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轉

蔡轉

1928年出生,女,中國無產階級傑出的革命家中國共產黨早期卓越領導人蔡和森之女。1952年畢業于蘇聯莫斯科斯大林第二國立醫學院。1986年聘為主任醫師,1990年晉升為教授,1993年離休。

  • 中文名稱
    蔡轉
  • 職    業
    醫生
  • 出生日期
    1928年
  • 性    別

個人簡歷

積極參加劉錫民教授主持的"鉤端螺旋體及動脈炎的病因及其與煙霧病的關系"課題,寫作並發表了與此有關的5篇文章:《鉤端螺旋體腦動脈炎》、《腦動脈炎恢復後遺期的鉤端螺旋體血清免疫反應結果分析》、《鉤端螺旋體腦動脈炎所致"煙霧病"的某些特點》、《關于鉤端螺旋體腦動脈炎發病機理的初步探討》、《鉤端螺旋體發病機理的研究》。

1938年蔡轉被黨組織護送到莫斯科郊區的國際兒童院學習,第二年就加入了少先隊組織。她除了同蘇聯小朋友一起學習文化科學知識外,還由來自中國的老師補習中國的語言和歷史。

蔡轉在國際兒童院學習期間,進步很快。15歲時加入共產主義青年團,17歲中學畢業時,曾榮獲金質獎章,免試進入莫斯科斯大林第二國立醫學院醫療系學習。她最會拉手風琴。國際兒童院、伊萬諾沃市舉辦大型文藝晚會,她都被推選登台演出。她有一個俄語名叫"阿尼亞",每次集合時,兄弟姐妹們都歡呼著:"阿尼亞,拉一個,阿尼亞,拉一個!"

195年初,蔡轉在莫斯科第二國際醫學院畢業回國,分配在北京醫院神經科工作,成為新中國的第一代白衣使者,195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58年4月,為照顧夫妻關系調至武漢醫學院附屬第二醫院神經科。在武漢,蔡轉常同愛人劉錫民一起深入基層。他們在湖北農村發現一種多發病--鉤端螺旋體腦動脈炎。這是一種嚴重危害人民健康的腦血管病,在當時無論國際國內都沒有查出這種疾病的原因,更談不上行之有效的治療方法,使許多患者由此喪失工作能力,乃至生命。

蔡轉蔡轉

蔡轉取得了醫院領導及愛人劉錫民的支持,從1958年開始對此種病因啓動研究。她多次下鄉蹲點調查病人情況,臨床試驗,終于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對該病的病因、治療及預防等問題,作出了科學回答。1963年在廣州召開了"全國第一次神經精神疾病學會議"上,展示了這項成果,宣讀劉錫民、蔡轉等寫的科研論文。

蔡轉和同事們在原有基礎上繼續探索、試驗,又陸續發表了系列科研論文。至1979年,這項被壓抑了15年的科研成果,終于經過國家醫學部門的鑒定,榮獲國家衛生部優秀成果甲種獎。

1986年,年近6旬的蔡轉,還率領醫療人員深入鄂西北農村,支援老、少、邊、窮地區的醫療事業,得到了廣大農民民眾的尊重、歡迎。

蔡轉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1956年,同劉錫民戀愛結婚。劉錫民現任武漢同濟醫科大學附屬同濟醫院神經科教授。女兒劉燕,1957年出生,1981年畢業于武漢大學電腦科學系,1983年公費派赴西德多特蒙特大學攻讀博士學位,在德國從事電腦信息研究;女婿侯佩宏同在西德攻讀博士學位,現從事電視的研究。

傳奇經歷

"轉"字寄托著父母心願

蔡轉生于1928年2月23日。昨日,她向記者談起了這個名字的來歷:"母親有一次告訴我,我出生的時候革命正處于低潮,取這個名字意在希望革命情勢迅速好轉。"蔡轉的母親李一純是蔡和森的第二任妻子。蔡轉說,母親還告訴過她弟弟名字的來歷:她的弟弟和父親一樣,老是哮喘,所以小時候叫蔡去病,後來改為蔡霖。蔡霖比蔡轉小1歲,早已從北京服裝學院離休了。蔡轉說:"他現在北京住醫院,我們時常通電話。"

蔡轉蔡轉

蔡和森有4個兒女。蔡轉說,姐姐蔡妮和哥哥蔡博為父親的第一任妻子向警予所生,蔡博已于1991年去世。蔡轉說:"蔡博在世時,我們有書信往來。蔡妮還健在,但我和她聯系不是很多。"

1931年3月,蔡和森受中央指派到香港指導"兩廣"黨的工作。由于叛徒出賣,他被港英當局逮捕,隨即被引渡到廣州,于同年8月4日被國民黨反動派秘密槍殺。在蔡轉家的書房裏,記者看到一幅蔡和森身著長衫的遺像。蔡轉坦言,她對父親的直接印象不是太深,因為父親犧牲時她才3歲多。不過,有一件事她記得很清楚:大概是1931年四五月間的一天,同在香港從事地下工作的母親抱著她坐在轎子裏上山,後面跟著一位個子高高的身著長衫的男子,她估計那就是她的父親。"那也是父親給我的唯一記憶"。

在前蘇聯學醫也學鋼琴

蔡轉隨後從書房裏拿出一張前不久收到的照片,那是她在前蘇聯的伊萬洛沃國際兒童院時的同學寄來的。她指著上面那些頭發花白的同學說:"這個是毛主席的女兒李敏;這個是高崗的兒子高毅;還有這個,是蘇兆征的外孫。"

蔡和森犧牲後不久,蔡轉的母親也被捕入獄,後經組織營救出獄,隨即帶著蔡轉來到延安。蔡轉回憶說,1938年,剛滿10歲的她和林伯渠的女兒、張太雷的兒子在姑媽蔡暢等人照顧下,經西安、蘭州、哈密、迪化(今烏魯木齊)來到前蘇聯,入住伊萬洛沃國際兒童院,一住就是8年,並于1946年進入莫斯科第二醫科大學學習,7年後畢業回國,得以見到久別的母親和失散多年的弟弟。

在伊萬洛沃國際兒童院,她與毛澤東、劉少奇、張太雷、趙世炎等領導人和先烈的兒女是不同班的同學。她說,當時國際兒童院裏辦了各種興趣班,如縫紉、木匠、攝影、美術、舞蹈、體育、鋼琴等,男孩大都在木匠之外再選一門,女生則一律都將縫紉作為第一興趣,然後再根據各人的喜好另選一門。就是在那裏,蔡轉苦學了兩年鋼琴,這也為她後來的音樂晚年奠定了扎實的基礎。

退休14年熱衷應診彈琴

回國後,25歲的蔡轉先是在北京醫院工作。1956年在北京參加由衛生部舉辦的神經病學研究生班學習時,她結識了後來成為同濟醫院神經內科奠基人的劉錫民教授。二人很快成為夫妻。兩年後,蔡轉被調至武漢,與劉錫民同在同濟醫院神經內科當醫生。令人惋惜的是,1993年,即她退休的前一年,老伴因患腎功能衰竭而去世。

退休14年來,蔡轉仍然每周兩次到門診,兩次在老年合唱團擔任鋼琴伴奏,有時也與國內外醫學界朋友進行書信和電話切磋。採訪中,一位老友打來電話,告訴她一個醫學術語的英語讀法。記者問她:"為何不用電腦?"她說,電腦的用途太多,她怕一學會就上癮,從而耽誤太多時間,所以至今仍是電腦盲,連給遠在德國的女兒寫信都堅持用筆。

曾聽她的同事和學生說過兩件趣事:一件是說她看病,往往會不厭其煩地從頭問起,所以常常"拖堂"。別人下班了,她還在看。另一件是,凡是看不習慣的事,她總是直來直去地當面說,不管對方能不能接受,所以常常使人受不了。她的一位學生曾對記者說:"蔡轉老師是一個十分認真的人,有時會讓人下不了台,但時間一長,大家都理解她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