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國公報

萬國公報

中國近代有2個名叫《萬國公報》的刊物。

一是1868年9月5日在上海由林樂知等傳教士創辦的一份刊物。同時也是一份對中國近代發展影響巨大而深遠的刊物之一。

二是康有為在"公車上書"之後不久,也創辦了一份報紙名為《萬國公報》。《萬國公報》自1895年8月17日開始正式刊行,為雙日刊,每冊有編號,無出版年月。由46期開始把《萬國公報》改名為《中外紀聞》。

  • 中文名稱
    《萬國公報》
  • 原名
    《教會新報》
  • 正式刊行時間
    1895年8月17日
  • 後改名
    《中外紀聞》

教會新報

萬國公報萬國公報

《萬國公報》原名《教會新報》(CHURCHNEWS),1868年9月5日在上海創刊,早期為周刊,主辦人是美國監理會傳教士林樂知,以林華書院的名義出版,由上海美華書館負責印刷。起初為宗教性質刊物,林樂知在《中國教會新報》第一期上發表的《中國教會新報啓》一文中寫道:“俾中國十八省教會中人,同氣連枝,共相親愛,每禮拜發給新聞一次,使共見共識,雖隔萬裏之遠,如在咫尺之間,亦可傳到外國有中國人之處。”此時教會新報著重刊登闡釋教義的文章,以及溝通教徒教友情況的“各地教友來信”等。

1874年9月5日,《教會新報》出至301期時改名為《萬國公報》,仍為周刊,每刊10餘頁。該報出版至清光緒九年六月二十五日(1883年7月28日)第750期,因經費困難停刊。這一階段的《萬國公報》,主要內容為國內外新聞,按國別分欄編排。此外,每期刊有文章四、五篇,如長篇連載(英)韋廉臣《格物探源》、(德)花之安《自西徂東》和中國人寫的短論。卷末還附有上海倫敦等地的貨價行情和銀洋市價。後期另立雜事欄,刊登《夏日保身養生法》、《戴蘭芬太史十戒詩》等。

1889年2月《萬國公報》復刊,報刊內容開始演變為非宗教性質,成為廣學會(CHRISTIANLITERATURESOCIETYFORCHINA)的機關報,同時改為月刊,仍由林樂知主編,李提摩太和丁韙良等外籍傳教士也參與過編撰工作。售量約為四千份。華人主筆為沈毓桂、蔡爾康。該報主張“中國必須變法,但變法須不存畛域之見,由洋人為導師,走西方的道路”。《萬國公報》月刊于二十世紀初改線裝本為洋裝書,並闢有社說、雜著、外稿、譯譚、智叢、時局、要件、附錄等欄目。銷數也逐年增加,清光緒二十五年(1899年)發行量約4000份,光緒二十九年(1903年)發展到5萬餘份,成為當時中國境內發行量最大的報刊。

光緒三十三年(1907年5月30日)林樂知在上海病逝後,《萬國公報》也在7月終刊,前期周刊出了9年四五〇卷,後期月刊出了19年227冊。其持續出版時間之長,影響之大,為外國傳教士所辦報刊所罕見。。

1899年2月《萬國公報》還最早把馬克思以及他的《資本論》介紹到中國來。

刊物特點

更名《萬國公報》後,雖然名為教會刊物,實際上性質已經發生了變化,由側重傳教演變為側重刊登政治時事內容,在成為廣學會機關刊物後這種傾向更加明顯。其內容上關註教會內容不多,熱衷于“西學”,每期扉頁上附印一行字:“本刊是為了推廣泰西各國有關的地理、歷史、文明......及一般進步知識的期刊。”

影響與評價

中國發行最久影響最大的一份雜志。當時的人稱“西學新知之總薈”——當時的知識分子如果想要了解西方的知識學問的話,一定要看萬國公報。在1896年維新前後,發行量曾高達38400份,1903年發行量達5.4萬多份。成為當時中國發行量最大的刊物。

由于其廣泛介紹西方,受到維新人士和地方要員的重視。從李鴻章張之洞這些重要的政府官員到日本天皇都長期訂閱這份雜志。孫中山先生所寫“致李鴻章書”,“上李鴻章書”也都在《萬國公報》上發表。林語堂稱透過《萬國公報》,林樂知成為他生命中,影響最大、決定命運的人物。光緒皇帝曾購回廣學會出版的89種書籍和全套《萬國公報》。1876年,清政府表彰林樂知的貢獻,授予他五品頂戴官銜。

1899年《萬國公報》還最早把馬克思以及他的《資本論》介紹到中國來。

萬國公報

康有為在“公車上書”之後不久,創辦了《萬國公報》。《萬國公報》自1895年8月17日開始正式刊行,為雙日刊,每冊有編號,無出版年月。報名與英國、美國傳教士所辦之報相同,因為上海廣學會編的《萬國公報》在政府官僚中行銷有年,故襲用其名,以利推廣。《萬國公報》每冊有論文一篇,長篇則分期連載,除轉載廣學會和其他報刊外,撰文未署名,實際出于梁啓超、麥孟華之手。北京強學會成立以後,“先以報事為主”,把《萬國公報》改名為《中外紀聞》,梁啓超、汪大燮為主筆。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