至,便聚兵10餘萬人,憑借天山(今蒙古杭愛山)有利地形,阻擊唐軍。當年三月初一,唐軍與鐵勒交戰于天山,鐵勒派幾十員大將前來挑戰,薛仁貴應聲出戰,獨挑幾十人,連發三箭,敵人3員將領墜馬而亡,敵大軍見之,立即混亂,薛仁貴指揮大軍趁勢掩殺,遂不時,敵人大軍投降。因為鐵勒騷擾唐邊境達數十年之久,薛仁貴命令將投降兵就地活埋,以除後患,蒙古杭愛山現在還有坑殺遺跡.但是作為一名大將軍應該沒有權利坑殺這麽多的人,這是和唐朝的民族政策相背離的,所以這應該是朝廷的指令。之後繼續北進,將鐵勒九部的首領偽葉護三兄弟生擒(第二次生擒政權君主了),從此回紇九姓突厥衰落。當時世間流傳歌謠“將軍三箭定天山,戰士長歌入漢關。”想想這仗打的多漂亮啊,戰爭本來是艱苦,殘忍的事情,士兵能唱著歌回家,表達了軍民將士們的喜悅之情。這次戰役,仁貴雖然立了大功,但主將鄭仁泰的犯了錯誤,導致了這次戰爭不完美。鐵勒的思結、多覽葛等部落本來要投降,鄭仁泰不結納,反而出兵捕獲了對方的家屬,賞賜給部下,這些部落隻好逃亡。鄭仁泰派兵追趕,不但沒有找到敵軍,還因為缺乏糧草,損失了許多兵員。薛仁貴自己也娶了一個妾。一回到朝廷,部隊的許多將領都遭到朝臣的彈劾,唐高宗以功抵過,未加追究。

電視劇 薛仁貴電視劇 薛仁貴

天山之戰本來可以一舉消滅鐵勒,開拓唐朝北方邊疆,從而遏製東突厥勢力的發展,但由于主將鄭仁泰的嚴重政治性錯誤使得此戰前功盡棄。但薛仁貴三箭定天山使得對唐邊境威脅達數十年的鐵勒族在不到一個月就馬上衰敗,可以說是古代將軍唯一一位。接著就是薛仁貴自己指揮才能大發揮的舞台了,高句麗滅國之戰。

兩千兵馬滅高句麗

說到對高句麗的戰爭,唐兩代四位帝王前前後後進行了數次征討,隋煬帝楊廣三征高句麗,次次出兵30萬以上,最多一次居然派出了112萬,號稱200萬的大軍(唐朝建國半個世紀都沒有派出過30萬以上的軍隊)結果次次失敗,損失慘重,可以說強大的隋帝國的滅亡跟不斷討伐高句麗有很大關系。唐太宗的征伐也被困在了安市城,成為這位偉大帝王的終身遺憾,而其他的征討多為小規模的戰爭。而到了唐高宗時期,唐朝國力強盛,唐高宗雄才大略,決定完成父親遺志,滅掉高句麗。乾封元年(666),高句麗泉蓋蘇文死,長子泉男生繼任莫離支,與其弟泉男建、泉男產不和,泉男建自稱莫離支,發兵討伐泉男生。泉男生于是派其子泉獻誠到唐朝求援。同年六月初七 ,任命右驍衛大將軍契苾何力為遼東道安撫大使,領兵救援泉男生;任命泉獻誠為右武衛將軍,擔任向導。 左金吾衛將軍龐同善、營州都督高侃為行軍總管,共同討伐高句麗。9月,龐同善大敗高句麗軍。同年9月,薛仁貴統兵出征。12月,命李績為遼東道行軍大總管,司列少常伯郝處俊為副大總管,契苾何力、龐同善亦為副大總管並兼安撫大使,水陸諸軍總管和運糧使竇義積、獨孤卿雲、郭待封等亦受李績節度,諸路合擊高句麗。征調河北諸州縣的全部租賦以供遼東軍用。乾封二年(667),李績兵取高句麗軍事重鎮新城(今遼寧撫順北高爾山城)。留契苾何力鎮守,並趁勢將附近的16座城池全部攻下。

新城是一座戰略極其重要的城市,是整個戰場的軍事血脈的樞紐,地位不言而喻,而且李績自己也說了“新城,高句麗西邊要害,不先得之,餘城未易取也。”而李績卻疏忽了對剛打下來的新城的防守,往往這樣就會出事故,果然剛過幾天,高句麗總頭領之一泉男建率大軍夜襲二人的軍營,新城告急。關鍵時刻,薛仁貴率軍狂奔而到,神降天兵,突然殺到,把處于劣勢的形式瞬間扭轉過來,倒過來斬殺敵人數百人,解救了新城之圍。

同年10月 ,龐同善繼續進攻,在金山路上遇到高句麗大軍10多萬人,被打的落荒回逃,高句麗軍追的興起,薛仁貴率本部兵馬沖殺出來,將敵人大軍攔腰截斷,敵軍大亂,薛仁貴領兵奮力殺敵,此戰殺的昏天暗地,敵人數不剩數,最後薛仁貴大敗高句麗軍,斬首五萬人。(註意啊,斬首多少人並不是敵人的總兵力,而指的隻是斬殺的人數,並沒有算逃跑等的人數)唐軍乘勝攻佔南蘇(今遼寧撫順東蘇子河與渾河交流處)、木底(今遼寧新賓西木奇鎮)、蒼岩(今吉林集安西境)3城,與泉男生部會合,贏得了金山之戰的勝利。高宗親筆寫詔書慰勞仁貴:“金山大陣,凶黨實繁。卿身先士卒,奮不顧命,左沖右擊,所向無敵,諸軍賈勇,致斯克捷。宜善建功業,全此令名也。”金山之戰是唐初年的罕見的大規模遭遇戰,是滅高句麗四大戰役最關鍵,最大的一次戰役,基本消滅高句麗精銳部隊,為徹底勝利奠定基礎,此戰由薛仁貴親自指揮,功不可沒。

同年的11月下旬,薛仁貴僅帶2000人的兵馬向前進軍,發兵扶餘城(今吉林四平),有的將領大力反對,認為人實在太少了,搞砸了不好收場但是薛仁貴說:“兵不在多,顧用之何如。”不在多少,就看你主將會不會用,歷史上能說出這樣“大話”的將軍也沒有幾個。兵貴神速,接著一場人類戰爭奇跡又出現了。高句麗派出數萬大軍快速出兵新城,想奪回主動權,這正好就應了薛仁貴的道了。當敵人行軍的時候根本無法想象唐軍居然會那麽快就打過來。時逢冬天,東北大地,白雪藹藹,薛仁貴2000玄甲騎兵全部著白衣。當他們發現敵人的時候,薛仁貴當機立斷,利用騎兵平原優勢,沖殺敵人。于是在白色的雪域平原上,正在行軍的高句麗兵看見一大團白色飛沖而來,還以為是雪崩呢。薛仁貴指揮殺敵,用了7個時辰,不到15個小時的時間斬殺俘虜敵人萬餘,剩餘軍隊四散潰逃,這次戰役也要看出唐玄甲軍的戰鬥力恐怖之處,據考證這是最早利用保護色的戰役。

接著薛仁貴率領2000將士繼續前進,乾封三年(668),薛仁貴的部隊攻佔堅固的扶餘城。之後高句麗連續40多座城市直接向薛仁貴投降,薛仁貴聲名鵲起,威震遼海,神威四方,自此,高句麗所最懼怕之人為薛仁貴。

就這樣薛仁貴大軍沿途破城抵達平壤城下,與從行軍大總管李績等諸路大軍會師平壤,大軍合圍,攻破平壤,薛仁貴親自接受高句麗國王投降,根據史料記載,高句麗國王高藏在向薛仁貴投降簽字的時候,連抬頭看薛仁貴的勇氣都沒有,威懾力到了何種地步。真有張遼使江東小孩夜不敢哭的風採。自此,隋唐幾代帝王滅亡高句麗的願望終于在高宗這裏得到了實現。如果仔細研讀過這段史料的話,大家會很清楚,高句麗實為薛仁貴所滅,他起了關鍵和決定性的作用,而並非是李績。

可是呢,後世史書上卻把征東的大功勞給了李績。薛仁貴在滅高句麗四大戰役,新城、金山、扶餘、平壤中的金山和扶餘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其中消滅有生兵力最多的金山之戰,和破城最多的扶餘之戰幾乎由薛仁貴獨立打勝的,同時他也參加了大部隊都參加的平壤戰役,並且救援了新城,沒有讓李績的錯誤導致戰局的崩盤,所以滅高句麗的關鍵性人物是薛仁貴。後世百姓也著寫《薛仁貴征東》以紀念這位英雄人物。

高句麗楊廣3次征討,唐太宗幾次征討均告失敗(兩次大的戰役和數次小的突襲),雖說薛仁貴時期,高句麗內部有政治分裂。但是薛仁貴能滅,可見其實力。

之後,高宗命薛仁貴率兵留守平壤,並授薛仁貴為右威衛大將軍,封平陽郡公,兼檢校安東都護。薛仁貴受命後,移治平壤新城。他任安東都護期間,做為地方長官,表現出了傑出的政治才能,立即投身于恢復和平,恢復生產,醫治戰爭創傷的工作中。史書說他這時撫養孤兒,贍養老人,治理盜賊,提拔任用高句麗的人才,表彰獎勵品德高尚、行為優異的百姓,一時間高句麗人都非常喜悅,忘記了亡國之痛(史書原文為“撫孤存老,檢製盜賊,隨才任職,褒崇節義,高麗士眾皆欣然忘亡。”)。

從這裏看出可以使人忘記亡國之痛,可見薛仁貴的政治才能是非常出眾的,同樣他又當上了看門將軍,不過是中國東大門的看門將軍,也應了守天下之門這一說。總章二年(669)薛仁貴編撰《周易新本註義》這是世界第一部辯證法理論的軍事著作,軍事價值很高,很了不起。這時期是薛仁貴最風光的時期,是他人生的頂點,但是人會有低潮的時候,隨後薛仁貴進入自己人生的最低點。

青海之敗

戰事過程

要說薛仁貴一生中唯一的敗仗,那就是青海大非川之敗了,有的隻知道薛仁貴簡單事跡的人,看見薛仁貴的評論總會說,唐朝初年(唐高宗)薛仁貴青海大非川大敗,是唐初最大的敗績,導致丟失安西四鎮等重大損失,但如果不了解一件事情的真實情況的時候,請不要妄加評論。吐蕃進軍西域,薛仁貴已經56歲了,隻要稍稍仔細了解就可以知道薛仁貴的在這場戰爭中的計謀。唐書中有這樣的一句話“烏海險遠,車行艱澀,若引輜重,將失事機,破賊即回,又煩轉運。彼多瘴氣,無宜久留。大非嶺上足堪置柵,可留二萬人作兩柵,輜重等並留柵內,吾等輕銳倍道,掩其未整,即撲滅之矣。”這是主帥薛仁貴同副將郭待封之間的一段對話,意思就是烏海路途遠而且險要,車很難行動,如果帶著輜重走的話,就把破敵的機會給延誤了,我們打敗敵人就班師回朝,如果再把輜重從遠處來回搬運很麻煩。這地方瘴氣很濃,大部隊不留太久,這地方的地形正好適合安營扎寨,給你2萬人留在這裏看輜重糧草,我帶兵快進破敵人。註意這句話“破賊即回,又煩轉運”,滅完敵人就班師回朝了,運送輜重很麻煩,薛仁貴為什麽要說這句話?難道吐蕃軍會立刻主動來找他?就地與唐軍結束戰鬥?那薛仁貴為什麽要輕裝前進去找吐蕃軍?這不又走遠了,況且這是大仗,不是消滅一萬人可以解決問題的,為什麽呢?這就是薛仁貴的計謀了--拋磚引玉,他前進到烏海幹掉吐蕃一萬來人,他算出吐蕃肯定判定唐軍會以這樣的速度攻擊,一定是輕裝部隊,而糧草肯定是放在後方了,吐蕃一定會馬上集中兵力去找唐軍的糧草,因此他的軍隊集結會倉促。後魏元忠彈劾薛仁貴的一句話也證明了這點“彼吐蕃蟻結蜂聚,本非勍敵,薛仁貴、郭待封受閫外之寄,奉命專征,不能激勵熊羆,乘機掃撲。”而且這是吐蕃和吐谷渾的聯軍,而他到達郭待封的防守的地方的時候,郭待封是據險而防守,以逸待勞,用2萬軍隊守城當住20萬倉促集結的軍隊,阻擋他一段時間沒問題,這時候薛仁貴再殺回來,由于薛仁貴的軍隊是乘勝而回,再鼓勵他的將士去救兄弟,去救糧食,再者等到薛仁貴回來,吐蕃是疲憊之師,薛仁貴再從後面出現,郭待封殺出來,前後夾擊,10萬軍隊就可以大破吐蕃20萬。這就是為什麽他說運送輜重麻煩,因為他想的就是把吐蕃渾引出來,然後就地全部解決。薛仁貴之前可用2000人幹掉好幾萬人過,這是多麽周密的計謀啊,兵法曰“軍馬未動,糧草先行”,有人問了,薛仁貴這不是犯兵家大忌嗎?恩,他就犯了,真正的藝術型軍事指揮家是因地製宜的使用計謀的,書是死的,人是活的,隻會按部就班的將軍打不出漂亮仗。咱開國大將陳庚還使用過兩次埋伏的計謀,這不也是兵家大忌嗎?可是人家是大勝.可見薛仁貴的計謀到了何等地步。按照安排,吐蕃基本就栽在這裏了,可是因為一個人,這一切都成構想了。

薛仁貴 電視劇薛仁貴 電視劇

那個人就是薛仁貴的副將,名將郭孝恪的二兒子,郭待封,也就是給薛仁貴看糧草的那個,那郭待封是名門之後,並且出征前官位甚至和這個農民出身的薛仁貴一樣高,憑什麽當他的副將啊,所以書上就寫了“多違節度”,總違反命令。按照開始的計畫實施,薛仁貴先打到烏海,勝利了,砍死一萬來人。這下一步就完蛋了,郭待封沒聽薛仁貴的,繼續帶著糧草前進,薛仁貴知道這事情以後差不多就預感要完了,他再帶部隊回去接郭待封,在平地上讓敵人的優勢兵力給包圍了,那就徹底完了,他下令讓郭待封快點走,郭待封也沒急行軍。等快到了烏海了,還沒碰上薛仁貴呢,人家吐蕃的20萬軍隊真出來了,郭待封這小子把糧草輜重全丟了。薛仁貴聽到這個,也就知道基本完蛋了。然後吐蕃糾集60萬軍隊和薛仁貴這支7萬人無糧食的軍隊決戰,還是歸于薛仁貴能打啊,才能保下一些軍隊,吐蕃應該也損失很多,否則他完全可以殺了薛仁貴,為什麽不殺呢,他被薛仁貴這種氣勢給震住了,他們想象得到,這次他們利用了唐軍將帥不和的矛盾,取得了勝利,但是如果再來一個薛仁貴,他們就受不了了,可以說後世唐朝再鮮有薛仁貴這樣的人物了。這次戰爭並沒有全軍覆沒,且《舊唐書》上也沒有記載,隻是宋的《新唐書》和《資治通鑒》寫了,但是議和罷兵和全軍覆沒明顯矛盾,舊唐書的記載應該是真的。本來這場戰爭完全可以壓製住吐蕃,估計也不會發生92年之後長安被攻破的慘景了。 

任何戰爭的潰敗都有其潰敗的根源,大非川之戰戰敗的根源其實還是源于唐朝的府兵製度的過時,和唐朝的第三代將領的匱乏,至薛仁貴、裴行儉後唐朝第三代將領幾乎斷代了,像後來的張守圭、薛訥、阿史那忠這些將領在薛仁貴死了將近20年才嶄露頭角,大非川之戰前期選將當時成為唐朝最頭痛的問題,以當時的情況看,薛仁貴做為主將的選擇是絕對正確的,關鍵還是在于副將的選擇。郭待封曾參與過滅高句麗之戰,不過是做為李績的副將,當然可以看成朝廷重點培養的對象,實際上在滅高句麗戰役上面郭待封並無實質的戰績,而大非川之戰將其用為薛仁貴的副將也理所當然的是為了將其栽培。

曾經劉仁軌上表提拔薛仁貴長子薛訥為薛仁貴的副將,不知什麽原因被朝廷否決,以至于薛郭兩人的矛盾顯現出來。薛仁貴是個偉大的軍事戰術家,而郭待封除是郭孝恪的兒子以外,其實就是個草包,一個天才卻由一個草包來做配合,那隻會拖人家後腿。

根據大非川戰前薛仁貴的分析和整個戰役的具體部署,可以看得出,薛仁貴是對整個戰局有著一個相當精確的分析。在薛仁貴出兵的同時,唐以西突厥首領阿史那都真為左驍衛大將軍兼匐延都督,以牽製吐蕃在西域的兵力,與薛仁貴遙相呼應。可見,唐廷為此次征戰下了一番功夫,薛仁貴使“圍魏救趙”之法。同時西域布置的兵力起牽製作用,戰略部署也可謂高明。郭待封首先不聽命令,將糧草輜重帶離防守區域,然後又以樟氣和高原反應為理由將糧草緩慢押運,導致整個戰役的崩盤,其主要責任是無法推卸的。大家都知道,蘇定方滅了西突厥後,安西都護府久疏于戰事,軍隊士兵的戰鬥力也是比較弱的。

戰敗原因

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1、唐軍安西都戶久疏與戰事,實戰經驗薄弱,安西兵戰鬥力不足。

2、唐朝政府隊是倉促應戰,戰前準備不充分。

3、唐朝府兵製的弊端在這一事情完全顯露,國家將領匱乏。

4、郭待封貽誤軍機。

5、敵軍主將葛爾欽陵是吐蕃全史第一名將,戰神,善于用兵。

6、薛仁貴面對郭待封的行動沒有做及時的調整。

7、吐谷渾親吐蕃,沒有人民優勢。

戰役總結

本來此戰的失敗就非常具有偶然性,按照薛仁貴的戰前部署,本身就是打敵一個措手不及,試想即使郭待封開始不聽命令,但是如果將糧草及時押運到位,那結果又會是怎樣?那麽薛仁貴將馬上切斷吐蕃與吐谷渾的交通要道,以婆沙羅道為目標即可將整個吐蕃給瓦解掉。吐蕃號稱60萬,而且多在西域四鎮和吐蕃國內,所以這40萬軍不可能全都是吐蕃人,除蘇毗、羊同外,大部分應當是吐谷渾人。邀擊郭待封的20萬軍隊,也當多是吐谷渾軍(也說明吐谷渾國內親吐蕃的佔絕對勢力)。這種聯軍的戰鬥力也不會太高,還有那麽多人他有多少糧食來養?薛仁貴在戰爭前期的獲牛羊萬餘,這說明他有意直奔敵軍糧道而去,隻要郭待封能按時將軍需押運到,吐蕃40萬將肯定面臨滅頂之災。

薛仁貴 雕像薛仁貴 雕像

薛仁貴是整個戰役的負責人,對于戰役的失敗自然逃脫不了幹系。他不是白起,寧做斷頭將,不做辱國將,沒必勝的戰爭他就不去,薛仁貴是完全可以說受命于危難。記得他敗後說了句話:“今歲在庚午,星在降婁,不應有事西方,鄧艾所以死于蜀,吾固知必敗。”說明他早就料到結果了,但他還是要去。原因還是派不出將,將一個安東將軍派到安西去。在這種條件下,換成世界上任何一位將領恐怕誰也應付不了。因為朝廷權臣相鬥彈劾,戰敗罪責完全由薛仁貴承擔,本來死罪,但是高宗念其往日功勞巨大,貶為平民。但是薛仁貴的震懾力在這時候又體現出來了,薛仁貴離開遼東朝鮮以後不久,高句麗立刻發生叛亂,沒辦法,唐廷再次將平民薛仁貴起用平亂,薛仁貴到朝鮮。但是好景不長,後來因為一起殺人案(史料未清晰記載)有牽連,又被貶去象州,到了60多歲不得安寧。

老將北伐

不久,朝廷大赦,他又回來了。高宗畢竟還是念舊,召見了薛仁貴,說:“以前在萬年宮,沒有你,我都變成魚了。你還曾經為我消滅過九姓突厥,高句麗,中國北方、東方的向中國稱臣,這都是你的功勞啊。我怎麽會忘記你呢。但是,有人在我跟前告你,說你在烏海城下故意放跑了敵人,以致于失利。這件事讓我非常遺憾現在遼西不安寧,瓜州沙州的路都不能通了,你怎麽能安穩地睡在家裏,不給我指揮打仗去呢?”就這樣,薛仁貴被重新起用了,官拜瓜州長史、右領軍衛將軍、檢校代州都督。由此也可知,郭待封打了敗仗後,回朝廷沒有少給主帥薛仁貴栽贓。

開耀元年(681),已經68歲高齡的薛仁貴開始了自己人生最後的一場光輝戰爭.開耀元年,薛仁貴拜瓜州(治晉昌,今甘肅安西東南鎖陽城)長史,不久,東突厥不斷侵擾唐北境,薛仁貴又拜右領軍衛將軍、檢校代州(治雁門,今山西代縣)都督。次年,突厥酋長阿史那骨篤祿招集突厥流散餘眾,擴展勢力,自稱可汗,于永淳元年據黑沙城(今內蒙古呼和浩特東北)反唐 。同年 ,單于都護府(治今內蒙古和林格爾西北)檢校降戶部落官阿史德元珍(因犯罪被囚),聞阿史那骨篤祿反唐,便詐稱檢校突厥部落以自效,趁機投奔于阿史那骨篤祿。阿史那骨篤祿因阿史德元珍熟知唐朝邊疆虛實,即令其為阿波大達幹,統帥突厥兵馬,進犯並州(治晉陽,今山西太原西南)與單于府北境,殺嵐州刺史王德茂。

同年冬,69歲高齡的薛仁貴帶病冒雪率軍進擊,以安定北邊。領兵去雲州,就是今天的大同一帶,和突厥的阿史德元珍作戰。突厥人問道:“唐朝的將軍是誰?”唐兵說:“薛仁貴。”突厥人不信,說:“我們聽說薛仁貴將軍發配到象州,已經死了,怎麽還能活過來?別騙人了!”薛仁貴于是脫下頭盔,讓突厥人看。因為薛仁貴威名太大了,以前曾經打敗過九姓突厥,殺過許多人,突厥人提起他都怕,現在看見了活的薛仁貴,立即下馬跪拜,把部隊撤回去。薛仁貴來了就是打仗的,哪裏會因為受了幾拜就客氣,立即率兵追擊,打了一個大勝仗,斬首一萬多,俘虜三萬多,還繳獲了許多牛馬。

永淳二年二月二十一日(683年3月24日),薛仁貴因病于雁門關去世,享年七十歲。唐高宗追贈他為左驍衛大將軍,幽州(洽薊縣,今北京城西南)都督。薛帥的傳奇的一生結束了。

恩澤一方

清政廉潔愛民如子

在象州,薛仁貴有一段鮮為人知的英雄事跡被正史的有限篇幅給去掉了,但是人民不會忘記,在河東薛氏的家族志以及其他一些史書上清晰的記載著他感人的故事。在被貶象州期間,薛仁貴協助州官,治政安民,首先平息了匪患,又動員富戶救濟災民,當久旱逢雨之時,又率領農民攔水澆田,其它打抱不平、調解糾紛、敬老愛幼等仁風義舉枚不勝舉,州民感之不盡。當薛仁貴奉命再次出征離別象州時,州民當道跪留,哭聲震天。當次年得知薛仁貴病故時,州民建廟建冢以祀,感恩戴德。

為民辦事官員萬民仰

平壤,1400年前的薛仁貴廟依然好好地佇立在那裏,受著當地人的崇拜祭祀。薛仁貴,一個征服者,在被征服的土地上竟然受到這樣的禮遇,實在是讓人不可思議。但是翻開塵封的歷史畫卷,我們會看到這樣的文字,“唐高宗命薛仁貴率兵二萬留守平壤,並授薛仁貴為右威衛大將軍,封平陽郡公,兼安東都護。薛仁貴受命後,移治平壤新城。他任安東都護期間,撫愛孤幼,存養老人,懲治盜賊,擢拔賢良,褒揚節義之士,高句麗士民安居樂業。”史書原文是“撫孤存老,檢製盜賊,隨才任職,褒崇節義,高句麗士眾皆欣然忘亡。”這個字意上的“侵略者”卻在他的征服地被人們真誠地膜拜著,因為那裏的人們念著他的好,念著他的貢獻。薛仁貴在朝鮮的影響甚至延伸到了朝鮮人民的服裝上,有位朋友在抗美援朝期間,曾親眼看到朝鮮老百姓,絕大部分穿的是白色衣服,就詢問了當地的“阿巴尼”(長老),據說“我們穿白色衣服是為了紀念白袍薛禮(薛仁貴),我們很多州縣還有薛禮廟。”當時部分志願軍還組織參觀了平壤東郊鳳凰山的薛禮廟。這與《新唐書》記載的薛仁貴在高句麗“撫孤存老、檢製盜賊、隨才任職,褒崇節義,高麗士眾,莫不欣然”是完全一致的。薛仁貴創造了中外歷史上為佔領國人民建立殊勛的歷史奇跡。

薛仁貴 畫像薛仁貴 畫像

不僅僅在國外,薛仁貴在青藏高原戰敗後被貶到象州當了個小官,在象州,薛仁貴愛民象州城的表現也足以說明其仁慈寬厚的博大胸襟。

戎馬一生

現在來總結一下薛仁貴一生的主要功績。

統帥指揮能力

三箭定天山,利用擒王之略,僅3支箭就幾乎擺平13萬人。

新城救援戰,天降神兵,防止了敗局的發生。

金山之戰,僅以本部兵馬擊潰乘勝而來的10多萬敵軍,斬首5萬,擊潰無數。

扶餘川阻擊遭遇戰,僅2000人對數萬人,斬殺萬餘,敗退數萬餘高句麗40多座城市聞薛禮之名直接投降。

69歲帶兵出征的雁門之戰,大勝突厥10萬大軍,完成人生最後一擊。

個人武藝高強表現

安地解被群圍唐將劉君邛之圍。

安市單騎沖進25萬人的陣勢,擾亂敵軍,使敵軍亂而無法戰。

石城活捉已經連射殺本方10餘的神箭手。

三箭定天山。

與溫沙門大戰于橫山,匹馬當先,無人能當。

曾經射殺外族3品將軍7人,三軍統帥2人突厥小可闡,吐蕃未氏那木,影響巨大。

史料記載

《舊唐書》卷83列傳33

薛仁貴,絳州龍門人。貞觀末,太宗親征遼東,仁貴謁將軍張士貴應募,請從行。至安地,有郎將劉君邛為賊所圍甚急,仁貴往救之,躍馬徑前,手斬賊將,懸其頭于馬鞍,賊皆懾伏,仁貴遂知名。及大軍攻安地城,高麗莫離支遣將高延壽、高惠真率兵二十五萬來拒戰,依山結營,太宗分命諸將四面擊之。仁貴自恃驍勇,欲立奇功,乃異其服色,著白衣,握戟,腰鞬張弓,大呼先入,所向無前,賊盡披靡卻走。大軍乘之,賊乃大潰。太宗遙望見之,遣馳問先鋒白衣者為誰,特引見,賜馬兩匹、絹四十匹,擢授遊擊將軍、雲泉府果毅,仍令北門長上,並賜生口十人。及軍還,太宗謂曰:“朕舊將並老,不堪受閫外之寄,每欲抽擢驍雄,莫如卿者。朕不喜得遼東,喜得卿也。”尋遷右領軍郎將,依舊北門長上。永徽五年,高宗幸萬年宮,甲夜,山水猥至,沖突玄武門,宿衛者散走。仁貴曰:“安有天子有急,輒敢懼死?”遂登門桄叫呼,以驚宮內。高宗遽出乘高,俄而水入寢殿,上使謂仁貴曰:“賴得卿呼,方免淪溺,始知有忠臣也。”于是賜御馬一匹。蘇定方之討賀魯也,于是仁貴上疏曰:“臣聞兵出無名,事故不成,明其為賊,敵乃可伏。今泥熟仗素幹,不伏賀魯,為賊所破,虜其妻子。漢兵有于賀魯諸部落得泥熟等家口,將充賤者,宜括取送還,仍加賜賚。即是矜其枉破,使百姓知賀魯是賊,知陛下德澤廣及也。”高宗然其言,使括泥熟家口送還之,于是泥熟等請隨軍效其死節。顯慶二年,詔仁貴副于遼東經略,破高麗于貴端城,斬首三千級。明年,又與梁建方、契苾何力于遼東共高麗大將溫沙門戰于橫山,仁貴匹馬先入,莫不應弦而倒。高麗有善射者,于石城下射殺十餘人,仁貴單騎直往沖之,其賊弓矢俱失,手不能舉,便生擒之。俄又與辛文陵破契丹于黑山,擒契丹王阿卜固及諸首領赴東都。以功封河東縣男。尋又領兵擊九姓突厥于天山,將行,高宗內出甲,令仁貴試之。上曰:“古之善射,有穿七札者,卿且射五重。”仁貴射而洞之,高宗大驚,更取堅甲以賜之。時九姓有眾十餘萬,令驍健數十人逆來挑戰,仁貴發三矢,射殺三人,自餘一時下馬請降。仁貴恐為後患,並坑殺之。更就磧北安撫餘眾,擒其偽葉護兄弟三人而還。軍中歌曰:“將軍三箭定天山,戰士長歌入漢關。”九姓自此衰弱,不復更為邊患。乾封初,高麗大將泉男生率眾內附,高宗遣將軍龐同善、高等迎接之。男生弟男建率國人逆擊同善等,詔仁貴統兵為後援。同善等至新城,夜為賊所襲。仁貴領驍勇赴救,斬首數百級。同善等又進至金山,為賊所敗,高麗乘勝而進。仁貴橫擊之,賊眾大敗,斬首五萬餘級。遂拔其南蘇、木底、蒼岩等三城,始與男生相會。高宗手敕勞之曰:“金山大陣,凶黨實繁。卿身先士卒,奮不顧命,左沖右擊,所向無前,諸軍賈勇,致斯克捷。宜善建功業,全此令名也。”仁貴乘勝領二千人進攻扶餘城,諸將鹹言兵少,仁貴曰:“在主將善用耳,不在多也。”遂先鋒而行,賊眾來拒,逆擊大破之,殺獲萬餘人,遂拔扶餘城。扶餘川四十餘城,乘風震懾,一時送款。仁貴便並海略地,與李績大會軍于平壤城。高麗既降,詔仁貴率兵二萬人與劉仁軌于平壤留守,仍授右威衛大將軍,封平陽郡公,兼檢校安東都護。移理新城,撫恤孤老;有幹能者,隨才任使;忠孝節義,鹹加旌表。高麗士眾莫不欣然慕化。

薛仁貴薛仁貴

鹹亨元年,吐蕃入寇,又以仁貴為邏娑道行軍大總管。率將軍阿史那道真、郭待封等以擊之。待封嘗為鄯城鎮守,恥在仁貴之下,多違節度。軍至大非川,將發赴烏海,仁貴謂待封曰:“烏海險遠,車行艱澀,若引輜重,將失事機,破賊即回,又煩轉運。彼多瘴氣,無宜久留。大非嶺上足堪置柵,可留二萬人作兩柵,輜重等並留柵內,吾等輕銳倍道,掩其未整,即撲滅之矣。”仁貴遂率先行,至河口遇賊,擊破之,斬獲略盡,收其牛羊萬餘頭,回至烏海城,以待後援。待封遂不從仁貴之命,領輜重繼進。比至烏海,吐蕃二十餘萬悉眾來救,邀擊,待封敗走趨山,軍糧及輜重並為賊所掠。仁貴遂退軍屯于大非川。吐蕃又益眾四十餘萬來拒戰,官軍大敗,仁貴遂與吐蕃大將論欽陵約和。仁貴嘆曰:“今年歲在康午,軍行逆歲,鄧艾所以死于蜀,吾知所以敗也。”仁貴坐除名。尋而高麗眾相率復叛,詔起仁貴為雞林道總管以經略之。上元中,坐事徙象州,會赦歸。高宗思其功,開耀元年,復召見,謂曰:“往九成宮遭水,無卿已為魚矣。卿又北伐九姓,東擊高麗,漢北、遼東鹹遵聲教者,並卿之力也。卿雖有過,豈可相忘?有人雲卿烏海城下自不擊賊,致使失利,朕所恨者,唯此事耳。今西邊不靜,瓜、沙路絕,卿豈可高枕鄉邑,不為朕指揮耶?”于是起授瓜州長史,尋拜右領軍衛將軍,檢校代州都督,又率兵擊突厥元珍等于雲州,斬首萬餘級,獲生口二萬餘人、駝馬牛羊三萬餘頭。賊聞仁貴復起為將,素憚其名,皆奔散,不敢當之。其年,仁貴病卒,年七十,贈左驍衛將軍,官造靈輿,並家口給傳還鄉。子訥,別有傳。

仁貴驍悍壯勇,為一時之傑,至忠大略,勃然有立。噫,待封不協,以敗全略。孔子曰:“可與立,未可與權。”上加明命,竟致立功,知臣者君,信哉!

《新唐書》中的薛仁貴

薛仁貴,絳州龍門人。少貧賤,以田為業。將改葬其先,妻柳曰:“夫有高世之材,要須遇時乃發。今天子自征遼東,求猛將,此難得之時,君盍圖功名以自顯?富貴還鄉,葬未晚。”仁貴乃往見將軍張士貴應募。至安地,會郎將劉君邛為賊所圍,仁貴馳救之,斬賊將,系首馬鞍,賊皆懾伏,由是知名。王師攻安市城,高麗莫離支遣將高延壽等率兵二十萬拒戰,倚山結屯,太宗命諸將分擊之。仁貴恃驍悍,欲立奇功,乃著白衣自標顯,持戟,腰鞬兩弓,呼而馳,所向披靡;軍乘之,賊遂奔潰。帝望見,遣使馳問:“先鋒白衣者誰?”曰:“薛仁貴。”帝召見,嗟異,賜金帛、口馬甚眾,授遊擊將軍、雲泉府果毅,令北門長上。師還,帝謂曰:“朕舊將皆老,欲擢驍勇付閫外事,莫如卿者。朕不喜得遼東,喜得皦將。”遷右領軍中郎將。高宗幸萬年宮,山水暴至,夜突玄武門,宿衛皆散走,仁貴曰:“當天子緩急,安可懼死?”遂登門大呼,以警宮內,帝遽出乘高。俄而水入帝寢,帝曰:“賴卿以免,始知有忠臣也。”賜以御馬。 蘇定方討賀魯,仁貴上疏曰:“臣聞兵出無名,事故不成,明其為賊,敵乃可服。今泥熟不事賀魯,為其所破,虜系妻子。王師有于賀魯部落轉得其家口者,宜悉取以還,厚加賚遣,使百姓知賀魯為暴而陛下至德也。”帝納之,遂還其家屬,泥熟請隨軍效死。顯慶三年,詔副程名振經略遼東,破高麗于貴端城,斬首三千級。明年,與梁建方、契苾何力遇高麗大將溫沙多門,戰橫山,仁貴獨馳入,所射皆應弦僕。又戰石城,有善射者,殺官軍十餘人,仁貴怒,單騎突擊,賊弓矢俱廢,遂生擒之。俄與辛文陵破契丹于黑山,執其王阿卜固獻東都。拜左武衛將軍,封河東縣男。詔副鄭仁泰為鐵勒道行軍總管。將行,宴內殿,帝曰:“古善射有穿七札者,卿試以五甲射焉。”仁貴一發洞貫,帝大驚,更取堅甲賜之。時九姓眾十餘萬,令驍騎數十來挑戰,仁貴發三矢,輒殺三人,于是虜氣懾,皆降。仁貴慮為後患, 悉坑之。轉討磧北餘眾,擒偽葉護兄弟三人以歸。軍中歌曰:“將軍三箭定天山,壯士長歌入漢關。”九姓遂衰。 鐵勒有思結、多覽葛等部,先保天山,及仁泰至,懼而降,仁泰不納,虜其家以賞軍,賊相率遁去。有候騎言:“虜輜重畜牧被野,可往取。”仁泰選騎萬四千卷甲馳,絕大漠,至仙萼河,不見虜,糧盡還。人飢相食,比入塞,餘兵才二十之一。仁貴亦取所部為妾,多納賕遣,為有司劾奏,以功見原。

乾封初,高麗泉男生內附,遣將軍龐同善、高侃往慰納,弟男建率國人拒弗納,乃詔仁貴率師援送同善。至新城,夜為虜襲,仁貴擊之,斬數百級。同善進次金山,衄虜不敢前,高麗乘勝進,仁貴擊虜斷為二,眾即潰,斬馘五萬,拔南蘇、木底、蒼岩三城,遂會男生軍。手詔勞勉。仁貴負銳,提卒二千進攻扶餘城,諸將以兵寡勸止。仁貴曰:“在善用,不在眾。”身帥士,遇賊輒破,殺萬餘人,拔其城,因旁海略地,與李績軍合。扶餘既降,它四十城相率送款,威震遼海。有詔仁貴率兵二萬與劉仁軌鎮平壤,拜本衛大將軍,封平陽郡公,檢校安東都護,移治新城。撫孤存老,檢製盜賊,隨才任職,褒崇節義,高麗士眾皆欣然忘亡。

鹹亨元年,吐蕃入寇,命為邏娑道行軍大總管,率將軍阿史那道真、郭待封擊之,以援吐谷渾。侍封嘗為鄯城鎮守,與仁貴等夷,及是,恥居其下,頗違節度。初,軍次大非川,將趨烏海,仁貴曰:“烏海地險而瘴,吾入死地,可謂危道,然速則有功,遲則敗。今大非嶺寬平,可置二柵,悉內輜重,留萬人守之, 吾倍道掩賊不整,滅之矣。”乃約齎,至河口,遇賊,破之,多所殺掠,獲牛羊萬計。進至烏海城,以待後援。待封初不從,領輜重踵進,吐蕃率眾二十萬邀擊取之,糧仗盡沒,待封保險。仁貴退軍大非川,吐蕃益兵四十萬來戰,王師大敗。仁貴與吐蕃將論欽陵約和,乃得還,吐谷渾遂沒。仁貴嘆曰:“今歲在庚午,星在降婁,不應有事西方,鄧艾所以死于蜀,吾固知必敗。”有詔原死,除名為庶人。未幾,高麗餘叛,起為雞林道總管。復坐事貶象州,會赦還。帝思其功,乃召見曰:“疇歲萬年宮,微卿,我且為魚。前日殄九姓,破高麗,爾功居多。 人有言向在烏海城下縱虜不擊,以至失利,此朕所恨而疑也。今遼西不寧,瓜、沙路絕,卿安得高枕不為朕指麾邪?”于是拜瓜州長史、右領軍衛將軍、檢校代州都督,率兵擊突厥元珍于雲州。突厥問曰:“唐將為誰?”曰:“薛仁貴。”突厥曰:“吾聞薛將軍流象州死矣,安得復生?”仁貴脫兜鍪見之,突厥相視失色,下馬羅拜,稍稍遁去。仁貴因進擊,大破之,斬首萬級,獲生口三萬,牛馬稱是。永淳二年卒,年七十。贈左驍衛大將軍、幽州都督,官給輿,護喪還鄉裏。

朝廷評價

唐太宗:朕舊將並老,不堪受閫外之寄,每欲抽擢驍雄,莫如卿者。朕不喜得遼東,喜得卿也。

唐高宗:古之勇猛者,無一人可敵卿。卿左突右殺,所向無敵。

唐玄宗:卿父勇猛罕見,古之未有。(對薛仁貴之子說的)

趙匡胤:猛悍一矣。

開耀元年,唐高宗對薛仁貴說的一句話更是極力的肯定這位大將軍的功績:“漢北遼東鹹遵聲教者,並卿之力也。”細細的感受一下這句話的意思,中國北方和東北的少數民族可以聽從朝廷的指揮這都是你的努力啊,多麽偉大的貢獻。

《唐書》評價

仁貴驍悍壯勇,為一時之傑,至忠大略,勃然有立。噫,待封不協,以敗全略。孔子曰:“可與立,未可與權。”上加明命,竟致立功,知臣者君,信哉!

《明史記事本末》

軍若驚飈,彼同敗葉,遙傳仁貴,咋舌稱神。

綜合評價

1、看薛仁貴一生的經歷,早年是憑借自己的勇猛而成名,後來的指揮作戰也是非常厲害的,可以說明是個軍事家.在高句麗做為地方父母官,大力發展生產,整飭民生,能使亡國者感恩,在象州的作為,說明薛仁貴的政治才能也是很突出的.即便那次大敗也是被自己人出賣了。薛仁貴一生作戰40年,僅敗一次,其餘全部勝利,一生沒有犯過一次軍事指揮上的戰略錯誤,而且纂寫的《周易新本古意》為世界上第一部辯證法理論的軍事著作,可見其軍事才能的出色。薛仁貴是中國歷史上唯一一位能讓敵人在未開戰之時就下馬跪拜的將軍,他打敗過鐵勒等諸多外族侵略,是我國的對外的民族英雄,是中華民族不該忘記的戰神。

2、薛仁貴是唐朝的愛國名將民族英雄,官至左威衛大將軍、安東都護。終生喜穿白袍,因之,白袍即薛仁貴,薛仁貴即白袍。他為了保衛大唐社稷鞏固和百姓安居樂業,戎馬一生,出生入死,大戰40年,功勛卓越。在朝鮮和象州的政績也非常突出,他創造了“三箭定天山”、“神勇收遼東”、“一貌退萬敵”、“良策息幹戈”、“仁政高句麗國”、“愛民象州城”等等赫赫功勛。其子薛訥,官至大元帥、宰相;孫薛嵩,官至六州節度使、高平郡王;重孫薛平,官至太子太保、韓國公;玄孫薛從,官至上將軍、河東縣子。所有薛仁貴衍傳的十二世裔孫四十七人和其它河東薛氏裔孫三百三十餘位文武官員,為唐朝立國的二百八十九年,相繼的二十一位皇帝盡忠報國,為中國歷史的著名的“大唐盛世”建功立業。因此,“薛家將”是中國古代“愛國為民”的光輝典範。整個顯示了以白袍薛仁貴為代表的愛國主義精神,閃躍著“白袍文化”的光輝.薛仁貴,一個讓華夏民族驕傲的子孫,一個必須讓人尊重的英雄,“白袍精神”也永遠不會過時!

3、活埋鐵勒軍十三萬,使薛仁貴成了歷史上著名的屠俘將領。龍朔元年(公元661年),鐵勒酋長比粟毒伙同其他部落起兵犯境,唐高宗任命鄭仁泰為鐵勒道行軍大總管,薛仁貴為鐵勒道行軍副大總管,出兵討伐思結、拔也固、僕骨、同羅四部。當時鐵勒九姓擁兵十幾萬,憑借天山之地利,企圖與大唐雄師一決勝負。他們派出數十位驍勇騎士出馬挑戰,眨眼間,就被薛仁貴三箭射死三人,膽寒之下,鐵勒人下馬投降,放棄了抵抗。為了消除後患,薛仁貴命令部下將13萬已經投降的鐵勒人就地坑殺,製造了中國歷史上駭人聽聞的殺降暴行。鐵勒人害怕了,拼命逃竄,薛仁貴追擊到漠北,擒獲了葉護三兄弟。鐵勒九姓衰落了,薛仁貴成了天上下凡的殺星,大唐敵人眼中的凶神惡煞。

文學記載

詩詞

詠薛仁貴——慕京

自古山西猛士鄉,史冊不絕載良將。

文遠張遼家雁門,雲長關羽鄉解良。

龍門仁貴少年勇,破陣名顯遼水旁。

太宗親見語激賞,不喜遼東喜薛郎。

玄武宮禁盡職日,洪來呼主登門框。

年逾不惑掌帥印,從此威名振四方。

怒捉高麗神射手,力擒黑山契丹王。

善射能貫五重甲,能戰三箭滅敵邦。

兵進平壤受降書,武勇智略無人擋。

將帥失和致敗北,遺恨青海水汪汪。

老來猶可破胡虜,將軍盡忠死封疆。

萬言難書勇烈事,畫戟白袍永留香。

文學作品

《薛仁貴征東》(評書)

薛丁山征西》(評書)

《說唐三傳》

影視作品

薛仁貴征東》(TVB電視,萬梓良鄧萃雯主演)

薛仁貴傳奇》(保劍鋒張鐵林李小冉主演)

《大唐女將樊梨花》(秦嵐劉愷威王妍蘇、 唐宸禹、方安娜主演)

《薛仁貴大將軍》主演 呂秋蘭 樓安琪戴嬌倩

隋唐英雄3》黃海冰飾演薛仁貴(張衛健劉曉慶鄭國霖黃海冰劉梓嬌張睿主演)

《隋唐英雄4》黃海冰飾演薛仁貴(張衛健劉曉慶鄭國霖黃海冰劉梓嬌張睿主演)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