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落長安 -姚曉峰執導電視劇

葉落長安

姚曉峰執導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葉落長安》又名《逃亡1942》,是根據西安作家吳文莉的同名獲獎小說改編的歷史情感劇。該劇由陝西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西安曲江文化產業風險投資有限公司等單位聯合投拍,姚曉峰執導,陳小藝劉濤、倪大紅、張暘馬浴柯趙崢毛曉彤曹津歌主演。

《葉落長安》講述了1942年中原戰亂飢荒的背景下,一個典型"中國式"家庭從河南逃荒至陝西,並在六十年中歷經風雨守望幸福的故事。

  • 中文名稱
    葉落長安
  • 出品時間
    2010
  • 編    劇
  • 集    數
    40集
  • 導    演
  • 首播時間
    2011年10月1日 
  • 類    型
    劇情
  • 主    演
    陳小藝,劉濤,倪大紅,張暘,馬浴柯,趙崢,毛曉彤,曹津歌
  • 製片地區
    內地
  • 上映時間
    2012年5月27日(上星)
  • 首播平台
    吉林都市頻道
  • 上星平台
    陝西/山東/北京/吉林衛視

劇情簡介

1942年,河南連年災荒,難民們大規模逃荒到陝西,年僅十歲的郝玉蘭跟隨父親也融入遷徙大軍,在古城西安的小東門落下了腳。玉蘭為生活所迫,嫁給了大她二十歲、並已經有了兩個孩子的白老四,後又共同生育了五個孩子。玉蘭和她的七個孩子以及小東門的河南鄉親們相濡以沫,共同渡過了幾十年的風風雨雨。

葉落長安

無論生活多麽艱苦,玉蘭都充滿希望地活著,她對自己許下了三個願:讓和藹慈祥的二阿麼安享晚年;開一家河南風味餐館,讓父親有用“武”之地;撫養孩子健康成長,個個過上好日子……隨著時代的變遷和改革開放,玉蘭的希望一個個成為現實。玉蘭和他的老鄉們都各自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上世紀40年代中原地區適逢戰亂災荒,大量河南人遷至陝西扎根,據不完全統計,目前陝西省10%的人口原籍河南,電視劇《葉落長安》根據這段歷史,講述玉蘭一家三代50年間融入這座城市的艱難過程。

演職員表

職員表

導演:姚曉峰
編劇:趙冬苓

演員表

角色演員
郝玉蘭陳小藝
白老四倪大紅
白蓮花劉濤
梁長安趙崢
呂林馬浴柯
翠花張暘
白牡丹毛曉彤
慶懷叔陸建藝
郝仁義沙景昌
白東京褚栓忠
梁老漢尚鐵龍
玉蘭娘葦青
江小小孫雅
郝玉蘭(青年)種丹妮
郝玉蘭(童年)劉育晨
槐花張蓓蓓
文清肖暉
二阿麼柏青
張俊劉奕君
張俊媳婦薛媛媛
二林薛浩文

劇情製作

製作背景

上世紀40年代中原地區適逢戰亂災荒,大量河南人遷至陝西扎根,據不完全統計,目前陝西省10%的人口原籍河南,電視劇《葉落長安》根據這段歷史,講述郝玉蘭一家三代50年間融入這座城市的艱難過程。

葉落長安

導演姚曉峰拍攝過《半路兄弟》《幸福有多遠》等多部熱播劇,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他坦言雖然《葉落長安》講的是生活在西安的河南人故事,自己卻並不想將其完全拍成地域戲,“我要表現中國人的共性——好好活著,知足常樂”。因此,雖然原著中多次記敘到“小東門”“尚儉路”等西安老街景,但劇組仍將拍攝地選在了北京。

該劇編劇趙冬苓曾憑借《孔繁森》《任長霞》《沂蒙》等影視作品獲五個一精品工程獎,《葉落長安》是他第一次改編而非原創的作品,他表示之所以打破自己慣例,是被原小說中生活的質感所打動,“像這樣真正從底層人民生活出發,折射社會歷史變化的影視劇並不多見,但經歷過那個年代的人,一定會對那些細節產生共鳴”。

精彩對白

1、就是二阿麼在逃荒時對玉蘭說:天底下有享不了的福沒有遭不了的罪,多大的苦你要吃,多大的罪你要受,隻要你吃苦受罪好日子就會來了。

2、張俊對玉蘭說你在16歲被比你大二十歲的白老四用50元大洋買回來。你會愛他嗎?玉蘭說:在地面上看是兩棵樹被栽到一起,可是日子久了,在地面上看還是兩棵樹,在地底下,早就長成了一條根。

3、玉蘭的娘說:這死妮子,你就是把她扔到井裏,她也會自己爬起來。雖說世代不同,在今天的我們我覺得還是能從中悟到很多真理。

4、爹一個大男人養活不了家。

5、現在新社會了,婦女解放了,俺得跟你離婚。

6、人呀,隻有享不了的福,沒有受不了的罪。人生路漫漫,堅強勇敢的往前走吧!

7、能同患難的不是夫妻,能同富貴的才是夫妻。

8、人啊,不管是有錢還是沒錢,關鍵是看過得舒坦還是不舒坦。

9、這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政策是不錯,可先富起來的怎麽都是那幫人呢?

10、人這一生沒受過苦,就算是白活。人能吃別人吃不了的苦,受別人受不了的罪,才能變成男人。

播出信息

2011年 吉林長春電視台播出

2012年5月27日登入北京 山東 吉林 陝西衛視

分集劇情

第1集

一九三八年,黃河花園口決堤,一九四二年,河南又遭遇百年大旱,連續幾年的天災戰亂導致河南大地顆粒無收,三百萬百姓為求生存被迫西入潼關,奔向陝西。

玉蘭家也要舉家逃荒,玉蘭的父母趁玉蘭給二阿麼送饅頭的時候趕緊帶著三個孩子逃難去了。玉蘭的父親哭著看了玉蘭一眼之後忍痛走了。二阿麼告訴玉蘭說別讓她怪自己的爹娘,他爹娘帶著他的三個弟弟逃荒去西安了。玉蘭聽後不相信,她跑回家裏之後發現自己的爹娘真的走了,玉蘭傷心地哭了起來。二阿麼告訴玉蘭說她爹娘剛走,現在追或許還能追得上...

第2集

玉蘭晚上回家之後她娘給她說了媒人提親的事情,玉蘭知道了之後說自己不願意,還說他見過那個男人,就是當她爹都綽綽有餘。隨後還說自己就是死也不嫁,玉蘭的娘說這事情自己已經答應下來了,已經給人家說好了,玉蘭聽後更是撕心裂肺的說自己不嫁。

玉蘭她爹看到女兒難過的樣子要去尋死,玉蘭沒有辦法隻好含著淚說自己嫁。媒人把錢送了過來,玉蘭她娘看到了錢之後高興地不行,她爹一直在那裏默不作聲。玉蘭把自己的爹叫了出來,她告訴爹說她走了那錢不能放在家裏,要趕緊買處小院子,然後送弟弟上...

第3集

解放軍解放了西安城,大街上到處都是張燈結彩慶賀的老百姓,玉蘭抱著孩子在大街上看著進城的解放軍,還聽了解放軍的宣傳。白老四還在家裏面生著氣,正吃飯的時候大林走了,二林哭著說大林走了,再也不回來了,說是去當兵了,白老四跟玉蘭聽後趕緊出來找大林,但是沒有找到。

大林離家出走了之後玉蘭又生下了一個兒子,白老四拉著平板車準備出門幹活的時候有一個叫張文清的女的說自己是錦華巷工作對的,以後家裏面有什麽困難可以過來找她。玉蘭聽後驚訝的不行,說自己也認識也一個叫張文清,隨後...

第4集

玉蘭給毛主席急了那封信,沒過多久張文清就拿著毛主席的回信過來找玉蘭了,大家知道了之後都高興地圍了過來,張文清給玉蘭念了之後大家都高興的不行,他們的戶口也有了著落。

張文清通知了錦華巷的居民們去辦理戶口,大家都高興的不行,玉蘭拿到了新辦理的戶口本之後發現大林的名字不在上面,他趕緊找辦事處的人理論。張文清在給大家開會的時候玉蘭被大家推選為錦華巷的居民小組長。

蓮花在家裏面做飯,自己猜著板凳舀水的時候不小心掉進了水缸裏,新虧白老四趕緊把蓮花抱了出來,老四心裏面對...

第5集

玉蘭在家裏面給孩子們說以後在家裏面要叫她媽媽,叫老四爸爸。老四回家了之後聽到孩子們叫他爸爸之後高興得不行,這時候張俊媳婦找到玉蘭說他們家過不下去了,讓她給張俊找個工作,自己洗棉紗賺的錢養活不了一家。玉蘭說就讓張俊跟老四一起拉車,賺的錢三七分,張俊媳婦高興得不行。

第二天幹活的事後老四比以前拉了許多貨,沒想到張俊平時根本就沒有幹過什麽活,走了幾步路就說自己幹不了這種粗活,老四沒有說話,自己拉起了平板車,回來的時候還要推著張俊。

玉蘭晚上去張俊家說既然張俊幹不...

第6集

玉蘭等老四走了之後給那祖孫倆送去了點吃的,她也是要飯來到這西安城的,知道窮人的不容易,也不忍心讓他們祖孫倆走。玉蘭在那祖孫倆住的門口還給他們祖孫倆壘了個灶台,讓他們爺倆放心的先住下來,連郭都是玉蘭先給他們的。

老四晚上回家的時候還是想不讓那爺倆在家裏面住,玉蘭說要趕他們走讓老四自己去說,老四拿著家裏面剩下的兩個饅頭去了他們爺孫倆住的房子裏。他看那爺孫倆實在是太可憐了把饅頭給了他們之後還說自己不要他們房租了。

老四回屋子裏之後跟玉蘭說看他們爺孫倆實在是可憐,...

第7集

就在玉蘭謝謝大家的時候呂盛說他們家比玉蘭家還要困難,張文清說讓大家討論討論舉手表決,這時候大家都說給玉蘭。這時候玉蘭說她知道老呂家困難,就把名額讓給了呂盛,蓮花知道了在家裏面又哭了起來。

蓮花在家裏面生著玉蘭的氣,第二天張俊媳婦給玉蘭說有個打蒲葦的活能多賺點錢,中午還管飯,但是就是有點遠,有二三十裏地。玉蘭聽後高興地答應了下來,他晚上回家的時候把這件事情告訴了老四,說在這下子他們家就能好過多了,老四心疼起了玉蘭。

玉蘭天還沒有亮的時候就趕路去幹活了,蓮花也...

第8集

張文清給大家開會說縫紉社因為沒有那麽多活幹上級領導要求才三分之一的人,玉蘭去了之後說裁什麽人呢,大家把活勻勻不就行了。張文清說這樣做不符合黨中央的要求,想讓玉蘭帶頭回家,玉蘭心裏面有點不滿意,她說家裏面一堆孩子,要是她回家了怎麽活呀。

張文清想讓玉蘭帶個好頭,但是張文清說既然大家都不願意自願回家,那就抓鬮決定吧,大家還是都不願意抓。玉蘭還是不坐月子,第二天又去縫紉社上班了,她去了之後看見張文清早早的都去了,她給玉蘭說了現在的形式和國家的政策,但是玉蘭還是不...

第9集

玉蘭還是沒有找到工作,家裏面的孩子因為快開學了要交學費,玉蘭不想讓蓮花上學了,因為家裏面實在是沒有錢了。蓮花在家裏面又哭了起來,玉蘭晚上又讓二林替自己給毛主席寫信,她都已經讓二林寫了一盒子了都沒有寄過,她說這是給毛主席說說心裏話解解悶兒。

二林告訴玉蘭說自己小時候不懂事別讓玉蘭怪他,還說大林給他來信了,在部隊提了幹部,過得好著呢。二林告訴玉蘭說蓮花為家裏面出的力太大了,讓玉蘭可別再虧待了蓮花。

第二天二林丟下了一封信說自己去當兵了,蓮花看到了之後告...

第10集

郝仁義走的時候又偷偷給了玉蘭二百斤的糧票,玉蘭高興地不行,讓老四第二天去黑市給賣了,正好夠買縫紉機的錢。玉蘭去大街賣糧票的時候蓮花為了給玉蘭放風碰破了腿。東京在他姥姥家住的時候西珍跟玉蘭的娘吵了起來。玉蘭攢夠了買縫紉機的錢,說自己現在活都聯系好了,要是幹得好的話一個月能掙一百多塊錢了,她問了孩子們都想要點什麽,還說等過年的時候一人給做一身新衣服,一家人都為即將到來的好日子高興得不行。

晚上下起了雨,玉蘭家的屋子都漏起了雨,一家人沒有辦法抱著被子睡進了廚房,...

第11集

東京因為說話結巴在學校經常受同學們的欺負,槐花也生了東京的氣。梁大爺買了一塊上好的木料做風箱,花了五十塊錢,他心裏面高興得不行,把木料搬進了屋子裏面,但是放不下還處在了外面一半。第二天他去集市上的時候看見跟自己買的一摸一樣的木料才二三十塊錢,他心裏面生氣的不行。

梁大爺回去了之後找了賣給他木料的的老寧,他說這才兩天自己就賠了二十多塊錢,但是老寧媳婦說那是行情的事,跟自己沒有關系,梁大爺吃了個啞巴虧回到了家裏面。他心裏面窩火的不行看著自己買來的木料又範起了舊...

第12集

長安被玉蘭繼續供著張學,東京還是結巴,他給玉蘭說班裏開家長會,桃花也要開家長會,玉蘭讓東京叫姥姥或者老爺去開。東京聽後生氣地跑了,玉蘭帶著其他的四個孩子回家了,第二天蓮花告訴玉蘭說長安沒有去上學,玉蘭聽後趕緊去找長安。

玉蘭找到天黑也沒有找到長安,她說回家裏吃口飯再接著找長安。蓮花站在家門口等長安,這時候長安回來了,蓮花問長安一天都去哪了,她媽都急死了,長安回家了之後玉蘭讓長安趕緊吃飯,要是再敢逃學就剝了他的皮。

玉蘭問長安一天都上哪去了,長安說就是覺得悶...

第13集

張文清又去找了張俊媳婦,張俊媳婦說那縫紉機自己已經定下了,怎麽又給了玉蘭家,還說自己家裏面十分困難。玉蘭去了張俊家,聽見了張主任給她說的話,張俊媳婦說自己不想活了,跟張文清胡攪蠻纏了起來。

玉蘭回家了之後跟老四說這縫紉機還是給張俊家吧,這幾年沒有縫紉機不是也照樣過了嗎,再說這小業主的帽子是他們替自己頂的,玉蘭說這麽多年自己心裏面總是發虛。再說張主任對他們這麽好,不能讓張主任那看呀,老四聽後無奈的說那就給人家吧。

玉蘭讓老四買了些布,把一家老小的過年衣服全都...

第14集

蓮花姥娘對她舅媽很不滿意,她一抽空就看書。西珍提前下班回來,回去後見到婆婆就吵了起來,她對蓮花洗衣的衣服意見很大。冬天來了,玉蘭在門口賣起了蘿卜白菜,店裏什麽髒活和累活她都搶著幹,店長同意她撿不要的爛白菜幫子,玉蘭賣的白菜都在合理損耗之內。金良回家後被西珍指揮著打掃衛生,蓮花舅舅和舅媽對她的指責被來到的老四在視窗看到,槐花掉頭就走,在老四面前他們故意表現出對蓮花很好的態度。

老四拉著蓮花和東京去街上,槐花一個人躲在角落裏哭,她決定一定要學出來。東京和蓮花並...

第15集

東京看著姥爺做的菜很高興,他這是到西安後頭一次做河南菜,張俊認為他做的菜有西安小吃的味道,這讓郝仁義很生氣。玉蘭來到娘家後知道了她爹生氣的原因,她的話開啟了郝仁義的心結。二林在北京當兵回家探親,玉蘭在家中忙活著,她知道二林要回來,見到二林回來後全家人都很高興。

二林將他哥大林的情況告訴了家人,老四也買了一堆東西回來。張俊回到家後說他被人請去當會計了,他是地主出身。玉蘭在澡堂裏又想了二阿麼的話,她終于熬過來了,她相信好日子就要來了,這一年他們一起照了全家福。...

第16集

白牡丹也吵吵著要參加紅衛兵,張文清那毛主席寫給玉蘭的信還給了她,那信是她代寫的,回信也是她交到玉蘭手上的,紅衛兵聽後就不批鬥她了。長安的工作沒有著落,根據目前情況沒人敢在家裏做東西出去賣了,玉蘭將他拉到屋裏吃飯。白牡丹對于長安在她家吃飯有意見,玉蘭對她進行了教育。

長安在街上幫人拉起車,他將賺的錢交給了玉蘭,回家後他說是自己做了木匠活兒,玉蘭拿出了長安的存折,她將他給的錢都存在了存折上。白老四看到了長安給蓮花買的東西送去,長安說他給她媽的錢都存在了存折裏,...

第17集

玉蘭想著張文清說的話晚上偷偷地笑了起來,她將張主任的話告訴了老四,老四知道後很吃驚。蓮花晚上出去回來後玉蘭知道她是去看長安了,她不想讓她管自己。長安一大早醒來收拾完後就離開辦公室。鄭光爸不讓他去當紅衛兵,他看到蓮花在扛糧食就過去幫忙,他已經喜歡上槐花了。

玉蘭回到家後看見鄭家在家中,她要留他吃飯,鄭州借有事兒離開。玉蘭將鄭光來她家的事兒告訴了老四,她認為鄭光對蓮花有意思,老四認為那很正常,他擔心長安知道後會傷心。呂林兄弟帶著人要搶長安的錢被他嚇退,玉蘭晚上...

第18集

呂方媽說光住院的頭一筆就交了200塊,這讓玉蘭聽了很憂愁。玉蘭從醫生那兒知道呂方的傷隻是外傷,不用住院,她又回去之後見到呂方在吃東西,還將帶的東西又拿走了。玉蘭來到呂盛家裏,她說長安不是她的孩子,這讓呂成很意外,她提起了自己賣給他的四舊,還說幾個孩子看到呂林和呂方將四舊的東西又偷了回去。

呂盛聽完玉蘭的話後妥協了,長安被放了出來,他掉頭就走並不想讓她管自己,玉蘭不能看著他往壞處學,他明白她說的話,但玉蘭要求他每天都回家裏吃晚飯。玉蘭看到她給蓮花買的收她都沒...

第19集

玉蘭也在猶豫不知道該讓誰下鄉,說是自願但每家都有指標,老四不明白玉蘭為啥總和蓮花過不去。蓮花去報名下鄉時知道張文清讓他大兒子下鄉了,長安知道蓮花報名後要替她,可他的戶口不在蓮花家,也幫不上啥忙。玉蘭想讓槐花幫她寫信,但她不聽她的,在蓮花走之前槐花對她說起了自己的想法。

白東京要去報名處填表被老師阻止,情急之下他咬破手指寫下了血書,他寫的決心書被貼了出來,很快白東京成了學習的榜樣,他還被拉到了廣播站。當一群紅衛兵來到玉蘭家中宣傳時她不知道出了什麽事兒,白東京...

第20集

玉蘭找到長安說幫他在石料廠裏找了一個活兒,整天走街串巷的活兒也不穩定,長安第二天就來到了石料廠。長安下工後看到了背前馬袋的玉蘭,他想去問但又沒張開嘴。玉蘭回到家告訴老四說家裏有招工的指標了,老四決定將這個指標給蓮花,他們知道蓮花這麽多年真是太不容易了。

老四在吃飯的時候宣布了招工指標給蓮花的決定,槐花根本沒有爭的意思。在填寫招工表的時候玉蘭提出了給長安一個指標,張主任的話讓把指標給長安了一個,長安挑了家具長,他明白其中的道理,蓮花回去後挑了鹹陽棉紡廠,玉蘭...

第21集

梁長安和方軍翔作為第一組選手上場,梁長安嫻熟的技藝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認可,他率先將椅子做好,方軍翔輸了。紅旗家具廠第三屆比武大賽的第一名是梁長安,廠領導親自為他頒獎。廠裏職工在議論魏師傅,廠長將自己兒子方軍翔交給他結果輸了比賽,這讓廠長感覺也沒有面子,魏師傅隻教方軍翔,處處防著梁長安。

梁長安在廠裏省吃儉用,方軍翔在吃飯的時候故意找他的茬,江小小也來到那桌上和他們一起吃飯,梁長安借機走開。廠裏的工人都很羨慕梁長安能被廠花江小小看上,魏師傅感覺他幹活就是好,他...

第22集

玉蘭讓長安等他們走後回家睡到南屋裏,老四在車上表現像小孩兒一樣,一切都讓他充滿了新鮮感,玉蘭沒想到自已有一天也能坐上火車。二林用單位的車接到了他們,老四感覺坐那車比較暈,他們來到了天安門廣場,二林幫他們拍照留念,之後他帶著二老來到清華門前,二林在北京是保衛幹事。

二林帶著父母在北京轉了一圈,他們知道了對方父母知道他們是河南人後又不同意了,愛華的態度很堅定。老四見到愛華的爸媽後說二林是地道的西安人,他說出了自己要和二林斷絕父子關系,玉蘭聽完後很生氣,他將自己...

第23集

老四艱難地推著腳踏車往前走,出城後他也不敢騎,看著別人騎的那麽嫻熟他推著腳踏車跑了起來,腳踏車突然從他手中脫離,一段下坡之後就摔倒在地上,等他推起時發現摔壞了一些零部件,車修好後他給人家了五毛錢,修車的師傅還教他應該怎樣騎車。玉蘭在家裏對老四很擔心,等老鄭家去問蓮花是否回來時玉蘭說老四不回來了。

槐花從鄭光家回來後思想發生了變化,長安知道老四騎著腳踏車去接蓮花時很意外,他準備去路上接他們。蓮花在廠門口見到了她爸,他說要接她回去過中秋節,蓮花帶...

第24集

長安和老四回家後聽到了蓮花的哭聲音,老四知道是什麽情況。槐花在將東西送到了老鄭家裏,鄭光媽將一塊上海牌手表戴在她的手上。槐花知道小東門要推薦上大學時高興地回到家裏,她堅信自己能被推薦上去,她決心一定要離開這個地方。玉蘭去找張主任說槐花上大學的事情,她也認為槐花也應該去,張主任說會幫她的。

槐花知道符合條件的人要張榜公布,之後還要經過區裏的領導做決定,槐花不想因為當隨軍家屬而出去,她看完榜上公布的名單後哭著回到家中,長安給他解釋了榜上排名的原因...

第25集

胡主任聽著槐花說的話後開始想起來,玉蘭聽到了廚房裏的動靜,當她去敲門的時候知道槐花在洗澡。槐花終于拿到了上大學的名額,她坐屋裏哭了起來。老鄭家知道槐花能上大學後拿著錢給她當學費被玉蘭拒絕。槐花雖然拿到了上學的名額,她站在高處看著錦華巷,她將舅媽數落姐姐蓮花的事情記在了心頭,這也深深地傷害了她。

槐花對蓮花說她根本就不屬于這裏,走後就再次不會回來,這個地方對她的心靈有很大的傷害,對于鄭光她也不想再提,蓮花不知道她是為什麽。玉蘭知道槐花這一走是不...

第26集

老四圍著翠花看了一轉,玉蘭的問話讓老四感覺完了,她說如果東京睡了翠花,就一定要認這門親,但老四認為東京一定不會幹出那樣的事兒。玉蘭給東京做的衣服他都給了村兒裏的五保戶,玉蘭問起東京和翠花的事兒,他說自己也不知道,白老四死得要去打他被東京姥娘阻止,東京從出來的那一刻起就沒想過要再回去,他的家人隻好認了這門親事,哭的最傷心的是他姥娘。

東京和翠花的婚禮在農村裏舉行了,他的家人都不是很高興,在照合家照的時候東京的姥娘哭喪著臉。回去之後老四打心眼裏感覺累,他回到床...

第27集

玉蘭感覺大過年的讓別人來吊喪挺不好意思的,老四出殯的時候來了好多人,長安忙著忙後幾天都沒睡好。由于單位上有事兒二林和艾紅準備回去了,等他們走後玉蘭將槐花叫到跟前,槐花也要走了,她對鄭光什麽也沒說,玉蘭知道她心大,讓她去向鄭光表明態度,可鄭光還是要等著她。

槐花感覺她媽對自己真狠,玉蘭讓她離開家後就別再回來。東京和翠花回農村了,玉蘭和蓮花去送他們。1978年的改革開放讓中國經濟發生了全新變化,玉蘭仍在供銷社上班,她對于自己賣粗菜很不滿意,她決定請假不去上班。...

第28集

長安和蓮花再次帶著禮物來到許科長家中,他們在門口盡管好話說盡,但還是碰了一鼻子灰。白東京和翠花商量後準備返城了,他去找劉主任說自己返城的問題,可劉主任說自己退休了,知青辦現在也撤了,他也管不了這個事情。東京知道現在要想回去必須得找現管的幹部,帶要送禮。

東京很鬱悶一個人去酒館裏喝酒,喝多之後被翠花背了回去。翠花知道要送禮後去縣勞動局找人,但大家都不知道白東京這個人,她背了一麻袋地瓜就過去了。知青返城的工作沒人管了,看她不走工作人員說答應研究一下白東京的情...

第29集

牡丹在家中放音樂跳舞被玉蘭指責,玉蘭提出要給她找婆家,當她提出鄭光時讓牡丹感覺她媽很可笑,她說自己的事兒自己做主。張文清告訴玉蘭自己要走了,這個年齡辦調動不好辦,幹脆直接退了,她離婚後又再婚了,她打算去廣州和新老頭一起生活,玉蘭感覺張主任是太老實了,張文清也不想將前夫告到法院。

張文清的新老頭是她大學時候同學,當年還追過她,她就擔心上西安理工上大學的小女兒慧玲,她想把她托付給玉蘭。玉蘭讓鄭光去接送慧玲回家中,她有意撮合兩人。長安高興地跑回家中,蓮花的事兒辦...

第30集

東京住到了老呂家中的大屋裏,牡丹搬到小屋中去住,她要分開和東京家做飯。翠花帶著兩孩子找到了賣冰棍的玉蘭,她想幫忙賣冰棍。東京去找分配工作的,他隻能等。翠花一大早在玉蘭門口等著,她幫她賣起了冰棍,翠花嫌東京太窩囊。對于安排的工兒東京很不滿意,玉蘭將賣冰棍掙的大部分錢給了翠花。

東京心煩又來到酒館喝酒,喝多後他將酒館裏砸了一個稀巴爛,玉蘭到後一把巴掌把他打醒,翠花又將他背了回去。等東京酒醒後玉蘭向他說了一番道理,她告訴他要從頭開始,以後不再會給他錢。白東京一大...

第31集

玉蘭帶著張俊媳婦來到西安萬源貿易公司,她們看到了張俊和一年輕女子在一起,那女人承認了她和張俊是情人關系,張俊媳婦一個勁兒地在院裏大哭。東京來到書店裏看種菜的書,他買了一堆種菜的書學習,他感覺自己被人拉下太多了,要開始追趕別人了。

玉蘭感覺賣冰棍賺的錢比以前上班賺的多,蓮花提出了要搬走住,長安廠裏分了宿舍,蓮花想讓東京搬回來住,但玉蘭知道東京的想法。長安一家人搬走了,張俊拿著離婚協定要讓他媳婦簽字,她兒子不想讓玉蘭管這事兒,大志勸他媽回去和他爸離婚。玉蘭知道...

第32集

西安城裏數玉蘭家的胡辣湯做的最好喝,主要是他們不偷工減料,價格也公道,去吃的人也很多。玉蘭和蓮花來到呂莉的服裝店裏,她看著牡丹穿著流行的衣服很不自在,看著她那麽能幹讓玉蘭很欣喜。當玉蘭看到牡丹和呂林在一起的親密情形時讓她回家,她說呂林是自己男朋友,玉蘭將她拉回家中。

牡丹硬要和呂林在一起,她說他有錢還對自己好,她還提出要和呂林馬上結婚。牡丹趁蓮花不備從家中跑走,玉蘭將家裏的戶口薄交給蓮花保管。蓮花回家後將牡丹和呂林在一起的事兒告訴了長安,長安每次出差回來都...

第33集

方軍翔看到了梁長安的辭職報告,他讓他十天之內從廠裏的宿舍搬出去。梁長安帶著東西離開了單位,沒人願意跟著他走。東京回到家中提出要搬回來住,他知道姥爺得的是心病,玉蘭說他們還不能搬回來,她將長安辭職的事兒告訴了東京,東京聽後有些怨言。

玉蘭向東京說了借錢給長安的事情,長安在門口聽到了他們的談話,他不想用玉蘭的錢。東京有時間就去照看他姥爺,他想幫他實現他願望。東京提出利用星期天去看看翠花爹,但翠花一門心思在想著賺錢,他打算自己回鄉下看看。東京回去後就跑到田裏,到...

第34集

玉蘭將錢交給金良,並讓他在紙上寫著向豫盛酒樓投資三千元的證明。梁長安在家具市場知道紅旗家具廠的貨賣的很差,問津的人就更少了,他們的貨佔領了市場,在紅旗家具廠門口梁長安見到了方軍翔。玉蘭帶著她爹媽坐車來到豫盛大酒樓前,她爹看著眼前的豫盛酒樓十分高興,他多年的夢想終于實現了,他帶著東京回去沐浴更衣。

焚香沐浴之後東京姥爺換上了新衣服,但他突然又不想去了,他感覺自己做不了,他知道自己做河南菜串味了,並感到十分地丟人,東京在勸說他姥爺,最終他還是踏入了豫盛酒樓的大...

第35集

翠花打扮得像個城裏人了,他建議玉蘭將一樓的胡辣湯生意關了,玉蘭準備在小東門開一個胡辣湯分號。玉蘭將牡丹叫來說老呂家院子的事情,她想用那房子在錦華巷開個胡辣湯分號,但牡丹不同意將這生意給翠花,牡丹感覺這生意給她舅也比給她嫂子強。

玉蘭將豫盛酒樓給了東京,她親自回到錦華巷開他郝記胡辣湯。慧玲找到玉蘭說她要和鄭光散了,她都三十了,但鄭光一聽到結婚的事兒就轉移話題,玉蘭去找鄭光談話,他將槐花來信的事兒告訴了玉蘭,玉蘭勸他不要想著槐花了,抓緊和慧玲將婚事兒辦了,鄭光...

第36集

梁長安廠裏又接了一些訂單,他想通過翠花從村裏招一些農民工。由于方軍翔的出面讓梁長安的契約被迫取消,他找的是丁局長,丁局長和方軍翔的父親以前是同事。梁長安對于這個訂單的失去很不高興,蓮花的態度讓他不滿意,之後他向蓮花賠不是,他無法忍受方軍翔的那個嘴臉。

蓮花不明白他為啥和方軍翔有那麽大的仇恨。梁長安接到了江小小的電話,他們一起去了西餐廳吃飯,他說方軍翔通過丁局長搶走了他最大的訂單。江小小不想讓梁長安和方軍翔較勁,但他做不到,他不想讓方軍翔搶走他的每一筆訂單,...

第37集

蓮花又一次見到了梁長安和江小小的聯系,她從計程車跟上了他的車,在酒店裏蓮花打聽到江小小住在502房間,梁長安進去後要給江小小股份,他不想欠著她的人情,她想讓他兩還一些舊賬,這次見面是和他告訴的,她要離開西安去深圳了。

江小小知道知道為自己當年為賭氣搭上了一輩子的幸福,她知道兩人生活不在一個平行線上,他就像自己走過路邊的路碑,蓮花在酒店大廳裏等著梁長安,想著小時候的事情她哭了。等梁長安從電梯裏出來的時候見到了蓮花,她知道他說了謊話。蓮花知道真相後提出要和他離...

第38集

玉蘭打電話將梁長安叫到酒樓,長安跪在她面前說自己做了對不起蓮花的事情,她要動手時想到了梁長安的阿公,他想讓玉蘭去勸蓮花取得原諒。玉蘭找到蓮花後勸她要理解長安,蓮花感覺他回不來了,玉蘭知道長安吃的苦更多,長安從小心裏一直感覺很孤獨。

蓮花提出想到她媽那兒住幾天,她一想到他和別的女人心裏就膈應,等長安回去時看到蓮花帶著行李要離開家裏,他去阻止但蓮花還是離開了。梁長安一個人去了他阿公梁大栓的墳前,他感覺自己活不下去了,他去請蓮花回去,可蓮花知道他還是沒想明白。

第39集

小王算過賬後玉蘭知道需要二十萬左右,玉蘭要將以前扣下工人的錢都發了,她去找東京借錢,隨後玉蘭又來到廠裏向工人們道歉。玉蘭親自坐鎮將工廠的這次危機化解,牡丹快要生了,她非要在家裏生,不想去醫院,玉蘭急忙將她送往醫院,呂盛趕到後知道牡丹生了一男孩兒。

1994年秋,槐花從國外回到家中,她先後和國外的老公約翰和傑夫離婚了,她感到累了想回到家中。槐花在商場裏看到了鄭光,兩人目光相關視之後她悄然離去,她看到了鄭光和慧玲在一起。鄭光吃飯的時候接到訊息後就出去了,他說是...

第40集

玉蘭看著躺在床上的梁長安想起了他小時候的事情,玉蘭的一番話梁長安都聽見了,他知道自己錯了,他願意讓玉蘭去請律師。在孫大保判刑的時候玉蘭說出了梁長安不對並代他向他道歉,等律師讀完梁長安的信後孫大保被判七年有期徒刑,孫大保認罪了,他的家人得到了照顧。

孫大保的家人對玉蘭表示感謝,是她的舉動救了他們全家,她贏得了一片掌聲。2002年秋錦華巷要拆遷了,公也貼了出來,胡辣湯館也要拆除了。長安一家不要豫盛酒樓的股份了,牡丹也提出保留股份,但東京提出他不想要那酒樓,他...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