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村公寓 -蔡駿所著的暢銷懸疑小說

荒村公寓

《荒村公寓》講述了一個恐怖至極又唯美傷感的故事。貫穿始終的除了緊貼皮膚、深入骨髓的恐懼,更有亙古不變愛的召喚。在令人窒息的緊張氣氛中,深沉的愛超越了五千年的時空,超越了都市與荒村,超越了生命與死亡--惟有在絕對恐懼的考驗下,才能迸發出如此動人如此熾熱的浪漫。

  • 字    數
    235000
  • ISBN
    7806 796584 
  • 頁    數
    245
  • 作    者
    蔡駿 
  • 開    本
    小16開
  • 叢書名
  • 紙    張
    膠版紙
  • 出版社
  • 印    次
    1
  • 書    名
    荒村公寓
  • 版    次
    1
  • 出版時間
    2004-11-1
  • 裝    幀
    平裝
  • 定    價
    19.8元

內容提要

某天,四個大學生突然來訪。他們說看了"我"在《萌芽》雜志上發表的中篇小說《荒村》以後,被激起一睹究竟的欲望,執意去荒村探險。四人從荒村返回後,短短幾天內紛紛遭遇意外。而"我"也收到了一個自稱"聶小倩"的神秘女子的E-mail。從此,種種離奇古怪的現象便如鬼魅般死死纏上了我,根本無法擺脫。在極度恐懼的三十個白天黑夜裏,我和小倩竟然深深相愛了。可是,來自荒村的笛聲喚醒了她的記憶。小倩並不屬于這個人間。我卻期望還能見到她。當聖物玉指環回歸地宮時,靈光閃現,千古之謎終于揭曉謎底……

小說封面小說封面

一旦開啟《荒村公寓》,就會擁有一個刻骨銘心的夜晚……

內容閱讀

序幕:

在我的許多小說裏,故事都像是博爾赫斯筆下的圓形廢墟,既沒有起點也沒有終點,任意地在故事軌跡上截取一點,都可以為你開啟一道秘密的暗門,帶你通往另一個想像力的世界……

但是,如果要講述這個故事的話,就必須要從這一年的春天說起,在這年四月份的《萌芽》雜志上,發表了我的中篇小說《荒村》。

這篇兩萬多字的小說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

荒村最早出現在我的長篇小說《幽靈客堆》裏,是浙江東部一個荒涼的小山村,坐落在大海和墓地之間。但事實上我從沒去過荒村,因為這個地方純粹出于我的虛構。

如果不是因為一次簽名售書的活動,荒村永遠隻能存在于我的想像中。

《幽靈客堆》的簽名售書是在捷運的一個書店內進行的。那是一個寒冷的冬夜,當簽售活動即將結束時,一個叫小枝的女孩出現在我面前。

她套著一件極不合身的寬大毛衣,一頭長長的黑發梳著馬尾辮,看樣子像是個女大學生。這奇異的女孩生著一雙漂亮的眼睛,眼神裏有一種難以言說的感覺,她略顯拘謹地請我為她簽名,說她的名字叫小枝,來自一個叫荒村的地方。

我一下子就愣住了,因為荒村隻是小說中虛構的場景,她卻告訴我荒村確有其地,而且就是在大海與墓地之間。

雖然不太敢相信,但我還是被她震住了,而她那雙楚楚可人的眼睛,就像黑夜裏迷途的小鹿,使我不能不對她產生某種好感。瞬間,我作出了決定,要請小枝帶我去荒村,看看我小說中虛構的地方,在現實中究竟是什麽樣?

在苦苦等待了幾周之後,小枝終于答應了我的請求,帶我踏上了前往荒村的長途汽車。

小枝告訴我,荒村位于浙江省東部沿海K市的西冷鎮,八百年前宋朝靖康之變後,中原遺民逃到這塊荒涼的海岸定居,從此便有了荒村這個地方。

小枝就是在荒村出生長大的,兩年前考上了上海的一所名牌大學,現在正好放寒假回家。

經過輾轉旅行,我和小枝終于抵達了荒村,這裏確實處于大海與墓地之間,滿目皆是凄慘的山巒與懸崖,時間似乎在此停滯了,依然停留在數百年前的荒涼年代。

村口矗立著一座巨大的石頭牌坊,上面刻著"貞烈陰陽"四個大字。據說在明朝嘉靖年間,荒村出了一位進士,皇帝為了表彰他的母親,御賜了這塊貞節牌坊。

小枝帶我踏入荒村,來到了一處古老的宅子,宅門口有三個字"進士第"。原來這裏就是小枝的家了,而村口的大牌坊也是賜給她家祖先的。進士第古宅陰暗森嚴,裏面有好幾進院落,進門的大堂叫"仁愛堂",堂內掛著一幅古人的卷軸畫像。

偌大的古宅裏沒有多少人氣,隻有小枝的父親還住在裏面。他是一個面色蒼白、體形瘦削的中年人,他自稱歐陽先生,說話的口氣不冷不熱,就像一具僵屍似的。

荒村這種地方自然不會有旅館,夜幕降臨後,我隻能借宿在這棟古宅裏了。

小枝端著一盞煤油燈,領我來到二進院子,樓上有一間空關了許久的屋子。

我小心地踏入這古老的房間,卻驚奇地發現房裏有一張古老的屏風,這是一張四扇朱漆屏風,應該是清朝以前的古董了,但更讓我驚訝的是屏風裏畫的內容第一扇畫的是一男一女,兩人互相看著對方依依不舍,看來是夫妻或戀人離別的場景;第二扇畫的仍是那女子,似乎正在流淚,她身前站著一個僧人,將一支笛子遞到她手中;第三扇畫的是室內,女子正獨坐在竹席上,手中握著笛子送到唇邊,房梁上懸著三尺白綾;第四扇畫的是一開始的那男子,身邊躺著一口紅漆棺材,更可怕的是棺材蓋板是開啟的,而男子手中也持著一支笛子。

看著這些屏風上的畫,我不禁毛骨悚然,一些奇怪的黑影在屏風上晃動,仿佛畫中的男人真要從屏風裏走出來了。

小枝告訴了我這張古代屏風裏畫的故事。

明朝嘉靖年間,荒村有一對年輕夫婦,妻子的名字叫胭脂。當時常有日本倭寇出沒,胭脂的丈夫被強征入軍隊,被迫到外省與倭寇打仗。

丈夫在臨行前與胭脂約定:三年後的重陽節,他一定會回到家中與她相會,如果屆時不能相會,兩人就在重陽之夜一同殉情赴死。

三年後的重陽節將近,遠方的丈夫依舊杳無音信。胭脂每日都等在村口,有天遇到一個遊方的托缽僧,僧人贈予她一支笛子,吩咐她在重陽之夜吹響笛子,丈夫就會如約歸來。

重陽之夜,胭脂吹響了那支笛子,當一曲憂傷的笛聲終了,丈夫竟真的回到了家門口。她欣喜萬分地為丈夫脫去甲衣,溫柔地服侍丈夫睡下。

在他們一同度過幾個幸福的夜晚之後,丈夫突然失蹤了。不久,胭脂聽說她的丈夫竟早已在重陽之夜戰死。原來,重陽節那晚,她丈夫在千裏之外征戰,故意沖在隊伍最前頭,被敵人亂箭射死。

他名為戰死,實為殉情,以死亡履行了與妻子的約定。他的魂魄飛越千山萬水,隻為返回故鄉荒村。而此刻胭脂正好吹響神秘的笛子,悠揚的笛聲正好指引了丈夫的幽靈回家。

當天晚上,我一整夜都在想這個故事,實在睡不著覺。到了後半夜,我索性走出房間,發現隔壁房間裏竟透出一線燭光。

強忍著恐懼,我偷偷地向隔壁窗戶裏看去

古老的梳妝台上點著一支蠟燭,幽暗的燭光照亮了一個穿著白衣的女子,但我無法看到她的臉,隻看到她正梳著一頭烏黑的長發。我立刻想起一部經典恐怖片中的畫面,慌忙逃回到自己的房間裏。

這就是我在荒村的第一夜。

第二天,小枝帶著我到荒村四周看了看,這裏果然是窮山惡水,荒涼的山巒和黑色的大海,使我想起了《牙買加客堆》。

小枝總是那種表情,似乎永遠都沒有開心的時候,呆呆地望著大海出神。看著她凝視大海的樣子,忽然產生了某種沖動,但我還是強忍住了。

下午在小枝的房間裏,我看到寫字台上放著一個相框,裏面鑲著一張小枝的黑白照片,照片裏的她很迷人,隻是眼神有幾分淡淡的憂鬱。

可小枝卻說這張照片裏的人早就死了。原來這是小枝媽媽的照片,她們母女倆長得實在太像了。

小枝很小的時候,她的媽媽就生病去世了,就病死在我現在住的那棟樓上。父親一個人把她帶大。她隻能從照片上看到媽媽的樣子。

在這天晚上的十二點鍾,我忽然聽到一陣笛聲,似乎是從後面的山上載來的。黑夜中的笛聲讓我心驚肉跳,我急忙跑出進士第,循著笛聲找到了山上的吹笛者。原來吹笛子的人是小枝的父親歐陽先生。

半夜裏跑到山上吹笛子,這種怪異的行為令我很好奇,而他手上的笛子也非常特別,據說已有幾百年歷史了。

想必這支笛子一定是有故事的,果然,歐陽先生告訴我,這支笛子就是當年胭脂吹過的神秘笛子,而胭脂的故事還有另一個版本

幾百年前的荒村,胭脂在重陽之夜吹響這支笛子,與丈夫的鬼魂相聚。三個月後,她發現自己已經有孕在身。這是一個奇跡。她腹中懷的那個孩子,正是戰死沙場的丈夫魂兮歸來後播下的種子。

荒村人開始懷疑她紅杏出牆,但胭脂堅持自己是清白的,為了保住腹中的孩子,胭脂受盡了苦難,懷胎十月,終于把兒子生了下來。胭脂一個人將孩子帶大,母子受盡了歧視和侮辱。十幾年後,胭脂終因操勞過度而死,但她的兒子讀書極為用功,後來金榜題名成為天子門生。

胭脂的事跡傳到了皇帝耳中,皇帝也為這個故事所感動,御賜貞節牌坊一塊,以表彰胭脂的德行。原來村口的貞節牌坊就是給胭脂的,進士第也是胭脂的兒子所建,歐陽先生和小枝都是胭脂的後代

幽靈的後代?

我嚇得跑回到了進士第裏。在進士第的院子裏,我竟然發現小枝穿著一身白衣,正孤獨地徘徊在月光下。她什麽話都沒有說,眼神宛如夢遊似的。我立刻就跑得無影無蹤。

精品文摘

"我知道荒村在哪裏了。"

這是BBS上一張帖子的標題,點擊開來一看,卻是FLASH動畫--

在令人窒息的陰鬱天色背景下,濁浪拍打著荒涼的海岸,山坡下是一座死一般沉寂的村庄,紛亂地排列著許多黑色屋頂。在俯瞰村庄的山崖頂上,遠遠地站著一個白衣女子的身影,狂風吹亂了她的頭發和衣裙,背景音樂是韋伯音樂劇《歌劇院幽靈》中最著名的那首歌。

原來這是一位網友,在讀了我的小說以後製作的FLASH。這就是他們心目中的荒村?

隨著《歌劇院幽靈》熟悉的旋律,FLASH的畫面一遍又一遍放著。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自從我的中篇小說《荒村》在《萌芽》雜志上發表以後,我的生活就被這篇小說打亂了。也因為這部中篇小說,使得一個極其神秘的人物闖入了我的生活--至于這個神秘的人物究竟是誰?我會在後面為你詳細地敘述。

除了這個神秘人物以外,在我的身邊還發生了幾件大事,至今回想起來仍然心有餘悸。這些事情是如此地不可思議,我曾經把這些事告訴許多記者朋友,他們竟然沒有一個人相信,全都以為這是我最新創作的一部小說。

哎,真後悔當時身邊沒帶上一台DV,把所有的事情都以影像記錄下來,拍成一部讓人毛骨悚然又黯然神傷的紀錄片,否則的話誰又會相信這麽離奇的事呢?既然如此,你們就當這是在午夜乘涼時,偶然聽說的一段奇聞怪談吧。

--------------------------------------------------------------------------------------------------------------------------------------

今晚冰激淋的生意好得出奇,好不容易櫃台前才空了下來,她終于有機會抬起了頭。我仍然站在馬路對面,就像看城市街頭的夜景那樣,安靜地看著她那雙眼睛,就這樣過了大約一分鍾,直到她也看到了我。

我總不太習慣和別人四目相對,尤其是隔著一條車水馬龍的街道。許多輛汽車從我和她之間呼嘯著飛過,但奇怪的是,街頭那盞霓虹燈始終照亮著她的臉,而她的眼睛也總是清楚地停留在我視線中。

---------------------------------------------------------------------------------------

就是這裏了。看著這條清冷的小馬路,童年記憶如電影般一幕幕上映,帶著我緩緩向前走去。我很自然地想起了小時候,葉蕭經常帶著我到這裏來玩,那時這條路兩邊都是一排排老房子,躲在茂盛的綠樹中間,讓我們這些孩子有幾分好奇,又有幾分害怕。這裏幾乎看不到有汽車開過,就連行人也極其稀少,狹窄彎曲的馬路可以隨意穿越,有時安靜地有些嚇人,似乎隔著一條馬路的地方,已經是另一個世界了。

然而,現在這一切都改變了,我的眼睛被刺痛了--路邊的房子都被拆光了,有的已是一片瓦礫廢墟,有的還剩下殘垣斷壁。幾輛推土機在廢墟中工作著,一些建築工人正在搭建臨時房子--安息路變成了一個大工地。

--------------------------------------------------------------------------------------------------------------------------------------

于是,我找出了幾瓶帶過來的油,將這些油水倒在了手指上,很快油水就浸透了手指和玉指環。我在手指上摸了摸,果然是滑溜滑溜的。我想玉指環已經被油充分潤滑了吧,便用右手捂著一塊抹布,牢牢地抓住玉指環,然後便用力地往外拔。

作者簡介

蔡駿,摩羯座,O型血。生于上海,長于上海,小時夢想成為國家地理繪圖員,後來又與美術學院擦肩而過。因為離不開母語的土壤,遂認定漢語是地球上最美的語言,誓言以漢語寫出世界上最好的小說。自稱"靈感的寵兒",依靠上帝賜予的靈感吃飯,常擔心腦子被各種突如其來的靈感撐破。二十二歲即開始發表小說,同年獲得全國性文學新人獎。2001年長篇驚悚小說《病毒》橫空出世,從此一發而不可收,翱翔于驚悚懸念小說之天地,至今已出版《貓眼》、《幽靈客堆》等數部長篇小說,其中《詛咒》被拍攝成電視連續劇。2004年繼在《萌芽》雜志發表多部小說後,長篇小說《荒村公寓》接踵而至,在歷史與現實、愛情與驚悚、懸念與推理之間遊刃有餘,顯示出作者超人的才情。2008年08月15日根據《荒村》系列小說改編的電影《荒村客堆》全國上映。2005年伊始,萌芽雜志社與接力出版社聯手推出"蔡駿心理懸疑小說"系列之《荒村公寓》、《地獄的第19層》、《荒村歸來》、《旋轉門》,創下中國原創懸疑類小說暢銷紀錄。將分別被改編為電視劇與電影,其中文繁體版已經出版。 蔡駿以天馬行空般的想象力、嚴密緊湊的邏輯思維,在歷史與現實、愛情與驚悚、懸念與推理之間展開故事,致力打造屬于中國人自己的"蔡駿心理懸疑小說"品牌,探尋深邃命題的同時,亦不失貫通中西。大有直追斯蒂芬.金、希區柯克諸大師之嫌。

典藏版

出版信息

全國發售日:2010年8月

作者:蔡駿

《荒村公寓》典藏版《荒村公寓》典藏版

定價:29.00元 | 30萬字 | 32開本 | 新世界出版社

建議上架:暢銷·長篇小說

責任編輯:熊嵩

封面設計:第7印象·餘一梅

編輯推薦

中國懸疑天王經典作品典藏版第2波

追加5萬字全新番外篇《荒村天堂》

續本《荒村歸來

餘文樂張雨綺主演同名改編電影

一封找不到源頭的電子郵件

一個自稱聶小倩的大學女生,

絕美的容顏,神秘的身世,她究竟是誰?

你知道荒村在哪裏了嗎?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