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黃

蒲黃

蒲黃,為香蒲科植物水燭香蒲Typha angustifolia L.、東方香蒲T.orientalis Presl或同屬植物的幹燥花粉。香蒲為沼澤多年生草本植物,高1~2m,根莖匍匐,有多數須根。蒲黃有止血,化瘀,通淋等功效。
  • 中文學名
    蒲黃
  • 植物界
  • 香蒲科
  • 英文名
    Cattail Pollen
  • 化學成分
    含n-二十五烷、硬脂酸、黃酮類
  • 性味
    性平,微辛;味甘

簡介

【葯名】蒲黃

【拼音】Pú Huánɡ

【別名】(蘇北俗稱,蒲棒粉),蒲釐花粉、蒲花、蒲棒花粉、蒲草黃、毛蠟

【英文名】Cattail Pollen

【拉丁文名】1.Pollen Typhae Angustifoliae

2.Pollen Typhae Orientalidis

【拉丁植物動物礦物名】1.Typha angustifolia L.

2.Typha orientalis Preel

【葯材基源】為香蒲科植物水燭香蒲Typha angustifolia L.、東方香蒲T.orientalis Presl或同屬植物的幹燥花粉

【科屬分類】香蒲科

【性味】味甘、微辛;性平

【歸經】肝;心;脾經

【功效】止血;祛瘀;利尿

【功效分類】涼血止血葯;活血祛瘀葯

【主治】吐血;囉血;衄血;備痢;便血;崩漏;外傷出血;心腹疼痛;經閉腹痛;產後瘀痛;痛經;跌撲腫痛;血淋澀痛;帶下;重舌;口瘡;聤耳;陰下濕癢[1]

【使用註意】孕婦慎服。[2]

①《本草衍義》:不可多食,令人自利,不益極虛人。

②《品匯精要》:妊娠不可生用。

③《本草經疏》:一切勞傷發熱,陰虛內熱,無瘀血者禁用。

植物形態

葉扁平,線形,寬4~10mm,質稍厚而柔,下部鞘狀,穗狀花序圓柱形,長30~6蒲草-原植物0cm,雌雄花序間有間隔1~15cm;雄花序在上,長20~30cm,較柱頭短,茸毛早落,約與小苞片等長,雄花有早落的佛焰狀苞片,花被鱗片狀或茸毛狀,雄蕊2~3。雌花序長10~30cm,雌花小苞片較柱頭短,匙形,花被茸毛狀與小苞片等長,柱頭線頭圓柱形,小堅果無溝。花期6~7月,果期7~8月。

生于池、沼、淺水中。分布幾遍全國。

採製:夏季採收蒲棒上部的黃色雄花序,曬幹後輾軋,篩取花粉。

性狀:花粉為黃色粉末。體輕,放水中則飄浮水面。手捻有骨膩感,易附著手指上,氣微,味淡。

化學成分:含n-二十五烷(n-pentacosane)、硬脂酸、黃酮類。

性味:性平,味甘。


葯用價值

【功能主治】止血,化瘀,通淋。用于吐血、衄血、囉血、崩漏、外傷出血、經閉、痛經、脘腹刺痛、跌打腫痛、血淋濕痛。

【附註】東方香蒲T.orientalis Presl和同屬植物的花粉亦作蒲花入葯。

【英文名】 POLLEN TYPHAE

【別名】 香蒲、水蠟燭、蒲草

【來源】 該品為香蒲科植物水濁香蒲Typha angustifolia L. 、東方香蒲Typha orientalis Presl、或同屬植物的幹燥花粉。夏季採收蒲棒上部的黃色雄花序,曬幹後碾軋,篩取花粉。剪取雄花後,曬幹,成為帶有雄花的花粉,即為草蒲黃。

【製法】 生蒲黃:揉碎結塊,過篩。

蒲黃炭:取凈蒲黃,照炒炭法(附錄Ⅱ D)炒至棕褐色。

【性狀】 該品為黃色粉末。體輕,放水中則飄浮水面手捻有滑膩感,易附著手指上。氣微,味淡。

鑒別

(1蒲黃-葯用) 該品粉末黃色。花粉粒類圓形或橢圓形,直徑17~29μm ,表面有網狀雕紋,周邊輪廓線光滑,呈凸波狀或齒輪狀,具單孔,不甚明顯。

(2) 取該品粉末2g,加80%乙醇30ml,加熱回流1小時,濾過,濾液蒸幹,殘渣加醋酸乙酯10ml,加熱使溶解,濾過,濾液濃縮至約2ml,作為供試品溶液。另取異鼠李素對照品,加醋酸乙酯製成每1ml含1mg的溶液,作為對照品溶液。照薄層色譜法(附錄Ⅵ B)試驗,吸取供試品溶液10~15μl、對照品溶液5μl,分別點于同一矽膠GF254薄層板上,以甲苯-醋酸乙酯-甲酸(5:2:1)為展開劑,展開,取出,晾幹,置紫外光燈(254nm)下檢視。供試品色譜中,在與對照品色譜相應的位置上,顯相同顏色的斑點。

(3) 取該品粉末2g,加80%乙醇50ml,冷浸24小時,濾過,濾液蒸幹,殘渣加水5ml使溶解,濾過,濾液加水飽和的正丁醇提取2次(每次5ml),合並提取液,濃縮至幹,殘渣加乙醇2ml使溶解,作為供試品溶液。另取異鼠李素-3-O-新橙皮糖苷和香蒲新苷對照品,加乙醇製成每1ml各含1mg 的溶液,作為對照品溶液。照薄層色譜法(附錄Ⅵ B)試驗,吸取供試品溶液5~10μl、對照品溶液5μl,分別點于同一矽膠GF254薄層板上,以醋酸乙酯-丁酮-甲酸-水(5:3:1:1)為展開劑,展開,取出,晾幹,置紫外光燈(254nm)下檢視。供試品色譜中,在與對照品色譜相應的位置上,顯相同顏色的斑點。

含量測定

照蒲黃高效液相色譜法(附錄Ⅵ D)測定。

色譜條件與系統適用性試驗 用十八烷基矽烷鍵合矽膠為填充劑;乙腈-水(15:85)為流動相;檢測波長為254nm。理論板數按異鼠李素-3-O-新橙皮糖苷峰計算應不低于1000。

對照品溶液的製備 精密稱取異鼠李素-3-O-新橙皮糖苷對照品適量,加甲醇製成每1ml含50μg的溶液,即得。

供試品溶液的製備 取該品約0.5g[同時另取該品測定水分(附錄Ⅸ H第一法)],精密稱定,置50ml量瓶中,加甲醇45ml,超聲處理(功率250W,頻率20kHz)30分鍾,放冷,加甲醇至刻度,搖勻,濾過,取續濾液,即得。

測定法 分別精密吸取對照品溶液10μl與供試品溶液20μl,註入液相色譜儀,測定,即得。

該品按幹燥品計算,含異鼠李素-3-O-新橙皮糖苷(C28H32O16)不得少于0.10%。

葯用信息

【性味歸經】 甘,平。歸肝、心包經。

【功能主治】 止血,化瘀,通淋。用于吐血,衄血,囉血,崩漏,外傷出血,經閉痛經,脘腹刺痛,跌撲腫痛,血淋澀痛。

【用法用量】 5~9克,包煎。外用適量,敷患處。

【註意】 孕婦慎用。

【貯藏】 置通風幹燥處,防潮,防蛀。

【摘錄】 《中國葯典》

【出處】

1.陶弘景:蒲黃,即蒲釐花上黃粉也。伺其有便拂取之,甚療血。

2.《本草衍義》:蒲黃,處處有,即蒲橇中黃粉也。初得黃,細羅,取萼別貯蒲黃東方香蒲,以備他用.將蒲黃水調為膏,擘為塊,人多食之,以解心髒虛熱,小兒尤嗜。涉月則燥,色味皆談,須蜜水和。

【拼音名】Pú Huánɡ

【英文名】Cattail Pollen

【別名】蒲釐花粉、蒲花、蒲棒花粉、蒲草黃

【來源】

【葯材基源】為香蒲科植物狹葉香蒲、寬葉香蒲、東方香蒲和長苞香的花粉。

【拉丁植物動物礦物名】1.Typha angustifolia L.2.Typha latifolia L3.Typha orientalis Preel4.Typha angustata Bory et Chaub.

【採收和儲藏】夏季花將開放時採收蒲棒上部的黃色雄性花穗,曬幹後碾軋,篩取細粉。

原形態

1.狹葉香蒲:多年生草本,高1.5-3m。根莖匍匐,須根多。葉狹線形,寬5-8mm,稀達10mm。花小,單性,雌雄同株;穗蒲黃水燭菖蒲狀花序長圓柱形,褐色;雌雄花序離生,雄花序在上部,長20-30cm,雌花序在下部,長9-28cm,具葉狀苞片,早落;雄花具雄藍2-3,基生毛較花葯長,充端單一或2-3分又,花粉粒單生;雌花具小苞片,匙形,較柱頭短,茸毛早落,約與小苞片等長,柱頭線形或線狀年圓形。果穗直徑10-15mm,堅果細小,無槽,不開裂,外果皮下分離。花期6-7月,果期7-8月。

2.寬葉香蒲:與決葉香蒲區別在于:葉闊線形,長約1m,寬10-15mm,光瑞長關,基部鞘狀,抱莖。穗狀花序圓柱形,雌雄花序緊相連線,雄花序在上千8-15cm,雌花序長約10cm,直徑約2cm,具2-3片葉狀苞片,早落;雄花具雄蕊3-4,花粉粒為4合體;雌花基都無小苞片,具多數基牛的白色長毛。果穗粗,堅果細小,常幹水中斤裂,外果皮分離。

3.東方香蒲:與前兩種不同點在于:葉條形,寬5-10mm,基部鞘狀抱莖。德狀化序圓柱狀,雄花序與雌花序彼此連線;雄花序在上,長3-5cm,雄花有雄蕊2-4,花粉粒單中;雌花序在下,長6-15cm,雌花無小苞片,有多數基生的白色長毛,毛與柱頭近等長,柱頭匙形,不育雌蕊棍棒狀。小堅果有一縱溝。

4.長苞香蒲:與以上種類區別在于:葉條形,寬6-15mm,基部鞘狀,抱莖。德狀花序圓柱狀,粗壯,雌雄花序共長達50cm,雌花序和雄花序分離;雄花序在上,長20-30cm,雄花具雄蕊3,毛長于花葯,花粉料單生;雌花序在下,比雄花序為短,雌花的小苞片與柱頭近等長,柱頭條狀長圓形,小苞片及柱頭均比毛長。小堅果無溝。

生境分布

生態環境:

1. 生于淺水。

2.生于河流兩岸、池沼等地水邊,以及沙漠地區淺水灘中。

3.生幹水旁或沼澤中。

4.生于池沼、水邊。

資源分布:

1. 分布于東北、華北、西北、華東及河南、湖北、廣西、四川、貴州、雲南等地。

2.分市于東北、華北、西南及陝西、新疆、河南等地。3.分布于東北、華北、華東及陝西、湖南、廣東、貴州、雲南等地。

4.分布于東北、華北、華東及陝西、甘肅、新疆、四川等地。

栽培

生物學特徵

喜溫暖濕潤氣候及潮濕環境。以選擇向陽、肥沃的池塘邊或淺水處栽培為宜。

栽培技術

用分株繁殖。3-4月,挖起蒲黃發新芽的根莖,分成單株,每株帶有一段根莖或須根,選淺水處,按行株距50cm × 50cm栽種,每穴栽 2株。

田間管理

栽後註意淺水養護,避免淹水過深和失水幹旱,經常清除雜草,適時追肥。4-5年後,因地下根莖生長較快,根莖擁擠,地上植株也密,需翻蔸另栽。

栽後第2年開花增多,產量增加即可開始收獲。6-7月花期,待雄花花粉成熟,選擇晴天,用手把雄花勒下,曬幹搓碎,用細篩篩去雜質即成。

性狀

性狀鑒別術品為黃色細粉,質輕松,易飛揚,手捻之有潤滑感,入水不沉。無臭,味淡。

以色鮮黃,潤滑感強,純凈者為佳。

顯微鑒別 花粉粒單生(東方香蒲,花粉粒集為4合體),類球形,直徑24-30μm,表面有似網狀雕紋,單萌發孔不明顯。

化學成份

1.狹葉香蒲,花粉主含黃酮類成分:香蒲新甙(typhaneoside)即異鼠李素-3-O-2G-α-L-吡喃鼠李糖基(1-2)-α-L-吡喃鼠李糖基(1-6)-β-D-吡喃葡萄糖甙[ O-2G-α-L-rhamnopyranosyl(1-2)-α-L-rhamnopyranosyl(1-6)-β-D-glucopyranoside],山柰酚-3-O-2G-α-L-吡喃鼠李糖基(1-2)-α-L-吡喃鼠李糖基(1-6)-β-D-吡喃葡萄糖甙[kaempferol-3-O-2G-α-L-rhamnopyranosyl(1-2)-α-L-rhamnopyranosyl(1-6)-β-D-glucopyranoside],異鼠李素-3-O-α-L-鼠李糖基(1-2)-β-D-葡萄糖甙[isorhamnetin-3-O-α-L-rhamnosyl(1-2)-β-D-glucoside],山柰酚-3-O-α-L-鼠李糖基(1-2)-β-D-葡萄糖甙[kaempferol-3-o-α-L-rhamnosyl(1-2)-β-D-glucoside],槲皮素-3-O-α-L-鼠李糖基(1-2)-β-D葡萄糖甙[quercetin-3-O-α-L-rhamnosyl(1-2)-β-D-glucoside],槲皮素(quercetin),山柰酚(kaempferol),異鼠李素(isorhamnetin),柚皮素(naringenin)。還含甾醇類成分:β-谷甾醇(β-sitosterol),β-谷甾醇葡萄糖甙(β-sitosterol glucoside),β-谷甾醇棕櫚酸酯(β-sitosterol palmitate)。又含7-甲基-4-三十烷酮(7-methyl-4-TCMLIBiacontanone),6-三十三烷醇(6-TCMLIBiTCMLIBiacontanol),二十五烷(pentacosane)。還含多糖TAA、TAB、TAC,相對分子質量分別為57000、80000、86000,TAA由半乳糖(galactose),半乳糖醛酸(galacturonic acid),阿拉伯糖(arabinose),鼠李糖(rhamnose),木糖(xylose)按摩爾比2.7:6.5:6.6:2.7;1.0構成,TAB由半乳糖、半乳糖醛酸、阿拉伯糖、鼠李糖按摩泉比2.3:2.4:8.7:1.0構成,TAC由半乳糖、半乳糖醛酸、阿拉伯糖、鼠李糖按摩爾比1.7:1.7:5.2:1.0構成。另含天冬氨酸(aspartic acid),蘇氨酸(threonine),絲氨酸(serine),谷氨酸(glutamic acid),纈氨酸(valine),精氨酸(arginine),脯氨酸(proline),胱氨酸(cystine),色氨酸(TCMLIByptophane)等氨基酸和鈦、鋁、硼、匐、鉻、銅、汞、鐵、碘、鉬、硒、鋅等微量元素。又含揮發油,基中主成分為:2,6,11,14-四甲基十九烷(2,6,11,14-teTCMLIBamethylnonadecane),棕櫚酸甲酯(methyl palmitate),棕櫚酸(palmitic acid),還含2-十八烯醇(2-octadecenol),2-戊基呋喃(2-pentylfuran),β-蒎烯(β-pinene),8,11-十八碳二烯酸甲酯(methyloctadeca-8,11-dienoate),1,2-二甲基苯(1,2-dimethoxybenzene),1-甲基萘(1-methylnaphthalene),2,7-二甲基萘(2,7-dimethylnaphthalene)等共63個組分。

2.寬葉香蒲,花粉主含黃酮類成分:柚皮素,異鼠李素,槲皮素,異鼠李素-3-O-(2G-α-L-吡喃鼠李糖基)-芸香糖甙[isorhamnetin-3-O-(2G-α-L-rhamnopyranosyl)-rutinoside]即香蒲新甙,槲皮素-3-O-α-L-吡喃鼠李糖基(1-2)-[α-L-吡喃鼠李糖基(1-6)]-β-D-吡喃葡萄糖甙。

葯理作用

心血管系統影響

蒲黃提取液對離體兔心有明顯增加冠脈流量的作用。蒲黃水煎劑及以蒲黃為主的復方心舒Ⅲ號水煎劑均可使蒲黃金黃地鼠夾囊微迴圈小動脈血流速度加快、毛細血管開放數增加;對小鼠心肌微迴圈也有改善作用。蒲黃對家兔心肌損害有防護作用,家兔左室支動脈結扎形成急性心肌梗塞模型,術後經用蒲黃治療,可使家兔心肌梗塞範圍縮小,病變減輕,還可使該模型家兔體內迴圈血小板比率升高,說明蒲黃抗血小板聚集作用可能是其抗心肌缺血作用的機製之一。從長苞香蒲花粉中提取分離的水仙甙能明顯保護垂體後葉素誘導的大鼠心肌缺血,增加小鼠心肌86Rb攝取率,推測與水仙甙的鈣拮抗作用有關。大劑量蒲黃具有抗低壓缺氧作用,提高動物對減壓缺氧的耐受力。蒲黃醇提物可延長夾閉氣管小鼠和結扎頸總動脈小鼠的心電消失時間;可使小鼠異丙腎上腺素增加耗氧致缺氧、尾iv空氣的存活時間延長;但對NaNO3所致小鼠組織缺氧死亡時間無延長作用。表明蒲黃提高心肌及腦對缺氧的耐受性或降低心、腦等組織的耗氧量,對心腦缺氧有保護作用,其原理可能為阻止心肌中ATP及ADP含量降低,使大腦皮層細胞膜上Na-K-ATP 酶及Mg一ATP酶活力增強,加速ATP分解,並使中樞抑製加強,提高缺氧耐力,還可使缺氧心、肝超氧化物歧化酶恢復或接近正常水準,提高腦組織及動脈血氧分壓,降低氧耗量及乳酸含量。

蒲黃提取物對離體蛙心、兔心有可逆性的抑製作用,高濃度時使心髒停搏于舒張狀態;並有降低家兔血壓的作用。蒲黃對心髒的抑製作用,可能與蒲黃中所含的槲皮素(亦是膽鹼脂酶抑製劑)有關。長苞香蒲花粉中的異鼠李甙凰有提高心肌cAMP水準的活性。

降血脂

蒲黃能防止喂飼高脂動物的血清膽固醇水準增高,並能增加喂飼高脂家兔的糞便膽固醇。該作用除抑製腸道吸收膽固醇、增加糞便膽固醇外,可能還與影響體內膽固醇代謝有關。將蒲黃油、蒲黃殘渣及蒲黃花粉分別喂飼食餌性高膽固醇血症家兔,結果蒲黃花粉的降血脂作用最為明顯。給飼以高脂飼料的家兔每日每隻加服蒲黃16g,12周後停飼高脂,繼續服用蒲黃4周,給葯組不僅血清膽固醇迅速下降,9周即達正常濃度,而且主動脈壁膽固醇含量減少,病變減輕。心肌內小動脈擴張,血流增加,代謝旺盛,心肌營養改善,斑塊形成較少;電鏡檢查,可蒲黃見多數兔主動脈內皮完整光滑,內膜下層正常,僅偶見極少量的細胞浸潤和脂質沉積。

實驗表明,蒲黃降血脂及抗動脈粥樣硬化,是對不同環節的綜合作用所致。蒲黃除可使急、慢性高血脂症家兔血清總膽固醇(TC)降低外,還可使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HDL一C)升高、前列環素(PCI2)顯著下降,血栓素A2(TXA2)/PGI2升高,使兩者比值維持正常。體外實驗發現,蒲黃兔血清能明顯促進大鼠主動脈內皮細胞合成PGI2,而對脂質過氧化物的產生則無明顯影響。蒲黃的降血脂作用還與其激活巨噬細胞功能有關。臨床雙盲法觀察發現,蒲黃有良好的降低總膽固醇、升高HDL-C、降低血小板粘附和聚集性的作用(比 300mg/d 阿期匹林效果好);同時對血管內皮細胞有保護作用,並能抑製粥樣硬化斑塊形成。蒲黃中的不飽和脂肪酸及槲皮素均對降血脂和防治粥樣硬化有效。含黃酮類的蒲黃組分FⅣ(含烴、碳水化合物的固醇類物質)有強烈的刺激豬動脈內皮細胞產生PGI2和tPA(纖溶酶原激活物)活性的作用,同時抑製ADP誘導血小板聚集。蒲黃中的活性成分三十一烷醇-6 有降甘油三脂的作用;B-谷甾醇及其棕櫚酸酯是降膽固醇的有效成分;B-谷甾醇棕櫚酸酯還可抑製平滑肌細胞增殖。此外,B-谷甾醇葡萄糖甙、異鼠李素-3-O-a-L-鼠李糖(1→2)-B-葡萄糖甙、及槲皮素-3-O-a-鼠李糖基-B-葡萄糖甙可分別作用于動脈粥樣硬化密切相關的多種環節。說明蒲黃降血脂、抗動脈粥樣硬化作用為各種有效成分綜合作用的結果。

凝血過程影響

蒲黃對凝血過程的影響結果報道不一。早期研究認為,蒲黃能使家兔血小板數目增加,凝血酶元時間縮短,有明顯縮短血液凝固時間的作用。蒲黃熟用炒炭,可增加止血作用。其原因之一可能是蒲黃中的黃酮類化合物(蘆丁、槲皮素等)在一定溫度下轉化為具有止血作用的鞣質。但也有報道,蒲黃炒焦後,其止血作用與生蒲黃相比無顯著性差異。更多的報道則認為,蒲黃能抑製血液凝固過程。對31例冠心病、高血脂患者的血小板粘附性、聚集性、抗凝血酶Ⅲ活力等進行了2mo的臨床療效觀察,發現蒲黃能明顯地抑製血小板粘附和聚集,並能輕度增加抗凝血酶Ⅲ的活力。纖維蛋白平皿法研究發現,蒲黃水提取液及其復方失笑散有促纖溶作用,說明它能直接分解纖維蛋白,不依賴纖溶酶系的存在。其促纖溶的活性成分可能是低分子物質,走性實驗有黃酮甙類物質的陽性反應。實驗性頸靜脈血栓模型的家兔po蒲黃水浸液後,24小時血栓溶解率顯著增加;血漿纖維蛋白原和血漿纖溶酶原含量無明顯變化;代表血液優球蛋白溶解時間的血纖維溶活力在服葯2一5小時內卻顯著增強。

蒲黃煎液及其提取物總黃酮、有機酸、多糖等對ADP、花生四烯酸及膠原誘、導家兔體內、外血小板聚集功能均有明顯抑製作用,其中以總黃酮作用最強,說明黃酮類化合物為蒲黃抗血小板聚集的主要有效成分。推測蒲黃總黃酮抗血小板聚集作用可能與抑製磷酸二酯酶活性,升高血小板內cAMP,使細胞內Ca2+濃度降低有關。上述4種被試組分對纖維蛋白原系統均無明顯影響,但對膠原誘導的血小板聚集均有明顯的解聚作用。是否與Ca2+有關,尚待研究。蒲黃異鼠李甙Ⅱ在體內、外均能抑製由ADP誘導的大鼠血小板聚集,並能明顯延長復鈣時間。長苞香蒲中異鼠李甙還有抗血栓形成效能。從長苞香蒲花粉中分離出多糖(分子量約為30000),低于100ug/ml 時,可加速血漿復鈣時間;較高濃度時,則抑製血漿復鈣時間,其促凝血機製是由于激活了接觸因子(ⅩⅡ);抗凝機製是蒲黃多糖抑製了纖維蛋白酶釋放纖維蛋白肽的速率和纖維蛋白的聚集。近報道,從寬葉香蒲的幹燥花粉中分離出一種新的黃酮甙和一種未知化合物,經實驗有止血作用。

腸道平滑肌影響

50%蒲黃註射液對豚鼠離體子宮和家兔在體子宮均有興奮作用。小劑量使規則子宮收縮稍有增強,大劑量時子宮興奮作用明顯增強,呈不規則和痙攣性收縮。Ip2-3g/kg,對豚鼠、小白鼠中期引產有明顯效果。其機製可能與直接增加子宮收縮和止血作用有關。蒲黃提取物可增強離體兔腸的蠕動,該作用可被阿托品阻斷。蒲黃所含異鼠李素對小鼠離體腸管有解痙作用。蒲黃水溶性部分可用于治療與免疫過敏及感染有關的特發性潰瘍性結腸炎。還可預防動物腸粘連的形成。

免疫功能影響

長苞香蒲可使大鼠胸腺、脾髒明顯萎縮,免疫應答反應受到抑製,而大劑量時又可使巨噬細胞功能顯著增強,並有提高胸腺、脾髒cAMP含量的趨勢,這似說明香蒲花粉具有雙向調節作用。32例慢性非特異性潰瘍性結腸類患者po同時保留灌腸蒲黃水溶部分,給葯後,患者補體C3上升至正常,免疫球蛋白均下降,其中IgG下降至正常,臨床症狀改善,其作用似與調整免疫功能有關。

其它作用

蒲黃水溶部分體外對金黃色葡萄球菌、弗氏痢疾桿菌、綠膿桿菌、大腸桿菌、傷寒桿菌、史密氏痢疾桿菌及2型副傷寒桿菌均有較強的抑製作用;槲皮素也具有抗菌、抗過敏、解痙等作用。蒲黃粉外敷治療外傷性頭部水腫3天平復如初。大鼠橈骨骨折斷端註射蒲黃註射液,可促進愈合,加速血腫吸收、機化,骨母細胞及軟骨細胞增生活躍,促進骨痂形成。但用蒲黃水溶部分浸濕紗布外敷無此作用。包括蒲黃在內的花粉對機體影響是非特異性的,可促進生長、提高機體運動能力、改善記憶功能、延緩衰老,可使機體在不利條件因素下所出現的生理及生化上的變化轉向正常或趨向正常方向發展,是一種優良的致適應劑。蒲黃醇提物能延長小鼠的遊泳和爬桿時間,有抗疲勞作用。還可明顯消除家兔腹水。現場人體驗證,對預防急性高山反應效果顯著。蒲黃能活血祛瘀,常用于血瘀經痛,產後惡露不下,血瘀腹痛。近代臨床報道用于冠心病有效,對合並血脂高者也有一定降脂作用。單味蒲黃對降低冠心病人膽固醇和血小板粘附率有較好的作用。對功能性子宮出血、血尿、便血及咳血、鼻衄,有減少出血的作用。臨床認為對產後子宮的收縮作用,較益母草為佳。

現代研究

主要成分

含黃酮類.線葉香蒲、寬葉香蒲、長苞香蒲、狹葉香蒲中含柚皮素(Naringenin)、異鼠李素(Isorhamnetin)、槲皮素(Quercetin)、異鼠李素-3-O-(2G-α-L-鼠李糖基) -芸香糖甙[Isorhamnetin-3-O-(2G-α-L-rhamnopyranosyl) - rutinoside]、槲皮素-3-O-(2G-α-L-鼠李糖基)-芸香糖甙[Quercetin-3-O-(2G-α-L-rhamnopy- ranosyl)-rutinoside]、異鼠李素-3-O-芸香糖甙(Iso-rhamnetin- 3-O-rutinoside)、異鼠李素-3-O-新橙皮糖甙(Isorhamnetin-3-O-neohesperido- side)、山柰酚-3-O-新橙皮糖甙(Kaempferol-3- O-neohesperidoside)等. 亦含有甾醇類,如α-香蒲甾醇(α-Typhasterol)、α-谷甾醇(α-Sitosterol)、β-谷甾醇(β-Sitosterol)、β-谷甾醇棕櫚酸酯(β-Sitosterol palmitate)等.

尚含有酸類.長苞香蒲含棕櫚酸(Palmitic acid)、硬脂酸(Stearic acid)、花生油烯酸(Arachidonic acid)、香草酸(Vanillic acid)、香蒲酸(Typhic acid)等.寬葉香蒲花粉中含甲酸(Formic acid)、乙酸(Acetic acid)、丙酮酸(Pyroracemic acid)、乳酸(Lactic acid)、蘋果酸(Malic acid)、琥珀酸(Succinic acid)、檸檬酸(Citric acid).

此外,還含有20多種無機成分,如鉀、磷、鋅、硫、鎂、鈣等以及多種氨基酸.

葯理作用

1. 對心血管系統的作用 蒲黃醇提取物對蟾蜍離體心髒,低濃度時增強其收縮力,高濃度時則抑製.可使兔及豚鼠離體心髒心率減慢,較大劑量時抑製心髒並停搏于舒張期.略低于心肌抑製量的蒲黃醇提取物,能使未致纖顫或經電刺激至纖顫的離體兔心冠脈流量分別增加35%與43%.註射腦垂體後葉素使冠脈收縮後,蒲黃的這一作用更為明顯,冠脈流量可增加 76%.與此同時,心電圖亦有改善.蒲黃提取液對離體兔心有明顯增加冠脈流量的作用.動物實驗表明: 蒲黃對家兔的心肌損害有防護作用,能使心肌梗死範圍縮小,病變減輕.有報告認為,蒲黃抗血小板凝聚作用可能是其抗心肌缺血的作用機製之一.蒲黃水煎劑及以蒲黃為主的復方心舒Ⅲ號水煎劑均可使金黃地鼠夾囊微迴圈小動脈血流速度加快、毛細血管開放數增加.蒲黃能提高小鼠耐低氣壓缺氧的能力,改善心肌的營養性血流量,肌註效果優于口服.

蒲黃的水提醇沉製劑在經陽離子樹脂交換的部分(以下簡稱陽離子樹脂處理部分)具有多方面的心血管作用,如使狗主動脈壓升高,中心靜脈壓降低,心率增快,心電圖T波改善,心功能指數提高,但搏出量無明顯變化;註入丙烯心得安以阻滯腎上腺素能β-受體之後,使狗心肺製備心率增快的作用被取消,輸出量仍明顯增加,其他作用亦依然存在.提示陽離子樹脂處理部分具有正性肌力作用及正性頻率作用,後者與腎上腺素能β-受體有關.靜脈註射陽離子樹脂處理部分可使麻醉狗心率減慢,這一負性頻率作用可被阿托品或六甲溴胺所取消,提示陽離子樹脂處理部分通過神經節或中樞抑製心率.這一作用掩蓋了陽離子樹脂處理部分對心肌直接的正性頻率作用.

股動脈註射蒲黃醇提取物 0.03g(生葯)/kg 能使麻醉狗股動脈血流量增加,外周阻力系數平均下降62.7%.6-氨基嘌呤為降外周阻力的有效成分之一.在整體狗後肢股動脈恆量灌流的情況下,股動脈註射陽離子樹脂處理部分0.05g/10~15kg 和股靜脈註射1.0g/10~15kg 可使麻醉狗後肢血管阻力分別平均下降30.9%和38.9%,從而認為陽離子樹脂處理部分有降低麻醉狗後肢血管阻力的作用.蒲黃提取物對兔耳血管亦有擴張作用.

蒲黃煎劑、醇提取物及陽離子樹脂處理部分靜脈註射均可使麻醉貓、兔、狗血壓下降和心率減慢,在註入阿托品或六甲溴胺以阻滯M-膽鹼能受體或神經節之後,蒲黃的降壓、減慢心率、降低後肢血管阻力等作用均被部分或全部取消.

2. 降低血脂和防治動脈粥樣硬化的作用 動物實驗表明: 蒲黃有降低血清膽固醇作用,在抑製動脈硬化斑塊形成方面似有一定作用.蒲黃能防止高脂喂飼動物的血膽固醇水準增高.蒲黃對家兔膽道排出膽固醇的影響實驗結果表明: 口服蒲黃有抗食餌性高膽固醇血症的作用,有抑製膽固醇從膽道排出的作用.實驗結果提示,蒲黃的抗食餌性高膽固醇血症是通過抑製食物中的膽固醇和/或膽汁的膽固醇從腸道的吸收來實現,而不是通過增加膽固醇的排出量來實現的.觀察蒲黃在防治家兔實驗性動脈粥樣硬化(As)中對前列腺素代謝的影響,結果表明: 蒲黃不僅能有效地抑製家兔食餌性高膽固醇血症的形成,尚能提高血漿6-酮-PGF1α水準,盡管蒲黃並不能抑製血小板聚集,也不能降低血漿MDA水準,但As病變明顯減輕.而阿司匹林雖能明顯抑製血小板聚集和血漿MDA水準,但由于它同時抑製動脈壁PGI2合成,該組病變明顯加重.結果提示,動脈壁PGI2生成的能力或PGI2/TXA2值是防治動脈粥樣硬化的關鍵性因素.實驗同時證明血漿和血小板cAMP水準並非決定血小板聚集性的絕對因素.

蒲黃煎液及其提取物總黃酮、有機酸、多糖等對 ADP、花生四烯酸及膠原誘導家兔體內、外血小板聚集功能均有明顯抑製作用,其中以總黃酮作用最強,說明黃酮類化合物為蒲黃抗血小板聚集的主要有效成分.有人認為蒲黃總黃酮抗血小板聚集作用可能與抑製磷酸二酯酶活性,升高血小板內 cAMP,使細胞內鈣離子濃度降低有關.

研究發現,蒲黃水提取物及其復方失笑散有促纖溶作用,說明它能直接分解纖維蛋白,不依賴纖溶酶系統的存在.其促纖溶的活性成分可能是低分子物質.實驗性頸靜脈血栓模型的家兔口服蒲黃水浸液後,24 小時血栓溶解率顯著增加;血漿纖維蛋白原和血漿纖溶酶原含量無明顯變化;代表血液優球蛋白溶解時間的血纖維溶解活力在服葯2~5小時內顯著增強.

體外實驗表明: 蒲黃浸膏或其有機酸粗製品在pH值為4與2時,有較強的抗凝、促纖維溶解和溶血作用.當pH調至6時,這二種製劑的促纖溶和溶血作用消失,抗凝作用亦減弱.用多種有機酸作對比試驗的結果亦與之類同.因此認為,蒲黃的抗凝、促纖溶作用可能是非特異性的,可能是氫離子影響血液蛋白質結構與功能的結果.

3. 對平滑肌的作用 蒲黃煎劑、酊劑及乙醚浸液對豚鼠、大白鼠、小白鼠的離體子宮均表現為興奮作用,大劑量可致痙攣性收縮.醇提取物可使家兔已孕離體子宮出現節律性收縮,使未孕離體子宮緊張性增強.蒲黃對未孕子宮比對已孕子宮作用明顯,使產後子宮收縮力加強或緊張性增加.對麻醉狗、家兔的在位子宮及家兔子宮瘺管的試驗表明: 蒲黃製劑靜脈註射亦有興奮子宮的作用.蒲黃註射液對豚鼠、小白鼠中期引產有明顯效果,腹腔註射最低有效量為2~3g/kg.

蒲黃提取物可使離體兔腸蠕動增強;可使兔、大白鼠及豚鼠離體十二指腸緊張度上升,節律收縮加強;但均可被阿托品所阻斷.蒲黃中所含異鼠李素對小白鼠離體腸管則有解痙作用,其強度為罌粟鹼的57%.

4. 促凝血作用 體外實驗表明: 蒲黃煎劑對人血有促凝血作用.蒲黃水浸液或5%乙醇浸液給兔灌服,均能使凝血時間明顯縮短.10%煎劑給兔灌胃,亦有縮短血液凝固時間的作用,在用葯後第一天尤其明顯.生蒲黃口服,能縮短兔的凝血時間和小鼠的止血時間;如焙成炭葯後口服,作用較生品有所增強.蒲黃提取物給兔皮下註射,能使血小板數增加,凝血酶原時間縮短.蒲黃粉外用于創面,對麻醉犬實驗性股動脈出血有止血作用.有人認為,蒲黃中所含的異鼠李素是促凝和止血的有效成分.

5. 抗炎作用 蒲黃水煎劑濃縮外敷,對大鼠下肢燙傷有明顯的消腫作用,亦可提高兔皮內註射伊文思藍的消散速度.蒲黃水煎醇沉製劑給大鼠腹腔註射,對蛋清性腳腫有一定的消腫效果,並能降低大、小鼠局部註射組胺引起的血管通透性增加.有報告認為,蒲黃的消腫原理是改善局部迴圈,促進重吸收和降低毛細血管的通透性.

6. 其他作用 1:100 的蒲黃製劑在試管內有抑製結核桿菌生長的作用.100%煎劑給皮下註射接種結核菌的豚鼠灌胃,有一定的治療效果.蒲黃醇提取物靜脈註射,對麻醉犬有一定的利膽作用.

動物實驗證明

蒲黃有抑製免疫細胞的作用;對體液免疫亦有影響;尚有抑製抗體生成和抑製免疫器官生長的作用.蒲黃對吞噬功能的作用比較復雜,在對吞噬細胞吞噬功能的實驗中,發現小劑量(25g/kg體重)蒲黃能使大鼠外周血嗜中性粒細胞吞噬指數明顯降低,劑量增大時無此作用;中劑量(50g/kg體重)蒲黃能顯著抑製大鼠腹腔巨噬細胞吞噬百分率和吞噬指數;而大劑量(100g/kg體重)則顯著增強吞噬功能.臨床實驗表明: 蒲黃提取物對慢性特異性潰瘍性結腸炎有滿意的治療效果,此效果與蒲黃對體液免疫功能調節有關.

理化性質

【毒性】蒲黃毒性較低,小鼠ip LD50 為35.57g/kg。蒲黃可引起豚鼠過敏,試管試驗有溶血作用。還可使小白鼠紅細胞及白細胞總數減少。該品雖無明顯副作用,但可收縮子宮、故孕婦不宜服用。服用生蒲黃常致胃部不適,食欲減退。

【鑒別】

(1)取該品0.1g,加乙醇5ml,溫浸,濾過。取濾液1ml,加鹽酸2-3滴,鎂粉少許,溶液漸顯櫻紅色。(檢查黃酮)

(2)取該品0.2g,加水10ml,溫浸,濾過。取濾液1ml,加三氯化鐵試液1滴,顯淡綠棕色。

【炮製】

1.生蒲黃:揉碎結塊,過篩,除去雜質。

2.蒲黃炭:取凈蒲黃粉末,置鍋內用武火炒至全部黑褐色,但須存性,噴淋清水,將結塊揉碎,過篩。(該品易復燃,須放涼 l-2日,仔細檢查後方能貯存)

【性味】味甘、微辛;性平蒲黃的圖片(20張)

【歸經】肝;心;脾經

【功能主治】止血;祛瘀;利尿。主吐血;囉血;衄血;備痢;便血;崩漏;外傷出血;心腹疼痛;經閉腹痛;產後瘀痛;痛經;跌撲腫痛;血淋澀痛;帶下;重舌;口瘡;聤耳;陰下濕癢

【用法用量】內服:煎湯,5-10g,須包煎;或入丸散。外用:適量,研末撒或調敷。散瘀止痛多生用,止血每炒用,血瘀出血;生熟各半。

【註意】

1.孕婦慎服。

2.《本草衍義》:不可多食,令人自利,不益極虛人。

3.《品匯精要》:妊娠不可生用。

4.《本草經疏》:一切勞傷發熱,陰虛內熱,無瘀血者禁用。

附方

① 治婦人月候過多,血傷漏下不止:蒲黃150克(微炒),龍骨125克,艾葉50克。上三味,搗羅為末,煉蜜和丸,梧桐子大。每服二十九,煎米飲下,艾湯下亦得,日再。(《聖濟總錄》蒲黃丸)

② 治產後血不下:蒲黃150克。水三升,煎取一升,頓服。<梅師集驗方>

③ 治產後惡露不快,血上搶心,煩悶滿急,昏迷不省,或狂言妄語,氣喘欲絕:幹荷葉(炙)牡丹皮、延胡索、生幹地黃、甘草(炙)各1.5克,蒲黃(生)100克。上為粗末。每服10克,水一盞,入蜜少許,同煎至七分,去滓溫服,不拘時候。(《局方》蒲黃散)

④ 治產後心腹痛欲死:蒲黃(炒香)、五靈脂(酒研, 淘去砂土)各等分。為末,先用薩醋,調10克,熬成督,入水一盞,煎-巳分,食前熱服。(《局方》失笑散)

⑤ 催生:蒲黃、地龍(洗去士,于新瓦上焙令微黃)、陳糯皮等分。各為末p9口經日不產,各抄5克巴,新汲水調服。(《證類本草》)

⑥ 治墜傷撲損,瘋血在內,煩悶者:蒲黃末,空心溫酒服15克。(《塞上方》)

⑦ 治吐血、唾血:蒲黃一兩。搗為散,每服15克,溫酒或冷水調。(《簡要濟眾方》)

⑧ 治肺熱艦血:蒲黃、青囂各5克。新汲水服之。或去青摸,入油發灰等分,生地黃中順下。(《簡便單方》)

⑨ 治鼻施經久不止:蒲黃100~150克,石榴花50克(末)。上葯,和研為散,每服以新汲水調下10克。(《聖惠方》)

⑩ 治膀就熱入、便血不止:蒲黃(微炒)100克,鬱金(挫)150克。上二味,搗羅為散,每服5克,粟米飲調下,空心晚食前服。(《聖濟總錄》蒲黃散)

(11) 治卒下血:甘草、幹姜、蒲黃各一分。三物下篩,酒服方寸巴,日三。(《僧深集方》蒲黃散)

(12)治舌脹滿口,不能出聲:蒲黃頻摻。(《本事方》)

(13) 治小兒重舌,口中生瘡,涎出:蒲黃一分,露蜂房一分(微炙),白魚一錢。上葯,都研令勻。用少許酒調,敷重舌、口中瘡上,日三用之。(《聖惠方》蒲黃散)

(14) 治醇耳出膿:蒲黃末,摻之。(《聖惠方》)

(15) 治環中出血:蒲黃、炒黑研末,摻人。(《簡便單方》)

(16) 治脫肛:蒲黃100克。以豬脂和數肛上,納之, (《幹金方》)

(17) 治陰蝕:蒲黃100克,桐皮100克,甘草100克。凡三物,搗篩,粉創上。(《令李方》蒲黃散)

(18) 治丈夫陰下濕癢:蒲黃末激之。(《千金方》)

各家論述

1.《綱目》:《本事方》雲,有士人妻舌忽脹滿口,不能出聲,以蒲黃頻摻,比曉乃愈。又《芝隱方》雲,宋度宗,一夜忽舌腫滿口,用蒲黃、幹姜末等分,幹滌而愈。據此二說,則蒲黃之涼血活血可證矣。蓋舌乃心之外候,麗手顧陰相火乃心之臣使,得幹姜是陰陽能相濟也。

2.《本草匯言》:蒲黃,性涼而利冶g潔膀骯之原,清小腸之氣,故小便不通,前人所必用也。至于治血之方,血之上者可清,血之下者可利,血之滯者可行,血之行者可止。凡生用則性涼,行血而兼消;炒用則味澀,調血而且止也。

3.《葯品化義》:蒲黃,若謠失血久者,炒用之以助補脾之葯,攝血歸源,使不妄行。又取體輕行滯,昧甘和血,上治吐艦喀血,下治腸紅崩漏。但為收功之葯,在失血之韌,用之無益。若生用亦能涼血消腫。

4.《本經逢原》:蒲黃,《本經》主心腹膀脫寒熱, 良由血結其處,營衛不和故也。與五靈脂同用,胃氣虛者,入口必吐,下咽則利。舌根脹痛,亦有屬虛火旺者,誤用前法(指同幹姜未幹摻),轉傷津液,每致燥濕愈甚,不可不審。

5.《本草正義》:蒲黃,專人血分, 以治香之氣,兼行氣分,故能導瘀結而治氣血凝滯之病。東壁李氏員謂其涼血、活血,亦以水產之品,故以為涼。頤謂蒲本清香,亦有宰味,以《本經》葛蒲辛溫例之,必不可以為寒涼。蒲黃又為蒲之精華所聚,既能逐痰,則辛散之力可知。況心腹結滯之痛,新產瘀露之凝,失笑一投,捷于影響,雖曰靈脂導濁,是其專職,然蒲黃果是寒涼,必非新產有痰可用。若舌瘡口瘡,皮膚濕癢諸病,敷以生蒲黃細粉可愈,則以細膩粘凝, 自有生肌之力,非僅取其清涼也。

6.《本經》:主心腹膀脫寒熱,利小便,止血,消瘀血。

7.《葯性論》:通經脈,止女子崩中不佳, 主痢血,止尿血,利水道。

8.《日華子本草》:治(顛倒)撲血悶,排膿,瘡療,婦人帶下,月經不勻,血氣心腹痛,妊孕人下血墜胎,血運血耀,兒枕急痛,小便不通,腸風瀉血,遊風腫毒,鼻洪吐血,下乳,止泄精,血痢。被血消腫生使,補血止血炒用。

9.《綱目》:涼血,活血,止心腹諸痛。

10.《本草經疏》:治癌結,五勞七傷,停積瘀血,胸前痛即發吐頤。

11.《現代實用中葯》:外用于創傷,濕疹。

12.《南寧市葯物志》:外用治瘰癘。

臨床套用

臨床套用于產褥期,于產後開始口服生蒲黃末,每日3次,每次3g,連續3天,以觀察其對子宮的收縮作用。據31例產婦的服葯結果,產後3日宮底平均下降4.71cm,而對照組(未服葯)30例平均下降3.64cm; 同時服用生蒲黃後產婦的惡露亦漸減少。認為所謂法瘀作用,其本質似在于收縮子宮;並認為蒲黃除能收縮子宮外, 還有止血作用。此外,作者還根據蒲黃的作用及臨床觀察結果,對蒲黃生用活血行血,炒黑止血及陰虛、無瘀忌用的說法提出了不同意見。認為蒲黃無炒黑的必要,主張一律生用力陸床套用除孕婦外,一般無所禁忌。

【摘錄】《中華本草》

營養知識

蒲黃知識介紹:蒲黃為香蒲科植物狹葉香蒲、寬葉香蒲、東方香蒲和長苞香蒲的花粉。中國各地均產,以浙江、江蘇、山東、安徽、湖北等地產量為多;5-6月花剛開放時,採收花序上的雄花,曬幹碾壓,篩取粉末,生用或炒用。

蒲黃植物狹葉香蒲、寬葉香蒲、東方香蒲、長苞香蒲等同屬數種植物的花粉,均作葯材蒲黃使用。葯品為黃色細粉,質輕松,易飛揚,手捻之有潤滑感,入水不沉,無臭,味淡。以色鮮黃,潤滑感強,純凈者為佳。

蒲黃補充信息:根據炮製方法的不同分為蒲黃、蒲黃炭、炒蒲黃、酒蒲黃、醋蒲黃,炮製後貯幹燥容器內,蒲黃炭、酒蒲黃、醋蒲黃密閉,置通風幹燥處,防潮,防蛀。防止蒲黃炭復燃。

蒲黃適合人群:孕婦禁服。

蒲黃食療作用:蒲黃味甘、微辛,性平;歸肝、心、脾經,體輕入血,可散可收;

具有止血,散瘀,利尿通淋的功效;

主治吐血,衄血,囉血,尿血,便血,血痢,崩漏,外傷出血,心腹疼痛,痛經,經閉,產後瘀痛,跌撲腫痛,小便不利,血淋澀痛,帶下,重舌,口瘡,陰下濕癢。

蒲黃做法指導:散瘀活血、利尿通淋宜生用,止血宜炒用,血瘀出血宜生炒各半。該品忌見鐵。

1.該品生用,炒用均能止血。炒後性澀收斂,能增強止血作用。可用于外傷止血(外敷)以及咳血症、尿血、便血等各種出血症。也可與生地黃、白茅根、大小薊、炮姜、艾葉、阿膠等配伍,治止血。

2.活血祛瘀。生用既能止血,又能活血祛瘀,用于多種血瘀證。可治療跌打損傷、經期瘀痛、心胸血瘀疼痛等多種瘀血病症。可與五靈脂、肉桂、炮姜、當歸等配伍。

該品生用性滑,行血止血而無留瘀之弊,且甘平不峻,故可用于多種出血症;蒲黃炒則性澀,收斂止血。

使用提示:內服:煎湯,5至10克,包煎;或入丸、散。外用:適量,研末撒或調敷。

配伍效用

蒲黃配伍白茅根、小薊:蒲黃涼血、活血、止血;白茅根清熱、涼血、止血、利濕;小薊涼血止血.三葯伍用 有清熱利濕、涼血止血之功效 用于治療濕熱之邪所致之血淋、尿血等症.

蒲黃配伍青黛、梔子:蒲黃活血祛淤止血;青黛清肝涼血;梔子清熱瀉火涼血.三者合用 有清肝瀉熱、涼血止血之功效 用于治療肝火上攻或肝火犯肺之衄血、囉血、吐血之症.

蒲黃配伍烏賊骨:蒲黃甘辛性涼 活血祛淤、涼血止血;烏賊骨味鹹性溫 收斂止血.二者伍用 其收斂止血之功效更著 用于治療外傷出血.

蒲黃配伍元胡:蒲黃活血祛淤消腫;元胡理氣止痛活血.二者伍用 有活血祛淤、行氣止痛之功效 用于治療血淤氣滯之痛經、產後淤血腹痛等症.

蒲黃 - 民間故事

據說從前有一位讀書人,從汴州(即河南開封市)趕回家鄉,晚上到家時,他妻子已經熟睡。讀書人搖動妻子的身體,妻子醒後問他有什麽事,但沒有聽到回答,于是妻子又睡了過去。讀書人再次搖動妻子,妻子受驚坐起,隻見丈夫舌體腫脹已經滿口,發不出聲。妻子急忙去找醫生。一位老醫生背著葯囊而來,用葯頻頻敷于讀書人的舌上。次日早晨,舌腫就全部消退,舌體復舊,能正常說話了。讀書人去問老醫生[5],方知敷舌的葯物乃是一味中葯,名叫蒲黃。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