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卿論

荀卿論

《荀卿論》是北宋文學家、書畫家蘇軾談論戰國末期著名思想家荀子的一篇議論文,文章淺入深出,多出形成對比,闡述了荀子的帝王之道。並且作出自己對他的認知。

  • 中文名稱
    荀卿論
  • 時代
    北宋
  • 作者
    蘇軾
  • 類別
    議論文

原文簡介

嘗讀《孔子世家》,觀其言語文章,循循莫不有規矩,不敢放言高論,言必稱先王,然後知聖人憂天下之深也。茫乎不知其畔岸,而非遠也;浩乎不知其津涯,而非深也。其所言者,匹夫匹婦之所共知;而所行者,聖人有所不能盡也。嗚呼!是亦足矣。使後世有能盡吾說者,雖為聖人無難,而不能者,不失為寡過而已矣。

子路之勇,子貢之辯,冉有之智,此三者,皆天下之所謂難能而可貴者也。然三子者,每不為夫子之所悅。顏淵默然不見其所能,若無以異于眾人者,而夫子亟稱之。且夫學聖人者,豈必其言之雲爾哉?亦觀其意之所向而已。夫子以為後世必有不能行其說者矣,必有竊其說而為不義者矣。是故其言平易正直,而不敢為非常可喜之論,要在于不可易也。

昔者常怪李斯事荀卿,既而焚滅其書,大變古先聖王之法,于其師之道,不啻若寇仇。及今觀荀卿之書,然後知李斯之所以事秦者皆出于荀卿,而不足怪也。

荀卿者,喜為異說而不讓,敢為高論而不顧者也。其言愚人之所驚,小人之所喜也。子思、孟軻,世之所謂賢人君子也。荀卿獨曰:“亂天下者,子思、孟軻也。”天下之人,如此其眾也;仁人義士,如此其多也。荀卿獨曰:“人性惡。桀、紂,性也。堯、舜,偽也。”由是觀之,意其為人必也剛復不遜,而自許太過。彼李斯者,又特甚者耳。

今夫小人之為不善,猶必有所顧忌,是以夏、商之亡,桀、紂之殘暴,而先王之法度、禮樂、刑政,猶未至于絕滅而不可考者,是桀、紂猶有所存而不敢盡廢也。彼李斯者,獨能奮而不顧,焚燒夫子之六經,烹滅三代之諸侯,破壞周公之井田,此亦必有所恃者矣。彼見其師歷詆天下之賢人,以自是其愚,以為古先聖王皆無足法者。不知荀卿特以快一時之論,而荀卿亦不知其禍之至于此也。

其父殺人報仇,其子必且行劫。荀卿明王道,述禮樂,而李斯以其學亂天下,其高談異論有以激之也。孔、孟之論,未嘗異也,而天下卒無有及者。苟天下果無有及者,則尚安以求異為哉!

譯文:

以前讀《孔子世家》,看孔子的言語文章,沒有不順從著規矩的。不敢說出高深的觀點,說話一定要談到前代的聖君。這樣之後,我才知道了聖人對天下的憂患,是那樣地深切。你看他寫的那些文章,廣大無邊讓人看不到水岸然而並非多麽遼遠,寬闊盛大讓人看不到渡口然而並非多麽深刻。他所說的那些話,都是普通人便很清楚的;但是要做起來,即使是聖人,恐怕也不能完全將它事件出來。啊呀,這也就夠了吧!倘若後世有能夠將我的所說完全實行出來的,那即使成為聖人也不是什麽難事。而不能如此的人呢,也不能不算得上是個少有錯誤的人了。

子路的勇敢,子貢的口才,冉有的技藝,這三種本領,都是天下所認為的難能可貴的才幹。可是,這三個人,總還不是孔子所最喜愛的。顏回沉默寡言,我們看不出他有著怎樣的才能,似乎與平常的人並沒有什麽差別,可是孔子卻總是極力地稱贊他。其實,向聖人學習,哪裏一定要說這說那呢,不過是觀察他的心意志向是怎樣的罷了。孔子認為,到了後世,肯定有不能按著他的教導行事的人,也一定有利用他的學說去做不義的事的。所以,他的言論,總是平易而又正直,卻不敢談出不同尋常的、特別帶有主觀傾向性的觀點,他的主意是要讓他的話不容易被曲解啊!

以前我總覺著奇怪,李斯是荀卿的學生,之後卻把老師的理論主張,真可以說不過是當強盜、仇敵來看待。等到今天,我看到了荀卿的著作,這樣了以後,便知道了李斯之所以會去侍奉秦國,都還是受了荀卿的影響,一點也不值得奇怪啊!荀卿這個人,特別喜歡發表異端學說而不謙讓,敢于作高調的論斷而無所顧忌。他的那些話,愚笨的人聽了以為驚異,品行不好的人聽了,則覺著歡喜。子思、孟子,都是天下共同認為的賢人、君子,可是隻有荀卿說:“把天下搞亂的人,就是子思、孟子。”天下這麽多人,仁人義士也是很多的。可是隻有荀卿說:“人的本性是惡的。桀、紂那樣的人,做出了那樣的事,是人的本性;而像堯舜那樣的人,做出了那樣的事,則是虛偽的表現。”這樣看來,我心想荀卿的為人,也一定是任性而固執,並且一點也不謙遜、恭順的,而且,恐怕是自以為是過了頭了的。而李斯,則比他的老師更為嚴重呢!

那些所謂的品行不好的人,去做不義的事,還一定會有所顧忌,所以盡管夏代與商代滅亡了,桀和紂如此殘暴,可是先王的法度、禮樂、行政,還是沒有到了絕滅而沒有辦法考察的,那是因為桀、紂還是對先王之道有所保留而不敢完全將它們廢棄啊!可是李斯那個人呢,卻能大展手腳而沒有一點顧慮,把先賢們的六經通通燒了,把三代的諸侯通通殺了,而且還破壞了周公的井田製,這也一定是有所依靠的緣故吧?!他看到他的老師,一一地詆毀、誣蔑天下的賢德之人來肯定自己的觀點,便愚蠢地以為古代的聖人君王便沒有值得人們學習的地方,卻不知道荀卿那隻不過是圖一時論說的快意。可是,荀卿也沒有想到他的禍患也由此而發生了。父親如果殺人報仇,那麽他的兒子也一定會變成盜賊強盜。荀卿明了聖王之道,闡述禮樂的法則,可是他的學生李斯,卻用他傳授的那些學問擾亂天下,他高傲的言論,奇異的觀點,比起荀卿,真可以說是更加地激烈了。孔子、孟子的觀點,從沒有被人曲解,然而天下終于也沒有能達到他們的要求的。假如說天下果然沒有人能夠達到他們的要求的,那麽還怎麽能曲解他們的觀點而胡作非為呢?!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