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海燕 -筆名是流氓燕的作家、自由撰稿人

葉海燕

葉海燕,筆名流氓燕,自由撰稿人。1975年生于武漢,曾任國小教師,文秘,及客家文化時空網站主管。九十年代末客居廣西,2000年觸網,在網上發表個人隨筆,散文,短篇小說近五十萬字。其因獨特的風格與見解,輕盈俏皮的文字,吸引了眾多讀者,成為著名網路女部落格。2003年後,成為著名女權工作者,2005年,出版個人隨筆集《夏花禁果》,2006年建立紅塵網。2013年5月27日,葉海燕就校長帶國小生開房事件,在海南省萬寧市第二國小門口舉牌抗議:"校長,開房找我,放過國小生。"瞬間走紅網路。2013年5月30日,葉海燕因涉嫌故意傷害他人被博白警方依法行政拘留。

  • 中文名
    葉海燕
  • 別名
    流氓燕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武漢
  • 出生日期
    1975-9-25
  • 職業
    作家、自由撰稿人
  • 代表作品
    夏花禁果
  • 星座
    天秤座

人物資料

昵稱: 流氓燕

姓名: 葉海燕

性別: 女

生日: 1975-9-25

星座: 處女座

屬相: 兔

血型: O型

民族: 漢族

職業:醫葯代表

婚姻狀況: 離異

身份:單親媽媽

出生地: 湖北省 武漢市

居住地: 湖北省 武漢市

興趣愛好: 江湖險惡,出門請不要帶JJ。

個人說明: 別挑逗,我性飢渴。 --------------天涯最有愛心的流氓。

砍人事件

5月30日11時33分,博白縣公安局接報警,稱在博白鎮飲馬江二路46號出租屋有人被砍傷,請出警處置。博白縣公安局城關派出所民警快速趕到現場,發現現場有3名婦女受傷,衣服被劃破,傷口外露。經現場詢問,3 名婦女系被一名叫葉海燕的婦女持刀砍傷,並指認葉海燕仍在室內。處警民警向葉海燕出示證件,將其傳喚回派出所,並在現場收繳用于砍傷他人的菜刀1把。受傷的3名婦女被送到醫院治療。

 2013年5月30日,廣西博白縣警方查處一起故意傷害他人案件。持刀故意傷害3名婦女的葉海燕被博白警方依法行政拘留。2013年5月31日,廣西警方通報稱,廣西博白縣婦女張某、梁某、覃某等人,因認為2012年葉海燕在網路上污蔑她們所開的旅社為“性交易10元店”,找葉海燕討說法時起爭執被葉砍傷。因故意傷害他人,葉海燕被博白警方依法行政拘留。
       葉海燕被拘後,引發了公眾關註和議論。網友質疑,此舉是地方打擊報復,因為幾天前,葉海燕曾在海南萬寧市第二國小門口舉牌,此前,該校校長陳某鵬因帶6名國小女生開房被訴。葉海燕所舉的牌子上寫著“校長,開房找我,放過國小生”,以此抗議性侵國小生的惡行,在網路上引發眾多網民模仿以及一陣抗議熱潮,以此支持保護女童。另有網友質疑,10多人圍著葉家,葉海燕如何做到持刀砍傷3人?

走紅原因

2005年春末的“流氓燕”幾乎是木子美、竹影青瞳的集結。既有木子美式的文字內容,又有竹影青瞳式的圖片。在人們似乎對網路“性寫作”審美疲勞時,流氓燕製造了奇跡。

葉海燕葉海燕

流氓燕在天涯社區的部落格點擊率原本就在前列,2005年5月11日晚10點,她張貼出自己清晰的半身裸照,次日上午10點又貼出自己的全身裸照。任何可以想象的辱罵譏諷伴隨著同樣數量的肯定贊賞,令天涯的伺服器幾乎陷于癱瘓。

不到一星期流氓燕從欣然到憤怒,終于在5月18日發出公告:“因我的相片風波已波及到我的網下生活,我已通過網路向海南省公安廳提出網路申控,請求天涯社區清除對我造成侮辱的所有文字,並提供對我進行攻擊的IP地址。我已經失去了一個好朋友,如果再往下發展,你們無疑是想致流氓燕于死地,我會以死來懲罰那個無恥的×××的!”

終于“流氓燕”這個ID被登出了。流氓燕說登出的理由是“罵人”,“因為罵人被登出是不需要被通知理由的”。

流氓燕稱,這場風波中她最無法容忍的是《海南特區報》刊載了她女兒的照片。原本女兒和她不在一個城市,“老師並不認識我,也對女兒沒什麽傷害。可是公布女兒的圖片,女兒就慘了。”

流氓燕說自己還要寫日記,還要拍裸照,也同樣還會發在網路上。不過這一次,流氓燕不再是出于好玩,“我決不讓別人說我是‘兒子’(意同方言中‘孫子’)。”

舌戰網友

越罵,我越貼。

反正我自己貼著玩,貼不死你,有本事你罵死我。”這一次,流氓燕將其“流氓”風格發揚到了極致。這與其在半年前為讓斑竹刪圖以平息風波而“以死相逼”的態度流氓燕有了明顯的改變。就在這兩天,她多了一個頭銜———從良的女權主義者。

天涯雜談上,流氓燕以一帖《爺,男人我肯定要,牌坊我也拿走了!》正式扛起“新女權主義大旗”。開篇明義———“男人們常愛罵女人,‘別做了婊子又要立牌坊!’ 我說,婊子我當,牌坊我也要!您的意思怎麽樣?您又能怎麽樣?最多罵我不要臉,那我告訴您,臉我也要!這就是女權。”接著,她進一步解釋她提出的女權“是面對女性內部的改造,是女性在做一種自我批評與反省。”具體包括:反對激進女權主義,主張協調地與男權和平共處;反對性交易;提倡女性自主、獨立、發揚女性自我意識與女性社會責任意識;重塑東方女德;發揮女性的母愛力量,愛護、鼓勵並監督男性社會力量。

7日,就在她發了露點自拍照後,《中國女權的最大阻力是女人》立即火熱出爐,語言尖利:“真正的自由是女人有一天,不必再以男人為核心生存,不必靠青春與性來交換愛,是女人可以獨立驕傲審視男權世界的一切,是女性也擁有百分之百的話語權和二分之一的決定權。”她認為中國女權最大的阻力就是兩種女人,“一是傳統哈巴狗,二是現代辣子雞。”———“傳統哈巴狗”指“中國男權的貼身寵物。得了一個男人的愛慕便認為天下自己最美。為了討好男人,把禁欲當成最大的美德送給男人。所有女性在她眼裏都成了婊子,不正經,不要臉。”“現代辣子雞”則是指那些經濟條件不錯,但把自信建立在青春與相貌上,把性變成一種資本的女人,是“女權世界精英層的淪陷”。她說女權的最大阻力和最大動力都是女人。

女權,這一敏感且無定論的話題,由流氓燕這樣充滿爭議的女人提出,自然是激起“哇”聲一片。其中不乏火葯味極濃的唇槍舌戰。

“潭牛鎮的老榕樹”認為流氓燕語氣的狂妄,而“要提倡女權,首先就不要隨意輕視侮辱其他的女性”,這種“叫囂”不見得是獲取權利與地位的途徑,流氓燕則回復說她的文字是“謙虛,善意的”,“沉默從來都不是一種力量”。

“輕聲傾訴”則說流氓燕“渾然不覺自己的社會地位如何,可悲;渾然不知

自己的孩子在她手裏受到多大的傷害,可憐;依然不想自己是不是可以喊出女權這兩個字,可嘆。”明言流氓燕沒有資格談女權,而流氓燕則反擊“最可悲的恰恰是‘輕聲傾訴’這種女人,如果你是女人的話。”她說:“誰在分等級,誰有地位?就算你是國家主席,你在我眼裏,跟我的地位是一樣的。……什麽叫對孩子的傷害,這是我的個人生活。……為什麽我不能喊出女權兩個字,請你學會尊重別人。”

反對她的人中,一種是對其觀點表示抗告的,一種是對其本人非常不滿的。但也有網友對流氓燕表示贊同,“路過春夏秋冬”說“感覺很多都有道理。一個人的確不能代表他人,但至少可以表達自己。”

褒貶不一

但對于流氓燕而言,“裸照風波”後這半年來最重要的是,她出書了!10月,她的隨筆合集《夏花·禁果》由湖北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10月30日,這意味她從一個普通網路寫手正式進入“正統”的寫作、出版領域,浮出“網

面”。新浪讀書頻道對這本書進行了登載,在後記中流氓燕,流氓燕說她隻是一棵草根,隻是一個將寫字的愛好發展成癖好的普通女人,書中記錄的都是某些女人生活的影子,和一個離婚女人沉重的呼吸。在宣傳文案中,有這樣的文字:流氓燕的作品與 “流氓燕事件”給了我們芸芸眾生一個考題:對于一個真實的女人,我們是否隻是熱衷于用視覺去觸摸她肉體的溫度,還是應該用思考去回應她心靈的深度?

網友們對這本書反應不一。捧者如“葵花下乘涼的草”,說這本書帶給她的感覺是“很感性的文字,處處流溢著小女人的情思……清麗,簡約,宛如一片淡淡的花香輕輕拂過。透過這樣的文字很難讓人把它同人們所談論到的那個流氓燕聯系在一起”。相對的,有人認為“文筆一般,隻是極端的個人感受”,還有人尖銳地指出:“完全的商業運作,有‘知名度’,有‘賣點’,有錢賺!”

但無論如何,2005年的網路大事件中,“流氓燕”一定是濃墨重彩的一筆。

女權運動

2003年,離婚後的葉海燕寄宿一群“小姐”家。“近距離的接觸,真正折磨了她的神經”。天涯論壇裏,“流氓燕”開始跟每一個羞辱“妓女”的網民對罵,直到被天涯網管封了ID,一腳踢出論壇。

2005年,失去了論壇陣地的葉海燕想要辦一個網站。簡單的木製家具,一台舊印表機,一台二手電腦,一部電話機,一個人,葉海燕的“中國民間女權網”就這麽辦起來了。

葉海燕葉海燕

2006年,葉海燕(流氓燕)在武漢成立了中國民間女權工作室。最初,定位與眾多NGO無異:幹預艾滋病和關愛性工作者健康 。

2007年到2009年是葉海燕工作室開展工作最順利的時期,當時他們的工作重點是對性工作者的健康關愛和艾滋病的幹預。

2008年,葉海燕獲得中蓋項目艾滋病計畫的支持。項目計畫書裏,她寫道:女權工作室將用7年的時間,建立一個覆蓋全武漢性工作者的防艾網路。不久,她以一個NGO人的身份,赤裸裸地發布了一個悚動的訊息——她本人也性交易了。她進了一個QQ群,接了第一個客。接下來一個月陸續有了五六個客人,進賬1500元左右。她想更好地理解這個邊緣人群,但同樣重要的是,這個單親媽媽要養活自己的女兒。她把人豁出去了:“性工作也是工作,性工作者作為公民的各種基本權利更應該得到保障”。

2009年,葉海燕主張性工作者作為公民的各項基本權利更應該得到保障。

2009年8月,她得到第六輪中國全球基金艾滋病項目的支持,創辦湖北省婦女健康中心。2011年,因全球基金和中蓋項目的資助結束,工作室被迫關停。同年8月1日,“浮萍健康服務工作室”在廣西玉林市成立。

2010年7月,葉海燕工作室在網際網路征集網友對她們“要求性工作合法化,娼嫖皆無罪”需求的簽名。同月,她們為了迎接該工作室倡導的“性工作者日”,在武漢鬧市區街頭舉辦行為藝術,這些都被視為對主流價值觀的挑戰。葉海燕本人因此受到武漢警方的傳喚,並被旅遊。她也因此被迫將工作室的實體遷出武漢,落腳在廣西一個偏僻小鎮。葉海燕于2011年8月在廣西註冊了浮萍健康服務工作室,繼續她為女性工作者維權的行動。

“葉海燕老師”作為性工作者,公開參加國際會議。

2010年夏天,當不戴面具的葉海燕出現在亞太性工作者會議現場時,印度、泰國幾國的國際友人都吃了一驚:素聞中國大陸禁娼已久,而她膽敢直面媒體說,我是一個性工作者。

2011年,聯合國人口基金主辦的第二屆艾滋病預防與性工作國際研討會上,葉海燕作為性工作者代表,受邀登台演講。會議地點在北京。

2011年7月,葉海燕不得不離開家鄉武漢,當地警察特地派人幫她收拾行李,一直送到了火車站。

2011年8月,廣西玉林某縣城一條小巷子裏,突然冒出一個“浮萍健康服務工作室”,鋪面不過五六平方米, LOGO上的口號卻喊得嘹亮:我們倡議,免除對底層性工作者的經濟處罰。

2012年初,葉海燕臥底“十元店”,免費為農民工提供性服務,全程微博轉播 。

免費為農民工提供性服務

(以下摘自葉海燕微博 )

免費提供性服務

@葉海燕老師:我從現在開始, 對來這裏的農民工提供免費的性服 務,一是以免他們被警察抓,處以高 額經濟處罰,被合法搶劫,二是為解 決基層百姓的性需求,緩解社會壓力 做出努力。三是用我的高風亮節對比 政府的麻木無情。希望對他們有所觸 動。

@葉海燕老師:是什麽人在消費十元店的姐妹?達官貴人會去十元店找老媽子嗎?他們永遠不會踏入他們認為骯髒低級的地方!他們視這裏的人為豬狗。隻有農民工會走進這裏與大姐們平等相處。我的農民工客人,衣服裏三層外三層,件件都破,我抱著他心裏充滿悲哀,難道生活緊迫到連補衣服時間也沒有嗎?

@葉海燕老師:這是房間的小桌子,上面放著濕巾,安全套,還有紙巾。杯子。我一直擔心安全套會成為賣淫嫖娼的證據,剛開始不敢把安全套放出來。可姐妹們說,怕不了,要抓隨時抓。再後來我就豁出去了。我一個單親媽媽,沒有固定收入,沒有房子,沒有工作,要養活兩個人,賣淫,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葉海燕老師: 今天我提供第一個免費性服務的是個農村孩子。他在門口轉悠,問多少錢?我說你給多少錢?他說十塊錢可以嗎?我問他多大,他說18,為什麽來這種地方,是不是處男?他似乎聽不懂,扭頭要走。我說,來吧,我跟你做,不要錢。然後幫他帶上套子,告訴他出門去玩一定要帶安全套。

葉海燕

我為四個人提供了免費的性服務。其中一個老人五十多歲,他穿著很破舊,因為在下雨,他穿著雨衣,雨鞋,臉上滿是皺紋,我說不要錢,他問為什麽?當他看到我白嫩的身體,我相信他不理解這是怎麽回事,我說我是北京派來的。這個社會有許多的不平等。起步,機會,權利,發展不平等,...性,居然也不平等。

老百姓,隻是打個炮而已。他打一次炮,隻花十塊錢,他開支得起。這對他的生活,不會有任何影響,對社會也沒影響。他也許娶不起老婆,娶不到老婆,可去找個小姐,滿足一下生理需求,你們卻要在他身上搶劫三千,你們這些流氓強盜已經把他們逼到這樣的角落,你們還要在暗地裏,敲詐一筆,會不會太狠了點!

抗議性侵女童:開房找我放過國小生

2013年5月底,著名女權工作者葉海燕等人在海南省萬寧市第二國小門口舉牌抗議性侵女童案,舉標語:校長,開房找我,放開國小生!網友紛紛留言支持 。

主張觀點

骨子裏,葉海燕反對賣淫——它表現了男權社會對女性的壓迫與欺侮。但她認為,消滅賣淫,道德說教沒用,也不能靠政治運動來實現,更不能靠剝奪婦女的賣淫權來進行[1] 。“它應該通過提高婦女的政治經濟地位來實現。”

中國內地全面禁止性交易。葉海燕認為,從目前來看,免除對貧困性工作者的經濟處罰,或是最可能爭取的目標。台灣地區過去規定“罰娼不罰嫖”,2011年11月被廢止,理由是違反“憲法”平等原則。

葉海燕留意到,“近年來,中國對性工作者的社會政策環境有一些松動” 。全國人大代表遲夙生多次提案,主張性工作者非罪化。2010年12月,公安部官員公開建議,將“賣淫女”改稱“失足婦女”。多部門還下發通知,要求保護賣淫婦女人身權和健康權、名譽權、隱私權。

人體藝術

2005年5月,網路紅人流氓燕半裸寫真風波。此女以《我的人體圖片》為題在網上發布了露點裸照,尺度大大超出半年前的寫真照。但是,流氓燕已不是半年前的為平息風波“以死相逼”的流氓燕了,且看文章副題———“我就脫,關你鳥事?”而就在這兩天,流氓燕先後以兩帖《爺,男人我肯定要,牌坊我也拿走了!》和《中國女權的最大阻力是女人》,在網路上舉起了“新女權主義的大旗”,提出“真正的自由是女人有一天,可以獨立驕傲審視男權世界的一切。”

人物語錄

1、別挑逗,我性飢渴。

2、天涯最有愛心的流氓。

3、人生的壓抑與渴望,讓我瘋狂

4、在網路上女性比男人可以多出賣一樣東西,那就是身體

5、江湖險惡,出門請不要帶JJ。

6、男人們常愛罵女人,‘別做了婊子又要立牌坊!’我說,婊子我當,牌坊我也要!您的意思怎麽樣?您又能怎麽樣?最多罵我不要臉,那我告訴您,臉我也要!這就是女權。

7、中國女權最大的阻力就是兩種女人,“一是傳統哈巴狗,二是現代辣子雞。”

8、性工作也是工作,性工作者作為公民的各種基本權利更應該得到保障 。

9、我是一個性工作者。

重大記事

2005年混跡于天涯社區,因人體藝術照片風波走紅于網路,同年出版個人隨筆集《夏花禁果》。 2006年,流氓燕建立了紅塵網並成立草根組織“中國民間女權工作室”,致力于民間女性維權與防艾宣傳工作。設立了紅塵熱線,面向底層性工作者提供健康與法律援助。 2006年接受海外阿拉伯電視台女權專題採訪。

2008年與政府合作艾滋病項目,面向武漢市地區的性工作者提供健康咨詢及檢測服務。

2009年成立女性健康活動中心,為女性性工作者提供體檢,及HIV檢測咨詢。

2009年接受武漢電視台採訪。

2010年接受法國電視台《半邊天》節目採訪。工作室

2009年8月3日建立並舉辦第一屆性工作者節。

2009年12月17日帶領志願者舉行第一次為性工作者聲援的紅雨傘行動,並接受當地媒體採訪。

長江日報報道:施愛于弱者

愛,施之于親朋好友,是一件很尋常的事,一般人也都做得到。愛,施之于素不相識者,甚至施之于那些被歧視、被唾棄的人,則是一件不尋常的事了,倘不具備博愛情懷,委實做不到。

葉海燕——中國民間女權工作室、中國民間女權網、女性健康和促進中心創始人,就是一位具有博愛情懷的當代武漢女性。在武漢,在中國,以她為代表的一小群人在從事著一項並不光輝卻真正具備博愛情懷的事業:關懷從事性工作的女性。

葉海燕葉海燕

開啟葉海燕的部落格,看到她這樣介紹:“我是一個離異女人,是一個單身的母親,曾經遭遇過家庭暴力與性騷擾。”“1975年生。從小在農村長大,保留著農村人的質樸與善良,18歲以後,一直生活在城市。喜歡上網,喜歡了解所有新知、新銳。喜歡自由、民主的思想。”“我是一個思想較為獨立的人。”

女性性工作者,通常稱之為“小姐”,千百年來一直或明或暗地存在于我們的社會與生活當中。改革開放以來,這個一度在中國消失的職業又死灰復燃,成為當今中國一個揮之不去、蔽之不及的“癬”,其從業者也備受歧視。

武昌雄楚大街上一個85平方米的小套間,5名工作人員,兩台電腦,在這簡單的工作室裏,葉海燕在防艾路上頂著非議走過5個春夏秋冬。在這個“灰色地帶”裏,葉海燕和她為數不多的同事們深入女性性工作者群體,舉辦免費體檢和培訓,發放安全套,進行艾滋病知識普及和心理輔導。

開始,那些“小姐”並不信任她,為了贏得她們的信任,葉海燕甚至親自去“站街”,打入她們的“陣地”,最終贏得了她們的信任。如今,很多“小姐”已經與葉海燕成了無話不說的網友。

“請一定記得做好安全防範措施。這是為了您自己,您的家庭,也是為了她和她的將來著想……”開啟葉海燕創辦的網站,以上的提示語出現在醒目的位置。網站致力于為性工作者提供心靈傾訴的平台和防艾宣傳,訪問量很高,圈內名氣不小。

葉海燕稱,自己是“最需要女權思想來指引的那個階層的一個代表人物”,也就是身處所謂“灰色地帶”、被徹底邊緣化了的弱勢群體的代表。 值得欣慰的是,在葉海燕的努力和社會的關註下,在各級政府相關部門和機構的大力支持下,葉海燕的工作室影響力不斷增加。

當記者聯系葉海燕時,才知道此時她正在印度接受相關國際組織的培訓,衷心祝願她和她的事業能夠健康順利地發展!

愛,不分階層,不分等級,不分種群。這樣的愛,是大愛,是博愛。百年來,具有博愛氣質的女性格外讓人敬重。除了政治家、宗教人士,還有一些平凡人,以博愛精神,默默關註著窮人弱者,使他們感受到尊重、關懷和愛,也為通往社會正義與和平,開闢一條新路。葉海燕,就是這樣的女性之一。

工作室被砸

網名“流氓燕”的葉海燕曾經在微博上提出“免費為農民工提供工作室性服務”並全程轉播,因此“招致多方不滿”,更有人認為她是公開宣淫。她成立的草根組織“中國民間女權工作室”在廣西的工作室被砸。

2012年5月25日凌晨,“葉海燕老師”發微博說明工作室被砸的事:“當時我正在接電話,沒有註意到有人沖進來了。當時有8個人左右,我沒看到背後發生的事情,他們就七手八腳把櫃子弄倒,我被擠到桌角,我丟掉電話問是怎麽回事,戴帽子那個就過來打我。”

她和志願者又租了一間工作室,被砸的工作室還會繼續使用。

相關信息

致流氓燕于死地

“裸照風波”之後流氓燕拒絕任何採訪,而風波之前媒體又不屑于為流氓燕留一塊版面,盡管那時她的部落格已經風生水起。
  2005年春末的“流氓燕”幾乎是前兩年木子美、竹影青瞳的集結。既有木子美式的文字內容,又有竹影青瞳式的圖片。在人們似乎對網路“性寫作”審美疲勞時,流氓燕製造了奇跡。
  流氓燕在天涯社區的部落格點擊率原本就在前列,5月11日晚10點,她張貼出自己清晰的半身裸照,次日上午10點又貼出自己的全身裸照。任何可以想象的辱罵譏諷伴隨著同樣數量的肯定贊賞,令天涯的伺服器幾乎陷于癱瘓。
  不像木子美在漩渦中那麽淡定,也不像竹影青瞳般“懦弱”,不到一星期流氓燕從欣然到憤怒,終于在5月18日發出公告:“因我的相片風波已波及到我的網下生活,我已通過網路向海南省公安廳提出網路申控,請求天涯社區清除對我造成侮辱的所有文字,並提供對我進行攻擊的IP地址。我已經失去了一個好朋友,如果再往下發展,你們無疑是想致流氓燕于死地,我會以死來懲罰那個無恥的×××的!”
  終于“流氓燕”這個ID被登出了。流氓燕說登出的理由是“罵人”,“因為罵人被登出是不需要被通知理由的”。
  流氓燕告訴記者,這場風波中她最無法容忍的是《海南特區報》刊載了她女兒的照片。原本女兒和她不在一個城市,“老師並不認識我,也對女兒沒什麽傷害。可是公布女兒的圖片,女兒就慘了。”
  流氓燕說自己還要寫日記,還要拍裸照,也同樣還會發在網路上。不過這一次,流氓燕不再是出于好玩,“我決不讓別人說我是‘兒子’(意同方言中‘孫子’)。”

拍死她還是紅死她

在流氓燕部落格的連結中,“尋找生命的色彩”在5月25日的日記中寫道:“部落格上相互加連結是很普遍的,一個叫流氓燕的女士要求和俺交換一下部落格連結,說她部落格剛剛開張,需要些人氣,俺是好人,加個連結又不是什麽困難的事情,就同意了。加好連結去她部落格一看,8次點擊、1篇部落格,一看就知道是剛剛寫博的新新人類。後來因為忙就沒有去看她的博了,昨天老胡在論壇發了個帖‘流氓燕讓天涯伺服器癱瘓了’,俺大吃一驚,這流氓燕是不是加俺部落格的流氓燕呀?曾經木子美讓中國部落格網伺服器癱瘓,竹影青瞳讓天涯部落格伺服器癱瘓,這個流氓燕竟然也會?趕緊開啟流氓燕的部落格證實一下,也就一個月時間,已經18000多點擊量了。木子美第三誕生了!”
  當記者向流氓燕求證這篇日記中的“流氓燕”是否是她的時候,流氓燕始終沒有回答。
  伴隨著流氓燕的“死亡”,木子美“新生”了。一邊寫著好似後續報道一樣的《從良》,一邊就職部落格中國市場部,同時在blogbus上繼續寫自己的性愛生活,但是再也沒有人幹涉。部落格中國對木子美示好,似乎確立了木子美的“合法地位”。好像黑社會洗錢一樣,一年時間,木子美就被洗白了。“洗白”之後,木子美就是一個真正的“名女人”,你隻能羨慕,不能再像兩年前那樣鄙夷。這也可能是很多人對流氓燕不安的緣故。或者現在拍死她,或者咬牙切齒于她在未來浮出水面的現實。
  流氓燕還有一個眾所周知的身份——單身母親。流氓燕希望女兒像她一樣堅強。“我怕她被人欺侮,所以從小教她特別狠。在托兒所打架輸了,回來是要挨我罵的。”
  “雨燕單飛”是“流氓燕”前身。剛從家鄉出來的時候,流氓燕覺得自己像“書呆子”。之所以轉變為“流氓燕”,她自己解釋為“人生的壓抑與渴望,讓我瘋狂”,這種轉變其實不算是力量的驅使,是吶喊之後的疲倦,也是掙扎之後的一種妥協。
  作為30歲的女人,不管是在網路上,還是生活裏,流氓燕說自己一直很自信,很張狂,然而骨子裏,她對自已很不滿意。“外在的條件是父母所賜,我無權指責,自身的貭素,就不能怪罪他人了。我很反感自已的是永遠不能改正的兩點:不夠優雅;凡事不能有始有終。”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