葯發木偶

葯發木偶

葯發木偶源于宋代的一項煙花雜技,是以火葯帶動木偶表演的漢族傳統手工技藝。曾一度被認為在國內早已失傳,研究人員考證後認為,長期以來存在于浙江泰順漢族民間的"放花木偶"即為葯發木偶。自清朝中葉從福建傳入,至今完整保留起製作、表演技藝。在一根長度為13至15米的毛竹竿上,隔層裝置特製煙花輪和身穿光臘紙服裝的木偶,當最低層的煙花輪引線點燃後,會逐層噴放艷麗火花,帶動木偶表演。隻在廟會、祭祀等重大節慶活動時舉行。演出內容有《西遊記》等人民民眾耳熟能詳的劇目,也有流傳于在地的一些劇目。

  • 中文名稱
    葯發木偶
  • 古    稱
    "傀儡戲"、"傀儡子"
  • 興起于
    漢代
  • 形    式
    漢族戲曲形式

簡介

木偶戲古稱"傀儡戲"、"傀儡子",是由藝人操作木偶表演故事的一種漢族戲曲形式。中國的木偶戲興起于漢代,至唐代有了新的發展和提高,能用木偶演出歌舞戲。宋代是我國木偶戲發展的一個重要時期,木偶的製作工藝和操縱技藝進一步成熟。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明代木偶戲已流行全國各地,經濟發達的南方各省區木偶戲更為繁榮,故有"南方好傀儡"之說。清代以後木偶戲進入全盛時期,不僅流行範圍廣,而且演出的聲腔也日益增多。就演出形式而言,可概括為提線木偶、杖頭木偶、布袋木偶、鐵枝木偶、葯發木偶五種。

木偶藝術精美絕倫,令人嘆為觀止。除了藝人的精彩表演外,完美的偶人造型藝術和操作裝備也是吸引廣大觀眾的一個重要方面。泰順位于浙南邊陲,被譽為"木偶之鄉"。葯發木偶是一種獨具一格的傳統形式,其木偶表演由火葯帶動,在其他木偶表演中獨一無二;在煙花表演中結合木偶表演,在其他煙花表演中也是絕無僅有的。在泰順稱之為瓊花木偶。藝人將戲曲人物、神話人物等木偶造型混于煙花之中燃放,在煙花的帶動下,焰光中木偶凌空飛舞、五彩紛呈、栩栩如生。它往往在廟會、祭祀、民間節日等活動中表演。

​起源史

宋代是中國木偶藝術的鼎盛時期。據考證,葯發木偶原是宋人的一項煙火雜技,當時有人為了使木偶戲更具欣賞價值,便把"煙花"與"木偶"結合起來,于是有了"葯發木偶"。但是,葯發木偶素來隻是以煙花的一個種類流傳著,往往被用于廟會、祭祀、開業、過節及其他重大慶祝活動上。真正用于木偶戲的表演卻很少,隻有在上演《封神榜》、《西遊記》等神戲,而又應邀請方要求時,才偶爾用上一"樹"葯發木偶。

泰順葯發木偶的發展少有史料的記載。現在最具代表性的葯發木偶製作藝人分別是大安鄉的周爾祿和雅陽鎮的歐名越。

相傳,大安鄉最早製作葯發木偶的是後洋王姓人家,第一代手工藝人是王立宦,王立宦原是製作火葯出身,據說,平時他喜歡用火葯製作煙花,當時正逢泰順鄉間木偶盛行,王好動腦筋,別出心裁剪些紙人染上五顏六色,混于煙花之中燃放,焰光下紙人凌空飛舞,甚是美觀。但美中不足的是紙人易燃,每放一次煙花均需重新剪做,工藝極其麻煩費時。後來王在觀察木偶戲時再受啓發,用小木料仿作小木偶頭,並在其五顏六色的紙衣上塗染耐火材料,以此替代紙人,既保持了小紙人靈巧輕便,又不易燃毀,可多次反復使用,而且在焰光下,五彩紛呈,栩栩如生,深受人們喜愛,一時成為鄉間逢年過節重大慶典極為盛行的娛樂項目,傳承至今。不料,2004年一場無情大火使周爾祿的舅舅王貽足(王家葯發木偶第九代傳人)葬身火海。王家一脈手藝從此失傳。

而大安後洋周家的葯發木偶就是傳承于王家。王家第八代傳人王善擇之女王氏嫁給周明守為媳,當時王家葯發木偶生意極好,周明守很長一段時間都在王家幫忙製作木偶,但老丈人對火葯的配方卻守口如瓶,所以周明守一直未能全盤掌握葯發木偶的製作。有一次,王氏從周家回娘家宿夜的時候,發現父親王善擇收藏的"配方",于是熟記于心,回到周家口授丈夫周明守,從此葯發木偶傳于周家。

雅陽鎮歐氏也是泰順葯發木偶的主要流派,現今代表人物是歐名越。據傳,其祖父在清朝光緒年間與大安後洋村王氏有生意上的往來,兩家關系也甚好,久而久之,便也學得製作葯發木偶的製作技藝。傳至歐明越為第三代,如今他的兒子也會從事這一工藝製作。

火舞樹頭

葯發木偶的基本單位為"樹",因為它的一切活動是一根長度為13至15米的毛竹竿上完成的。

具體製作過程分五步:第一步是準備好毛竹、木偶頭、防火用光蠟紙和硝酸鉀、氯酸鉀、硝酸鍶、硝酸鋇等和煙花原料及引線、索繩等輔助材料。

第二步是用硝酸鉀等煙花原料做若幹個長約20多公分的煙花和若幹個餅狀紙盒。餅狀紙盒直徑0.6米、厚0.2米,盒內橫放折疊3至4個以細繩將頭腳相連線且拉開後每個高度為0.4米、身穿光蠟紙服裝的木偶。有時還根據需要在木偶不同部位裝上焰火的葯信,保證木偶能作出跳、舞、飛、騰、旋、翻跟鬥等不同的動作。

第三步是在距毛竹竿根部5米處穿一對稍大的對稱孔,同時在距大孔5至6米上穿2至3對對稱的小孔;在大孔間插入一根1.5米長的竹條,讓竹條兩端各挑一個餅狀紙盒;在小孔間橫插2至3條0.6米長的竹條,讓其成"米"字形,然後以毛竹竿為軸在"米"字形上朝天斜扎一個圓形或八角形的"煙花輪",再分另用大小兩個篾圈把"煙花輪"作"軸"固定。

第四步是根據需要每隔0.5米穿一對大孔,挑一擔紙盒;再隔0.2米空2對3對小孔,環扎一"煙花輪"。一般來說,一樹葯發木偶有3至4擔木偶、13至19層"煙花輪"。

第五步是用引火線將每擔木偶和"煙花輪"連線起來,考慮到葯發木偶是樹立燃放,引火人無法直接點著5米高處的引火線和演出的實際需要,于是,用一根較長的引火線來回穿梭拉到後台或遠方隱蔽處,一是便于引火,二是使引火人知道是否已經著火。

以上五步,除了第一步外,一般都是在表演前完成的。晴朗的夜晚是表演葯發木偶的最佳時光,那時,事先獲悉的三鄉五村遠近幾十公裏的鄉民們便早早地來到表演地,當遠遠看到一樹聳天而立的葯發木偶時,鄉親們就說不出的興奮。每當慶祝活動接近尾聲或是木偶"神戲"演到最緊張的時候,大家先是聽到"滋滋"的聲響,緊接著就聞到一股火葯味,循聲找去最低處那擔木偶已燃著,瞬時,隻見紙盒裏的木偶依靠焰火噴發的沖擊力跳出紙盒懸掛在空中或騰、或跳、或飛、或舞、或翻跟鬥,個個形象逼真甚是可愛;與時同時"煙花輪"也層層朝天燃放,放出五顏六色的光,宛如艷麗的樹花,把夜空照的嫵媚多姿,就這樣持續20分鍾左右直到煙花熄滅。

重現人世傳承

解放初期曾被專家斷言早已失傳的葯發木偶上世紀90年代在泰順被發現後,當時,《溫州日報》、《浙江日報》、《人民日報》先後報道了這則令我國木偶藝術界人士振奮不已的訊息。6年前,泰順葯發木偶藝人應邀前往溫州市區參加表演,由于消防部門通不過,隻好取消演出。而在泰順當地,因有關部門禁止民間私自生產、製作火葯,葯發木偶也已經停止製作和演出,山城民眾已經三四年沒有看到這項傳統藝術的演出了。

泰順葯發木偶是寶貴的文化遺產,在浙江省漢族民俗文化中佔有重要地位。我國的木偶藝術有五大類,其中水木偶和葯發木偶曾一度被認為在國內早已失傳,幾百年來承傳不斷的葯發木偶在泰順發現,為我國木偶戲研究提供了寶貴的例證。

長期以來,葯發木偶對豐富泰順人民的文化生活,提高人民民眾的貭素都產生過重要作用。如果加強對這一珍貴的漢族民間藝術的保護,將繼續發揮它獨特的作用。如今,傳統的葯發木偶賴以生存的環境已經發生了巨大變化,漢族民間的許多風俗已悄然隱退,葯發木偶的演出市場近十幾年來一直在縮小;一些葯發木偶的藝人年事已高,很少繼續從事此門手藝,且此項技藝收入不高,年輕人不願承傳,致使葯發木偶技藝面臨後繼無人的狀況;公安部門禁止民間擅自製作和使用火葯,是葯發木偶在這幾年幾乎絕跡的主要原因之一,也是這項技藝能否重獲新生最關鍵的瓶頸問題。

如果在確保全全生產的前提下,能夠得到有關部門的特殊管理和批準,瀕臨消亡的技藝還是有可能重新獲得生命。我們應當鼓勵葯發木偶藝人繼續授徒傳藝,培養新一代的藝術人才,使這門藏在深山的珍貴漢族傳統手工技藝獲得生存之地,繼而擁有一片更為廣闊的發展空間。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