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薩蠻 -詞牌名

菩薩蠻

詞牌名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菩薩蠻》,本唐教坊曲,後用為詞牌,也用作曲牌。亦作《菩薩鬘》,又名《子夜歌》、《重疊金》等。唐宣宗大中年間,女蠻國派遣使者進貢,她們身上披掛著珠寶,頭上戴著金冠,梳著高高的發髻,讓人感覺宛如菩薩,當時教坊就因此製成《菩薩蠻曲》,于是後來《菩薩蠻》成了詞牌名。另有《菩薩蠻引》、《菩薩蠻慢》。《菩薩蠻》也是曲牌名,屬曲正宮,字句格律與詞牌前半闋同,用在套曲中。此調用韻兩句一換,凡四易韻,平仄遞轉,以繁音促節表現深沉而起伏的情感,歷來名作最多。

《菩薩蠻》為雙調,四十四字,屬小令,以五七言組成。下片後二句與上片後二句字數格式相同。上下片各四句,均為兩仄韻,兩平韻。前後闋末句多用五言拗句"仄平平仄平",亦可改用律句"平平仄仄平"。

  • 作者
    李白
  • 作品名稱
    菩薩蠻
  • 外文名稱
    子夜歌
  • 創作年代
    唐代
  • 作品出處
    杜陽雜編
  • 文學體裁
    詞牌

基本介紹

唐教坊曲名,後用為詞牌。亦作菩薩鬘(mán),又名《子夜歌》、《花間意》、《重疊金》等。

唐宣宗(李忱)大中年間(公元847--859年),女蠻國派遣使者進貢,她們身上披掛著珠寶,頭上戴著金冠,梳著高高的發髻(jì),號稱菩薩蠻隊,當時教坊就因此製成《菩薩蠻曲》,于是《菩薩蠻》就成了詞牌名。

詳細介紹

《菩薩蠻》,原為唐教坊曲名,《宋史·樂志》、《尊前集》、《金奩集》並入“中呂宮”,《張子野詞》作“中呂調”。 其調原出外來舞曲,輸入在公元八四七年以後。但開元時人崔令欽所著《教坊記》中已有此曲名,可能這種舞隊前後不止一次輸入中國。為詞調中之最古者,屬小令,共四十四字,以五七言組成;通篇兩句一韻,凡四易韻,前後片各兩仄韻,兩平韻,平仄遞轉。第一、二句即為七言仄句。第三句為仄起之五言句,換用平韻。

菩薩蠻

第四句為五言拗句。後半第一句為平起仄韻之五言句。第二句為仄起仄韻之五言句。第三、四句與前半第三四句同。情調由緊促轉低沉,歷來名作最多。作者 韋庄(836年─910年),字端己,杜陵(今中國陝西省長安市附近)人,詩人韋應物的四代孫,唐朝花間派詞人,詞風清麗,有《浣花詞》流傳。曾任前蜀宰相,謚文靖。

唐初宰相韋見素後人,少孤貧力學,才敏過人。為人疏曠不拘,任性自用。廣明元年(880)四十五歲,在長安應舉,正值黃巢軍攻入長安,遂陷于戰亂,與弟妹失散。中和二年(882)始離長安赴洛陽。中和三年(883)春,四十八歲作《秦婦吟》。不久避戰亂去到江南,五十八歲回到長安,一心想要應試,以伸展其治國平天下之抱負。乾寧元年(894)五十九歲登進士第,授校書郎。乾寧四年(897),時年六十二歲,被“宣諭和協使”李洵聘為書記,同至西川,結識了西川節度使王建,回長安後,改任左補闕。天復元年(901)六十六歲,應王建之聘入川為掌書記。天祐四年(907),朱溫篡唐。唐亡,力勸王建稱帝,王建為前蜀皇帝後,任命他為宰相,蜀之開國製度多出其手,後終身仕蜀,官至吏部侍郎兼平章事。七十五歲卒于成都花林坊。

原文

其一

紅樓別夜堪惆悵, 香燈半卷流蘇帳。 殘月出門時, 美人和淚辭。

琵琶金翠羽,弦上黃鶯語。勸我早歸家,綠窗人似花。

其二

人人盡說江南好, 遊人隻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畫船聽雨眠。

菩薩蠻

壚邊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還鄉,還鄉須斷腸。

其三

如今卻憶江南樂,當時年少春衫薄。騎馬倚斜橋,滿樓紅袖招

翠屏金屈曲,醉入花叢宿。此度見花枝,白頭誓不歸。

其四

勸君今夜須沉醉,尊前莫話明朝事。珍重主人心,酒深情亦深。

須愁春漏短,莫訴金杯滿。 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幾何。

其五

洛陽城裏春光好,洛陽才子他鄉老。柳暗魏王堤,此時心轉迷。

桃花春水淥,水上鴛鴦浴。凝恨對殘暉,憶君君不歸。

其六

蘭閨索寞翻身早,夜來能動愁多少?底事太難堪,驚依曉夢殘。

征人何處覓,六載無訊息,醒憶別伊時,滿衫清淚滋。

注解

隻合:應當。

壚:舊時酒店用土砌成放酒瓮賣酒的地方。《史記·司馬相如列傳》中記載司馬相如妻卓文君長得很美,曾當壚賣酒:“買一酒舍沽酒,而令文君當壚。”

“ 皓腕凝霜雪”,形容雙臂潔白如雪。

其二翻譯

人人都說江南好,遊人隻應當在江南老去。春天的江水清澈碧綠更勝天空的碧藍,江南酒壚邊賣酒的女子光彩照人,賣酒時撩袖盛酒,露出的手腕白如霜雪。不到年老時,千萬不要回到故鄉,回到家鄉思念江南之情會讓人愁斷腸。 (其實是反寫,表達的還是要還鄉的意思,作者欲回鄉而不得的愁苦悲傷之情)

賞析

這首詞,上片描寫了風景如畫的江南美景。大意是:江南美好,遊人陶醉,不肯離去,應終老于此。躺在畫船上,眼看著“春水碧于天”的春景圖,耳聽著細細的雨聲酣然入夢,好不愜意! 下片由物到人,側重抒情。詞人運用比喻寫出了酒店當壚女子長得潔白明媚。江南物美,人更美,讓人留連忘返。然而,美景卻觸動了詞人的無限鄉愁。他說,“未老莫還鄉,還鄉須斷腸”。因為,此時他的家鄉(中原一帶)正是烽火連天,如果看到那種殘破的情景,一定會令人心傷不已的。 詞人巧妙地刻畫出了在特定環境之下具有個性特征的內心活動,從而突出了“春日遊子”的“思鄉懷人”之情。 這是韋庄到南方避亂時所寫的一首詞,描繪了江南水鄉秀麗的景色和曼妙的人物,表達了詩人熱愛江南的真摯感情。

上闋開宗明義指出“人人盡說江南好”,從而點明全詞的主旨:江南好。緊接著以“遊人隻合江南老”表達詩人切身的感受:江南好到了能使遠方前來的遊子不思故鄉。心甘情願地老于此處。“春水碧于天,畫船聽雨眠”兩句既寫出富有特色的江南美景,又抒寫了沉醉其間的閒適之情。春天裏一碧萬頃的水面與澄明的天空融為一體,休閒假眠在華麗的彩繪船裏,聽著淅淅瀝瀝的雨聲。多麽美妙,多麽閒適,難怪再也不想苦寒的故鄉。下闋前兩句“壚邊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是寫美景中的美人。江南山水養育出來的曼妙美女。酒店裏像月中嫦娥似的美人正在笑臉迎客,尤其引人註目的是她們如霜一樣美白、晶瑩的手腕。最後兩句“未老莫還鄉,還鄉須斷腸”再次表達了詩人對江南風景、人物的痴迷與依戀,明確唱出:人沒有老就該在這人間天堂盡情享受,千萬不要還鄉。如果還鄉就一定會悔斷肚腸。 這首詞既直抒胸臆,表達對江南山水的依戀、陶醉;又對江南山水、人物具體描摹,兩者互為表裏,相交相融,因此極富感染力。

詞作列舉

1.霏霏點點

霏霏點點回塘雨,雙雙隻隻鴛鴦語。灼灼野花香,依依金柳黃。

盈盈江上女,兩兩溪邊舞。皎皎綺羅光。輕輕雲粉妝。

注解:

①霏霏:形容雨絲細密。

②灼灼:鮮明貌。

③依依:柔軟貌。

④盈盈:儀態美好貌。

⑤皎皎:明亮貌。​

菩薩蠻

2. 倚梅聽雨

作者:黃莽

江邊山色橋橫鎖,聆聽風雨梅花墮。閒看兩茫茫,怎知無奈長。

尋春花幾朵,飲酒倚梅坐。愁緒任風吹,相思一地詩。

3.牛朗與織女

作者:黃莽

斷橋飛雪銀河漫,漫河銀雪飛橋斷。舟鎖兩人求,求人兩鎖舟。

鵲飛雲彩落。落彩雲飛鵲。朝夕賦長簫,簫長賦夕朝。

4.書江西造口壁

作者:辛棄疾

鬱孤台下清江水,中間多少行人淚。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山。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江晚正愁餘,山深聞鷓鴣。

注解:

①造口:一稱皂口,在今江西萬安縣西南六十裏。

②鬱孤台:在今江西贛縣西南。《贛州府志》:“鬱孤台,一名賀蘭山。隆阜鬱然孤峙,故名。”清江:此指贛江。

③長安:代指都城汴京。

這是宋孝宗淳熙三年(1176)詞人任江西提點刑獄、駐節贛州時寫的詞。羅大經《鶴林玉露》雲:“南渡之初,虜人追隆佑太後御舟至造口,不及而還。幼安由此起興。”辛棄疾登上鬱孤台,回想四十七年前金兵長驅直入江南、江西腹地,南宋幾乎滅亡之事,從奔騰的清江之水,想到了當年隆佑太後一行匆匆逃竄的蹤影,以及因家國破亂而灑下的痛楚之淚。由水及淚,意象轉換極為自然。“青山遮不住”兩句,表達了詞人對抗金恢復的堅定意志。煞拍兩句,蓋有豪興逸懷,當此日暮江景,畢竟憂思難擋,愁從中來。《鶴林玉露》認為結句:“謂恢復之事行不得也”。而鄧廣銘則認?quot;蓋深慮自身恢復之志未必即得遂行,非謂恢復之事決行不得也。"似乎鄧說更契合稼軒詞境詞心。全詞用的是比興手法。周濟《宋四家詞選》說:“借山怨水”。它以山水起興,一掃傳統《菩薩蠻》小令富艷輕靡之格,而出之以激越悲壯之音,令人耳目一新。梁啓超評此詞說:“《菩薩蠻》如此大聲鏜鞳,未曾有也。”(《藝蘅館詞選》)

譯文:

鬱孤台下這贛江的流水,水中有多少行人的眼淚。我舉頭眺望西北的長安,可惜隻見到無數的青山。但青山怎能把江水擋住,浩浩江水終于向東流去。江邊日晚我正滿懷愁緒,聽到深山傳來聲聲鷓鴣。

名句賞析——“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

辛棄疾的畢生志願就是要北伐中原,恢復大宋江南的統一。他有將相之才而無從施展,不管何時何地,無論所見所聞,種種物象,都會激發他的報國之志和悲憤之情。建炎三年(1129),金兵南侵,直入江西,隆裕太後在造口棄船登入,逃往贛州。四十七年後,辛棄疾途經造口,想起從前金兵肆虐、人民受苦的情景,不禁憂傷滿懷。況且中原至今仍未收復,舉頭眺望,視線卻被青山遮斷;但浩浩蕩蕩的江水沖破重重阻礙,奔騰向前。這既是眼前實景,又暗喻自己百折不回的意志,也增強了他爭取最後勝利的信心。但一想到南歸後的遭遇,又愁上心頭,而那“行不得也哥哥”的鷓鴣啼聲,更使他愁上加愁。全詞一波三折,極盡回環宛曲之美;善于運用比興手法,筆筆言山水,處處有興寄。

平林漠漠

作者:李白

平林漠漠煙如織,寒山一帶傷心碧。暝色入高樓,有人樓上愁。

玉階空佇立,宿鳥歸飛急。何處是歸程,長亭更短亭。

注解:

①近水楊寧益《零墨新箋》考證《菩薩蠻》為古緬甸曲調,唐玄宗時傳入中國,列于教坊曲。變調,四十四字,兩仄韻,兩平韻。

賞析:

宋初《尊前集》及稍後的文學《湘山野錄》、楊繪《時賢本事曲子集》,都載有傳為李白所作的這首《菩薩蠻》。黃^誑《唐宋諸賢絕妙詞選》且將此詞推為“百代詞典之祖”。然自明胡應麟以來,不斷有人提出質疑,認為它是晚唐五代人作而托李白的。這場爭議至今仍繼續。這是一首懷人詞,寫思婦盼望遠方行人久候而不歸的心情。開頭兩句為遠景。高樓極目,平林秋山,橫亙天末,凝望之際,不覺日暮。“煙如織”是說暮煙濃密,“傷心碧”是說山色轉深。王建《江陵使至汝州》詩:“日暮數峰青似染,商人說是汝州山”。薛濤《題竹郎廟》詩:“竹郎廟前多古木,夕陽沉沉山更綠。”多言晚山之青,可以參看。這兩句全從登樓望遠的思婦眼中寫出,主觀色彩很重,而行人之遠與佇望之深,盡在其中。“暝色”兩句為近景,用一“入”字由遠而近,從全景式的平林遠山拉到樓頭思婦的特寫鏡頭,突出了“有人樓上愁”的人物主體,層次井然。

下片玉階佇立仰見飛鳥,與上片登樓遠望俯眺平楚,所見不同,思念之情則一。“宿鳥歸飛急”還意在反襯行人滯留他鄉,未免戀戀不返。末句計歸程以卜歸期。庚信《哀江南賦》有“十裏五裏,長亭短亭”之語。詞中著一“更”字加強了連續不斷的以至無窮無盡的印象。征途上無數長亭短亭,不但說明歸程遙遠,同時也說明歸期無望,以與過片“空佇立”之“空”字相應。如此日日空候,思婦的離愁也就永無窮盡了。結句不怨行人忘返,卻愁道路幾千,歸程迢遞,不露哀怨,語甚醞藉。韓元吉《念奴嬌》詞雲,“尊前誰唱新詞,平林真有恨,寒煙如織。”可見南宋初這首《菩薩蠻》猶傳唱不絕。

歸鴻聲斷

作者李清照

歸鴻聲斷殘雲碧,背窗雪落爐煙直。燭底鳳釵明,釵頭人勝輕。

角聲催曉漏,曙色回牛鬥。春意看花難,西風留舊寒。

李清照(1084-1155?)號易安居士,齊州章丘(今屬山東濟南)人,以詞著稱,有較高的藝術造詣。父李格非為當時著名學者,夫趙明誠為金石考據家。早期生活優裕,與明誠共同致力于書畫金石的蒐集整理。金兵入據中原,流寓南方,明誠病死,境遇孤苦。所作詞,前期多寫其悠閒生活,後期多悲嘆身世,情調感傷,有的也流露出對中原的懷念。形式上善用白描手法,自闢途徑,語言清麗。論詞強調協律,崇尚典雅、情致,提出詞“別是一家”之說,反對以作詩文之法作詞。並能詩,留存不多,部分篇章感時詠史,情辭慷慨,與其詞風不同。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詞》,已散佚。後人有《漱玉詞》輯本。今人有《李清照集校註》。(《辭海》1989年版)

注解:

①歸鴻:這裏指春天北歸的大雁。

②碧:青綠色。

③背窗:身後的窗子。

④鳳釵:古代婦女的一種首飾。釵名有時因釵頭的形狀而異。

⑤人勝:古時正月初七為“人日”,剪彩為人形,故名人勝。勝,古代婦女的首飾。

⑥角:古時軍中樂器。有彩繪者,也稱畫角。

⑦漏:古代滴水計時的器具。

⑧牛鬥:即牛宿(二十八宿之一,相當于摩間羯座之一部分)、鬥宿(二十八宿之一,相當于人馬座一部分)。非一般的所說北鬥星和牽牛星。

賞析:

此詞當為李清照南渡後的作品。上片寫黃昏後的室內外的景象,及永夜思念家鄉的情景。下片寫拂曉室內外的景象和女主人難以看到梅花的惆悵,不言愁而愁自見。不假雕飾,意境幽遠。

牡丹含露

牡丹含露真珠顆,美人折向庭前過,含笑問檀郎,花強妾貌強?

檀郎故相惱,須道花枝好。一面發嬌嗔,碎挼花打人。

注解:

①檀郎:晉代潘岳小名檀奴,姿儀美好,舊因以“檀郎”或“檀奴”作為對美男子

或所愛慕的男子之稱。

②挼:揉搓。“挪”的異體字。

賞析:

這首《菩薩蠻》,生動地描繪了折花美女天真嬌痴的神態,謳歌男女間的愛情。寫得流麗自然,面又細膩入微。有濃鬱的生活氣息和民歌風味。

枕前發盡

枕前發盡千般願:要休且待青山爛,水面上秤錘浮,直待黃河徹底枯。

白日參辰現,北鬥回南面。休即未能休,且待三更見日頭。

注解:

①選自《敦煌曲子詞集》。這是早期的民間詞。

②參(shēn)辰即參、商,二星宿名。參星在東方,商星在西方,此出彼沒,不可能同時出現在白天。

③日頭:原作“月頭”,是誤寫。

小山重疊

作者溫庭筠

小山重疊金明滅,鬢雲欲度香腮雪。懶起畫蛾眉,弄妝梳洗遲。 

照花前後鏡,花面交相映,新帖綉羅襦,雙雙金鷓鴣。

注解:

①小山:指屏風上雕畫的小山。金明滅:金光閃耀的樣子。

②鬢雲:象雲朵似的鬢發。度:覆蓋。香腮雪:雪白的面頰。

③弄妝:梳妝打扮。

④羅襦(rú):絲綢短襖。

⑤鷓鴣:這裏指裝飾的圖案。

譯文:

眉妝漫染,疊蓋了部分額黃,鬢邊發絲飄過,潔白的香腮似雪,懶得起來,畫一畫蛾眉,整一整衣裳,梳洗打扮

慢吞吞,意遲遲,照一照新插的花朵,對了前鏡,又對後鏡,紅花與容顏,交相輝映,剛穿上的綾羅裙襦綉著一雙雙的金鷓鴣。

賞析:

這首《菩薩蠻》,為了適應宮廷歌伎的聲口,也為了點綴皇宮裏的生活情趣,把婦女的容貌寫得很美麗,服飾寫得很華貴,體態也寫得十分嬌柔。仿佛描繪了一帽唐代仕女圖。詞的上片,寫床前屏風的景色及梳洗時的嬌慵姿態;下片寫妝成後的情態,暗示了人物孤獨寂寞的心境。全詞委婉含蓄地揭示了人物的內心世界,並成功地運用反襯手法。鷓鴣雙雙,反襯人物的孤獨;容貌服飾的描寫,反襯人物內心的寂寞空虛。表現了作者的詞風和藝術成就。

山亭水榭

作者:朱淑真

山亭水榭秋方半,鳳幃寂寞無人伴。愁悶一番新,雙蛾隻舊顰。

起來臨綉戶,時有疏螢度。多謝月相憐,今宵不忍圓。

賞析:

朱淑真本人的愛情生活極為不幸,作為一位女詞人,她多情而敏感。詞中寫女主人公從缺月獲得安慰,不啻是一種含淚的笑顏。無怪魏仲恭在《朱淑真斷腸詩詞序》中評價其詞為“清新婉麗,蓄思含情,能道人意中事,同豈泛泛者所能及”。“春秋多佳日”山亭水榭“的風光當分外迷人,但詞人卻以極冷漠的筆調作出此詞,因為”良辰美景奈何天“,消除不了”鳳幃“中之”寂寞“——獨處無郎,還有什麽賞心樂事可言呢?”鳳幃“句使人聯想到李商隱《無題》詩中的名句:”重幃深下莫愁堂,臥後清宵細細長“。如此情狀,叫人怎不顰眉,怎不愁悶?有意味的是,詞人使”愁悶“與”顰眉“分屬于”新“”舊“二字。”舊“字以見女主人公愁情之久長”新“字則表現其愁情之與日俱增。一愁未去,一愁又生,這是”新“;而所有的愁都與相思有關,這又是”舊“。”新“”舊“二字相映成趣,更覺情深。

輾轉反側,失眠多時,于是乃有“起來”而“臨綉戶”似乎是在期待心上人的到來。然而戶外所見,隻不過“時有疏螢度”而已,其人望來終不來。此時,女主人公空虛寂寞的情懷,是難以排遣的。在這關鍵處,詞人又卻又寫出了一絲安慰,也算是自慰吧!詞人給她一點安慰,一輪缺月,高掛中天,並賦予它人情味,說它因憐憫閨中人的孤棲,不忍獨圓。“多謝”二字,痴極妙極。同是寫孤獨情懷,蘇東坡在圓月上做文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朱淑真則在缺月上做文章“多謝月相憐,今宵不忍圓。”移情于物,怨謝由我,真有異曲同工同妙。此詞最有興味之所在正是結尾兩句。

綠蕪牆繞

作者:陳克

綠蕪牆繞青苔院,中庭日淡芭蕉卷。蝴蝶上階飛,烘簾自在垂。

玉鉤雙語燕,寶甃楊花轉。幾處簸錢聲,綠窗春睡輕。

注解

①蕪:音無,田野荒廢,叢生野草。

②簸錢:擲錢為戲以賭輸贏。

③甃:音皺,井壁;井。

譯文:

綠草叢生的圍牆,環繞著長滿青苔的庭院,庭院中日色隔隔芭樵葉兒倦。蝴蝶在台階上翩翩起飛,帷簾在微風裏自在飄垂。白玉的簾溝上一雙燕兒低語呢喃,共垣的四周楊花柳絮飄旋飛轉。幾處傳出簸錢為戲的嬉鬧聲,綠簾裏正做著淡淡的春夢。

賞析:

《白雨齋詞話》雲:“陳子高詞溫雅閒麗,暗合溫、韋之旨。”這首詞的特點,即在一個“閒”字。李白有《山中問答》詩:“問餘何意棲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閒,桃花流水杳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心自閒”,指身棲碧山的閒適之趣,而讀者即在那“笑而不答”的啓示下發出會心的微笑。這首詞也是著眼于“閒適”而又意在言外,使人心領神會,悠然自得。陳振孫、周濟等都稱陳克詞“格韻極高”,大約就是指他詞中那種“不著一字,盡得風流”的韻致而言吧。

這首詞通篇寫景,而人物的內心的活動即妙合于景物描繪之中,“情景名為二,而實不可離,神于詩者妙合無垠。巧者則情中景,景中情。”(《夕堂永日緒論》)上片展現映入簾內之人眼中的庭院景象,由遠而近,由靜到動。首句寫院牆,其上綠草雜生,圍住寂寂庭院,院內青苔滿地,可見人跡罕至,古詩亦有雲:“並由履跡少,一夜上階生。”“中庭”句指正午時分陽光淡淡投上蕉葉,“卷”字形容蕉葉卷心,姿態自然。李清照詞曰:“窗前誰種芭蕉樹,陰滿中庭,陰滿中庭、葉葉心心,舒卷有餘情。”蕉葉大而遮蔭,庭院因而顯得幽深。“蝴蝶”句點出階前無人,出入花叢林間的蝶兒也款款而來。末句隻寫簾兒輕垂,隨風微動,“一行珠簾閒不卷”,簾內之人的所見所感則含蓄不露,“‘池塘生春草’、‘蝴蝶飛南園’、‘明月照積雪’,皆心中目中與相融浹,一出語時,即得珠圓玉潤,要亦各視其所懷來而與景相迎者也。”(《夕堂永日緒論》)此是指客觀自然景物與詩人自身感受兩者能和諧並相互滲透而言。這首詞上片寫庭院的幽靜自然,詞人的閒適心情,兩者交相融合,韻味雋永。

下片“玉鉤”句從“風簾自在垂”而來。燕子多在人家梁間作巢,出入房櫳,“還相雕梁藻井,又軟語商量不定。”“穿簾海燕雙飛去。”由于珠簾不卷,玉鉤空懸,雙雙燕子,呢喃其上,聽來是那樣低軟柔和,真是比“迷離曉夢啼鶯”還要悠忽。“寶甃”句寫楊花飄颺旋轉于井垣四周,優遊自如,“不肯畫堂朱戶,春風自在楊花。”這是庭中景物再現于迷夢之中,“幾處”句,依稀聞得簸錢為戲的聲音。王建《宮詞》雲:“暫向玉華階上坐,簸錢贏得兩三籌。”笑語嬉鬧,都在隱約之間。這些景物描寫給人的印象是似有若無,不可捉摸。

末句方始點出人物,綠窗之下,午夢悠悠,一“輕”字形容似睡非睡,若夢非夢,蘇軾有“紅窗睡重不聞鶯”之句,李清照詞雲:“濃睡不消殘酒。”“輕”就是和“重”、“濃”相對而言。睡重故不聞鶯啼,濃睡乃不消殘酒,而睡輕則燕語、花飛和簸錢聲都如有所聞,若有所見,這種朦朧的景象與詞人悠閒的心情亦是相和諧而滲透的,所構成的意境是閒適而又多意外之趣。正如郭忠恕畫天外數峰,略有筆墨,而意在筆墨之外。

詞牌格律

菩薩蠻

中平中仄平平仄韻 中平中仄平平仄韻

中仄中平平韻 中平平仄平韻

中平平仄仄韻 中仄中平仄韻

中仄仄平平韻 中平中仄平韻

共四段,每段押不同韻。

詞牌歷史

唐蘇鶚《杜陽雜編》:“大中(公元847-859年)初,女蠻國貢雙龍犀,明霞錦,其國人危髻金冠,纓絡被體,故謂之‘菩薩蠻’。當時倡優,遂歌《菩薩蠻曲》,文士亦往往效其詞。”(見《詞譜》卷五引)《唐音癸簽》、《南部新書》略同。又《北夢瑣言》:“宣宗愛唱《菩薩蠻》詞,令狐丞相假飛卿所撰密進之,戒以勿泄。” 所謂“菩薩蠻”,是波斯語Mussulman或其訛形Bussurman的譯音,意為伊斯蘭教徒(穆斯林)。當時教坊,譜作曲詞,遂為詞名。後楊升庵改蠻為鬘,失其本矣。後人又名為《重疊金》、《子夜歌》、《花間意》、《巫山一片雲》等,非特于詞名來源無涉,且《子夜歌》另有正調,而《巫山一片雲》更易與別調《巫山一段雲》相混,殊屬無取。

大意就是公元847-859年初,女蠻國的人來訪,一個個都穿戴華麗,讓人感覺宛如菩薩,所以稱為“菩薩蠻”

典範作品

唐·溫庭筠《菩薩蠻·小山重疊金明滅

唐·韋庄《菩薩蠻·人人盡說江南好》

唐·李白《菩薩蠻》

唐·無名氏《菩薩蠻·牡丹含露真珠顆》

五代·李煜《菩薩蠻·花明月暗籠輕霧》

宋·張先《菩薩蠻·憶郎還上層樓曲》

宋·杜安世《菩薩蠻·遊絲欲墮還重上》

宋·李師中《菩薩蠻·子規啼破城樓月》

宋·王安石《菩薩蠻·數間茅屋閒臨水》

宋·孫洙《菩薩蠻·樓頭尚有三通鼓》

宋·魏夫人《菩薩蠻·溪山掩映斜陽裏》

宋·蘇軾《菩薩蠻·夏閨怨(回文)》

宋·晏幾道《菩薩蠻·哀箏一弄湘江曲》

宋·舒亶《菩薩蠻·畫船捶鼓催君去》

宋·黃庭堅《菩薩蠻·半煙半雨溪橋畔》

宋·賀鑄《菩薩蠻·彩舟載得離愁動》

宋·趙令畤《菩薩蠻·春風試手先梅蕊》

宋·李清照《菩薩蠻·歸鴻聲斷殘雲碧》

宋·朱淑真《菩薩蠻·山亭水榭秋方半》

宋·辛棄疾《菩薩蠻·書江西造口壁

宋·高觀國《菩薩蠻·何須急管吹雲暝》

宋·陳克《菩薩蠻·綠蕪牆繞青苔院》

清·納蘭容若《菩薩蠻》

毛澤東《菩薩蠻·大柏地》

毛澤東《菩薩蠻·登黃鶴樓

黃莽《菩薩蠻》

現代作品

菩薩蠻、羅幃雙枕何時有

作者:向天琦

羅幃雙枕何時有?經年秀上鴛鴦舊。夢裏企風迎,動桃含笑生。

醒時花落地,逝水三千裏。何事更惆悵?嬋娟半入房。

菩薩蠻、黃鸝初改亭前調

作者:向天琦

黃鸝初改亭前調,清歌怎奈蟬聲盜。 舉目樹無顏,桃枝特可憐。

隨江花帶露,終日不西顧。誰作負心人,欠儂一縷春。

菩薩蠻、秋

作者:向天琦

世人迷醉紅塵事,為情消瘦教生死。秋院被風傷,秋燈秋夜長。

秋花秋月慘,秋草秋江淡。不曉雨無聲,悄來落五更。

菩薩蠻、 思江南

作者:向天琦

久居鬧市思鄉重,北方猶記兒時夢。明月不驚燕,曉風吹睡蓮。

幼蛙臨水跳,惹起春江笑。萬嶺百花濃,誰家不入風。

歌曲 菩薩蠻

(電視劇《後宮甄嬛傳》插曲)

編曲劉歡

演唱姚貝娜

小山重疊金明滅,

鬢雲欲度香腮雪。

懶起畫娥眉,

弄妝梳洗遲。

照花前後鏡,

花面交相映,

新帖綉羅襦,

雙雙金鷓鴣。

紅顏劫》與此歌同曲異詞,均由劉歡作曲,姚貝娜演唱,為《後宮甄嬛傳》的片頭曲。

歌詞 紅顏劫

斬斷情絲心猶亂

千頭萬緒仍糾纏 

拱手讓江山 

低眉戀紅顏 

禍福輪流轉 

是劫還是緣 

天機算不盡 

交織悲與歡 

古今痴男女 

誰能過情關

詩詞鑒賞

作者:孫洙(宋)

樓頭上有三冬鼓,何須抵死催人去!上馬苦匆匆,琵琶曲未終。

回頭腸斷處,卻更廉纖雨。漫道玉為堂,玉堂今夜長。

賞析

起首樓頭尚有三通鼓,何須抵死摧人去!這兩句是牢騷話:剛剛二更時分,城樓上還要敲三通鼓才天亮,何必這麽死命地催人走呢!據宋洪邁《夷堅甲志》卷四,翰林學士孫洙某晚正太尉李端願家歡宴,有美女侍妾奏樂助興,恰逢此時朝廷宣召,心下不願,故出怨語。何須抵死催人去就是本此而發的牢騷。說:尚有三通鼓,而不說已過二更,表示離天亮還早,希望多玩一會兒。但留連不舍之意橫遭阻抑,自然轉化為憾恨之情。抵死,猶言死命、拚命,形容竭力。對于皇帝宣召,竟是如此不情願,可見這夜宴是何等令人留戀。上馬苦匆匆,琵琶曲未終,一邊匆匆上馬,一邊卻還戀顧那美妙的琵琶聲,深以未聽到曲終為憾。琵琶的誘人魅力來自那位彈奏的女子,言外蘊含著對其人的深情眷戀。然而迷人的女樂,終究抵不住皇命的催逼,他隻得無可奈何地上馬離去了,但那聲聲琵琶似乎一直縈繞耳際。上片四句,一氣流註,節奏快速,皇命催人、刻不容緩的氣氛頓出,從而反襯出詞人不願從命而又不敢違命的矛盾感情。

過片寫主人公戀戀不舍,人雖已上馬,心尚留筵間,一路上還出神地回頭凝望。但馬跑得快,老天更不湊趣,又下起蒙蒙細雨,眼前隻覺一片模糊,宛如織就一張漫天的愁網,連人帶馬給罩住了。廉纖雨,蒙蒙細雨。無邊絲雨細如愁,這廉纖細雨,既阻斷了視線,又攪亂了心緒;借景語抒情,情景湊泊而有醞藉之致。漫道玉為堂,玉堂今夜長!玉堂,翰林院的別稱。玉堂供職是作者平時所自以為宋寵的,今夜卻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無聊和索寞。從一個充滿美酒清歌的歡樂世界,硬生生地被拋到宮禁森嚴的清冷官署,其懊喪和惱恨可想而知。玉堂今夜長,大有長夜難捱之感。對照開頭城頭尚有三通鼓,同時對于時間的感受,竟有如此不同的心理變化。這一起一結也自然形成兩種情境的鮮明對比,使這首小詞首尾相顧,有回環不盡之妙。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