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家恩仇錄

蔣家恩仇錄

蔣家恩仇錄》主要講述蔣氏父子到台灣後的軼聞逸事,在台北初版印製發行繁體字版距今已經12年了,因此在我社今年獨家引進該書的簡體字版時,作者又補充了新的內容,增加了對重大歷史事件親歷者的採訪,以及近年來作者針對台灣涉蔣事件所發表的時評等,使內容更為豐富。本社為該書選錄了反映蔣介石一生重要時刻的歷史照片並予以簡要說明,以使讀者更為直觀真切地了解蔣家及其所處時代背景中的歷史痕跡。

編輯推薦

三年前,以極其矛盾沖突的心情,寫完《我在蔣介石父子身邊的日子》一書後,始終在內心縈懷一個心願,要為蔣家在台灣這四十年的統治過程,作一個客觀嚴謹、全面周延的紀錄,並且給蔣家一個落實在事實之上的歷史紀錄,並且給蔣家一個落實在事實之上的歷史定位。——作者。

一世豪門,恩怨重重,兩代強人,情仇何堪。

作者簡介

王豐,湖北公安縣人,1956年生于台灣。碩士、博士。從事傳媒工作二十八年,歷任台灣多家報社採訪記者;時報周刊採訪記者、採訪主任、執行副總編輯;商業周刊、TVBS周刊、新新聞周報等雜志總編輯。曾任大學大眾傳播系、新聞系兼任講師。著作:《我在蔣介石身邊的日子》、《宋美齡的美麗與哀愁》、《蔣介石父子1949危機檔案》、《蔣經圈愛情檔案》、《蔣介石健康長壽一百招》、《蔣介石死亡之謎》等十餘種。現為專職傳記作家,台灣電視歷史話題及時事評論員。並為《業洲周刊》、《鳳凰周刊》、《海峽導報》、《南方人物周刊》、《世界新聞報》、《台海月刊》、《同舟共進》等月刊、周刊撰寫近代歷史文稿。

目錄

第1章 密電曝光研製核子彈的緣起

第2章 一件皮衣兩樣標準

第3章 憶故鄉味特務進貢

第4章 “保密防諜”兒子有責

第5章 政權易手官邸搬家

第6章 反攻迷夢以倭為師

第7章 “漢賊”之爭家族風暴

第8章 攔車告狀摘奸發伏

第9章 暗夜密令殺手挽歌

第10章 兩岸溝通藕斷絲連

第11章 你還強辯你該槍薨

第12章 腳踏車失竊侍衛滾蛋

第13章 八六海戰反攻夢碎

第14章 君王榻前不得出恭

第15章 捋根虎須割地賠款

第16章 握握小手樂不思蜀

第17章 讀報禁賭麻將無聲

第18章 老愛溜冰小愛觀戲

第19章 狗仗人勢烹而食之

第20章 閃光耀眼老蔣變臉

第21章 驅蚊副官帳子專車

第22章 簽名肖像惹鬼上身

第23章 長發短裙家規不容

第24章 家宴百態恩怨情仇

第25章 電梯驅民太子震怒

第26章 老虎失眠虎子受苦

第27章 官邸行館遍及全島

第28章 暫厝奉安千古紛擾

第29章 金蟬脫殼掩耳盜鈴

第30章 從蔣經國李登輝

第31章 綠色懸崖上的藍色貴族

第32章 蔣介石為鄭蘋如母親親筆題字“教忠有方”——從電影《色戒》王佳芝聯想到官方檔案中的鄭蘋如

附錄一:對重大歷史事件親歷者的採訪

1. 周廷柯老人:我所目擊的“二二八事變”嘉義水上機場之役

2. 我見我思陳啓禮

3. 誰下令殺了作家江南

4. 我所認識的老特務谷正文

5. 挽王化行憶蔣經國晚年

附錄二:往事與現實

1. 蠢政府和笨立委

2. 台灣應向日本統治者索賠

3. 請國民黨保護好你們的神主牌

4. 給蔣孝嚴先生的一封公開信:《抉定兩蔣移靈大陸已到最後時刻!》

5. 憑吊草山行館回首歷史滄桑

6. 兩把火再促兩蔣早日奉安大陸

7. 改名乎?奪產乎?

8. 大陸拼民生經濟台灣瘋政治運動

書摘插圖

第1章 密電曝光研製核子彈的緣起

十餘份1945年至l947年間的國民政府機密電報證實,中國政府曾在抗戰勝利初期,秘密網羅被俘日本核子彈專家,嘗試核子彈研製工作。稍後,蔣介石接受軍統局代局長戴笠的建議,延聘中國著名科學家吳大猷、鄭華熾、曾昭掄、華羅庚等十餘人,成立“原子能研究委員會”,復又籌組“中央原子物理研究所”,積極布署核子彈研製方案,這是中國人第一次嘗試研製核子彈。後因國共內戰爆發,軍費浩繁,外匯吃緊,蔣介石下令中止研發核子彈計畫。如果不是國共內戰導致政策轉折,依核子彈一般研製進程,中國極可能在1950年代中期,即可自力製造成功核子彈,中國躋身世界核子彈俱樂部的時間,可能提早十年。

日本廣島、長崎先後遭受美國核子彈攻擊後,核子彈成為二戰結束後舉世矚目的“新科技”。日本投降尚不滿兩個月,國民黨重慶政府駐瑞典大使何鳳山,從斯德哥爾摩給“國民政府主席”蔣介石打了一通密電,這是駐外大使必須定期呈給蔣介石的例行“輿情報告”,電報內文是這樣寫的:“據瑞典新聞社稱:莫斯科科學院物理研究所,自1934年,在卡普甲教授督導之下,已完成分離原子之試驗。據蘇聯發言人稱,用蘇聯製造爆炸性原子之方法,製造核子彈,其成本較美國所製者為廉。”

蔣介石批閱公文一向非常仔細,他在這份電報上用紅鉛筆輕輕點上標點句讀,但卻未註記任何批示。習慣上,蔣介石對外國政府發言人的談話,除非關系到中國事務,一般並不主解意見。十天後,另外一封也是有關外國發展原子炸彈的檔案,也由侍從秘書以工筆楷書謄寫呈給蔣先生,那是“軍事委員會”專門管情報的第二廳中將廳長鄭介民,呈上來的一份《情報輯要》,這份簡短情資報告是軍統局駐伊朗德黑蘭的情報官黃于安,呈報回國的密電,電報聲稱:“據伊朗參謀本部密息,德國流亡科學家在喀爾巴阡山,造成新核子彈,較美國者簡單,力大,成本亦低,英蘇兩方正力圖羅致,確否待證。”

畢竟這兩通電報敘述內容,和中國無直接關聯,並未觸動蔣介石的神經,而蔣介石真正起心動念,開始積極計畫著手研製核子彈,還是受到他的黨內對手桂系大將李宗仁提議的刺激,李宗仁一度為蔣介石最初嘗試研製核子彈的幕後推手。

1946年1月間,軍事委員會委員長北平行營上將主任李宗仁,得到了一項極為可靠的情報,訊息指出,日本發動侵華戰爭期間,日本陸軍省秘密派遣了一支技術人員隊伍,人數多達七十餘人,他們此行目的是奉命到張家口地方採掘原子放射性原料,預備用這批放射性原料供作日本發展核子彈之用。未料,美國搶先一步研發成功核子彈,並率先使用核子彈,迫使日本無條件投降。據情報指出,日本投降後,這個研發核子彈的小組中,有三十餘人被中國共產黨逮捕,其餘未遭逮捕的人員,全都隱姓埋名藏匿在北平。李宗仁有意按圖索驥,尋覓蟄伏躲藏在北平的日本核子彈專家的下落,希望這些日本專家協助國民政府當局研發核子彈。1946年,世界四個主要強國中、美、英、蘇當中,美國依舊是唯一擁有原子武器的強權,種種跡象顯示,蘇聯正努力爭取成為世界上第二個擁有原子武器的國家。

李宗仁匯集了所有的情報訊息,于1946年2月1日,打了一份報告,隨即以密電形式,拍發給在重慶的國民政府主席(兼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這份密電原文是這麽寫著的:“渝委員長蔣:(9965密)據報,敵‘華北交通會社’據日人西田稱:(一)日陸軍省曾派來我國張家口地區,技術人員七十餘,端事採取原子原料,于日軍投降後有三十餘人投入奸黨,其餘人員均散居北平。如我政府願予留用,西田決能招集彼輩在中國研究,並將原子能設計成功報告,盡量使其早日成功,否則均不願予以發表。(二)該項技術人員曾在張家口取得一部核子彈原料,空運回國,對察綏各地礦產,探查甚詳,兩地原子鈾之出產,僅百靈廟一處,年產鈾可達六噸。(三)在日本投降前,日本已裝有五部機器,開始研究製造核子彈,後以美國發現,致將該項機器全部破壞。但此項技術人員,均在日本內地,並詳悉其姓名住址等情,關于是項研究工作,我國尚無人主持,似應由中央指派專家商討研究,如何之處,謹電呈核。發電地點北平發電人李宗仁電尾日韻參二華子世發出日期民國35.2.1.22:00收到日期民國35.2.2.06:50”

李宗仁這份密電中所說的“關于是項研究工作,我國尚無人主持,似應由中央指派專家商討研究,如何之處”給蔣介石極大的提醒作用,但是,李宗仁的意思,是要運用這批日本原子專家,為中國提供核子彈的製造方法。然而,蔣介石基于幾項理由,猶存有若幹疑慮。其一,日本原子科技明顯落後美國;其二,研製核子彈這種先進武器的科技,應該掌握在中國人自己手裏,而不應該依賴日本人,因此,最重要的還是要培植中國原子專家;再其次,蔣介石和桂系軍人之間,畢竟存有矛盾,面和心不和,蔣介石對李宗仁不敢盡信。

由于蔣介石不放心李宗仁,故而私下交付給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代局長戴笠一項重要任務:仔細查明抗戰時期日本在中國境內研製核子彈的詳細經過。然而,蔣介石也不能完全不理會李宗仁這通密電,交代軍務局局長俞濟時,虛與委蛇地回復了李宗仁一通密電:“北平行營李主任:參二華子世電悉,(密)此事待研究後再定可也。中(醜陽府軍愛)國民政府電稿民國35年2月6日下午9時事由:原子能事待研究俞濟時代電。”蔣介石意思明顯表示,這件事還要再“研究”。追查日本研製核子彈後續情報的任務,蔣介石固然未將之交付給李宗仁,但李氏畢竟是軍人出身,先天上他對核子彈研究,及核子彈在戰略和戰術上的重要價值,興致頗高。雖然蔣介石並未委他以重任,但是,李宗仁依舊對日本那個神秘的原子研究計畫,保持著高度的積極性。

不消兩三天功夫,軍統局代局長戴笠接連呈報給蔣介石兩份情報密電。

戴笠在第一份呈送給蔣介石的密電中指出:“標題:日人研製核子彈經過及該項技術人員現況。據敵華北交通會社總裁宇佐美之專任醫官兼特務西田稱,日軍投降前,日本陸軍省曾派技術人員七十餘名,至張家口一帶,專事採掘原子能原料,日軍投降後多人投入共產黨,均被留用,其餘人員現散居北平(彼等地址西田知之甚詳)我國如準予留用,彼決協力招集彼等留華研究,該項技術人員曾在張家口獲得一部分核子彈原料,空運回國,並對察綏各地礦產探查甚詳,該二地均有鈾之出產,即百靈廟一處,年可產鈾六噸,且有貴金屬礦產甚多,日本原已裝有機器五部開始研製核子彈,至美軍登入時,將該項機器全部破壞,但製造機器之技術人員,現在日本內地等語。”(電報字型大小:情渝零九九五號情報機關或姓名馬秉忠地區北平發報日期民國35年2月4日(函)收報日期民國35年2月5日戴笠(章)呈2月7日]

戴笠這份密電揭露了李宗仁密電中未註意的幾個重點。李宗仁密電中提及的“日人西田”,經過戴笠的調查,乃是“華北交通會社總裁宇佐美之專任醫官兼特務”,然而,戴笠回報的內容,其實和李宗仁密電的內容大同小異,蔣介石自然確信此事的真實性。在百靈廟地方蘊藏的鈾礦一年就可以挖掘六噸,原材料供應不成問題,而專業人才又有日本留在中國的原子專家,天時、地利、人和,三大條件已經俱備了兩者,激發了蔣介石原本對核子彈的濃烈興趣。(註:百靈廟位于今內蒙古自治區,烏蘭察布盟達爾罕茂明安聯合旗政府所在地)

軍統局的第二份密電到達之後,由國民政府軍務局上校參謀陳廷縝,轉呈給蔣介石。陳廷縝對此案也下了點功夫,寫了一份機密報告簽呈,夾附戴雨農的最新情報,經軍務局長俞濟時批準之後,直接呈報給了蔣介石,機密檔案寫道:

刊呈:一、查日人有西野者,系日本最負盛名之原子物理學家,東京理化研究院有西野研究室,東京及大阪帝大有西野原子分解器一部分尚系得之美國,于上年1日初,始被麥帥沉入海內,當時西野嘆稱十年心血付諸流水雲雲。李主任所報日人西田未悉是否西野化名,免人註意,果系西野(或其弟子)似宜速即秘密羅致免為他國爭取。

二、查提煉鈾二三五(核子彈主要材料)之方法已知者共有五種,西野所用者為(一)使帶電之U235及U238通過強大磁場而分離;(二)利用擴散方法使U235與U238分離,皆為美人實驗成功之方法。其第(一)法且系美國首先使用者,西野並有鈾二二磅,故若能立予羅致,實可使吾國原子能之研究立入坦途。三、查美國最初研究核子彈始于一二外國物理學家,繼即成立一顧問委員會,由工兵軍官三人與科學家數人主持之逐漸推進,我國似亦可先組一顧問委員會主持其事,暫隸兵工署辦理,以保機密而專責成。(按鈾之含量全地球甚富惟鈾礦所在地則尚未十分明嘹)

戴笠奉蔣介石命令作進一步調查時,證實日本確實有一名叫西野的原子物理學家,日本當局並在東京設定了“理化研究院”,並且有西野專用的研究室,早在戰前,日本東京和大阪帝國大學,以學術研究為名義,自美國進口了一部原子分解器,這部機器據查是日本政府買來專供西野研製核子彈之用的,日本戰敗之後,美軍佔領日本,這部原子分解器和西野研製核子彈的部分成果,全部被盟軍統帥麥克阿瑟下令拋人海中,化為烏有。

戴笠向蔣介石報告,假如李宗仁之前提及的西田,如果正是西野本人的話,應該趕緊派人把他爭取過來,以免日本核子彈專家西野落入其他國家手中。據戴笠的查證,西野的實驗室已提煉鈾元素二十二磅,如果能把西野爭取到手,要他為中國原子研究工作奉獻心力,不但二十二磅的精煉鈾掌握在中國人手上,要進入原子能研究的堂奧,顯然要事半功倍得多了。

戴笠密電中最有建設性的一項建議,是希望蔣先生仿照美國最初研製核子彈的成例,成立一個“顧問委員會”,由專事製造武器* 的兵工署督導研製。

……

書摘與插圖

(圖)《蔣家恩仇錄》(圖)《蔣家恩仇錄》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