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胥國

華胥國

華胥國又稱華胥古國,是上古時期中華大地上一位傑出的母系氏族的女首領華胥氏所創立的國度,與其相關的101處遺址在今天的陝西省藍田縣境內殘存著,現在急需開發保護。

華胥國,傳說中虛擬的理想國度,最早見于《列子·黃帝》。相傳華胥氏作為華胥國的首領,"其治國有方,民無嗜欲,自然而已,是為盛世樂土"。人文始祖軒轅黃帝為追求治世強國,夢寐以求地希望能夠復興華胥國的輝煌,于是有了"黃帝夢遊華胥之國,而後天下大治"的典故。

黃帝夢遊華胥的典故,自春秋末年或戰國初年流傳以來,又經西漢劉安《淮南子》、東晉張湛的《註語》,把黃帝塑造成了一個有美好理想追求的人物,以浪漫的精神表現出來。"夢遊"成為追憶往事恍如夢境的用語。唐代詩人李商隱"不見華胥夢,空聞下蔡迷",宋代孟元老著《東京華夢錄》即是此意。

  • 中文名稱
    華胥古國
  • 外文名稱
    Hua Xu Gu Guo
  • 人物
    華胥氏
  • 年代
    距今7000多年前
  • 發起人
    馬向明
  • 倡導單位
    陝西天道

由來

​據說黃帝即位三十多年,因思天下大治之事,三個月無心治理政事,忽一日夢遊到華胥氏之國,見其國上無國君,下無貴賤愚賢之分,人民無所嗜好,既不戀生也不畏死;既無親疏背向之隔,也無愛憎利害之心,是一個沒有人間利害得失的奇妙極樂世界。黃帝醒來,如獲養身治國之道,又過了二十八年,國家大治,差不多同華胥氏之國一樣,而黃帝卻仙逝了,百姓因此慟哭,兩百多年慟哭不絕。

人類進入文明時代,就開始用各種方式構想自己的未來,在傳說的華胥國中,沒有統治和被統治之分,人民沒有超出必需的欲望,也淡然面對生死。對人對物,以一待之,毫不偏廢。既不愛惜什麽,也不畏懼什麽。一切都順其自然。這個理想國,在《禮記》裏是"天下為公"的"大同世界";在《道德經》裏是"雞犬之聲相聞,老死不相往來"的"小國寡民";在陶淵明筆下是"不知有漢,無論魏晉"的"桃花源"。而在先秦道家的另一部重要著作《列子》中,是《黃帝篇》裏描寫的"華胥國"。

伏羲女媧伏羲女媧

到底有沒有真實的華胥國,古來說法不一。但黃帝卻從這個夢中受到了很大啓發。黃帝一醒來心情愉快,召來手下的大臣,說:"我花了三個月的時間專心養神養身,希望能學到保養保養身體、應付外物之道,最後卻沒有得到。今天竟然夢到了這樣的事情。如今我才知道,這道不是說想求就能求到的。我終于知道什麽是道了,我得道了!但卻無法告訴你們。"

此後黃帝便以此治國,二十八年之後,天下大治,幾乎和華胥國完全一樣了。在他死後,這種局面仍然延續了二百年。其實黃帝所謂的道,不過就是道家之道--自然無為,無為而無不為而已。因此,後世將黃老並稱,共同看作道家的創始人物。

歷史記載

華胥國最早見諸史書于《列子·黃帝》,此外新唐書》中的州來、《國語·鄭語》中的華地,以及《山海經》等史籍記載的華胥氏之後生活的地方等也曾是歷代探討的華胥之國地望所在。

列子·黃帝篇

(黃帝)晝寢,而夢遊于華胥之國。華胥氏之國,在弇州之西,台州之北,不之斯(離)齊國幾千萬裏。蓋非舟車足力之所及,神遊而已。其國無帥長,自然而已。其民無嗜欲,自然而已。不知樂生,不知惡死,故無夭殤。不知親己,不知疏物,故無所愛惜。不知背逆,不知向順,故無利害。都無所愛惜,都無所畏忌。入水不溺,入火不熱,斫撻無傷痛,指摘無痛癢。乘空入履實,寢虛若處林。雲霧不礙其視,雷霆不亂其聽,美惡不滑其心,山谷不躓其步,神行而已。--《列子·黃帝篇》

山海經》華胥之後

《山海經》中有這樣的記載:女媧"以神女而帝者,人面蛇身"智慧無窮,力大無窮。"燒蘆灰而止淫水,斬黑龍而降水妖"。但是在遠古的時代,在人們的心智並不成熟的時代,人們隻能信仰"神"的力量,隻能相信"神"的力量。所以極有可能,人們將治水這種運用人類的力量,而戰勝自然的行為"神"化,等同于本身所擁有的"神力"。華胥和他的兒女女媧、伏羲都成為神仙,華胥國也就是西方《聖經》中記載的伊甸園。

新唐書》中的州來

據《新唐書》記載:李氏出自嬴姓。帝顓頊高陽氏生大業,大業生女華,女華生皐陶,字庭堅,為堯大理。生益,益生恩成,歷虞、夏、商,世為大理,以官命族為理氏。至紂之時,理征字德靈,為翼隸中吳伯,以直道不容于紂,得罪而死。其妻陳國契和氏與子利貞逃難于伊侯之墟,食木子得全,遂改理為李氏。李利貞也是娶陳國契和氏家的女兒,生兒子叫李昌祖,後在陳國任大夫,住在苦縣。李昌祖的兒子叫李彤德。彤德的曾孫叫李碩宗,被周康王賜採邑(採邑也叫食邑、採地或封地,是奴隸社會時期帝王或諸侯封給卿、大夫的連同土地上勞動的奴隸在內的土地)于苦縣。李碩宗的五世孫叫李乾,字元果,在西周任御史大夫,娶益壽氏女嬰敷,這就是李耳的父親和母親。伊侯之墟就是伊尹相湯的亳州,都五百裏為甸服,老子母益壽氏女嬰敷壽州人,苦音古,古國之意,周武王封神農氏之後于譙,其國名是州來,州來之意從神仙所居之州而來,神仙之國也。《名賢氏族言行類稿》記載:"宋戴公子考父說食採于華,因氏焉。華地所在的宋國是中國春秋時期的一個諸侯國,國君子姓,位于河南商丘一帶。其疆域最大時包括河南東北部、江蘇西北部、安徽北部、山東西南部。

《國語·鄭語》中的華地

《國語·鄭語》:(太史伯曰)"若克二邑(指虢、鄶),鄢、蔽、補、丹、依、駻、歷、華,君之土也" 歷先為國後為邑後為鄉,"歷史"之稱可見歷國之古。歷又作瀨今作渦。歷、並提,華就是古華胥國,後為蒙地,庄子為南華真人,《庄子》又名《南華經》。又傳說舜目重瞳,是把"華"解釋為眼睛人之神戶。故華之南為壽,人之眉主壽稱華蓋。"華"居十之上,是天下之中也。重回千萬年的記憶,神仙之國古華胥國確實令人神往。

華胥地望

河南說

拾遺記》載:伏羲"所都之國,有華胥之洲"。因河南新密市與新鄭市之間古有"華陽國",故學者認為華胥生于此。

歷史地理學家錢穆在《黃帝的故事》中提到:《史記》上說:"黃帝採首山之銅,鑄鼎荊山之陽。"首山即河南襄城縣南五裏,兩邊逛邐直接嵩、華。這些說法都足以說明黃帝活動的範圍。《列子》上說:"黃帝夢遊華胥之國。"新鄭附近有華陽故城,有華陽亭,可能就是古華胥國。古書上往往說豫州有華山,豫州即是河南省,所說的華山,在洛水西邊,大概就是現在的嵩山。登封、禹、密數縣間,古人稱做華,這裏又是夏朝的興起地。我們自稱中華,從前又稱華夏,就起源于此。

晉朝《拾遺記》所記,"庖犧(伏羲氏)所都之國,有華胥之洲。神母遊其上,有青虹繞神母,久而方滅,既覺有娠,歷十二年生庖犧。"如《竹書紀年·伏羲氏》說,"太昊之母居于華胥之渚,履巨人跡,意有所動,虹且遠之,因而始娠。

山東說

菏澤:據《禹貢》及《菏澤市志記載,華胥國在雷澤,即今天的菏澤市一帶,還有史學家考證在巨野縣城區一帶。

華胥氏履雷澤華胥氏履雷澤

台州:《左傳·襄公二十五年》與《哀公十四年》均日在齊地(今山東博山縣)。台同邰、駘,《左傳·哀公六年》雲:邰在今山東章丘縣。《大清一統志》載:"章丘縣西朝陽故城有赫胥墓"。既然華胥後裔之墓在此,那麽這個華胥國(即部落)也就在今山東章丘,華胥亦自然生于此。

山西說

《左傳·昭公元年》雲:"汾川","則台駘汾神也。"《論衡》寫作"台台"。《路史·後紀四》稱默台、墨台,即台台。今山西汾水流域的侯馬有駘神廟,其他縣市也各有台、駘之地名。因而有的學者認為"華胥之國"在山西南部,華胥生于此。

陝西說

傳說中的"華胥古國"到底存在嗎?藍田縣檔案局副局長曾宏根曾經圍繞著古華胥國、華胥溝和華胥陵的遺址,對附近的村落進行探訪。他認為,不少村落仍然在一定程度上保留著古華胥氏部落的印痕,能夠印證遺址。今華胥鎮紅河下遊有媧氏村,而紅河在史書上被稱為女媧溝。白鹿原上李華村的原名就是女媧村。在孟岩村附近有一個叫拾旗寨的村子,村中人大多相信自己是古時祭祀儀仗隊成員的後代。

著名學者石興邦、劉士莪、任本命等人也應邀趕赴藍田,從人類學、考古學、民俗學等不同角度,對母系氏族的起源、華胥氏族團的生成、歷史的沿襲及現存遺跡與歷史傳說記載的對照進行考證後認為,從伏羲誕生前到炎黃出現時存在的華胥古國相當于仰韶文化的中晚期,約為公元前4600-2700年地域主要為甘肅西部、陝西渭河流域及黃河流域之一段。

浙江說

台州是傳說中的"華胥氏之國",很多書籍記載了黃帝與台州的故事。略摘錄如下:

宋·臨海人陳耆卿著《嘉定赤城志》和《民國臨海志》、《台州道教考》等書都記載了《列子·黃帝》"黃帝夢遊"的典故,"華胥氏之國,在弇州之西,台州之北。"

宋·李昉《太平御覽》卷四十引《郡國志》雲:"台州(臨海)覆釜山即龍符山)……誇父逐日之所踐"。誇父即不少文獻中與黃帝並稱的炎帝。《史記·晉語四》稱:"昔少典娶于有蛟氏,生黃帝、炎帝。"

清·戚學標《台州外書·遺聞》雲:"華胥洞在巾子山兩峰交界山腰"。

元·趙道一《歷世真仙體道通鑒》卷一有軒轅黃帝"嘗往天台山受金液神丹"的記載。

清·胡昌賢《委羽山記》稱:軒轅黃帝慕道周遊四方,求解三一真氣之要。遂南浮于江,登會稽至天台受金液神丹之方,煉九鼎之丹于縉雲……而付之以丹經,藏于委羽山。

唐·王瑾《廣黃帝本行記》有黃帝"藏丹經于委羽山,最後息駕反真,乘龍升天為太一君"等記載。

明·萬歷《仙居縣志》引南朝宋孫詵《臨海記》雲:"《韋羌山》此山之最高者,上有石壁,刊字如蝌蚪,俗傳夏帝踐歷,故刻此石。"

《華胥氏之國》所指的"弇州"、"台州"古地名在那裏呢?張湛雲:"不必便有此國。"但弇州的臨海、天台、黃岩、仙居等地卻有黃帝神話傳說。說不定弇州(今江蘇太倉)、台州(今浙江台州)這一廣闊地域還真是黃帝時代傳說的"華胥氏之國"。

華胥遺跡

華胥陵

華胥陵也稱羲母陵,位于陝西省藍田縣華胥鎮孟岩村。華胥陵是華胥氏死後安寢的陵地,它北枕驪山,南臨灞水,隔河與白鹿原相望,是一塊純陽的風水寶地。華胥陵原周長200米,高8米,封土堆南北長80米,東西寬40米。陵區古柏參天,鍾鼓高懸,殿宇祭台雄偉,常年祭祀不斷。

據許多史書記載,中國上古時期有過一個華胥國,且有遺址存在。據《太平寰宇》記載:"藍田為三皇故居,境內華胥陵"。明·清七部《藍田縣志》均載"藍田有華胥氏陵,尊廬氏陵,女媧氏谷遺址,史稱三皇故居。"《陝西通志》中說:"羲母(風華胥)陵在藍田縣北35裏"。《藍田縣志》中說:"藍田縣內有華胥氏陵,史稱三皇故居"。根據這些記載,華胥陵遺址就在今陝西省西安市藍田縣華胥鎮宋家村。

華胥陵周圍分布著許多同華胥氏與之有關的人文遺址、遺跡。有華胥溝、三皇廟、毓仙橋、阿氏村(媧氏村)、女媧堡、補天台、人宗廟、磨合山、華胥窖、畫卦台等。伏羲建立《八卦》時的"畫卦台";雷家庄相傳是當年"雷澤"的所在地;傳說"華胥窯"是華胥氏履大人跡後,感虹而生伏羲女媧的窯洞;"毓先橋、毓聖橋"相傳是華胥氏在妊娠伏羲和女媧時所走過的橋梁;宋家村至今還儲存著一通有關記載"三皇"功績的碑石,碑的正中刻有"古華胥國"四個字,左右兩邊分別是"伏羲肇娠,黃帝夢遊"八個字。宋家村至今還儲存著一塊明代記載"三皇"功績的碑石,碑文正中刻有"古華胥國"字樣,左右兩邊分別刻有"伏羲肇娠,黃帝夢遊"八個字。這些都是十分珍貴人文遺址與實物。也都進一步印證了《陝西通志》"羲母陵在(藍田)縣北三十五裏"的記錄。華胥陵是中華大地上一座古老而神秘的陵冢,是一個令全球華人向往祭奠的聖地。

文學作品中的華胥國

因為黃帝的這個夢,在後世的文學作品中,華胥國一詞具有了三層意義。第一,被視為遠古盛世的象征。如晚唐詩人曹唐,在《聖帝擊壤歌四十聲》詩中,對唐堯盛世予以熱情歌頌,對華胥國那種樸素、安逸、衣食富足而又道德高尚的太素之鄉,寄予深切的企盼。其中有句曰:"寤寐華胥國,嬉遊太素鄉。"第二,被視為可以逃避現實煩惱的樂土。如黃庭堅《醉落魄》"陶陶兀兀,尊前是我華胥國。爭名爭利休休莫。雪月風花,不醉怎生得。"陶陶兀兀,形容沉湎于酒,放縱傲慢。這幾句是說,隻有沉醉于酒,才能不再去想追名逐利,才能充分享受風花雪月。第三,作為清美之夢的代稱。如姜夔《踏莎行》:"燕燕輕盈,鶯鶯嬌軟。分明又向華胥見。"是說自己懷念美麗的情人卻無法相見,隻能在夢裏與之重逢了。無論是哪種意義,都是一種理想的境界。

華胥國也曾出現在文學作品中,在《二刻拍案驚奇》裏有一個故事叫《田舍翁時時經理,牧童兒夜夜尊榮》,講的是一個孤兒叫寄兒,生來愚蠢,不識一字,替人家做苦力為生,後來又簽字畫押,被土財主僱去放牛,穿著破布襖,晚上睡在草房裏。

二刻拍案驚奇二刻拍案驚奇

一個道人看中了寄兒的道骨,想帶他出家,寄兒不願意,于是道人就傳授了寄兒一句五字真言,就是"婆珊婆演底",說是睡覺前將這五字真言念上一百遍,就可以夜夜快活。寄兒遵照道人的囑咐,睡覺前整整念了一百遍,然後入睡,在夢裏進入了華胥國,在華胥國裏,寄兒獻萬言長策,被任命為著作郎,旗幟鼓樂,高頭駿馬,送入衙門上任。從此以後,寄兒白天勞苦,晚上就念"婆珊婆演底"進入夢中華胥國,飲美酒,享佳餚,看歌舞。被招為駙馬後,又因消除玄菟、樂浪兩個鄰國的威脅,立了大功,被封為黑甜鄉侯,富貴到了極點。到後來寄兒在放牛時發現了一窖金銀,獻給土財主,被土財主收為養子,開始享受富裕生活,五字真言也不念了。但從此以後,白天和晚上開始顛倒過來,白天享富貴,晚上做惡夢。原來傳授五字真言的道人又來了,他向寄兒講明了其中的道理:白天享富貴的,晚上就要做惡夢;白天勞苦的,晚上就進華胥國享受富貴。

這個故事是是根據《列子》中的故事改編的,又加入了黃粱夢故事中的細節。《列子》中有一篇講黃帝即位十五年後,白天睡覺做了一個夢,夢遊華胥國。華胥國裏沒有君主,一切都是自然狀態,老百姓都沒有嗜欲,不以生為樂,不以死為惡,人與人的關系那麽和諧,因而也就沒有什麽愛憎,無利無害,因而也沒有爭鬥,沒有需要處理的人際關系。那個國家的人都沒有恐懼,甚至入水不溺,入火不熱。這樣的一個國家簡直比天堂還美好。後人就用"華胥國"來指美得不能再美的夢境。

《列子》中的另一篇故事講的是周朝有一個富翁,有很大的一份家業,天天想著家業,想著如何掙更多的錢,弄得身心俱疲,而到了夜晚,一入睡就做夢,夢見自己給人家當奴僕,累得要死,還要受主人的辱罵和鞭打,痛苦得在夢中叫喚,一直到天亮。而這個富翁使用的一個老奴僕,年老體衰,還要整天地勞作,但是一到晚上就夢見自己成為國王,大權獨攬,吃喝玩樂,要啥有啥,快樂無比。當有人對這個奴僕如此辛勞表示同情時,這個僕人說:"人生百年,一半白天一半黑夜。我白天為奴僕,很辛苦,但是到了晚上就成了君王,其樂無比。有什麽可怨恨的呢?"那個富翁為晚上夢中的辛勞而煩惱,他的朋友就告訴他說:"你白天是富翁,享受富貴,晚上做夢自然就要勞苦,這是自然的規律。你想白天黑夜都享受,怎麽可能呢?"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