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衍

蕭衍

梁武帝蕭衍(464年-549年),字叔達,小字練兒,生于建康(今南京),籍貫南蘭陵郡武進縣東城裏(今江蘇省丹陽市訪仙鎮),南北朝時期梁朝政權的建立者。

蕭衍是蘭陵蕭氏的世家子弟,為漢朝相國蕭何的二十五世孫。 父親蕭順之是齊高帝的族弟,封臨湘縣侯,官至丹陽尹,母張尚柔。他原來是南齊的官員,南齊中興二年(502年),齊和帝被迫"禪位"于蕭衍,南梁建立。蕭衍在位時間達四十八年,在南朝的皇帝中列第一位。前期任用陶弘景,在位頗有政績,在位晚年爆發"侯景之亂",都城陷落,被侯景囚禁,死于台城,享年八十六歲,葬于修陵,謚號武皇帝,廟號高祖。

  • 本名
    蕭衍
  • 字型大小
    字叔達,小字練兒
  • 所處時代
    南北朝時期
  • 民族族群
    漢族
  • 出生地
    秣陵縣同夏裏三橋宅
  • 出生日期
    464年(甲辰年)
  • 逝世日期
    549年
  • 主要作品
    《涅萃》、《凈名》、《大品》
  • 主要成就
    建立大梁,天監之治
  • 廟號
    高祖
  • 謚號
    武皇帝
  • 陵墓
    修陵
  • 在位
    502—549年

人物生平

少年英才

蕭衍于宋孝武帝大明八年(464年)甲辰歲生于秣陵縣同夏裏三橋宅。從血緣上看,蕭衍和南齊皇室關系很密切,他的父親蕭順之是齊高帝的族弟,曾經做過侍中、衛尉等高官。他們都是東晉淮陰縣令蕭整的後代。蕭衍後來之所以能建立功勛,並最終建立梁朝,他的家族背景起了很大作用。

蕭衍蕭衍

蕭衍小時候就很聰明,而且喜歡讀書,是個博學多才的少年,尤其在文學方面很有天賦。當時他和另外七個人一起遊于竟陵王蕭子良門下,被稱為“竟陵八友”,其中包括歷史上有名的沈約謝朓範雲等。沈約是知名文學家、史學家,著有《宋書》、《齊紀》等書,而謝朓則是這時期有名的詩人。不過,這八個人當中,蕭衍的膽識卻是其他七個人無法相比的。在隋煬帝正式創立科舉製度之前,中國的官吏基本上是世襲加推薦兩種形式,所以,家族的背景尤其重要。而且在三國、兩晉、南北朝時期,更註重門第觀念,不是名家大族的人,如果想做官是非常難的。蕭衍因為有先天的家族背景,所以剛做官時就是在衛將軍王儉手下。

果然,王儉見蕭衍很有才華,言談舉止也很出眾,于是就提拔他做了戶曹屬官。因為他辦事果斷機敏,和同事以及上司關系融洽,不久又提升為隨王的參軍。後來因為父親去世,蕭衍回家守喪三年,然後復官,升任太子庶子和給事黃門侍郎

襄助蕭鸞

永明十一年(493年),齊武帝蕭賾病重,當時大臣王融想在蕭賾去世後擁立竟陵王蕭子良,以便控製朝政。後來事情敗露,王融下獄被賜死。王融的計畫和結局,蕭衍原來就已經推算出來了,他的好友範雲由此對他異常敬佩。蕭賾去世後,皇太孫蕭昭業即位為帝。蕭昭業隻知享樂,不理政務,對大臣的勸諫也不接受。掌權的大臣蕭鸞(即後來的齊明帝)決定把他廢掉。

蕭鸞在和蕭衍等人商議時,蕭衍表示反對,他說:“廢立皇帝是大事,不能輕率從事,現在廢立難免會遭到眾王的反對。”蕭鸞則說:“現在的眾王沒什麽才能,隻有隨王蕭子隆文武兼備,而且佔據荊州。如果把他召回來,就萬事大吉了。但怎麽才能讓他回來呢?”蕭衍說:“隨王其實徒有虛名,並沒有什麽真才幹。他的屬下也沒有出色的人,隻是依賴武陵太守卞白龍和另外一人,這兩人也是無能之輩,貪圖金錢富貴,到時候隻要一封書信許諾高官厚祿,就可以把他們輕易地召回來。沒有了左膀右臂,隨王到時候也會跟著回來的。”蕭鸞對蕭衍的分析很贊同,于是照他們商議的執行。蕭鸞廢殺蕭昭業後,擁立蕭昭文即位,自己掌握朝政大權。三個月之後,蕭鸞廢蕭昭文,自立為帝。蕭鸞登基之後,沒有忘記蕭衍的謀劃之功,把他提拔為中書侍郎,後來又升為黃門侍郎。蕭衍的地位開始顯赫起來。

力退北魏

蕭鸞登基的第二年,北魏孝文帝拓跋宏率領三十萬軍隊親自進攻南齊,沿淮河向東攻打鍾離。蕭鸞先派左衛將軍崔慧景、寧朔將軍裴叔業領兵迎戰。聽到北魏軍隊分兵攻打義陽後,又派遣蕭衍和平北將軍王廣之領兵救援。

王廣之領兵進到離義陽百裏之外時,聽說北魏軍隊人強馬壯,于是畏縮不前。蕭衍則請求充當先鋒,和北魏軍隊交戰。王廣之于是派部分軍隊歸蕭衍指揮,進兵義陽。

蕭衍帶領軍隊連夜抄小路趕到了距離北魏軍隻有幾裏地的賢首山,然後命令士兵將旗幟插滿了山上山下。等到天一亮,義陽城中的齊軍看到後,以為重兵已經趕到給他們解圍來了,于是士氣大增,馬上集合軍隊出城攻擊北魏軍,同時順風放火。這邊的蕭衍也趁機夾攻北魏軍,蕭衍親自上陣,搖旗擂鼓助威,齊軍士氣高昂,個個奮勇殺敵。北魏軍在齊軍前後夾擊下,潰不成軍,隻好退卻。齊軍最終取得了這場戰役的勝利。蕭衍也因戰功而升任太子中庶子

雍州戰敗

建武四年(497年)秋,北魏軍再次南下,接連攻下了新野和南陽,前鋒直逼雍州(今湖北襄樊市)。蕭鸞趕忙派蕭衍、左軍司馬張稷、度支尚書崔慧景領兵增援雍州。

建武五年(498年)三月,蕭衍和崔慧景領兵與北魏軍作戰,在雍州西北的鄧城被北魏的幾萬鐵騎兵包圍。蕭衍知道城中糧草和槍械缺乏,就對崔慧景說:“我們遠道征戰,本來就很疲憊,需要休整,現在又遇到強敵圍困。如果軍中知道糧草缺乏的實情,肯定會發生兵變。為防萬一,我們還是趁敵人立足未穩,鼓舞士氣殺出重圍為上策。”

崔慧景雖然心中憂慮膽怯,但表面上卻假裝鎮靜:“北方軍隊都喜歡遊動作戰,他們不會夜裏攻城的,不久自然會退兵的。”沒想到魏軍越來越多,沒有退卻的跡象。原來還表現得很鎮靜的崔慧景這時露出了膽怯的原形,沒有和蕭衍商議,就私自帶著自己的部曲逃走了。其他各部見統帥溜了,也紛紛逃散。蕭衍無法控製局面,隻好邊戰邊退。過一道溝時,軍隊自相踐踏,再加上北魏軍在後邊射箭攻擊,齊軍死傷慘重。

最後,蕭衍退到了樊城,才得以站穩腳跟。這次戰敗後,蕭鸞未責怪蕭衍,而是讓他主持雍州的防務,任雍州刺史。從此蕭衍就有了一塊固定的根據地,這為他勢力的發展奠定了基礎,成為他日後爭奪齊政權的資本。

誅除東昏

蕭鸞在位隻有五年就病死了,他的兒子蕭寶卷(即東昏侯)即位。蕭寶卷治國無術,暴虐無道,即位後殺掉了很多大臣,對于一些功臣也不知道愛護,妄加殺戮。蕭衍逐漸和他對立起來。

在蕭寶卷冤殺軍功大臣、蕭衍的兄長蕭懿後,蕭衍召集部下商議廢掉蕭寶卷。眾人非常贊同,蕭衍于是大力招兵,準備和蕭寶卷決戰,很快招募到甲士千人,馬上千匹,戰船三千艘。為了增加號召力,蕭衍聯合了南康王蕭寶融一起舉兵,後來蕭寶融(即齊和帝)在江陵即位。他們共同和蕭寶卷爭奪齊的政權。最後,蕭衍領兵到達了建康城下,和守軍激戰,攻下了外城,將齊宮城團團圍住。

在國難之際,齊內部仍有奸臣進讒言,說事到如此完全是文武大臣的過錯,慫恿蕭寶卷大開殺戒。這使征虜將軍王珍國異常憤恨,暗中派心腹給蕭衍送去一個明鏡,表示心跡。王珍國和其他大臣,帶兵夜入皇宮,殺死在國難當頭還在醉生夢死、歌舞不斷的蕭寶卷。然後將他的頭顱送出,獻給蕭衍。蕭衍在攻佔首都建康後,派兵四處征討,各地的官員紛紛投降歸順。這次蕭衍擁戴蕭寶融,消滅了東昏侯,立下了赫赫戰功,他也因此升任大司馬,掌管中外軍國大事,還享有劍履上殿,入朝不趨,贊拜不名的殊榮。

代齊建梁

蕭衍雖然大權在握,也想廢蕭寶融自己做皇帝,但他並沒有急于求成,而是靜待時機。原來的好友沈約知道他的心事,于是委婉地向他提起此事,第一次時蕭衍裝糊塗,推辭過去了。第二次提起時,蕭衍猶豫片刻,說了句“讓我想想再說吧”。後來就答應了。

沈約又告知了範雲,兩人都同意擁立蕭衍做皇帝,蕭衍知道後,很高興。在他們謀劃的過程中,蕭衍竟然貪戀起原來宮中的兩個美女來,把頭等大事忘到了腦後。範雲知道後很著急,又找到蕭衍,說明利害,這才使蕭衍下決心滅掉齊,免得夜長夢多。

範雲和沈約寫信給蕭寶融的中領軍夏侯祥,要他逼迫蕭寶融禪讓帝位給蕭衍。同時,蕭衍的弟弟、荊州刺史也讓人傳播民謠“行中水,為天子”,利用人們的迷信觀念為蕭衍稱帝大造輿論。等蕭寶融的禪讓詔書送到後,蕭衍又假裝謙讓。于是,範雲帶領眾臣117人,再次上書稱臣,請求蕭衍早日登極稱帝。太史令也陳述天文符讖,證明他稱帝合乎天意,蕭衍這才裝著勉強接客群人的請求,在中興二年(502年)四月,正式在都城的南郊祭告天地,登壇接受百官跪拜朝賀,建立梁朝。

然後,蕭衍派人給蕭寶融送去生金,逼其吞金自盡。蕭寶融死後,蕭衍說他暴病而死,謚為和帝。又按照皇帝的規格舉行喪禮,將他葬在恭安陵。

顯著政績

蕭衍稱帝之後,初期的政績是非常顯著的。他吸取了齊滅亡的教訓,自己很勤于政務,而且不分春夏秋冬,總是五更天起床,批改公文奏章,在冬天把手都凍裂了。他為了廣泛地納諫,聽取眾人意見,最大限度地用好人才,下令在門前設立兩個盒子(當時叫函),一個是謗木函,一個是肺石函。如果功臣和有才之人,沒有因功受到賞賜和提拔,或者良才沒有被使用,都可以往肺石函裏投書信。如果是一般的百姓,想要給國家提什麽批評或建議,可以往謗木函裏投書。

蕭衍的節儉也是出了名的,史書上說他“一冠三年,一被二年”,他不講究吃穿,衣服可以是洗過好幾次的,吃飯也是蔬菜和豆類,而且每天隻吃一頓飯,太忙的時候,就喝點粥充飢。在這方面,蕭衍在中國古代所有皇帝中也算得上出類拔萃之輩。

蕭衍很重視對官吏的選拔任用,他要求地方的長官一定要清廉,經常親自召見他們,訓導他們遵守為國為民之道,清正廉明。為了推行他的思想,蕭衍還下詔書到全國,如果有小的縣令政績突出,可以升遷到大縣裏做縣令。大縣令有政績就提拔到郡做太守。他的政令實行起來以後,梁的統治狀況得到顯著改善。

猜疑心重

和封建社會很多的皇帝一樣,蕭衍也是猜疑心重,忌憚開國元勛。在功臣當中,應該是範雲和沈約的功勞最大,謀劃、輔佐他登上了皇帝寶座。但蕭衍並沒有重用他們。建國開始時範雲就病逝了,蕭衍也沒有重用沈約,而是讓其他的人主持朝政,反過來,蕭衍還經常斥責沈約,後來,沈約也病死了。蕭衍對功臣吝嗇,但是對于自己的皇室親屬卻是另外照顧,照顧得有些徇私護短。但他的照顧沒有給他帶來好處,反而讓他備受刺激,這是他以後當和尚的主要原因。一個是他的六弟蕭宏,一個是他的次子蕭綜

蕭宏在窩藏殺人凶手時,蕭衍也不加懲罰反而加封官職,妄加縱容。蕭宏也不知恩,更加肆無忌憚地胡作非為。最後,竟和自己的侄女,也就是蕭衍的大女兒私通,兩個人還謀劃著要篡奪蕭衍的皇位,結果派人刺殺蕭衍時,事情敗露,刺客被抓,最後處死。蕭衍的女兒知道自己罪孽深重,也沒臉再見父親,于是自盡。蕭衍沒有怪罪蕭宏。後來蕭宏得病而死。

蕭綜是蕭衍的次子,但是他的母親吳淑媛原來是東昏侯的妃子,跟了蕭衍後,僅七個月就生下了蕭綜,可能是東昏侯的兒子。蕭綜並沒有受歧視,蕭衍封他為王,還做將軍。但吳淑媛自己失寵之後,由于對蕭衍的怨恨,就把七個月生蕭綜的事告訴了蕭綜。從此,蕭綜就覺得自己是東昏侯的兒子,和蕭衍更為疏遠了。後來,梁和北魏在邊境發生沖突,蕭衍讓蕭綜領兵,督率各軍作戰。但蕭綜卻投奔了北魏,北魏很高興,授予高官厚祿。蕭綜還改名為蕭纘,並表示為東昏侯服喪服(即斬衰,一種生麻布做成的簡單衣服)三年。蕭衍聽說後,非常生氣,不但撤消了給他的封號,還把吳淑媛廢成庶人。後來,蕭衍聽說蕭綜有回來的意思,就讓吳淑媛給他送去小時候的衣服。但蕭綜卻不願意回來。不久,吳淑媛病逝,蕭衍又起了惻隱之心,又下詔恢復蕭綜的封號,給吳淑媛加了謚號為“敬”。

這兩次打擊對于蕭衍來說是很大的。建國開始的時候,蕭衍重視儒家思想,還自己親自寫《春秋答問》等書,解答大臣們的疑問,直接倡導了好的學習風氣。但老年後,特別是以上這兩樁事後,蕭衍看破紅塵,從儒家轉向了佛家,還幾次入寺廟做了和尚,當住持,講解經書。

篤信佛教

普通八年(527年)三月八日,蕭衍親自第一次前往同泰寺舍身出家,三日後返回,大赦天下,改年號大通;大通三年(529年)九月十五日,第二次至同泰寺舉行“四部無遮大會”,脫下帝袍,換上僧衣,舍身出家,九月十六日講解《涅槃經》,二十五日由群臣捐錢一億,向“三寶”禱告,請求贖回“皇帝菩薩”,二十七日蕭衍還俗;大同十二年(546年)四月十日,蕭衍第三次出家,這次群臣用兩億錢將其贖回;太清元年(547年),三月三日蕭衍又第四次出家,在同泰寺住了三十七天,四月十日朝廷出資一億錢贖回。梁武帝晚年篤信佛法,縱容邪惡,郭祖深形容:“都下佛寺五百餘所,窮極宏麗。僧尼十餘萬,資產豐沃。”

信佛之後,蕭衍不近女色,不吃葷,不僅他這樣做,還要求全國效仿:以後祭祀宗廟,不準再用豬牛羊,要用蔬菜代替。他吃素,要神靈也吃素。老人皇帝做事總是和年輕時、壯年時不一樣。這個命令下達之後,大臣議論紛紛,都反對。最後,蕭衍允許用面捏成牛羊的形狀祭祀。

蕭衍不僅幾次入寺做和尚,還精心研究佛教理論,這使得他沒有精力再理朝政,重用的人也出現了奸臣,造成朝政昏暗。老年的蕭衍也是剛愎自用,亂建佛寺,不聽勸諫,導致後期的政績下降。

侯景之亂

侯景原來是被鮮卑族同化的羯族人,和北齊奠基者高歡關系很好,在懷朔六鎮起義失敗後,侯景投靠了其他部落,後來又投奔了高歡,高歡很欣賞他,委以重任。

侯景為人居心叵測,在高歡死後,他和高歡的兒子高澄不和,高澄想奪他的兵權。侯景就于太清元年(547年)正月據河南13州投降了西魏,但西魏宇文泰對他有戒心,于是侯景又請求蕭衍接受他歸順。蕭衍很高興,封河南王,封大將軍,派軍隊接應。朝中有的大臣知道侯景為人,一句話成了讖語:“亂事就要來了。”

後來,歸順的侯景以誅殺朝中弄權的朱異為借口,發動叛亂,最後,圍困都城,本來侯景已經元氣大傷,但守城的將領也沒了鬥志,開城把侯景放了進來。侯景帶著五百甲士去見蕭衍,發生了很有趣的一段對話:

蕭衍見侯景來,不慌不忙地問道:“你是哪裏的人,竟敢作亂,你的妻子、兒女還在北方嗎?”侯景這時害怕得汗流滿面,竟不知道怎麽回答。旁邊的部下替他說:“臣景的妻子和兒女都被高氏殺了,現在隻有一人歸順陛下。”蕭衍問道:“你過江時有多少兵馬?”侯景答道:“千人。”蕭衍問:“攻城時多少?”“十萬。”“現在呢?”“率土之內,莫非己有。”最後,蕭衍安慰他說:“你有忠心于朝廷,應該管束好部下,不要騷擾百姓。”侯景答應了。

見過蕭衍後,侯景對身邊的親信王僧貴說:“我多年征戰疆場,從沒有膽怯過。這次見蕭衍竟然有點害怕他,莫非真是天子威嚴不容侵犯嗎?”其實,侯景一是作亂心虛,二是蕭衍本來也是戰場勇將,侯景肯定早就有敬畏之心,加上當時迷信思想嚴重,認為天子都是神靈下凡。還有蕭衍信佛後,看清權勢,他的鎮靜無疑更讓侯景心虛。

台城身亡

太清三年(549年)五月,蕭衍餓死于台城皇宮凈居殿,享年八十六歲。同年十一月,葬于修陵(今江蘇丹陽市陵口)。謚號武帝,廟號高祖。

主要成就

經史著作

在學術上,蕭衍以經學、史學的研究為卓著。在經學方面,他曾撰有《周易講疏》《春秋答問》《孔子正言》等二百餘卷,可惜大都沒有流傳下來。天監十一年(512年),又製成吉、凶、軍、賓、嘉五禮,共一千餘卷,八千零十九條,頒布施行;在史學方面,他不滿《漢書》等斷代史的寫法,認為那是割斷了歷史,因而主持編撰了六百卷的《通史》,並“躬製贊序”。他對此書頗為自負,曾對臣下說:“我造《通史》,此書若成,眾史可廢。”可惜,此書到宋朝時即已失傳,這實在是一件很遺憾的事情。蕭衍最大的著述是通史六百卷,金海三十卷,五經義註講疏等共有二百卷,贊、序、詔、誥、銘、誄、箴、頌、箋,奏等文共一百二十卷

蕭衍蕭衍

蕭衍又傾註大量精力研究佛學,著有《涅萃》《大品》《凈名》《三慧》等數百卷佛學著作。對道教學說,他也頗有研究。在此基礎上,他把儒家的“禮”、道家的“無”和佛教的涅槃、“因果報應”揉合在一起,創立了“三教同源說”,在中國古代佛教思想史上佔有極其重要的地位。

詩文才華

蕭衍的詩賦文才,也有過人之處。齊武帝永明年間(485年—493年),詩壇創作風氣大盛,很多文人學士都聚集在竟陵王蕭子良的周圍,各逞其能,施展他們的詩歌創作才華。在這些文人學士中,比較著名的有八位,如謝脁沈約、任眆、範雲等人,時人稱之為“竟陵八友”。蕭衍也是“竟陵八友”中的一位。他的很多詩歌都是在這一時期寫的。建梁稱帝後,他素性不減,經常招聚文人學士,以賦詩為樂。他的文學創作,推動了梁代文學風氣的興盛。

蕭衍現存詩歌有80多首,按其內容、題材可大致分為四類:言情詩、談禪悟道詩、宴遊贈答詩、詠物詩。蕭衍的言情詩集中在新樂府辭中,又稱擬樂府詩,數量幾乎佔了其全部詩作的一半。樂府是古代專門掌管音樂的官署。據學者研究,至遲在周代便設有樂官,稱為大司樂,以樂府為音樂官署的名稱,則始于秦。到了漢代,漢惠帝時有樂府令一職。漢武帝時,樂府的性質和規模與以前有很大不同。那時,樂府除製作樂章、訓練樂工之外,還廣泛採集民間歌謠配樂演唱。凡由樂府機構製作和採集的歌辭,以及文人以樂府題寫作的詩,後世皆稱為“樂府詩”或“樂府”。其中,民歌是樂府詩中最有生氣的部分。

魏晉時,樂府停止了採集民歌的工作,當時的樂府詩也出現了日趨雅化的傾向。到了南朝,江南新異風格的民歌再次受到了上層社會的重視,通過樂府機構的採集、演唱,對文人的詩歌創作產生了很大影響。由于江南民歌言情的題材、內容,及其纖弱綺麗的風格特點,適應了當時統治階級對聲色的愛好,因而被廣泛模擬創作。

蕭衍任雍州刺史駐居襄陽時,就非常喜好當地的民歌,他的許多擬樂府詩,如《芳樹》《有所思》《臨高台》等,便是在此時創作出來的。即使在稱帝以後,蕭衍對樂府詩的興趣也仍然不減當年。在天監十一年(512年),他親自動手改西曲(南朝樂府民歌分為吳歌和西曲兩大部分。前者產生于建康周圍,此地相襲稱為吳地,故其民間歌曲稱為吳歌;後者產生于江、漢流域的荊、郢、樊、鄧幾個主要地區,是南朝西部軍事重鎮和經濟文化中心,故其民間歌曲稱為西曲),製《江南上雲樂》十四曲、《江南弄》七曲,可見其愛好沉迷的程度。

和樂府民歌一樣,蕭衍的樂府擬作也是情歌,主要以女性為詠唱對象。他的大多數詩作都是描摹女子對愛情的殷盼,為離別相思所苦的情態,感情纏綿,風格綺麗,語言平易,具有濃鬱的江南民歌風味。如“一年漏將盡,萬裏人未歸。君志固有在,妾驅乃無依。”(《子夜四時歌。冬歌》);“草樹非一香,花葉百種色。寄語故情人,知我心相憶。”(《襄陽蹋銅蹄歌》)等。鄭振鐸先生認為,“蕭衍新樂府辭最為嬌艷可愛”。此話確有一定的道理。

值得特別註意的是蕭衍的七言詩。蕭衍有十餘首樂府詩是用七言歌行的體裁寫的,如《河中之水歌》《江南弄》《東飛伯勞歌》等。其中以《東飛伯勞歌》最為著名:“東飛伯勞西飛燕,黃姑織女時相見。誰家女兒對門居,開顏法艷照裏閭。南窗北牗掛明光,幄帷綺帳脂粉香。女兒年幾十五六,窈窕無雙顏如玉。三春已暮花從風,空留可憐與誰同。”七言體詩歌的創作始于魏文帝曹丕,他的《燕歌行》是現存最古老、最完整的文人七言詩。此後,宋、齊時鮑照、湯惠林、釋寶月等人也間有此類作品問世,但影響不大。到了蕭衍,七言詩才有了進一步的發展。曹丕的《燕歌行》雖然是開山之作,但全詩逐句押韻,未免顯得單調,缺乏婉轉詠嘆的情趣。梁武帝的七言體詩平、仄韻互換,抑揚起伏,頗具獨創性。其後,仿效者四起,其子蕭綱(梁簡文帝)、蕭繹(梁元帝),大臣沈約、吳均等,都有七言詩的創作。到陳朝時,七言詩的句式、結構更趨完美,韻律也更加和諧多姿。後來,唐朝的李白、杜甫高適等人創造性地運用這一詩體寫出了許多氣勢磅礴的詩篇,七言體詩更為發展。蕭衍等人的開拓之功是不容抹煞的。

蕭衍的談禪悟道詩的數量僅次于其樂府詩。他早年信道,晚年佞佛,他所撰寫的談禪悟道詩是其信道佞佛的自我寫照。這些詩,如同宗教哲學箴言,十分乏味,沒有什麽藝術可言。

蕭衍的第三類詩是宴遊贈答詩,內容較前兩類詩復雜。這裏有表現宗教哲理、宣揚佛教思想、規勸臣下信奉佛教之作,如《遊鍾山大愛敬寺》、《覺新意贈江革》等;有巡幸記遊、描繪景物之作,如《首夏泛天池詩》、《登北顧樓》、《天安寺疏圃堂》等;有送別詩,如《答任殿中宗記室王中書別詩》等。這類詩不乏上乘之作,如“舟楫互客與,藻蘋相推移。碧池紅菡萏,白沙青漣漪;新波拂舊石,殘花落故枝;葉軟風易出,草密路難披。薄遊朱明節,泛漾天淵池。”(《首夏泛天池詩》)該詩畫面景物鮮明,色彩絢麗多彩,讀來頗有韻味。再如:“蘭華時未晏,舉袂徒離憂,…謄言無歇緒,深情附還流。”(《答任殿中宗記室王中書別詩》)寫友人將別時深沉真摯的眷戀之情,也是贈別詩中較好的作品。

蕭衍的第四類詩是詠物詩,如《詠舞詩》《詠燭詩》《詠筆詩》等。這類詩雖窮力追新,但內容淺薄,可足稱道者甚少。

他的《贈逸民十一》:“如壟生木,木有異心。如林鳴鳥,鳥有殊音。如江遊魚,魚有浮沉。岩岩山高,湛湛水深。事跡易見,理相難尋。”此詩以樹木異心、飛鳥殊音、遊魚浮沉、山高水深難以知曉的某些不可思議之處,來說明世間事物的本質、規律實在是難以尋求。

後世文人對齊梁詩總的評價不高,大都以為其“嘲風月,弄花草”(白居易語),“風雲氣少,兒女情多”。齊梁詩人缺乏匡世救時的崇高理想,也缺乏嚴肅認真的社會責任心,因此反映社會現實及言志述懷之作便不多見,充斥當時文壇的是大量的山水、詠物、艷情之詩。蕭衍的詩歌從題材、內容、風格諸方面來說,都無一例外地體現了齊梁詩歌的特點。這當然與他即位前漫長優裕的貴族生活環境不無關系。他雖然是一個開國創業之君,但即位前已官居高位,養尊處優,並未受過太多的打擊;其滅齊建梁,也隻經歷過一年多的時間,而且非常順利。所以,蕭衍的詩歌中多“兒女情語”、“神仙道氣”,少“風雲之氣”,少言志述懷、積極進取之作,也就不奇怪了。

除了學術研究和文學創作外,蕭衍對音樂也頗有研究,他創製了許多新歌。《隋書·音樂志》上說:蕭衍“既善鍾律,詳悉舊事,遂自製定禮樂”。如“鼓吹,宋、齊並用漢曲,又充廷用十六曲”,蕭衍“乃去四曲,留其十二,合四時也。更創新歌,以述功德”。蕭衍創製了不少頌揚佛教的歌曲,如“製《善哉》《大樂》《大歡》《大道》《仙道》《神王》《龍王》《滅過惡》《除愛水》《斷苦磚》等十篇,名為正樂,皆述佛法”。

音樂繪畫

蕭衍重視禮樂。他素善鍾律,曾創製準音器四具,名曰“通”。每通三弦,以推月氣。又製十二笛和十二律相應。每律各配編鍾、編磬,豐富了我國傳統器樂的表現能力。他很喜歡繪畫,尤善畫花鳥與走獸。著名畫家張僧繇善于寫貌,頗受蕭衍賞識。當時,蕭衍諸子多出鎮外州,蕭衍常常想念他們,便命張僧繇前往各州郡去畫諸子之像,懸于居室之中,蕭衍見圖如見其子,思念頓減。蕭衍信佛,在位時建造了很多佛院寺塔,也都命張僧繇作畫。

棋藝超群

蕭衍對圍棋特別喜愛,棋藝也很高超。在齊朝為官時,每逢閒暇,常徹夜不眠,與人弈棋。稱帝之後,興趣不減。大臣朱異韋黯到溉,都是他的棋友,名將陳慶之原先為隨從時也常陪蕭衍下棋。每到興致高時,便不復君臣之別。一次,蕭衍又約到溉玩了一個通宵。到溉不能熬夜,一局未終,竟低頭睡著了。蕭衍見狀大笑,就做詩嘲諷他:“狀若喪家狗,又似懸風槌。”到溉被喚醒,頗為尷尬,等到聽到蕭衍的詩句,又放聲大笑。君臣盡歡而散。

蕭衍對圍棋如醉如痴,也有因此誤事的時候。他晚年佞佛,有一個名叫榼頭師的和尚,頗為他敬重。一天,蕭衍下敕召榼頭師入宮研討佛法,當榼頭師入宮的時候,蕭衍正在和人下棋,要殺死對方的棋子,便隨口說道:“殺掉!”左右侍從將此話理解錯了,以為蕭衍要殺掉榼頭師,便不由分說,將榼頭師推出斬首。下完棋,蕭衍下令召見榼頭師,左右侍從回答說:“已奉旨將此人殺掉了。”蕭衍聽罷,後悔不迭。

時代風氣

由于蕭衍雅好詩文,大臣們紛紛效仿,甚至連赳赳武夫也能偶爾吟出幾句好詩來。天監六年(507年),梁將曹景宗韋睿徐州大敗魏軍。班師回朝後,蕭衍在華光殿舉行宴會,為他們慶功。在宴飲中,君臣連句賦詩。鑒于曹景宗不善詩文,怕他賦不出詩來難堪,負責安排詩韻的尚書左僕射沈約便沒有分給他詩韻。曹景宗深感不平,堅決要求步韻賦詩。蕭衍對曹景宗這種不甘人後的性格早有了解,于是安慰他說:“將軍是一位出眾的人才,何必在乎作一首詩呢!”當時曹景宗已經有一些醉意,就乘酒興再三固請。蕭衍不願再掃他的興,便命沈約分給他詩韻。這時詩韻差不多已經分完,隻剩下“競”、“病”二字。在這種局限之下要按韻賦詩是很困難的。可是曹景宗隻是稍微想了一會兒,便提筆賦出一首詩:“去時女兒悲,歸來笳鼓競。借問行路人,何如霍去病。”詩寫得自然流暢,而且非常切合眼前凱旋慶功的實際。此詩一出,語驚四座,文人們自嘆弗如,連蕭衍也感嘆不已,特命史官記入國史。

在蕭衍的影響和提倡下,梁朝文化事業的發展達到了東晉以來最繁榮的階段。《南史》作者李延壽評價說:“自江左以來,年逾二百,文物之盛,獨美于茲。”這句話頗能反映當時的實際。

書法造詣

蕭衍在書法上也有很深的造詣,可以在古代善書的帝王中排上前幾位。即使拋卻他的帝王身份,以一個書法家的標準來評判他的字,也自有其可觀之處。蕭衍當時常與陶弘景探討書法上的話題,陶弘景擅長行草書,師法鍾繇王羲之。二者間的對話被整理為《與梁武帝論書啓》流傳于後世,成為書法史上的經典典籍之一。同時蕭衍還是歷史上第一個大力推崇王羲之書法成就的帝王,而在此之前王羲之的聲名往往被其子王獻之所掩。也因為他的推崇,從那時的梁朝起,興起了第一波學習“大王”書法的風潮。同時蕭衍還留下了《觀鍾繇書法十二意》、《草書狀》、《答陶隱居論書》、《古今書人優劣評》,四部書法理論著作,都是歷代書法理論典籍中的精品。

軼事典故

小名來歷

蕭衍小名“練兒”。蕭衍篤信佛教,練兒出自佛經,是梵語音譯,全稱“阿練若”或“阿蘭若”,譯成漢語,就是樹林、寂靜處、無諍地,指能遠離喧噪,安心修習的禪定之所。

父親的名諱要規避,小名也要規避,蕭衍的子孫為親者諱,把“練”叫做“絹”。《顏氏家訓·風操篇》講到避諱時說:“凡避諱者,皆須得其同訓以代換之…梁武小名阿練(練兒),子孫皆呼練為絹;乃謂銷煉物為銷絹物,恐乖其義。”蕭氏子孫為蕭衍避諱,絕口不提“練”字。可有一個人卻對“練”字恨之入骨,他就是蕭衍的次子蕭綜

原來,當日南齊的東昏侯蕭寶卷臨朝時,荒淫無度,百姓叫苦不迭。時任雍州刺史的蕭衍以改立南康王蕭寶融為名,舉兵攻下金陵,先後殺掉蕭寶卷與蕭寶融,以梁代齊,自立為帝。有一位東昏侯寵愛的美人吳景暉,已經懷孕三個月,蕭衍見她漂亮,就收入後宮。七個月後,東昏侯的遺腹子出生,蕭衍認為己子,排行老二,起名蕭綜,小名緣覺,後封豫章王。蕭綜長大後,吳景暉悄悄地對兒子講了他的身世,蕭綜得知真相後,暗下決心,時刻準備為生父蕭寶卷復仇。後來,蕭衍讓他出任徐州刺史,徐州有不少枝繁葉茂的練(楝)樹,因蕭衍小名叫練兒,蕭綜對此十分反感,就讓人將樹統統砍伐了,借以發泄對養父“練兒”的不滿。後來,蕭綜到底離開蕭衍,帶著南徐州降北魏。

梁皇懺法

天監二年(503年),蕭衍作皇懺度皇後郗氏。郗氏初生時,也是紅光照室,神奇異瑞。及長,其性明惠,形貌秀麗,且善于隸書,尋于史傳女工之事,靡不閒習。當時,宋、齊諸王皆慕名而來求婚,均被她父親郗曄所拒,後來嫁給蕭衍,生了三個女兒;當蕭衍為雍州刺史時,郗氏就不壽而死,郗氏生前貌雖美麗性卻善妒,不信佛法,毀謗三寶,殘殺生靈,因此死後墮為巨蟒。一日,托夢給蕭衍,請求他看在夫婦面上,設法為她超度,以離苦得樂。因蕭衍夫妻情深,念于舊情,便參閱佛經而撰慈悲道場懺法十卷,請僧禮懺,超度夫人。郗氏遂仗佛力而脫離蟒身,化為天人,現身空中,謝帝而去。此懺因在蕭衍時肇始,故稱〈梁皇寶懺〉。直到一千幾百年後的今天,仍然盛行不衰。

史書記載

  • 梁書·本紀第一·武帝上》
  • 梁書·本紀第二·武帝中》
  • 梁書·本紀第三·武帝下》

家族成員

關系姓名
父親
太祖文皇帝蕭順之
母親
獻皇後張尚柔
哥哥
長沙宣武王蕭懿、永陽昭王蕭敷
弟弟衡陽宣王蕭暢、桂陽簡王蕭融、臨川靖惠王蕭宏、南平元襄王蕭偉、安成康王蕭秀、始興忠武王蕭憺、鄱陽忠烈王蕭恢
姐妹義興昭長公主蕭令嫕新安穆公主餘姚公主
後妃郗徽,追崇德皇後
妃嬪丁貴嬪丁令光,追崇穆太後、阮修容阮令嬴,追崇文宣太後、吳淑媛吳景暉、董淑儀、丁充華、葛修容
長子
蕭統,字德施,母丁貴嬪,早逝,謚昭明太子→昭明皇帝
次子
豫章王蕭綜,字世謙,母吳淑媛,豫章郡王
三子
梁簡文帝蕭綱,字世贊,母丁貴嬪,晉安郡王→皇太子→皇帝,謚簡文皇帝
四子
南康簡王蕭績,字世謹,母董淑儀,南康郡王,謚簡王
五子
廬陵威王蕭續,字世䜣,母丁貴嬪,廬陵郡王,謚威王
六子
邵陵攜王蕭綸,字世調,母丁充華,邵陵郡王,謚攜王/忠壯王
七子
梁元帝蕭繹,字世誠,母阮秀容,湘東郡王→皇帝,謚孝元皇帝
八子
武陵王蕭紀,字世詢,母葛修容,武陵郡王,謚貞獻王
女兒永興公主蕭玉姚,母郗徽、永世公主蕭玉婉,母郗徽、永康公主蕭玉嬛,母郗徽、富陽公主蕭氏,梁武帝第四女,下嫁張纘(張弘策子,出繼從伯、梁武帝舅父張弘籍),其女為梁明帝蕭巋皇後張氏、長城公主蕭玉姈,下嫁柳偃,其女柳敬言為陳宣帝陳頊皇後。、安吉公主蕭玉志,下嫁王實、臨安公主蕭氏

歷史評價

​蕭衍狂狡,擅斷川瀆,役苦人勞,危亡已兆。郭祚評)

江東復有一吳翁蕭衍,專事衣冠禮樂,中原士大夫望之以為正朔所在。高歡評)

齊季告終,君臨昏虐,天棄神怒,眾叛親離。高祖英武睿哲,義起樊、鄧,仗旗建號,濡足救焚,總蒼兕之師,翼龍豹之陣,雲驤雷駭,剪暴夷凶,萬邦樂推,三靈改卜。于是御鳳歷,握龍圖,闢四門,弘招賢之路,納十亂,引諒直之<矢見>。興文學,修郊祀,治五禮,定六律,四聰既達,萬機斯理,治定功成,遠安邇肅。加以天祥地瑞,無絕歲時。征賦所及之鄉,文軌傍通之地,南超萬裏,西拓五千。其中瑰財重寶,千夫百族,莫不充牣王府,蹶角闕庭。三四十年,斯為盛矣。自魏、晉以降,未或有焉。及乎耄年,委事群幸。然朱異之徒,作威作福,挾朋樹黨,政以賄成,服冕乘軒,由其掌握,是以朝經混亂,賞罰無章。“小人道長”,抑此之謂也。賈誼有雲“可為慟哭者矣”。遂使滔天羯寇,承間掩襲,鷲羽流王屋,金契辱乘輿,塗炭黎元,黍離宮室。嗚呼!天道何其酷焉。雖歷數斯窮,蓋亦人事然也。姚察評)

①布澤施仁,悅近來遠,開蕩蕩王道,革靡靡商欲,大修文學,盛飾禮容,鼓扇玄風,闡揚儒業,介胄仁義,折沖樽俎,聲振寰區,澤周遐裔,幹戈載戢,凡數十年,濟濟焉,洋洋焉,魏晉以來,未有若斯之盛也。②慕名好事,崇尚浮華,抑揚孔墨,流連釋老,或終夜不寐,日旰不食,非弘道以利物,唯飾智以驚愚,且心未遣榮,虛廁蒼頭之位。高談脫屣,終戀黃屋之尊。魏徵評)

梁高祖聰明文思,寬厚通博,生而神異,動多奇怪,此天表也。永元之初,群賢受命,竭懷輔正,盡力康衢。細隙未開,纖塵不動,而雄圖英算,孤識獨見。朱敬則評)

世人疑梁武建佛剎三百餘所,而國破家亡,殘禍甚酷,以為釋氏之力,不能拯其顛危。餘以為不然也。釋氏有六波羅密,檀風密羅是其一也。又曰:“難舍能舍,大者頭目肢體,其次國城妻子,此所謂難舍也。”餘嘗深求此理,本不戒其不貪,能自微不有其寶,必不操人所寶,與老氏之無欲知足,司城之不貪為寶,其義一也。庸夫謂之作福,斯為妄矣。而梁武所建佛剎,未嘗自損一毫,或出自有司,或厚斂氓俗。竭經國之費,破生人之產,勞役不止,杼柚其空,閏位偏方,不堪其弊,以此徼福,不其悖哉!此梁武所以不免也。李德裕評)

梁武帝明智勇武,創為梁國者,舍身為僧奴,至國滅餓死不聞悟,況下輩固惑之。杜牧評)

梁蕭氏興于江左,實有功在民,厥終無大惡。歐陽修評)

老、佛之道,與吾道同,而欲絕之;老、佛之教,與吾教異,而欲行之;皆失之矣。秦姚興區區一隅,招延緇素,譯經談妙,至者凡數千人,而姚氏之亡,曾不旋踵。梁武繼之,江南佛事,前世所未嘗見,至舍身為奴隸,郊廟之祭,不薦毛血,父子皆陷于侯景,而國隨以亡。議者觀秦、梁之敗,則以佛法為不足賴矣。蘇轍評)

梁武帝以妖夢之故,思中原牧伯之朝,卒自貽侯景之禍。隻為揭其本根,而以之召亂。郝經評)

梁氏享國五十年,天下且小康焉。王夫之評)

昔梁武帝亦創業英雄,後至耄年,為侯景所逼,遂有台城之禍。康熙帝評)

創業之君兼擅才學,曹魏父子固已曠絕百代。其次則齊梁二朝,亦不可及也。…至蕭梁父子間,尤為獨擅千古。武帝少而篤學,洞達儒玄,雖萬機多務,猶卷不輟手。…天性睿敏,下筆成章,千賦百詩,直疏便就。…兼長釋義,…歷觀古帝王藝能博學,罕或有焉。趙翼評)

①蕭穎胄之起事江陵,實由蕭衍誘成之,是穎胄之才智,已非衍敵。寶融固一傀儡耳,穎胄亦一蕭衍之傀儡也。曹景宗反勸衍奉迎寶融,安知衍之本意?衍豈甘居人下者!彼為衍效力諸軍將,皆傀儡中之傀儡耳。觀其初出夏口,即欲假黃鉞,其居心已可概見。②蕭衍無弒主之名,坐收討亂之實,雖其智力過人,亦未始非乘勢待時之利也。③異哉蕭衍,明知韋睿之為時望,而不能重用,幾陷乃弟于死地。乃弟可死,如全軍何!及鍾離一役,又未嘗專任韋睿,而獨任曹景宗,令睿歸景宗節製。幸睿素負重名,為景宗所敬禮,始得和衷共濟,大破魏軍。否則,景宗嘗違詔進軍矣;雖有密敕,令彼敬睿,亦烏足恃!然後知蕭衍之智,不過尋常,無怪其老且益愚也!④梁主用降人王足計,命築淮堰,無論其勞民費財,實為厲階,即令淮堰易成,成且經久,亦豈遽足奪壽陽!果使壽陽歸梁,于魏亦無一損,仁者殺一不辜而得天下,猶且不為,況喪民無數,以鄰為壑,必欲爭此一城,果何為者?甚矣哉梁武之不仁也!夫欲築淮堰,不惜民命,薦祭宗廟,乃欲廢牲,甚至如宏之一再謀亂,一再姑息,子弟可愛,百姓獨不必愛乎?犧牲可惜,人民獨不足惜乎?愚謬若此,真出意外。⑤梁主衍安據江南,不乘兩魏相爭之際,修明政治,漸圖混一,乃迷信釋教,舍身佛寺,一任朱異擅權,紊亂朝紀,何其憒憒乃爾!夫梁主衍手造邦家,未始非一英武主,其所由誤入歧途,攻乎異端者,得毋鑒沈約之死,獲罪齊和,自省亦未免多疚,乃欲借佛教以圖懺悔耶!然而愚甚!然而謬甚!⑥高歡能防景于身後,而梁主衍不能察景于生前。杜弼謂年既老矣,髦又及之,正不啻一梁主寫照。且誤用從子淵明,自覆全軍,昏耄之征,一至于此,無怪其終困死台城也。⑦梁主固昏耄無知,太子綱亦一庸才耳。⑧梁主亦知和不如死,乃胸無主宰,始明終昧,卒致墮入賊計,台城陷而正容語景,果何益耶?蔡東藩評)

獨有一蕭衍老翁,儉過漢文,勤如王莽,可謂南朝一令主。錢穆評)

①蕭衍善攝生,食不過量,中年以後不近女人。然予智自雄,小人日進,良佐自遠,以至滅亡,不亦宜乎。②“專聽生奸,獨任成亂”,梁武有焉。(毛澤東評)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