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高窟

莫高窟

莫高窟,俗稱千佛洞,坐落在河西走廊西端的敦煌。它始建于十六國前秦時期,歷經十六國:北朝、五代、西夏等歷代的興建,形成巨大的規模,有洞窟735個,壁畫4.5萬平方米、泥質彩塑2415尊,是世界上現存規模最大、內容最豐富的佛教藝術地。

1961年,莫高窟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公布為第一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之一。1987年,莫高窟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莫高窟與山西大同雲崗石窟、河南洛陽龍門石窟、甘肅天水麥積山石窟稱為中國四大石窟

  • 中文名稱
    莫高窟
  • 外文名稱
    Mogao Grottoes
  • 地理位置
    甘肅省敦煌市東南25千米
  • 氣候類型
    極幹旱大陸性氣候
  • 開放時間
    旺季(5月1日至10月31日):8:30-18:00(17:00停止售票)  淡季(11月1日至4月30日):9:00-17:30(16:30停止售票)
  • 門票價格
    旺季160元,淡季80元(11月1日-4月30日)
  • 著名景點
    九層樓、藏經洞
  • 別稱
    千佛洞
  • 開鑿年份
    公元366年
  • 現存洞窟
    735座
  • 最近機場
    敦煌機場
  • 最近火車站
    敦煌市火車站、柳園站
  • 最佳時節
    5-10月
  • 用時參考
    1天

簡要介紹

莫高窟

莫高窟,又名“千佛洞”,是我國三大石窟藝術寶庫之一,被譽為20世紀最有價值的文化發現、“東方盧浮宮”,坐落在河西走廊西端的敦煌,以精美的壁畫和塑像聞名于世。

它始建于十六國的前秦時期,歷經十六國、北朝、隋、唐、五代、西夏、元等歷代的興建,形成巨大的規模,現有洞窟735個,壁畫4.5萬平方米、泥質彩塑2415尊,是世界上現存規模最大、內容最豐富的佛教藝術聖地。

莫高窟的藝術特點主要表現在建築塑像壁畫三者的有機結合上。窟形建製分為禪窟、殿堂窟、塔廟窟、穹隆頂窟、影窟等多種形製;彩塑分圓塑、浮塑、影塑、善業塑等;壁畫類別分尊像畫、經變畫、故事畫、佛教史跡畫、建築畫、山水畫、供養畫、動物畫、裝飾畫等不同內容,系統反映了十六國、北魏、西魏、北周、隋、唐、五代、宋、西夏、元等十多個朝代及東西方文化交流的各個方面,成為人類稀有的文化寶藏。   

莫高窟還是一座名副其實的文物寶庫。在藏經洞中就曾出土了經卷、文書、織綉、畫像等5萬多件,藝術價值極高,可惜由于當時動蕩的社會以及腐敗的明清政府,加上道士王圓籙的疏于管理,這些寶藏幾乎被悉數盜往國外。現在莫高窟對面的三危山下,由敦煌研究院承建了敦煌藝術陳列中心,仿製了部分原大洞窟,使遊客在莫高窟的觀賞內容更加豐富多彩。

地理位置

莫高窟它位于敦煌市東南25公裏的鳴沙山東麓,前臨宕泉,東向祁連山支脈三危山。

自然氣候

敦煌古稱“沙州”,是一座擁擁有二千多年歷史的文化名城。敦煌氣候屬于極幹旱大陸性氣候,年平均氣溫9.3℃,7月份平均氣溫24.7℃,1月份平均9.3℃,全年幹燥少雨,晝夜溫差極大,此外敦煌還有幹熱風黑沙暴兩大自然災害。

歷史沿革

莫高窟莫高窟

莫高窟始建于十六國時期,據唐《李克讓重修莫高窟佛龕碑》一書的記載,前秦建元二年(366年),僧人樂尊路經此山,忽見金光閃耀,如現萬佛,于是便在岩壁上開鑿了第一個洞窟。此後法良禪師等又繼續在此建洞修禪,稱為“漠高窟”,意為“沙漠的高處”。後世因“漠”與“莫”通用,便改稱為“莫高窟”。另有一說為:佛家有言,修建佛洞功德無量,莫者,不可能、沒有也,莫高窟的意思,就是說沒有比修建佛窟更高的修為了。

北魏西魏北周時,統治者崇信佛教,石窟建造得到王公貴族們的支持,發展較快。

隋唐時期,隨著絲綢之路的繁榮,莫高窟更是興盛,在武則天時有洞窟千餘個。安史之亂後,敦煌先後由吐蕃和歸義軍佔領,但造像活動未受太大影響。北宋西夏和元代,莫高窟漸趨衰落,僅以重修前朝窟室為主,新增極少。

元代以後敦煌停止開窟,逐漸冷落荒廢。明嘉靖七年(1528年)封閉嘉峪關,使敦煌成為邊塞遊牧之地。清康熙五十七年(1718)平定新疆,雍正元年(1723)在敦煌設沙州所,三年(1725)改沙州衛,並從甘肅各州移民敦煌屯田,重修沙州城。幹隆二十五年(1760)改沙州衛為敦煌縣,敦煌經濟開始恢復。莫高窟開始被人們註意。

清光緒二十六年(1900)發現了震驚世界的藏經洞。不幸的是,在晚清政府腐敗無能、西方列強侵略中國的特定歷史背景下,藏經洞文物發現後不久,英人斯坦因、法人伯希和、日人橘瑞超、俄人鄂登堡等西方探險家接踵而至敦煌,以不公正的手段,從王道士手中騙取大量藏經洞文物,致使藏經洞文物慘遭劫掠,絕大部分不幸流散,分藏于英、法、俄、日等國的眾多公私收藏機構,僅有少部分儲存于國內,造成中國文化史上的空前浩劫。

洞窟結構

莫高窟開鑿于敦煌城東南25公裏的鳴沙山東麓的崖壁上,前臨宕泉,東向祁連山支脈三危山。南北全長1680米,現存歷代建設的洞窟共735個,分布于高15-30多米高的斷崖上,上下分布1—4層不等。分為南、北兩區,其中南區是禮佛活動的場所,各個朝代壁畫和彩塑的洞窟492個,彩塑2400多身,壁畫4.5萬多平方米,唐宋時代木構窟檐五座,還有民國初重修的作為莫高窟標志的九層樓。蓮花柱石和舍利塔20餘座,鋪地花磚2萬多塊。北區的243個洞窟(另有5個洞窟已編入北區492個號中),是僧侶修行、居住、瘞埋的場所,內有修行和生活設施土炕、灶坑、煙道、壁龕、燈台等,但多無彩塑和壁畫。

莫高窟莫高窟

莫高窟各窟均是洞窟建築、彩塑、繪畫三位一體的綜合性藝術。洞窟最大者200多平方米,最小者不足1平方米。洞窟形製主要有禪窟、中心塔柱窟、佛龕窟、佛壇窟、涅槃窟、七佛窟、大像窟等。塑繪結合的彩塑內容主要有佛、菩薩、弟子、天王、力士像等。彩塑形式有圓塑、浮塑、影塑、善業泥等。圓雕、浮雕除第96、130窟兩尊大佛,第148、158兩大臥佛為石胎泥塑外,其餘均為木骨泥塑。佛像居中心,兩側侍立弟子、菩薩、天王、力士,少則3身,多則11身。以第96窟35.6米的彌勒坐像為最高,小則10餘釐米。

藝術特色

建築藝術

現存500多個洞窟中儲存有繪畫、彩塑的492個,按石窟建築和功用分為中心柱窟(支提窟)、殿堂窟(中央佛壇窟)、覆鬥頂型窟、大像窟、涅槃窟、禪窟、僧房窟、廩窟、影窟和瘞窟等形製,還有一些佛塔。窟型最大者高40餘米、寬30米見方,最小者高不足盈尺。從早期石窟所保留下來的中心塔柱式這一外來形式的窟型,反映了古代藝術家在接受外來藝術的同時,加以消化、吸收,使它成為我國民族形式。其中不少是現存古建築的傑作。在多個洞窟外存有較為完整的唐代、宋代木質結構窟檐,是不可多得的木結構古建築實物資料,具有極高的研究價值。

莫高窟

彩塑藝術

彩塑為敦煌藝術的主體,有佛像、菩薩像、弟子像以及天王、金剛、力士、神等。彩塑形式豐富多彩,有圓塑、浮塑、影塑、善業塑等。最高34.5米,最小僅2釐米左右(善業泥木石像),題材之豐富和手藝之高超,堪稱佛教彩塑博物館。17窟唐代河西都統的肖像塑,和塑像後繪有持杖近侍等,都惟妙惟肖,把塑像與壁畫結為一體,為我國最早的高僧寫實真像之一,具有很高的歷史和藝術價值。

壁畫藝術

石窟壁畫富麗多彩,各種各樣的佛經故事,山川景物,亭台樓閣等建築畫、山水畫、花卉圖案、飛天佛像以及當時勞動人民進行生產的各種場面等,是十六國至清代1500多年的民俗風貌和歷史變遷的藝術再現,雄偉瑰麗。在大量的壁畫藝術中還可發現,古代藝術家們在民族化的基礎上,吸取了伊朗、印度、希臘等國古代藝術之長,是中華民族發達文明的象征。各朝代壁畫表現出不同的繪畫風格,反映出我國封建社會的政治、經濟和文化狀況,是中國古代美術史的光輝篇章,為中國古代史研究提供珍貴的形象史料。

莫高窟

莫高窟的重要唐代經變壁畫所在洞窟列表如下:

莫高窟唐代重要經變壁畫及所在洞窟表
時代經變畫名稱所在洞窟
初唐阿彌陀經變205、220、321、329、334、335、341
東方葯師變220、331
彌勒經變341、386
思益梵天請問經變386
盛唐觀無量壽經變45、66、126、129、148、172、180、215、217、320
東方葯師變148、180
彌勒經變215、445
中唐觀無量壽經變115、159、188、197、201、231、236、360
東方葯師變112、154、236、360、361、369
報恩經變112、154
彌勒經變369
金剛經變112
金光明經變158
晚唐東方葯師變12、85、128、138、144、150、156、173、177、196、232、468
觀無量壽經變12、177、232、468
報恩經變85、138、144、156
金剛經變85、138、144、156
思益梵天請問經變12、85、138、156
金光明經變138、156、196
阿彌陀經變173

貯存藏品

莫高窟

光緒26年(公元1900年),在16窟北壁發現砌封于隱室中滿貯從三國魏晉到北宋時期的經卷、文書,織綉和畫像等約5萬餘件。文書除漢文寫本外,傈特文、佉盧文、回鶻文、吐蕃文、梵文、藏文等各民族文字寫本約佔六分之一。文書內容有佛、道等教的教門雜文的宗教文書,文學作品、契約、賬冊、公文書函等的世俗文書。敦煌藝術的發現,名聞中外,它對中國古代文獻的補遺和校勘有極為重要的研究價值。莫高窟是一座融繪畫雕塑建築藝術于一體,以壁畫為主、塑像為輔的大型石窟寺。它的石窟形製主要有禪窟、中心塔柱窟、殿堂窟、中心佛壇窟、四壁三龕窟、大像窟、涅槃窟等 各窟大小相差甚遠,最大的第16窟達268平方米,最小的第37窟高不盈尺。窟外原有木造殿宇,並有走廊、堆道等相連,現多已不存。

莫高窟壁畫繪于洞窟的四壁、窟頂和佛龕內,內容博大精深,主要有佛像、佛教故事、佛教史跡、經變、神怪、供養人、裝飾圖案等七類題材,此外還有很多表現當時狩獵、耕作、紡織、交通、戰爭、建設、舞蹈、婚喪嫁娶等社會生活各方面的畫作。這些畫有的雄渾寬廣,有的鮮艷瑰麗,體現了不同時期的藝術風格和特色。中國五代以前的畫作已大都散失,莫高窟壁畫為中國美術史研究提供了重要實物,也為研究中國古代風俗提供了極有價值的形象和圖樣。據計算,這些壁畫若按2米高排列,可排成長達25公裏的畫廊

莫高窟所處山崖的土質較松軟,並不適合製作石雕,所以莫高窟的造像除四座大佛為石胎泥塑外,其餘均為木骨泥塑。塑像都為佛教的神佛人物,排列有單身像和群像等多種組合,群像一般以佛居中,兩側侍立弟子、菩薩等,少則3身,多則達11身。彩塑形式有圓塑、浮塑 影塑、善業塑等。這些塑像精巧逼真、想象力豐富、造詣極高,而且與壁畫相融映襯,相得益彰。

它是一個九層的遮檐,也叫“北大像”,正處在崖窟的中段,與崖頂等高,巍峨壯觀。其木構為土紅色,檐牙高啄,面板輪廓錯落有致,檐角系鈴,隨風作響。其間有彌勒佛坐像,高35.6米,由石胎泥塑彩繪而成,是中國國內僅次于樂山大佛榮縣大佛的第三大坐佛。容納大佛的空間下部大而上部小,平面呈方形。樓外開兩條通道,既可供就近觀賞大佛,又是大佛頭部和腰部的光線來源。這座窟檐在唐文德元年(888年)以前就已存在,當時為5層,北宋乾德四年(966年)和清代都進行了重建,並改為4層。1935年再次重修,形成的9層造型

漫卷,悠然自得。畫家用那特有的蜿蜒曲折的長線、舒展和諧的意趣,呈獻給人們一個優美而空靈的想象世界。

重要價值

歷史價值

莫高窟

敦煌石窟營造及其歷史過程,敦煌的悠久歷史,當地有影響的世族與大姓,以及敦煌同周圍民族與西域的關系,在歷史中沒有或很少記載。敦煌石窟有成千上萬個供養人畫像,其中有一千多條還儲存題名結銜。能夠了解許多歷史狀況和歷史線索。

本生、佛傳、福田經變、彌勒經變、寶雨經變、楞伽經變及供養人題記,可幫助了解古代經濟生活的狀況。

法華經變、涅盤經變提供了古代軍隊操練、出征、征伐、攻守的作戰圖,及兵器裝備的寶貴形象資料。

敦煌壁畫中儲存有屬于體育屬性的資料,如騎射、射靶、馬技、躍馬、相撲、角力、舉重(舉象、舉鍾)、奕棋、投壺、武術、遊泳、馬球、蹴踘等。

敦煌石窟的彩塑和壁畫,大都是佛教內容:如彩塑和壁畫的尊像,釋迦牟尼的本生、因緣、佛傳故事畫,各類經變畫,眾多的佛教東傳故事畫,神話人物畫等,每一類都有大量、豐富、系統的材料。還涉及到印度、西亞、中亞、新疆等地區,可幫助了解古代敦煌以及河西走廊的佛教思想、宗派、信仰、傳播,佛教與中國傳統文化的融合,佛教中國化的過程等等。

藝術價值

敦煌石窟建設的一千年歷程,時值中國歷中上兩漢以後長期分裂割據,走向民族融合、南北統一,臻于大唐之鼎盛,又由顛峰而式微的重要發展時期。在此期間,正是中國藝術的程式、流派、門類、理論的形成與發展時期,也是佛教與佛教藝術傳入後,建立和發展了中國的佛教理論與佛教宗派,佛教美術藝術成為中國美術藝術的重要門類,最終完成了中國化的時期。

從中國繪畫美術的門類角度看,敦煌石窟壁畫中的人物畫、山水畫、動物畫、裝飾圖案畫都有千年歷史,自成體系,數量眾多的特點,都可成為獨立的人物畫史、山水畫史、動物畫史、裝飾圖案畫史。特別是儲存了中國宋代以前即10世紀以前如此豐富的人物畫、山水畫、動物畫、裝飾圖案的實例,這是世界各國博物館藏品所未見的。

敦煌壁畫中有音樂題材洞窟達200多個,繪有眾多樂隊、樂伎及樂器,據統計不同類型樂隊有500多組,吹、打、拉、彈各類樂器40餘種,共4500多件。敦煌藏經洞文獻中也有曲譜和其它音樂資料。豐富的音樂圖像資料,展現了近千年連續不斷的中國音樂文化發展變化的面貌。為研究中國音樂史,中西音樂交流提供了珍貴資料。

敦煌石窟大多數洞窟的壁畫中幾乎都有舞蹈形象。有反映人間社會生活、風俗習尚的舞樂場面和舞蹈形象,如西域樂舞、民間宴飲和嫁娶舞樂;有經變中反映的宮廷和貴族燕樂歌舞場景;有天宮仙界的舞蹈形象,如飛天的舞蹈形象,供養伎樂等。還有藏經洞儲存的舞譜及相關資料。舞蹈藝術是無法保留的時空藝術,古代的舞蹈形象,現代人已知之甚少,就敦煌石窟舞蹈形象的珍藏而言,堪稱舞蹈藝術的博物館,儲存了無數高超的舞蹈技巧和完美的舞蹈藝術形象,代表了各時代舞蹈發展的面貌及其發展歷程。

敦煌石窟藝術中有十分豐富的建築史資料。敦煌壁畫自十六國至西夏描繪了成千成萬座計的不同類型的建築畫,有佛寺、城垣、宮殿、闕、草庵、穹廬、帳、帷、客堆、酒店、屠房、烽火台、橋梁、監獄、墳瑩等等,這些建築有以成院落布局的組群建築,有單體建築。壁畫中還留下了豐富的建築部件和裝飾,如鬥拱、柱坊、門窗、以及建築施工圖等。長達千年的建築形象資料,展示了一部中國建築史。可貴的是,敦煌建築資料的精華,反映了北朝至隋唐四百年間建築的面貌,填補了南北朝至盛唐建築資料缺乏的空白。此外,不同時期,不同形製的800餘座洞窟建築,五座唐宋木構窟檐,以及石窟寺的舍利塔群,都是古代留存至今的寶貴建築實物資料。

科技價值

敦煌作為中西交通的樞紐,在壁畫上不僅留下了商旅交往的活動情景,還留下了寶貴的交通工具的形象資料。他們有牛、馬、駝、騾、驢、象、舟、船、車、轎、輿、輦等。常用的交通工具車輛類型各異,牛車有“通幰牛車”、“偏幰牛車”、敞棚牛車,馬車有駟車、駱車,還有駱駝車、童車、獨輪車等,特別是儲存了中國為世界交通工具做出獨有貢獻的獨輪車、馬套挽具(胸帶挽具和肩套挽具)、馬蹬、馬蹄釘掌等珍貴的圖像資料。

莫高窟莫高窟

隋至西夏的尊像畫、葯師經變中的佛、菩薩、弟子手中及供桌上繪畫了玻璃器皿,有碗、杯、缽、瓶、盤等器型,它們呈透明、淺藍、淺綠、淺棕色,器型、顏色與紋飾表現出西亞薩珊風格或羅馬風格,說明了這些玻璃器皿是從西亞進口的。壁畫不僅反映了古代玻璃工藝的特點,還反映了中西的玻璃貿易。

風格演變

莫高窟現存有壁畫和雕塑的492個石窟,大體可分為五個時期:北朝隋唐、五代和西夏

北朝時期

開鑿于北朝時期的洞窟共有36個,其中年代最早的第268窟、第272窟、第275窟可能建于北涼時期。窟形主要是禪窟、中心塔柱窟和殿堂窟,彩塑有圓塑和影塑兩種,壁畫內容有佛像、佛經故事、神怪、供養人等。這一時期的影塑以飛天、供養菩薩和千佛為主,圓塑最初多為一佛二菩薩組合,後來又加上了二弟子。塑像人物體態健碩,神情端庄寧靜,風格樸實厚重。壁畫前期多以土紅色為底色,再以青綠褚白等顏色敷彩,色調熱烈濃重,線條純樸渾厚,人物形象挺拔,有西域佛教的特色。西魏以後,底色多為白色,色調趨于雅致,風格灑脫,具有中原的風貌。典型洞窟有第249窟、第259窟、第285窟、第428窟等。如第243石窟北魏時代的釋迦牟尼塑像,巍然端坐,身上斜披印度袈裟,頭頂扎扁圓形發髻,保留著犍陀羅樣式。

隋唐時期

莫高窟莫高窟

隋唐是莫高窟發展的全盛時期,現存洞窟有300多個。禪窟和中心塔柱窟在這一時期逐漸消失,而同時大量出現的是殿堂窟、佛壇窟、四壁三龕窟、大像窟等形式,其中殿堂窟的數量最多。

塑像都為圓塑,造型濃麗豐滿,風格更加中原化,並出現了前代所沒有的高大塑像。群像組合多為七尊或者九尊,隋代主要是一佛、二弟子、二菩薩或四菩薩,唐代主要是一、二弟子、二菩薩和二天王,有的還再加上二力士。這一時期的莫高窟壁畫題材豐富、場面宏偉、色彩瑰麗,美術技巧達到空前的水準。如中唐時期製作的第79窟脅侍菩薩像中的樣式。上身裸露,作半跪坐式。頭上合攏的兩片螺圓發髻,是唐代平民的發式。臉龐、肢體的肌肉圓潤,施以粉彩,膚色白凈,表情隨和溫存。雖然眉宇間仍點了一顆印度式紅痣,卻更像生活中的真人。還有在第159窟中,也是脅侍菩薩。一位上身赤裸,斜結瓔珞,右手抬起,左手下垂,頭微向右傾,上身有些左傾,胯部又向右突,動作協調,既保持平衡,又顯露出女性化的優美身段。另外一位菩薩全身著衣,內外幾層表現清楚,把身體結構顯露得清晰可辨。衣褶線條流利,色彩艷麗絢爛,配置協調,身材修長,比例恰當,使人覺得這是兩尊有生命力的“活像”。

五代和宋時期

五代和宋時期的洞窟現存有100多個,多為改建、重繪的前朝窟室,形製主要是佛壇窟和殿堂窟。從晚唐到五代,統治敦煌的張氏和曹氏家族均崇信佛教,為莫高窟出資甚多,因此供養人畫像在這個階段大量出現並且內容也很豐富。塑像和壁畫都沿襲了晚唐的風格,但愈到後期,其形式就愈顯公式化,美術技法水準也有所降低。這一時期的典型洞窟有第61窟和第98窟等,其中第61窟的地圖《五台山圖》是莫高窟最大的壁畫,高5米,長13.5米,繪出了山西五台山周邊的山川形勝、城池寺院、亭台樓閣等,堪稱恢宏壯觀。

莫高窟莫高窟

西夏和元代

莫高窟現存西夏和元代的洞窟有85個。西夏修窟77個,多為改造和修繕的前朝洞窟,洞窟形製和壁畫雕塑基本都沿襲了前朝的風格。一些西夏中期的洞窟出現回鶻王的形象,可能與回鶻人有關。而到了西夏晚期,壁畫中又出現了西藏密宗的內容。元代洞窟隻有8個,全部是新開鑿的,出現了方形窟中設圓形佛壇的形製,壁畫和雕塑基本上都和西藏密宗有關。典型洞窟有第3窟、第61窟和第465窟等。

旅遊景區

洞窟

莫高窟現存洞窟735座,內有壁畫、彩塑等文物。

藏經洞陳列館

利用原莫高窟下寺改建而成,陳列著跟藏經洞有關的文物,包括流到國外的敦煌遺書和繪畫的復製品,以及藏經洞的發現和被劫掠的歷史回顧,並且有敦煌學的發展現狀介紹。

九層樓

洞窟編號第96號,初唐(618-705)。 此窟開鑿于初唐,窟內的大佛高35.5米,兩膝間寬度為12米,是莫高窟的第一大佛。

莫高窟九層樓莫高窟九層樓

根據敦煌遺書《莫高窟記》記載,這尊大佛為唐代武周證聖元年(695年)由禪師靈隱和居士陰祖所建。是佛國三世中的“未來佛”彌勒佛,即釋迦牟尼的“傳人”。大佛的製作方法為石胎泥塑,即在崖壁的石沙岩體上鑿出佛像的大體形狀,再用草泥壘塑、用麻泥細塑,最後著色而成。這尊大佛因多次重修,已非唐塑原貌,但仍不失雄偉壯觀的氣勢。

窟前的建築為九層樓,因其共有九層而得名,原為四層,晚唐(874~879)年間建成五層,宋初(966年)重修,九層樓是1935年建造,它攢尖高聳,檐牙錯落,鐵馬叮咚,已成為莫高窟的標志之一。

三層樓

洞窟編號第16-17號,16窟建于唐大中五年至鹹通(851~867)間。窟前倚崖統建三層木構窟檐,故俗稱“三層樓”,為清光緒三十二年(1906年)王道士主持修建,王道士于16窟甬道北側發現藏經洞,後編號為第17窟。因此三層樓也是為數不多的窟中窟。

其中,第十七窟(晚唐,848-906)又名藏經洞,位于第16窟甬道北壁,建于晚唐。原為晚唐河西釋門都僧統洪bian(去聲,上"鞏"下"言")的影窟。十一世紀初葉,由于戰亂等原因,將大量佛經、佛畫、法器以及其它宗教、社會文書等五萬多件秘藏于此,砌牆封門,表層飾以壁畫,隨著時間的流失,封門之事漸漸被人遺忘……

1900年(清光緒二十六年五月二十六日),這一秘室被道士王圓簶在清理積沙時,偶然發現。但令人痛心的是,自1905年至1915年期間,先後有英國人斯坦因、法國人伯希和及日本人桔瑞超、吉川小一郎、俄國人鄂登堡等紛至沓來,他們用低廉的價格從王道士手中騙購古文獻資料近四萬件。

敦煌遺書,包羅萬象,內容涉及到了四世紀到十一世紀中國古代的政治、經濟、軍事、文學、史地、醫葯、科技、民族、宗教、藝術等各領域。

藏經洞

1900年,在莫高窟居住的道士王圓籙為了將已被遺棄許久的部分洞窟改建為道觀,而進行大規模的清掃。當他在為第16窟(現編號)清除淤沙時,偶然發現了北側甬道壁上的一個小門,開啟後,出現一個長寬各2.6米、高3米的方形窟室(現編號為第17窟),內有從4世紀到11世紀(即十六國到北宋)的歷代文書和紙畫、絹畫、刺綉等文物5萬多件,這就是著名的“藏經洞”。

莫高窟藏經洞莫高窟藏經洞

藏經洞的內壁繪菩提樹、比丘尼等圖像,中有一座禪床式低壇,上塑一位高僧洪辨的坐相,另有一通石碑,似未完工。從洞中出土的文書來看,最晚的寫于北宋年間,且不見西夏文字,因此可推斷藏經洞是公元11世紀時,莫高窟的僧人們為躲避西夏軍隊,在準備逃難時所封閉的。

莫高窟藏經洞是中國考古史上的一次非常重大的發現,其出土文書多為寫本,少量為刻本,漢文書寫的約佔六分之五,其它則為古代藏文、梵文、齊盧文、粟特文、和闐文、回鶻文、龜茲文、希伯來文等。文書內容主要是佛經,此外還有道經、儒家經典、小說、詩賦、史籍、地籍、帳冊、歷本、契據、信札、狀牒等,其中不少是孤本和絕本。這些對研究中國和中亞地區的歷史,都具有重要的史料和科學價值,並由此形成了一門以研究藏經洞文書和敦煌石窟藝術為主的學科——敦煌學

藏經洞陳列館

利用原莫高窟下寺改建而成,陳列著跟藏經洞有關的文物,包括流失到國外的敦煌遺書和繪畫的復製品,以及藏經洞的發現和被劫掠的歷史回顧,並且有敦煌學的發展現狀介紹。

藏經洞陳列館藏經洞陳列館

莫高窟的畫師

創造了莫高窟壁畫的古代畫師,大致分為三類:一種是僧官,有一定的社會地位,但為數不多。再就是畫僧,他們是僧侶也會作畫,人數較前者略多。最後便是純粹的畫工了,他們遊走四方居無定所,在洞窟裏作畫,便在洞窟裏起居,一旦完工,就再也看不到他們的身影了。可想而知這個巨大的繪製工程,一定是令許許多多的畫工,耗盡了畢生的精力,他們走進了這狀如蜂巢的石洞,恐怕就再也沒有走出莫高窟了,正是這樣一批優秀而又偉大的無名者,為後世留下了,人類輝煌的絲路文明的影像。

旅遊指南

特色飲食驢肉黃面、杏皮水、敦煌釀皮子、敦煌臊子面、羊肉粉湯、敦煌漿水面
當地特產李廣杏、夜光杯、鳴山大棗、敦煌地毯
交通指南公交乘坐8路車,票價8元,車程30分鍾。夏季發車時間08:00- 18:00;冬季發車時間08:30-17:30,每30分鍾有一趟車。始發站敦煌飯店,在鳴山南路與西域路交匯處;也可在沙洲市場東門(絲路賓館)乘坐。
計程車從敦煌市區去莫高窟,可以打車前往,面的單程大約35元,轎車稍貴些。
人力車市內有300多輛人力車,十分方便。
註意事項1. 作為著名景區,每逢黃金周期間,這裏遊客數量會增加不少,請盡量錯峰前往。
2. 去之前,最好讀讀關于莫高窟的書,或者去莫高窟的官網,否則很難看明白石窟雕像和壁畫的玄妙。
3. 莫高窟裏是不允許自己用手電筒照明的,就連手機燈也不能開,講解員所用的電筒都是特製的冷光燈,不然會對壁畫有影響。為了保護文物,請不要偷偷拍照!相機閃光燈會對壁畫有非常大的破壞。
4. 陰雨天或者沙塵暴等惡劣天氣時,洞窟是不開放的。

破壞情況

莫高窟在元代以後已很鮮為人知,幾百年裏基本儲存了原貌。但自藏經洞被發現後,隨即吸引來許多西方的考古學家和探險者,他們以極低廉的價格從王圓籙處獲得了大量珍貴典籍和壁畫,運出中國或散落民間,嚴重破壞了莫高窟和敦煌藝術的完整性。

1907年,英國考古學家馬爾克·奧萊爾·斯坦因在進行第二次中亞考古旅行時,沿著羅布泊南的古絲綢之路,來到了敦煌。當聽說莫高窟發現了藏經洞後,他找到王圓籙,表示願意幫助興修道觀,取得了王的信任。于是斯坦因就被允許進入藏經洞揀選文書,他最終隻用了200兩銀兩,便換取了24箱寫本和5箱其他藝術品帶走。1914年,斯坦因再次來到莫高窟,又以500兩銀兩向王圓錄購得了570段敦煌文獻。這些藏品大都捐贈給了大英博物館和印度的一些博物館。大英博物館現擁有與敦煌相關的藏品約1.37萬件,是世界上收藏敦煌文物最多的地方,但由于該館對中國文物的保護不力甚至遭致失竊,因而受到不少指責。

1908年,精通漢學的法國考古學家伯希和在得知莫高窟發現古代寫本後,立即從迪化趕到敦煌。他在洞中揀選了三星期,最終以600兩銀兩為代價,獲取了1萬多件堪稱精華的敦煌文書,後來大都入藏法國國立圖書館。

1909年,伯希和在北京向一些學者出示了幾本敦煌珍本,這立即引起學界的註意。他們向清朝學部上書,要求甘肅和敦煌地方政府馬上清點藏經洞文獻,並運送進京。清廷指定由甘肅布政使何彥升負責押運。但在清點前,王圓籙便已將一部分文物藏了起來,押運沿途也散失了不少,到了北京後,何彥升和他的親友們又自己攫取了一些。于是,1900年發現的五萬多件藏經洞文獻,最終隻剩下了8757件入藏京師圖書館,現均存于中國國家圖書館

對于流失在中國民間的敦煌文獻,有一部分後來被收藏者轉賣給了日本藏家,也有部分歸南京國立中央圖書館,但更多的已難以查找。王圓籙藏匿起來的寫本,除了賣給斯坦因一部分以外,其他的也都在1911年和1912年賣給了日本的探險家吉川小一郎和橘瑞超。1914年,俄羅斯佛學家奧爾登堡對已經搬空的藏經洞進行了挖掘,又獲得了一萬多件文物碎片,藏于俄羅斯科學院東方學研究所。

近代,除了藏經洞文物受到瓜分,敦煌壁畫和塑像也蒙受了巨大的損失,所有唐宋時期的壁畫均已不在敦煌。伯希和與1923年到來的哈佛大學蘭登·華爾納先後利用膠布粘取了大批有價值壁畫,有時甚至隻揭取壁畫中的一小塊圖像,嚴重損害了壁畫的完整性。王圓籙為打通部分洞窟也毀壞了不少壁畫。1922年,莫高窟曾一度關押了數百名俄羅斯沙皇軍隊士兵,他們在洞窟中煙熏火燎,破壞不小。

1940年,張大千在此描摹壁畫時,發現部分壁畫有內外兩層,他便揭去外層以觀賞內層,這種做法後來引發了爭議,依然爭論不休。1940年至1942年,國畫家張大千兩次赴敦煌莫高窟臨摹壁畫,在那裏逗留的時間加起來約一年多,剝損壁畫的事情就發生在這期間。張大千剝損的壁畫總共約有30餘處。莫高窟第130窟是敦煌最具代表性的石窟之一,窟內26米高的佛像是敦煌第二大佛。張大千剝損的壁畫位于進門甬道,據介紹,他首先剝去第一層的西夏壁畫,然後又剝去第二層的晚唐壁畫,如今人們隻能看到最下面的盛唐壁畫,而盛唐壁畫因前人覆蓋時為了增加泥土粘合力,已被劃得面目全非。甬道的牆上,清晰地留下了他層層剝畫的斷面。據記載,這座石窟歷時29年才築成,平均一年掘進一米,而張大千在短時間內使它大大改觀。如此典型的被他剝損壁畫的石窟還有第108窟、454窟等。

掠奪簡史

光緒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道士王圓籙發現“藏經洞”,洞內藏有寫經、文書和文物四萬多件。此後莫高窟更為引人註目。

1907、1914年英國的斯坦因兩次掠走遺書、文物一萬多件。

1908年法國人伯希和從藏經洞中揀選文書中的精品,掠走約5000件。

1910年藏經洞中的劫餘寫經,大部分運至北京,交京師圖書館收藏。

1911年日本人橘瑞超和吉川小一郎從王道士處,掠走約600件經卷。

1914年俄國人奧爾登堡又從敦煌拿走一批經卷寫本,並進行洞窟測繪,還盜走了第263窟的壁畫。

1924年美國人華爾納用特製的化學膠液,粘揭盜走莫高窟壁畫26塊。

保護現狀

國外合作

1992年由日本政府無償援建,位于售票處對面,為半地下式博物館,

莫高窟

莫高窟門票免費參觀。主要展覽包括莫高窟的考古發現、莫高窟的保護和研究歷史、與國外研究機構的合作項目介紹等,敦煌石窟文物陳列展廳,展出敦煌石窟出土的文物精品,設有敦煌莫高窟的建立、敦煌壁畫摹本珍品、畫工繪製洞窟使用過的繪畫工具、莫高窟發現的精美的古代絲織物、藏經洞發現的古代寫本真跡、敦煌花磚藝術等陳列單元。它們從不同的側面,反映了敦煌石窟的發展歷史和豐富多彩的文物。

石窟復製展區以1:1比例復製的八座有代表性的洞窟,包括北涼第275窟、西魏第249和第285窟、隋代第19窟、初唐第220窟、盛唐第217窟、元代第3窟和安西榆林窟中唐第25窟,展示了敦煌石窟建設一千年間的藝術精品。

中國保護

1944年,國立敦煌藝術研究所成立,常書鴻任所長,標志著敦煌莫高窟保護與研究工作的正式開始。

1950年,改國立敦煌藝術研究所為敦煌文物研究所,國家正式參與敦煌文物的保護、維修與研究。

1951年,文化部委托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古代建築修整所的古建、考古專家,勘察莫高窟保護現狀,製定保護規劃,並在此後的10年間,搶修了5座唐宋木結構建築,維修加固了3處崩塌崖面和數百個洞窟。

1961年,敦煌莫高窟被列為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

1963年~1966年,先後三期完成了敦煌莫高窟576米崖面和354個洞窟的維修加固。

1983年,中國敦煌吐魯番學會成立。

1984年,將擴建後的敦煌文物研究所改名為敦煌研究院,段文傑任院長,同年完成莫高窟南區南段26個洞窟和172米崖面的加固工程。

1987年,敦煌莫高窟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同年日本人青山慶示向敦煌研究院捐贈8件敦煌文物,這是流失海外的藏經洞文物首次歸還中國。

1988年,國家文物局、敦煌研究院、美國蓋蒂保護所簽訂保護敦煌莫高窟國際合作項目,同年與日本東京國立文化財研究所也簽訂合作保護項目。

1993年,敦煌研究院與美國蓋蒂保護研究所、中國文物研究所聯合舉辦了首屆“絲綢之路古遺址保護國際學術會議”。

1998年,敦煌研究院與蘭州大學敦煌學研究所合作,申請並通過了中國第一個

敦煌學博士學位授予點。

1999年~2002年,敦煌研究院與美國蓋蒂保護研究所、澳大利亞遺產委員會合作,製定了《敦煌莫高窟保護與管理整體規劃》。

2000年,“藏經洞文物發現暨敦煌學百年”紀念活動在敦煌舉行。

2001年,敦煌研究院與蘭州大學地質系聯合創辦中國第一個文物保護研究中心。

2002年,《甘肅省敦煌莫高窟保護條例》被甘肅省人大常委會審議並通過,2003年3月1日正式實施。

2008年12月29日,總投資2.61億元的莫高窟保護利用工程獲國家發改委的批復立項開工,這是莫高窟文物保護史上規模最大、涉及面最廣的一項綜合性保護工程。該工程包括保護利用設施、崖體加固及堆道、風沙防護、安防等,中央預算內投資1.8億多元,其餘的資金由甘肅省來籌措。整個工程于2011年完工。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