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繹

蕭繹

梁元帝蕭繹(508年9月16日―555年1月27日),字世誠,小字七符,自號金樓子,南蘭陵(今江蘇武進)人。南北朝時期梁代皇帝(552年―554年在位)。梁武帝蕭衍第七子,梁簡文帝蕭綱之弟。記載裏說他善畫佛畫、鹿鶴、景物寫生,技巧全面,尤其善于畫域外人的形貌。傳世的《職貢圖》是北宋年間的摹本。

  • 中文名稱
    蕭繹
  • 出生地
    建康(今南京)
  • 信    仰
    佛教
  • 性    別
  • 逝世日期
    555年1月27日(承聖三年十二月辛未)
  • 民    族
  • 在位時間
    552年―554年
  • 國    籍
    南朝梁
  • 年    號
    承聖、天正
  • 謚    號
    孝元皇帝
  • 代表作品
    《職貢圖》《蕃客入朝圖》《孝德傳》《忠臣傳》《註漢書》《周易講疏》《老子講疏》、《全德志》
  • 職    業
    皇帝
  • 出生日期
    508年9月16日(天監七年八月丁巳)
  • 別    名
    字世誠,小字七符,自號金樓子
  • 廟    號
    世祖
  • 主要成就
    《職貢圖》表現了外國使臣的形象,生動地體現了南北朝的對外關系
    繪畫對隋唐影響很大

簡介

蕭繹蕭繹

蕭繹,即南朝梁元帝。文學家學者、書畫家。字世誠,小字七符,自號金樓子,南蘭陵(治今常州西北)人。武帝第七子。天監十三年(514),封湘東郡王。初為寧遠將軍、會稽太守,入為侍中、宣威將軍、丹陽尹。普通中,出為使持節都督荊湘郢益寧南梁六州諸軍事、西中郎將、荊州刺史。中大通四年(532),進號平西將軍。大同中,進號安西將軍、鎮西將軍,人為安右將軍、護軍將軍,領石頭戍軍事。出為使持節都督江州諸軍事、鎮南將軍、江州刺史。太清初,為使持節都督荊雍湘司等九州諸軍事、鎮西將軍、荊州刺史。侯景寇沒京師,奉密詔為侍中、假黃鉞、大都督中外諸軍事、司徒,承製進位相國,總百揆。征兵湘州,討斬湘州刺史河東王譽。依附西魏、北齊,出兵擊破景。以大寶三年(550)十一月即位于江陵(今屬湖北),改元“承聖”。在位三年。西魏伐梁,為西魏軍所擒,次年被殺。明年,追尊為“孝元皇帝”,廟號“世祖”。

元帝聰悟俊朗,五歲即能誦《曲禮》上篇。既長,好文學,工書畫,又通佛典,博綜群書,下筆成章,出言為論,才辯敏速,冠絕一時。性不好聲色,頗有高名,與裴子野、劉顯、蕭子雲、張纘及當時才秀為布衣之交,致力于編纂和著述。今存詩一百一十餘首,賦九篇,所作輕艷綺靡,風格與簡文相近,屬典型的齊梁風格。但有些詩,如<折楊柳>、<詠陽雲樓檐柳>,清麗自然,音調諧美,詠物寫景較成功。生平著述甚多,最重要的有<金樓子>,全書十五篇,<隋書·經籍志>著錄為十卷,至明代已逐漸散佚。清代四庫館臣從《永樂大典》中輯得六卷,後收入《知不足齋叢書》。其《序》及《立言篇》在文學理論史上具有重要意義,其中提出“文”的標準應為“綺縠紛披,宮徵靡曼,唇吻遒會,情靈搖蕩”,即文學作品需具備文採、音律、感情等因素,突破了過去“文筆說”囿于有韻無韻的局限。他如<聚書篇>、<著書篇>中記載書籍源流和自述著書的辛勤,都可見出作者對文學和典籍的愛好。著有<漢書註>一百一十五卷、<內典博要>一百卷、<周易講疏>十卷、<老子講疏>四卷、《金樓子》十卷、<懷舊志>九卷、<連山>三十卷、<玉韜>十卷、<補闕子>十卷、<洞林>三卷、《全德志》一卷、《孝德傳》三十卷、《忠臣傳》三十卷、<顯忠錄>三十卷、《丹陽尹傳》十卷、《湘東鴻烈》十卷、<筮經>十二卷、<研神記>十卷、《古今同姓名錄》一卷、<式贊>三卷及《貢職圖》、<荊南志>、<江州記>等,撰文集五十二卷、小集十卷。不少著作實出于門下文人之手,但也表明他對文學和學術的重視。文集久佚,明張溥輯有<梁元帝集>,收入<漢魏六朝百三名家集>。

生平

天監七年(508年)八月生。十三年(514年),封湘東郡王,邑二千戶。初為寧遠將軍、會稽太守,入為侍中、宣威將軍、丹陽尹。普通七年(526年),出為使持節、都督荊、湘、郢、益、寧、南梁六州諸軍事、西中郎將、荊州刺史。中大通四年(532年),進號平西將軍。大同元年(535年),進號安西將軍。三年(537年),進號鎮西將軍。五年(539年),入為安右將軍、護軍將軍,領石頭戍軍事。六年(540年),出為使持節、都督江州諸軍事、鎮南將軍、江州刺史。太清元年(547年),徙為使持節、都督荊、雍、湘、司、郢、寧、梁、南、北秦九州諸軍事、鎮西將軍、荊州刺史。三年(549年)三月,侯景入寇京師,太子舍人蕭歆至荊州宣讀密詔,授蕭繹為侍中、假黃鉞、大都督中外諸軍事、司徒承製,其餘職務如故。同年梁武帝死于台城。蕭繹發兵攻滅自己的侄子河東王蕭譽與兄弟邵陵王蕭綸,之後命王僧辯率軍東下消滅侯景。天正元年(552年),侯景之亂平定,蕭繹即帝位于江陵。當時,群臣中有人建議將都城徙回故都建康,但蕭繹並未同意。

蕭繹即帝位之後,其弟武陵王蕭紀于益州稱帝,蕭繹派兵入蜀消滅割據的蕭紀,同時也請求西魏出兵。西魏出兵,但益州落入它們手中。承聖三年(554年),蕭繹給西魏宇文泰寫信,要求按照舊有版圖重新劃定疆界,言辭傲慢。宇文泰命令于謹、楊忠等將領以五萬兵馬進攻江陵。梁元帝戰敗,作降文,率太子等人到西魏軍營投降。不久為侄子蕭察以土袋悶死,時年四十七歲。太子蕭元良、始安王蕭方略皆見害。

子女介紹

長子 武烈世子 蕭方等

二子 貞惠世子 蕭方諸

四子 愍懷太子 蕭方矩,後改名元良

九子 敬皇帝 蕭方智

十子 始安王 蕭方略

文學生涯

文、學並重的早期教育

自天監十三年(514)受封出閣起,至普通三年(522)入為丹陽尹止。蕭繹文才早著,六歲能為詩,《金樓子·自序》:“餘六歲解為詩,奉敕為詩曰:‘池萍生已合,林花發稍稠。風入花枝動,日映水光浮。’因爾稍學為文也。”蕭繹的早期核心府僚在文、學兩方面,似乎“學”更有專長;同時,蕭繹還受到母親的教誨。

蕭繹蕭繹

蕭繹兩位侍讀賀革、臧嚴,前者出自經學世家,通<三禮>,後者精于班《漢》史學,都不以文學著名。賀革為梁初名儒賀瑒之子,《梁書·儒林·賀瑒傳》附子革傳:“起家晉安王國侍郎、兼太學博士,侍湘東王讀。敕于永福省為邵陵、湘東、武陵三王講禮。” 此後,革多數時期隨湘東王出鎮,以至卒官。湘東王在荊州立學,以賀革為儒林祭酒,講《三禮》,荊楚士夫聽者甚眾。臧嚴自初為湘東王侍讀,在王府也幾十年之久,直至卒官。《梁書·文學·臧嚴傳》:“嚴于學多所諳記,尤精《漢書》,諷誦略皆上口。王嘗自執四部書目以試之,嚴自甲至丁卷中,各對一事,並作者姓名,遂無遺失,其博洽如此。” 蕭繹年十二勤讀史書的掌故,經《金樓子》、<顏氏家訓>的一再敘述,是廣為人知的。《金樓子·自序篇》:“吾小時,夏日夕中,下降紗蚊綯,中有銀甌一枚,貯山陰甜酒。臥讀有時至曉,率以為常。又經病瘡,肘膝爛盡。比以來三十餘載。泛玩眾書萬餘矣。”《顏氏家訓·勉學篇》:“梁元帝嘗為吾說:‘昔在會稽,年始十二,便已好學。時又患疥,手不得拳,膝不得屈。閒齋張葛幃避蠅獨坐,銀甌貯山陰甜酒,時復進之,以自寬痛。率意自讀史書,一日二十卷,既未師受,或不識一字,或不解一語,要自重之,不知厭倦。’帝子之尊,童稚之逸,尚能如此。”蕭繹愛讀書聚書,重視經、史之學,特別是史學,這一趨向與他的早期教育頗有關系。他的文學趨向,也總是不廢“學”的方面,這是他的特色。

蕭繹所受的早期教育,還包括他母親的教誨,《金樓子·雜記篇下》:“餘好為詩賦及著書。宣修容敕旨曰:‘夫政也者,生民之本也。爾其勖之。’”母親希望他作為王侯要首先重視政治,不急于詩賦著述,這種教誨,在蕭繹成長的早期也是起作用的。起碼不會過于偏重詩賦文學。

當然,蕭繹府中也有王籍這樣的文學名流,名句“蟬噪林逾靜,鳥鳴山更幽”,即寫于蕭繹的會稽太守任。《梁書·文學·王籍傳》:“除輕車湘東王咨議參軍,隨府會稽。郡境有雲門、天柱山,籍嘗遊之,或累月不返。至若邪溪賦詩,其略雲:‘蟬噪林逾靜,鳥鳴山更幽。’當時以為文外獨絕。”著名詩人王筠也做過蕭繹的長史,少年蕭繹的文學才華事實上也沒有被耽誤,蕭繹的早期教育有文、學並重的特色。這也可以從他後來學術事業的發展中看出來。

聲名卓著的丹陽尹

普通三年至七年(526),十五至十九歲的蕭繹任丹陽尹,這是他成長的一個關鍵時期。當年,十五歲的蕭綱回到京城時,讀到的是《南齊書·文學傳論》、《詩品》這樣的新出的新穎的文學評論著作。事隔五年之後,湘東王在京的這五年,文壇的風氣大致趨于多元。昭明太子的東宮文學侍臣扮演著文壇領導者的角色,從文學史演變的角度看,劉孝綽、王筠是“永明體”的繼承者。而文學復古的派別,從湘東王的朋友裴子野的漸趨活躍來看,已經逐步發生影響。另一撥學習“謝靈運體”的作者,以隨湘東王府再回京師的王籍為例,也有所行動。

年輕的蕭繹優遊于各種風格之間,他與劉孝綽唱和,與裴子野結交,也寫作艷體詩。據本譜考證,蕭繹、何思澄、孔翁歸<班婕妤>詩唱和,應成于湘東王任丹陽尹時期。此一時期,蕭繹受邀撰寫許多碑銘,可以證明他的文章之名已經顯著。

蕭繹在丹陽尹任時,廣泛交結朝士與名流。 <梁書>卷四一<王規傳>:“湘東王時為京尹,與朝士宴集,屬規為酒令。規從容對曰:‘自江左以來,未有此舉。’特進蕭琛、金紫傅昭在坐,並謂為知言。”特別是他結交了一批博學的碩儒級的人物,為他日後的著述事業打下了重要基礎。這裏以《金樓子·序》所稱的四知己及阮孝緒為例。《金樓子·序》:“裴幾原(子野)、劉嗣芳(顯)、蕭光侯(子雲)、張簡憲(纘),餘之知己也。” 裴子野出自南朝著名的史學世家,齊末已著有史學名著《宋略》。子野博學,為眾所推服。據《梁書》本傳,普通七年,子野經理梁朝國家大手筆,“自是凡諸符檄,皆令草創。……子野為文典而速,不尚麗靡之詞,其製作多法古,與今文體異,當時或有詆訶者,及其末皆翕然重之。”裴子野文體于普通末、大通、中大通初影響京師文壇甚大,激起蕭綱《與湘東王書》的強烈反撥。湘東王蕭繹與裴子野交好,又于中大通二年子野去世後為作《墓志銘》,對子野的學術、文章成就均致褒美。但是,這未必表示蕭繹一定是文章上的“裴子野體”的信徒。劉顯博學聞名于時,尤精于《漢書》,有“《漢》聖”之名。蕭子雲書法蓋代,又勤學有文,年二十六便撰成奏上<晉書>一百一十卷。《南史》卷五六《張弘策傳》附張纘傳:“元帝少時,纘便推誠委結。” 纘博學,受裴子野推重。《南史·隱逸·阮孝緒傳》:“湘東王著《忠臣傳》,集釋氏碑銘,《丹陽尹錄》,《研神記》,並先檢孝緒而後施行。”亦見蕭繹與阮孝緒的交誼。此節文字又表明,蕭繹當時已撰成<忠臣傳>、<丹陽尹傳>、<研神記><內典碑銘集林>諸書。

湘東王任丹陽尹,有良政之名,吏民作“善政碑”,裴子野撰文。在任的最後一年,他還一度代理揚州刺史。

“前在荊州”前半段

蕭繹于普通七年至大同五年(526—539)、太清元年至承聖元年(548—552)兩度出任荊州刺史。他在《金樓子·聚書篇》中將前一段十四年駐荊時期稱為“前在荊州”。中大通三年宮體詩興起之前的五年時間之內,蕭繹十九至二十四歲,他的詩賦著述,可考的事跡不多。整體上大致繼續丹陽尹任上的方式,禮賢、立學、結交、養士、著述。衡山侯蕭恪的譏諷,可以從旁證明當時湘東王蕭繹勤心著述,一心想傳名後世。《梁書》卷二二<太祖五王·南平王傳>附子衡山侯恭傳:“恭善解吏事,所在見稱,而性尚華侈,……尤好賓友,酣宴終辰,座客滿筵,言談不倦。”又曰:“時世祖居藩,頗事聲譽,勤心著述,卮酒未嘗妄進。恭每從容謂人曰:‘下官歷觀世人,多有不好歡樂,乃仰眠床上,看屋梁而著書,千秋萬歲,誰傳此者。勞神苦思,竟不成名,豈如臨清風,對朗月,登山泛水,肆意酣歌也。’”

中大通三年以後,自二十四歲開始,蕭繹在文學史上扮演的是“宮體詩副領袖”的角色。蕭綱正位東宮之後不久,即邀請蕭繹與他一起倡導一種新文風。蕭綱所以這樣做,有兩個原因,一者,蕭綱、蕭繹自幼兄弟情誼特別好。二者,湘東王蕭繹在文章、學術兩方面已經具有出眾的才能與名聲。所以蕭綱要推他作領袖。

對于蕭綱邀請他加入推動新體詩的寫作,蕭繹的回響非常積極。中大通四年,兄弟倆先後作詩和蕭子顯《春別》。中大通六年東宮學士徐陵所編《玉台新詠》,其中作者有湘東王府的徐君蒨、鮑泉、劉緩等人。大同初年湘東王府僚蕭淑受命編<西府新文>詩集,《顏氏家訓·文章篇》以之為“鄭衛之音”,顯然是一部類似《玉台新詠》的著作。可能就是為了配合<玉台新詠>而編。今傳《玉台新詠》收有蕭綱《和湘東王橫吹曲三首》、《和湘東王三韻二首》、《和湘東王名士悅傾城》,武陵王蕭紀<和湘東王夜夢應令>,庾肩吾<和湘東王春宵應令>,劉孝威<奉和湘東王冬曉應令>,鮑泉<雜詠湘東王三首>。僅從這些詩題,就可以看出,在大肆寫作宮體詩的活動中,湘東王蕭繹非常活躍與積極。此外,蕭綱東宮的文學勁將如庾肩吾、徐陵、庾信,都有往來東宮與西府之間的記錄。

藝術成就

蕭繹好文學,博覽群書,又通佛典,致力于編纂和著述。著述中最重要的是《金樓子》,全書15篇,《隋書·經籍志》著錄為10卷,至明代逐漸散佚。清代四庫館臣從<永樂大典>中輯得6卷,後來為鮑氏收入<知不足齋叢書>中。《金樓子·立言篇》在文學理論史上具有重要意

蕭繹蕭繹

義,文中提出了文的標準應該是“綺□紛披,宮徵靡曼,唇吻遒會,情靈搖蕩”,即文學作品需要具備文採、音律、感情這些因素,突破了過去文筆說的僅僅拘于有韻無韻的局限。其他如《聚書篇》、《著書篇》中記載書籍源流和自述著書的辛勤,都可以見出作者對文學和典籍的愛好。

蕭繹著有文集52卷、《漢書》注解、《周易》講疏、《老子》講疏等共360餘卷。這些著述有不少出自門下文人之手,但也表明他對文學和學術的重視。文集久佚,今有明人張溥的輯本《梁元帝集》,收入<漢魏六朝百三家集>中。其作品屬于典型的齊梁綺麗風格。

曾畫《聖僧像》,蕭衍為之題識。又畫<宣尼像>,並自書贊。<蕃客入朝圖>。描寫三十五國使者不同的相貌與服飾。還有<文殊像>、<遊春苑圖>、<鹿圖>、<鶼鶴弄陂澤圖>、<芙蓉湖醮鼎圖>等六卷,輯入<貞觀公私畫史>。<職貢圖>,輯入<歷代名畫記>,張彥遠疑即<蕃客入朝圖>。宋元符元年(一○九八)趙令疇得之,輯入<德隅齋畫品>。他的著作有<山水松石格>一篇,闡述體現物象的遠近、四時變化、天氣陰晴的畫理畫法,多有建樹。

有《漢書註》一百十五卷,《孝德傳》三十卷,《忠臣傳》三十卷,《顯忠錄》三十卷,《丹陽尹傳》十卷,《懷舊志》九卷,《全德志》一卷《研神記》十卷,<同姓名錄>一卷,《補闕子》十卷,《湘東鴻烈》十卷,《金樓子》十卷,《玉韜》十卷,《連山》三十卷,《洞林》三卷,《集》五十二卷,《小集》十卷。(《南史》五十,劉瑴字仲寶,隨湘東王,在藩十餘年。當時文檄,皆其所為。)

藝術風格

蕭繹(508-555),字世誠,小字七符,梁武帝第七子,尊為孝元皇帝,廟號世祖,與其父蕭衍、兄蕭統、蕭綱合稱為“四蕭”。清人趙翼對他們的才學給予了高度評價,他在《廿二史札記》卷十二“齊梁之君多才學”條說:“創業之君,兼擅才學。曹魏父子,固已曠絕百代,其次則齊梁二代,亦不可及也……至蕭梁父子間,尤為獨擅千古……元帝好學,博及群書,才辯敏捷,冠絕一時。”[1]現存詩123首(據逯欽立《先秦漢魏晉南北朝詩》),數量在南北朝詩人中居于中上。

藝術風格是一個作家的個性標簽,亦是作家成熟的重要標志。清人張溥<漢魏六朝百三家集·題辭>對蕭繹詩歌評之曰:“帝不好聲色,頗有高名,獨為詩賦,婉麗多情。”可謂切中肯綮,一語中的。蕭繹詩歌的整體藝術風貌呈“婉麗多情”的特征。其詩歌包孕著濃濃的情感因素,字裏行間流淌出一股淡淡的哀愁,感情表達委婉深致,造語纖巧典麗。下面擬從情感特征和語言運用兩方面對其藝術風格作一論述。

一、哀婉深致的情感

職貢圖局部職貢圖局部

蕭繹在《金樓子·立言》中說:“吟詠風謠,流連哀思者,謂之文。”所謂“吟詠風謠,流連哀思”就是指情感的體驗與傳達。蕭繹詩歌經常流露出一種柔媚婉轉的淡淡傷感,與其“流連哀思”的文學主張不無關系。他憑借著富裕的帝王生活和深厚的文化積累去品味人世間的悲歡離合,在悲傷哀感的主調中滲透著華麗輕柔的風格。如<代舊姬有怨詩>:

寧為萬裏隔,乍作死生離。那堪眼前見,舊愛逐新移。未展春花落,遽被涼風吹。怨黛舒還斂,啼紅拭復垂。誰能巧為賦,黃金妾不貲。

詩歌中流淌出的是一段肝腸欲斷的心傷。寧願萬裏相隔,聊作生離死別,也比眼見舊愛移情別戀要好得多,生離死別不過是一次痛楚,而情郎移愛卻是一番痛徹心脾的哀傷,仿佛一隻螞蟻時時在心頭噬咬著。開篇作者就很直白地表達出這種心傷的痛楚感,接著通過春花未展,遽被涼風吹,自己是愁眉深鎖淚自垂,傷痕累累的心卻還抱著一絲幻想,希望有一才情如司馬相如的文人,代作一篇《長門賦》,渴望情人回心轉意,花掉千兩黃金也不惜。悲傷的情調貫穿全文,真謂“情靈搖蕩”。復如《送西歸內人詩》:

秋氣蒼茫結孟津,復送巫山薦枕神。昔時慊慊愁應去,今日勞勞長別人。

秋氣蒼茫,霜寒露重,津口送別,昔日的歡愛、快樂歷歷在目,今日卻要勞燕分飛,心中縱有萬般的不舍,面對現實的無奈,怎能不潸然淚下,一股濃鬱的愁情攏上心頭,悲傷寫得哀婉而又凄楚,字裏行間滲透出的夫妻情感真摯而又深厚。蕭綱也有一首《雙燕離》:“雙燕有雌雄,照日兩差池。銜花落北戶,逐蝶上南枝。桂棟本曾宿,虹梁早自窺。願得長如此,無令雙燕離。”兩相比較,蕭繹的情感更為真摯深沉,表現對象也更為具體明確,蕭綱詩則流于形式和情感的普泛化。

蕭繹詩歌除了哀婉情思的一面,在感情表達上還有沉鬱深致的另一面。作為一代君王,尤其是在多事之秋登上皇位,現實的狀況,身上的重任,容不得他再像少年時那樣“流連哀思”、纏纏綿綿了。蕭繹後期的詩歌多了一股蒼鬱之氣,感情表達更為深沉厚重。如《五言詩》:

寒浞猶稽命,新都久未平。留滯淹三楚,巑岏保一城。終當撫期運,伐罪吊蒼生。

這首詩當作于蕭繹登上皇位不久,雖平定了“侯景之亂”,但依然面臨著外敵的頻頻侵犯,國家政局不穩。這首詩採用五言六句這種古體形式反映了當時的時局,剛剛登上皇位的蕭繹,一方面認識到現實的艱難,感受到自己身上所肩負的重任,另一方面也強烈表達了自己作為一代君主,驅逐外敵,維護國家的安定統一的志願。整首詩貫穿著一股憂國憂民的厚重情感。又如他的《幽逼詩四首》:

南風且絕唱,西陵最可悲。今日還蒿裏,終非封禪時。

人生逢百六,天道異貞恆。何言異螻蟻,一旦損鯤鵬。

松風侵曉哀,霜雰當夜來。寂寥千載後,誰謂軒轅台。

夜長無歲月,安知秋與春。原陵五樹杏,空得動耕人。

此時的蕭繹,國破家亡,淪為階下囚,即將步入生命的盡頭,所有的思緒、想法、情感都化作在這最後的凄愴絕唱之中了,整組詩格調低沉,情感悲愴,時人讀之無不痛哭流淚。

從以上的論述中,我們可以看出蕭繹詩歌的情感特征主要表現為“哀婉閨怨”和“沉鬱悲愴”。情感特征的形成與作者的生活環境有很大的關系,帝王之子,顯赫的政治地位,優越的物質環境,再加之年幼聰慧,生性敏感多疑,又眇一目,身在帝王之家,看慣周遭的爭權奪利,勾心鬥角,對人生世事不免易產生悲哀的感嘆,行之于詩歌中便形成了哀思的情調。此外,也與當時的審美風尚有很大關系,詩歌發展到南朝,“吟詠情性”成為詩學的核心觀念,蕭繹詩歌創作自然會受其影響,並提出“情靈搖蕩”的審美主張,而“哀思”之情,似乎更能打動人的心靈,正如後來的大學者韓愈所言:“和平之音淡薄,而愁思之聲要眇,歡愉之辭難工,而窮苦之言易好。”[2]後來時事的變遷,國家政局的變動,個人生活相應發生巨變,這股淡淡的“哀思”之情逐漸被悲愴、沉鬱之情所代替,感情的內涵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這也是蕭繹詩歌情感特征值得關註的地方,但往往被研究者所忽略或一筆帶過,甚為遺憾。

二、纖巧綺麗的語言

蕭繹《金樓子·立言》曰:“至于文者,惟須綺縠紛披,宮徵靡曼,唇吻遒會,情靈搖蕩。”“綺縠紛披”,講究語言華美,色彩華麗;“宮徵靡曼”則語言表達基本上實踐了自己的文學主張,具體有如下一些特點:

首先,追求纖巧,意警辭秀。纖巧,不僅指詩歌布局纖小精致,同時還包括所詠之物的細小別致。在這裏我們主要就蕭繹詩歌語言的纖巧稍加論述。蕭繹比較註重詩句的錘煉,由于其詩境界比較狹窄,不夠開闊,語言上字句的錘煉就自然表現為纖巧之美。如<示吏民詩>中的“霞出浦流紅,苔生岸泉綠”,“紅”、“綠”兩個表示顏色的名詞,不僅準確表達了自己作為顏色的含義,同時在詞性上則轉化為動詞,從而具有了流動感和生命感。又如《和劉上黃春日詩》中“柳絮時依酒,梅花乍入衣”,這一“乍”用得相當巧妙,含有突然、意外之意。尤其與“時”字對用,更于常之美中忽有意外之喜,充分展現了詩人于春日飲酒的樂趣。再如<登江州百花亭懷荊楚詩>中的“柳絮飄晴雪,荷珠漾水銀”,不僅對仗工整,同時用字也非常講究,尤其是“漾”字,更是形象生動,而且又非常新穎。開啟蕭繹詩集,可以發現很多這樣的例句,不僅用字讓人覺得新穎巧妙,而且整首詩是意警辭秀,正如錢基博先生的<中國文學史>通過蕭綱和蕭繹對比分析,認為二人“同一雕麗,而簡文之氣緩散,元帝之筆警秀。簡文語縟而勢駑,故不矜于先鳴,元帝意警而辭秀,時卓出以偏驤。”這一評價不無道理,正是由于蕭繹非常註重語言的纖巧性以及與整首詩的統一協調性,才使得他的詩歌表現出辭秀意警之美。

其次,註重色彩,語言綺麗。作為一位畫家詩人,蕭繹詩歌不可避免地會格外註重色彩的搭配和使用,他尤其喜用亮色,非常喜愛金色、紅色,也常用綠色、青色等。這一點在文中的第二章已闡述過,在這就不多言。唐人司空圖《二十四詩品》對“綺麗”有過細致描述:

神存富貴,始輕黃金。濃盡必枯,淡者屢深。霧餘水畔,紅杏在林。月明華屋,畫橋碧陰。金尊酒滿,伴客談琴。取之不足,良殫美襟。

蕭繹的許多宮體詩均體現了綺麗的語言特點。如<烏棲曲四首>、<採蓮曲>、<芳樹>、<紫騮馬>、<洛陽道>、<夕出通波閣下觀妓詩>、<和劉上黃春日詩>等等。其<夕出通波閣下觀妓詩>曰:

娥月漸成光,燕姬戲小堂。胡舞開春閣,鈴盤出步廊。起龍調節奏,卻鳳點笙簧。樹交臨舞席,荷生夾妓航。竹密無分影,花疏有異香。舉杯聊轉笑,歡茲樂未央。

詩中用“娥月”、“燕姬”、“胡舞”、“春閣”、“笙簧”、“舉杯”等艷麗的字詞,與司空圖《詩品》中的“月明華屋”、“金樽酒滿,伴客談琴”等所描述的綺麗是一致的。同時作者又以月露微光之下欣賞美人歌舞的艷事為題材,在詩歌的風容色澤上又追求色彩的艷麗華美,從而使這首詩成為比較典型的“綺麗”之作。又如<洛陽道>:

洛陽開大道,城北達城西。青槐隨幔拂,綠柳逐風低。玉珂鳴戰馬,金爪鬥場雞。桑萎日行暮,多逢秦氏妻。

“青”、“綠”、“玉”、“金”,顏色亮麗,“青槐”兩句,寫出了春光的柔美,“玉珂”則寫出了春日下城市生活的熱鬧,且辭藻華麗,最後兩句則寫到了既勤勞又聰慧的美人,同樣,代表了“綺麗”的風格。至于蕭繹的宮體詩歌始終離不了辭藻的富艷、春景的浪漫和美人的幽思,其“綺麗”的特質就更不言而喻了。

再次,講求音韻的自然流暢。蕭繹一些詩歌讀來非常通暢自然,如《採蓮曲》:

碧玉小家女,來嫁汝南王。蓮花亂臉色,荷葉雜衣香。因持薦君子,願襲芙蓉裳。

讀來琅琅上口,富有音樂美,且滿口餘香,富有詩意。正如陸時雍<詩境總論>言:“梁元學曲初成,遂自嬌音滿耳,含情一粲,蕊氣逼人。”[5]評點是相當精到的。又如<吳趨行>:

水裏生蔥翅,池心恆欲飛。蓮花逐床返,何時乘塌歸。

音韻和暢,感情基調健康活潑。蕭繹深受其父蕭衍影響,酷愛吳地歌曲,從中積極吸取營養要素,在聲律上更追求和諧,文字表達上更註重典雅化,推進了民歌的文人化,同時又不喪失民歌本身的情調。以上兩首筆者認為是這方面的代表作,此外還有《烏棲曲四首》。

另外,他詩歌中還有一些造語平淡、意境清新之作。如<綠柳詩>:

長條垂拂地,輕花上逐風。露沾疑染綠,葉小未障空。

白描,語言平易,但讀來卻清新可人,詩意盎然。南朝顏之推《顏氏家訓》言“沈隱候(約)曰:文章當從三易:易見事,一也;易識字,二也;易誦讀,三也。”[6]既要求用事,同時又求自然明朗,這是當時比較特殊的審美風尚,蕭繹的部分創作亦很自覺地實踐著這種文學主張,講求語言的通俗流暢,偶爾用典卻又非常自然,如《長歌行》:

當壚擅旨酒,一卮堪十千。無勞蜀山鑄,扶受採金錢。人生行樂爾,何處不流連。朝為洛生詠,夕作據梧眠。從茲忘物我,優遊得自然。

語言平淡自然,且帶點口語化,那股人生當及時行樂的思想,悠然自得的情趣很隨意地表達出來了,而且詩中用典,如“蜀山鑄”、“洛生詠”等等,仿佛信手拈來,卻與詩之主旨緊密地結合在一起,毫無生澀之感。

蕭繹以其善感的心靈,感知著周遭的世界,借纖巧的筆調,抒發著細膩的情思,或歡愉、或哀怨;或灑脫、或沉鬱。他的詩歌整體流轉著婉轉多情的華麗格調。當然,不可否認,蕭繹詩歌整體藝術風貌顯得有些纖弱,意境流于狹窄,這可能與詩人自身的生活環境、社會風尚有很大關系。蕭繹以自己的詩歌特色,彰顯了齊梁文學的主體特征,同時又表現出自己的個性特征。

相關評價

蕭繹其人,也算列位亡國皇帝的一個,他本應該在歷代亡國之君中享有更高地位,至少比起他一生的所作所為,其在歷史上的人氣還是略顯單薄了些,比起隋煬帝、南唐後主這些大名鼎鼎之輩,他簡直處于被歷史遺忘的角落,至今甚少為人所知。

蕭繹是個極其復雜的人物,“才子皇帝,表裏不一”,也許是對他不太準確的一句總評。他的一生算不上太曲折,人生前四十年作為皇子養尊處優,呆在華屋高牆之內除了讀書著作,寫詩作畫,沒有在史書上留下太多痕跡。但在人生的最末期,他借助“侯景之亂”的機遇走上歷史前台,登極為帝,卻做出很多被後人所詬病的舉動。

在侯景之亂中,他擁具實力卻坐觀國禍不理,暗藏私心,首先殘忍地將對他登基為帝構成威脅的兄弟子侄逐個消滅,等到老父親梁武帝被外賊活活餓死之後才發兵勤王。他一生勤奮讀書,並辛苦聚書四十餘載,收集起古代罕見的十四萬卷之多的圖書,在自己登上皇位之後,卻再度與北方的西魏產生矛盾,招來強敵寇境。失敗之餘,他命人將這十四萬卷的圖書焚燒個一幹二凈,說“讀書太多,以致有今日之禍”,引發中國歷史上續秦始皇“焚書坑儒”之後最大的文化破壞事件,可以說是中華文明遭受巨大破壞的千古罪人。

生活中他是一個相當失敗的人,作為普通人的他,因從小一隻眼睛瞎掉,生理上的缺陷令他背負沉重的心理負擔,屢屢因為獨眼猜忌別人,與人發生不快。

梁元帝妃徐昭佩梁元帝妃徐昭佩

作為人子,他躬行孝道,不但身體力行執行,而且著書闡明自己的孝道觀念,極力向後世的人們擺明自己孝順的嘴臉,他本人死後也被贈與“孝元”皇帝的謚號。但他在父親晚年做出種種“大逆不道”之舉。

作為人夫的他,夫妻生活極不美滿,他的妻子徐妃是為歷史上著名的“徐娘半老”典故裏面的那個徐娘。徐娘做事大膽出格,屢屢用化“半面妝”的方式來諷刺他的一隻眼,並且與人私通,將綠帽戴到了身為皇帝的蕭繹頭上,這真可謂是中國歷史最高“級別”的一頂綠帽。

作為人父,他將對結發妻子的怒氣遷到兒子身上,倫常紊亂隨之而來的自然是家庭悲劇。到了晚年他先後喪失五個兒子,白發人送黑發人,令其悲痛欲絕。

作為別人的親兄弟親骨肉,他以文人彬彬之外表,做出極端殘忍之舉動,將對他登極皇位可能構成威脅的兄弟子侄一一誅殺。古往今來為了皇位爭奪而骨肉相殘者或許並不鮮見,但像他這般身份與手段之不般配,言語與做法之不一致者,絕對是空前絕後的一人。“父子兄弟之恩”,到他這邊,“可謂絕矣”(大儒王夫之語)!

作為皇帝的他,登基時間前後不超過三年,比起將好好一個強盛的國家活活折騰到滅亡的隋煬帝,似乎不必對亡國負有全責。但由于其所犯下的錯誤,不是亡國之君也變成了亡國之君。他在平定侯景之亂中雖顯示了一定的政治手腕和軍事能力,但很快又與強大的鄰國西魏發生不快,在處理外交關系時犯下極端愚蠢的錯誤,讓對手找到借口出兵。在抵抗過程中,敵人大兵壓境,數萬軍隊正團團圍困住城池之際,蕭繹為了顯示其文人本色,賣弄儒雅,不忙于組織抵抗,居然還有閒情與臣下一起講解<老子>。

這種偽裝的鎮定很快被殘酷的戰爭徹底擊得粉碎。不久之後,南梁帝國的國都告破,蕭繹身死國滅,江陵數十萬百姓或成蕭繹的陪葬品,或被掠入關中從此一生為奴,曾經繁盛一時的蕭梁王朝也被南朝最後一個朝代陳所取代。

以上種種的舉止,除了夫妻生活不睦之外,其他的大多都是在他晚年為了一己私利爭奪皇位所為,在他作為皇子的幾十年裏,他事事謹慎,處處小心,平日隻會勤學著書,品行德才似乎都沒的說,但也恰恰就是晚年暴露出來的一系列事件,讓我們得以窺探到了一個原本單薄的歷史人物立體的一面,人性向來是復雜的,在蕭繹身上,尤其明顯。

蕭繹在登皇位之前作為皇子,在太平盛世時代,不貪慕醉生夢死的貴族生活,十分勤奮辛苦地讀書、著書,即便因一隻眼瞎不能親自捧書觀閱也要令書僮讀給他聽,徹夜不停,著書以“成一家之言”的抱負始終是他奮鬥的理想。他出生在文學世家,文才十分了得,在歷代取得文學地位的帝王之中,“四蕭”(梁武帝蕭衍與三個兒子蕭統、蕭綱、蕭繹)堪比“三曹”(曹魏父子曹操、曹丕、曹植),蕭繹又是“四蕭”之中的佼佼者,文學成就堪稱翹楚,在五千年中國歷史出現的數百個帝王之中留下的著作為第一豐富,遠比號稱“十全老人”的乾隆博學多才,並且唯一留下作為諸子百家學說“子”部著作的《金樓子》,在中華文化歷史上鐫刻下自己的名字。

他雖沒有宋徽宗那樣直到今日仍未被超越的“瘦金體”書法水準,但若論及繪畫水準,漫漫五千年歷史百來個帝王之中 ,無人可出其右。他所畫的《職貢圖》,記錄了前來南梁朝貢的當時各個小國的人物形象,上面有金發碧眼的波斯胡人,也有渾身隻披一塊白布的黑人,因此,這不但是藝術史上不可多得的一件珍品,更是研究中國古代朝貢史極為珍貴的一份資料。

而且他博學多才,從<隋書·經籍傳>留下的資料來看,他研究的花樣可謂五花八門,包容萬象。除去作為文學家、詩人、學者、皇帝、畫家、書法家的身份之外,他還是一名音樂理論家,對中醫的研究放到今天可拿博士頭銜;他的圍棋水準至少是九段達人,因為他也寫了好幾本棋譜研究;他是姓氏學家,也是玄學研究達人,在眾多研究周易專家之中仍可佔據顯赫的地位。生在重文輕武的南朝的他甚至還寫了一本兵書《玉韜》。更叫人吃驚的是,南朝士大夫們對騎馬十分反感,認為那是野蠻人才做的事情,蕭繹卻不辭辛苦花費大量時間在養馬的研究上面,並且寫了一部研究馬的專著,叫做《相馬經》,裏面的研究成果據說超出了相馬專家伯樂的水準。他對一些為正直之士所不齒的旁門左道學問也十分感興趣,甚至能夠自己給自己算命,也能通過觀察星相知道天下大勢。他的才華以及學問簡直無人能及無所不包。

但他的藝術水準以及文學成就又與他的人格形成鮮明的對比。

常有人言,從一個人的筆下可以看出一個人的為人,“羈鳥戀舊林,池魚思故淵”可見五柳先生陶淵明歸隱之心。“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可窺詩仙太白及時行樂,放達不羈的個性。“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一語道出範仲淹關註家國天下、蒼生疾苦的憂勞之意。得意時高唱“大江東去”,被貶至荒蠻之地,猶做得出“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做嶺南人”這樣的詩句,可見蘇東坡一生屢遭不順卻依然樂觀豪邁的氣勢。

我們從《史記》裏面<太史公自序>一篇更可見司馬遷在李陵一案遭遇宮刑之後,孤憤卻昂然向上的心情。故此,今人研究古人,常常有《從詩文看某某詩人的性格》、《從作品觀某某文人一生》之類題目的文章出現。

但有時作品會愚弄人。歷史上的大詩人白居易會寫出<賣炭翁>這樣的現實主義詩篇為民眾的疾苦發出呼吁,但在生活中他喜歡蓄養妓女,在唐代官員中狎妓最為有名,甚至還與“元白”並稱的那個元稹相互交流心得。白居易的行為,也許還受到當時世風的影響,他本人倒也沒做出一份謙謙君子的姿態對這些事予以否認,倒是也寫一些“櫻桃樊素口,楊柳小蠻腰”這樣的詩句來誇贊他把玩過的幾個歌妓,也不算言行不符,至少不算太離譜。

法國大學者盧梭在自己的自傳<懺悔錄>中說:“不管末日審判的號角什麽時候吹響,我都敢拿著這本書走到至高無上的審判者面前,果敢地大聲說:‘請看!這就是我所做過的,這就是我所想過的,我當時就是那樣的人……’”但如果真的存在地獄之類的審判機關的話,我想蕭繹是斷然不敢拿著他那本標榜“成一家之言”的《金樓子》,面對油鍋面不改色地說“我當時就是那樣的人”這句話的。

在蕭繹這個人身上,光看他的文學作品的話,你會被深深誤導,這個人身上有著復雜的性格,甚至可說是雙重人格,為人與為文,差了何止十萬八千裏。他是中國古代歷史上頭一號的偽君子,比起王莽之流,其作風更殘忍,手段更下作,偽善的面孔更叫人惡心反胃。

此人常在著作之中滿紙宣揚聖賢之道,在現實中卻對親兄弟子侄殘忍加害。他的八弟與他爭奪皇位失敗,幾個侄子被他關在江陵牢裏不給飯吃,直到把自己手臂上的肉都啃光才餓死。當真正的外敵攻下他的國都並生擒了蕭繹之後,將被他關在牢裏的還活著的其他侄子們放了出來,一字排開,那些人,個個戴著枷具,身上到處流膿,肌肉基本潰爛,見此慘狀,敵軍的主將也忍不住斥罵:“這些都是你的親人,你居然忍心這麽對待他們?”蕭繹無言以對。

他號稱愛才,常以聖人周公自比,不遺餘力地招賢士才,卻嫉妒真正有才之人。侯景之亂,“高才碩學”的劉之遴遠道來投奔他,他嫉妒劉之遴的聲名,暗中派人將其毒死在半路上,隨後再親自撰寫祭文極力表達哀痛之情,並送上許多陪葬品風光隆重地舉辦了葬禮。

他親自編纂一本《孝德傳》,號召全天下人都要遵從孝道,在另一本著作《金樓子》中更是將父親梁武帝蕭衍與上古幾位賢君虞舜、夏禹、周文王等並列,說這四人是萬年以來難得一出的好君主;國難發生之時,卻坐視父親遭受劫難一直按兵不動,一直到確信當皇帝的父親已經死了之後才出兵平叛,但仍故意隱瞞父親死訊達一年之久,直到他本人有機會登上皇位,才裝模作樣地為父親發喪,並且為父親雕一個名貴的白檀木頭像,早晚都要焚香跪拜,大小事都要恭恭敬敬地稟報一番。

又聲稱自己生性“尚仁”,死囚犯臨被處死都會覺得于心不忍,特允許死囚的愛人在臨刑前來探望死囚,但在江陵之難發生時,有人建議將兩千死囚釋放出來充軍幫助守城,不但不允許,反而命令將這些人全部用木棍活活敲死。這項命令還沒來得及實施,江陵就被攻破了,兩千囚犯幸而沒有沐浴到他澤被天下的“仁義”光輝而得以幸存下來。

文學作品

蕩婦秋思賦

蕩子之別十年,倡婦之居自憐。登樓一望,唯見遠樹含煙。平原如此,不知道路幾千?天與水兮相逼,山與雲兮共色。山則蒼蒼入漢,水則涓涓不測。誰復堪見鳥飛,悲鳴隻翼!秋何月不清,月何秋不明?況乃倡樓蕩婦,對此傷情!

於時露萎庭蕙,霜封階砌,坐視帶長,轉看腰細。重以秋水文波,秋雲似羅。

日黯黯而將暮,風騷騷而渡河。妾怨回文之錦,君思出塞之歌。相思相望,路遠如何!鬢飄蓬而漸亂,心懷愁而轉嘆。愁縈翠眉斂,啼多紅粉漫。

已矣哉!秋風起兮秋葉飛,春花落兮春日暉;春日遲遲猶可至,客子行行終不歸。

採蓮賦

紫莖兮文波,紅蓮兮芰荷,綠房兮翠蓋,素實兮黃螺。于時妖童媛女,蕩舟心許,鷁首徐回,兼傳羽杯。棹將移而藻掛,船欲動而萍開。爾其纖腰束素,遷延顧步。夏始春餘,葉嫩花初,恐沾裳而淺笑,畏傾船而斂裾。故以水濺蘭橈,蘆侵羅薦,菊澤未反,梧台迥見。荇濕沾衫,菱長繞釧,泛柏舟而容與,歌採蓮于江渚。

歌曰:碧玉小家女,來嫁汝南王。蓮花亂臉色,荷葉雜衣香。因持薦君子,願襲芙蓉裳。

秋風搖落

秋風起兮寒雁歸,寒蟬鳴兮秋草腓。萍青兮水澈,葉落兮林稀。翠為蓋兮玳為席,蘭為室兮金作扉。水周兮曲堂,花交兮洞房。樹參差兮稍密,紫荷紛披兮疏且黃。雙飛兮翡翠,並泳兮鴛鴦。神女雲兮初度雨,班妾扇兮始藏光。且淹留兮日雲暮,對華燭兮歡未央。

隴頭水

銜悲別隴頭。關路漫悠悠。故鄉迷遠近。征人分去留。沙飛曉成幕。海氣旦如樓。欲識秦川處。隴水向東流。

折楊柳

巫山巫峽長。垂柳復垂楊。同心且同折。故人懷故鄉。山似蓮花艷。流如明月光。寒夜猿聲徹。遊子淚沾裳。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