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金戰爭

蒙金戰爭

蒙金戰爭,發生於1211年(金大安三年、蒙成吉思汗六年)至1234年(金天興三年、蒙窩闊台汗六年),是由成吉思汗發動、木華黎繼續、窩闊台汗完成的攻滅金朝的戰爭。

蒙古軍歷經二十三年成吉思汗、拖雷、三子窩闊台汗,分四階段,最後通過聯合南宋才併吞金朝。這是世界史上著名的小國崛起、以少勝多的戰爭。

  • 名稱
    蒙金戰爭
  • 地點
    華北地區、東北地區
  • 時間
    1211年至1234年
  • 參戰方
    蒙古、金國、宋朝
  • 結果
    蒙古方勝,金朝滅亡。
  • 參戰方兵力
    金朝:多於100萬人
  • 傷亡情況
    蒙古:大約5-9萬人
    金朝:全軍覆沒,平民死傷慘重
  • 主要指揮官
    蒙古:成吉思汗、木華黎、窩闊台;金朝:完顏永濟、金末帝

戰爭背景

蒙金世仇

女真族原來是在遼朝統治下的弱小民族,但女真人向來以能征善戰著稱于世,"人一滿萬,天下無敵",這是世人對女真人的評價。後來完顏阿骨打率領數千人起義,領導了對遼朝的反抗鬥爭,隻用了幾年時間就滅遼朝,建立了金朝。隨後又南下攻北宋,俘虜了北宋的徽欽二帝,中國北方出現了一個富庶強大的金朝政權。直到成吉思汗南下時,金朝人口已經發展到近5000萬,比當時的蒙古多40餘倍;軍隊也在百萬以上,比蒙古多出10倍。因此當時有人曾說:"金朝如海,蒙古如一掬細沙。"然而戰爭的結果,卻是"一掬細沙"填平了"大海"。

蒙金情勢蒙金情勢

但是金朝長期推行殘酷的民族壓迫政策,使蒙古人對金統治者怨入骨髓。金熙宗時期,成吉思汗的先祖俺巴孩汗曾被金朝以反叛罪釘在"木驢"上處死。金世宗時,金不僅要蒙古納貢,還每三年遣兵向北剿殺,謂之"減丁",激起蒙古人的怨忿。金朝為防蒙古報復襲擾,自達裏帶石堡子(今內蒙古莫力達瓦達斡爾族自治區北),經魚兒泊(今達來諾爾),到夾山(今呼和浩特西北),築成一條長達3000餘裏的界壕(亦稱金長城)。

蒙古建國

蒙古族是我國北方的一個古老民族,長期過著遊牧生活,受中原王朝唐以及北方強盛的遼金政權管轄。到13世紀初期,蒙古民族共同體形成,已處于國家產生的前夜。蒙古部孛兒隻斤家族的鐵木真用了10餘年的時間,先後征服了蔑兒乞、韃靼、克烈、乃蠻等部,統一了整個漠北地區。

1206年(金泰合六年、蒙古成吉思汗元年),蒙古乞顏部首領鐵木真(成吉思汗)建立大蒙古國,用軍民合一的千戶製組織百姓,擴充怯薛軍(護衛軍),組成一支強大的、善于野戰和遠程奔襲的蒙古軍。建立蒙古汗國後,成吉思汗即想伐金,一則報祖宗之仇,更主要是逐鹿中原,掠奪財富和擴張勢力,以圖天下。隻因金是大國,勢力雄厚,未敢輕舉妄動。

成吉思汗成吉思汗

1208年(金泰和八年、蒙古成吉思汗三年),金衛紹王完顏永濟即位。衛紹王本是庸碌之輩,在未即位時,曾奉命到靜州接受蒙古的貢物,當時成吉思汗便知其人。當衛紹王即位後,傳詔蒙古拜受,成吉思汗得知是衛紹王為帝,便說:"我以為中原的皇帝是天上人做的,沒想到競是這種庸碌之輩!有什麽好拜的?"說完,即乘馬北去。衛紹王聞知大怒,企圖等成吉思汗入貢時將其擒殺。成吉思汗得知後,與金朝絕交。

為伐金,成吉思汗做了五年的戰爭準備。從戰略上,三次(1205、1207、1209)出兵西夏,迫其臣服,先剪除金朝的一翼,也除掉了攻金的牽製力量;掃除境外殘敵,以保障後方的安全;招納為金守衛界壕的汪古惕部,使陰山以北地區成為攻金的基地;策反金軍內部,招納金戍邊官兵為內應;利用商人、使節等刺探金朝的情報,並麻痹金軍等。

戰前,成吉思汗利用各種渠道,刺探金朝的政治、軍事情報;使陰山以北地區成為攻金的基地;還招納金戍邊將領作為內應。衛紹王雖早已得知成吉思汗與金絕交,力圖反金,卻自以為泱泱大國,未把新興的蒙古放在眼裏,而將其主要兵力置于金宋邊界。對于蒙古卻疏于戒備,邊將報告敵情反受懲罰,還禁止百姓議論邊事,從而使自己處于被動挨打的地位。

戰爭過程

初敗金國

參見:野狐嶺之戰

蒙金戰爭前後歷時24個年頭,雙方多次易帥,戰爭方略屢有改變,然戰爭主動權始終為蒙古軍掌握。其進程大致分為三個階段。

1211年(金大安三年,蒙古成吉思汗六年)舊歷二月,成吉思汗親自率軍自怯綠連河(今克魯倫河)南下,派先鋒哲別率輕騎入金西北境偵察軍情。四月,金帝聞蒙古軍至,遣使乞和不成,命平章政事獨吉思忠、參知政事完顏承裕領兵御蒙古。

秋,完顏永濟集中金朝全國的45萬主力,與蒙古10萬軍隊在野狐嶺展開了一場大決戰。蒙古軍分兵兩路:東路由成吉思汗親率,趨中都;西路由成吉思汗之子術赤、察合台、窩闊台率領,趨金西京(今山西大同)。成吉思汗一路乘金軍不備,襲取烏沙堡、烏月營(今河北張北西北)。金帝撤獨吉思忠職,改命完顏承裕為主帥。承裕畏懼蒙古軍勢盛,節節敗退,失昌州(今內蒙古太僕寺旗西南)、桓州(今正藍旗西北)、撫州(今張北)。在野狐嶺(今河北萬全西北)之戰中,蒙古大將木華黎率敢死士在前沖殺,成吉思汗率主力跟進,金軍潰退會河堡(今懷安東南)。

蒙古鐵騎跟蹤追擊,激戰3日,殲滅金軍精銳。是為會河堡會戰。前鋒入居庸關,進抵中都城下。因城壘堅固,重兵防守,蒙古軍攻城失利撤圍,遂攻掠京畿地區。西路從十月起攻掠雲內(今內蒙古土默特左旗東南)、東勝(今托克托)、朔州(今屬山西)等地。金西京守將匕石烈胡沙虎聞蒙古軍至,棄城逃入中都。兩路蒙古軍在今河北、山西北部地區,擄掠大批人、畜和財物後撤還。十二月,哲別進攻金東京(今遼寧遼陽),不克,佯退500裏,後乘守軍疏于戒備,以輕騎晝夜兼程馳還,一舉襲克,大掠一月回師。

1212年(金崇慶元年、蒙古成吉思汗七年),金千戶耶律留哥在遼東起兵叛金。成吉思汗派部將與其結好,並遣兵應援,多次擊敗往攻金軍。秋,蒙古軍第二次攻金。成吉思汗率主力圍攻西京,以圍城打援之策在西京東北密谷口設伏,殲滅金元帥左都監奧屯襄所率援兵。攻城時,成吉思汗中箭,下令撤圍。

蒙金戰爭情勢蒙金戰爭情勢

攻打中都

參見:成吉思汗三路攻金之戰

1213年(金貞佑元年,蒙古成吉思汗八年)舊歷七月,蒙古軍第三次攻金。成吉思汗率主力與金軍戰于懷來(今河北懷來東)、縉山(今北京延慶),大敗金帥完顏綱術虎高琪所部十餘萬人,乘勝直抵居庸關北口。金軍冶鐵封固關門,布鐵蒺藜百餘裏,嚴陣以待。成吉思汗避實擊虛,隻留少部兵力在北口牽製,令出使過金朝的札八兒火者引導哲別走小道襲取南口,南北夾擊,奪取居庸關;自率主力迂回南下,襲破紫荊關(今河北易縣西北),克涿州,攻中都。

八月,金將胡沙虎發動政變,殺死衛王永濟,改立金宣宗。隨後鐵木真乘勝進攻金朝的首都中都,金帝被迫獻出公主和500童男、500童女求和,成吉思汗撤兵。新皇帝害怕蒙古再次進攻,不顧徒單鎰和太學生的反對,決定遷都南京(今開封),成吉思汗包圍了中都。

金朝南遷

1214年(金貞佑二年、蒙古成吉思汗九年)舊歷五月,金宣宗畏懼蒙古軍再攻中都,下令遷都南京(今河南開封)。六月,護從金宣宗的糺軍因受歧視,在良鄉(今北京房山東北)一帶嘩變,推舉斫答為帥降蒙。成吉思汗乘金遷都、人心浮動之機,命部將三摸合拔都、石抹明安等率軍,在漢族將領王裁引導下從古北口人長城,會合糺軍圍攻中都;又命木華黎率軍進攻遼西、遼東以作策應。三摸合拔都等採取圍城打援和招降之策,迫使金右副元帥蒲察圻等投降,切斷漕運,殲滅金援兵及運糧隊,使中都糧盡援絕。

1215年(金貞佑三年、蒙古成吉思汗十年)五月,金中都主帥完顏承暉服毒自殺,副帥抹捻盡忠潛逃,餘眾以城降。蒙古軍佔領中都,成吉思汗下令將中都城府庫的財物運往蒙古草原,隨後又下令允許蒙古將士入城搶劫。金中都陷入一場滅頂之災,大火月餘不息,一座繁華的都城變成了廢墟。隨後攻掠河北、山東等地。其間,成吉思汗採納部將唵木海的建議,吸取中原先進技術,組建了蒙古炮軍,遂註重攻城以炮石為先。

1216年(金貞佑四年,蒙古成吉思汗十一年),成吉思汗為探明金朝的實力,命三摸合拔都率萬騎,由西夏襲取潼關,以略河南。兵至南京城下,探知金朝屯有重兵,旋渡黃河北歸。成吉思汗鑒于短時期難以滅金,于是決定一部兵力在金境作戰,自率主力返漠北休整待機。這一時期,蒙古騎兵在長城內外縱橫馳騁,殲滅金軍大量精銳,殘破金半壁河山,擄掠大量人畜和財物,擴充了軍隊。因意在復仇和掠奪,故對許多州縣佔而旋撤。

木華黎征金

1217年(金興定元年、蒙古成吉思汗十二年)舊歷八月,成吉思汗封木華黎為太師、國王,全權統率蒙古兵1.3萬、汪古部兵一萬及降蒙古的幺、漢諸軍攻金,並諭其招納中原豪傑,建置行省。成吉思汗則率領主力軍西征。木華黎赴任後改變以前肆意殺掠和奪地不守慣例,重用降附蒙古的河北清樂軍首領史秉直、史天倪父子,興中府元帥石天應,易州土豪、金中都留守張柔等人,攻取遼西、河北、山西、山東各地數十城,並置官鎮守。​

1220年(金興定四年、蒙古成吉思汗十五年)秋,木華黎誘脅宋濟南治中嚴實以所屬八州、三十萬戶降附,升其為行尚書省事。此後,木華黎還誘脅邢州節度使武貴、宋忠義軍首領石矽、宋京東安撫使兼總管張琳等人降附,壯大了蒙古軍力量,不戰而取大片土地。

金朝收買河北、山西、山東等地土豪武裝首領王福、武仙、郭文振、胡天作等人,封為"九公",各領本路兵馬守城奪地,使太原、平陽(今山西臨汾)、真定(今河北正定)、東平(今屬山東)時得時失,蒙金戰爭一度出現拉鋸態勢。

1221年(金興定五年、蒙古成吉思汗十六年)秋,木華黎率石天應、史天祥等進攻山西,旋渡黃河入陝西。

1222年(金元光元年、蒙古成吉思汗十七年)八月,木華黎轉攻被金朝收復的太原府,太原再次失守。十月,蒙古軍圍攻河中府(今山西永濟縣),金朝河中府判官侯小叔率眾堅守,蒙將石天應久攻不下,撤圍離去。但石天應乘侯小叔出城和金朝樞密院都監完顏訛論議事之機,出兵攻佔了河中府。冬,蒙古攻長安(今西安)、鳳翔(今屬陝西),未克,引軍東去。

1223年(金元光二年、蒙古成吉思汗十八年)舊歷三月,木華黎至聞喜(今屬山西),病卒軍中。其子勃魯襲職,命將領史天澤擊敗武仙,奪佔河北大片地區。

1225年(金正大二年,蒙古成吉思汗二十年),史天澤于五馬山(在今河北贊皇境)俘殺抗蒙紅襖軍首領彭義斌。次年,帶孫(木華黎弟)與嚴實合兵圍攻山東益都,勃魯領兵增援,戰半年,山東義軍首領、宋京東路總管李全出降。勃魯委任李全為山東淮南楚州行省,使山東許多州縣聞風降附。

金哀宗完顏守緒即帝位後,逐步改變以前三面對敵方略,停止攻宋,同西夏和好,集中全力抗蒙,以兵數十萬西守潼關一帶,另派精兵20萬沿黃河2000餘裏分4段堅守。于是,蒙、金形成隔河對峙局面。

這一階段,木華黎父子註重招納降人,廣用投蒙之漢、契丹人武裝,改變奪地不守慣例,在河北、山西、山東及陝西部分地區建立政權,為爾後滅金創造了有利條件。

聯宋滅金

1227年(金正大四年、蒙古成吉思汗二十二年)舊歷四月,正在進攻西夏的成吉思汗見夏亡已成定局,遂揮師入金境,連破臨洮(今屬甘肅)等地。七月,成吉思汗病卒于清水縣。臨終時遺命借道南宋,繞過潼關以滅金:"金精兵在潼關,南據連山,北限大河,難以遽破。金急,必征兵潼關。然以數萬之眾,千裏赴援,人馬疲憊,雖至弗能戰,破之必矣。"

1229年(金正大六年、蒙古窩闊台汗元年)舊歷八月,成吉思汗第3子窩闊台即大汗位。窩闊台繼位後,大舉侵金,蒙金戰爭進入實質性階段。

1230年(金正大七年、蒙古窩闊台汗二年)正月,金軍在大昌原(今甘肅寧縣西南)破蒙古軍8000之眾,致使窩闊台決意親征。

1231年(金正大八年、蒙古窩闊台汗三年)舊歷二月,蒙古軍立炮400座攻破要地鳳翔,為繞道宋境、迂回攻金建立了基地。五月,窩闊台召集眾將商議滅金戰略,計畫分兵三路合圍汴京(今河南開封市),消滅金朝。秋,蒙古軍分兵三路出師,期以次年春在南京會合。東路由其叔斡陳那顏率領,出山東濟南,從東面牽製金軍;中路由窩闊台親率,從白坡(今河南孟縣西南)南渡黃河,正面威逼南京;西路為主力,由拖雷率領,從鳳翔南下,長驅入陝南,脅迫宋將協助順漢水東進,過天險饒鳳關(今陝西石泉西),在均州(今湖北丹江口市西北)一帶北渡漢水,進兵河南腹地,從側後威逼南京。

1232年(金開興元年、蒙古窩闊台汗四年)舊歷正月.金哀宗急調黃河沿岸守軍20萬,至禹山(今河南鄧州西)一帶阻擊。拖雷率兵近4萬人避開金援兵多路北上,置主力于金援兵必經之地鈞州(今河南禹州)西南三峰山一帶設伏,並以3000輕騎誘金主力入伏。金援兵中計,尾隨蒙古輕騎且戰且行,時逢連降大雪,泥淖沒脛,3日不得休息和飲食,人馬疲憊,戰力銳減。拖雷乘機以圍三缺一,虛留生路,敵疲我逸,伺機消滅戰法,以不足5萬的兵力,發起鈞州三峰山會戰。在金軍將士僵立雪中、飢腸轆轆的情況下,蒙古軍故意讓開一條道路,金軍主力向鈞州倉皇出逃。蒙古軍伏兵四起,殲金軍精銳15萬,俘殺金帥完顏合達、移刺蒲阿。潼關金將李平聞訊後投降,黃河以南10餘州皆為蒙古軍所佔。三月,窩闊台命部將速不台、塔察兒率軍3萬圍攻南京,以炮數百門攻城。守城軍民使用震天雷、飛火槍等奮勇抗擊,激戰16晝夜。時值大疫,雙方死傷慘重,遂暫時議和。八月,蒙古軍在鄭州附近殲滅金兵10餘萬,至此,金軍主力所剩無幾。十二月,金哀宗見南京糧盡援絕,率少數臣將輾轉奔歸德(今河南商丘南)、亳州(今屬安徽),爾後去蔡州(今河南汝南)。

1233年(金天興二年、蒙古窩闊台汗五年)舊歷正月,南京守將崔立向蒙古軍投降。同年八月,蒙古使者王械與南宋達成聯兵滅金協定。南宋出兵佔金壽州(今安徽鳳台)、唐州(今河南唐河)等地,並拒絕金哀宗借糧請求。九月,塔察兒率蒙古軍圍攻蔡州,屢敗金軍。十一月,南宋應約遣江陵府副都統製孟珙率軍2萬、運米30萬石,與蒙古軍會師蔡州域下,聯兵攻城。

1234年(金天興三年、蒙古窩闊台汗六年)舊歷正月初十,金哀宗傳位于末帝完顏承麟。十一日,宋軍、蒙古軍破城。哀宗自縊,承麟被殺,金亡。

重要戰役

時間戰役
1207年
秦州之戰
1211年邊堡寨之戰野狐嶺之戰
1213年成吉思汗三路攻金之戰
1214年中都之戰
1215年北京之戰
1216年潼關之戰、南京之戰
1232年三峰山之戰、汴京之戰
1234年蔡州之戰

戰爭結果

蒙金戰爭中,成吉思汗及其繼承人,在政治上以反抗壓迫為號召,發揮了新興民族的銳氣;在謀略上善于利用金、宋、夏以及金朝內部的矛盾,聯此擊彼,各個擊破,尤其是成功地運用了借道于宋、聯宋滅金之策;在戰法上聲東擊西,突襲殲敵。

1233年(金天興二年、蒙古窩闊台汗五年),蒙古與南宋達成聯兵滅金的協定,塔察兒率領蒙古軍,孟珙率領宋軍,分道進攻蔡州。宋蒙軍隊協力圍困蔡州,內防金兵突圍,外阻金兵入援。蔡州被困三個月,彈盡糧絕,被宋蒙軍隊攻陷,金哀宗自殺,金朝滅亡。

戰爭影響

蒙金戰爭因蒙古在武器裝備上善于吸取中原先進技術,使長于野戰的蒙古軍增強了攻堅能力。蒙古滅亡金朝,為爾後建立元朝、統一全國奠定了基礎。

戰爭評析

成吉思汗帥蒙古軍1211年(成吉思汗六年)開始伐金,至1234年(窩闊台汗六年)滅亡金朝,歷時23年。以下依次對蒙軍及金軍的戰略戰術略作分析。

第一階段雙方的戰略戰術

蒙軍的戰略戰術

自1211年(成吉思汗六年)春到1216年(成吉思汗十一年)期間,大部分交戰、會戰都是成吉思汗部署指揮的。此間,成吉思汗及其蒙古軍的戰略戰術,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1.周密謀劃,首戰必勝。

成吉思汗指揮的會河堡會戰,是進攻金朝的首次重大會戰。在此次會戰中,金主力被殲,損失慘重。金軍的失敗震撼了金朝朝野,平庸無能的金主永濟束手無策,對逃回中都金軍首領不治罪,而仍委以重任,使朝廷上下皆怨。而蒙古軍初戰的勝利,鼓舞了全軍鬥志,增強了滅金信心。

蒙古軍之所以取得初戰的勝利,除了運用正確的戰略戰術以外,戰前進行周密謀劃是重要的因素。為了征金,成吉思汗抓緊練兵,進行了5年準備。其間,從戰略上剪除了金朝的一翼,降服了西夏;平定了蒙古境外的諸部落,使自己無後顧之憂;特別是派人進入金朝領土,刺探情報,做到知己知彼,在戰爭中處于主動地位。

2.迂回包圍,攻取要害。

成吉思汗的蒙古軍在進攻中,一般都採取迂回包圍的戰法,這是蒙古軍慣用的戰術。第2次進攻中都時,金居庸關有重兵把守,且依恃天險,設定障礙,蒙古軍不能直攻。于是由一條小路迂回到紫荊關,在五回嶺大敗金軍,遂克涿、易二州。金軍獻居庸關北口,于是蒙古軍南北夾擊,奪南口。

蒙古軍的大迂回戰略,實為高明之舉。攻破涿、易二州之後,居庸關便失去扼守京門的作用,通向中都的大門遂被開啟,使金朝上下陷入混亂之中。

3.誘敵出城,智取巧奪。

蒙古軍將領哲別攻取東京時,採用了這種戰法。不能進時,佯退,待金軍出城追來時,反攻,再進。這一退一進之間,充滿著軍事辯證法思想。

4.圍困城池,消滅援軍。

1212年(成吉思汗七年),成吉思汗率兵親自圍西京。金主派元帥右都監奧屯襄帶兵馳援。成吉思汗援軍誘至密谷口,殲滅之。

成吉思汗攻打西京以及中都以北成吉思汗攻打西京以及中都以北

5.力主機動,避免攻堅。

蒙、金戰爭中,金軍大部屯于州府,修築城堡,且牆高池深,難攻易守。蒙古軍盡量減少攻堅戰,而是充分利用騎兵機動性強的特點,力主運動戰,在運動中殲滅金軍。

金軍的戰略戰術

金朝在這一階段,處于被動防御。首先,對蒙古將要伐金的思想準備不足。當蒙古軍備戰練兵于漠北時,金朝守邊將領納哈買住得知,知道此情況至關重要,乃急告金主。金主永濟卻說:"彼何威然!且無寡,何能入犯?"納哈買住說:"近見蒙古已迫其鄰邦,而修弓甲不休,凡行營則令男子乘而惜馬力,其意非圖我而誰?"金主卻以納哈買住擅生邊隙,擾亂軍心,囚禁入獄。其次,孤立守城,不能立攻出擊。對此,金平章政事徒克單鎰曾說:"自與蒙古用兵以來,彼聚而行,我散而守,以聚攻散,吾敗必然。"第三,金軍自滅遼和北宋佔據中原以來,承平日久,畏戰術安,其猛安謀克已經衰落,面對蒙古軍的強大攻勢,隻有處處挨打、節節敗退。第四,金主在蒙軍首戰勝利後,嚇昏了頭腦,束手無策,而且賞罰不明。完顏承緒敗逃中都後,金主不加罪,反而升遷,對抗蒙戰爭產生了不利影響。第五,當金主不斷失敗後,其統帥部發生內亂,終于導致宮廷政變,自相殘殺,使蒙古軍乘亂而進,奪得金半壁江山。在中都危急時,金主不得不納女請和。

第二階段雙方的戰略戰術

蒙軍的戰略戰術

1217年(成吉思汗十二年)秋,成吉思汗授權木華黎指揮攻金。木華黎征金達10年之久。此間,木華黎隻率領1萬餘蒙古軍和歸降的漢族地主武裝等軍隊,充分施展了自己的聰明才智,承襲了成吉思汗的戰略戰術思想。具體做法是:

攻克遼東攻克遼東

1.降服與重用大批漢族地主武裝,為蒙古軍服務。

1218年(成吉思汗十三年),木華黎在紫荊關俘獲張柔,委以重任。張柔果不負厚望,奮力殺敵,攻克河北30餘城。此後收降並委以重任的漢族將領越來越多,幫助蒙古軍佔領並管理了各州府。蒙古軍的戰略也較之過去有了很大變化。過去,攻略一地之後,又走,多半是秋來春去。但蒙古軍一走,金軍又很快將各州府恢復起來。此時,情況完全改變了。對此,金臣郭文振曾奏告金廷日:"河朔受兵有年矣,向皆秋來春去,今已盛暑不迥,且不嗜殺,恣民耕稼,此殆不可測也。"

2.鉗型合圍,殲滅敵軍。

木華黎在平定遼西時,將降蒙金將張致(張鯨弟)反叛,佔據錦州。木華黎將蒙古軍兵分兩路,一路由蒙古不花率領,另一路親自指揮,部署了圍溜石山打援的計畫,對張致所派援軍實行鉗型合圍、夾擊,使援軍損失巨大,被斬首3000餘級。不久,張致被俘,處死。

3.以"忠誠"為根本,消滅金軍為目的。

成吉思汗西征以後,木華黎牢記成吉思汗的囑咐與期望,奮力殺敵,以報國家。最後,他病死在征金戰爭中。1222年(成吉思汗十七年)舊歷二月,木華黎率蒙古大軍圍攻鳳翔。久攻不下時,他對諸將說:"吾奉命專征,不數年取遼西、遼東、山東、河北,不勞餘力;前攻天平、延安,今攻鳳翔皆不下,豈吾帝將盡耶!"這表現了他誓死也要征戰到底的決心。尤其可貴的是木華黎在征戰中,不相信佔卜、邪說,註重客觀實踐,而打了勝仗。"八月,有星晝見,隱士喬靜真曰:今觀天象,而河南、秦、鞏未下,若因天象而不進兵,天下何時而定耶?且違君命,得為忠乎!"

金軍的戰略戰術

這一時期金軍的戰略戰術與前一段相比未有多大變化,仍處被動挨打。金都自遷都汴京以後,黃河以北的大部分土地,均被蒙古軍佔領,金都遷都本身,實為失策之舉,不僅失去了河北,而且失去了遼東根本之地。宣宗離開中都南逃。宣宗棄中都,標志著腐朽的金朝走上了滅亡的道路。

第三階段雙方的戰略戰術

蒙軍的戰略戰術

窩闊台時期的滅金戰爭,基本上遵循了成吉思汗在臨終遺訓中製定的"聯宋滅金"的戰略計畫,完成了"假道于宋,下兵唐鄧,直搗大梁",滅亡金朝的任務。

1.實施戰略大迂回。

1231年(窩闊台汗三年)舊歷四月,窩闊台率領蒙古軍攻克鳳翔不久,即分兵三路,迂回進軍金朝首都汴京。窩闊台自率中軍攻河東;斡陳那顏率左軍進攻濟南;拖雷率右軍自鳳翔入寶雞,入小潼關,進入宋境沿漢水而下,達唐鄧,攻取汴京。

1232年(窩闊台汗四年)春,拖雷軍與窩闊台軍會合,蒙古軍完成了戰略大迂回。

2.利用宋金世仇,聯宋滅金。

"聯宋滅金"是成吉思汗臨終前的戰略部署。窩闊台堅定地執行了這一戰略計畫。宋、金世仇,金滅北宋後,多次派兵進攻南京,以"怕"、"倒"關系迫使南宋訂立屈辱和約。就在蒙古軍進攻金朝,攻略金廣大土地之時,金朝也沒有放棄對南宋的征戰,南宋政府對金朝早有報復之心。當蒙古軍假道于宋,進逼汴京的時候,南宋認為復仇的機會已到,遂配合蒙古軍,派江海、孟珙協助蒙古軍進攻蔡州,滅亡了金朝。

聯宋滅金聯宋滅金

金軍的戰略戰術

這一時期金朝已遍地四面楚歌之中,鈞州三峰山會戰之前,尚有一部分主力,可以抵抗。但在三峰山之戰中,15萬大軍被消滅殆盡。從此,逐步走向滅亡,這時的金軍,隻能利用少部分殘餘勢力,困守汴州、蔡州等城,已無戰略戰術可言。滅亡之日,危在旦夕。但是,金主在這種情況下,還沒有認識到局勢的嚴重性,卻愚蠢地向南宋政府借糧,被南宋政府理所當然地拒絕。遷到蔡州後,又想選宮女等,昏庸腐敗已極,其滅亡是必然的。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