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京 -北宋權相、書法家

蔡京

北宋權相、書法家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蔡京(1047年2月14日-1126年8月11日),字元長,北宋權相之一、書法家。著名書法家蔡襄的堂弟,北宋興化軍仙遊縣慈孝裏赤嶺(今福建省莆田市仙遊縣楓亭鎮東宅村)人,熙寧三年進士及第,先為地方官,後任中書舍人,改龍圖閣待製、知開封府崇寧元年(1102),為右僕射兼門下侍郎(右相),後又官至太師。蔡京先後四次任相,共達十七年之久,四起四落堪稱古今第一人。蔡京興花石綱之役;改鹽法和茶法,鑄當十大錢。北宋末,太學生陳東上書,稱蔡京為"六賊之首"。宋欽宗即位後,蔡京被貶嶺南,途中死于潭州(今湖南長沙)。《東都事略》卷一〇一、《宋史》卷四七二有傳。

  • 中文名
    蔡京
  • 外文名
    Cai-Jing
  • 別名
    字:元長
  • 國籍
    中國 北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福建興化仙遊
  • 出生日期
    北宋慶歷七年公元1047年
  • 逝世日期
    北宋靖康元年公元1126年
  • 職業
    宰相、書法家

人物生平

周旋兩派

蔡京于熙寧三年(1070年)登進士第,調任錢塘尉、舒州推官,累遷起居郎。出使遼國回來,被任命為中書舍人。此時他的弟弟蔡卞已是中書舍人,按規定,做官要以先後為序,蔡卞請求排位在蔡京之後,兄弟二人同時負責書寫詔命,朝廷以此為榮。蔡京被改為龍圖閣待製、知開封府。

元豐八年(1085年),群臣議立新君,蔡京附會蔡確,想害王珪並貪定策之功,沒成。司馬光掌權,恢復差役法,限期五天,臣僚們都擔心太急迫,隻有蔡京如約,使其轄區全部改僱役為差役,沒一人違反。他到政事堂向司馬光匯報,司馬光高興地說:"若人人奉法如君,有什麽行不通!"不久,台、諫官說蔡京懷奸邪、壞法度,因此蔡京調到地方為知成德軍,改知瀛州,調到成都。諫官範祖禹論說蔡京不可用,于是改為江、淮、荊、浙發運使,又改知揚州。經過在鄆州、永興軍任官後,遷為龍圖閣直學士,再知成都。

紹聖初年(1094年),回到朝廷,任代理戶部尚書。章惇又改變役法,設機構討論,長時間不能決策。蔡京對章惇說:"按熙寧役法實行,還有什麽可議論的?"章惇同意,于是決定採用僱役法。差役僱役兩法,司馬光、章惇不同。十年間蔡京再歷此事,易如反掌,蔡京與他們兩人互相依仗而成就此事,有見識的人因而發現他的奸猾。

蔡卞為右丞,蔡京為翰林學士兼侍讀、修國史。文及甫一案出現,命蔡京追查處理,蔡京逮捕內侍張士良,命他講出陳衍事狀,就以大逆不道罪處理陳衍,劉摯、梁燾一起受到彈劾。陳衍被誅殺,劉摯、梁燾也遭貶死,他們的子孫都被禁錮。王岩叟、範祖禹、劉安世被流放到遠方。蔡京覬覦執政的位置,曾布知樞密院,忌恨蔡京,暗地對宋哲宗說蔡卞已備位樞府,蔡京不能同時被提拔,隻進宮為承旨即可。

幾度沉浮

元符二年(1100年),宋哲宗駕崩,端王趙佶登基,是為宋徽宗。宋徽宗即位,蔡京被罷官為端明、龍圖兩學士,知太原,皇太後命徽宗留蔡京完成修史工作。過了幾個月,諫官陳馞彈劾他與內侍交結,陳馞獲罪被斥退,蔡京也被貶,出知江寧,蔡京很不滿,拖延著不去赴任。御史陳次升、龔夫、陳師錫相繼議論他的罪惡,蔡京被奪去官職,讓他提舉洞霄宮,居住在杭州。

童貫以供奉官的身份到三吳訪求名家書畫、各種奇巧之物,在杭州住了幾個月,蔡京極力巴結他,日夜陪伴他,凡是蔡京畫的屏幛、扇帶等物,童貫每天都送到宮中,並附上自己的評論,于是皇上開始留意蔡京。太學博士範致虛一向與左街道錄徐知常友好,徐知常認為符水出入元符後殿,是在預示著什麽,範致虛進一步交結他,講出他平日意向,說非讓蔡京為相,就不能有作為。不久,嬪妃、宦官也一起稱贊蔡京,于是範致虛升為右正言,起用蔡京為定州知州。

崇寧元年(1102年),調蔡京知大名府。韓忠彥與曾布不和,謀劃薦舉蔡京以自助,于是,蔡京仍為學士承旨。徽宗有意修飾熙、豐政事,起居舍人鄧洵武偏袒蔡京,做了《愛莫助之圖》獻給宋徽宗,宋徽宗才決定重用蔡京。韓忠彥被罷相,蔡京為尚書左丞,不久,蔡京取代曾布為右僕射,詔命傳下那天,宋徽宗在延和殿召見他,賜坐,對他說:"神宗創法立製,先帝繼承,兩遭變更,國家大計還未確定。朕想繼承父兄的遺志,卿有何指教?"蔡京叩頭謝恩,表示願效死力。崇寧二年(1103年)二月,遷任左僕射。

紹聖紹述

蔡京由放逐大臣被重新起用,一旦得志,天下人拭目以待,希望他能有所作為,而蔡京暗暗假托"紹述"的名義,掌握大權,鉗製天子,用條例司故事,在尚書省設講議司,自任提舉,用他的黨羽吳居厚、王漢之等十餘人為僚屬,重要的國事,如宗室、冗官、國用、商旅、鹽澤、賦調、尹牧,每事由三人負責。所有決策,都出自講議司。採用馮澥、錢譎的建議,又廢元佑皇後,罷去科舉法,令州縣都仿照太學三舍法考試選官,在汴京城南建闢雍,為太學的外學,用以安置各地學者。在天下推行方田法。國家對江、淮七路茶實行專賣。鹽鈔法被全部改變,凡是舊鹽鈔都不使用,富商大賈曾擁有數十萬緡,一朝化為烏有,成為乞丐,更有甚者竟赴水或吊死。淮東提點刑獄章縡見此情景對他們十分同情,于是上書說改鹽鈔法坑害百姓,蔡京大怒,免他的官;並鑄當十大錢,陷害章縡所有的兄弟。御史沈畸等因辦案不合蔡京意,有六人被捕或削官。陳馞之子陳正匯因上書觸犯蔡京被處黥刑並流放到海島。

蔡京像蔡京像

宋朝向南開闢黔中,建靖州。辰溪徭反叛,殺了漵浦縣令,蔡京懸重賞,招募能殺辰溪徭的人,規定殺他們的首領一人,賜絹三百匹,拜官班行,且不必追究原委。荊南守馬王成說:"有生徭,有省地徭,現在不知叛亂的是哪一族,如果按殺人多少行賞,恐怕會有冤死和濫賞的事。"蔣之奇知樞密院,害怕違背蔡京的意思,上言說馬王成不體諒國家,蔡京免馬王成的官,命舒亶代替,希望他能剿滅徭人的反叛。于是,向西收復湟川、鄯、廓,攻取牜羊牁、夜郎。

蔡京提拔童貫領節度使,以後楊晉戈、藍從熙、譚稹、梁師成都沿襲而為節度使。凡是內侍升遷都依外官例歸于吏部,使祖宗的法度蕩然無存。蔡京又想控製兵權,建澶、鄭、曹、拱州為四輔,每輔屯兵二萬,用他的姻親及親信宋喬年、胡師文為郡守。禁軍巡夜打更每月給錢五百,蔡京立即增加十倍來收買人心。他擅作威福,朝廷內外沒有人敢有抗告。他連續升官至司空,並被封為嘉國公。

貪婪自用

隨著地位的提高,蔡京更加貪婪,他已領僕射的俸祿,又首創司空寄祿錢,像粟、豆、柴草及侍從口糧都照舊賞賜給他,當時都是折支,給他的都是實物,蔡京隻是用熟狀上奏施行,宋徽宗並不知道。

當時元佑時的朝臣被貶斥流放或死去的已剩下不多了,蔡京還不滿意,下令列舉他們的罪狀,以司馬光為首,把他們看成奸黨,在文德殿門前立石碑,他親自書寫碑文,發布到各地。起初,元符末因出現日食,下詔求言,言者大多談及熙寧、紹聖時的政事,就又把範柔中等人定為邪等,寫上姓名。有三百零九人的名字在這兩個名冊中,他們的子孫也遭禁錮,不能在京城及附近做官。

崇寧五年(1106年),蔡京被提拔為司空、開府儀同三司、安遠軍節度使,改封為魏國公。

當時國家持續太平,府庫充盈,蔡京首倡豐、亨、豫、大之說,視官爵財物如糞土,前代積累的財富被揮霍一空。宋徽宗曾舉辦宴會,拿出玉杯、玉卮給輔臣看並說:"我想用它們,又怕人們認為太奢侈。"蔡京說:"臣過去出使契丹,看見玉盤玉杯,都是石晉時的東西,契丹拿來在臣面前誇耀,說南朝沒有。現在用它們祝壽,並不過分。"宋徽宗說:"先帝做一小台才數尺,上書的很多,朕很怕他們的話。這些玉器已放置很久了,如果人言又起,無法分辯。"蔡京說:"事情如果合乎情理,言多也不值得害怕。陛下應當享受天下的供奉,區區玉器,又算得了什麽!"

位極人臣

崇寧五年(1106年)正月,西方出現彗星,尾巴很長。宋徽宗因言者指責黨人碑,于是,凡是蔡京建置的事物都罷去。蔡京免官為開府儀同三司、中太一宮使。蔡京的黨羽暗中在宋徽宗面前推舉他,大觀元年(1107年),又拜他為左僕射。因南丹納土,他一躍而為太尉;接受八寶,拜為太師。

蔡京蔡京

大觀三年(1109年),台諫官相繼彈劾他,于是辭官退休。仍負責修《哲宗實錄》,改封楚國公,每月一日、十五日朝拜皇上。太學生陳朝老上疏追究蔡京十四大罪狀,即:瀆上帝,罔君父,結奧援,輕爵祿,廣費用,變法度,妄製作,喜導諛,鉗台諫,熾親黨,長奔兢,崇釋老,窮土木,矜遠略。請求把他流放到遠方,以御魑魅。陳朝老書一出現,士人爭相抄寫,作為實錄。大觀四年五月,彗星又在奎宿、婁宿之間出現,御史張克公議論蔡京輔政八年,權震海內,輕易賞賜以蠹國用,憑借爵祿以市私恩,役使工匠修繕舍第,動用漕船運送花石。名為祝聖而修塔,使臨平山壯美;借口灌田而決水,以符合"興化"的預言。法名"退送",門號"朝京"。方田法騷擾安居樂業的百姓,牢獄中有很多流放的犯人。不軌不忠,共數十事。先前,御史中丞石公弼、侍御史毛註多次彈劾蔡京,沒允奏,這時,貶蔡京為太子少保,杭州居住。

政和二年(1112年),把蔡京召回京師,仍為宰相,改封魯國公,三天去一次都堂辦理政事。蔡京離朝時,中外學官很多以時政為題考試的。提舉淮西學士蘇木或想向上爬,獻議請搜取五年來的考試題,進行詢問比較,以觀向背,有三十多人因此獲罪。原來宋製規定,凡詔令都由中書門下議定,然後令學士草擬。

到熙寧間,宋徽宗降手詔不由中書門下共議之事,是因為有大臣暗中所為。到蔡京時又怕言者非議自己,故而做御筆秘密進上、請徽宗親自批示頒布,稱為御筆手詔,違者以違製論罪。事無巨細,都借以推行,甚至有不像皇帝手書的,群僚都不敢說。于是貴戚、近臣爭相請求,以至于讓內侍楊球代書,號為"書楊",蔡京又擔心起來但也無法禁止了。

不久又改定官名,以僕射為太、少宰,自稱公相,總治尚書、中書、門下三省。追封王安石、蔡確皆為王,三省官吏不再定額,以致五品階官成百,有的一身兼領十多種俸祿。侍御史黃葆光議論他,立即被流放到昭州。蔡京提拔故吏魏伯芻負責榷貨,造料次錢券百萬緡獻給宋徽宗,宋徽宗大喜,拿著它們給左右的人看說":這是蔡太師給我的奉料啊。"魏伯芻被提拔為徽猷閣待製。

大興花石綱

蔡京常對宋徽宗說,現今國家錢幣多達五千萬緡,和足以廣樂,富足以備禮,于是鑄九鼎,建明堂,修方澤,立道觀,做《大晟樂》,製定命寶。任用孟昌齡為都水使者,開鑿大亻丕三山,建天成、聖功二橋,大興土木徭役,服役者不下四十萬。兩河人民,愁困不聊生,而蔡京竟以稷、契、周公、召公自居。又想擴大宮室規模以求恩寵,召童貫等五人,暗示說宮中狹窄簡陋。童貫等都聽命于他,他們各顯神通,爭相以堂皇奢侈為得意,而延福宮、景龍江的修建,使徽宗等更奢靡,修了更加華麗的艮岳。

蔡京的兒子蔡攸、蔡倏、蔡袺,蔡攸的兒子蔡行,皆官至大學士,相當執政。蔡鈃娶茂德帝姬。宋徽宗上七次到他家,賞賜不計其數。讓他坐著與宋徽宗飲酒,大致使用家人的禮儀。蔡京家的僕役有做大官的,陪嫁的婢女有封為夫人的,這樣公論漸漸地不贊許他了,宋徽宗也討厭、看不起他。

眷寵日薄

宣和二年(1120年),宋徽宗令他辭官退休。

宣和六年(1124年),憑借朱勔的勢力,再度起用蔡京為相。蔡京到此四次掌權,老眼昏花不能辦事,政事都由他的小兒子處理。凡是蔡京所批,都是蔡眥所做,並替蔡京上奏。蔡眥每次上朝,侍從以下都拱手相迎,低聲耳語,堂吏數十人,懷抱案卷跟在後面,于是他恣意為奸,竊弄威權,立即用他的妻兄韓木呂為戶部侍郎。他們一起密謀,挑撥是非,陷害和驅逐朝士,建宣和庫式貢司,各地的金帛及庫藏,都被搜刮來充實它,作為天子的私財。

宰相白時中李邦彥隻奉行文書而已,不久,蔡眥不能勝任其職,他的哥哥蔡攸也揭發他們,宋徽宗大怒,想流放他們,蔡京極力請求免他的罪,宋徽宗隻令停他的俸養,但把韓木呂貶到黃州。不久,革去蔡眥侍讀,毀掉賜出身的詔令,蔡京也辭職。當時白時中等上書請罷蔡眥以動搖蔡京的地位,蔡京毫無退意。宋徽宗讓童貫去蔡京那兒,令他上章辭官,童貫到後,蔡京哭著說:"皇上為何不容京幾年?一定是有人進了讒言。"童貫說:"不知道。"蔡京不得已,把辭職的章奏交給童貫,宋徽宗命詞臣代他做辭職三表,于是,宋徽宗降詔同意。

客死潭州

靖康元年(1126年),因金軍南下,宋徽宗禪位給宋欽宗,邊事日緊,蔡京舉家南下,逃避戰亂。天下士人認為蔡京是六賊之首,侍御史孫覿等開始上書極力陳述他的奸惡,于是蔡京以秘書監的身份管南京,連貶崇信、慶遠軍節度副使,衡州居住,又遷到韶、儋二州。走到潭州,蔡京去世,終年八十歲。

蔡京墓蔡京墓

蔡京有八子,蔡倏早死,蔡攸、蔡袺被誅,蔡眥被流放到白州死去,蔡鈃因娶公主沒受處罰,蔡京的其他兒子及孫子都分別被流放到邊遠的州郡。

乾道四年(1168年),蔡京後裔把其骸骨遷回仙遊楓亭故裏今莆田仙遊縣楓亭鎮溪南村安葬。

性格特征

蔡京天資凶狠狡詐,舞弄權術,以智慧控製別人,在皇帝面前,專門窺伺人主之意以求固位專寵,始終對皇帝說,不必拘泥流俗,應該竭盡四海九州的財力來滿足自己享樂。宋徽宗也知道他奸詐,故屢罷屢起,並選與蔡京不合的人為執政來牽製他。蔡京每當要被免職時,就去向皇帝哀求,跪地磕頭,毫無廉恥。宋收復燕山時,蔡京送詩給蔡攸,表明此事行不通,希望此事不成以自我解脫。見利忘義,以至于兄弟不合睦,如參、商二星;父子不相關,如秦、越二國。晚年以家為官府,謀求升官的人,聚集在他的門下,隻要輸錢納貨,就是僕隸也可當上美官,丟棄國家綱紀法度,使它們如同虛設。處處患得患失,培植個人勢力,盤根錯節,牢不可破。最終導致國家禍亂,雖貶死在道路上,天下人仍以沒處死他為恨。

軼事典故

宰相之才

神宗熙寧末,王安石常常對年輕的蔡卞(蔡京之弟)說:"天下沒有可用之才啊!不知將來誰能繼承我,執掌國柄?"然後掰著手指頭自言自語:"我兒王元澤算一個!"回頭對蔡卞說:"賢兄(指蔡京)如何?"又掰下一指;沉吟良久,才說:"吉甫(指呂惠卿)如何?且算一個吧。"然後頹然道,沒了!

餓死街頭

蔡京被貶官流放後,還寫了一首詞:"八十一年往事,三千裏外無家,孤身骨肉各天涯,遙望神州淚下。金殿五曾拜相,玉堂十度宣麻,追思往日謾繁華,到此翻成夢話。" 對一生的榮華富貴進行了回憶,充滿了感傷之情。蔡京在赴儋州貶所時,攜帶大量金錢,但是他的作惡多端招致老百姓的反感,在路上用錢也買不到東西,因此不由得感慨:"京失人心,何至于此。"最終,80歲的蔡京于七月二十一日餓死于潭州(今湖南長沙)崇教寺。

歷史評價

北宋歌謠:"打了桶(童貫),潑了菜(蔡京),便是人間好世界。"

方珍:"蔡京睥睨社稷,內懷不道,效王莽自立為司空,效曹操自立為魏國公,視祖宗為無物,玩陛下如嬰兒,專以紹述熙豐之說為自謀之計。京不孝夾持人主,下以謗訕詆誣天下。大臣保家族不敢議,小臣護寸祿不敢言。顛倒紀綱,恣意妄作,自古人臣之奸,未有如京今日之甚者。"

孫覿:"自古書傳所記,巨奸老惡,未有如京之甚者。太上皇屢因人言,灼見奸欺,凡四罷免,而近小人,相為唇齒,惟恐失去憑依,故營護壅蔽,既去復用,京益蹇然。自謂羽翼已成,根深蒂固,是以凶焰益張,復出為惡。倡導邊隙,挑撥兵端,連起大獄,報及睚眥。怨氣充塞,上幹陰陽,水旱連年,赤地千裏,盜賊偏野,白骨如山,人心攜貳,天下解體,敵人乘虛鼓行,如入無人之境。"

陳東:"今日之事,蔡京壞亂于前,梁師成陰謀于後。李彥結怨于西北,朱勔結怨于東南,王黼、童貫又結怨于遼、金,創開邊隙。宜誅六賊,傳首四方,以謝天下。"

餘應求:"欺君妄上,專權怙寵,蠹財害民,壞法敗國,奢侈過製,賕賄不法者,蔡京始之,王黼終之,則京之罪大於黼審矣。"

洪邁:"章惇、蔡京為政,欲殄滅元佑善類,正士禁錮者三十年,以致靖康之禍。"

《宋史》:"京天資凶譎,舞智御人,在人主前,顓狙伺為固位計,始終一說,謂當越拘攣之俗,竭四海九州之力以自奉。帝亦知其奸,屢罷屢起,且擇與京不合者執政以柅之。京每聞將退免,輒入見祈哀,蒲伏扣頭,無復廉恥。燕山之役,京送攸以詩,陽寓不可之意,冀事不成得以自解。見利忘義,至于兄弟為參、商,父子如秦、越。暮年即家為府,營進之徒,舉集其門,輸貨僮隸得美官,棄紀綱法度為虛器。患失之心無所不至,根株結盤,牢不可脫。卒致宗社之禍,雖譴死道路,天下猶以不正典刑為恨。"

《大宋宣和遺事》:"蔡京、蔡攸、童貫之徒,縱恣于上;高俅、楊戩、朱勔之黨,朋邪于下。"

李廷機:"童貫擅專權,與京相表裏。 童與金人謀,共圖契丹地。 契丹既已亡,引禍害自己。"

王夫之:"奸人得君久,持其權而以傾天下者,抑必有故。才足以代君,而貽君以宴逸;巧足以逢君,而濟君之妄圖;下足以彈壓百僚,而莫之敢侮;上足以脅持人主,而終不敢輕。李林甫、盧杞、秦檜皆是也。進用之始,即有以聳動其君,而視為社稷之臣;既用之,則信向而尊禮之;權勢已歸,君雖疑而不能動搖之以使退。"

梁啓超:"其下者,則巧言令色,獻媚人主,竊弄國柄,荼毒生民,如秦之趙高,漢之十常侍,唐之盧杞、李林甫,宋之蔡京、秦檜、韓侂胄,明之劉瑾、魏忠賢,穿窬鬥筲,無足比數。"

蔡東藩:"徽宗即位以後,所用宰輔,除韓忠彥外,無一非小人。蔡京固小人之尤者也,何執中、張康國、鄭居中,張商英等,皆京之具體耳。何執中始終善京,固不必說,張康國、鄭居中、張商英三人,始而附京,繼而攻京,附京者為幹祿計,攻京者亦曷嘗不為幹祿計耶?小人不能容君子,並且不能容小人,利欲之心一勝,雖屬同類,亦必排擊之而後快。"

主要成就

政治

蔡京當政時期,社會救助製度的推行力度之大,在古代歷史上是罕見的。其推行的居養院、安濟坊和漏澤園製度,無疑是北宋救濟製度發展的高峰,在中國歷史上是空前的,甚至也在元明清三代之上。正是蔡京將社會救濟活動規模化、製度化。

散文

蔡京的散文寫的也挺好,他著有散文集《保和殿曲宴記》一卷、《太清樓侍宴記》一卷、《延福宮曲宴記》一卷,均被南宋的王明清收入《揮塵集餘話·卷一》中,並有載:蔡京之孫蔡微,"自雲:'當其父祖富貴鼎盛時,悉貯于隆儒亨會閣。此百分之一二焉。國禍家艱之後,散落人間,不知其幾也'"。其《保和殿曲宴記》與《太清樓侍宴記》也收錄于《說郛三種》第八冊。以上三種均已在1988年、2001年出版。

同時著有《宣和書譜》二十卷:該年譜,不著撰者姓氏,所記宋徽宗時內府所藏名家法帖,首列帝王諸書為一卷,次列篆隸為一卷,次列正書為四卷,次列行書為六卷,次列草書為七卷,末列分書為一卷,後附製誥。所記書家近二百,上起、魏,下迄趙宋。《四庫全書提要》雲:"宋人之書。終于蔡京、蔡卞、米芾,殆即三人所定與欠!"據《福建藝文志·卷三八·史部·十方譜錄類》有載:"《宣和畫譜》二十卷,仙遊蔡京等著。《鐵琴銅劍樓書目》雲:不著撰人姓名,蓋當時米襄陽、蔡京等奉敕纂定者。"

書法

北宋有"蘇、黃、米、蔡"四大書法家,有少數人認為"蔡"原指蔡京,後世以其"人品奸惡",遂改為蔡襄。蔡京工書法,初與弟弟蔡卞蔡襄書法,中進士官授錢塘縣尉時因神宗喜愛徐浩書法,當時士大夫紛紛學之,蔡京也與被貶在錢塘的蘇軾一同學習徐浩書法,後學沈傳師、歐陽詢,又改學"二王",博採諸家眾長,自成一體。其書筆法姿媚,字勢豪健,痛快沉著,獨具風格,為海內所崇尚。

蔡京書法欣賞蔡京書法欣賞

蔡京的書法藝術有姿媚豪健、痛快沉著的特點,能體現宋代"尚意"的書法美學情趣。因而在當時已享有盛譽,朝野上庶學其書者甚多。元陶家儀《書史會要》曾引當時評論者的話說;"其字嚴而不拘,逸而不外規矩,正書如冠劍大人,議于廟堂之上;行書如貴胄公子,意氣赫奕,光彩射人;大字冠絕佔今,鮮有儔匹。"甚能反映蔡京當時在書法藝術上的地位。當時的人們談到他的書法時,使用的辭彙經常是"冠絕一時"、"無人出其右者", 就連狂傲的米芾都曾經表示,自己的書法不如蔡京。據說,有一次蔡京與米芾聊天,蔡京問米芾:"當今書法什麽人最好?"米芾回答說:"從唐朝晚期的柳公權之後,就得算你和你的弟弟蔡卞了。"蔡京問:"其次呢?"米芾說:"當然是我。"存世書跡有《草堂詩題記》《節夫帖》《宮使帖》等。

家族成員

  • 蔡準,育有兩子:長子蔡京,次子蔡卞

蔡卞。是王安石女婿,官至樞密使,擢尚書左丞,封為少保。

蔡京有八個兒子,有六個兒子五個孫子均是學士。

  • 長子,蔡攸,字居安,曾任宋朝宰相,與蔡京不睦。靖康元年(1126年)賜死。
  • 次子,蔡鯈(音tiáo),早卒。
  • 三子,蔡翛(音xiāo),曾任宋朝禮部尚書、保和殿大學士,靖康元年(1126年)賜死。
  • 四子,蔡絛(音tāo),字約之,官至徽猷閣待製,後流放白州。
  • 五子,蔡鞗(音tiáo),娶宋徽宗的女兒茂德帝姬趙福金為妻,成為駙馬,官宣和殿待製,靖康元年被擄至金國,茂德帝姬改嫁完顏宗望。
  • 七子,蔡修,靖康元年與父在潭州崇教寺暴病而亡。

  • 長孫,蔡行,官至保和殿大學士。
  • 蔡衎、蔡術、蔡征、蔡同等皆為學士。

影視形象

1998年電視劇《水滸傳》:林連昆飾演蔡京;

蔡京影視形象蔡京影視形象

2004年電視劇《大宋碑歌》:楊洪武飾演蔡京;

2008年電視劇《少年四大名捕》:劉江飾演蔡京;

2011年電視劇《水滸傳》:薛中銳飾演蔡京;

2012年電視劇《蘇東坡》:劉亞津飾演蔡京。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