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南翔

蔣南翔

蔣南翔(1913年9月7日-1988年5月3日),江蘇宜興人,馬克思主義教育家、中國青年運動的著名領導者、中共中央黨校第一副校長。

1932年9月入國立清華大學中文系學習,翌年參加中國共產黨,曾任清華地下黨支部書記,是"一二·九"運動的重要領導人之一。

1952年11月至1966年6月出任清華大學校長。1956年5月至1966年6月兼任清華大學黨委書記。期間還任中共北京市高校黨委第一書記、教育部副部長、高等教育部部長等職。1977年後任國家科學委員會副主任、教育部部長、中央黨校第一副校長等職。

  • 中文名
    蔣南翔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江蘇宜興人
  • 出生日期
    1913年9月7日
  • 逝世日期
    1988年5月3日
  • 信仰
    馬克思主義
  • 職業
    中共中央黨校第一副校長
  • 畢業院校
    清華大學

簡介

蔣南翔蔣南翔

蔣南翔,中國青年運動領袖、教育家。江蘇宜興人。1932年進入清華大學,主編《清華周刊》、《北方青年》,任中國共產黨清華大學支部書記。是一二·九運動領導人之一。後在上海、北平(現北京)從事中國共產黨的地下工作。1941年到延安,任中國共產黨中央青年委員會委員、青年委員會宣傳部長。抗日戰爭勝利後,任哈爾濱市教育局長,哈爾濱青年幹部學校校長。1949年當選為中國新民主主義青年團中央副書記,出席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歷任清華大學校長、黨委書記,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國共產黨北京市委常務委員會委員、高等學校黨委第一書記.教育部副部長、黨組副書記,高等教育部部長、黨委書記。1977年後任國家科學委員會副主任,教育部部長,中央黨校第一副校長。為中國共產黨第八屆中央候補委員,十一、十二屆中央委員,十三屆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第一、二、三、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中國高等教育學會會長。

1979年2月,蔣南翔調任教育部長兼黨組書記,提出了在國民經濟計畫的安排上要認真解決文教建設與經濟建設相平衡的意見;提出必須考慮需要與可能的統一,有計畫按比例的發展教育事業的方針;提出充實加強國小、整飭提高國中、調整改革高中、大力發展職業教育的方針。

1986年,在主持全國省級黨校校長座談會上,突發心髒病住院治療。在病中,他著手收集、整理在中央黨校工作過程中的講話、文章,向黨中央寫了《關于黨校教育正規化方針的由來與發展》和出版《黨校教育正規化的探索與實踐》一書的兩份報告。這是他實事求是的作風和堅持真理、光明磊落的體現。

1988年5月3日在北京逝世。

工作履歷

蔣南翔蔣南翔

1913年9月7日出生于江蘇省宜興縣。他中學時代就積極參加愛國活動。1932年考入清華大學,1933年秋加入中國共產黨,並先後參加我黨領導的“社聯”和“民族武裝自衛會”的工作,主編《清華周刊》和《北方青年》等進步刊物,傳播進步思想。

蔣南翔是“一二·九”運動的重要領導人之一。當時,他是清華大學黨支部書記、北平市西郊區黨委委員。他起草了“一二·九”和“一二·一六”兩個宣言以及北平市學聯的一些重要檔案,在當時的學生運動中發生過重要影響,為喚起全國愛國學生奮起抗日救亡作出了很大貢獻。

1936年3月,他到上海任市學委江灣區區委書記,直接領導了復旦、同濟等大學的支部工作。是年秋,回北平任北方局直接領導的北平市學委書記。抗戰爆發後,他任北方局青委委員兼北方局宣傳部幹事,曾協助劉少奇編黨內刊物《鬥爭》。1938年初,任長江局青委委員、全國學聯黨團書記。在武漢,他籌備和主持召開了第二次全國學聯代表大會,並參加創立武漢青年救國團。1939年初,任南方局青委書記,在大後方青年工作中,他在周恩來的領導下,堅決貫徹執行了中央關于隱蔽精幹的政策,儲存和發展了青年運動的骨幹力量。1941年2月,奉命撤回延安,任中共中央青委委員、中央青委宣傳部長,並以《解放日報》社論委員會委員身份,寫了不少關于青年工作的文章和調查報告。蔣南翔積極參加了延安的整風運動,對後期出現的搶救運動大膽地提出了批評意見,並向中央寫出了《關于搶救運動的意見書》。抗戰勝利後,他受黨中央派遣,帶領青年工作隊到東北地區開闢青年工作,先後任遼北分省委委員兼宣傳部長、哈爾濱市委常委兼宣傳部長、市教育局長、東北局青委書記、哈爾濱青幹校校長、東北局黨報委員會秘書長,為東北根據地建設培養了一大批青年骨幹。在此期間曾先後到布拉格、華沙參加國際青年會議。1949年1月到中央青委工作,擔任新民主主義青年團籌委會副主任,在全國第一次團代會上當選為團中央副書記,後任書記處書記,主持創辦了《中國青年報》,為建國初期團的組織建設和思想建設作出了重要貢獻。

1952年12月,蔣南翔任清華大學校長、黨委書記。擔任清華大學校長期間,蔣南翔校長鼓勵全校師生在學習工作之餘,積極參加體育鍛煉,並提出“為祖國健康工作五十年”的口號。這句響亮的口號被刻在清華大學東大操場的牆上,至今仍激勵著成千上萬的清華學子為國奮鬥。1955年10月,任北京市委常委、北京市高等學校黨委第一書記,1959年底後任中央教育部副部長、黨組副書記,高教部部長、黨委書記,仍兼清華大學校長、黨委書記。在清華大學工作期間,他努力貫徹黨的教育工作方針,吸收國外先進經驗,聯系我國實際,積極探索適合我國國情的社會主義辦學道路。他重視最新科學技術的發展,陸續在清華大學建立了原子能、自動控製等多種新興學科;他十分重視對學生的馬克思主義的教育和政治思想工作,為國家培養了一大批又紅又專的人才。他愛護和關懷青年學生,也從政治上和生活上愛護和關心教職工,親自做一些著名老教授入黨的培養和發展工作。蔣南翔在清華大學的探索和嘔心瀝血的工作,豐富了社會主義教育的經驗,影響和促進了高等教育的改革,對改革我國的教育製度發揮了重要作用,對我國教育理論寶庫作出了重要貢獻。

1977年,蔣南翔擔任天津市委書記、市革委會副主任兼市科委主任,他倡議建立了南開中學“周恩來紀念館”,並積極建議盡快恢復高等學校統一招生考試。1978年,他作為國家科委常務副主任,擔任全國科學大會秘書長,為製訂全國科學技術發展規劃和大會的召開,作了大量的組織領導工作。他受鄧小平委托,在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北京師範大學進行調查,提出了關于高等教育撥亂反正的系統建議,由鄧小平親自批交有關部門貫徹執行。

1982年8月,蔣南翔任中共中央黨校第一副校長。根據中央對黨校工作的指示、遵照中央領導的意見和建議,他協助王震卓有成效地領導了黨校工作。他根據黨的十二大對黨的幹部進行正規化培訓的方針,系統地提出了黨校教育正規化的意見,得到了中央的批準。這不僅對中央黨校,也對全國各級地方黨校的改革和建設,起了重要的指導和推進作用,使黨校事業大大前進了一步。

馬克思主義教育家、我國青年運動的著名領導者、中共中央黨校第一副校長蔣南翔因病醫治無效,于1988年5月3日在北京逝世。

教育思想

蔣南翔蔣南翔

蔣南翔是在我國即將開始實行第一個五年計畫,國家開始大規模經濟建設的時候來到清華大學的,學校面臨由政治運動轉入以教學改革為中心的新時期。他強調學校工作要服從全國的大局,為經濟建設服務,為國家培養高質量的人才。

蔣南翔在辦學中始終堅持堅定正確政治方向,註意鞏固和發展馬克思主義思想陣地和組織陣地,一到學校他就強調“加強黨的領導是學校勝利完成教育改革的關鍵”。他十分重視對師生的思想教育工作,重視馬列主義理論教學,兼任哲學教研組主任,親自給教師和學生講授哲學課。他經常用唯物辯證法分析國際國內情勢,幫助大家正確地認識復雜的情勢。教師、學生通過報告不僅了解了情勢,也學習了認識問題、分析問題的正確立場、觀點和方法。

學習蘇聯的先進教育經驗,是20世紀50年代一段時期內全國高等學校的主要任務,它對于學校加強理論聯系實際是有積極作用的,但是蔣南翔也看到在學習蘇聯的過程中,發生了相當普遍的教條主義傾向,他及時地發表文章,指出:“學習蘇聯先進經驗必須和中國實際情況相結合。”“同時也要向英美等資本主義國家學習有用的東西。”“任何資本主義國家的新的科學技術,我們應該虛心學習。”對于學校蘇聯專家提出的辦學意見,他也採取了分析的態度,有的接受,有的沒有採納。他的這種態度在當時是難能可貴的。他始終堅持要探索符合中國實際的社會主義辦學道路。

蔣南翔十分重視建設一支又紅又專的教師隊伍。他從建國初期學校的實際情況出發,提出“兩種人會師”的主張。即幫助掌握較多業務知識的老教師努力提高思想覺悟,幫助年青的黨團員教師努力提高業務水準,使兩種人都成為又紅又專的教師。他的這一構想,經過幾年的努力,清華大學形成了一支學術水準好、思想覺悟高的師資隊伍。他們是堅持學校社會主義方向、提高培養人才質量的基本力量。吸收老教師入黨,是他最先開創的一件事。1955年他親自介紹劉仙洲教授入黨,他為此專門寫了文章《共產黨是先進科學家的光榮歸宿》,在全國知識分子中產生很大反響。此後,張光鬥、張維、梁思成等教授一批批先後加入中國共產黨。在清華大學學術水準越高的群體中,共產黨員的比例越高,他們為青年教師和學生樹立了又紅又專的榜樣。

蔣南翔到清華擔任校長時,全國高等學校院系調整已成定局,他十分惋惜把清華大學的理工科分了家。他非常重視新興科學技術人才的培養。1955年他向周恩來總理、陳毅同志和教育部提出要在清華、北大舉辦原子能科學技術等一批高技術專業,得到批準,為此他率團到蘇聯考察。此後,從1956年到1958年清華大學陸續創辦了一批高技術系科,如原子能、電腦、半導體、自動控製等,一些套用理科專業也結合這些高技術專業重新創辦起來。這些專業為我國"兩彈一星"事業輸送了大批優秀人才,也為學校以後的發展打下良好的基礎。

蔣南翔在工作中創造性地貫徹黨的教育方針,1958年黨中央提出“教育與生產勞動相結合”的方針,清華一些系結合生產實際進行畢業設計。水利系的畢業生在教師指導下,結合建設密雲水庫進行畢業設計,取得良好效果。他及時肯定和總結這個先進典型,用學生的生動語言,提出了“真刀真槍”進行畢業設計,改變了畢業設計作假擬的題目,使學生在設計過程中受到生產實際的鍛煉。與此同時,他提出學校結合教學開展科學研究、進行生產,實行教學、科研、生產三結合,形成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高等教育製度。

20世紀60年代初,為了總結建國以來我國高等教育積累的經驗,同時也要糾正五十年代後期高等教育領域中工作的一些偏差,在黨中央領導下,由鄧小平總書記主持,蔣南翔負責組織起草《教育部直屬高等學校暫行工作條例》(簡稱《高校六十條》)。它對于全國高等學校的工作起了指導作用,得到黨中央的肯定,也受到各地高校的歡迎,起到了當時高等教育基本法規的作用。蔣南翔對于探索社會主義高等教育的方向,豐富社會主義教育理論,積累結合中國實際辦好社會主義大學的經驗,作出了突出貢獻。

蔣南翔在工作中堅持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他總是強調要從本單位的實際情況出發,他經常引用毛澤東同志在《反對本本主義》一文中所說的:“盲目地表面上完全無抗告地執行上級的指示,這不是真正在執行上級的指示,這是反對上級指示或者對上級指示怠工的最妙方法。”他在實際工作中也是這樣做的。20世紀60年代初期,一伙提倡學習毛主席語錄,“一句頂一萬句”。他主張學習毛主席著作著重是學習立場、觀點、方法。他在學生中講:“學習毛主席著作不要搞形式主義。毛主席著作是馬列主義科學,是革命的理論,不是白蓮教的符咒……”

20世紀60年代初期,社會上一度“唯成分論”影響很大,對此,他在學生中反復講:“唯成分論在理論上是錯誤的,在實踐上是有害的。搞唯成分論,在革命的歷史上也好,在學校裏也好,都吃了虧。”招生工作中,他註意招收工農家庭出身的學生,也招收非工農子女入學。強調家庭出身不能選擇,政治上的前途可以選擇,調動了各部分同學的積極性,形成相互團結、共同進步的局面。他強調學校工作要努力團結百分之百的教師和學生,這在當時也是難能可貴的。針對當時一部分幹部對待知識分子要求過高過急的情況,他提出要“各按步伐,共同前進”,給大家創造一個寬松的環境。

他在學校工作中,從實際出發,科學地對待學校的歷史。他在60年代初期提出對學校的過去和現在要用“三階段、兩點論”的態度,所謂“三階段”,就是對清華解放前、解放後學習蘇聯和1958年以後走自己的路作為三個階段;“兩點論”,就是對每個階段都要採取分析的態度,一分為二,有優點、有缺點。他認為清華在解放前嚴謹治學的傳統是應當發揚的,在當時,能夠提出繼承解放前的好傳統是需要有足夠的勇氣的。這個觀點對于學校正確處理繼承與發展的關系是重要的指導思想。至今,學校領導班子換了幾屆,都能按照這一指導思想處理繼承與發展的關系,既保持學校的優良傳統,又按照新的情況不斷改革創新,使學校工作穩步前進。

在辦學的指導思想上,他十分註意處理好數量與質量、理論與實際的關系,他在1956年黨的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上作了題為《為提高高等教育的質量而努力》的發言,他說:“在高等教育中,提高質量比發展數量更困難,可是更重要。”如果不解決這個問題,就會造成“我們長時間不能依靠本國培養的專家來獨立解決工業建設中的重要關鍵問題。”他重視教學中理論聯系實際,加強實驗、實習和設計等實踐環節。一度有的同志又走到另一極端,主張教學過程也要按照“實踐—認識—實踐”的公式,他明確表示,不贊成這種忽視理論的傾向。他認為教學是認識的特殊形式,不可能事事都經過直接實踐,可以是“理論—實踐—理論”的過程。

在他帶領下,學校裏形成了理論聯系實際,一切從實際出發的良好校風。各級幹部和教師製訂工作計畫、貫徹上級指示,都註意從本單位的實際情況出發。這種工作作風也熏陶感染了學生,培養學生樹立實事求是的思想作風,使他們畢業以後走上工作崗位,終生受益不盡。

蔣南翔在學校工作中堅持又紅又專,他用生動的語言講解紅專關系:“好比走路,首先要確定方向,要去天安門,要經常註意方向對不對,這就是紅;而大量的時間是走路,要走得好、走得快,也就是專。”教育同學們正確處理紅與專的關系。

他既重視學生的全面發展,又註意學生的個性發揮,實行因材施教。他十分重視在學習上有特長、業務上拔尖的人才,當時學校在全校萬餘名學生中選拔一批這樣的學生,單獨製訂教學計畫,配備導師進行學習指導,期望他們將來能夠成為攀登科學高峰的登山隊,這就是他心目中的業務代表隊。他提出在高年級學生中選拔一批覺悟高、學習成績好的黨員擔任政治輔導員,一面學習一面工作,對于加強學生思想政治工作起了積極作用,同時也培養了一批有較高思想水準、較強工作能力的人才,這就是政治代表隊。他關心學生中有文藝、體育特長的人才,採取措施發揮他們的特長,同時引導他們學習好、思想好,做到全面發展,這就是文藝體育代表隊。

他註意發揮每個學生的專長,因材施教,殊途同歸,做到全體學生都能全面成長。

清華大學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培養的學生,數以萬計,他們活躍在祖國的各條戰線,成為科學家、教授、工程師、企業家以及黨政各級領導幹部,為國家經濟建設和社會發展發揮了積極作用,受到社會的好評。學校能夠培養出大批優秀人才,一個是由于生源好,各地中學和家長把優秀的中學生送到學校;一個是學校有正確的政治方向,堅持培養具有愛國奉獻精神的又紅又專人才;一個是學校註意培養學生實事求是的思想作風,使他們畢業以後,不論從事業務工作或管理工作,都有正確的思想作風;再一個是蔣南翔校長提倡學生在校期間多做一些社會工作,他說:一個人在20歲左右的時候,做一些社會工作,終身受用不盡。這些是清華畢業生在工作崗位上能夠團結同志共同工作,受到領導和民眾信任的重要原因。

蔣南翔同志離開我們已經15年了,他培養的學生至今仍然活躍在祖國建設的各個崗位上,為社會主義事業貢獻力量;他在清華大學工作時期建立的新技術學科、培養的師資隊伍和校園的物質條件至今仍然在發揮著重要作用;他在學校工作期間倡導的優良校風、學風和工作作風始終是學校的寶貴財富;他在學校和高等教育領域創立的社會主義教育理論和實踐永遠是指導我們前進的強大動力。

主要成績

在清華大學,蔣南翔努力探索辦好社會主義大學的道路,重視學生思想政治教育,重視發展原子能、自動化等新興學科。在教育部、高等教育部,主持起草“高教六十條”等學校規章;重視發展研究生教育,高等學校科研工作和理工農醫學科教材建設。重任教育部長後,努力恢復和發展遭到“文化大革命”極度破壞的教育事業,提出要有計畫按比例發展教育;要充實加強國小,整飭提高國中、調整改革高中、大力發展職業教育;主持起草《中華人民共和國學位條例》等。在中央黨校,提出黨校教育正規化的意見。

他提出著名的“三階段、兩點論”,繼承和發揚了清華大學各時期的優良傳統和優良學風。在這一時期,清華大學的規模和水準有很大發展和提高。教職工由1200餘人增到5300多人;在校大學部生超過萬人規模,為國家培養了大批優秀人才,同時獲得了許多重大科研成果。他的教育思想,豐富了中國教育理論寶庫。

主要著述

《蔣南翔文集》

社會評價

蔣南翔蔣南翔

蔣南翔教育思想的核心是培養什麽人的問題。他認為,作為改造社會有力手段的教育,從根本上說,它的作用就在于通過它所培養的一代又一代又紅又專的社會主義新人,為完善和發展社會主義製度、逐步實現共產主義的遠大理想服務。早在1956年,他在<中國青年報>上發表文章提出,我們社會主義大學必須幫助學生解決為誰服務,用什麽本領服務和怎樣更有效地為人民服務的問題。他認為,又紅又專是我們社會主義高等教育培養目標的簡明概括,通俗易懂,在實踐中行之有效。他在實踐中創造性地探索出一條引導和培養學生德智體全面發展、又紅又專的成才之路。

蔣南翔十分重視對學生的思想政治工作和政治工作隊伍建設。他在清華大學首創了政治輔導員製度,從高年級學生中抽調政治思想好、學習好的黨員半脫產擔任政治輔導員,做學生思想政治工作,既解決了充實政治工作隊伍加強學生工作的問題,又通過實際工作的鍛煉,培養了一批比一般大學生有更高貭素的又紅又專的“雙肩挑”幹部。他還親自兼任哲學教研組主任,親自為學生上哲學課。

“三支代表隊,殊途同歸”是南翔同志培養高貭素人才的成功經驗。南翔同志在清華大學提出“培養學生要抓好三支代表隊(政治、業務、文藝和體育),通過多種渠道殊途同歸,向著又紅又專、全面發展目標前進”的重要教育思想。在清華大學學生中形成了由政治輔導員組成的思想政治工作代表隊;由學校實施因材施教給予特殊培養的、學習優秀的業務拔尖學生組成的攀登科學高峰的代表隊;由文藝、體育有特長的優秀學生通過建立“兩個集體”實行集中管理的文藝社團和體育代表隊。南翔同志強調,“三支代表隊”是在全面發展基礎上對某一方面特長的培養與優勢的充分發揮。抓好“三支代表隊”,不僅要培養各方面有特長的優秀人才,更重要的是要通過“代表隊”的榜樣和影響,通過提高促進普及,對學生潛移默化,熏陶感染,帶動全體學生形成良好的學風和校風,做到“殊途同歸、全面發展”。

蔣南翔還非常重視教師隊伍的建設,他認為辦大學必須有一批“大師”;而辦好社會主義大學,必須有一批又紅又專的大師。他提出要在教師中擴大馬克思主義思想陣地和組織陣地,促使“兩種人會師”,即一方面幫助非黨教授、副教授提高覺悟和政治思想水準,吸收其中一些符合黨員標準的人入黨,另一方面要求和幫助中青年黨員教師努力鑽研業務,提高學術水準,成為新一代專家、教授,從而使新老知識分子能沿著又紅又專的方向會師。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