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兵

萬兵,3·24殺人事件犯罪嫌疑人,于2004年11月6日被抓捕歸案,同晚其同伙孫婧、孫芸及其弟孫江相繼落網。

  • 中文名稱
    萬兵
  • 主要事件
    3·24殺人事件犯罪嫌疑人
  • 國    籍
    中國
  • 被捕時間
    2004年11月6日

相關報道

中新江蘇網興化11月30日電 (通訊員 張軍昌)2004年11月19日夜,初冬的清寒四溢。興化市公安局審訊室內,沉積在幹警們心頭的最後一塊蔭翳終于消散,他們舒展欣悅的神情讓這個寒流凜凜的季節顯得生動起來。隨著犯罪嫌疑人沮喪木然的供述,參審幹警們一顆懸著的心終于落下。畢竟,在此之前,正邪雙方已進行了近半個月數十輪唇槍舌劍的較量。

根據犯罪嫌疑人的交代,刑偵技術人員迅速進行認真細致的勘驗,並在城郊過境公路沿線魚塘搜尋出被害人的部分屍骨。至此,歷時8個月,發生在興化城區的"3.24"惡性報復殺人碎屍隱案告破。

2004年3月29日上午,興化市公安局刑警大隊接市民柳小波報案,稱其同居女友馬蘭、5歲兒子彬彬于3月24日至3月26日間失蹤。

報案人反映,馬蘭25歲,系該市李中鎮人,1999年與其相識並同居至今。2000年10月,馬蘭生下兒子彬彬。2003年10月,因已有家室的柳遲遲不離婚,兩人曾發生矛盾,後馬負氣離家出走江陰20多天。3月24日至3月26日,柳到上海、浙江出差,26日晚上10點鍾回家時發現馬母子失蹤。室內物品擺放整齊,沒有翻動,家中除少了幾件馬蘭母子的衣服,未發現其他與暴力有關的痕跡。

柳父反映,3月24日中午12時許,他到柳小波家時發現柳的前妻妹孫婧與馬在一起。

當天下午5、6點鍾,柳父又到馬處看望,發現馬家沒有燈光,敲了很長時間門沒有應聲。3月26日,柳父再次到馬處看望,門一推就開了,裏面是用椅子頂著的,大門鑰匙放在桌上,沒有看到馬母子倆。

柳小波的前妻孫芸稱3月24日中午,她接妹妹孫婧電話,告訴她柳父去看馬蘭,隨後她就去了馬家,把馬說了一頓,下午2時許就和妹妹離開了。

孫婧反映的情況與前二人基本一致,並說曾于3月26日晚上,一人到馬蘭處,在樓下把馬、柳一頓罵,但馬沒有出來答話。

幼稚園老師反映,3月24日中午放學時,彬彬被其母親馬蘭接走,後一直沒有回校。

柳小波的鄰居反映,3月24日下午以後就沒有見到馬蘭母子,但也沒有發現其他異常情況。

經初步調查,馬母子失蹤原因不明,給人的印象是離家出走,果真嗎?

馬失蹤前,與柳小波關系正常,兩人沒有吵架,調查人員又對柳家進行了仔細檢查,發現馬戴的近視眼鏡、身份證、存折和近期所吃的消炎葯沒有拿走,家中存折、現金原封未動,馬蘭母子平時所穿衣物大部分仍在家中,離家出走疑點較多。偵查人員沒有被失蹤的表象所迷惑,本著對人民民眾生命安全高度負責的態度,副局長徐永海、刑警大隊長萬永高決定抽調精幹警力專門調查,一定要將馬母子失蹤情況弄個水落石出。

首先,特偵組發動柳小波和馬蘭的家人到其可能落腳的親戚朋友處進行查找,並散發和張貼尋人啓示,組織警力有針對性地進行調查,同時在公安網上發布協查通報。

其次,特偵組圍繞馬蘭本人及其關系人進行重點調查。

馬蘭有無再次離家出走的誘因?經深入調查,去年10月份,因柳小波遲遲不離婚,二人發生矛盾,後馬負氣離家出走江陰,與另一男友劉某同居,後柳將其找回。柳小波與孫芸離婚後,一心與馬生活,兩人感情尚好,失蹤前,未發生矛盾,柳出差前,也未發現馬有離家出走的跡象。雖然在柳小波出差期間,孫氏姐妹曾上門羞辱,但以前也多次有類似情況,馬不至于因此而離家出走;馬蘭平時戴的近視眼鏡仍在家中,且身上沒有多少錢,母子二人離家出走的可能性較小。

馬有無其他奸情關系而引來殺身之禍?馬蘭原有一男朋友劉某,劉早已知道馬與柳的關系,柳離婚後,馬劉已斷絕來往,調查也未發現馬與劉近期有過聯系,排除了劉報復殺害馬的可能性。

柳小波有無可能迫于壓力而將馬害死?柳1999年與馬相識同居後,關系較好,且生有一子。柳與前妻孫芸離婚時,將所有財產都給了前妻和女兒。柳3月24日屬于正常出差,通過調查,亦排除了其匿子害馬的可能性。

孫家姐妹有無報復可能而將馬拐賣或殺害?經深入調查,特偵組發現孫氏姐妹疑點較多。1999年,馬蘭與柳小波同居後,即與孫結下了仇恨,特別是去年11月,柳孫離婚後,馬與孫氏姐妹的矛盾加劇,孫家姐妹曾多次對馬進行侮辱毆打。孫芸對外稱與柳小波是假離婚,因為柳害怕馬告他重婚,求她先協定離婚的,並答應不與馬在一起,等過一段時間再與她復婚。

綜合前期走訪調查情況,特偵組基本排除了馬蘭母子離家出走的可能,而孫家姐妹侵害馬蘭母子的嫌疑上升:孫婧曾到柳小波家與馬有過爭吵,孫氏姐妹倆是最後與馬母子接觸的人,孫婧的樓上房間4月份重新裝璜過,孫芸仍抱有與柳復婚的幻想,馬的消失對孫是有利的……

為尋找孫家姐妹作案的證據,特偵組經認真研究,決定讓柳小波跟孫氏姐妹要人。柳先是跟孫家姐妹要小孩,並答應交付贖金。經多次催要和談判,孫家姐妹終于同意以6萬元將小孩交出,但在柳小波提出重金將馬母子一起贖出時,孫家姐妹始終不松口,孫芸並流露出馬已無法找到的語氣。

特偵組由此判定彬彬仍在孫家姐妹手上,而馬蘭已經遇害,孫氏姐妹等人有重大殺人嫌疑。

10月22日,特偵組將調查情況專門向泰州市局刑警支隊進行了匯報,並在刑警支隊的直接指揮下,在泰州市局行動技術處的全力幫助下,尋找破案戰機,解救失蹤兒童。

特偵組深入調查研究現,由于孫婧夫婦感情不睦,與一湖北籍男子萬兵關系密切,萬有無可能參與殺人或綁架案?特偵組決定另闢途徑,從萬兵處尋求突破。11月5日晚,經連續一個多月的專門工作,終于獲悉彬彬被萬兵送給沭陽城郊一農民。偵查人員連夜趕赴沐陽,經多方尋找,成功將失蹤7個多月的彬彬解救回興。

收網時機已經成熟,11月6日晚,泰州市公安局副局長紀阿林、興化市公安局局長陳森坐鎮指揮,興化市公安局決定採取抓捕行動。行動前,指揮部在城區4個派出所成立了審查組,分別由刑警大隊領導擔任組長,全體刑偵幹警全部參加審訊,並抽調城區派出所部分幹警參與查證工作。

11月6日晚6時8分,萬兵在其暫住地首先被擒獲,同晚孫婧、孫芸及其弟孫江相繼落網。至此,涉案人員被全部抓獲。

抓捕行動相當成功,但審訊孫氏姐妹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難度。

鑒于彬彬已解救,犯罪嫌疑人萬兵、孫江無法自圓其說,相繼交待了綁架彬彬、並向柳小波敲詐的犯罪經過,但對馬蘭的下落,兩人並不清楚。

目光聚焦在孫家姐妹倆身上。

為增加其心理壓力,打消她們的僥幸心理,指揮部決定以涉嫌殺人罪向她們宣布刑事拘留。並集中優勢警力,對孫氏姐妹進行重點攻堅,選擇犯罪嫌疑人孫芸為突破口。審訊民警不著急、不松勁,開始了一場艱苦的意志較量。一天、兩天、三天……面對訊問,孫氏姐妹有的保持沉默,有的信口雌黃,時而避重就輕,時而百般狡辯,東拉西扯,回避與殺人有關的任何提問。第7天,審訊終于有了突破性進展,孫芸抵擋不住凌厲的審訊攻勢,初步供認:馬蘭被孫婧勒死了,屍體也被她僱請外地人弄走了,為此,她還支付了12000元傭金。

孫芸交待是否屬實,她本人以及萬兵、孫江是否參與殺人?指揮部綜合各方面情況,分析孫芸應參與殺人,而孫婧應是本案的主犯,通過前期調查和一周的審查,萬兵、孫江參與殺人的可能性較小,遂決定在對孫芸的交待進行出細、固定的同時,將孫婧作為主攻目標,選調精兵強將,加大審訊力度。又過去了7天,審訊有所進展,孫婧在審查人員耐心教育下,漸有悔意,從不承認殺人,到供認殺人,盡管交待避重就輕,但基本與孫芸所說一致。可當問到關鍵問題--馬蘭的屍體下落時,強烈的求生欲望使其交待反反復復,今天交待埋在這兒,明天供認藏在那裏,一會兒說將屍體拋進河裏、一會兒又講屍體被其送到外地了,一天幾個"版本"。審訊民警不急不躁,始終保持清醒的頭腦。

11月19日夜,孫婧的心理防線徹底崩潰,初步交待了殺人、碎屍、拋屍的犯罪事實。

初步審理查明:犯罪嫌疑人孫芸因柳小波長期在外包"二奶",夫妻關系失和。2003年11月,兩人離婚後,孫和馬的矛盾加劇,孫氏姐妹多次計議對馬報復,揚言將彬彬綁架外地,將馬拐賣或殺死。3月24日中午得知柳出差外地後,孫氏姐妹認為找到了下手的好機會。先後來到了馬蘭家,在與馬爭吵、糾纏過程中,孫婧用領帶將馬勒死,後又聯絡萬兵將彬彬綁架,由其送給沐陽一農民,隨後姐妹倆將屍體包裹後,運至孫婧家中,由其碎屍,將屍塊拋至興化城郊過境公路沿線河溝、魚塘中。3月25日,孫芸又到馬蘭住所拿了部分衣服和生活用品,偽造馬母子離家出走的假象。3月26日晚,孫婧再次來到柳小波家樓下進行謾罵。犯罪嫌疑人孫江在明知其姐涉嫌犯罪的情況下,幫助她們掩蓋犯罪事實,並在公安機關調查中作偽證。

此案的偵破,凝聚了公安幹警們的大量心血。泰州市公安局副局長紀阿林,興化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顧躍進,刑警支隊副支隊長吳陽多次親臨興化坐鎮指揮,聽取案情匯報,對下一步工作提出要求,興化市公安局局長陳森、副局長徐永海、刑警大隊大隊長萬永高直接指揮偵查工作。面對復雜案情,偵查指揮人員沉著冷靜,根據案情進展情況,及時調整戰術,駕馭局勢,確保勝利。偵查期間,馬蘭的親屬先後向有關部門寫信,要求公安機關破案,在涉案人員上手審查期間,犯罪嫌疑人不交待,律師又介入施加影響,民眾議論紛紛,偵查指揮員頂著各種壓力,果斷決策,及時採取有針對性的偵查措施,使偵查工作始終向正確的方向前進。審查期間,分管局長、刑警大隊長始終堅持在場指導,與民警同吃同住同工作,進一步激勵了參戰幹警的鬥志。

嚴謹求實的工作作風、鍥而不舍的敬業精神、吃苦耐勞的奉獻傳統、是成功偵破案件的保證。此案先天不足,直接證據較少,偵查周期較長,前後近8個月。在與犯罪嫌疑人審查較量期間,參戰民警堅定信心,自覺克服困難,發揚連續作戰、勇猛頑強的精神,認真查證、核實每一個細節,以強烈的責任感和使命感全心投入到工作中。一中隊隊長張錦陽因疲勞過度,心髒供血不足造成頭昏,副大隊長蔣彩斌由于連日加班引發重感冒,副大隊長朱中賢股骨頭壞死,一受涼就劇痛,雖如此,他們帶病堅守崗位,不叫苦,不喊累,與同志們並肩戰鬥。偵查員趙書榮家屬生養,堅持在崗在位,面對來自內部同志、社會親友的詢問,參戰人員憋著一股勁,深知"破案是硬道理、真功夫",一中隊副隊長王月清發誓,案件沒有實質進展,決不括胡子。11月20日,當找到了馬蘭的部分屍骨後,同志們終于看到王月清的臉上"清爽"多了。

謹記

盡管"3.24"殺人碎屍案的破獲已劃上了句號,但公安幹警們除暴安良、懲惡揚善的弦仍綳得緊緊的,因為他們深知,罪惡的欲念如同罌粟之花,一旦找到了適合它膨脹開放的土壤,就會無所顧忌,鋌而走險,哪怕是在光天化日之下。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