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欣 -抗非英模

葉欣

葉欣,抗擊非典英雄模範,原是廣東省中醫院急診科護士長,是該院護士長中最年輕的,在抗擊非典的戰場上她獻出了寶貴的生命,被評為100位新中國成立以來感動中國人物之一

  • 中文名
    葉欣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廣東湛江市徐聞縣
  • 出生日期
    1956年7月9日
  • 逝世日期
    2003年3月25日(享年47歲)
  • 信仰
    共產主義
  • 職業
    護士長
  • 畢業院校
    廣東省中醫院衛訓隊
  • 主要成就
    抗擊非典英雄模範
  • 代表作品
    發表《甲黃膜液對褥瘡治療護理的套用研究》等13篇
  • 政治面貌
    中共黨員

人物經歷

葉欣1956年7月9日出生于廣東湛江徐聞縣一個醫學世家。1974年被招進廣東省中醫院衛訓隊。1976年畢業時,因護理能力測試成績名列前茅被留院工作。1983年,被提升為廣東省中醫院急診科護士長,是該院護士長中最年輕的。2009年9月14日,她被評為100位新中國成立以來感動中國人物之一。

急診科是省中醫院最大的護理單位,下設120、輸液室、抽血室、註射室、留觀室、治療室六個部門。“快速、及時、有效”的工作性質、復雜多變的病情、觸目驚心的狀況,需要護士長不僅需要一流的護理專長,更要有臨危不懼、指揮若定身先士卒的領導能力和冷靜快捷的思維能力。生死一瞬間,在以痛苦、哀號、無助為氛圍的工作環境裏,每位醫護人員都必須具備強健的身體和良好的心理貭素。對于女性而言,這何嘗不是對身心的超級挑戰。而葉欣在急診科一幹就是幾十年。每當急診科有傳染性疾病患者前來急診時,葉欣總是一馬當先,沖鋒在前,盡量不讓年輕的小護士們沾邊。每次她總是說:你們還小,這病危險!對待這類病人,她總是護理得格外耐心、細致,沒有一絲的嫌棄。對于家境貧寒的病人,她甚至主動出錢為病人買葯物。她常常對護士們說:“病人得了傳染病已經夠不幸了,但社會的歧視給他們心理造成的傷害也許比病痛更難受!作為護士,我們一方面要解決他們身體的痛苦,更要給他們愛的力量,生活的力量!”一次是一位剛參加工作的護士為病人服務時引發了病人的不滿,葉欣主動到患者家登門道歉,並作自我批評。廣東省中醫院二沙分院剛建立時,葉欣主動請纓,提出到二沙急診科擔任護士長,負責繁重的護理組建工作。

葉欣

葉欣是一個性格恬淡的人,她不求聞達,隻講奉獻。作為領導,她的寬容、平和、正直,她的忍讓、謙虛和公正,無不深深折服著她的同事和朋友。科室裏的小護士曾詩意地說:葉護士長簡直就是陽光和微笑的化身,那麽透明,又是那麽明媚。加班、頂班,對她可謂司空見慣,尤其是節假日,她會主動給自己排上班。葉欣去世後,她愛人動容地說:“我和葉欣結婚22年了,但隻有結婚那年我們一起在家過了春節,其餘她全是在醫院度過的。”

2001年,一位來自福建某山區的重症患者到急診科治療,病情剛穩定就急著要求回家。葉欣苦心規勸,但病人就是不聽,于是科室決定用救護車送病人回家。葉欣又主動申請沿途護理。22小時的顛簸和護理,病人安全到家了,可她卻累得直不起腰來。為了盡快趕回上班,第二天一上午,葉欣自己出錢乘飛機回到了廣州

抗擊非典英雄模紀念碑抗擊非典英雄模紀念碑

2002年12月,一種病因未明的非典型肺炎開始在廣州一些地區流行。2003年2月上旬剛過,廣東省中醫院二沙急診科就開始收治確診或疑為“非典”的病人,最多時一天5人。面對增加了兩倍的工作量,葉欣周密籌劃、冷靜部署,重新調班時,安排了加強班。

極度疲倦的葉欣開始出現發熱症狀,後確診染上了非典型肺炎。為了救治葉欣,醫院在最短時間內成立了治療小組。葉欣的病情幾乎牽動了所有人的心。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委托蔡東士秘書長慰問她和家屬;雷于藍副省長也在省政府副秘書長黃業斌、省衛生廳廳長黃慶道的陪同下,親自到醫院了解治療情況。省衛生廳、省中醫葯管理局、廣州中醫葯大學的領導也為搶救葉欣提供了技術、物質、器械的支持。

無形的病魔,看不見、摸不著,即便你全副武裝,有時也防不勝防。超負荷、緊張的工作,使人們常常無暇顧及沒戴緊的口罩;體力的嚴重透支,使病魔乘虛而入。有的護士病倒了,葉欣心急如焚。每天上班,她第一件事就是親自打來開水拿來預防葯,親眼看著大家吃下去。她苦口婆心地提醒大家落實各項隔離措施,從醫生到護工,一個也不能落下。其檢查的嚴謹和認真幾乎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

這是一場艱難的阻擊戰。

在對非典型肺炎患者的救治中,葉護士長註意到,很多病情危重的患者往往同時患有其他嚴重的疾病。原本虛弱的身體明顯不敵新疾,多髒器衰竭隨時可能發生。此時此刻,挽救生命不僅需要高度的責任心,更要有精湛的技術和醫護的通力協作。原有冠心病,且處于心髒搭橋術後的患者梁先生因發熱咳嗽前來急診,短期內病情急劇惡化,呼吸困難,煩躁不安,面色紫紺,出現心力衰竭和呼吸衰竭。葉欣護士長迅速趕來,嫻熟地將病床搖高使患者呈半坐臥位,同時給予面罩吸氧,接上床邊心電圖、血壓血氧飽和度監測儀,靜脈註射強心葯、血管活性葯、呼吸興奮葯,監測心率、血壓、呼吸……兩小時過去了,患者終于脫離了危險,葉護士長顧不上休息,拖著疲憊的身軀又投入到另一個患者的搶救中去。因為還有上了呼吸機的危重病人7床冼伯和9床高伯的護理工作等著她去檢查……就這樣,高風險、高強度、高效率的工作一直伴隨著葉欣。她像一台永不疲倦的機器全速運轉著,把一個又一個患者從死神手中奪了回來。可誰能想到,此刻的葉欣,是強忍著自身病痛的折磨完成著一次次的搶救和護理。

為了保持患者呼吸道通暢,必須將堵塞其間的大量濃血痰排除出來,而這又是最具傳染性的。一個“非典”重症患者的搶救往往伴隨多名醫護人員的倒下。面對肆虐的非典型肺炎,危險和死亡那麽真切地走向醫務人員。“這裏危險,讓我來吧!”葉欣和二沙急診科主任張忠德默默地作出一個真情無悔的選擇——盡量包攬對急危重“非典”病人的檢查、搶救、治療、護理工作,有時甚至把同事關在門外,聲色俱厲,毫無協商的可能。他們深知,也許有一天自己可能倒下,但能夠不讓或少讓自己的同事受感染,他們心甘情願!“不要靠近我,會傳染!”

2月24日,對于葉欣來說是一個緊張而又尋常的日子。前天晚上值夜班時隻覺得周身酸痛,疲倦得很。自從急診科出現“非典”患者以來,她已經沒有節日或周末的概念了。近一段時期以來,她明顯地感到精力不濟,尤其是頸椎病、腰椎病和膝關節病似乎湊熱鬧般一齊襲來,可急診科有太多的事需要她,她放不下。她更不敢將自己的病痛告訴同事和領導,否則她又要被強迫休息了。上午,一位懷疑腸瓶頸的急腹症患者前來急診,需要緊急手術,同時患者的某些症狀引起了醫務人員的高度註意。隨著檢查結果的反饋,懷疑終于被證實:是非典型肺炎!緊接著患者的病情急轉直下,一切嚴重的症狀都出現了,這是一位“毒”性極大的重症患者!葉護士長與專家組的成員迅速展開了搶救工作:氣管插管、上呼吸機。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患者終于從死亡線上被拉了回來。可“非典”病毒就在這個時候闖進了已經在一線連續奮戰了好多天的葉欣身體。

3月4日清晨,葉欣仍像往常一樣早早來到科室:巡視病房,了解危重病人病情,布置隔離病房……雖然上班前她就感覺到身體疲倦不適,但還是堅持在科室裏忙碌著,密切註意著每一個患者的病情。勞累了一上午,水沒喝一口,飯沒吃一口,隻覺得周身困痛,不得不費力地爬到床上休息。中午剛過,極度疲倦的葉護士長開始出現發熱症狀,不得不到病房隔離留觀。體溫在升,補液在滴,但葉護士長記掛的還是科室裏的幾個危重病人。通過呼叫儀,急診科的同事們又聽到她那微弱但親切的聲音:“9床上呼吸機後,血氧飽和度上去沒有?下午每隔兩小時的吸痰量多不多?”“7床每兩小時尿量有多少?危重病人可要按時翻身並做好皮膚、口腔護理喔!”

病魔終于沒有放過她。經確診,葉欣染上了非典型性肺炎,她不得不住進了她為之工作了27年的省中醫院總部。在她剛進呼吸科的那幾天,每當醫護人員前來檢查和治療,她總是再三叮囑他們多穿一套隔離衣,多戴幾層口罩。她甚至提出自己護理自己:“我是老護士長了,什麽不行?”院領導前來探望,她首先講的不是自己的疾患,而是檢討自己的不足,責怪自己不慎染病,給醫院和領導添了麻煩。她甚至詢問自己科室的覃醫生看看還有沒有自己可以力所能及幹的工作讓她在病床上完成。

為了救治葉欣,醫院在最短時間內成立了治療小組,抽調一名主任負責全程治療方案的實施。呂玉波院長要求醫療小組用最好的治療方法、手段和葯物為葉欣治療。治療小組還特別邀請了中山大學醫學院、廣東省人民醫院、廣州醫學院的專家參與了整個治療方案的製訂,同時積極向全國尋求支援。一次專家會診時,呂玉波院長聽說天津有位醫學專家對治療多髒器衰竭有獨到心得,當晚即打電話給這位遠在天津的專家,專家被呂院長的急切和真情所感動,第二天上午即乘第一班機趕來廣州。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葉護士長的病情始終沒有好轉。

不知有多少人在掛念著葉護士長,不知有多少人一上班就關切地詢問“葉護士長怎麽樣了,好轉了嗎?”葉欣的病情幾乎牽動了所有人的心。在葉欣轉入ICU病房不久,由于戴上了面罩,她已經不方便講話了。一天,面對前來治療的醫生,她忽然急切地示意護士遞給她紙和筆,顫顫巍巍地寫道:“不要靠近我,會傳染。”護士含淚把紙遞給了同事,但大家仍不怕危險,積極搶救。院長呂玉波回憶:“葉欣剛入院時,我去看她,為怕我靠近,隔著老遠她就說,‘我39攝氏度,能頂住!’”已痊愈的張忠德主任哽咽著說:“當時我和葉欣都被傳染了,同住在ICU病房,我們常寫紙條,相互鼓勵。”

多少人的努力和呼喚,都沒能挽留住葉欣匆匆離去的腳步!就在她最後所搶救的、也是傳染給她“非典”的那位患者健康出院後不到一個星期,3月25日凌晨1:30,葉欣永遠離開了她所熱愛的崗位、戰友和親人!3月29日下午,廣州殯儀館青松廳,省中醫院全體員工在這裏為她做最後的送別。花圈如海,淚水如雨。遺像中,留給人們的是永恆的微笑。

一位熟悉葉欣的醫學專家說:“葉欣是一本書,每一頁都燃燒著生命的激情和熱烈的追求。”

在葉欣的護理生涯中,她的溫情護理不知感動了多少絕望的患者。救死扶傷已經化成了她人性的一部分,護理工作對葉欣而言幾乎就是一種本能的奉獻!院長呂玉波忘不了,葉欣是知青返城後和他同時進入省中醫院衛訓隊的。在他做院長後,葉欣隻在電話裏找他兩次約談。一次是二沙分院剛建立,她主動提出到二沙急診科擔任護士長,負責繁重的護理組建工作;另一次是一位剛參加工作的護士為病人服務時引發了病人的不滿,葉欣主動到患者家登門道歉,然後打電話給他作自我批評。

伴隨著急診技術的飛速發展和急診救治設備的快速更新,葉欣從沒有放棄對新知識的鑽研。她總是在第一時間掌握最新技術,連那些自視甚高的小護士都覺得汗顏。1995年,葉欣關于《甲黃膜液對褥瘡治療護理的套用研究》,獲省中醫葯管理局科技進步三等獎,實現了該院護理課題在科技創新中零的突破。直到去世前,她前後共有13篇論文發表。

在葉欣的辦公桌上,留下了一本本厚厚的工作記錄,那是用廢棄的化驗單背面寫的工作記錄。點點滴滴,記載著她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鬥中拼搏的足跡,凝聚著她一生對護士職業永恆的熱愛與追求。

在抗擊非典型肺炎的戰場上,廣大醫務工作者高揚白求恩精神的旗幟,無私無畏,沖鋒在前,用生命譜寫了救死扶傷的壯麗篇章。

在玉蘭花開的時節,廣東省中醫院護士長葉欣永遠離開了人世,她犧牲在抗擊非典型肺炎的戰場上。生前,她留下了一句令人刻骨銘心的話:這裏危險,讓我來。

把風險留給自己,把安全留給病人,這是無數醫務工作者的崇高精神境界。正是有了一大批白衣戰士的頑強奮戰,非典型肺炎蔓延的勢頭才得以遏製。人民民眾才得以安享寧靜的生活。

——《人民日報》4月18日述評:《人民健康重于泰山》

“凡大醫治病,必當無欲無求,誓願普救含靈之苦。不得瞻前顧後,自慮吉凶,護惜身命。晝夜、寒暑、飢渴、疲勞,一心赴救。”

唐代名醫孫思邈將這篇《大醫精誠》冠于中醫巨著《備急千金要方》之首,提倡為醫者必須發揚救死扶傷的人道主義精神,“精”于專業、“誠”于品德,這樣才是德才兼備的“大醫”。

這篇《大醫精誠》,正是廣東省中醫院二沙急診科護士長葉欣在1974年,考上該院的“衛訓隊”正式從醫所上的第一課。

在廣東省中醫院當了23年的急診科護士長,無論是現場急救跳樓的垂危民工,還是帶頭護理艾滋病吸毒者,還是冒死搶救非典型肺炎病人,葉欣從來沒有“瞻前顧後,自慮吉凶”。她用自己的生命書寫了中國大醫之“精誠”。2003年3月24日凌晨,因搶救非典型肺炎病人而不幸染病的葉欣光榮殉職,終年47歲。

連日來,記者探訪了葉欣的家人、朋友、同事、病友以及主診醫生(負責她臨終前的搶救工作),追尋這位白衣天使不滅的精神。

一定要親自監督大家用開水服下預防葯物,連清潔工也不例外

2月份起,省中醫院二沙分院陸續接診非典型肺炎病例。由于此前在大德路總院已經有一線醫護人員被傳染病倒,葉欣護長尤其小心。

每天早上,她提前半小時回科室,給大家準備預防葯物,派發到每位醫生、護士、護工手裏,連清潔工也不例外。有些預防葯物有較強的副作用,葉欣一定要親自監督大家用開水服下。

進病房前,葉欣反復強調各項預防措施:換工作服、鞋子、襪子;戴好口罩、帽子、眼罩;進隔離病房前要更換隔離衣;出隔離病房要洗手、漱口。

在迎戰非典型肺炎的日子裏,她每天睡覺的時間隻有幾個小時,但仍不忘記臨睡前煲一鍋老火靚湯,有時是花旗參,有時是冬蟲草,她要在第二天帶回醫院給同事們喝,提高抵抗力。

面對危重傳染病人,她身先士卒,有時甚至關起門來搶救,不讓太多人介入沒有人能確定,葉護長是在哪一天、哪一次感染到非典型肺炎的。每次有疑似或者確診病人送到科裏,她和急診科主任就身先士卒,承擔起繁重的醫護工作,有時甚至關起門來搶救,不讓太多同事介入。

“我已經給這個病人探過體溫、聽過肺、吸了痰,你們就別進去了,盡量減少感染機會。”在迎戰“非典”的日子裏,這番話令很多年輕護士落淚。

“葉護長可能是2月24日那天被感染的。”護士小容回憶起那晚,一位40歲的急腹症腸瓶頸患者,在外科緊急手術後,發現還合並高燒、肺部陰影等非典型肺炎症狀,于是送急診留院觀察,很快就出現呼吸衰竭。葉護長沖在第一線,配合醫生進行氣管插管、上呼吸機。當時患者的分泌物很多,可能在搶救時噴在護長身上了……

“可能是小陳病倒以後,葉護長大搞清潔時感染的。”護士小餘清楚地記得,2月底科裏發生第一例護士感染後,葉護長一直冥思苦想,不知道到底哪個環節做得不夠,才給病毒有機可乘。她親自給每台電話消毒、每個門把手清潔,連工作服放在哪裏、在哪裏換工作鞋、鞋墊的位置,都一一巡視並消毒。小餘認為,葉護長在消毒時接觸過這麽多可疑的帶毒物,沒準就是那時給感染的。

“可能是3月1日早上,我們有四個醫護人員都在搶救那位病人後病倒的。”同樣病倒的急診科主任張忠德對那次搶救的情形很難忘懷:三天後的12時、下午6時、晚上10時,急診科葉護長、張主任和江醫生分別發燒接受隔離,同一天麻醉師也發病了。

3月1日早上8時10分,急診科正在交班。一位87歲非典型肺炎疑似病人的家屬沖進醫生辦公室:病人不行了!葉護長等火速奔到病人床前:隻見病人面唇發紫、呼吸微弱,規律的心電圖形變成了紊亂的波浪……大家當即把病房裏其他三位病人和家屬全部疏散出去,然後緊急進行胸外按摩、人工呼吸、心髒電擊、建立靜脈通道,反復推註急救、強心葯物,插管上呼吸機…… 早上9時15分,病人搶救無效死亡。這是一例高度危險的病人,誰都知道應當換上隔離衣再搶救,但是在一個多小時的搶救中,誰都不肯離開病人哪怕是幾分鍾去做好自我保護

醫生護士靠近她時,她艱難地在紙上寫“不要靠近我,會傳染”

隔離治療早期,葉欣還能打電話。她每天打電話回科裏,叫大家記得吃預防葯,叫和她接觸過的同事註意體檢,叫護士給7床的病人記錄尿量、給9床的病人翻身、拍背……

發病第四天,她出現了呼吸困難,和急診科主任一起送進了重症監護室ICU。大家都戴上了氧氣罩,隻能靠發簡訊息和寫紙條互相勉勵,大家戲稱急診科的護長和主任在ICU還“鴻雁傳情”呢……

為了減少同事接觸她被傳染的機會,她給自己接補液。醫生、護士靠近她聽肺、吸痰時,她艱難地在紙上寫:“不要靠近我,會傳染。”院長和其他同事來探望時,她寫著:“我很辛苦,但我頂得住。謝謝關心,但以後不要來看我,我不想傳染給大家。”

急診科張主任收到葉護長寫的最後一張字條:“我實在頂不住,要上呼吸機了。”同樣呼吸困難的張主任顫抖著寫字回復她:“護長,你一定要堅持住!全院的醫生護士都在支持我們!”

張主任再也沒有等到葉護長的回信。她在插管上呼吸機後,就被註射了鎮靜葯物進入“冬眠”狀態,避免因為躁動使呼吸機脫落。葉欣很平靜。

2003年3月25日凌晨1:30,就在葉欣最後所搶救的、也是傳染給她“非典”的那位患者健康出院後不到一個星期,葉欣永遠離開了她所熱愛的崗位、戰友和親人,那年,她才47歲。

葉欣在擔任護士長期間,始終把培養護理人才作為大學部室一項重要的工作來抓。她常利用午休給護士們上業務課,讓剛進急診科的姑娘們在她身上練習扎針。

葉欣在擔任護士長期間,始終沒有放棄對新知識的鑽研,她總是在第一時間掌握最新技術。1995年,論文《甲黃膜液對褥瘡治療護理的套用研究》獲廣東省中醫葯管理局科技進步三等獎,實現了該院護理課題在科技創新中零的突破。直到去世前,共有發表論文13篇。

3月29日下午,廣東省中醫院在廣州殯儀館青松廳舉行葉欣遺體告別儀式,全體員工為她做最後的送別。花圈如海,淚水如雨。

2003年4月16日《健康報》發表了《永遠的白衣戰士——沉痛悼念廣東省中醫院護士長葉欣》的通訊,講述了葉欣護士長不顧個人安危頑強抗擊“非典”的感人事跡。

科室裏似乎仍回蕩著她那爽朗的笑聲,病人似乎仍記得她那永遠穿梭忙碌的身影和那春風般的關切與撫慰。然而,在萬物復甦的陽春三月,47歲的葉欣——廣東省中醫院二沙分院急診科護士長卻永遠地走了。她倒在了與非典型肺炎晝夜拼搏的戰場上。

擔任公司老總的愛人不相信,總是泰然處之、波瀾不驚,危險和死亡似乎從來沒有真正地走進明亮雙眸的妻子,會永遠離開了他和還在上大學的兒子。以前連家中水電費多少都不知的他,如今要父子相依為命,從燒菜、洗衣開始照料自己。他強忍悲痛從葉欣工作的科室取來了她心愛的工作服和燕尾帽,讓她與人們作最後的訣別。因為,“她喜歡工作服,哪怕再舊再破她也喜歡”。眼含熱淚,他對前去採訪的記者說:“其實,葉欣是知道這次抗擊‘非典’危險的。她病倒前兩周,我們連周末去老人那的聚餐都取消了。當病魔襲來時,葉欣是迎著上去的。她沒有當逃兵,我們為她驕傲!”

主要成就

工作23年有“三突出

她愛崗敬業,多年來腰椎突出、頸椎突出、成績突出

1976年參加工作後,由于業務拔尖、品行端正,葉欣在1980年出任全院最年輕的護士長。在每一分鍾都與死神賽跑的急診科,一幹就是23年。23年來,她有“三突出”:腰椎突出、頸椎突出、成績突出。

她多次被評為“優秀共產黨員”、“先進工作者”、“優秀護士”、“優秀護長”。她曾獲廣東省中醫葯科技進步三等獎,多次在全國、全省的學術交流大會上宣讀論文。

丈夫和兒子說,她敬業、盡責,面對非典型肺炎時不退縮,和千千萬萬的醫護人員一樣,可敬,可愛。

同事和同行說,她已經不是第一次把危險留給自己,把健康讓給同事。我們心痛、心服。她的精神將鼓舞我們戰勝一切病魔。

外界評價

葉欣是廣東人民的好女兒,廣東人民也用廣東特有的方式來紀念這位白衣天使。葉欣的事跡被編成了粵語故事,用廣東人民喜聞樂道的藝術形式——“講古”廣為傳播。講古即為用粵語評書,葉欣的這一折名為《世間自有真情在》。 廣東著名漫畫家、88歲高齡的廖冰兄深受感動,提議在葉欣殉職的醫院豎立葉欣的漢白玉雕像,並率先捐出1萬元,擬成立“葉欣護士基金”。著名漫畫家唐大禧立即回響,主動提出義務為葉欣塑像。

葉欣雖然離開我們8年了,但在葉欣身後,有千千萬萬個葉欣在白醫天使這個平凡而又重要的崗位上,始終像英雄葉欣那樣忠于職守、忠于職責,愛崗敬業,對技術精益求精的敬業精神,視病人如親人,對同事滿腔熱情的高尚品德以及坦然面對疾病,生命不息,戰鬥不止的英雄氣概。一位熟悉葉欣的醫學專家說:“葉欣是一本書,每一頁都燃燒著生命的激情和熱烈的追求。”是的,葉欣代表了白衣天使的美好形象,詮釋了救死扶傷的職業信仰,是一盞永遠激勵醫療衛生工作者前進的燈塔,成為感動無數國人的楷模。

當然,我們要把學習葉欣忠于職守的精神化作動力,把葉欣精神投入到平凡的工作崗位上去,對待每一名病人如親人,用愛心、用責任、用真心行動對待每一名病人,每一位患者就是對葉欣最好的學習和最好的懷念。

每兩年評選一次的南丁格爾獎章,是國際醫學界對護士的最高榮譽和褒獎。雖然申請時已經超過了規定的最後期限,但是葉欣的突出貢獻和她對抗擊“非典”戰役的鼓舞作用,讓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破例接受。2003年5月12日,紅十字國際委員會授予葉欣南丁格爾獎。葉欣,用她的生命踐行了南丁格爾的名言: “在可怕的疾病與死亡中,我看到人性神聖英勇的升華。”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