葯師兜

葯師兜

日本動漫《火影忍者》中的人物。前期作為間諜臥底在木葉,擅長醫療忍術。幼年時因受傷而失憶,被孤兒院院長葯師野乃宇收留,但後來因為團藏要挾野乃宇,于是自願的為野乃宇以及孤兒院去投靠團藏作為一個忍者活躍于木葉,從小就當間諜而遊歷各國,但團藏卻安排兜與野乃宇自相殘殺,自從誤殺野乃宇後,兜就認為自己失去了生存意義,與此同時,大蛇丸找到了兜,邀請兜加入音隱村,自此之後便當了大蛇丸的手下。大蛇丸被十拳劍封印後,兜為了尋找真實的自己而去模仿大蛇丸的生存道路,獲得了大蛇丸及其部下的能力,還靠自己在龍地洞修煉了仙人模式,並揚言利用他人來偽裝自己,探索世界的真理。在與佐助和鼬的戰鬥中陷入伊邪那美。最後重拾自我,並前往戰場救助佐助。戰後被允許在木葉開設孤兒院,回到自己最向往的曾經的生活。

  • 中文名稱
    葯師兜 
  • 外文名稱
    薬師カブト(やくし かぶと)
  • 配 音
    神奈延年、水野麻梨子(幼年) 
  • 登場作品
    《火影忍者》 
  • 生 日
    2月29日 
  • 年 齡
    24歲 
  • 性 別
    男 
  • 血 型
    AB型 
  • 身 高
    177.0cm 
  • 體 重
    65.0kg 
  • 所 屬
    田之國·音忍者村 
  • 忍者登記號碼
    012140 
  • 性 格
    善于算計、狡猾 
  • 喜愛的食物
    鹽燒竹筴魚、鹽燒鯛魚 
  • 討厭的食物
    生肉 
  • 想挑戰的對手
    鳴人、佐助、大蛇丸、鼬 
  • 喜歡的話
    千變萬化 
  • 興 趣
    整理手術刀 
  • 查克拉屬性
    風、土、水、陰、陽
  • 特 性
    仙術

​人物背景

名字來歷

“兜”的名字,是他在孤兒院時院長葯師野乃宇看見當時的“兜“”還沒有名字的時候看見他的頭上被烏魯西戴著一個頭盔而隨口起的名字;“葯師”的姓氏則是繼承了野乃宇的姓氏。

“葯師”一詞源自傳說中的神祇葯師如來。傳說中的葯師如來能為信徒消除煩惱,免其受苦,消災延壽,滅除一切災劫病苦。另外,照字面意思,“葯師”的名字正顯示了其對葯物(兵糧丸、凝血丸)及醫術的精湛掌握,所以不難在漫畫中發現葯師兜使用各種葯丸,以及高級的醫療忍術。

“兜”(カブト)是一種日本古代武士的頭盔。是兜初到孤兒院時,被院長隨口起的名字。大蛇丸安插在木葉的間諜三人組——葯師兜、赤胴鎧和劍美澄,他們名字裏的“兜”(カブト)、“鎧”(ヨロイ)、“劍”(剣)都是武士的裝束,這些名字似乎表達了他們想要隱藏間諜的真面目這一點。

身世

第三次忍者大戰時期兜在不知父母及名字的狀況下被孤兒院院長收留,年幼就天資聰穎,但由于視力不佳,剛好院長與自己度數相符,因此院長將自己的眼鏡讓給兜,且兜也學會了醫療忍術,但在一次幫助木葉忍者療傷時初次遇見了還是木葉忍者的大蛇丸,因此被大蛇丸看了上眼。後來志村團藏連同大蛇丸和一名油女一族突然出現在孤兒院,要脅曾在諜報部有“行走的巫女”之稱、舊名葯師野乃宇的院長前去長期偵察岩忍者村是否有擬定大規模作戰計畫,團藏在查覺到在窗外偷聽的兜後,聲稱需要孩童成為木葉忍者來替補獲得這次情報犧牲的團藏部下,並以當次的補助金作為交換條件,成功將兜納入自己麾下,從此被兜培訓成忍者間諜,在雲、霧、砂、岩等其餘五大國忍者村蒐集情報。

葯師兜葯師兜

五年後在岩忍者村待命的兜因為失誤遭遇襲擊,與他交戰重傷的敵方忍者竟然就是院長,試著呼叫她,但瀕臨死亡的院長不認得他,隨後兜被其他支援的敵方忍者逼退,迷惘的兜獨自一人到了河邊思考著自己為何會被最重要的人給遺忘,這時遇見大蛇丸,被帶至他的基地作為第一位訪客,隨後從大蛇丸口中得知團藏在他一離開孤兒院就向院長說出其實兜是為了他們的補助金而自我犧牲、加入了“根”,在院長的請求下團藏宣稱隻要殺死某個人就會解放兜,而那個要殺死的人實際上就是“真正的兜”,原來一開始團藏為了避免兩人相遇把他們分配到不同地方執行任務,院長隻能借由照片了解兜的成長過程和安全與否,而照片在中途被換成別人的照片,導致不知情的院長去殺害被她當成雙重間諜又嘗試解救的兜本人,而大蛇丸原本是奉命要同時解決掉兜和院長,但是因為看上兜的才能而無意執行,在得知真相的兜決定接受大蛇丸邀請加入不隸屬任何國家的音忍者村,並利用大蛇丸為他捏造的分身重返木葉,之後兜曾有段時間為了調查組織而刻意接近蠍,假裝被其利用,此外在音忍者村創立後和大蛇丸從許多實驗體中提煉出各項技術,在大蛇丸死後完成了所有研究成果,並將其植入體內代替不滿的現況、追求全新的自我。擁有與鳴人類似的仙人模式(鳴人的仙人模式是在妙木山修煉而成的蛤蟆仙人,葯師兜的仙人模式是在龍地洞修煉而成的白蛇仙人)

​人物經歷

童年時期

第三次忍者大戰時期,兜在不知父母及名字的狀況下被孤兒院院長野乃宇收留,年幼就天資聰穎,但由于視力不佳,剛好院長與自己度數相符,因此院長將自己的眼鏡讓給兜,且兜也學會了醫療忍術,但在一次幫助木葉忍者療傷時初次遇見了還是木葉忍者的大蛇丸,因此被大蛇丸看了上眼。後來志村團藏連同大蛇丸和一名油女一族突然出現在孤兒院,要脅曾在諜報部有“行走的巫女”之稱、舊名葯師野乃宇的院長前去長期偵察岩忍者村是否有擬定大規模作戰計畫,團藏在查覺到在窗外偷聽的兜後,聲稱需要孩童成為木葉忍者來替補獲得這次情報犧牲的團藏部下,並以當次的補助金作為交換條件,成功將兜納入自己麾下。從此,兜被培訓成忍者間諜,在雲、霧、砂、岩等其餘國家的忍者村蒐集情報,擅長抹殺自己的行蹤及氣息。五年後在岩忍者村待命的兜因為失誤遭遇襲擊,與他交戰重傷的敵方忍者竟然就是院長,試著呼叫她,但瀕臨死亡的院長不認得他,隨後兜被其他支援的敵方忍者逼退,迷惘的兜獨自一人到了河邊思考著自己為何會被最重要的人給遺忘,這時遇見大蛇丸,被帶至他的基地作為第一位訪客,隨後從大蛇丸口中得知團藏在他一離開孤兒院就向院長說出其實兜是為了他們的補助金而自我犧牲、加入了“”,在院長的請求下團藏宣稱隻要殺死某個人就會解放兜,而那個要殺死的人實際上就是“真正的兜”,原來一開始團藏為了避免兩人相遇把他們分配到不同地方執行任務,院長隻能借由照片了解兜的成長過程和安全與否,而照片在中途被換成別人的照片,導致不知情的院長去殺害被她當成雙重間諜又嘗試解救的兜本人,而大蛇丸原本是奉命要同時解決掉兜和院長,但是因為看上兜的才能而無意執行,在得知真相的兜決定接受大蛇丸邀請加入不隸屬任何國家的音忍者村,並利用大蛇丸為他捏造的身分重返木葉。

大蛇丸加入曉並以後,由于某種原因兜成了蠍打入大蛇丸身邊的間諜,但蠍沒有想到的是,大蛇丸破解了他在兜身上施展的術,並反過來利用這一點刺探曉的情報。

中忍考試

初次出現于中忍選拔試會場內。當時他以木葉忍者村下忍的身分,前來參加考試,而且似乎是連續七次、共花了四年也沒考上中忍(至少兩次中途放棄),其實為了收集情報。他的隊友是赤銅鎧劍美澄(實際上三人均是音忍者村的臥底)。一出場他便遇上了鳴人等九位新畢業的新人,並以熱情的態度,利用忍識卡為他們詳細解釋前來參加考試的考生類型、能力、原屬隱村及人數等。但當他談及音隱村時,似乎說了些輕視音隱村的說話,隨即遭到音忍托斯的攻擊。他自以為已避開托斯的攻擊,但誰不知托斯使用的是音波攻擊,使他耳水不平衡、嘔吐及眼鏡碎裂(事後對大蛇丸透露自己先前不知道會有這些代表音隱村的忍者參賽,因此才會刻意隱藏實力試探他們)。後來第一場考試的考官森乃伊比基的出現,中止了音忍、葯師兜及鳴人他們間的胡鬧。

到了第二場中忍考試──“死亡森林”臨近結束時,他遇上了有“地之卷軸”、但沒有“天之卷軸”(通過考試所需之兩卷軸)的鳴人他們。佐助得知兜已取得了“天之卷軸”及“地之卷軸”,就提出跟兜交戰的要求。但兜認為他們如若想取得“天之卷軸”,就更應該到終點塔之附近埋伏,因為那裏有比較多的考生正趕赴終點。不過,兜亦指出那裏也有其他跟他們相同想法、並在那裏埋伏的考生,所以為了自身安全要和他們一同前往終點之塔。

葯師兜葯師兜

就在差不多到了塔附近之時,遇上了來自雨隱村的下忍篝、夢多及朧。因這三名雨忍不擅長近身攻擊,所以他們使用了自己擅長的幻術及分身術,並把自己的真身隱藏起來。他們的目的就是想利用分身大量消耗鳴人、兜他們的體力,等鳴人他們的查克拉用盡後,便現身解決他們。兜在與分身的戰鬥中,為了保護鳴人他們而被偷襲受傷。後雨忍三人的真身被發現,並被漩渦鳴人以連踢擊敗,成功取得“天之卷軸”。兜及鳴人四人順利到下一場考試的試場。

但就在中忍預賽考試前夕,他與隊友私下跟前來奪取佐助的大蛇丸會面,匯報了佐助的情況及表現。之後以負傷為由先行退出第三場考試的預賽,讓鳴人為他感到遺憾。然而事實上當時隻有我愛羅能夠勝過擁有上忍實力的兜。

木葉崩潰

中忍選拔時退出後,就一直活躍于大蛇丸身邊,並跟砂之上忍葉鬼保持聯絡,作好音忍、砂忍聯手合攻木葉隱村的準備。大蛇丸曾警告他不要做出違背目的的事,否則會殺死他(但後來戲說隻是笑話),但他看著大蛇丸的未來容器──擁有寫輪眼的宇智波佐助就想到了自己,“太過優秀其實是很悲哀的”,因為這個想法,他趁佐助于醫院休息(因中了大蛇丸天之咒印而不適)時,打敗旗木卡卡西派來看守病房的四名暗部忍者,打算刺殺佐助,之後他似乎想用刀刺落佐助身上,但其實他是把刀拋向早已來到病房的旗木卡卡西。沒想到站在那裏的“兜”其實是他以死魂之術令其中一位已故暗部忍者暫時復活並整型成自己以製造假像,而自己則變身成暗部倒在地上,到適當時機便跳窗而逃,卡卡西亦自言面對兜未必能擊倒他。

在第三場正式考試開始時,化裝成暗部並出現于會場。他醫治了當時身有內傷的日向雛田,但被犬冢牙之忍犬赤丸識破了身分,因此立即把牙及赤丸擊暈。及後當大蛇丸開始行動時,他便以幻術·涅盤精舍之術使會場所有人陷入深沉的睡眠,然後跟觀眾席內隱藏的音忍及砂忍一起行動。他的身分亦很快被卡卡西揭穿,當大蛇丸的行動失敗、雙手被三代目火影廢去後,兜跟砂隱村的葉鬼一同離去。

三忍之戰

木葉隱村之戰後,三隱村都蒙受損失,砂隱村亦向木葉隱村投降。此時大蛇丸的雙手被三代的屍鬼封盡廢去,不但要面對難以忍受的痛楚,而且也使不出忍術。作為大蛇丸身邊的心腹及醫療忍者,他特製各種葯物,但隻能稍減大蛇丸的痛楚。最後決定一起前往尋找“傳說三忍”之一、擁有高超醫療忍術的綱手,讓她治療大蛇丸的雙手。後來他們在短冊街的城堡處找到了綱手。大蛇丸向綱手提出條件,隻要她肯答應醫治,就可以把她已死、心愛的人──斷及繩樹 進行復活,以及不會摧毀木葉隱村為條件。但綱手不是善男信女,盡管她很想見到親人,但她知道大蛇丸是不會輕易放過摧毀木葉隱村的機會,便假裝肯醫治大蛇丸,然後對他施以偷襲。兜看出綱手的偷襲,立即擲出手裏劍分開大蛇丸及綱手。綱手跟大蛇丸、葯師兜之戰瞬間展開。

兜認為在城堡的地方不利于跟具有怪力的綱手對戰,于是便把綱手誘至山丘處。跟綱手且戰且走至山丘後,他服下兵糧丸,並使出具攻擊力的醫療忍術,把查克拉註入綱手手及腹的肌肉中,並加以損傷。對于兜的高超醫療忍術及身手,綱手也感吃力。及後更對綱手胸口施以一掌,使其難于呼吸。綱手亦報以其絕技──亂身沖,將查克拉化成電力註入兜體內,麻痹其神經系統,令兜不能自由活動。但憑兜的醫療知識,也很快就突破麻痹狀態,正想進行反擊;剛好也被趕到的自來也、靜音及鳴人擊退。

同時面對兩名傳說三忍-自來也及綱手,兜決定先麻痹綱手的攻擊,向她展示她最恐懼的血液;頓時綱手全身顫抖、動也不能動,隻能任人攻擊。兜也向鳴人揭露自己真實身分,嘲笑鳴人隻是個無能的小伙子,沒有當忍者的才能。被兜挑釁的鳴人,自然不會放過兜。鳴人以多重影分身術攻擊兜,但就如自來也所說,鳴人的實力和兜相差太遠,完全起不到作用。因此,自來也決定自己來對付大蛇丸,讓靜音與兜對戰;另一方面,兜也協助大蛇丸召喚巨蛇。巨蛇襲向自來也他們,而兜襲擊帶著綱手逃離的靜音。兜躲過靜音的毒霧,然後從地中抓著並打斷靜音的腳筋,把她重摔在地上,並狂踢正于一旁顫抖的綱手。鳴人前來阻止,以護額擋住兜對綱手的拳打;但因大腿骨受傷、小腿伸直肌又被兜打斷,無法跟兜對戰,被兜不斷虐打,勸鳴人快放棄成為火影的夢想、舍棄同伴及逃走。盡管如此,以鳴人的強硬性格,依舊站在綱手面前保護她。鳴人矢志要贏得綱手身上的項鏈、成為火影,奇跡地接下了兜的致命攻擊,並以完成的螺旋丸給兜重創一擊,傷及其內髒,連兜的醫療忍術也無法自愈。但兜在與鳴人接觸的一瞬間,已用查克拉手術刀把鳴人的心肌切斷,使鳴人在攻擊後亦不支倒地。兜以為鳴人死定了,但誰不知綱手為鳴人流的眼淚,喚醒了其體內的九尾,鳴人亦逃過死門關。綱手的精神亦被喚醒了、對血已不再害怕,並為鳴人賭上性命,利用創造再生自愈、又召喚出通靈獸蛞蝓。自來也也召喚出蛞蟆文太。兜見狀立即協助大蛇丸召喚通靈獸──萬蛇。一場混戰後,大蛇丸及萬蛇均被綱手、自來也聯手擊敗。兜立即救醒大蛇丸,並與大蛇丸一同撤退。

營救佐助

自三忍一戰後,兜正式退居幕後,在大蛇丸身邊服侍及為其醫療。因為大蛇丸雙手的痛楚日增,所以在宇智波佐助還未來到音隱村前,決定為大蛇丸挑選暫時的容器。他從牢中釋放了許多被囚禁的忍者,以放勝利者離開為理由,讓他們互相殘殺,最後隻剩下一名忍者──幻幽丸。幻幽丸答應奉獻自己給大蛇丸作容器,以換取釋放其他被囚禁的伙伴,終亦成為大蛇丸的新容器。

除此之外,兜亦為音忍五人眾之一、擁有血繼限界──屍骨脈的君麻呂治療。君麻呂本是大蛇丸容器的選擇之一,但因身體本有惡疾,在暗殺風影後,已為大蛇丸所棄。他就是一直在兜的治療下生存著,直到他願意協助把佐助帶來音隱村、離開兜的治療為止。兜此後在第一部已較少出現。

天地橋之會

正如赤砂蠍臨終前對小櫻所說,他在大蛇丸身邊安置了一名臥底。兜就是他口中的那名臥底。大和、鳴人他們不知此事,于是便據蠍的資料,由大和變身成“蠍”,前往天地橋跟臥底會面。當他們知道兜原來亦是蠍派去的臥底,深感驚訝。兜跟化成“蠍”的大和展開談話,說要按照之前任務所命、把大蛇丸轉生後剩餘的軀殼細胞樣本交給“蠍”,並認為不能在此久留。然而,大蛇丸卻突然在兜身邊出現;兜瞬身走到“蠍”的身邊,似乎是要與“蠍”一起對付大蛇丸。誰不知兜這一著反而是沖著“蠍”而來,並向“蠍”施以突襲。大和偽裝成“蠍”的身分被識破,兜跟大蛇丸聯手對付他,以及隱藏著的鳴人、佐井及櫻三人。兜向他們透露自己本確實是“曉”派來的臥底,中了蠍之術並受操控;但後來得到大蛇丸的協助而解除忍術,故已叛變並成為大蛇丸的部下。面對大蛇丸,鳴人無比的憤怒使他現出了其中三尾,兜見狀欲對鳴人施以偷襲,然而單憑鳴人強大的查克拉,已把兜擊得飛開。不過兜的傷並不重,隻消一刻時間便自我治愈了,亦了解到真正的蠍是不會再來,因為已經被眼前的這些人幹掉了。他在一旁目睹進化成四尾的鳴人,跟擁有蛇身的大蛇丸對戰,並稱這是“怪獸間的戰鬥”。一場大戰過後,大蛇丸體力不支而退;而兜在救治被四尾鳴人所傷的小櫻後(聲稱是留下他們的性命,讓他們幹掉更多“曉”的成員),便前往照顧大蛇丸。

大蛇丸之死

三年期限已到,大蛇丸的容器面臨極限,兜加緊為大蛇丸配製各種葯物。卻不知佐助就在大蛇丸處于最不適時,破了其不屍轉生之術,殺死大蛇丸並奪去其一切力量。當佐助從大蛇丸房間走出來的一刻,兜明白到經過他面前的已經不是大蛇丸,而是實力比大蛇丸更厲害的佐助。對從小當過不同國家的間諜、無所歸依的兜來說,頓感再次失去人生目標及身分。然而他想起了鳴人既然能借由超越自身的力量、找到自己的真正身分,自己同樣也可以做到。于是他便把大蛇丸剩下的軀殼移植到自己的左半身,意圖得到大蛇丸的力量,甚至超越他。但他卻不擅于操控從大蛇丸移植過來的軀殼,因此卻反給大蛇丸慢慢侵蝕。此外他也私下跟正追蹤佐助的鳴人、雛田和大和會面,把詳細介紹“曉”成員的資料本送給鳴人,以作為鳴人令自己有所“領悟”、及重新尋找身分的“禮物”。鳴人他們欲逮捕兜回木葉,但兜卻以替身術避開,並且表示隻要他能熟練運用大蛇丸的力量,便會和鳴人認真一戰。但他表示要先對付佐助,鳴人想問兜要對佐助做什麽,但他卻消失在眾人面前。

第四次忍界大戰

之後的修煉中,兜完全掌控了與大蛇丸形式相近的力量,身軀似乎已經和蛇的形態產生融合,以至于外貌像大蛇丸。他在瀧隱村殺人取屍體後和帶土對峙時,自稱已經超越二代火影和大蛇丸,將宇智波鼬、蠍、迪達拉、角都和長門穢土轉生,並且以提供帶土目前缺乏的戰力來換取佐助交涉條件,對帶土提議攜手合作。帶土本來因他以佐助為目標而想拒絕他。但兜在黑絕的幫助下找到了宇智波斑的屍體並穢土轉生,最後帶土被迫同意。交換條件是戰爭結果出爐前不能與佐助碰面,以及必須接受帶土的監視。由于兜對轉生者的束縛力不夠,于是綁架前來偵查御手洗紅豆,並吸收她身上咒印的大蛇丸查克拉以強化控製力。

其後,葯師兜與宇智波佐助及用別天神擺脫穢土轉生的宇智波鼬交戰,兜在交戰後被伊邪那美擊敗後,被宇智波鼬用幻術控製解除穢土轉生,除了宇智波斑之外,所有被穢土轉生的靈魂都已解除穢土轉生,但是宇智波斑知道如何脫離穢土轉生的控製,在穢土轉生即將解除之際,終止了與轉生者之間的通靈契約,才得以繼續留在戰場,隨後以解邪法印重生的大蛇丸解除了兜的仙人模式,取回自己的查克拉後與鷹小隊同行。

葯師兜葯師兜

後重拾自我,走出了伊邪那美,以仙人模式出現在戰場,用醫療忍術和二代提供的禁術為瀕死的佐助搶救,並決定阻止斑。

在漫畫版大結局(699話)中,無限月讀被破解之後,大蛇丸、兜、曉小隊諸位都獲得解放,但之後的去向沒有明確交代。

最終(700)話中,包括兜在內的大蛇丸一派角色都沒有登場。

外傳客串

在最新的火影忍者外傳第10話中,兜以木葉孤兒院院長身份出場,說明兜在第四次忍界大戰後回到了木葉孤兒院,實現了回家的願望。

在最新的火影忍者外傳第11話博仁傳中,兜雖然沒有再出現,但是蛇叔的兒子見月卻驚掉了一地的下巴,結尾見月親口承認蛇叔是他爸爸,那他媽媽就值得考究了,蛇叔黑頭發,綱手黃頭發,紅豆黑頭發,香磷粉頭發,白頭發的隻有一個兜, 其他和蛇叔有關系的白頭發還真想不出還有誰?

野乃宇間

在聽到團藏對院長的威脅後,葯師兜決定用自己拯救他們,于是加入了偵查忍者的行列。他為了木葉打探情報出生入死。可在團藏告知院長兜離開的真正原因後,院長和團藏交易,幫助團藏殺了所指定的忍者後還給兜自由。指定的人其實就是兜。

常用忍術

醫療術

掌仙術

不論內傷外傷都可靠放出的查克拉達到驚異的回復速度。也可藉由放出的查克拉幹擾他人身體內查克拉的迴圈,造成昏睡狀態等。

陰愈傷滅

與“掌仙術”等同屬“醫療忍術”。使用者要在受到對手攻擊前,正確判斷會被擊中的位置,並迅速在該位置集中一定分量的查克拉;被擊中後,傷口會自動回復。

查克拉手術刀(五代差點死在這招之下)

查克拉集中在手部,可以切割身體任何一處做進一步醫療,也能移植任何器官,還可以用在戰鬥中打斷對手的肌肉與經絡。

忍法

潛影蛇手

大蛇丸發明的秘術,從袖中快速竄出多條蟒蛇,牢牢綁住對方。

潛影多蛇手

潛影蛇手的加強版,蛇的數量變得更多。

大蛇丸流替身

用外部的身體作為替身,從口中轉移出本身,是最完美的替身術,但是會消耗自身大量查克拉。[3]

死魂之術

兜在和大蛇丸見面後,暗殺了4名暗部,潛入佐助病房;後來遇上前來保護佐助的旗木卡卡西,便利用這招,把已死暗部的心跳臨時跳動起來,而自己則化裝成暗部屍體倒在地上並逃離。這招把擁有觀察之眼的旗木卡卡西都給騙了,而兜唯一一次與旗木卡卡西的正面交手和沖突,亦以平手告終。兜不想全面與旗木卡卡西沖突和交手,兜不是那種會死拼的類型,這種人,戰略上是非常審慎,戰術上是非常精密的。

葯師兜葯師兜

水遁·水化之術【這個術的名稱暫且不明,隻是能力相仿水月的術,但應該不是同一種術,僅供參考】

利用自己的體液施展的類似于鬼燈一族將肉體水化的能力。

水遁·大瀑布之術

霧隱村招牌的水遁忍術,使用查克拉使用猶如大瀑布的巨大水量猛烈沖擊敵人,殺傷力非常大。

水遁·水龍彈之術

通過聚集查克拉在口中噴出一條大水龍的水遁術,施術速度快,沖擊力猛。兜在與佐鼬兄弟對戰時準備使出的這個術被鼬用寫輪眼預讀來反擊。

恢復能力

葯師兜調查屬于漩渦一族-香磷的身體後所得到壓倒性恢復力的技術。

左近·雙魔之術

移植了音忍四人眾左近細胞之後,兜所施展的左近的能力。從而在自己的身體上生出一個獨立行動的個體,不過與左,右近是兩個擁有獨立意識的個體不同,此個體依然受到了兜的控製,隻不過是兜施展忍術的媒介。該個體可以變成左近,次郎坊,多由也,鬼童丸,君麻呂,大蛇丸的形象。

次郎坊·土遁土陸翻轉

移植了音忍四人眾次郎坊細胞之後,兜所施展的次郎坊的能力。可以把土地翻轉開的土遁,大和也用過,為的也是在被天照大火覆蓋的區域開一條路。

鬼童丸·蜘蛛巢開

移植了音忍四人眾鬼童丸細胞之後,兜所施展的鬼童丸的能力。製造一張巨大的蜘蛛網困住對手。

多由也·魔笛魔幻音鎖

移植了音忍四人眾多由也細胞之後,所施展的多由也的能力。兜用君麻呂的骨頭做了根笛子,用多由也的能力使用笛子施展的限製他人行動的幻術。

君麻呂·屍骨脈早蕨之舞

移植了君麻呂細胞之後,兜所施展的君麻呂的能力。從地上陸續長出尖銳化的骨頭襲擊對手,生長停止後總共的數量極多,而且骨頭基本覆蓋了整個地面,是使對手受到全面的攻擊、令人防不勝防的恐怖招式。

通靈術

同樣與蛇簽訂契約,可以隨時召喚出不同數量的蛇。

通靈術·萬蛇

利用原萬蛇的細胞製成的新萬蛇,實速度,攻擊,多比第一代強。

通靈術·穢土轉生

超S級禁術,該術可以將早已過世的人的靈魂召喚回人世,並以實體的形式復生,並可以根據容器進行強化,還可以臨時進入容器內,但要滿足三個條件分別是:首先需要預轉生之人的一定量的肉體(或足夠量的DNA),不滿足這個條件的無法轉生,用活人的軀體做容器。(揚言已經遠超過大蛇丸,幾乎可以與二代火影當時所用的穢土轉生相互媲美)用穢土轉生召喚了宇智波斑,並以千手柱間的克隆體當做宇智波斑的載體,使其能更加熟練地運用木遁。

幻術

魔幻·涅盤精舍之術

隻要看到降落的白色羽毛,會進入安詳而深沉的睡,與一般幻術不同的是範圍非常廣泛。

仙術

仙法·白激之術

葯師兜進入仙人模式使用的仙術之一,吐出白色液體組成的長龍,在龍爪上握著一顆龍珠一樣的東西。長龍繞著龍珠旋轉,不斷的旋轉,龍珠發出強光並且爆裂。此術的效果可以讓周圍一定區域內的空氣會不斷的振動,從而讓受攻擊者感覺全身的骨頭都在摩擦,甚至導致受攻擊者身體麻木,並且施展此術所發出的強光和聲音會損害受攻擊者的視覺和聽覺。此術之可怕,導致佐助都無法維持須左之男的狀態。兜可以讓身體液化,輕易緩沖震動,仙人模式下的兜還可以通過蛇的眼角膜遮擋強光,還可防必須通過目光對視才能發動的寫輪眼幻術,所以在這個術的效果下,兜可以自由行動。

葯師兜

仙法·無機轉生

葯師兜進入仙人模式使用的仙術之一,似乎是可以賦予沒有生命的無機物以生命,並加以控製的轉生忍術。並非是簡單的利用查克拉控製物質的忍術。並且該術的作用下無機物行動迅速。

忍具

忍識卡

利用忍術把情報燒成記號,再把情報燒在卡片裏。兜有200多張忍卡,需要兜的忍法才可看到。

自白劑

讓人服用後說出施術者想知道的話的葯劑。

人物戰績

VS音忍托斯,中斷

VS雨隱村的夢火,勝

VS木葉村四名暗部,勝

VS旗木卡卡西,中斷

葯師兜仙人模式

VS犬冢牙,勝

VS自來也,敗

VS千手綱手,中斷

VS靜音,勝

VS漩渦鳴人,平

VS大和,勝

VS漩渦鳴人,中斷

VS御手洗紅豆,勝

VS大和,勝

VS黑土,中斷

VS宇智波鼬、宇智波佐助,敗

登場集數

第一部

中忍考試篇

初次出現于中忍選拔試會場內。當時他以木葉忍者村下忍的身分,前來參加考試,而且似乎是連續七次、共花了四年也沒考上中忍(至少兩次中途放棄)。他的隊友是赤銅鎧及劍美澄(實際上三人均是音忍者村的臥底)。一出場他便遇上了鳴人等九位新畢業的新人,並以熱情的態度,利用忍識卡為他們詳細解釋前來參加考試的考生類型、能力、原屬隱村及人數等。但當他談及音隱村時,似乎說了些輕視音隱村的說話,隨即遭到音忍托斯的攻擊。他自以為已避開托斯的攻擊,但誰不知托斯使用的是音波攻擊,使他耳水不平衡、嘔吐及眼鏡碎裂(事後對大蛇丸透露自己先前不知道會有這些代表音隱村的忍者參賽,因此才會刻意隱藏實力試探他們)。後來第一場考試的考官森乃伊比喜的出現,中止了音忍、葯師兜及鳴人他們間的胡鬧。

葯師兜葯師兜

到了第二場中忍考試──“死亡森林”臨近結束時,他遇上了有“地之卷軸”、但沒有“天之卷軸”(通過考試所需之兩卷軸)的鳴人他們。佐助得知兜已取得了“天之卷軸”及“地之卷軸”,就提出跟兜交戰的要求。但兜認為他們如若想取得“天之卷軸”,就更應該到終點塔之附近埋伏,因為那裏有比較多的考生正趕赴終點。不過,兜亦指出那裏也有其他跟他們相同想法、並在那裏埋伏的考生,所以為了自身安全要和他們一同前往終點之塔。

就在差不多到了塔附近之時,遇上了來自雨隱村的下忍篝、夢多及朧。因這三名雨忍不擅長近身攻擊,所葯師兜以他們使用了自己擅長的幻術及分身術,並把自己的真身隱藏起來。他們的目的就是想利用分身大量消耗鳴人、兜他們的體力,等鳴人他們的查克拉用盡後,便現身解決他們。兜在與分身的戰鬥中,為了保護鳴人他們而被偷襲受傷。後雨忍三人的真身被發現,並被漩渦鳴人以連踢擊敗,成功取得“天之卷軸”。兜及鳴人四人順利到下一場考試的試場。

但就在中忍預賽考試前夕,他與隊友私下跟前來奪取佐助的大蛇丸會面,匯報了佐助的情況及表現。之後以負傷為由先行退出第三場考試的預賽,讓鳴人為他感到遺憾。然而事實上當時隻有我愛羅能夠勝過擁有上忍實力的兜。

木葉崩潰篇

中忍選拔時退出後,就一直活躍于大蛇丸身邊,並跟砂之上忍葉鬼保持聯絡,作好音忍、砂忍聯手合攻木葉隱村的準備。大蛇丸曾警告他不要做出違背目的的事,否則會殺死他(但後來戲說隻是笑話),但他看著大蛇丸的未來容器──擁有寫輪眼的宇智波佐助就想到了自己,“太過優秀其實是很悲哀的”,因為這個想法,他趁佐助于醫院休息(因中了大蛇丸天之咒印而不適)時,打敗旗木卡卡西派來看守病房的四名暗部忍者,打算刺殺佐助,之後他似乎想用刀刺落佐助身上,但其實他是把刀拋向早已來到病房的旗木卡卡西。沒想到站在那裏的“兜”其實是他以死魂之術令其中一位已故暗部忍者暫時復活並整型成自己以製造假像,而自己則變身成暗部倒在地上,到適當時機便跳窗而逃,卡卡西亦自言面對兜未必能擊倒他。

在第三場正式考試開始時,化裝成暗部並出現于會場。他醫治了當時身有內傷的日向雛田,但被犬冢牙之忍犬赤丸識破了身分,因此立即把牙及赤丸擊暈。及後當大蛇丸開始行動時,他便以幻術·涅盤精舍之術使會場所有人陷入深沉的睡眠,然後跟觀眾席內隱藏的音忍及砂忍一起行動。他的身分亦很快被卡卡西揭穿,當大蛇丸的行動失敗、雙手被三代目火影廢去後,兜跟砂隱村的葉鬼一同離去。

傳說三忍篇

木葉隱村之戰後,三隱村都蒙受損失,砂隱村亦向木葉隱村投降。此時大蛇丸的雙手被三代的屍鬼封盡廢去,不但要面對難以忍受的痛楚,而且也使不出忍術。作為大蛇丸身邊的心腹及醫療忍者,他特製各種葯物,但隻能稍減大蛇丸的痛楚。最後決定一起前往尋找“傳說三忍”之一、擁有高超醫療忍術的綱手,讓她治療大蛇丸的雙手。後來他們在短冊街的城堡處找到了綱手。大蛇丸向綱手提出條件,隻要她肯答應醫治,就可以把她已死、心愛的人──斷及繩樹 進行復活,以及不會摧毀木葉隱村為條件。但綱手不是善男信女,盡管她很想見到親人,但她知道大蛇丸是不會輕易放過摧毀木葉隱村的機會,便假裝肯醫治大蛇丸,然後對他施以偷襲。兜看出綱手的偷襲,立即擲出手裏劍分開大蛇丸及綱手。綱手跟大蛇丸、葯師兜之戰瞬間展開。

葯師兜葯師兜

兜認為在城堡的地方不利于跟具有怪力的綱手對戰,于是便把綱手誘至山丘處。跟綱手且戰且走至山丘後,他服下兵糧丸,並使出具攻擊力的醫療忍術,把查克拉註入綱手手及腹的肌肉中,並加以損傷。對于兜的高超醫療忍術及身手,綱手也感吃力。及後更對綱手胸口施以一掌,使其難于呼吸。綱手亦報以其絕技──亂身沖,將查克拉化成電力註入兜體內,麻痹其神經系統,令兜不能自由活動。但憑兜的醫療知識,也很快就突破麻痹狀態,正想進行反擊;剛好也被趕到的自來也、靜音及鳴人擊退。

同時面對兩名傳說三忍-自來也及綱手,兜決定先麻痹綱手的攻擊,向她展示她最恐懼的血液;頓時綱手全身顫抖、動也不能動,隻能任人攻擊。兜也向鳴人揭露自己真實身分,嘲笑鳴人隻是個無能的小伙子,沒有當忍者的才能。被兜挑釁的鳴人,自然不會放過兜。鳴人以多重影分身術攻擊兜,但就如自來也所說,鳴人的實力和兜相差太遠,完全起不到作用。因此,自來也決定自己來對付大蛇丸,讓靜音與兜對戰;另一方面,兜也協助大蛇丸召喚巨蛇。巨蛇襲向自來也他們,而兜襲擊帶著綱手逃離的靜音。兜躲過靜音的毒霧,然後從地中抓著並打斷靜音的腳筋,把她重摔在地上,並狂踢正于一旁顫抖的綱手。鳴人前來阻止,以護額擋住兜對綱手的拳打;但因大腿骨受傷、小腿伸直肌又被兜打斷,無法跟兜對戰,被兜不斷虐打,勸鳴人快放棄成為火影的夢想、舍棄同伴及逃走。盡管如此,以鳴人的強硬性格,依舊站在綱手面前保護她。鳴人矢志要贏得綱手身上的項鏈、成為火影,奇跡地接下了兜的致命攻擊,並以完成的螺旋丸給兜重創一擊,傷及其內髒,連兜的醫療忍術也無法自愈。但兜在與鳴人接觸的一瞬間,已用查克拉手術刀把鳴人的心肌切斷,使鳴人在攻擊後亦不支倒地。兜以為鳴人死定了,但誰不知綱手為鳴人流的眼淚,喚醒了其體內的九尾,鳴人亦逃過死門關。綱手的精神亦被喚醒了、對血已不再害怕,並為鳴人賭上性命,利用創造再生自愈、又召喚出通靈獸蛞蝓。自來也也召喚出蛞蟆文太。兜見狀立即協助大蛇丸召喚通靈獸──萬蛇。一場混戰後,大蛇丸及萬蛇均被綱手、自來也聯手擊敗。兜立即救醒大蛇丸,並與大蛇丸一同撤退。

佐助營救篇

自三忍一戰後,兜正式退居幕後,在大蛇丸身邊服侍及為其醫療。因為大蛇丸雙手的痛楚日增,所以在宇智波佐助還未來到音隱村前,決定為大蛇丸挑選暫時的容器。他從牢中釋放了許多被囚禁的忍者,以放勝利者離開為理由,讓他們互相殘殺,最後隻剩下一名忍者──幻幽丸。幻幽丸答應奉獻自己給大蛇丸作容器,以換取釋放其他被囚禁的伙伴,終亦成為大蛇丸的新容器。

葯師兜葯師兜

除此之外,兜亦為“五音忍”之一、擁有血繼限界──屍骨脈的君麻呂治療。君麻呂本是大蛇丸容器的選擇之一,但因身體本有惡疾,在暗殺風影後,已為大蛇丸所棄。他就是一直在兜的治療下生存著,直到他願意協助把佐助帶來音隱村、離開兜的治療為止。兜此後在第一部已較少出現。

第二部

第天地橋之會

正如赤砂蠍臨終前對小櫻所說,他在大蛇丸身邊安置了一名臥底。兜就是他口中的那名臥底。大和、鳴人他們不知此事,于是便據蠍的資料,由大和變身成“”,前往天地橋跟臥底會面。當他們知道兜原來亦是蠍派去的臥底,深感驚訝。兜跟化成“蠍”的大和展開談話,說要按照之前任務所命、把大蛇丸轉生後剩餘的軀殼細胞樣本交給“蠍”,並認為不能在此久留。然而,大蛇丸卻突然在兜身邊出現;兜瞬身走到“蠍”的身邊,似乎是要與“蠍”一起對付大蛇丸。誰不知兜這一著反而是沖著“蠍”而來,並向“蠍”施以突襲。大和偽裝成“蠍”的身分被識破,兜跟大蛇丸聯手對付他,以及隱藏著的鳴人、佐井及櫻三人。兜向他們透露自己本確實是“曉”派來的臥底,中了蠍之術並受操控;但後來得到大蛇丸的協助而解除忍術,故已叛變並成為大蛇丸的部下。面對大蛇丸,鳴人無比的憤怒使他現出了其中三尾,兜見狀欲對鳴人施以偷襲,然而單憑鳴人強大的查克拉,已把兜擊得飛開。不過兜的傷並不重,隻消一刻時間便自我治愈了,亦了解到真正的蠍是不會再來,因為已經被眼前的這些人幹掉了。他在一旁目睹進化成四尾的鳴人,跟擁有蛇身的大蛇丸對戰,並稱這是“怪獸間的戰鬥”。一場大戰過後,大蛇丸體力不支而退;而兜在救治被四尾鳴人所傷的小櫻後(聲稱是留下他們的性命,讓他們幹掉更多“曉”的成員),便前往照顧大蛇丸。

大蛇丸之死

左臉已被大蛇丸生命力腐蝕的葯師兜三年期限已到,大蛇丸的容器面臨極限,兜加緊為大蛇丸配製各種葯物。卻不知佐助就在大蛇丸處于最不適時,破了其不屍轉生之術,殺死大蛇丸並奪去其一切力量。當佐助從大蛇丸房間走出來的一刻,兜明白到經過他面前的已經不是大蛇丸,而是實力比大蛇丸更厲害的佐助。對從小當過不同國家的間諜、無所歸依的兜來說,頓感再次失去人生目標及身分。然而他想起了鳴人既然能借由超越自身的力量、找到自己的真正身分,自己同樣也可以做到。于是他便把大蛇丸剩下的軀殼移植到自己的左半身,意圖得到大蛇丸的力量,甚至超越他。但他卻不擅于操控從大蛇丸移植過來的軀殼,因此卻反給大蛇丸慢慢侵蝕。此外他也私下跟正追蹤佐助的鳴人、雛田和大和會面,把詳細介紹“曉”成員的資料本送給鳴人,以作為鳴人令自己有所“領悟”、及重新尋找身分的“禮物”。鳴人他們欲逮捕兜回木葉,但兜卻以替身術避開,並且表示隻要他能熟練運用大蛇丸的力量,便會和鳴人認真一戰。但他表示要先對付佐助,鳴人想問兜要對佐助做什麽,但他卻消失在眾人面前。

第四次忍界大戰篇

在487話時兜終于能夠掌控與大蛇丸形式相近的力量,身軀似乎已經和蛇的形態產生融合。他在瀧忍者村殺人取屍體後和阿飛對峙時,自稱已經超越二代火影和大蛇丸,以“穢土轉生”召喚迪達拉(迪達拉)、蠍、宇智波鼬、角都、長門。並且以提供阿飛目前缺乏的戰力來換取佐助交涉條件,對阿飛提議攜手合作。阿飛本來因他以佐助為目標而想拒絕他。但兜手上握有穢土重生的宇智波斑,最後這個提議獲得採納。交換條件是戰爭結果出爐前不能與佐助碰面,以及必須接受阿飛的監視。由于兜對轉生者的束縛力不夠,于是綁架前來偵查御手洗紅豆,並吸收她身上咒印的大蛇丸查克拉以強化控製力。 其後,葯師兜與宇智波佐助及用別天神擺脫穢土轉生的宇智波鼬交戰,兜在交戰後被伊邪那美擊敗後,被宇智波鼬用幻術控製解除穢土轉生,除了宇智波斑之外,所有被穢土轉生的靈魂都已解除穢土轉生,但是宇智波斑知道如何脫離穢土轉生的控製,在穢土轉生即將解除之際,終止了與轉生者之間的通靈契約,才得以繼續留在戰場,隨後以解邪法印重生的大蛇丸解除了兜的仙人模式,取回自己的查克拉後與鷹小隊同行。現已重拾自我,走出伊邪那美,以仙人模式出現在戰場,用醫療忍術和二代提供的禁術為瀕死的宇智波佐助搶救,並決定阻止宇智波斑。

人際關系

養母:葯師野乃宇(木葉偵查忍者)

伙伴:烏魯西(孤兒院時期的伙伴)

上司:團藏、大蛇丸、蠍(曾經做過蠍手下的間諜,但後來背叛,其實本就是大蛇丸的雙重間諜

隊友:赤胴鎧、劍美澄(中忍考試時的隊友)

手下:忍界已死去的絕大部分上忍和各村影級強者(被穢土轉生出來被兜控製)

最尊敬的人:大蛇丸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