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奈 -法國著名畫家

莫奈

克勞德·莫奈(Claude Monet,1840年11月14日-1926年12月5日),法國畫家,印象派代表人物和創始人之一。莫奈是法國最重要的畫家之一,印象派的理論和實踐大部份都有他的推廣。莫奈擅長光與影的實驗與表現技法。

  • 中文名
    克勞德·莫奈
  • 外文名
    Claude Monet
  • 別名
    莫奈
  • 國籍
    法國
  • 出生地
    法國巴黎
  • 出生日期
    公元1840年10月14日
  • 逝世日期
    公元1926年12月5日
  • 信仰
    天主教
  • 職業
    畫家
  • 畢業院校
    夏爾·格萊爾畫室
  • 主要成就
    印象派代表人物和創始人之一
  • 代表作品
    《印象·日出》《盧昂大教堂》《阿爾讓特依的塞納河》《幹草垛》《撐陽傘的女人》《盧昂大教堂》《睡蓮》《日本的橋》

人物簡介

莫奈是法國最重要的畫家之一,印象派的理論和實踐大部分都有他的推廣

莫奈莫奈

莫奈擅長光與影的實驗與表現技法。他最重要的風格是改變了陰影和輪廓線的畫法,在莫奈的畫作中看不到非常明確的陰影,看不到突顯或平塗式的輪廓線。除此之外,莫奈對于色彩的運用相當細膩,他用許多相同主題的畫作來實驗色彩與光完美的表達。莫奈曾長期探索光色與空氣的表現效果,常常在不同的時間和光線下,對同一對象作多幅的描繪,從自然的光色變幻中抒發瞬間的感覺。

印象派運動可以看作是19世紀自然主義傾向的巔峰,也可以看作是現代藝術的起點。克勞德·莫奈的名字與印象派的歷史密切相連。莫奈對這一藝術環境的形成和他描繪現實的新手法,比其他任何人貢獻都多。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印象派的創始人雖說是馬奈,但真正使其發揚光大的卻是奈,因為他對光影之于風景的變化的描繪,已到出神入化的境地。

人物生平

奧斯卡·克勞德·莫奈﹙Oscar-ClaudeMonet,1840年11月14日-1926年12月5日),簡稱克勞德·莫奈或莫內,台譯奧斯卡·克勞德·莫內,大陸傳統譯莫奈。法國印象派主要畫家,印象派運動領袖人物。

青少年

莫奈出生于巴黎,在他五歲的時候全家搬到了諾曼底的勒阿弗爾(LeHavre)。他的父親希望他繼承家裏的雜貨店,但莫奈則想成為一個藝術家。

日出 印象日出 印象

15歲的時候,他最初小有名氣是因為他的木炭漫畫,他為自己作品開出的價格是每幅20法郎。在諾曼底的海灘上,他遇到了藝術家歐仁·布丹(Eugene Boudin),他後來成了莫奈的良師益友並教授他學會畫油畫。 當莫奈來到巴黎盧浮宮,在那裏他看到許多畫家在模仿著名藝術家的作品。于是,隨身攜帶著顏料和工具的他便坐在一扇窗戶旁開始畫他所看到的東西。

莫奈在阿爾及利亞當了兩年兵(1860年-1862年),在他服役七年的契約到期之前,因為傷寒,莫奈的姑媽Lecadre夫人將他從部隊解脫出來,讓他去完成大學的藝術課程。

藝術教育

因為大學的傳統藝術教育讓他覺醒,1862年莫奈在巴黎加入了夏爾·格萊爾(CharlesGleyre)畫室。在那裏他結認了皮埃爾-奧古斯特·雷諾瓦(Pierre-Auguste Renoir)、弗雷德裏克·巴齊耶(FredericBazille)以及阿爾弗雷德·西斯莉(AlfredSisley)。他們共同創造了一種新的藝術手法,後來被稱為印象派,即在戶外和自然光線下用濃厚的油彩作畫。

幹草垛幹草垛

1866年,他以卡米耶·東西厄(CamilleDoncieux)為模特創作了《綠衣女人》(TheWomanintheGreenDress)。不久之後,東西厄即懷孕並生下了他們的第一個孩子讓(Jean)。

普法戰爭(Franco-PrussianWar)(1870年-1871年)期間,莫奈來到英國避難。在那裏他學習約翰·康斯太布爾和J·M·W·透納(J.M.W.Turner)的作品,他們的作品激發了莫奈對色彩研究方面的創新。

回到法國後,1872年或者1873年,莫奈以勒阿弗爾的一處風景為背景創作了《印象·日出》。它在1874年第一次印象派畫家展上亮相,如今它陳列在巴黎馬蒙丹·莫奈美術館(MuséeMarmottan-Monet)。根據這幅畫的題目,藝術評論家路易·勒魯瓦提出了"印象派"的說法。

婚姻

1870年,莫奈與東西厄結婚。1873年,他們搬進了塞納河(SeineRiver)邊阿讓特伊(Argenteuil)的一幢房子。1878年3月17日,他們有了另一個兒子,米夏埃爾(Michael)。1879年,莫奈夫人死于肺結核

進站的火車進站的火車

AliceHoschede決定幫助莫奈撫養他的兩個孩子。他們居住在普瓦西(Poissy),但莫奈不喜歡那裏。1883年4月,他們搬到了上諾曼底大區厄爾省的Giverny。他種植了一個大花園並在那裏完成了他餘生的繪畫創作。莫奈和Hoschede在1892年結婚。

後期

在十九世紀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莫奈開始了系列繪畫創作,即在不同的光線和角度連續畫同一個物體。他

教堂系列教堂系列

的第一個系列作品《盧昂大教堂》就是在不同的角度和一天中不同的時間來畫。1895年,從20個不同角度對大教堂所作的畫在迪朗德-呂埃爾(Gurand-Ruel)畫廊展出。他還畫了一個稻草堆系列。

莫奈非常喜歡畫受約束的自然---他的花園、他的睡蓮、他的水塘和他的小橋。他也畫塞納河岸的上上下下。

1883年至1908年間,莫奈在地中海畫了許多風景畫和海景畫。

他的妻子艾麗斯1911年去世,他的兒子讓1914年去世。

白內障讓莫奈在1923年接受了兩個手術。

他于1926年12月5日逝世,下葬在Giverny教堂的墓地

家庭背景

父親庫路多·阿多洛夫·莫奈是一位商人,在法國北部港口阿弗爾與他的姐夫合伙經營著一家儀器店。莫奈

5歲時來到父親的身邊。在當地就學後,他將學校視同牢獄,在懸崖和海邊嬉戲的時光多于聽課,故此學習成績不佳,在班上總是排在倒數幾名的位置上,這個孩子唯一的愛好是繪畫,他常常在筆記本上作素描,以老師和同學為對象畫漫畫,日積月累,倒也掌握了一些繪畫技巧。不過,父母對此不贊成。小莫奈樂此不疲,加上與生俱來的秉賦,幾年過後,他的漫畫居然開始在文具裏展出並且出售。

他沒有按照畫家的常路走,而是以畫漫畫起家,在畫漫畫方面有了一些名聲,並受到歐·布丹(Eugène Boudin, 1824-1898)的註意。布丹曾對莫奈說"當場畫下的任何東西,總是有一種以後在畫室裏所不可能取得的力量、真實感和筆法的生動性。"莫奈在他今後的繪畫生涯中也是按布丹說的話去做的,因為在他的內心裏充滿了對大自然的熱愛。

作品賞析

《翁費勒的塞納河口》

此畫是1865年的官方沙龍上展出,並受到了熱烈的歡迎,當評論家評論此畫時說:"用調子所組成的和諧色彩……頗能吸引觀眾們的大膽感覺"。這表現出官方對人們很喜歡這幅畫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油畫表現了豐富的中間調子和那種暗淡、沉著的色階。向深處展開的空間,通過河岸線而處理得十分成功按照傳統,河岸線標志著中景和遠景。在這幅畫上,出于莫奈自己的東西,就是表現在前景水的筆觸和雲的筆觸上的"頗能吸引觀眾的大膽感覺";這些筆觸加強了畫面的傳統效果。

《日出·印象》

莫奈創作了揚名于世的 "印象·日出"。這幅油畫描繪的是透過薄霧觀望阿佛爾港口日出的景象。直接戳點的繪畫筆觸描繪出晨霧中不清晰的背景,多種色彩賦予了水面無限的光輝,並非準確地描畫使那些小船依稀可見。真實地描繪了法國海港城市日出時的光與色給予畫家的視覺印象。由于它突破了傳統畫法的束縛,有位批評家就借用此畫的標題,嘲諷以莫奈為代表的一批印象派大師

日出印象日出印象

革新創造的青年畫家為"印象主義",這一畫派以此得名。這幅畫在1874年開幕的印象派畫家第1次聯合展覽會上展出,這幅作品是莫奈畫作中最具典型的一幅。

《聖日爾曼·俄塞羅瓦教堂》

這幅畫對于他未來風格的發展具有更大的意義。此畫是他從羅浮宮的一個陽台上畫的,這幅畫是要表現樹葉上的反光。並排的筆觸生動地表現了空氣的振動,依靠這些筆觸的結合而取得了綠黃色的光和綠黑色的影的生動效果。這裏的用筆方法已經是印象主義的了,但色彩還不夠透明,甚至藍色的陰影也還是渾濁的;它們畫得就像是黑色。教堂和房子在顫動的樹葉相比之下顯得過于密集了。畫中沒有整體的形象,但樹葉的畫法卻給我們透露出一點莫奈的色彩理想來。

埃普特河岸的白楊埃普特河岸的白楊

《穿綠衣的女士--卡美伊》

這幅肖像引起了爭論,但總的說來是成功的;有人甚至把它同馬奈的肖像畫相媲美。這幅肖像充分顯示出了莫奈的個性:他對造型的淡漠態度,以及這個女人的動勢和她的裙子上顫動的光都賦予整幅畫特殊的說服力;由此而產生了一種動力感和生動性。這裏的畫面基本上是根據一幅照片安排的,這說明莫奈並不介意使構圖服從了自然景物的偶然性。照片本來也該使莫奈想到空間的深遠效果的,然而,莫奈對此也並未介意。但這幅油畫缺乏色調效果:光線和陰影落在了人物所佔據的同一個平面上,因此,光線不能滲透人體,不能成為形的實體。大片固有色起了過多的作用。所有這些合在一起,與其說是真實表現了所見的事物,不如說是一種公式,但這種公式正是一個空前大膽的綱領。這一綱領的公式化一旦消失,光線便將滲入中間調子,生命也將滲透每一個筆觸,而整體的統一也就將要形成,那時,藝術就會變得花團錦簇,印象主義就要完全成熟了。

《聖拉查爾火車站》

己創造了他的命運。之所以莫奈成為"印象主義"風格奠基人、被他的朋友公認為"班首",是因為莫奈不可動搖的堅強意志。從所周知,印象主義意味著感覺和觀察方式的變革,它不僅改變了繪畫,而且改變了雕塑、音樂、文學,就是到了今天,它也沒有失去影響力,仍然改變著我們。繪于1877年的"聖拉查爾火車站"是一幅表現巴黎火車站的畫,這是一個日常生活場面的實際"印象"。莫奈神往于光線穿過玻璃頂棚射向蒸氣煙雲的效果,神往于從混沌之中顯現出來的機車和車廂的形狀。莫奈相信光線和空氣的神奇效果是最為重要的,他巧妙的平衡了畫面的調子和色彩,這幅畫出色的表現了力量、空間、對比和運動。

睡蓮

睡蓮.水上景色睡蓮.水上景色

莫奈晚年最重要的一件作品是連作《睡蓮》。這是一部宏偉史詩,是他一生中最輝煌燦爛的“第九交響樂”。1880 年之後,莫奈與印象派的其他畫家們疏遠了,他在吉維尼造了一座小花園,住在裏面作畫。他喜歡把水與空氣和某種具有意境的情調結合起來,這樣產生了《睡蓮》組畫。 沿著水面,美麗的睡蓮一片片向湖面遠處擴展開來,畫家利用了樹的倒影,襯托出花朵的層次,是十分有創造性的 構思。莫奈把整個身心都投在這個池塘和他的睡蓮上面了,睡蓮成了他晚年描繪的主題。此後27 年裏,他幾乎再也沒有離開過這個主題。

《野罌粟》

該畫作于1873年,當時莫奈的生活相對穩定。畫中的人物是畫家的妻子卡米耶和他們六歲的兒子讓。母子倆在田野裏採集鮮花,盡情享受著陽光,完全陶醉在大自然中。《野罌粟》中的人物給人以輕柔的、富有節奏的動感,然而畫中那一片片鮮紅的斑塊才是這幅作品的要旨,是畫家對映入眼簾的光和色所做的如實描繪。盡管這些斑塊的形狀具有罌粟的特征,卻不是具體的,它們有的重疊在一起,有的被隨意擺放,有的為了表現是在後面而被縮小,然而晦暗、單調的背景更加突出了鮮亮明快的暖色調。

拍賣記錄

2004年,莫奈的theParliament和EffectsofSunintheFog在倫敦賣出了超過2000萬美元。

2016年5月12日晚,法國印象派大師莫奈的一幅《睡蓮·池塘》在佳士得紐約拍賣會上,以2700萬美元成交。該畫作是莫奈14幅系列作品之一,創作于1918至1919年間,拍前估價是2500至3500萬美元,成交價符合市場預期。

​2016年11月16日,《幹草堆》在佳士得紐約拍賣行以8140萬美元天價拍出,成為迄今莫奈畫作中成交價最高的作品。

人物評價

視覺觀察方面無疑是一個富有創造性的天才。他善于從光與色的相互關系中發現前人從未發現的某種現象。他把全部註意力都集中在光與色上,從而找到了最適于表達光與色的明度差別變化的形式,他把這種光色明度差別變化從繪畫的各種其它因素中抽象出來,把它提到了不可攀登的高度。莫奈的視覺觀察是天才的、創造性的、非凡的,可是在這種觀察的背後又是什麽呢?他所看見的東西同他所感覺和他所想象的東西之間關系又是如何的呢?

莫奈《聖拉扎爾火車站》莫奈《聖拉扎爾火車站》

莫奈在1874-78年間在阿爾讓特依所畫的一些畫可以回答這些問題。如創作于1872年的"阿爾讓特依的帆船"。在這幅圖裏中間調子代替了色彩對比,但不是借了色彩的混合,而是通過形成一種光的綜合作用的色彩分解或組合。黑色已不再出現于畫家的調色板,剩下的隻是造成明與暗的光譜色彩,它們形成了形的實體。統一的色彩風格很自然地遍及整個畫面:遠景和近景,物體、水和天空,把這一切改造成為一種美妙動人的景象,而渾然一片、不分層次的空間透視,則把這遠景和近景聯成一個整體。紫色和黃色的調子同河水和天空的蔚藍色交織在一起,這些顏色的調子差別把這些自然現象區分得清清楚楚,而且平靜如鏡的河面,仿佛就成了天穹的基礎。幾何學的透視已被忘卻;它已讓空氣的不斷運動代替了。每一種顏色單獨看來十分柔和,它們的整體卻又是強烈的;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是天邊焰火彌漫,白晝即將消逝的圖景,一條大帆船靜靜地停在一片灰色的半陰影之中。這是一個幻想家的直觀,在這煙霧繚繞、夕陽西下、一片憂鬱的氣氛之中,莫奈仿佛就是那光的生命,直接參與著它的逐漸熄滅。這是莫奈創作中的豐收時期,是他創作了色彩的傳奇。

後世影響

從印象主義的產生、發展看,創始人非莫奈莫屬,但真正完全實現印象主義理念和技法、並且一以貫之的當推莫奈。是他將畢生精力獻給了對西方畫界產生了重要影響的印象主義,是以他為首的一批藝術家的不懈努力,突破了此前學院派的保守思想,極大地沖擊了19世紀後半葉佔據西方畫壇統治地位的官方藝術,從而為掀開西方現代繪畫史新的一頁,作出了重要貢獻。為後人留下了寶貴的藝術財富。應該說莫奈是印象派畫家中最先獲得成功的人,盡管後來的野獸派、立體派、超現實主義等藝術流派,並未遵循印象派創立的一些原則,但創立這些流派的藝術家,都從印象派那裏汲取過營養。

還要提及的是印象派的理念、技法,本是基于現實的觀察而提出的,但是,由于熱衷于描寫光與色,甚至將其神秘化,從而出現了不顧及現實物象的傾向。莫奈曾說過:作畫裏,要忘掉你眼前是哪一種物體,想到的隻是一小方蘭色、一小塊長方形的粉紅色、一絲黃色。因此,就出現了畫家的創作中的註意力,不是集中于要表現的景物上,而是放到了景物周圍的空間環境、光線、煙霧、氣流所產生的效果上,或隻是局限于表達在一定條件下,景物著光給畫家留下的瞬間印象上。因此,就有可能導致隻抓住了細微的變化,而失去了解對全局的把握;隻反映了微妙的色彩層次,而忽略了景物形體的後果和全局。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