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飛 -中國人民解放軍高級將領

葉飛

葉飛(1914.5.7-1999.4.18),原名葉啓亨,曾用名葉琛,軍事家、政治家。祖籍福建省南安市金淘鎮,生于菲律賓奎松省,是中國惟一具有雙重國籍的開國上將

葉飛幼年回國求學,求學期間開始參加秘密革命工作,1932年3月正式加入中國共產黨,先後參加了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

1955年被授予上將軍銜,榮獲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1988年獲一級紅星功勛榮譽章。

  • 中文名
    葉飛
  • 別名
    葉啓亨,葉琛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菲律賓奎松省
  • 出生日期
    1914年5月7日
  • 逝世日期
    1999年4月18日
  • 職業
    軍事家、政治家、教育家
  • 畢業院校
    廈門中學堂(現名廈門一中)
  • 主要成就
    參加土地革命戰爭;參加抗日戰爭
  • 政治面貌
    中共黨員
  • 軍銜
    上將

人物生平

1914年5月7日,葉飛生于菲律賓奎松省一個中菲混血家庭。父親葉蓀衛,福建南安人,華僑小商人。1900年漂洋過海,至菲律賓奎松省地亞望鎮謀生。後娶當地人麥爾卡托小姐為妻,生兩子,長子葉啓存;次子葉啓亨,即葉飛將軍,菲律賓名為西思托麥卡爾托迪翁戈。

葉飛葉飛

1918年,葉飛5歲被其父送回中國。

1926年起先後就讀于廈門中山中學和省立第十三中學(現福建省廈門第一中學)。

1928年5月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年底離校從事秘密革命工作。

1929年起任共青團福建省委宣傳部部長和代理書記、福州中心市委書記。其間曾被捕入獄。

1932年3月轉入中國共產黨。

1933年到閩東參與建立閩東革命根據地和紅軍遊擊隊。

1934年3月在中共福建省委遭到破壞、與中共中央失去聯系的情況下,以特派員的身份,果斷地主持召開會議,重建中共閩東特委,並成立中國工農紅軍閩東獨立師。

葉飛葉飛

1935年起任中共閩東特委書記、閩東軍政委員會主席兼紅軍閩東獨立師政治委員,領導軍民堅持了極其艱苦的三年遊擊戰爭。其間先後率部在閩浙邊取得沙埕、桃杭等戰鬥的勝利,多次挫敗國民黨軍的"清剿",並在閩東地區恢復和重建了多塊遊擊區。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後,閩東紅軍改編為新四軍,歷任新四軍第三支隊第六團團長;1939年5月奉命率團與無錫、江陰等地遊擊隊合編為江南抗日義勇軍,任副指揮。6月指揮夜襲滸墅關車站,使寧滬鐵路線一度中斷。7月下旬突襲上海虹橋日軍機場,燒毀敵機4架。後與丹陽遊擊縱隊合編為新四軍挺進縱隊,任縱隊政治委員兼副司令員,旋即北渡長江,在揚州、泰州地區開展抗日鬥爭,參與開闢蘇北抗日根據地。

1940年7月任新四軍蘇北指揮部第1縱隊司令員兼政治委員。10月在黃橋戰役中,率部適時出擊,經3小時激戰,全殲國民黨頑固派軍隊韓德勤部獨立第6旅,並協同兄弟部隊殲滅韓部主力第89軍。

葉飛葉飛

1941年皖南事變後,任新四軍第1師第1旅旅長兼政治委員和蘇中第3分區中共地委書記、副師長,參與指揮蘇中地區反"掃蕩"、反"清剿"和反"清鄉"作戰。

1944年3月指揮車橋戰役,以圍點打援的戰法,殲滅日偽軍近千人,打通了與蘇北、淮南、淮北地區的戰略聯系。

1945年起任第1師師長兼蘇中軍區司令員和中共蘇中區委書記、蘇浙軍區副司令員,參與指揮天目山反擊戰

解放戰爭初期,任山東野戰軍第1縱隊司令員,率部收復泰安、大汶口,參加膠濟路反擊戰和宿北、魯南戰役。

1947年2月起任華東野戰軍第1縱隊司令員兼政治委員、第1兵團副司令員兼第1縱隊司令員,率部參加了萊蕪、孟良崮、豫東、濟南、淮海等重要戰役。

1949年2月任第三野戰軍第10兵團司令員。4月參加渡江戰役,率部解放丹陽、常州、無錫和蘇州。5月參加上海戰役後,率10兵團進軍福建,先後發起福州、漳(州)廈(門)戰役。8月兼任福建軍區司令員,組織指揮部隊清剿國民黨殘餘武裝和土匪。

1953年起任中共福建省委第二書記、第一書記,福建省省長,福建省政協主席,南京軍區副司令員,福州軍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中共中央華東局書記處書記。在主持福建省工作期間,與其他領導一起帶領廣大幹部民眾,建立了第一批新興工業基地,並大力發展農業、交通運輸、水利電力和文化教育事業。同時致力于鞏固海防和加強海上軍事鬥爭,組織指揮了東山島戰鬥和炮擊金門。

"文革"期間受到沖擊,1975年1月恢復工作後,出任國家交通部部長,全面整飭生產秩序,努力振興國家交通事業。

陳毅和葉飛陳毅和葉飛

1975年,中國和菲律賓建交。菲總統馬科斯訪華,送周恩來總理數盒雪茄。總理取一盒轉送葉飛將軍,曰:"葉飛同志是中國的將軍,也是菲律賓的兒子。"

1979年調任人民解放軍海軍第一政治委員。

1980年1月至1982年8月任海軍司令員。

1983年10月至1988年8月兼任華僑大學校長。

1988年8月至1999年4月任華僑大學名譽校長。

是第一至第三屆國防委員會委員,中共第八屆中央候補委員、中央委員(1966年遞補),第十屆中央候補委員,第十一、第十二屆中央委員,第六、第七屆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和人大華僑委員會主任委員,全國僑聯第三屆委員會名譽主席。

1999年4月18日因病在北京逝世。著有《葉飛回憶錄》等。

榮譽成就

1955年授予上將軍銜,獲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1988年獲一級紅星功勛榮譽章。

血戰孟良崮

在1948年4月26日結束泰安戰役,活捉敵整編72師師長楊文瑔後,為在孟良崮全殲全部為美械裝備的國民黨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編74師,華東野戰軍首長陳毅、粟裕決定集中優勢兵力,從"百萬軍中'剜出'上將首級"。1947年5月13日,孟良崮戰鬥打響。敵整編74師師長張靈甫發覺我大部隊抵達其周圍,後路已為解放軍切斷時,則改變為固守孟良崮及以西之600、540、520一帶高地堅守待援。

相關著作相關著作

15日晚10時,陳毅給在孟良崮前線的華野1縱司令員葉飛來電話說:"敵整9師、整11師已靠近蒙陰,第5軍已到新泰,整64師已到青駝寺。如在明天(16日)拂曉前不能全殲整74師,則解放軍將陷入敵人包圍。"陳毅在電話裏沉默了半晌,然後又說:"葉飛啊,無論如何要在16日拂曉 前拿下孟良崮,消滅整74師,我們就全盤皆活了!"陳毅果斷地授權葉飛統一指揮1、4、6、9縱總攻孟良崮。陳毅說:"不論付出多大代價,哪怕拼掉兩個縱隊,也要完成任務!"

葉飛葉飛

16日凌晨1時,總攻開始,華野首長幾乎每隔5分鍾就給葉飛來一次電話。戰鬥空前激烈,敵整編74師不斷告急,西面敵整編65師、整編25師在蔣介石嚴令下拼死支援。我陣地失而復得,反復爭奪,終于擋住了他們的進攻。

16日拂曉,在前線總指揮葉飛的統一指揮下,各縱隊同心協力,直取孟良崮。強大的炮火驚天動地,孟良崮如同火山爆發一樣。下午6時,敵整編74師被我全殲,狂妄的中將師長張靈甫被擊斃。戰役結束後,敵整編83師師長李天霞被押到南京"軍法會審",敵整編25師師長黃百韜也被撤職留任,"戴罪立功,以贖前愆。"

敢于負責

1949年10月27日,解放軍攻擊金門失利,登島部隊三個加強團9000餘人全部損失,成為內戰爆發以來解放軍最慘重的一次敗仗。金門失利後的第二天,28軍副軍長肖鋒和政治部主任李曼村面色慘白、失聲痛哭地來到兵團葉飛司令員的辦公室,葉飛司令員慘痛地對他們說:"哭什麽, 哭解決不了問題,現在你們應該鼓勵士氣,準備再攻金門。這次失利,我身為兵團司令員,由我負責,你們回去吧。"

晚年的葉飛晚年的葉飛

1949年11月1日,由當時的福建省委第一書記張鼎丞、兵團司令員葉飛、兵團政委韋國清、29軍軍長胡炳雲、29軍政委黃火星、28軍副軍長蕭鋒和政治部主任李曼村參加的10兵團黨委擴大會在廈門老虎山洞召開,指揮作戰的蕭鋒首先作檢討並要承擔全部責 任並請求處分。葉飛很快就接過他的話說:"金門戰鬥的失利,主要責任在我,我是兵團司令員、兵團黨委第一書記,不能推給蕭鋒,他有不同意見,我因輕敵聽不進,臨開船時、在電話上我還堅持隻要上去兩個營,蕭鋒掌握好第二梯隊,戰鬥勝利是有希望的。是我造成的損失。請前委、黨中央給嚴厲處分。"

葉飛在會後 給陳毅司令員起草電報,並報中央,請求處分,毛澤東當時表示"金門失利、不是處分的問題,而是要接受教訓的問題。"同年11月8日,毛澤東又提出:"以3個團去打敵人3個軍,後援不繼,全部被敵殲滅,這是解放戰爭三年多以來第一次不應有的損失。"中央軍委同時命令葉飛總結經驗,接受教訓,準備再次攻金。

葉飛葉飛

此後由于美國悍然入侵朝鮮,黨中央、毛主席決定停止解放金門的任務,集中全力抗美援朝。

1958年,炮擊金門戰役打響。黨中央和毛主席特別指定當時的福州軍區第一政委葉飛作為戰役指揮。經過四個多月炮戰,給國民黨金門守軍以重創,有力的打擊了美帝國主義企圖分裂中國的陰謀。

金門炮戰

在上世紀50年代的對台鬥爭中,有兩次金門炮戰,擔任指揮任務的都是葉飛。第一次金門炮戰是1954年9月3日到22日,福建軍區司令員葉飛負責指揮。

葉飛與鄧小平葉飛與鄧小平

1954年炮戰規模較小,大規模的金門炮戰,是1958年8月23日開始的。7月的一天,在基層指揮部隊幫助農民搶收庄稼的福州軍區第一政委葉飛(福州軍區1956年成立)接到通知,明確說要他到福州的軍區作戰室去接從北京來的保密電話。

總參作戰部長王尚榮告訴葉飛,中央決定炮擊金門,指定要你負責指揮。那時福州軍區新任司令員是韓先楚,負責軍事工作。葉飛是福建省委第一書記兼福州軍區第一政委,但工作重點主要是地方。這是一個重大的軍事行動,葉飛有點疑問,問王尚榮:"到底是不是中央決定要我指揮的?"王尚榮答:" 是中央決定。"葉飛又問:"是不是毛主席的決定?"王尚榮感覺到葉飛有懷疑,就說:"劉培善同志在這裏,你可以問問他。"劉培善是福州軍區副政委,此時正在北京,他接過電話說:"是的,是毛主席決定要你指揮。"葉飛說:"韓先楚司令員現在北京,應該由韓司令員指揮啊!"劉培善說:"那你就不用問了。"

葉飛葉飛

1954年8月上旬,一個炮兵師的地面炮兵全部進入了陣地。一切都準備好了,隻等待北京來命令。同年8月20日,北 京來電話要葉飛立即去北戴河。21日下午3時,葉飛奉命趕到毛澤東的住處。見到 毛澤東,葉飛詳細匯報了炮擊金門的準備情況。彭德懷林彪、王尚榮也在座。匯報完了,毛澤東突然問:"你用這麽多的炮打,會不會把美國人打死呢?"那時美國顧 問一直配備到國民黨部隊的營一級,葉飛立即回答說:"哎呀,那是打得到的啊!"毛澤東聽到這裏,考慮了十幾分鍾,然後又問:"能不能避免不打到美國人?"葉飛很幹脆地說:"主席,那無法避免!"毛澤東聽後,再也不問其它問題,也不作什麽指示,就宣布休息。這是主席要進一步考慮問題了。

葉飛葉飛

晚飯後,王尚榮拿了一張林彪寫給毛澤東的條子給葉飛看。林彪很會捉摸毛澤東的意圖,他知道毛澤東很註意能否避免打到美國人的問題,所以寫了個條子,提出是否可以通過正在華沙同美國進行大使級談判的王炳南給美國透露一點訊息,看到條子,葉飛很吃驚,便問王尚榮:"主席把這信交給我看,有沒有什麽交代?是不是要我表態?"王尚榮說:"主席沒說什麽,隻給拿給你看。"這關系到最高決策問題,既然沒有要自己表態,葉飛就一句話也沒說。

第二天,繼續開會。毛澤東決心已下,沒有理睬林彪的建議。毛澤東對葉飛說: "那好,照你們的計畫打。"炮擊金門,葉飛是在北戴河指揮的,也可以說是毛澤東直接在指揮。前線則由福州軍區副司令員張翼翔、副政委劉培善代葉飛指揮。同年8月23日炮擊開始。一個小時內密集發射了幾萬發炮彈,有人評論說"與攻擊柏林的炮火差不多,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葉飛葉飛

在金門炮戰中, 為是否以空軍襲擊金門,葉飛與軍區司令員韓先楚之間還有不同看法,最後毛澤東支持了葉飛的意見。8月底,韓先楚陪同空軍司令員劉亞樓、炮兵司令員陳錫聯到達廈門視察。韓先楚到廈門以後,就向已由北戴河回到廈門前線的葉飛提出使用空軍轟炸金門。葉飛考慮到毛澤東並沒有即行登入解放金門的指示,炮擊金門的作戰方案並沒有涉及使用空軍轟炸的必要,特別是如果要空軍轟炸金門,不但要使用轟炸機,還要使用戰鬥機掩護,這樣的空軍編隊在金門上空作戰,就很難避免同美國空軍沖突。葉飛這時已經意識到毛澤東的意圖,力求避免同美軍發生直接沖突 ,所以不同意韓先楚使用空軍轟炸金門的意見。但既然韓先楚已提出建議,為了尊重他,葉飛就建議他們兩人的意見報告軍委和毛澤東。韓先楚也同意。第二天王尚榮打電話給葉飛,說:"電報收到了,送給毛主席看了,毛主席完全同意你的意見。"葉飛把王尚榮回答的電話記錄拿給韓先楚看,他看後也就不再說什麽好。

美艦為蔣艦護航,把蔣艦和運輸船隻夾在中間,美艦和蔣艦相距僅二海裏,由台灣向金門開來,運關糧食和燃料等補給品。葉飛感到情況復雜化了,美軍已經卷入,是否打美蔣海軍聯合編隊,事關重大 ,不是前線指揮員有權可以作出決定的,隻能由中央、最高統帥毛主席才能作出決定。葉飛立即請示毛澤東。毛澤東回答:照打不誤。葉飛又請示:是不是連美艦一起打?毛澤東回答:隻打蔣艦,不打美艦。並且交代要等美蔣聯合編隊抵達金門料羅灣港口才打,要葉飛第一小時報告一次美蔣聯合編隊的位置、編隊隊形、航行情況 ,到達金門料羅灣時,要等北京的命令才能開火。為了準確執行隻打蔣艦、不打美艦的命令,葉飛又請示:我們不打美艦,但如果 美艦向我開火,我們是否還擊?毛澤東明確回答:沒有命令不準還擊。命令是由總參作戰部長王尚榮以直達軍用專線電話向葉飛轉達的。

葉飛葉飛

葉飛接到這個電話,極為吃驚,恐怕電話傳達命令不準確,鑄成大錯,于是再問王尚榮:"如果美艦向我開火,我是不是也不還擊?"回答是毛主席命令不準還擊,清清楚楚。葉飛表示:"明白了,我嚴格按照毛主席的命令執行。"

為準確執行毛澤東的命令,葉飛就親自向各炮兵群下達命令:"待美蔣聯合編隊抵達金門料羅灣港口,北京下了命令後才開炮;各炮群隻打蔣艦,不準打美艦;如美艦向我開火,我不予還擊!"各炮群接到葉飛這個命令,都吃驚了,紛紛追問。葉飛又把毛澤東的命令再復述一次,並問各炮群是否都聽清楚了,明白了?各炮群回答聽清楚了,明白了,按毛主席的命令嚴格執行。

9月7日中午12時整,美蔣海軍聯合編隊抵達金門料羅灣港口。葉飛立即報告北京,毛澤東下令開火。全線所有炮群立即以突 然的密集火力攻擊蔣艦及其運輸船隻。美艦不敢還擊,丟下蔣艦及運輸船隻于不顧,立即掉頭向台灣方向倉皇逃去。

葉飛在前線指揮所裏用望遠鏡看到美艦在我猛烈炮火之下溜走的情形時,大感意外。直到後來葉飛才明白原來毛主席命令對美艦蔣艦區別對待的深遠含義,即試探美蔣共同防御條約的效力究竟有多大,美軍在台灣海峽的介入究竟到了什麽程度,也就是毛澤東所說的"絞索"政策。金門炮戰是毛澤東 親自指揮下進行的,但它也是葉飛軍事生涯中最璀璨的一筆。

人物軼事

國共談判

1938年1月,葉飛將軍由閩東下山至福州,與國民黨談判合作抗日事。國民黨福建省主席陳儀于省政府會見葉飛。葉飛將軍進辦公室,陳儀仔細打量,驚訝曰:"你就是葉飛?!"將軍答:"是呀。"陳儀情不自禁曰:"你是個書生嘛!"當晚,陳儀設宴招待。葉飛將軍特意著繳獲的國民黨軍保全旅旅長毛料軍服,昂然入席,目不旁視。國民黨軍方面如保全司令等人雖不悅,亦難言。

捆綁王勝

抗日戰爭勝利後,葉飛將軍率山東野戰軍一縱進駐山東華豐。華豐有一日軍倉庫,物資甚豐,由二旅之一營看管。縱隊規定,待清點後分發各旅,而二旅則以看管之便,偷運物品。事發後,縱隊政治部副主任湯光恢、縱隊副政委譚啓龍先後到現場阻攔,二旅官兵了無避意,副旅長王勝更傲氣十足,並囑加快運送。葉飛將軍聞之大怒,乃率一警衛驅車前往,始入倉庫門,二旅官兵望其神姿即如鳥獸散也。副旅長王勝亦大懼,束手就擒,稱罪不迭。葉飛將軍將其捆綁帶回,關禁閉半日。

據雲,陳毅、粟裕至西柏坡,向毛澤東、周恩來、朱德匯報工作。談至午夜時分,毛、周、朱均精力不支,哈欠不斷,忽聞葉飛捆綁王勝事,均來精神,詢之甚詳。毛澤東聽粟裕詳細介紹後曰:"喔,原來如此。"有好奇之心,無批評之意。

金門點將

中央于1958年決定炮打金門,毛澤東仍點將葉飛將軍指揮。其時葉飛已任福建省委書記,福州軍區司令員職由韓先楚將軍接任。

1958年9月7日,美艦為蔣艦護航,往金門國民黨守軍運送糧食和燃料等物資。此時若炮擊金門,難免傷及美軍。葉飛將軍立即請示毛澤東:打不打?毛澤東回答:照打不誤。將軍又請示:是不是連美艦一起打?毛澤東回答:隻打蔣艦,不打美艦。將軍又請示:我們不打美艦,但如果美艦向我開火,是否還擊?毛澤東明白回答:沒有命令不準還擊。是時,毛澤東指示均由總參作戰部長王尚榮以直達軍用專線電話向葉飛將軍傳達。將軍聞之不解,恐傳達有誤,再請示:"如果美艦向我開火,是不是也不還擊?"王尚榮回答:"毛主席命令不準還擊。"葉飛將軍晚年回憶曰:當時美艦把蔣艦和運輸船夾在中間,和蔣艦相距僅二海裏。所幸,我們一開炮,美艦就棄蔣艦于不顧,倉皇溜之了。

拒不檢討

1976年7月,中央召開計畫工作座談會。王洪文親自出馬,以批判"條條專政"為名,加"崇洋媚外,買船賣國"之罪名于交通部。為此,交通部黨組開會研究發言內容,有人建議以交通部黨組名義作一"檢討"。時任交通部部長的葉飛將軍聞之大怒,曰:"買船問題,不能檢查。買船是中央領導叫辦的,是中央決定的,怎麽檢查?"繼而曰:"這個問題不能在計畫工作座談會上講,要講就到政治局去講。政治局決定的事情,我們無權檢討。那個報告,政治局委員全畫了圈嘛,江青也畫了圈嘛!"又敲桌曰:"我是部長,天大的事我負責,該當何罪由我去,你們慌什麽?大不了一死。革命幾十年,不能死了讓後代罵!"再拍案而起,曰:"我們不檢討,也無權檢討。就是殺了我的頭也不檢討!"會後,大字報《葉飛依然故我》、《葉飛你要把機關運動引向何方》等,洶洶而來,興師問罪。將軍依然故我,不違心檢討半個字。

一錘定音

葉飛將軍思想活躍,觀點前衛。蘇小明,海政文工團歌唱演員,1980年以一曲略有通俗韻味的《軍港之夜》走紅。其時非議之聲洶洶,批其為"靡靡之音"。總政領導和有關業務部門多次不點名批評海軍。葉飛將軍聞知,則邀請部分懂行的老同志一起觀看有蘇小明參加的海政歌舞團的演出。之後,將軍在病房裏接見了海政歌舞團的領導和蘇小明,明確表態曰:"《軍港之夜》的歌,反映部隊生活,有海味、有兵味,不錯。革命歌曲也不一定非得都是進行曲,都是硬邦邦的口號,表現形式可以多種多樣。"將軍鼓勵蘇小明:"隻要戰士喜歡、部隊喜歡、廣大民眾喜歡,就可以大膽地演、大膽地唱!"葉飛將軍一錘定音,《軍港之夜》風波遂平息。

家庭生活

與大妹妹

葉飛自參加中國革命後,就與華僑家庭斷絕了一切音信聯系。直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才得知父親在抗日戰爭時期就已病故,母親依然經營小商店,大妹妹挑起了全家生計的重擔。此後,他突然接到大妹妹的來信,告知家中負債無法償還,將宣布破產。弟妹還在讀書,為不使病中的母親受到如此打擊,希望葉飛能借筆錢給她。

這封信,使葉飛這位建國之初的中共福建省委書記、省長和人民解放軍福建軍區司令員十分為難。一位堂堂的省級黨政軍高級領導幹部,卻沒有錢可以寄給急需用錢的家庭,這是海外華僑以及 許多外國人難以理解的。

為了盡養家之責,葉飛考慮再三,決定復信告訴家裏,自己無錢借出。隻請母親及弟妹一同回國,由他來負擔養家責任,並供養弟妹在國內讀書。但這封信寄出後,就再不見回音。直到1965年,母親病故葉飛也未能見她老人家一面。

母親去世後,家鄉的朋友寫信描寫了送葬的情形,說雖然下著雨,但送葬的民眾達兩百多人。後來,妹妹愛瑪給葉飛寫信,說家裏生活困難,自辦的碾米廠面臨倒閉,希望哥哥能寄一些錢回去,幫助渡過難關。這在愛瑪來說是很正常的事,媽媽不在了,有了困難當然找大哥。但是對葉飛來說,卻是一件十分為難的事。從參加革命的那一天起,葉飛就與家庭斷絕了經濟關系,作為一個共產黨員,碾米廠再小,也是資本家的產業,資助資本家是一個原則問題,葉飛是決不會做的。但作為家中的大哥,又不能不管,考慮再三,葉飛給愛瑪回了一封信,說明自己的情況和態度,表示如果弟妹願意回國,他可以負責他們的生活。此信一去,愛瑪再也沒回信,當然,愛瑪怎麽能理解呢。後來聽說愛瑪去做女傭,給人家當管家,供養弟妹,並支持他們上大學。為此,愛瑪一輩子獨身,沒有建立自己的家庭。這件事葉飛一直掛在心裏。

妻子王于畊

王于畊,1921年 11月出生于河北省保定市。1936年參加"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1939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先後在新四軍戰地服務團任團員、民運工作隊隊長、宣傳科副科長、政治協理員、縱隊司令部秘書等職;以及區委書記、地委民運工作隊隊長、地委工作委員會副書記、濟南市總工會組織組長等。建國後,王于畊先後任福建省婦聯宣傳部長兼福州市婦聯主任、婦委書記,福建省婦聯副主任兼黨組副書記。1954年起,調任福建省教育廳副廳長、廳長兼黨組書記。1977年調入北京師範大學,任第一副校長、中共北師大黨委副書記、顧問。王于畊長期從事教育工作,熱愛教育事業,在福建省教育工作、北京師範大學學科建設和落實知識分子政策方面,均作出貢獻。曾發表過30餘篇文章,是全國教育學會副會長、福建省教育史志第一屆編纂委員會顧問。是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六屆、第七屆、第八屆全國委員會委員。1993年6月29日在京逝世,終年72歲。

葉飛葉飛

子女

長女葉小楠、次女葉之樺、兒子葉小崎。

後世紀念

葉飛故居

葉飛故居在福建省南安金淘鎮佔石村,為清代所建,與普通民居一樣,為一般的土木建築,建築面積480平方米。建築布局兩進五開間帶 單列護厝,坐南朝北。雖然沒有飛檐翹脊,沒有精雕彩繪,但是古樸高雅,在青山翠樹的映襯下,更顯得氣勢不凡。故居已經修葺,現闢為"葉飛將軍紀念館"。門前有南安市文物管理委員會豎立的"葉飛故居文物保護單位",深紅色的大字在陽光 照射下熠熠生輝;大門匾額題"葉飛同志故居"六字,為著名書法家沈鵬先生所書。步入故居,葉飛將軍的漢白玉雕像置于前廳;穿過天井,但見大廳正中的巨幅照片上,將軍凝重深邃的目光端視著來訪者,又像凝望著門外山清水秀的故裏。故居內陳列著葉飛將軍生前事跡的照片、文字資料、少時和戰爭年代的部分生活用品等,展示了將軍一生的顯赫戰功。

葉飛故居葉飛故居

百年誕辰

2014年5月6日,江蘇省新四軍研究會在南京舉行開國上將葉飛同志百年誕辰座談會。新四軍老戰士、葉飛同志的老部下、開國將軍後人和黨史軍史研究者50餘人與會,並在座談中回憶了在葉飛麾下戰鬥的歲月及與葉飛相處的點滴故事。​

葉飛、王于畊之墓葉飛、王于畊之墓

人物評價

新華網:在中國革命戰爭史上,葉飛是個傳奇式的英雄。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人們心目中的葉飛,是一位可親可愛的將軍,一位功勛卓著而品德高尚的將軍,一位鋼鐵炮彈和“糖衣炮彈”都打不倒的將軍。

人民網:解放戰爭時期,葉飛素以驍勇善戰著稱,被稱為三野“悍將”。

周恩來:葉飛同志是中國的將軍,也是菲律賓的兒子。

華東野戰軍副政委譚震林:梅蘭芳式的人物。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李建國:葉飛同志在70餘年的革命生涯中,長期擔任國家、軍隊和地方的重要領導職務,是我軍著名的高級將領,在政治、經濟、軍事等方面都有突出建樹。他的光輝業績和卓越貢獻,深深銘記在我們心中。他的革命精神和崇高品格,永遠值得我們學習和懷念。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