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光旭

萬光旭

萬光旭又名龍嘯天,化名“老牛”,男,27 歲,江西永修縣人,系廣東、江西兩省公安機關重金懸賞通緝的持槍殺人犯。先後于1995年11月4日和1997年6月25日,在廣東從化、惠陽兩市盜竊、搶劫64式手槍兩支,伙同其他罪犯,專幹殺人越貨勾當,多次搶劫皇冠3.0轎車和其它車輛。

  • 中文名
    萬光旭
  • 別名
    老牛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江西

犯罪事實

《終極追輯令》的中國版!持槍頑抗,37名參戰公安武警犧牲5名,重傷致殘6名。 這是一次困難的戰鬥。這是一次正義與邪惡的較量。這是一次生與死的考驗。在與匪徒的搏鬥中,浴血奮戰的公安、武警5人壯烈犧牲,6人身負重傷,3名無辜民眾慘遭殺害。經過兩個多小時的槍戰,集持槍殺人、搶劫、綁架于一身,凶殘、狡詐、作惡多端的黑社會頭目萬光旭被我英勇無畏的公安、武警當場擊斃。

據民眾反映,萬犯曾是體工隊射擊隊員,能槍打飛鳥,並刻意琢磨過射擊原理和爆破技能。他生性暴虐,陰險狡詐,生活糜爛,先後有4個姘婦。一年夏天,他與其中一個姘婦在岳父家的後山坡鬼混時,被岳母柳桂文發現。柳實在看不過去,就指責了幾句。孰料,萬犯竟掏出手槍,頂著柳的頭部,咬牙切齒地說:"再啰嗦,老子就斃掉你!"

這就是滅絕人性的萬光旭!

相關事件

江西萍鄉市城北18公裏處,有一個4000多米長的溶洞,這就是號稱"天下第一洞"的孽龍洞。相傳很久以前,有條凶惡的孽龍在此興風作浪,妄想變江西澤國。神通廣大的許真君--許遜立志為民除害,與孽龍鏖戰于楊岐山區,鎮孽龍于洞內。

日前,在孽龍洞附近的上傈鎮龍合村,也出現了一條嗜血成性的"惡龍"。

惡魔露面

1997年8月14日17時,萍鄉市上傈區公安分局接到舉報:今日凌晨1點左右,萬光旭從外地潛入龍合村爐罐沖黎金來(萬光旭岳父)家。

值班民警拍案而起:嫌犯終于露面了。

8月14日21時30分,武警上傈區中隊接到公安分局的電話,指導員唐緒榮一面集合部隊做好戰前動員,一面向上級請示報告。

8月14日22時,擔任此次行動總指揮的萍鄉市**刑警支隊副支隊長吳萬清帶領3名刑警抵達上傈,與公安分局副局長胡世燕和隨後趕到的武警支隊參謀長付洪生等人組成了聯合指揮組,根據初步掌握的情況,製定了行動方案,並將參戰的37名公安、武警分成10個戰鬥小組,決定次日凌晨4點開始行動。

兵發爐罐沖

爐罐沖即黎家沖,因為四面環山,狀似爐罐而得名。這裏地形復雜,溝壑縱橫,易守難攻,歷史上曾是土匪出沒,劫賊藏身之地。

8月15日4點50分,徒步開進的公安民警和武警官兵悄悄摸進村庄,神不知、鬼不覺地接近黎金來的房屋。

這是一棟鋼筋水泥結構的3層樓房,坐北朝南,位于爐罐沖的西北角,屋前是稻田,視線開闊,屋後是竹林和灌木叢,東西兩側各有一戶人家。根據萬犯岳父黎金來事先提供的情報,罪犯住在二樓西邊的後面房間,聯指命令刑警大隊教導員餘伯群、武警實習排長洪高爐、戰士袁自良為第一抓捕小組。為防止狡兔三窟,又指定第二、三抓捕小組和一個機動組策應,其它6個小組分布在房屋周圍,形成必要的包圍圈。

15日凌晨5時。第一、二、三抓捕小組9名突擊隊員越過西面的土圍牆,接近後門。這時,袁自良上前輕輕一推,發現舉報人黎金來未按約定開啟後門閂。情況突變,參戰人員準備暫停行動。恰在這時,黎家的狗不斷發出叫聲,緊接著,黎家一樓的燈亮了,罪犯的岳母柳桂文開啟後門,餘伯群和袁自良順勢擠了進去。柳見狀大叫:"你們幹什麽,我女兒和女婿都不在家。"餘伯群、袁自良將其推進房間,隨後其他人員也跟著進了屋。

突擊隊員剛到樓梯口,就聽到樓上載來子彈上膛的聲音。

不好!有情況。餘伯群立即將走廊和廳堂的電燈關掉,抓捕人員摸黑沖向二樓……

槍林彈雨

"轟、轟",罪犯接連扔出2枚手雷。刑警葉培旺、餘樹榮被炸傷,慌亂中從二樓跑向一樓的黎樹林(萬犯的小舅子)也被當場炸死。實習排長洪高爐與3名民警趁著煙霧快速沖上三樓樓頂,其餘人員撤至一樓,一邊搶救傷員,一邊佔領有利地形。

"啪啪啪……"

"砰砰砰……"

我公安武警與罪犯正式交火,一場的血戰在短兵相接中打響了。

5點10分,罪犯竄至二樓陽台西南角,欲跳向樓下的草堆後逃跑。被武警上傈區中隊司務長石禮勇及時發現,石禮勇果斷射擊,罪犯扔下一枚手雷,在這千鈞一發之際,石禮勇奮力推開身邊的戰士鍾華和另一名公安戰士,而自己卻倒在血泊之中,帶著深深的遺憾告別了人世。事後,我們在採訪中得知,8月15日這一天本是他的大喜之日,為了部隊的工作,他曾先後三次延後婚期,然而,當他正式敲定日子後,卻過早地離開了心愛的人

5點12分,罪犯又跑到陽台東面,見樓下有人影晃動,又扔下一枚手雷,將2名公安人員和1名武警參謀炸傷,並向我方瘋狂掃射。擔負阻擊任務的副班代徐培岩迅速隱蔽接敵,用自動步槍牽製罪犯火力,協助其他戰友救出傷員。

與此同時,一樓的圍捕人員向二樓發起猛攻,罪犯倉皇逃竄,當他竄至三樓平台時,與佔領在此的民警、武警發生對射。罪犯在強大的火力壓製下,退至一樓。此時,隱蔽在一樓廳堂餐桌下的武警戰士袁自良抓住戰機,果斷擊發。罪犯被擊中腹部後,滾入東邊後房負隅頑抗。袁自良因子彈打完撤至室外。一直潛伏在西側前臥房的刑警大隊長劉雲聲發現歹徒,迅速向罪犯射擊。在對射中,劉雲聲不幸頭部中彈,以身殉職。

真假難辯

罪犯暗自得意,脫下劉雲聲的防彈衣、警上衣穿在身上,戴上鋼盔,取走77式手槍。5時30分,屋外的餘伯群聽到屋內有婦女、小孩的哭叫聲,一邊組織力量掩護,一邊派陳江和易成根兩幹警沖進屋內,將萬犯的兩個小孩和岳母強行救出。並通知留在屋內的民警撤出。刑警謝洪威正準備隨陳江等一起撤出時,發現一"公安"躲在豬舍旁,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易成根,謝洪威情知有詐,立即向偽裝了的罪犯射擊,罪犯左躲右閃,連開幾槍,擊中謝洪威的頭部,謝洪威不幸犧牲。

罪犯撿起謝洪威的54式手槍後竄至一樓大廳,與正在搜尋的新戰士陳自軍相遇,陳自軍誤以為是"自己人",遭罪犯偷襲,胸部、腿部多處中彈,但仍頑強還擊,終因無力搏鬥,被罪犯搶去槍支。罪犯挾持陳自軍企圖從東邊瓦房前門脫逃,當發現有圍捕人員時,又挾持陳自軍返回屋內,竄至三樓樓梯口。罪犯用手槍抵著陳自軍的頭部喪心病狂地叫嚷:"你們都把槍放下,不然我就打死他。"此時,血肉模糊的陳自軍拼足最後一絲力氣高喊:"不要管我,快開槍!"罪犯惱羞成怒,凶殘地扣動扳機,陳自軍當即癱倒在地,獻出了年僅20歲的生命。

窮途末路

罪犯見從樓頂無法脫逃,陡然生出一個調虎離山之計,反身竄至二樓西邊後臥室,從視窗將隔壁的中年婦女陳美華打死。陳的兒子黎偉跑去相救,也未能幸免于難,一朵12歲的生命之花就這樣凋謝了……

之後,罪犯竄至一樓東邊瓦房廳堂。佔領三樓平台的3名民警在子彈打盡的情況下,先後從三樓往東側瓦房頂撤退,治安科長餘錦雲被罪犯發現,罪犯聽到動靜,急忙向屋頂射出兩梭子彈,餘錦雲身中8彈,被剛剛趕來增援的6名武警官兵及時救出。

6點25分,凶狠狡詐的萬光旭見從屋前不易突圍,便竄到後門。被潛伏在西北角的副班代劉榮昭發現,劉榮昭馬上用對講機向參謀長報告,被罪犯擊中肩部和右腿。參謀長付洪生、戰士楊勇冒著槍林彈雨前往營救,在戰士鍾華的火力掩護下劉榮昭得以脫險。

6時40分,罪犯沖出糗圍圈,向後山西北,方向逃竄。金山派出所副所長彭新安見狀縱身前去堵截,武警戰士鍾華和陳禮紅從罪犯後方包抄。在屋後約80米遠的山坡上,罪犯與堵截在此的彭新安和埋伏在附近的民警劉德楚發生槍戰。彭新安將歹徒擊成重傷倒在地上,自己不幸被罪犯的彈頭擊中眉心,壯烈犧牲。

6時50分,武警戰士鍾華、陳禮紅在灌木叢中發現罪犯,兩人奮不顧身撲向敵人,一人扭住一支胳膊,將血債累累的罪犯萬光旭擒獲(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經過兩個多小時的激戰,曾經不可一世的惡魔終于得到了應有的下場。武警官兵在打掃戰場時,從罪犯身上和藏匿之地搜出各種槍支6支,子彈39發,管製刀具一把。國家公安部、武警總部、江西省委省**對這次圍殲行動給予了高度評價,稱贊參戰人員為人民立了一大功,為社會除了一大害。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