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十一郎 -2002年大陸版吳奇隆主演電視劇

蕭十一郎

《蕭十一郎》是根據古龍原著同名小說改編,由海南周易影視製作有限公司和九洲音像出版公司聯合拍攝該劇由黎文彥執導,陳曼玲改編,吳奇隆朱茵、于波領銜主演的古裝武俠電視劇。

該劇講述了俠盜蕭十一郎在一次意外追逐中卷入了武林傳說中人人窺伺神秘寶物之爭,引起了武林中人人爭奪的一場腥風血雨的故事。

該劇于2002年6月10日播出。

  • 中文名
    蕭十一郎
  • 主演
    吳奇隆,朱茵,于波,馬雅舒,萬弘傑
  • 集數
    40集
  • 其他名稱
    割鹿刀
  • 類型
    古裝、武俠、愛情
  • 出品時間
    2002
  • 首播時間
    2002年6月10日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導演
    黎文彥
  • 編劇
    陳曼玲
  • 原著
    古龍

​劇情介紹

蕭十一郎有一點點壞但壞得可愛,是個可愛的忠實朋友,甜蜜的情人,平常以濟貧扶弱為志,過著瀟灑浪蕩的日子,在一次意外的追逐中,卷入了武林傳說中人人窺伺的神秘寶物割鹿刀之爭,並因此結識了武林第一美女璧君,兩人美麗而又錯誤的相逢在璧君要遠嫁京城世家公子連城璧的前夕,本該無波無瀾的相遇卻因陪嫁物割鹿刀的價值連城而引起了武林中人人爭奪的一場腥風血雨。

劇照劇照

十一郎因數度搭救璧君而使兩人深種,但天差地別的身份及璧君需嫁連家的不可變更事實,使蕭、沈、連三人從此開始了恩怨糾纏的一生。

武林惡勢力逍遙侯對割鹿刀志在必得,又愛戀上了璧君的驚世絕色,連家是武林第一世家,城璧亦是武林擎柱,既要護刀又要保護美人,十一郎天不怕地不怕,拼熱血為紅顏,璧君面對真實相愛的十一郎,與面對沈連兩家的壓力同樣困難。

在這多角多樣的爭奪戰中,還有一個其烈如酒、其色如花的江湖奇女子風四娘,四娘一生以追逐蕭十一郎為夢想,卻忽略了始終默默追隨身邊的楊開泰,楊家以經營馬場生意聞名天下,開泰為馬場少主生性節儉,老實誠懇,謹慎小心,做起生意來卻威風八面,獨獨對四娘無可奈何一籌莫展,其父楊天贊馬場主人的身份背後卻藏了個天大的秘密,像割鹿刀之謎一樣神秘難解。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
蕭十一郎吳奇隆
沈璧君朱茵
連城璧于波
風四娘馬雅舒
楊開泰萬弘傑
連城瑾劉雯(劉思彤)
靈鷲楊俊毅
雪鷹張晉
小公子李倩
二鍋頭王剛
白楊孫寶光
綠柳邵峰
沈太君鄭毓芝
徐姥姥傅小娜
賈信劉全
趙毅宋來運
泥鰍張志超
東來田重

職員表

出品人:王鵬舉;周易
製作人:蔣雪柔(總);唐國瑞(主任);黃瓜創作中心(創作中心)
監製:周林;黃德峰
原著:古龍
導演:賴建國;梁國冠
副導演(助理):周國棟;歐凡;黃菲飛
編劇:陳曼玲
攝影:林建中;周俊倫
剪輯:顧國良
道具:王城剛;李平均
選角導演:嚴晶
藝術指導:陳浩忠(總);尤宜珠(化妝)
美術設計:王建國;鮑延軍;祝天友
動作指導:張孝正(武術導演);徐二牛;谷雷;崔俊傑;夏斌
造型設計:吳寶玲
服裝設計:梅國棟
燈光:滕廣偉;鄭憲海
劇務:商志明;李萬峰
場記:聶明;冷燕

以上資料來源 

主演介紹

蕭十一郎

蕭十一郎| 吳奇隆

江湖俠盜,劫富濟貧,性格灑脫不羈,我行我素,卻愛上世家之女,亦為連城璧之妻——沈璧君,懸殊的家世背景和性格上的差異,兩人陷入長期苦戀,更因十一郎為護刀家族之後,受命保護割鹿刀所有人連城璧,而致處處受製于城璧,歷經波折,終與沈璧君在一起。

蕭十一郎

沈璧君| 朱茵

溫柔嫻雅,外冷內熱,雖因幼承庭訓和保護,看似溫柔單純,實則聰慧而堅強。雖深愛蕭十一郎,但禮教束縛下常生掙扎,曾因城璧之怒而離開連家,與蕭十一郎過了段神仙眷侶的生活,但在連家被毀,城璧失意之時,仍堅決回到連家,撐起中興之責,直到發現城璧之狼子野心後,終與毅然放開一切,隨蕭十一郎遠走天涯。

蕭十一郎

連城璧| 于波

江湖大派連家堡的少堡主。其風採翩翩,文武兼備,自負聰穎,內心卻是陰沉而疑心病重。深愛著沈璧君,卻忍不住一再試探,每次試探的結果都是將沈璧君一點一點地推向蕭十一郎。在失去所愛後,用盡手段報復,大起大落之間嘗盡人間冷暖,為統御武林,一連犯了不可挽回的大錯,最終死在蕭十一郎手中。

蕭十一郎

風四娘| 馬雅舒

從小與蕭十一郎一起長大,看似貪財,卻是為了救濟有需要的窮苦人家。聰明直率,風情萬種,一腔深情系于十一郎身上,卻因十一郎始終視之如姐,而無法表白,隻能在心中痛苦,並因沈璧君的出現自知無望而決定嫁與楊開泰,卻又為蕭十一郎而毀婚,但在楊家馬場被火燒盡,楊天贊死後,仗著義憤與開泰胼手胝足,再建馬場,終于發現開泰確是值得托付一生之人。

音樂原聲

歌名

作曲

作詞

演唱

備註

轉彎

金培達

武雄

吳奇隆

片頭曲

你我之間

AlexSan

馮穎琪/劉卓輝

朱茵

插曲之一

愛的黑暗面

孫靖

孫靖

ZIP發射樂團

插曲之一

隱痛

陳光榮

武雄

吳奇隆

片尾曲

幕後花絮

1、在第一次騎馬的戲份開拍前,吳奇隆表示不會騎馬。工作人員給吳奇隆作了特訓,練就了騎術 。

片場照片場照

2、吳奇隆在拍攝一場藏身瓮中,當瓮被爆破後他由鋼索吊起一躍而出的戲分中,爆破和鋼索的控製時間誤差兩秒,令吳奇隆的右手掌被炸傷。縫了六、七針後,吳奇隆傷勢已受到控製,但手臂腫脹未消不能活動自如 。

3、拍攝期間中,劉思彤與吳奇隆和朱茵在戲外玩遊戲,輸了罰做俯臥撐,連導演都忍不住加入遊戲 。

劇集評價

正面評價

原著中充滿了壓抑與哀愁的氣氛,人物受製于傳統禮教,對于婚姻的理解隻是義務與忠誠,不太合乎當今年輕觀眾的想法,電視劇中增加了較多的活力與現代意識形態的元素,賦予主角們較強烈的叛逆性以及更多向命運挑戰的勇氣,雖然悲劇氣息仍然濃厚,但跟原著比較,已不再是“灰暗宿命”了。(北京青年報評)

劇照劇照

古龍文體以簡潔著稱,既像劇本也像散文詩,但背景卻很多“空白”,不像金庸小說細膩具體,于是劇情中編造、補充了很多小說中沒有的人物、細節和背景,將所有的角色都做了層次豐富化的處理。這樣改編的結果,詩意也許少了,但故事情節卻完整了。(新華網評)

反面評價

原著中的蕭十一郎非常正經、深沉的人,而吳奇隆這個改編版本卻將蕭十一郎演成一個很青春很酷的少年英雄,使得毀譽參半。(北京青年報評)

分集劇情

第1集

大盜蕭十一郎從楊家馬場盜走寶馬"雪花驄",十一郎青梅竹馬的搭檔風四娘,又由馬場少主楊開泰處騙得三萬兩作為取回"雪花驄"的報酬。為盜割鹿刀,蕭十一郎引出開泰大鬧沈宅,與武林第一美人、沈宅千金沈璧君一見鍾情,可惜這時璧君已將嫁入連家堡。武林黑暗勢力逍遙侯"派手下靈鷲、雪鷹及徒兒小公子前去沈宅盜刀,小公子得手後,割鹿刀卻被十一郎漁翁得利搶走。小公子乘亂劫走璧君,幸被十一郎救走。

第2集

十一郎見識到了割鹿刀的神奇之後,將璧君與寶刀一起送回沈家,老太君為順利將刀交給城璧,隱瞞了寶刀復得的訊息,嫁禍十一郎。賽馬會上城璧勝出贏得"雪花驄",璧君試騎寶馬引開眾人註意,太君悄悄將刀交給城璧。璧君卻為逍遙侯手下擄走,因路上馬車出事,璧君得以從水路逃走。

第3集

十一郎由水中救走璧君,二人回到茅屋談話間,璧君得知十一郎的真實身份,心情矛盾。回到沈宅,璧君要求太君還十一郎清白,太君卻發現璧君對十一郎動了真情,甚為擔憂。十一郎當晚去見璧君,不料中了白楊綠柳的毒,璧君為十一郎擋了太君的金針,被十一郎救走。四娘誤會十一郎被扣留沈宅,前去要人,反被扣留沈宅,幸騙得解葯,逃走時遇上送璧君回府的十一郎。

第4集

太君告知璧君家道中落,多年來接受連城璧財物人力照顧的事實,打消了璧君退婚的念頭。城璧驕縱的妹妹連城瑾發現璧君不愛乃兄,勸哥哥退婚,城璧斷然拒絕。璧君出嫁當日,遭逍遙侯及其手下擄劫,幸被十一郎打退,但璧君拒絕隨十一郎私奔,聽天由命的嫁去連家堡。十一郎大受刺激,為試探連城璧對璧君的真情,大鬧婚禮。

第5集

十一郎回到林間小屋後茶飯不思,四娘開導不成悻悻而去。城璧因懷疑璧君並非完璧而借口不與她圓房,並派白楊綠柳前去察明十一郎的底細。四娘醉酒找十一郎訴苦,陰差陽錯被老實的開泰誤會,反而對四娘情愫更深。十一郎接二連三被栽贓陷害,查明是小公子所為,目的在挑起蕭十一郎與連城璧的沖突,城璧也有所覺,為查明真相,讓璧君自行回門希望引蛇出洞,回門日璧君果然被小公子埋伏突擊。

第6集

璧君再入虎口,又被十一郎所救,並為她療治腳傷。逍遙侯手下擒城瑾入逍遙窟,反而被逍遙侯重責,逍遙侯命靈鷲將城瑾原路送回。小公子騙璧君的奶娘徐姥姥將璧君帶至山谷,城璧中計被擒入網中,眼看著璧君受辱卻不出手,十一郎趕來解圍被小公子所傷,璧君對新婚夫君的心術深沉而大為寒心。城璧用言語激走十一郎,十一郎回到四娘處因失血過多而暈倒。逍遙侯得知打傷自己的是十一郎,因靈鷲雪鷹見到自己真身,破例收二人為徒。

第7集

太君為試探城璧的真心,騙他去荒山為璧君找金色娃娃魚做葯引治病,城璧等毅然前往。璧君不顧太君反對前去探望傷重的十一郎,聽說荒山詭異危險,又央求十一郎前去幫手。其實金色娃娃魚是逍遙侯布下的騙局,城璧、十一郎聯手對付逍遙侯,救回璧君,白楊綠柳卻失陷逍遙窟。十一郎找回當年父親留下的無字天書想探究其中秘密,開泰開始懷疑自己的父親楊天贊是否與逍遙侯有關聯。

第8集

靈鷲遺失了逍遙侯所賜的信符,潛回連家堡尋找被擒,城璧以救出白楊綠柳作為交換條件。十一郎從天書中得知自己是守護割鹿刀的蕭家後人,紆尊降貴到連家堡保護割鹿刀,城璧卻誤會十一郎難忘舊情,因此對璧君百般猜忌,令璧君傷心。靈鷲放走白楊綠柳,被逍遙侯打成重傷,被白楊二人把他救回連家堡,十一郎為其療傷。

第9集

十一郎夜探璧君,取回二人定情的信物紅紗。四娘為尋找十一郎來到連家堡,十一郎說出自己身為護刀家族的身世,城璧才知十一郎留在連家的使命。逍遙侯偷襲連家堡,城璧將璧君藏入琉璃房中,暗中窺視她是否可以拔出割鹿刀,被璧君看透心思。雪鷹帶走城瑾,十一郎誤會是璧君被擒,匆匆追趕,卻救回了城瑾,讓城瑾誤以為十一郎愛上了自己。四娘用計擒了小公子,城璧乘機加以收服,準備用小公子來對付十一郎和逍遙侯。

第10集

城璧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將小公子掛在山壁上當誘餌引逍遙侯前來搭救。逍遙侯反而潛入連家堡,在新房內挾持璧君,城璧誤會妻子與十一郎偷情,急怒攻心掌摑愛妻,令璧君傷透心,十一郎安慰璧君並誓死守護她。逍遙侯被連家達人打傷中毒後逃走,楊天贊卻在連家葯室出現,令城璧對其疑心更重。小公子畫出地形圖,帶眾人前往荒山。十一郎、璧君隨後跟至,為人被困在充滿幻術的逍遙窟中。

第11集

在逍遙窟內,璧君不顧連城璧的怒聲反對,以自己的處子之血救了十一郎,城璧面子丟盡,大受刺激。雪鷹被靈鷲救醒,懇求他同回逍遙窟,被拒絕後懷恨在心,怪罪是受了連城瑾的勾引。城璧寫下休書,璧君離堡,姥姥多事留休書在新房中,城璧攜休書策馬追趕,卻見璧君與十一郎在一起,誤會加深,憤而當面撕毀休書,讓璧君永遠不能離開連家堡。小公子帶人血洗沈宅,太君失蹤,十一郎怕璧君受不住打擊,假裝自己傷重需要出門求診,帶璧君離開。

第12集

十一郎探沈宅,向太君透露自己作為護刀家族的真實身份,並留下治傷葯,卻不料小公子隨後跟到將太君擄走。開泰上連家堡求助尋父,城璧故意拿出假的割鹿刀讓他開眼界,逍遙侯與十一郎在奪假刀的過程中被炸入水中,二鍋頭搭救,並設計引開眾人,放走十一郎。逍遙侯斷了雪鷹的雙臂,傳授其絕學。十一郎傷重回到客堆,四娘、璧君合力救治,更增情感。白楊綠柳被關入玩偶山庄遇見姥姥和被打成手腳殘廢的太君。逍遙侯將姥姥丟在林中,被城瑾、靈鷲救回。

第13集

風四娘在山崖救回腳部受傷的天贊。城璧讓姥姥把璧君帶回沈宅滅門血案現場,告訴她太君被十一郎出賣,將她送進逍遙侯的虎口,璧君怒極舉劍刺傷十一郎,小公子乘機突襲璧君,十一郎仍抱著傷重之身為璧君又挨一劍。楊天贊竭力反對開泰與四娘的婚事,開泰執意成親,四娘欣然應允。小公子將受傷後的十一郎百般折磨,十一郎假意周旋,想借此激走璧君,但璧君看透他心思,堅決不肯離去。城瑾欲去客堆探望十一郎,但是被城璧禁足閨中。

第14集

開泰聽從城璧建議試探四娘對他的真心,讓泥鰍詐稱自己被逍遙侯所擒,四娘聞訊立刻前去救援,不料遇到逍遙侯真身,被打昏過去,幸虧開泰及時趕到救回四娘。十一郎騙得小公子帶他們前往落日峰,與璧君雙雙跳下。城璧對二人的死訊十分震撼,帶著花瓣去祭祀亡妻。誰知十一郎與璧君命不該絕,在深谷茅屋中度過快樂的隱居生活。城瑾得知十一郎的死訊,前去與四娘核實,四娘順勢敷衍之,城瑾傷心不已。

第15集

城璧為探楊天贊的虛實,同意開泰與四娘的婚事,天贊無奈。十一郎與璧君感情日益增進。開泰大婚之日,四娘在送親的途中聽說十一郎落日峰遇難的訊息,立即毀婚離去,到峰頂呼喚十一郎的名字,傷心欲絕。天贊在馬場內被雪鷹假扮的逍遙侯殺死並炸成飛灰,開泰親眼目睹,心神俱碎。城璧為自己的猜疑多忌而懊悔。

第16集

四娘前去馬場還嫁衣時得知楊家遇難,心裏十分擔心,決定留在馬場幫助開泰度過難關。小公子設計城璧在悼妻碑上題字而中毒,摔下落日峰。逍遙侯得知城璧死訊,痛失報復的對象,竟大發雷霆將小公子趕出逍遙窟。正在谷底過著神仙伴侶生活的十一郎和璧君卻救下城璧,城璧蘇醒後,見璧君還活著,大為驚喜,重燃與璧君破鏡重圓的希望,三人陷入尷尬的困境中。城瑾懷疑城璧被逍遙侯擄走,與靈鷲二人前往逍遙窟打探。

第17集

雪鷹將靈鷲、城瑾困在逍遙窟內。天贊出殯,四娘、泥鰍代開泰做孝子哭喪,其實天贊正是逍遙侯的化身,詐死隻為了讓連城璧不再猜疑他,不過父子天性,他忍不住偷偷溜回馬場鼓勵兒子振作,開泰恢復神志後性情大變,對四娘冷言冷語,甚至將她扔出大門,但四娘不依,我行我素仍留在馬場,默默協助開泰重振家業。逍遙侯用城瑾的性命威脅靈鷲,要他在半月內找到割鹿刀和連城璧。十一郎為鏟除逍遙侯,開始尋找割鹿刀。四娘為了替馬場省下購買良馬的錢,偷偷外出馴服野馬,被開泰發現。

第18集

十一郎向璧君坦承心事,二人許下海誓山盟,城璧在一旁痛心不已。為奪回璧君,城璧騙她喝下攙雜著自己鮮血的蝕心草茶,告訴璧君十日內如不與他圓房便會身亡,璧君不為所動,獨自出谷尋找十一郎,希望與他度過人生最後時日。四娘幫助開泰向眾商戶追債,手段潑辣,開泰大丟面子,氣得將四娘關在房中,夜間開泰自行去馴野馬,四娘亦偷偷跟隨,二人心靈有所交流。小公子騙得璧君前往逍遙窟尋找十一郎,不料十一郎與靈鷲探逍遙窟,與璧君重逢。

第19集

十一郎與璧君喝下素素的湯葯,昏迷之後被送到玩偶山庄內,與白楊綠柳重逢,並見到手腳俱廢的太君和城瑾。璧君的蝕心草毒發作,白楊綠柳束手無策,十一郎一面心焦如焚,一面還要在璧君面前,強顏歡笑故做無事,偏偏老太君又仇視十一郎,令璧君為難。靈鷲前往楊家向四娘打探十一郎的訊息,四娘得知十一郎仍在世喜極而泣,但又為十一郎下落不明而擔憂。十一郎加緊尋找逃出玩偶山庄的出路,素素受逍遙侯指使,想用自己的美色引誘十一郎,離間他與璧君的關系,但璧君堅信十一郎,讓素素又羨又妒。

第20集

開泰、四娘等用盡各種方法,終于從谷底找出割鹿刀,回到馬場割鹿刀卻不翼而飛。太君逼白楊綠柳講出璧君中毒的詳情,與十一郎一番懇談,十一郎允諾太君一定把璧君帶出玩偶山庄,立即送她回城璧處解毒。隱身馬場的老酒鬼二鍋頭,盜走割鹿刀後復製了一把假刀,放在灶台下,故意讓泥鰍找回,開泰等救人心切,攜刀前往逍遙窟,正巧與十一郎等會合,眾人合力大戰逍遙侯,將假刀留在逍遙窟內,眾人順利逃離。

第21集

逍遙侯發現刀是假的勃然大怒,誓言要毀去連家堡。太君為解璧君的毒逼迫十一郎放棄璧君,讓他們夫妻和好,但璧君拒絕與城璧圓房解毒,城璧無奈自己吞下蝕心草做葯引,然後用自己的血暫時為璧君解了毒,但從此二人心脈相連,生死同命。璧君醒來後,與十一郎逕自離開連家堡。城璧終于明白,璧君的心已一去不返,心碎不已,結果遠在外地的璧君同時心痛發作,暈了過去。十一郎帶璧君求醫問診,但絲毫查不出結果。白楊綠柳發現偷割鹿刀、幫助十一郎對付逍遙侯的蒙面人身份可疑,故意下毒,二鍋頭中了毒以後,以內力逼至臉上,騙人是天花混過關。

第22集

開泰將馬場交還給城璧,立志脫離連家保,放手鏟除逍遙侯為父報仇,警覺到自己面臨眾叛親離的窘境,城璧憤而出手。開泰硬挨了一掌,聲言從此與連家恩斷義絕。開泰離開馬場,暫居四娘處。十一郎與璧君也回到四娘處借住。城瑾找上門向璧君興師問罪,十一郎坦言自己唯愛璧君一人,城瑾心碎而去,被小公子擄走。逍遙侯設計將城瑾放在司馬相的床上,令城璧蒙羞,城璧將妹妹關進琉璃房中。十一郎拿出積蓄鼓勵開泰重新創業。城璧派賈信將璧君騙了回去,開泰隨行保護,卻遭賈信暗算,璧君不知所終。

第23集

城璧綁架璧君將她囚禁在小屋中,卻在十一郎面前嫁禍給逍遙侯,十一郎冷靜思考後,尋跡找到了因為絕食抗議而虛弱不堪的璧君,憤而前去連家堡要找連城璧拼命,卻被賈信告知,蝕心草之毒令璧君與城璧心脈相連,同生共死。這使十一郎陷在十分被動的困境中,十一郎既不忍璧君受傷,隻有任憑連城璧宰割。璧君不為所動的告訴城璧,如果十一郎有難,自己必將與之同歸于盡。璧君帶了十一郎雙雙回到沈宅,太君竭力反對二人在一起。城璧為報奪妻之恨,想出一個讓璧君與十一郎反目成仇的毒計,他向白楊討得天下最陰狠的蠱毒"時辰到",將毒落在茶水中,喂太君喝下。又去與司馬相商議三日後迎娶城瑾,要借司馬家的力量,一舉鏟除逍遙窟。

第24集

城瑾因反對婚事與兄大吵大鬧,城璧毫不讓步,仍將其禁足在琉璃房中。太君的"時辰到"之毒發作,三更鑼響便出外四處殺人,自己卻絲毫不知。十一郎探逍遙窟,研究如何才能將割鹿刀的威力發揮出來,逍遙侯趕到,十一郎將割鹿刀插入大石座中,瀟灑而去,逍遙侯竟不能動寶刀分毫,逍遙侯對割鹿刀更為畏懼。開泰受傷,四娘不眠不休悉心照料,二人感情日益增進。十一郎發現太君的可疑之處,懷疑夜間在長街上殺人的白發魔女就是沈太君。

第25集

太君被十一郎冷靜的分析所打動,發現自己果真中了城璧的毒。三更鑼響太君掙脫十一郎綁住她的鐵鏈再次來到街上殺人,醒來後,城璧露面,得意的承認,一切都是他為報復沈家做的,他並且告訴太君,隻有砍下自己的腦袋才能擺脫"時辰到"的毒性。開泰置辦為業,向四娘再次求婚被拒後,心灰意冷地離開。太君要求十一郎幫助她解脫,砍下她的腦袋。十一郎處于矛盾痛苦之中。逍遙侯布置屬下在司馬相迎娶城瑾的路上進行突襲。

第26集

綠柳心疼城瑾受委屈,偷偷把她交給了一直默默愛著城瑾的靈鷲帶走,自己代替城瑾上了花轎,迎親路上遇見逍遙侯的人馬,小公子與雪鷹爭搶假新娘,與小公子素有仇怨的雪鷹藉機殺了小公子,素素傷心欲絕,卻不敢表現在臉上,對逍遙窟中師徒、同門間的冷酷無情從此寒心。司馬相發現新娘有假,回連家堡興師問罪,城璧應允察明真相。白楊綠柳在破廟中為城瑾靈鷲主婚,城璧又夜夜去觀察沈太君的殺人行動,達人都不在堡中,被逍遙侯趁機一舉毀滅了連家堡,二鍋頭司馬相等殺出重圍。十一郎決心犧牲一己幸福,寧可背上不義的罪名,為沈太君解除痛苦,當夜三更之前,祖孫二人促膝談心,十一郎向太君保證一定會盡到保護璧君的責任。

第27集

十一郎砍下太君的腦袋,醒來的璧君目睹這一殘酷現實,無法接受,十一郎怕璧君知道連城璧害了阿麼後會去找他同歸于盡,不敢做出任何解釋,獨自悲傷離開。逍遙侯搶奪了連家所有的產業,令城璧一無所有。惶惶如喪家之犬的司馬相與二鍋頭,去四娘處找開泰援助連家堡。四娘力勸開泰不要強出頭,以免惹火上身,開泰不聽。十一郎傷心醉酒在河邊,二鍋頭找到他痛責之,質問殺太君的原因,十一郎緘口不提。司馬相等又前往沈家,求璧君義助連家擺脫困境,璧君一口應允。素素偷偷葬了小公子,藏起小公子帶在身上的逍遙窟令符,歸途中遇見落魄中的城璧。

第28集

城璧醉酒當街,在逍遙侯面前鬥志盡失。二鍋頭與十一郎去探逍遙窟,研究如何讓割鹿刀發揮作用,發現逍遙侯交給門徒保留的信符鐵片,就是啓動機關的鑰匙。十一郎設計盜來逍遙侯的三枚信符,並請鐵匠做了三個假的偷偷送去璧君處。璧君不領情,反而痛斥十一郎,表示兩人從此成陌路,四娘勸她不可意氣用事,十一郎默默為她做的一切,一定都有深意。璧君大著膽找上連家堡,憑手上三枚信符鐵片與逍遙侯交易,竟順利收回連家堡。白楊綠柳鼓勵璧君主持連家堡,並表示他二人會全力協助。

第29集

城瑾與靈鷲下山找白楊綠柳,途中遇見被打成重傷的雪鷹,二人盡力救治,雪鷹醒來卻趁機將城瑾奸污,靈鷲不忍殺死自己的親弟,與城瑾二人痛苦萬分。四娘幫助璧君將家中首飾變賣給開泰,換取三萬兩銀子用于重建連家堡。璧君在街上追逐落魄的城璧,苦勸他回家重振連家,城璧卻躲了起來。靈鷲告訴司馬相自己已經跟城瑾成婚,司馬相大失顏面,怪罪連城璧,揚言與連家堡老死不相往來。城璧收服了背叛逍遙侯的素素,把她從小公子身上取下的第四片信符鐵片,讓素素交給十一郎及開泰,欲假借二人之手鏟除逍遙侯。

第30集

十一郎決心獨自前往逍遙窟,與逍遙侯決一死戰,臨行前去探望璧君,默默祝她幸福。逍遙侯也預感自己與十一郎之間,將是你死我活的結局,為照顧愛兒,命素素將一百萬兩黃金存入開泰剛開張的錢庄,開泰卻無心生意,一心要去逍遙窟為亡父報仇。

泥鰍趕去連家堡向四娘報訊,四娘趕回開泰鋪子,欲阻止他和十一郎的冒險之舉,但是未能攔住。眾人不約而同地來到逍遙窟,大戰逍遙侯。十一郎將令符鐵片放入刀台,取出割鹿刀,寶刀大奮神威,原來竟是一柄大磁鐵,正可克製逍遙派練武必需的鐵製手腳。雪鷹被割鹿刀所殺,逍遙侯武功盡廢,開泰舉刀時竟發現逍遙侯是自己的父親,頓時驚呆。逍遙窟被剿滅後,十一郎四海飄泊而去。

第31集

城璧將逍遙侯悄悄救走,放在瓮中,用開泰的生命安危逼迫逍遙侯教他逍遙派武功。靈鷲葬了雪鷹後,無顏見城瑾,四處流浪。璧君勸城瑾耐心等待夫君歸來。開泰無法接受天贊是逍遙侯的事實,鬱悶心頭,隻能靠在鋪內幹體力活兒來發泄,四娘無法令其釋懷,隻有默默陪伴在側,並將開泰的錢庄經營的風風火火。城瑾因為吵著要去找靈鷲,被城璧再度關入琉璃秘室,城瑾翻看阿公手札,竟發現城璧是抱養來的,非連家親骨肉,她決定出走去尋找靈鷲。

第32集

城瑾無意中發現城璧困住逍遙侯逼他傳授武功,因擔心兄長誤入歧途,便心直口快將其身世全盤托出,不料遭城璧之忌被推下山崖滅口。冬去春來,開泰和四娘的大亨酒樓也開張了,素素前來要求將一百萬兩黃金取出,黃金的主人竟然是蕭十一郎。四娘替璧君將祖宅以六十萬兩銀子的高價賣出,買主名叫冰冰。買賣雙方約了在大亨酒樓見面,不料出現的卻是由十一郎相伴、藍發藍膚、酷似城瑾的女郎。重出江湖的十一郎出手闊綽、殺人狠絕,四娘惱怒,璧君拂袖而去,都對十一郎的大轉變難以置信。

第33集

璧君要求收回沈宅,被冰冰拒絕。白楊、綠柳回到連家堡告訴城璧冰冰酷似城瑾,城璧夜探沈宅,十一郎早有防備,城璧徒勞而歸。璧君得知阿麼曾在首飾盒中,留下一隻當年城璧送的聘禮金鳳釵,而且據徐姥姥回憶,沈太君死前有種種可疑之處,璧君尋找金鳳釵,才知已被冰冰連同首飾盒買走。璧君從十一郎處取回金鳳釵後,推算出太君的死與連城璧有關,但苦思不解,為什麽非要把老太君的腦袋砍掉不可。徐姥姥將白楊、綠柳騙來房中,二人隻字不漏。城璧拿出深谷的毒葯草讓白楊、綠柳辨別,得知食此草葯會令人膚發變色。白楊綠柳前去沈宅探望冰冰,警告她城璧已經知道冰冰就是城瑾。

第34集

四娘陪開泰前去沈宅送銀票給十一郎,巧遇城璧化身黑煙潛入,打傷城瑾,開泰見他身法與逍遙侯一樣,誤以為是父親,攔阻十一郎殺城璧,讓城璧帶傷逃走,而城瑾則因嚴重受傷導致小產,十一郎與冰冰同感悲痛。璧君為逼迫白楊說出太君的死因,服下金鳳釵上刮下來、太君身上帶毒的血水,不料卻陰差陽錯地解了蝕心草的毒。城璧受傷歸來,吸食家奴的血來療傷,白楊綠柳終于確認,城璧練成了逍遙派的邪門功夫,對連家少主開始離心離德。城璧傷好了以後,假惺惺的去探望璧君,遇到十一郎,璧君為怕十一郎受城璧傷害,假意對他冷淡,將他趕走。城璧看破璧君用心,確定璧君對自己情斷義絕,一陣心痛,璧君卻安然無恙,城璧開始疑心璧君已自行解了毒。

第35集

城璧再探璧君,假裝心痛試探出璧君已解去蝕心草的毒,大為憤怒,璧君終忍無可忍的歷數城璧的罪行,拂袖離去。開泰將自己父親竟是逍遙侯的秘密向四娘和盤托出,四娘反而為開泰不信任她而生氣,被女扮男妝、化名花如玉的素素騙走。十一郎與開泰接到花如玉與四娘的婚帖,大為憂心,四處找四娘的下落。素素正騙四娘說璧君被連城璧軟禁,四娘救人心切,與素素夜探連家堡。璧君得知連城璧三日後會去對付十一郎,急讓徐姥姥前去報訊,被城璧阻撓。城璧命白楊在璧君房間周圍灑上毒粉,這一幕被前來救人的四娘見到。

第36集

為救璧君四娘應允與花如玉成婚,十一郎與開泰還在到處查花如玉其人的真實身份。城璧把璧君抱進新房與她同衾共枕,嘮嘮叨叨訴說自己對璧君瘋狂的愛情,但璧君毫不為所動。四娘婚宴,城璧帶璧君同行。按照原計畫四娘應將璧君帶走,不料卻被花如玉的手下抓入逍遙窟中方知上當。城璧在婚禮上故做尋找沈璧君不著,又向在座的武林朋友宣稱,蕭十一郎奪人妻子,懸賞重金要十一郎的人頭。徐姥姥前去向十一郎求救,十一郎帶了開泰飛奔入逍遙窟,見璧君被關入插滿鋼針的鐵盒子之中,受盡折磨。痛心極了,誓殺喪心病狂的連城璧。

第37集

十一郎得二鍋頭相助再入逍遙窟,但沒有割鹿刀,根本打不開綁四娘的精剛寒鐵鏈,以及囚璧君的人形鐵盒。眾人回連家堡尋找割鹿刀。正遇到潛入連家尋找城瑾的靈鷲,城璧趁機挑撥是非,說冰冰就是連城瑾,但因中了十一郎下的毒而不願連累靈鷲,因此不與他相認,靈鷲傷心而憤怒,立志要殺十一郎。城璧給璧君喂飯,璧君不肯進食,城璧將陷害十一郎的計畫告訴她,璧君擔憂。二鍋頭捷足先登,在城璧書房內取走帶毒的寶刀,擊退眾人後中毒暈倒,被一旁觀戰的白楊綠柳救走。

第38集

白楊綠柳得知城璧殘忍虐待璧君的事實,義憤填膺,將割鹿刀交給二鍋頭前去荒山救人。二鍋頭與十一郎、開泰會合後進入逍遙窟,很自然的念口訣開啓機關,而這個口訣,竟是十一郎幼時坐在父親蕭沛懷中聽得耳熟能詳的,十一郎楞在當場,在救走璧君與四娘之後,十一郎用計與二鍋頭父子相認。冰冰在璧君面前表露身份,姑嫂相認,冰冰將自己受難的經歷向璧君一一述說。四娘終于應允與開泰的婚事,開泰欣喜若狂回家置辦聘禮。

第39集

白楊綠柳被連城璧趕出連家堡,前來沈宅投奔二鍋頭,眾人為二鍋頭重認獨子感到高興。泥鰍好奇爬過隔牆發現逍遙侯,驚恐萬分告訴開泰,開泰越過牆去,與天贊父子相認。連城璧用開泰威脅逍遙侯,逼迫他跟自己換血,以解除血中的蝕心草之毒,隨後運走了奄奄一息的逍遙侯。開泰帶四娘回家與父親團聚,卻隻見一封留書,開泰傷心。連城璧換血之後自覺功力大增,前來沈宅向十一郎挑戰,並且定了決鬥日期。十一郎讓璧君和冰冰去四娘的林間小屋避難,卻被城璧擄走。城璧將冰冰打傷嫁禍十一郎,靈鷲前去向十一郎尋仇。

第40集

(大結局)

城璧又將沾血的手帕給冰冰,騙她說那是靈鷲的血,若冰冰不肯暗算十一郎,靈鷲必死無疑。城瑾含淚,狠著心捅了十一郎一刀後被素素帶走,靈鷲又沖進來刺了十一郎一劍。重傷的十一郎被璧君救走,二人躲到破屋中休養。靈鷲找到城瑾,二人團聚,才知道這一切都是已變得陰狠毒辣的連城璧所為,決定退出險惡的江湖,彼此陪伴,度過冰冰中毒後僅剩的一年生命。司馬相受城瑾靈鷲相托,將割鹿刀交還十一郎。十一郎與城璧決一死戰,割鹿刀使天地風雲變色,與十一郎人刀合一,力斃惡貫滿盈的連城璧。大戰過後,雨過天晴,四娘與開泰終于拜堂成親。十一郎和璧君有情人終成眷屬。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