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賾

蕭賾

齊武帝蕭賾(440年-493年),字宣遠,小名龍兒,齊高帝蕭道成長子,母昭皇後劉智容,南北朝時期南朝齊第二任皇帝,482年―493年在位。

建元元年(479年),被立為皇太子。建元四年(482年),齊高帝去世,蕭賾即位,是為齊武帝。永明十一年(公元493年),齊武帝去世,終年五十四歲,廟號世祖,謚號武皇帝,葬于景安陵。

  • 中文名稱
    蕭賾
  • 別名
    龍兒
  • 國籍
    南朝齊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建康
  • 出生日期
    公元440年
  • 逝世日期
    公元493年
  • 職業
    皇帝
  • 信仰
    道教
  • 主要成就
    永明之治
  • 代表作品
    《估客樂》
  • 在位
    公元482年―公元493年
  • 廟號
    世祖
  • 謚號
    武皇帝
  • 年號
    永明
  • 陵寢
    景安陵
  • 前任
    齊高帝蕭道成
  • 後任
    齊明帝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南朝宋元嘉十七年(440年),蕭賾出生于建康(今江蘇南京)的青溪宅第中,據說蕭賾出生當天夜裏他的母親劉智容夢到有龍盤踞在屋上,因此他的父親蕭道成給他取小名為"龍兒"。

蕭賾最初擔任尋陽國侍郎、州西曹書佐、贛縣縣令等職。泰始二年(466年),南朝宋江州刺史、晉安王劉子勛謀反,蕭賾因不順從劉子勛,而被南康相沈肅之關在南康郡的獄中。後來族人蕭欣祖、門客桓康等攻破郡城迎救蕭賾出來。沈肅之率領將吏數百人追擊,蕭賾和身邊的人拒戰,生擒沈肅之,斬首一百多人,于是率領身邊的一百多人舉義兵。始興相殷孚率領一萬兵力前往尋陽投靠劉子勛,有人建議蕭賾截擊殷孚,蕭賾考慮到寡不敵眾,便退避屯兵在揭陽山中,招兵買馬發展到三千人。劉子勛派遣其部將戴凱之擔任南康相,又任命軍主張宗之部一千多兵力前往協助。蕭賾帶領部隊前往南康郡,在南康口擊退戴凱之別軍軍主程超的數百人,又進擊張宗之,大敗張宗之部並將其斬首,于是兵圍南康郡城。戴凱之以數千人固守,蕭賾親率將士盡日攻城,終于攻陷,戴凱之逃走,蕭賾殺死劉子勛所任命的贛縣縣令陶沖之。蕭賾便佔據郡城,派遣軍主張應期、鄧惠真三千人襲擊豫章。劉子勛派遣軍主談秀之等七千人,與張應期在西昌對峙,修築營壘,雙方多次交戰難決勝負。聽說蕭賾準備親自來戰,談秀之等便退散而去。叛亂平定後,朝廷調蕭賾進京擔任尚書庫部郎、征北中兵參軍,封西陽縣子,兼任南東莞太守、越騎校尉、正員郎、劉韞撫軍長史、襄陽太守。又另封贛縣子,食邑三百戶,蕭賾堅決辭讓不肯接受。于是轉任寧朔將軍、廣興相。

元徽二年(474年),桂陽王劉休範謀反,蕭賾派兵襲擊尋陽,抵達北嶠時,叛亂已被平定,升任晉熙王劉燮的安西諮議,蕭賾沒有接受,又回到自己的領郡。轉任司徒右長史、黃門郎。

元徽四年(476年),朝廷任命蕭賾為晉熙王劉燮鎮西長史、江夏內史、行郢州事。

元徽五年(476年),宋順帝劉準即位,調任晉熙王劉燮為撫軍、揚州刺史,並讓蕭賾為擔任左衛將軍,輔助劉燮一起到任。同年十二月,沈攸之起兵反叛,當時朝廷的決定還沒下達,蕭賾看到中流可以待敵,便領兵佔據盆口城作戰守的準備。蕭賾的父親蕭道成聽說後大喜道:"真不愧是我的兒子!"蕭賾要求西進討敵,但沒有得到批準,于是派遣偏軍支援郢城。當時平西將軍黃回等都受蕭賾的節製調度。加任蕭賾為冠軍將軍、持節。

升明二年(478年),沈攸之的叛亂被平定,朝廷轉任蕭賾為散騎常侍,都督江州、豫州的新蔡、晉熙二郡軍事,征虜將軍,江州刺史,仍舊持節。封聞喜縣侯,食邑二千戶。同年調任侍中、領軍將軍。並賜給鼓吹樂隊一部。府中設定佐史。兼任石頭戍軍事。不久又加任持節、督京畿諸軍事。

升明三年(479年),轉任散騎常侍、尚書僕射、中軍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進封為聞喜公,仍舊持節、都督、領軍不變。配給班劍二十人。同年三月,蕭道成受封為齊公,立蕭賾為齊公世子,改加任侍中、南豫州刺史,賜給油絡車、羽葆、鼓吹,增班劍儀仗為四十人。將石頭作為世子宮,設定左右衛率以下屬官,官署、服製和東宮完全相同。後進爵齊王太子。

建元元年(479年),蕭道成受禪登基,建立南朝齊,是為齊高帝,立蕭賾為皇太子。

登基

建元四年(482年)三月初八日,齊高帝去世,蕭賾即位,是為齊武帝。下詔命征鎮、州郡長官、軍屯營部,各行喪三天,不得擅離職守;駐守都市的戍衛部隊,一律不得回來。同年三月十一日,齊武帝根據齊高帝遺詔,任命司徒褚淵為錄尚書事、書左僕射王儉為尚書令、車騎將軍張敬兒為開府儀同三司。六月初一日,齊武帝立長子蕭長懋為皇太子。

去世

永明十一年(493年)正月二十五日,太子蕭長懋去世,謚號文惠太子。四月十四日,齊武帝立蕭長懋的長子南郡王蕭昭業為皇太孫。

同年七月,齊武帝患病。七月三十日,齊武帝病危,下詔讓皇太孫蕭昭業繼承皇位,讓百官盡心輔佐,喪禮從簡,將自己選定的葬地定名為景安陵,不準出家為僧尼,不準建造塔和寺院。當天蕭賾去世,時年五十四歲,廟號世祖,謚號武皇帝。九月十八日,安葬于景安陵。

為政舉措

齊武帝下詔酌情遣返軍中的囚徒,災年時,還減免租稅。在位第四年,他下詔說: "揚、南徐二州,今年戶租三分二取見布,一分取錢。來歲以後,遠近諸州輸錢處,並減布直,匹準四百,依舊折半,以為永製。"

齊武帝時,還與北魏通好,邊境比較安定。齊高帝和齊武帝的清明統治使江南經濟也有了一定的發展,社會也暫時安定。

治國安邦

齊武帝繼位後,時有恩赦,處事果斷。永明元年三月,詔赦恩50日,對四方犯人,罪無輕重,均予大赦。次年八月,詔都下2縣,對野外的屍體要隨宜掩埋,對無親人的死者給予埋葬。並常到宣武堂去講武。大將陳天福所率部隊軍紀不嚴,掠劫百姓,蕭賾即命將陳天福斬于街市。永明八年,荊州刺史巴東王蕭子響依仗自己是皇子,違犯朝製,私製龍袍,自選朝中衛士60人,欲與北朝交換軍馬,又處死欽差8人,蕭賾即派丹陽尹蕭順之(梁武帝之父)領水軍征討,在船上召見蕭子響,並縊殺之。 據《南齊書·武帝紀》載:蕭賾"剛毅有斷,為治總大體,以富國為先,頗不喜遊宴、雕綺之事,言常恨之,未能頓遣。"臨崩,又詔:"凡諸遊費,宜從休息。自今遠近薦獻,務存節儉,不得出界營求,相高奢麗。金粟繒纊,弊民已多,珠玉玩好,傷工尤重,嚴加禁絕,不得有違準繩。"

檢籍之亂

當初,齊高帝命令門下省黃門郎虞玩之等人重新校訂戶籍。齊武帝即位後,又另行設立校籍官,設定令史,限定令史每天每人都要查出幾件奸偽案件。這樣連續幾年都沒有停止,老百姓為此愁苦不安,怨聲載道。外監、會稽人呂文度就此啓奏齊武帝,齊武帝下令凡是復原戶籍的,都要發配遠方戍守邊疆,百姓大都畏罪逃亡。永明三年(485年)冬,富陽百姓唐寓之(《資治通鑒》作唐宇之)趁機蠱惑人們起來叛亂,攻陷了富陽。三吳一帶被復原戶籍的人紛紛投奔富陽,人數多達三萬。

永明四年(486年)正月,唐寓之攻陷錢唐,吳郡各縣縣令大多棄城逃走。唐寓之在錢唐稱帝,封立太子,設定文武百官。接著,又派他的大將高道度等人攻陷東陽,殺東陽太守蕭崇之。唐寓之又派大將孫泓進犯山陰,孫泓率軍走到浦陽江時,浹口戍主湯休武擊敗了孫泓。齊武帝派幾千名禁軍,幾百匹戰馬,往東進攻唐寓之。禁軍抵達錢唐,唐寓之手下都是一群烏合之眾,對騎兵都十分懼怕,雙方剛一交戰,唐寓之全軍崩潰,禁軍抓獲了唐寓之,將其斬首,進而平定叛亂各郡縣。事後,參與暴亂的不少民丁,被罰修白下城(時為南琅邪郡治所,故址在今南京金川門外),或發配到淮河一帶作戍卒十年。

此暴亂雖很快平定,庶族地主反檢籍的鬥爭並沒有停止。永明八年(490年),齊武帝被迫停止檢籍,並宣布"卻籍"無效,對"卻籍"而被發配戍邊的人民準許返歸故鄉,恢復以前戶籍所註的原狀。許多庶族地主和商人因而取得士族所具免賦役的特權。

討蕭子響

蕭子響,是齊武帝第四子,封巴東郡王。永明七年(489年),蕭子響被任命為荊州刺史。他就任荊州刺史後,多次在自己的內宅設宴,用牛肉、美酒犒勞侍從。同時,蕭子響又私下製作了錦綉長袍、紅色短襖,打算將這些東西送給那裏的蠻族,換取武器。長史劉寅、司馬席恭穆二人聯名暗中把這件事報告齊武帝。齊武帝下詔要求深入調查。蕭子響聽說官差到來但沒看見齊武帝的詔令,于是,他就把劉寅、席恭穆和諮議參軍江愈、殷曇粲、中兵參軍周彥、典簽吳修之、王賢宗、魏景淵召集在一起,盤問他們,劉寅等人仍保守秘密,不回答。吳修之說:"既然皇上已經下了詔令,就應該設法搪塞過去。"魏景淵說:"我們應該先做調查。"蕭子響勃然大怒,就把劉寅等一行八人抓起來,在後堂將他們殺了,並將這一情況全都報告給了齊武帝。齊武帝本來打算赦免,但聽說他們全都被殺死了,大怒。

同年,齊武帝任命隨王蕭子隆為荊州刺史。齊武帝打算派淮南太守戴僧靜率兵討伐蕭子響。戴僧靜當面報告說:"巴東王年齡小,而長史劉寅等人逼得太急,所以,一時生氣,而沒有想到後果。天子的兒子由于過失誤殺他人,有什麽大罪!陛下忽然派大軍西上,使人們感到恐慌,就什麽事都幹得出來。因此,我不敢接受聖旨。"武帝沒有說什麽,但心裏很贊賞戴僧靜的話。于是,派衛尉胡諧之、遊擊將軍尹略和中書舍人茹法亮率領幾百名武裝侍衛前往江陵,搜捕蕭子響左右那些小人。並且下詔說:"蕭子響如果放下武器,主動回到建康請罪,還可以保全他的性命。"任命平南內史張欣泰做胡諧之的副手。張欣泰對胡諧之說:"這次出行,勝利了沒有什麽名,而失敗了卻要成為奇恥大辱了。蕭子響聚集的是一幫凶狠狡詐的人,他們之所以聽從他的指揮,是因為有的人是貪圖賞賜,有的人是害怕他的聲威,因此,他們還不會自行潰敗。如果我們在夏口駐扎軍隊,向他們講明利害、福禍關系,就可以用不著動武而能抓獲罪人。"胡諧之沒有接受張欣泰的建議。張欣泰是張興世的兒子。 胡諧之等率領大軍抵達江津後,在燕尾洲興築了城壘。蕭子響也穿上便服登上城樓,多次派使者到胡諧之這裏陳述說:"天底下哪有兒子反叛父親的呢?我不是想抗拒朝廷,隻不過是做事粗心魯莽。現在,我就乘一隻船回到朝廷,接受殺人罪的處罰,你們何必興築城壘,派大軍來抓我呢?"尹略一個人回答使者說:"誰跟你這種叛父的逆子講話!"蕭子響隻是哭泣流淚。

于是,他殺牛備酒,要犒賞朝廷派來的大軍,尹略卻把這些酒菜揚到了江裏。蕭子響又喊茹法亮,茹法亮疑慮畏懼也不肯前去。最後,蕭子響又請求會見傳達武帝詔令的官差,茹法亮也不肯派官差前去,反而將蕭子響派來的使者關押起來。蕭子響大怒,將他平時所訓練出來的勇士和州衙、自己府上的二千多名士卒組織起來,從靈溪渡河向西進發。蕭子響親自率領一百多人,攜帶萬鈞弩箭,在長江江堤上駐防。第二天,他的軍隊和朝廷派來的大軍展開激戰,蕭子響在江堤上用弩射擊,結果,朝廷軍大敗,尹略戰死,胡諧之等人跳上一隻小艇逃走。武帝又派丹楊尹蕭順之率軍繼續討伐。蕭子響當天就率領平民侍從三十人,乘坐小船,順江而下,直赴建康。太子蕭長懋平時就忌恨蕭子響,當蕭順之從建康出發時,蕭長懋就秘密告訴他,讓他早點兒把蕭子響置于死地,不要讓他活著回到建康。蕭子響途中遇上蕭順之,打算自己申訴明白,但蕭順之沒有答應,就在演習堂裏用繩子把蕭子響勒死了。蕭子響臨死前,給武帝寫了一封信,報告說:"臣的罪過已超過了山河湖海,理應甘心接受懲罰。可是,您下詔派胡諧之等人前來,竟然沒有宣讀聖旨,就樹起大旗進入要塞地區,在與我的城池相對的南岸,興築城池防守。臣幾次派人送信呼喚茹法亮,乞求穿便服見他一面,但茹法亮卻始終不肯見我。手下一群小人又恐懼害怕,于是導致了雙方的激戰,這些都是臣的罪過。臣 本月二十五日, 放下武器,孤身一人投奔朝廷軍隊,希望能回到京城,在家裏呆一個月,然後,臣自己自殺,這樣也可以不讓人譏刺齊國這一代誅殺皇子,我也得以免去忤逆父親的惡名。可是,還是沒能遂心如願,今天我馬上就要結束生命。臨死前寫信給你,哭泣哽咽,為之話塞,不知再說些什麽了!"有關部門奏請要斷絕蕭子響與皇族的關系,削除他的爵位和封地,改姓氏為"蛸",其他被牽連進去的,另行定罪。很久以後,武帝在華林園遊賞,看見一隻猿猴跌跌撞撞,不住地悲號哀鳴,就詢問左右侍從這是怎麽回事,侍從說:"它的孩子前天從懸崖上摔下去死了。"武帝一下子就想起了蕭子響,忍不住嗚咽起來,淚流滿面。茹法亮受到武帝的嚴厲責備,蕭順之內心慚愧恐懼,也由此而發病,不久去世。豫章王蕭嶷上書,請求收殮安葬蕭子響的屍體,武帝沒有批準,並追貶蕭子響為魚復侯。蕭子響引起這場戰亂後,各方鎮都紛紛指控譴責蕭子響的叛逆行為,兗州刺史垣榮祖說:"不應該說這樣的話,倒應該說:劉寅等人辜負了皇帝對他的恩典,以致逼迫巴東王,使他走上了這條路"。武帝仔細想想,認為垣榮祖有真知灼見。台軍焚燒江陵府舍,官曹文書,一時蕩盡。朝廷軍隊放火焚燒江陵府建築,官府的文書檔案剎時全都被燒掉。武帝因為大司馬記室南陽人樂藹多次任荊州幕僚,所以就特別召見他,向他打聽荊州的事,樂藹回答詳盡,反應敏捷,武帝大為高興,任命他為荊州治中,下令讓他負責修繕荊州州府。樂藹修繕了幾百棟州府官舍,很快全都修完了,而且也沒役使一個老百姓,所以,荊州府十分稱贊他。

個人作品

《估客樂》

昔經樊鄧役。阻潮梅根渚。

感憶追往事。意滿辭不敘。

古今樂錄曰:估客樂者。齊武帝之所製也。帝布衣時嘗遊樊鄧。登阼以後。追憶往事而作歌。使樂府令劉瑤管弦被之教習。卒遂無成。有人啓釋寶月善解音律。帝使奏之。旬日之中。便就諧合。敕歌者常重為感憶之聲。猶行於世。寶月又上兩曲。帝數乘龍舟。遊五城江中放觀。以紅越布為帆。綠絲為帆。糹率石為篙足。篙榜者悉者鬱林布。作淡黃。列開。使江中衣出。五城殿猶在。齊舞十六人。梁八人。《唐書》樂志曰:梁改其名為商旅行。

歷史評價

蕭道成:"此真我子也!"

蕭子顯《南齊書》:①"世祖南面嗣業,功參寶命,雖為繼體,事實艱難。御袞垂旒,深存政典,文武授任,不革舊章。明罰厚恩,皆由上出,義兼長遠,莫不肅然。外表無塵,內朝多豫,機事平理,職貢有恆,府藏內充,民鮮勞役。宮室苑囿,未足以傷財,安樂延年,眾庶所同幸。若夫割愛懷抱,同彼甸人,太祖群昭,位後諸穆。昔漢武留情晚悟,追恨戾園,魏文侯克中山,不以封弟,英賢心跡,臣所未詳也。";②"武帝丕顯,徽號止戈。韶嶺歇祲,彭派澄波。威承景歷,肅御金科。北懷戎款,南獻夷歌。市朝晏逸,中外寧和。"

李延壽《南史》:①"武帝雲雷伊始,功參佐命,雖為繼體,事實艱難。御袞垂旒,深存政典,文武授任,不革舊章,明罰厚恩,皆由己出。外表無塵,內朝多豫,機事平理,職貢有恆。府藏內充,人鮮勞役。宮室苑圃,未足以傷財,安樂延年,眾庶所同幸,亦有齊之良主也。";②"上剛毅有斷,政總大體,以富國為先。頗喜遊宴、雕綺之事,言常恨之,未能頓遣。臨崩,又詔:"凡諸遊費,宜從休息。自今遠近薦獻,務存節儉,不得出界營求,相高奢麗。金粟繒纊,敝人已甚;珠玉玩好,傷俗尤重,嚴加禁絕。"

史書記載

《南齊書·卷三·本紀第三》

《南史·卷四·齊本紀上第四》

家庭成員

父母

父親:齊高帝蕭道成

母親:昭皇後劉智容。

兄弟姐妹

二弟:豫章文獻王蕭嶷,蕭賾同母弟。

三弟:臨川獻王蕭映

四弟:長沙威王蕭晃

五弟:武陵昭王蕭曄。

六弟:安成恭王蕭暠

七弟:鄱陽王蕭鏘

八弟:桂陽王蕭鑠

九弟:早亡。

十弟:始興簡王蕭鑒

十一弟:衡陽王蕭鈞。

十二弟:江夏王蕭鋒。

十三弟:早亡。

十四弟:早亡。

十五弟:南平王蕭銳。

十六弟:宜都王蕭鏗

十七弟:早亡。

十八弟:晉熙王蕭銶。

十九弟:河東王蕭鉉

義興憲公主,嫁沈文和。

淮南長公主,嫁王暕。

吳郡宣公主,嫁王彬。

後妃

穆皇後裴惠昭

張淑妃

阮淑媛

周淑儀

王淑儀

江淑儀

樂容華

傅充華

何充華

謝昭儀

庾昭容

荀昭華

顏婕妤

蔡婕妤

宮人謝氏

子女

長子:文惠太子蕭長懋,母穆皇後裴惠昭

次子:竟陵文宣王蕭子良,母穆皇後裴惠昭。

三子:廬陵王蕭子卿,母張淑妃。

四子:魚復侯蕭子響,母張淑妃。

五子:安陸王蕭子敬,母周淑儀。

六子:早亡。

七子:晉安王蕭子懋,母阮淑媛。

八子:隨郡王蕭子隆,母王淑儀。

九子:建安王蕭子真,母周淑儀。

十子:西陽王蕭子明,母蔡婕妤

十一子:南海王蕭子罕,母樂容華。

十二子:早亡。

十三子:巴陵王蕭子倫,母傅充華。

十四子:邵陵王蕭子貞,母謝昭儀。

十五子:早亡。

十六子:臨賀王蕭子岳,母江淑儀。

十七子:西陽王蕭子文,母庾昭容。

十八子:衡陽王蕭子峻,母阮淑媛。

十九子:南康王蕭子琳,母荀昭華。

二十子:永陽王蕭子珉,母顏婕妤。

二十一子:湘東王蕭子建,母宮人謝氏。

二十二子:早亡。

二十三子:南郡王蕭子夏,母何充華。

長女:吳縣公主,嫁王觀。

次女:長城公主,嫁何敬容。

三女:武康公主,嫁徐演。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