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詧

蕭詧

蕭詧(519年―562年),一作蕭察,字理孫,梁武帝蕭衍之孫,昭明太子蕭統第三子,南北朝時期西梁(後梁)皇帝,西梁政權建立者,555年―562年在位。

蕭詧初封曲江縣公,後改封岳陽郡王,歷任寧蠻校尉、雍州刺史等職。太清三年(549年),其兄湘州刺史、河東王蕭譽為荊州刺史、湘東王蕭繹所攻,蕭詧于是率眾伐江陵(今屬湖北),兵敗逃歸,于是向西魏稱藩。

承聖三年(554),西魏攻打並平定江陵。次年,西魏立蕭詧為梁主,年號大定。僅轄江陵一州之地,上疏稱臣,奉西魏正朔,是為西梁。大定四年(558年),蕭詧派遣王操掠取湘州長沙、武陵、南平等郡。大定八年(562年),蕭詧去世,謚號宣皇帝,廟號中宗,葬于平陵。

  • 中文名稱
    蕭詧
  • 外文名稱
    蕭察
  • 國籍
    中國(南梁→西梁)
  • 民族
    漢族
  • 出生日期
    519年
  • 逝世日期
    562年
  • 職業
    皇帝
  • 主要成就
    建立西梁
  • 代表作品
    《愍時賦》
  • 在位
    555年--562年
  • 謚號
    宣皇帝
  • 廟號
    中宗
  • 年號
    大定
  • 陵墓
    平陵

人物生平

蓄財交客

蕭詧自幼喜歡學習,善于寫文章,尤其擅長于佛教經義。梁武帝對他特別稱贊賞識。梁普通六年(525年),封曲江縣公。中大通三年(531年),晉封岳陽郡王。先後擔任宣惠將軍、知石頭戍事、琅琊及彭城二郡太守、東揚州刺史。

同年(531年),蕭統去世,梁武帝舍棄蕭詧兄弟,而立第三子蕭綱(梁簡文帝)為太子,心中常感抱愧,就寵愛蕭統的兒子們,由于會稽人物薈萃,物產豐富,為一方都會,所以用此任以撫慰蕭詧之心。蕭詧因為自己的兄弟不能立為繼承人,心中常懷不平之氣。又因為梁武帝衰老,朝政多有弊端,呈敗亡之象,就積蓄錢財,交結賓客,招募遊俠,不惜降低身份來屈就他們。那些勇敢的人多來歸降,身邊多達數千人,都給豐厚的待遇。

施恩下教

中大同元年(546年),任持節,都督雍、梁、東益、南秦、北秦五州及郢州之竟陵、司州之隨郡諸軍事,授西中郎將,兼任寧蠻校尉、雍州刺史。蕭詧認為襄陽情勢險要,又是梁武帝開創基業的地方,太平時足以當作根本之地,動亂時可以圖謀霸業,于是克製自己,勉勵節操,在百姓中廣施恩惠,努力完善刑罰政務,志在安撫百姓,休養生息。

于是下教說:"往昔善為政者,不隻是師法所見。聽從眾賢之言,所聞知自然會遠;借鏡外物,察知必然會明。是以塵參體恤民眾,訪言于高隱之人;區遼行政,每每向掾史求取成法;王沉爰加厚賞;呂虔功有所由。所以能夠在當年顯示其美政,可以流芳于後代。我知識能力有限,來管理這一盛藩。常常憂慮不能給民眾德惠,政道或者紊亂。半夜未睡,對案忘記飢渴,思納良謀,以便匡定未做到的事。雍州部內有于民不便的事,行政上的失利,有貪殘的官吏,貪生怕死的將領,關市亂征稅收,豪強猾民多所包藏,全都秘密報上來,加以更正整治。如果刺史治道之要,不合于張弛之術。行政嚴酷不講情理,所用的是無用之才,或者愛狎邪佞,或者將忠貞者斥廢,都可啓告,以提醒所未醒悟的事。鹽梅舟楫,允屬良規,苦口惡石,想勿餘隱。以此廣示鄉間大眾,知道我的誠心誠意。"于是其境內治理得很好。

助兄抗叔

太清二年(548年),梁武帝任命蕭詧之兄河東王蕭譽湘州刺史,調湘州刺史張纘到雍州刺史,取代蕭詧。張纘仗恃才能名望,傲慢自負,看不起年輕的蕭譽,州府迎接時禮數不到。蕭譽十分惱恨。到任所後,就借口有病不與張纘見面。後來聽說侯景作亂,蕭譽對張纘多有欺凌威逼。張纘害怕被捉,連夜坐小船逃跑,想到雍州去,又擔心蕭詧拒絕入境。當時梁武帝第七子蕭繹(梁元帝)鎮守江陵,與張纘舊有交情,張纘想借蕭繹之手將蕭詧兄弟置于死地。恰巧蕭繹與蕭譽、信州刺史桂陽王蕭慥各自率軍,支援金陵。蕭慥從三峽而下,抵達長江渡口,蕭譽駐軍江口,蕭繹到達郢州的武城。這時侯景已經請求講和,蕭繹詔令援軍返回。蕭譽打算從江口返回湘州任所。蕭慥想等候蕭繹到達,拜謁督府,然後再返回信州。當時張纘在江陵,就寫信給蕭繹說:"河東王的軍隊已經上船,順流而下,準備襲擊江陵。岳陽王在雍州,共謀反叛。"江陵遊軍主朱榮又派使者報告說:"桂陽王住在這裏,打算回響蕭譽、蕭詧。"蕭繹信以為真,連忙將米船鑿沉,斬斷纜繩返回。到了江陵,捉住蕭慥並把他殺死。命令他的兒子蕭方等王僧辯等人先後進攻湘州。蕭譽向蕭詧告急,蕭詧大怒。

當初,蕭繹打算援助建業,命令所轄諸州,全都發兵共赴國難。蕭詧派府司馬劉方貴領兵為前軍,從漢口出發。快要出發時,蕭繹又派咨議參軍劉谷告訴蕭詧,要他親自帶兵。蕭詧言詞很不恭順,蕭繹又怒。而且劉方貴早與蕭詧不和,暗中與蕭繹聯絡,約定日期,襲擊蕭詧。尚未發兵,恰巧蕭詧因為別的事召見劉方貴,劉方貴懷疑計謀敗露,就佔據樊城,抗拒命令。蕭詧派魏益德杜岸等各軍進攻。劉方貴窘迫慌急,派兒子劉遷超向江陵請求援軍。蕭繹于是用豐厚的財物派遣張纘,表面上是前去赴任,而暗中支援劉方貴。張纘停軍在大堤時,樊城已被攻陷。蕭詧捉住了劉方貴兄弟及其黨羽,將他們全部殺掉。

張纘乘機到達雍州。蕭詧故意拖延,不接受替代,讓張纘住在西城,以禮相待。一切軍事政務,仍然由蕭詧主管。蕭詧認為自己兄弟被陷害,禍源起于張纘,準備暗中算計他。張纘害怕,請求蕭繹把自己召回。蕭繹于是向蕭詧征調張纘,蕭詧留住張纘不放。杜岸兄弟欺騙張纘道:"百姓看岳陽王殿下,其權勢不容人仰視。不如暫且往西山去,避開禍患。大人既得人心,遠近之人必定前來投奔,憑此舉起義旗,事情沒有不成功的。"張纘認為很有道理,就與杜岸等人結盟發誓。張纘又邀請雍州人席引等在西山聚集部眾。張纘穿著女人衣服,坐著用黑布圍起來的車子,與親信十餘人出逃。席引等人與杜岸馳馬報告蕭詧。蕭詧命令中兵參軍尹正會同杜岸等人領兵追趕,把張纘一行全部捉住。張纘害怕被殺,請求出家為僧。

當時,由于蕭譽危急,蕭詧留下咨議參軍蔡大寶防守襄陽,自己率領二萬軍隊、一千匹馬討伐江陵,以救蕭譽。此時江陵外城已樹立柵欄,隻有北面空著。蕭詧乘機進攻。蕭繹十分害怕,就派參軍庾奐對蕭詧說:"蕭正德肆意作亂,天下分崩離析。你還想學他的樣子,究竟想幹什麽?我承蒙先宮垂愛,以你兄弟相托。如今侄子反來攻伐叔父,天理何在?"蕭詧回答道:"家兄無罪,而多次被圍攻。手足之情,難道能夠袖手旁觀?七叔父假若顧念先父恩情,怎麽能做出這樣的事呢?如果退兵到湘水,我就撤回襄陽。"

蕭詧攻不破柵欄,隻好退兵築城。又盡出精銳發動攻勢。突然天降大雨,平地水深四尺,蕭詧軍營泡在水中,部眾多生離散之心。部將杜岸及其弟杜幼安、兄長之子杜龕,擔心蕭詧失勢,率領部下投降江陵。蕭詧部眾大驚,連夜逃回襄陽,器械物資,大多在湕水淹沒。當初,蕭詧把張纘囚禁在軍中,這時,先殺了張纘,然後才撤軍。

杜岸投降後,請求率五百名騎兵偷襲襄陽。離城三十裏時,被城中守軍發覺。蔡大寶輔佐蕭詧之母保林龔氏,登上城牆,關閉城門拒守。恰巧蕭詧夜間逃回,龔氏不知道兒子失敗,誤認為是賊軍,到天明見是蕭詧,才放其入城。由于蕭詧已歸,杜岸等人就投奔其兄杜山獻,逃到廣平。蕭詧派將領尹正、薛暉等人攻克廣平,捉住杜山獻、杜岸,連帶他們的母親、妻子、兒女,在襄陽北門全部殺掉。又將杜氏宗族中較親近者全部處死,其年幼者及遠親關入蠶室。挖掘杜氏墳墓,燒骨揚灰。

稱藩西魏

蕭詧已與江陵結下怨仇,擔心不能自保。西魏大統十五年(549年),蕭詧派遣使者向西魏自稱藩國,請求歸附。西魏丞相宇文泰命令丞相府東閣祭酒榮權擔任使者。蕭詧十分高興。同年,蕭繹命令柳仲禮率軍進取襄陽。蕭詧害怕,就把妻子王氏及長子蕭灊到西魏當人質,請求救兵。宇文泰又命令榮權出使,派遣開府楊忠率軍支援。大統十六年(550年),楊忠活捉柳仲禮,平定漢水以東,蕭詧才得安寧。當時西魏朝廷想命令蕭詧發喪繼位,蕭詧以沒有玉璽、遺詔為理由推辭。榮權當時在蕭詧住所,就急馳而歸,詳細報告了蕭詧的情況。宇文泰于是命令散騎常侍鄭孝穆和榮權持旌節、策書,封蕭詧為梁王。蕭詧在襄陽設定百官,秉承皇帝旨意,拜官授爵。大統十七年(551年),蕭詧留蔡大寶據守,從襄陽前來朝見。宇文泰對他說:"王來這裏,同榮權很有關系,王準備見他嗎?"蕭詧答道:"十分榮幸。"宇文泰于是召來榮權與蕭詧相見。宇文泰對蕭詧說:"榮權是個好人,我與他共事,不曾見過他失信。"蕭詧說:"榮常侍溝通二國,言語中從不為個人打算,所以我今天得以誠心歸附魏國。"

江陵稱帝

西魏恭帝元年(554年),宇文泰命令柱國于謹討伐江陵,蕭詧出兵會合。攻陷江陵後,宇文泰立蕭詧為梁主,住在江陵東城,讓他管轄江陵一州之地。他原在襄陽統轄的地盤,全部歸于西魏。蕭詧于是在江陵稱帝,年號大定,史稱西梁或後梁。追尊其父蕭統為昭明皇帝,廟號高宗,蕭統之妃蔡氏為昭德皇後。又尊其生母龔氏為皇太後,立妻子王氏為皇後,兒子蕭巋為皇太子。蕭詧的慶典、賞罰、刑律、威儀,以及官方製度,都與帝王相同。隻是上疏則稱臣,奉朝廷年號。至于對下屬的封爵任命,也依照梁氏舊製。其軍製品級,則又兼用柱國等官。又追贈叔父邵陵王蕭綸為太宰,謚號壯武。追贈兄長蕭譽為丞相,謚號武桓。宇文泰于是設定江陵防主一職,帶兵住在西城,稱為"助防"。表面上協助蕭詧防御,實際上也連帶防備蕭詧。

當初,江陵政權被消滅以後,梁元帝蕭繹的將領王琳據守湘州,志在恢復帝業。蕭詧稱帝後,王琳派將領潘純陀、侯方兒來犯。蕭詧出兵抵抗,潘純陀等退回夏口。大定四年(558年),蕭詧派大將軍王操率軍攻佔王琳轄下的長沙、武陵、南平等郡。次年,王琳又派將領雷又柔偷襲攻陷監利郡,太守蔡大有戰死。不久,王琳與陳朝人相持不下,向蕭詧稱藩,乞求援軍。蕭詧答應了王琳的要求。援軍尚未出發,王琳已經戰敗,依附于北齊。這一年,其太子蕭巋來北周(此時北周已經取代西魏)京師朝見。大定六年(560年)夏天,發生地震,前殿崩塌,壓死二百餘人。

部將勸告

當初,平定江陵時,蕭詧部將尹德毅勸告蕭詧道:"微臣聽說,君王的行為與一般的人不同。一般的人,掩飾細節微行,在小處競相顯示廉潔,用來博取名譽。而君王則是平定天下,安寧國家,以成就大業。如今西魏人貪婪,不顧撫慰百姓、討伐有罪的名義,必定要逞其殘忍,多有殺傷,俘虜士人百姓,以報戰功。然而這些人的親戚家屬,都在長江以東,顧念他們充作豺狼之食,被拘禁在他國,痛心疾首,何日能忘?殿下正要安定天下,繼承大業。芸芸眾生,不可能使家家周知。他們受難到這種地步,都認為是殿下所為。殿下殺掉人家的父兄,使他們的子弟成為孤兒,人人都與殿下為仇,誰與你一同建立基業呢?然而西魏的精銳軍隊,全部集中在這裏。慰勞軍隊的禮節,並非沒有用計的先例。如果殿下為此設下宴會,趁機邀請于謹等人赴宴。他們沒有防備,當相繼而來,可預先埋伏武士,趁機殺掉他們。再分頭命令果決勇敢的人,奇襲魏軍營壘,斬殺那些醜類,讓他們一個也不能活下來。對江陵百姓,則慰問他們,使他們安定,文武百官,隨即任命。百姓既然承蒙殿下救命的大恩,誰不對您的聖明竭誠擁戴呢?魏人心懼,未必敢于前來送死。像王僧辯那樣的人,送封信就可以招攬。然後著朝服而渡長江,登基稱帝,繼承之業,這是極其難得的機會。片刻之間,大功可成。古人說:'上天給予的東西,如果不接受,反而會受到懲罰;時機到了而不採取行動,反而會遭受禍殃。'希望殿下高瞻遠矚,不要像一般人那樣行事。"蕭詧不聽從,對尹德毅說:"您的這條計策,並不是不好。可是魏人待我十分寬厚,我不能違背道德。如果倉促之間依計而行,就會像鄧祁侯說的那樣,我家將沒有後代了。"

憂憤而死

不久,江陵全城老幼,都被北周俘虜,驅入函谷關,又失去了襄陽的地盤。蕭詧才追悔道:"悔恨不聽尹德毅的話,以致到了這種地步。"又見屋宇殘破,戰亂不息,為自己威望不振、謀略無從實施而感到羞恥,心中常懷憂憤。于是作《愍時賦》而抒發胸懷。

蕭詧領土狹小,心中常鬱鬱不樂。每次讀到"老驥伏櫪,志在千裏。烈士暮年,壯心不已",都要揚眉舉目,握腕激奮,久久嘆息不止。大定八年(562年)二月,蕭詧竟以憂憤而背部發疽致死,時年四十四歲。同年八月,群臣將他安葬在平陵,謚號宣皇帝,廟號中宗。

為政舉措

蕭詧在做藩王和皇帝時,都以蔡大寶為股肱,王操為心腹,魏益德、尹正、產腫、薛暉、許孝敬、薛宣為爪牙,甄玄成、劉盈、岑善方傅準、褚珪、蔡大業典掌各種事務。張綰以舊臣而處于顯要的位置上,沈重因為儒學得到很大的禮敬。其他的人多所獎拔,都能夠盡其才能。

個人作品

蕭詧十分喜好文章的內容和涵義,著有文集十五卷,佛經《華嚴》、《般若》、《法華》、《金光明》等義疏共四十六卷,都流行于世。

人物評價

總評

蕭詧自小就有大志,不拘小節。雖然性多猜忌,但知人善任,撫慰將士有恩,所以能得到部下拼命效力。不喜飲酒,安心于儉省樸素,侍奉母親,以孝順聞名。又不喜歡音樂女色,尤其厭惡看見婦人,即使相距數步,也能遠遠聞見婦人身上的臭味。凡是他御幸婦人時所穿的衣服,決不再穿。又討厭看見人的頭發,凡言事者必須見機行事遮蔽一下。他在東揚州時十分放縱,審閱文簿時,喜歡寫下戲弄的話,因而被世人譏評。

歷代評價

令狐德棻周書》:①"梁主任術好謀,知賢養士,蓋有英雄之志,霸王之略焉。及淮海版蕩,骨肉猜貳,擁眾自固,稱藩內款,終能據有全楚,中興頹運。雖土宇殊于舊邦,而位號同于曩日。貽厥自遠,享國數世,可不謂賢哉。";②"幼而好學,善屬文,尤長佛義。"

史籍記載

《周書·卷四十八·列傳第四十》

北史·卷九十三·列傳第八十一》

隋書·卷七十九·列傳第四十四》

家族成員

祖父母

祖父:梁武帝蕭衍

祖母:貴嬪丁令光

父母

父親:昭明皇帝(昭明太子)蕭統

嫡母:昭德皇後蔡氏。

生母:元太後龔氏。

兄弟

大哥:豫章郡王蕭歡

二哥:河東郡王蕭譽

四弟:武昌郡王蕭颭。

五弟:義陽郡王蕭譼(蕭鑒)。

妻子

宣靜皇後王氏,生蕭嶚。

孝皇太妃曹氏,生蕭巋。

子女

長子:孝惠太子蕭嶚(誤作蕭灊)。

三子:孝明帝蕭巋。

五子:安平王蕭岩

六子:東平王蕭岌

八子:河間王蕭岑

宣成公主蕭氏,嫁蔡大寶次子蔡延壽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