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楚梅

葉楚梅

葉楚梅,葉劍英的女兒,原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鄒家華的夫人。葉楚梅1928年出生在香港。

  • 中文名
    葉楚梅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香港
  • 出生日期
    1928年

人物簡介

葉楚梅,葉劍英的女兒,原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鄒家華的夫人。葉楚梅1928年出生在香港。1945年,十七歲的葉楚梅被接到延安,與父親團聚了才一個月,就被父親送到冰天雪地的東北接受磨煉,成為了一名東北民主聯軍的戰士,1948年中央選派21名中央領導人和烈士子女留學蘇聯的“4821”成員。

三封信件

第一封

親愛的 梅兒,爸爸有你而感覺驕傲。鼓起你的勁兒,踏上你的長路。這不是日暮途遠呀!紅日恰在東升。 陽光照著艱險的途程,比起黑夜裏摸索,要便宜得萬萬千千。急進吧!追上那先頭出發的人們。急進吧!再追上一程。這裏有廣漠無邊的地盤,等待你們去開墾。這裏有大批優良的種子,等待著你們拿回來散播,趕上春耕。人民要翻身了,許多人已經翻了身。敵人著慌了,不顧一切的起來做絕望的抗衡。這是人類歷史上最熱鬧的場面, 進吧!再追上一程。我們不是速勝論者。歡迎你們能夠趕上這一場翻天覆地的鬥爭。我想你們沒有一個是“坐享其成”的人。你們是鐵骨錚錚。  這“詩信”是葉劍英1946年底寫給在東北民主聯軍當戰士的女兒葉楚梅的。當時葉劍英在北平,擔任軍調處執行部的中共代表,在揭露國民黨當局破壞停戰、發動內戰的陰謀,廣泛接觸和團結教育愛國民主人士那種緊張而繁忙的工作之餘,以熱情激揚的文字,表達了慈父對女兒的關懷、教誨和期待。

葉楚梅(右二)葉楚梅(右二)

葉楚梅1928年出生在香港。1927年,在革命最困苦的年代,葉劍英秘密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在他和張太雷等同志一起領導的廣州起義失敗後,國民黨到處揚言要捉拿葉劍英。此時,他把妻子和唯一的兒子送到香港秘密安置下來,沒等女兒出生,就離別親人投入了革命鬥爭。

直到1937年,葉劍英負傷回到廣東做手術時,9歲的女兒才被人領去見父親一面。看著眼前這位正忙著與人交談的陌生的父親,幼小的女兒甚至連聲“爸爸”也沒來得及叫,就又被人帶走了。

1945年,17歲的葉楚梅幾經周折被接到延安,來到了日夜思念的父親身邊。她從李克農同志那裏了解到父親的許多事,消除了對父親的陌生和顧慮。然而,僅過了短短的一個月,父親便把女兒送到了遙遠的東北。

“我從小在廣東長大,初到東北民主聯軍當戰士,生活很不適應。每天在零下三四十度的氣溫下練兵,非常艱苦。父親卻對我說,‘你們是幸福的一代,我們年輕時看《共產黨宣言》都是要掉腦袋的。你們在革命隊伍裏有追求光明、學習革命理論的自由,有廣闊的天地任你們馳騁,要珍惜這個環境,努力鍛煉自己。’父親希望我能盡快成長為一名真正的革命戰士,所以讓我到艱苦的環境中去,到革命的熔爐中去磨煉。”楚梅緩緩地向我敘說著,追憶著那過去的歲月。

慈父疼愛女兒,卻沒有把她留在自己的身邊,而為她選擇了一條坎坷不平的光明之路。

“當時,我把父親寫來的信看了一遍又一遍,熱血沸騰、激情滿懷,使我堅定了革命必勝的信念,增添了克服困難的勇氣。周圍的同志們看了也都受到很大鼓舞,當時正是胡宗南匪幫即將進攻陝北的前夕,許多人擔心延安會被敵人佔領。父親的信使大家深信:黑暗即將過去,曙光就在前面,延安將永遠是我們的!我決心遵循父親的教誨,做一個鐵骨錚錚的革命者。”

勤學苦練 求實做人

1948年,葉楚梅被黨組織送到蘇聯去學習,由于她得了肺結核,不得不住進了醫院。

“同學們不時到醫院來探望我,我就借他們的筆記一一抄下,在醫院自學,然後參加學校考試;“就是在這種困境中,楚梅頑強地堅持學習。病情稍有好轉,她便迫不及待地出院返回學校。

1949年6月,劉寧一同志到蘇聯,順便帶來了葉劍英同志給女兒的信。“家書抵萬金”!楚梅接過信,一股暖流涌遍全身,她急不可奈地拆開信讀了起來:

第二封

親愛的梅兒:

收到你最近的信,是1949年4月21日。知道你已恢復了健康,增加了體重一公斤,也增高了血色素,又在繼續著你們的學習,我很高興!女兒,爸爸很對不起你,你來過很多信,都沒有答復,我知道處在遙遠的國家,由于言語、習慣等等,自然要增加一些對祖國的懷念。何況祖國的人民,正在以千萬倍的信心和勇氣,來打斷快要掙斷的鎖鏈的時候,不斷勝利的狂風,吹到無限遙遠的西方的時候,你們的心情爸爸是很知道的。女兒,讓爸爸們,把新民主的地基鏟得平平的,讓你們後一代,能夠在我們的國土建築起一座自由、快樂、文明、進步、庄嚴、華麗的世界。你們不能逃避這一責任,你們必須完成你們這一代的責任。因此。當著你們還在學習時期,就應該全心全意地為建設我們完全新的中國而努力!

父親的音容笑貌仿佛就在眼前,楚梅閃著一雙晶瑩的大眼睛,久久地凝視著手中的信。它象一團火,溫暖著女兒的心,給遠在異國患病的女兒增添了無窮的力量。

由于住院耽誤了課程,楚梅的學習十分艱難。“學習也像戰鬥,我把它當成硬仗來打來拼。”緊張的學習,使她的病反復發作了多次,然而,葉劍英卻沒有對患病的女兒放松要求。相反,隨著中國建設的需要,不斷給女兒以新的鞭策。1950年9月,葉劍英在給楚梅的信中寫道--

梅兒:

努力把自己鍛煉成為人民所需要的人,不是多一個少一個沒有什麽關系的人,不是可有可無的人,確有一點本領,拿出來為人民做點事,盡點小螺絲釘的作用。這就是學習的目的,也是做人的目的,不要好高騖遠,幻想多而實幹少,這一點可要註意。許多人都說你學得不壞,爸爸是高興的。但應該懂得還不夠得很。望繼續努力,日進不已地學習,完成學習任務。

“父親對我講的,我一直銘記在心,我知道父親那顆要我們世世代代報效祖國的赤誠之心在時時跳動、燃燒,他要我少說多幹,要有做一顆小螺絲釘的精神,成為一個腳踏實地的實幹家。”當時,楚梅不顧一切地努力學習,但病情再次惡化,吐血也越發厲害了。葉劍英得知後,給駐蘇大使張聞天寫了信,讓楚梅回國治病,等將來病情好轉後再一邊工作一邊學習。後來康克清去蘇聯時順便把楚梅帶回國。“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在父親身邊住了半年多的時間,父親讓我好好養病,不斷給我安慰和鼓勵,在父親的關懷下,我的病終于治愈了。”

沉浸在難忘回憶中的楚梅,臉上不時泛出幸福的光採。是的,20多歲了,頭一次在父親身邊生活這麽久,這段往事,對她是多麽的珍貴啊!

第三封

葉楚梅告訴我,葉帥曾給她寫過許多信,可惜“文革”抄家時全抄走失散了。這三封信還是有關部門代轉給她的。

後來,她與父親一起生活的時間雖然不多,但在生活的風浪中,卻時時感到父親那剛正不阿、堅韌不拔精神的鼓舞,使她在艱難困苦中振奮精神,充滿信心。

十年動亂中,葉帥受到了一次次的沖擊,他的獨生女也遭到磨難。

葉楚梅與愛人鄒家華曾多次被批鬥。鄒家華幾次被批鬥回來身上都帶著大大小小的斑斑傷痕。葉帥知道他們受到自己的牽連很是憤懣,但他相信他教育的兒女不是軟骨頭,葉帥總是對他們說;“要挺得住,要經得起民眾運動,不要有什麽想不開。”短短幾句話,給兒女們以莫大的慰藉,然而,這又成為新的“罪狀”,說葉劍英是黑後台,隨之而來的是更殘酷的迫害。

1968年,葉楚梅與鄒家華以莫須有的罪名分別被捕入獄,雖關在同一監獄,卻相互音訊杳無,一日兩餐,每餐兩個窩頭,一碗連根帶泥的鹹菜湯。每次開飯隻讓盛有限的一點水喝,平時不供水。鄒家華平素愛喝水,夏季渴得難忍,便想出一個主意:每次開飯盛水時,把涼鞋下倒立放著用鞋的前包頭那塊容積盛點水存著,實在渴極了,就喝幾口鞋裏的水。

葉楚梅在獄中遭受非人的折磨,患了嚴重的婦女病,險些喪命。一次,在搶救時,醫生給她濫用葯,造成身體內分泌嚴重失調.腳指甲長得很長了,連鞋都穿不進,不得不用牙去咬,結果連牙也給崩掉了……

葉帥平素的言傳身教,使他的兒女都有一股摧不垮的犟勁。雖然在“文革”中他們屢遭折磨,卻沒有“低頭服罪”。江青曾惱怒地對葉帥說:“你的幾個子女,沒有一個是好東西!”

然而,顯赫一時的“女皇”,有時也裝模作樣去討好拉攏一下這位鐵骨錚錚、功垂竹帛的老帥。

一次,江青為葉帥拍了一張照片,精心選放後送到了葉劍英處。葉帥看了一眼送來的照片,蔑視地說:“江青為我拍照,她一定以為我會掉兩滴眼淚,買個鏡框把它掛起來。可不知。我卻把它卷起放在桌子底下,讓耗子去磨牙了!”

1969年4月,在黨的九屆一中全會上,經毛澤東周恩來等提議,葉劍英被選為中央政治局委員。然而,此時他的兒女卻還被關在監獄裏未有自由。葉帥沒有為此事去找任何人求情說理,他相信“真金不怕火煉”。幾年的鐵窗生活對他們來說,無疑是一次非常的考驗和鍛煉,使他們嘗到了革命的艱辛,懂得了革命勝利來之不易。兒女也能體諒父親的心情:整個國家都在受難,需要父親保護的幹部、民眾千千萬萬,他此時怎能拋開人民去顧念自己的骨肉?!

直到1970年前後,葉楚梅和鄒家華才先後出獄。他們向父親訴說了監獄的非人生活,葉帥沒有給他們以更多的安慰,隻是要把改善犯人待遇作為一個問題向周恩來總理作了匯報,後來,周總理批示了一個改善監獄犯人待遇的檔案,每天的兩餐也改為三餐了。

葉帥的心是向著人民的。他深知結束“文革”這場災難的基礎和力量在于人民民眾的覺悟和鬥爭,他希望兒女們與人民民眾同呼吸共命運,堅信勝利的日子一定會到來。他曾在一位畫家送給他的一幅《奔馬圖》上題字:“須知此世非長夜,漠漠窮荒有盡時。”

1976年清明前後,人民民眾在天安門廣場用悼念敬愛的周總理的形式與“四人幫”進行鬥爭。雖然此時葉帥仍處在“四人幫”的嚴密監視之下,他卻大義凜然讓兒女們冒著危險去天安門抄詩。看著一首首小詩,猶如一枚枚射向“四人幫”心髒的炮彈,他特別高興。楚梅說:“父親可願意聽我們講一些老百姓的議論和看法了。每當我們去看他時,他總是追問個不停。聽我們講到一些民眾揭‘四人幫’深惡痛絕的事,他喜不自勝。有一次,他自己實在按撩不住激動的心情,也驅車去天安門廣場兜了一圈。後來他的車號被人發現,追查所謂‘天安門事件’後台時還查了好一陣子。”

1976年10月,春雷響徹中國大地,從此一場歷史性的災難結束了。在這場關系黨和國家命運的鬥爭中,葉劍英同志起了決定性的作用。楚梅感慨道:“打倒‘四人幫’後的一天,父親讓我們都回家吃晚飯。他神採欒奕,象小孩子似地邊說邊打著手勢,盡情地抒發著逮捕‘四人幫’後他無比激動的感情。我們被他那興奮的神態深深感染,非常理解父親那為民除害後的心情。”

在葉帥的詩作中有這樣兩句“人在貴有胸中竹,經得艱難考驗時”,這兩句詩恰是對他那為革命敢于赴湯蹈火,為人民勇于鞠躬盡瘁精神的寫照!

葉楚梅告訴我:“父親臨終前什麽財產也沒有留給我們,但是他卻給我們留下了一身正氣,一副鐵骨,留下了父女之間的深情厚誼,留下了我們對他的永遠懷念。”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