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培建

葉培建

葉培建,中國空間飛行器總體、信息處理專家。繞月探測工程、嫦娥一號衛星系統總指揮兼總設計師,他熟練掌握英語和法語,撰寫過多份重要工程技術報告,在國內外發表論文60餘篇,培養了一批博士生、碩士生。 198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2003年葉培建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2008年3月27日,葉培建受聘為清華大學航天航空學院兼職教授。

  • 中文名稱
    葉培建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江蘇泰州市高港區胡莊鎮
  • 出生日期
    1945年1月
  • 職業
    航天
  • 畢業院校
    浙江大學

人物簡介

葉培建1945年1月出生於江蘇泰興胡莊鎮。1962年畢業於湖州中學,1967年畢業於浙江大學無線電系,1985年在瑞士納沙泰爾大學獲科學博士學位。現任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研究員。主要從事衛星總體設計和信息處理研究工作。

工作內容

主持制定我國第一代傳輸型對地觀測衛星總體方案及各個分系統的設計,最佳化衛星總體方案,組織領導並參與攻克7項技術難關。主持制定了電測、力學、噪聲、EMC、熱平衡與熱真空等大型試驗方案,組織了全部工程實施,保證了衛星有很高的技術指標。主持修訂了後續兩顆衛星的改進方案,提高了衛星性能和水平,已實現了雙星組網運行。主持制定了我國月球探測衛星技術方案。在航天計算機套用領域,參與開發並基本建成了衛星與飛船設計的資料庫、套用軟體包和製造的計算機網路環境,在衛星研製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人物成就

1987年在五院502所任研究室主任。1988年任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科技委常委。1989年他開始協助楊嘉墀先生和已故五院副院長張國富同志工作,調到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成為院科技委中最年輕的常委,並任五院計算機技術副總師,後任總師。1989年以來,先後擔任院計算機套用副總師、總師,1993年之後,先後任"中國資源二號"衛星副總設計師、總設計師兼總指揮,太陽同步軌道衛星平台首席專家、月球探測衛星技術負責人。2000年被國防科工委評為"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2003年由他擔任總設計師、總指揮的"中國資源二號"衛星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1993年起享受政府特殊津貼。2002年獲航天基金獎。

往事略集

命中注定的航天專家

1945年1月,葉培建出生在泰興胡莊鎮海潮村一個軍人家庭。1946年,蘇中七戰七捷的第一仗--宣堡戰役打響。葉培建的父母隨部隊北撤時,將不足一周歲的他送到毓秀鄉(現根思鄉)李秀河村的外婆家。1951年,葉培建在李秀河村國小開始接受啟蒙教育。一年後,父親抗美援朝回來,葉培建開始跟父親"轉戰四海"。"部隊到哪兒我到哪兒,所以我在南京、杭州、湖州都上過學。"

用葉培建自己的話說,他孩提時代,跑不快,跳不高。和小朋友在一起玩"官兵抓強盜"的遊戲時,總是排不上"大王"和"二王",甚至"三王"都排不上,只配當小兵。上中學時就大不一樣了,學習成績跑在最前面,僅用兩年時間就讀完了國中的全部課程,被學校保送到浙江省湖州中學,這是全省、乃至在全國都算一流的中學。上中學時他當過的最大官兒就是學習委員。年輕人本來就都有一顆不安分的心,那是風起雲湧的日子,正是孕育年輕人美好理想的年代,葉培建的理想就是當一名外交家。

高中畢業時他的各門功課都很優秀,在填寫大學志願時,接受了軍人父親的教誨,父親說:國家正處於建設時期,很需要理工科人才。而他想搞飛機專業,因此他填報了北航、南航等大學,然而卻意外地被浙江大學錄取了,直到文革才知道,這是因為當年浙江省把省內很多優秀的學生留了下來。

但他畢業的時候,還是分配搞航天。他說:"這是緣份!"

與衛星的不解緣

填報大學志願時,葉培建填報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南京航空航天大學,後來卻意外被浙江大學錄取了,但畢業時竟又被分配到航天部衛星總裝廠,從此與航天事業結下了不解之緣。葉培建是一個真正做學問的人,他的認真與執著,瑞士一家報紙上曾有所反映:他從不去酒吧,他說他不喜歡酒吧的氣氛,也不太看電影,他把周末的休息時間都用在了學習和工作上。

作為"嫦娥一號"探月衛星的總設計師、總指揮,葉培建說他是2001年10月開始介入探月工程工作的,"那時還管著中國資源二號衛星。2002年春節前後,科學院拿出了一個比較完整的方案,2004年春節期間,這個項目得到批准。從2002年春節開展工作,到2004年春節後立項,這兩年的時間,我們一直馬不停蹄,通過大量細緻的工作,完成了電性星、結構星、熱控星、攻關技術以及專項試驗等等,2005年10月,開始進入正樣星研製階段。"

他曾經牽頭設計衛星通信雙向網路,實現了我國股市交易與國際股市的同步。深圳證券交易所曾以40萬元的年薪聘請葉培建,卻被他婉言謝絕。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原常務副院長李祖洪經常對年輕人說:"你們葉總啊,如果不是為了讓衛星上天,早就是腰纏萬貫的百萬富翁了。當時,面對才2000多元的月收入和年薪40多萬的巨大差距,他真的做到了心如止水。"

心貼祖國的科學博士

1978年,國門剛剛打開,就撩撥起他繼續深造的欲望,他太渴望再讀一次書。就在這一年,他考上了中國計量科學研究院和502所兩個專業的研究生,後來又通過了出國資格外語考試,赴瑞士納沙太爾大學微技術研究所讀博士研究生。

瑞士的景致很美,瑞士的山高雪白,但這些都不能分散他讀書的興趣,他是一個要做學問的人。當時國外還不承認我國的大學文憑,他用很短的時間就通過了同等資格考試,獲得了博士生資格。1982年《人民日報》在一篇文章中,曾介紹過他是如何通過語言關、資格關的。瑞士國土不大,教育卻很發達,制度嚴格。當時鄰國法國有國家博士、工學博士或科學博士、大學博士幾項學位,而瑞士僅有一項:科學博士。1983年,他以一篇論文,獲得了瑞士納沙太爾大學頒發的等同法國科學博士的證書。但是他不滿足,他要獲得一個瑞士的科學博士。又經過兩年的努力,他終於實現了這個目標。1985年,他獲得了納沙太爾大學的科學博士學位,論文題目是《手寫中文計算機線上自動識別》。

在攻讀博士學位時,研究所每半天有15分鐘的休息時間,因為大家都在這個時間喝咖啡而被稱為"咖啡時間",這個時間也成了葉培建對各國同事宣傳中國的時間。

20世紀70年代,中國已進入了改革開放時期,可是一提起中國,在西方人的概念里還是男人留著長辮子、女人裹著小腳的樣子。葉培建慶幸自己有著博覽群書的優勢,他教同事們講中文;向他們講源遠流長的中國歷史;講斑斕多彩的中國文化;講美麗神秘的西藏,字字句句充滿了對祖國的熱愛,並漸漸地有了一些影響。有一次還被邀請到瑞士一個協會為公眾專題講中國的西藏,那次演講糾正了不少人原先對中國的錯誤概念。

他出國後有人議論:小葉出身幹部家庭,父親在文革中被迫害至死,夫人也已出國,他不會回來了。但五年後的1985年8月,他剛剛完成學業,就踏上了祖國的熱土地。他說他要把自己所學儘快用在中國的建設事業上。

他出國後所想的就是為祖國的強盛做貢獻。異國的環境、異樣的風情成為他骨子裡與生俱來的中華情結的最好背景。瑞士一家報紙曾寫過他的專訪。報導中說:他從不去酒吧,偶爾打打桌球。他說他不喜歡酒吧的氣氛,也不大看電影,他把周末的時間都用於看書和工作。記者問他:"為什么要這樣下工夫?"他說:"中國那么多人,而派我出來學習,已經為我付出了很多,我知道肩上的擔子有多重,我應該努力,為國家做些事情。"他的努力刻苦是出了名的。多年以後,當五院教育處長馮合獻訪問納沙太爾大學時,學校的人還向他介紹葉培建努力學習的事情。

敢吃螃蟹的知本富翁

回國後他先是在502所工作,馬上參加了"紅外熱軸探測系統"的開發,為鐵路運輸提供現代化的設備。當時的條件很差,他和技術人員一起背著儀器乘火車,在晉煤外運的線路上,一站一站地採集數據,修正模型。沒有信息網路就利用鐵路電話線傳輸數據構成系統。後來這個項目成為502所的拳頭產品,創造了可喜的經濟效益。

1995年,他作為技術負責人參加了深圳股票VSAT網的設計,這是衛星套用技術的一個開拓性項目,因此他成了我國衛星套用領域裡"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利用衛星做股票交易,這個項目取得了顯著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深圳證券衛星通信雙向網1997年獲部級科技進步一等獎。深交所曾以年薪40萬元的高價聘請他,卻被他謝絕了。為了這件事,五院原副院長李祖洪經常對年輕人說:"你們這個葉總啊,要不是為了衛星上天,早就是腰纏萬貫的百萬富翁了。"每當聽到這話,他總是接上一句:"我們家三個兄妹中,我雖然收入最低,但學歷最高。"當時,面對月收入2000多元和年薪40萬的數字之差,他平靜如水。

他任院計算機工程總師十多年來,五院計算機套用從設計、製造、生產到管理全面開展。他成為五院CAE技術的奠基人之一。科技集團公司CAE總師梁思禮院士曾經評價說:"五院計算機工作開展得很好,真正在型號中發揮作用了,是幾個院裡首先上INTERNET網的單位。"

看書多是他最突出的特長,而記憶力好可以算是由此而引申出的一個特點了。他的家中藏書近千冊,尤愛讀史書和人物傳記。《二十五史》、《百科全書》這樣大部頭的書他存有上百部。讀史令人明鑑,也許正是史書客觀寫實的一面,培養了他實事求是的人生態度,以至影響到他的為人處事。

超凡的記憶和流利的口才使他具有一副學者風範。作為中國科協高技術報告團成員,他經常把航天知識、衛星套用以及計算機知識向大眾傳播。他曾在北京市科委幹部進修學院演講6次。他給部隊指戰員講;給貧困山區的幹部和孩子們講;給中學生講;配合國際和平周,給北大、人大、理工大的學子們講;給安徽蚌埠市全體幹部講;在中央電視台講;1999年,他在中央黨校給全體學員講《航天與人類》,受到了高度讚揚。而所有這些活動都安排在周日,因為他太忙,只能用自己的休息時間。愛上"第一"的衛星總師

1993年,葉培建任中國資源二號衛星有效載荷副總師,開始了他領導衛星研製工程的歷史。1996年,他擔任了中國資源二號衛星的總師兼總指揮。中國資源二號衛星屬傳輸型對地觀測衛星,在我國國民經濟各行業的發展中有其廣泛的作用。這顆衛星的技術起點高、研製難度大。用航天科技集團公司馬興瑞副總經理的話說,在我國已有的衛星中,這顆星是"最大最重的星,具有最高的解析度,最快的傳輸速率,最高的姿態精度,最大的存儲量"。他憑著紮實深厚的理論功底和不恥下問的精神,很短時間就進入了狀態。從此以後,在兩院院士閔桂榮的帶領下,他們開創了好幾個第一。

這顆星第一個實現了星地一體化設計,這意味著在衛星研製中不僅要對星體本身的技術負責,還要對地面套用系統的集成技術負責;這顆衛星還第一個進駐北京唐家嶺航天城,因此研製隊伍成為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實體化改革以及AIT一體化的第一批實踐者。

在衛星型號研製管理過程中,他是第一個實踐把電測與總體分開的總師,為測試隊伍專業化打下了基礎。他又第一個提出在衛星進入發射場前要進行整星可靠性增長試驗,把問題徹底解決在地面。

這諸多的"第一"實踐充滿艱辛,這些難度的跨越無疑是對他的能力和水平進行了一次又一次的考驗。2000年9月,中國資源二號衛星發射圓滿成功,並按時在軌移交,至今發揮了重大作用,得到了用戶和上級的好評,2000年,這顆衛星被授予國防科工委科技進步一等獎。他成功了。

作為總師,他對衛星研製技術工作要求精益求精,抓大也抓小,甚至細化到衛星的各級技術狀態。他常說:對質量問題就是要"捕風捉影",才能亡羊補牢。集團公司質量部的人員說:中國資源二號衛星的質量透明度是最高的。他經常說的一句話是:"人家是一個腦袋兩隻手,我們也是一個腦袋兩隻手,人家能幹成的事,我們也一定能做到!"

作為兩總的葉培建,對隊伍的管理以嚴格著稱,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說話辦事從來都是直來直去。每天他總是提前半小時到辦公室,把一天的工作按順序列出;每逢節假日,他總是要到試驗現場轉一轉,2000年的五一節,七天假,他和試驗隊一起加了五天班。他注重隊伍的精神狀態,在試驗隊里開展了"溫暖工程"。隊員的個人需求,他都要盡力而為,為他們排憂解難。

在靶場,他創造性地執行五院徐福祥院長關於型號研製的兩個令,制定了一系列規定。為了強化"電測"這一關鍵工序,他編成"十好歌"在隊員中廣為傳誦:

思想狀態精神好,

崗位責任落實好,

口令應答準確好,

操作執行無誤好,

判讀數據及時好,

表格填寫規範好,

班前班後會開好,

計畫調度有力好,

問題歸零認真好,

政策兌現大家好。

這一個"好"字了得!電測工作既是主線,又是要求,貫穿和濃縮了工作的全部內容,朗朗上口。

但他也是一個普通人,有他的苦惱與悲傷,近來大家都在為他夫人的不幸去世深感震驚和惋惜,但我們祝願他能早日走出生活的陰影,抖擻精神,以更輝煌的成績報效祖國,告慰夫人在天之靈!

"思得壯士翻白日,光照萬里銷我憂。"中國入世後,葉培建作為中青年航天技術專家,深感肩上擔子的分量,他已經把身心融入到祖國的命脈之中,他要以自己的忠誠為泱泱中華的神采著色!

用"16"字進行自我要求

"我是新政協委員,今年是第一年, 主要想多學習,就是看看、聽聽如何做好政協委員工作。同時我對自己提出了16字要求:認真學習,把握方向,積極履職,富有特色。"這是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科技委顧問、嫦娥一號總指揮兼總設計師葉培建直言不諱、言簡意賅的表述。記者與葉總初次相見就領略了總指揮的風格。

說到風格,這位中國科學院院士、已63歲的葉培建,至今還工作在科研一線,他說:"搞科研就要有獨特的思維方式,歸納起來就是嚴、細、慎、實。我在後面還要加一句,就是:追求極致。"

他解釋說,"極致"就是一種追求,一種理念,是目標。航天是個高技術、高風險的領域,每個細節都要想到,作出最大的努力,在做出了全部努力之後,即使失敗了也不後悔,鼓足幹勁再努力。嫦娥一號衛星是一個全新的太空飛行器,僅用三年多的時間就圓滿完成任務,自發射至今未發生一個問題,是我們更嚴、更細、更慎、更實地按集團公司和五院的要求開展相關工作,並爭取把一切該做的做到"極致"的結果。

"要么不做,要做就做最大努力,爭取最好結果。"葉培建深感政協委員責任之重。他的"16字方針"是如何落實的呢?

認真學習;第一,通過參加大會前培訓,對政協委員工作有了初步的認識;第二,賈慶林主席在報告中全面總結經驗,並提出今後5年的工作,通過學習有了深入的了解;第三,從討論會上老委員的發言中得到啟發,使他對如何當好政協委員找到了一點初步感覺,作為科技工作者,對結合本職工作進行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參政議政有了一定認識。

把握方向:作為政協委員建言獻策不能毫無目標,想說什么就說什么,一定要把好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大方向,圍繞中心工作,頭腦清醒不能偏離航向。

積極履職:作為科技工作者任務重工作忙,同時作為政協委員責任重,他認為這並不矛盾,一個是具體工作,實踐建設創新型國家這個目標,一個是在更廣泛、更高層面上的參政議政建言獻策,這兩者相互結合好,對履行職責更有利。

富有特色:他說,提的提案要有質量,就需要關注、了解最主要、最急需的話題,要調研,要有個準備過程,而且涉及面不要太廣,要易於落實。而且要抓重點,一事一議,為國家的經濟發展、為中國航天做出應有的貢獻。

高校兼職教授

現為清華大學航空航天學院、哈爾濱工業大學、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南京航空航天大學廈門大學等高校兼職教授。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