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英 -錢學森夫人

蔣英

錢學森夫人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蔣英(1919.9.7~2012.02.05),浙江海寧人,中央音樂學院教授,中國女聲樂教育家和女高音歌唱家,蔣百裏的三女兒,錢學森夫人。2012年2月5日上午11時,因病于北京逝世,享年92歲。

  • 中文名稱
    蔣英
  • 出生地
    中國浙江海寧
  • 子女
    兒子錢永剛、女兒錢永真
  • 畢業院校
    德國柏林音樂大學
  • 出生日期
    1919年(己未年)9月7日
  • 表弟
    武俠小說大師金庸
  • 逝世日期
    2012年(壬辰年)2月5日
  • 丈夫
    "中國航天之父"錢學森
  • 父親
    蔣百裏
  • 主要成就
    中央音樂學院聲樂系教研室主任
    中央音樂學院歌劇系副主任
  • 母親
    蔣左梅
  • 代表作品
    蓍有《西歐聲樂藝術發展史》,合譯有《肖邦傳》,《舒曼傳》等
  • 國籍
    中國
  • 職業
    女聲樂教育家,女高音歌唱家
  • 民族

​人物生平

蔣英生于1919年9月,浙江海寧人,中國最傑出的女聲樂教育家和享譽世界的女高音歌唱家,“歐洲古典藝術歌曲權威”,著名鋼琴家和歌唱家,專門唱最深刻的德國古典藝術歌曲,音域寬廣優美。著名軍事理論蔣百裏和蔣左梅夫婦的三女,武俠小說大師金庸表姐,大詩人徐志摩的表妹。“中國航天之父”著名科學家錢學森的夫人。兒子錢永剛、女兒錢永真。

蔣英蔣英

蔣英自幼喜好音樂,1936年隨父遊歐洲,旅行意奧諸國,1937年進入德國柏林音樂大學研習,1941年畢業,隨後獲柏林德國大戲院之聘,數度演唱,並與德國留音片公司“德律風根”商訂出版唱片十年之契約,但這時候德歐戰爭已發生,蔣英乃赴瑞士繼續研究“音學”。

1943年瑞士“魯辰”萬國音樂年會上,蔣英參加匈牙利高音名師依隆娜·德瑞高所主辦的各國女高音比賽,名列第一,為東亞獲勝之第一人。其後兩年,蔣英均被邀請參加演唱,甚獲歐洲名家之贊賞。1944年畢業于瑞士路山音樂學院。1947年5月31日,蔣英在上海蘭心大戲院舉行歸國後第一次演唱會,由鋼琴名家馬果斯基教授伴奏,成績甚佳。1980年加入中國共產黨

1947年起點美國。1955年回國。長年任教于中央音樂學院,歷任聲樂系教研室主任、歌劇系副主任、教授。蓍有《西歐聲樂藝術發展史》,合譯有《肖邦傳》,《舒曼傳》等。

蔣英對科技事業、科學工作者的艱辛十分關心和理解,她曾以巨大的熱情,不顧連續幾個月的勞累,參與組織、指導一台大型音樂會——《星光燦爛》,歌唱航天人,獻給航天人。

1999年7月,中央音樂學院在北京隆重舉辦“藝術與科學——紀念蔣英教授執教40周年學術研討會”,以及由蔣英的學生參加演出的音樂會等。

在中央音樂學院教學45年之久的蔣英,一對一地親手培養了26個學生,其中近1955年錢學森蔣英與子女乘輪船回國[1]一半都在國際音樂舞台上取得過驕人的成績,傅海靜、祝愛蘭、多吉次仁、楊光、趙登營等都是國際樂壇上聲名顯赫的歌唱家。他們為祖國爭光的同時也向世界證明了中國藝術教育的水準。蔣英說,中國的聲樂教育雖然和世界先進水準相比還有距離,但是基礎非常扎實,有了扎實的基礎,再加上天賦和後天的努力,當然能夠成就人才。作為歌唱家,蔣英創造過輝煌,作為教育家,蔣英又為世界輸送了中國的驕傲。

蔣英的個性突出地表現在她不喜歡別人稱呼、更不自居“錢學森夫人”,“我自己就是藝術家、聲樂教授。”盡管有好幾次遷居到“部長樓”、“將軍樓”的機會,他們卻主動放棄了,至今還住在已經住了40年的老樓裏,是那種外部用水泥橫幾匝豎幾匝“捆綁”著的紅磚樓。

2012年2月5日11時在北京301醫院逝世, 享年92歲。

2015年4月3日中央音樂學院隆重舉辦“永遠的還念“——紀念蔣英教授歌劇重唱,獨唱音樂會。

感情生活

小時以兄妹相稱

錢學森生于1911年,蔣英生于1919年,兩人相差8歲。錢學森的父親錢均甫與蔣英的父親蔣百裏早年是密友,後同赴日本求學。錢均甫日後成為著名教育家,而蔣百裏日後成為著名軍事學家。錢學森是家中的獨子,他父母十分盼望有個女兒。而蔣家有五個女兒(蔣英排行老三),錢家見蔣英長得漂亮,天真活潑,就懇求蔣家將她過繼給他們。這得到了蔣家的應允,于是蔣英過繼到錢家,一度改名為錢學英。由此,錢學森和蔣英一度以兄妹相稱。

蔣英蔣英

一次,在兩家的聚會中,錢學森和蔣英共同唱起了《燕雙飛》,唱得四個大人都大笑不止,這預兆了錢學森和蔣英日後結為伉儷。過了一段時間,蔣百裏夫婦思念蔣英,提出帶她回家,這得到了錢家的應允,但條件是蔣英將來再回到錢家做兒媳婦。蔣百裏夫婦滿口答應:“好啊,門當戶對,我們贊成。”

錢老為夫人燒菜

1935年,時年24歲的錢學森出國前夕,蔣英隨父母到錢家去看望他。這時蔣英16歲,亭亭玉立。比她大8歲的錢學森已是成熟的男子漢,他很喜歡這個愛說愛笑的小妹妹,曾經親昵地對蔣英說:“你的笑聲特美,你能保持下來嗎?”蔣英調皮地反問道:“為什麽?”錢學森坦誠地說:“因為,沒有什麽比快活和清純更可貴的了。”這天,蔣英特別高興,為錢學森彈奏了莫扎特的D大調奏鳴曲,錢學森聽得如痴如醉。她還送給錢學森一本唐詩,錢學森把它當作珍貴的禮物帶到了美國。

蔣英蔣英

隨後,蔣英也前往德國學鋼琴,後則轉到比利時學習演唱,並在1946年回國,還舉辦了自己的演唱會。1947年,錢學森回國,重提婚事,兩人心有靈犀,在上海喜結良緣,之後共赴美國波士頓市。

在美國期間,蔣英英語一時還未過關,錢學森就抽空教她,還不時用英語說一些俏皮話,逗得蔣英大笑。誰都不會想到,大科學家錢學森還燒得一手好菜。蔣英對上門拜訪的朋友說:“我們家錢學森是大師傅,我隻能給他打打下手。”錢學森則開玩笑說:“蔣英是我家的童養媳。”

軟禁中相濡以沫

1950年8月,正當錢學森一家正準備離開美國之際,美國政府竟以錢學森、蔣英莫須有的罪名扣留了他們,長達5年之久。在這段灰暗的日子,錢學森吹竹笛,蔣英彈吉他,兩人共同以音樂來排解內心的寂寞與煩悶。在蔣英和他共患難,她說:“你的決定是正確的,我永遠伴隨在你的身邊!”

蔣英蔣英

錢學森回國後,被譽為共和國的“航天之父”,獲得至今唯一的“國家傑出貢獻科學家”的榮譽稱號。蔣英在中央音樂學院任教,是權威教授、著名音樂教育家。62年風雨過去了,兩人用一生的愛堅守了對彼此的承諾。

因病逝世

著名的聲樂教育家、著名科學家錢學森的夫人蔣英因病于2012年2月5日上午在北京逝世,享年92歲。蔣英教授的學生、著名男中音歌唱家趙登營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蔣老師不僅教我們歌唱,也教我們做人,她在人生價值觀和道德觀上給予我的教育,讓我一輩子都能受用。剛剛過去的除夕,我還去醫院看過她老人家,而大年初三開始,她的狀況就已經不是太好,她是安靜地走的。她走的時候,兒子和兒媳,女兒和女婿等家人都在身邊。2012年2月10日,蔣英老師的告別儀式在總政301醫院舉行。當時,她的學生均赴醫院表達悼念之情。”

蔣英蔣英

人物故事

著名女聲樂教育家蔣英,在更多的時候被介紹為“錢學森夫人”。言及蔣英與錢學森的愛情,不能不從他們的父輩談起。

蔣、錢兩家是世交。蔣英的父親蔣百裏是我國近代著名的軍事戰略家和軍事教育家。早年,蔣百裏與同窗錢均夫(錢學森的父親)志趣相投,成為莫逆之友。蔣百裏與日本夫人左梅生有5個女兒,錢均夫與妻子章蘭娟生下獨子錢學森。錢均夫夫婦希望有個女兒,見蔣百裏的三女兒蔣英長得漂亮,天真活潑,便懇求蔣百裏夫婦將此女過繼給他們。

3歲那年,蔣英從蔣家過繼到錢家。當年,蔣、錢兩家請了親朋好友,辦了幾桌酒席,然後蔣英便和從小帶她的奶媽一起住到了錢家。當時,蔣英改名“錢學英”。在蔣、錢兩家的一次聚會中,錢學森和蔣英當著他們的父母,唱起了《燕雙飛》,唱得那樣自然、和諧,4位大人都高興地笑了。錢學森和蔣英更沒想到,兒時的一曲《燕雙飛》,竟然成為他們日後結為伉儷的預言,也成了他們偕行萬裏的真實寫照。

晚年的蔣英回憶起那段經歷時說:“過了一段時間,我爸爸媽媽醒悟過來了,更加舍不得我,跟錢家說想把老三要回來。再說,我自己在他們家也覺得悶,我們家多熱鬧哇!學森媽媽答應放我回去,但得做個‘交易’:你們這個老三,長大了,是我幹女兒,將來得給我當兒媳婦。後來,我管學森父母叫幹爹、幹媽,管錢學森叫幹哥。我讀中學時,他來看我,跟同學介紹,是我幹哥,我還覺得挺別扭。那時我已是大姑娘了,記得給他彈過琴。後來,他去美國,我去德國,來往就斷了。”

1935年,時年23歲的錢學森出國前夕,蔣英隨父母到錢家去看望他。這天,蔣英為錢學森彈奏了莫扎特的D大調奏鳴曲,錢學森聽得如痴如醉。她還送給錢學森一本唐詩,錢學森把它當作珍貴的禮物放在藤條提箱裏,帶到了美國。

1936年底,蔣百裏奉派出訪歐美各國考察軍事,蔣英和母親、五妹蔣和同往,蔣百裏安排喜歡音樂的蔣英、蔣和留居德國柏林學習。

1946年,蔣英結束了在歐洲長達10年的求學生涯,回到了祖國。1947年5月31日,在上海蘭心大劇院舉辦的個人演唱會成為她留學歸來的匯報表演。演出轟動了整個上海,報界評論,“她卓越的歌唱藝術”使人們看到“中國一樣有優越的藝術天才,良好的資質和聰穎頭腦”。這一年,蔣英邂逅了同樣學成歸來的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教授錢學森。

“當時他媽問我家人:小三有朋友了嗎?我家的人說,小三朋友多著呢!其實我那時候根本沒有對象,追我的人倒是不少,我一個都沒看上。那時候,他父親每周都送些杭州小吃來,錢學森也常來我們家玩。好多人讓我們給他介紹女朋友,我和妹妹真給他介紹了一個。他坐在中間,不好意思看我們給他介紹的姑娘。可是,他看我倒挺大方,我感覺有些不對勁。後來,他老來我們家,說是來看望蔣伯母……後來,他說,你跟我去美國吧!我說,為什麽要跟你去美國?咱們還是再相互了解一下,先通通信吧!他反反復復老是那一句話:‘不行,現在就走。’沒說兩句,我就‘投降’了。那時,我從心裏佩服他,他才36歲就是正教授了,很多人都很敬仰他,我當時認為有學問的人就是好人。”因為兩家曾為世交,兩人也曾經青梅竹馬,蔣英和錢學森在1947年夏見面一個禮拜之後,便在上海喜結良緣。

回國後的這些年裏,每當蔣英登台演出,或指揮學生畢業演出時,她總喜歡請錢學森去聽、去看、去評論。錢學森也竭力把所認識的科技人員請來欣賞,大家同樂。有時錢學森工作忙,蔣英就親自錄製下來,放給他聽。如果有好的交響樂隊演奏會,蔣英也總是拉錢學森一起去聽,把這位科學家、“火箭迷”帶到音樂藝術的海洋裏。錢學森對文學藝術也有著濃厚的興趣,他所著的《科學的藝術與藝術的科學》出版時,正是蔣英擬定的英譯名。

在偉大科學家的背後,蔣英是琴瑟相和的妻子,而在另一個屬于她的聲樂世界裏,她又是主角。

蔣英與錢學森的結合,堪稱藝術和科學的完美聯姻:錢學森和蔣英一位從事藝術,一位獻身科學;看似隔行隔山,卻相互促進。在蔣英執教40周年研討會上,88歲的錢學森寫了書面發言,讓女兒代為宣讀。他這樣寫道:“在我對一件工作遇到困難而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往往是蔣英的歌聲使我豁然開朗,得到啓示……”

錢家的客廳,一架鋼琴佔去四分之一的面積。盡管有好幾次遷居到“部長樓”的機會,他們卻主動放棄了,住在紅磚樓裏近半個世紀。人們的印象中,錢學森總是穿“解放軍的綠褲子”,藍色或灰色上裝;蔣英也衣著簡樸。他們和許多家庭的老人一樣,蔣英、錢學森和孩子合影有時要把兒女淘汰的衣服“揀著穿”。房間裏無處不在的是書櫃。

錢學森晚年獲得了很多獎,他曾詼諧地對蔣英說:“錢歸你,獎(蔣)歸我。”

錢學森,一個劃時代的科學家,我們怎麽評價他都不為過。蔣英,“中國飛彈之父”的夫人,一位同樣卓越的聲樂學家、聲樂教育家。高山流水,相知相伴,蔣英在天堂會與愛侶錢學森繼續共同演繹和諧的科學與藝術二重奏。

相關信息

蔣英陪同錢學森從美國歸來後,先在中央歌劇院從事歌唱事業,經常去外地巡回演出,並引起了很大的反響,受到各地民眾的崇敬和熱烈歡迎。就在她想充分施展自己精湛的演唱才華時,忽然有一天,劇院領導告訴她說:錢學森承擔著國家重要的科學研究任務,長時期地在外地工作。為了更好地照顧家庭,蔣英必須要放下自己喜愛的演唱事業。開始時,蔣英不理解領導的談話,而有些情緒;而當她明白:這是周恩來總理的意見時,蔣英的心豁然開朗起來——總理如此關心自己的家庭,我還有什麽可說的。于是,蔣英從歌劇院調到了中央音樂學院,長期從事教學工作,一幹就是40餘年。

蔣英蔣英

中國文化大革命期間,學校的教職員工都被下放到各地,接受生產、勞動教育,蔣英也滿懷熱情地準備下去。軍代表卻告訴她:為了配合和支持錢學森的科研工作,你就不必下地方了。蔣英這時候又犯傻了:為什麽大家能去,我就不能去呢?軍代表告訴她,這是周總理的指示。蔣英終于明白了:總理百忙之中,還如此關心一個普通科技工作者的家庭生活,她必須服從呀。蔣英留在學院,做起了“保姆”:為孩子們洗衣、上課,隻要需要,她什麽都去做。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