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館 -2010年何群執導電視劇

茶館

《茶館》改編自老舍先生的同名話劇,由中國電視劇製作中心投入拍攝,何群導演,陳寶國領銜主演。于2010年7月16日登入央視八套黃金檔全國首播。

該劇講述了一個老北京城的茶館老板王利發,在解放前數十年的大背景下的掙扎與妥協,並從中折射出了老北京幾十年生活的盛衰變遷。

  • 中文名稱
    茶館
  • 外文名稱
    Teahouse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集    數
    39集
  • 導    演
    何群
  • 首播時間
    2010年07月16日
  • 類    型
    年代劇
  • 主要獎項
    中國電視劇飛天獎優秀長篇電視劇獎
    中國電視劇飛天獎優秀男演員獎
  • 出品時間
    2007年12月
  • 主    演
    陳寶國,謝鋼,周裏京石小滿梁天
  • 上映時間
    2010年07月16日
  • 首播平台
    CCTV-8
  • 製片人
  • 出品人
    李培森
  • 編    劇
    葉廣芩,楊國強
  • 出品公司
    中國電視劇製作中心

劇情介紹

戊戌變法剛剛失敗,六君子菜市口血跡未幹。裕泰茶館少掌櫃王利發從父親手中接下茶館,當天就將茶館的規矩做了一些改革,他堅信,他會比父親經營得更好。

劇照劇照

老茶客常四爺和松二爺因為在茶館裏說了“大清國要完”的話,被抓進了監獄。王利發出面,組織一條街的鋪面聯保常四爺和松二爺。茶館的房主,商人秦仲義不在聯保的折子上簽名,他說他救的是國家,不是一兩個人。

年根底下,秦仲義來了,來要房租,提出明年房租長兩倍。秦要辦工廠,要實業救國。

八國聯軍進北京,龐太監隨慈禧太後、光緒帝西逃。城內火光四起,洋兵濫殺無辜。劫難過後,茶館後院燒成一片焦黑。

龐太監到茶館來,西行護駕有功,老佛爺賞一棟宅子。他讓劉麻子、唐鐵嘴為他在北京城尋找上好宅基地,他要在紫禁城外建宅安家。

在茶館,買賣窮人家姑娘康順子的交易成交,她被一乘小轎抬走了。

康順子被抬進龐家,成了阿麼。洞房之夜,變態的龐太監將康順子整得苦不堪言。

秦仲義的布銷路很好,他在茶館拍出錢票,要把宣武門裏一條街買斷,建立丹楓火柴有限股份公司。

進口料子充盈市場,秦仲義的產品開始滯銷。

秦仲義把希望寄托在兒子秦利民的身上。但是秦利民年紀不大,卻在觀念上與父親格格不入。

門外有號外:宣統退位了。

北洋時期,群雄四起,政局混亂,街面上散兵、馬隊、巡警、特務、打手、乞丐、妓女,讓人眼花繚亂。

松二爺經常領著自己的兒子松秀岑到茶館來。松秀岑跟他爹如同一個模子磕出來的,小小年紀提籠架鳥,搖頭晃腦,對于靠典當過日子的生活從不操心。

龐太監被溥儀遣散出宮以後在家總是氣不順,他的幾個侄子背地偷著刮他的錢,劉麻子抱了個七歲的小男孩到龐府,大洋300塊,給龐太監當兒子,起名龐繼祖。

直隸軍隊與奉軍在高碑店、琉璃河一帶打仗,城裏人心慌慌

有軍官找到秦仲義,要他將火柴廠改軍火廠,說可以得大利,秦仲義一口回絕。

秦仲義的火柴廠被炸上了天。

秦仲義織布廠的工人和電車公司、造紙廠的工人一起罷了工,織布廠領導罷工的是秦仲義的兒子秦利民。

沒錢又沒權的龐太監被他的侄子們活活餓死,康順子和龐繼祖被趕出龐府。龐繼祖改名換姓,叫康大力。他們被王利發收留。

為追趕新潮,王利發買了個留聲機,為茶客們放唱片。劉麻子應約到茶館來做生意,被宋恩子、吳祥子陷害,當做逃兵在街上砍了腦袋。秦仲義和兒子到茶館來,秦仲義當著王利發的面讓兒子簽下契約,斷絕父子關系

松二爺日子艱難,一院房也賣得差不多了,兒子松秀岑索性下海唱了戲,演青衣,竟然唱得很紅。

北平淪陷。

松秀岑醉生夢死,後被北平警察局李局長的二姨太勾引,被李發現,毒打致腿殘。

當亡國奴的艱難日子,幾乎沒有誰再來喝茶,凄涼寂寞的茶館裏隻有三兩個老茶客蔫頭蔫腦地坐著。

秦仲義的工廠因為受到物資限製,開不了工了,他忍痛遣散工人,讓他們暫時自尋出路。

日本人投降,美國人進了城,北京又改叫了北平。

秦仲義的工廠當了美國兵的兵營,沒有生活來源,他又鬧了場傷寒,圍巾破了窟窿,吡嘰長袍也磨毛了邊。

王利發深感自己老了,他對茶館的事情已經力不從心,很多事都得交給兒子大栓料理,茶館已經凋零破敗。

反飢餓,反內戰的遊行隊伍在大街上喊著口號。

小唐鐵嘴、小二德子、小宋恩子、小劉麻子們集中在茶館裏大談各自的經驗,都有如魚得水之感。小宋恩子知道王利發放康大力去了西山,揚言要將王利發抓進憲兵隊。王利發知自己路已走到盡頭,讓兒媳婦帶著孫女去追康大力,讓她們不要回來了。

天色漸漸暗下來,有送殯車走過,撒下紙錢,落在常四爺身上,他下意識地一張張拾起,有一雙幹枯的手將他攙起,是秦仲義。

兩個人跌跌撞撞互相攙扶著向茶館走去。

茶館裏,王利發、常四爺和秦仲義老哥仨發了一通感慨,互撒紙錢,以慰靈魂……

常四爺和秦仲義走後,王利發獨自在茶館裏,回想著往事,最後,把一地的紙錢掃在一起,一把火點在了紙錢上,火愈燒愈猛,王利發就這樣地把自己活活燒死在了茶館裏......

外城,叫花子把王利發的的故事編成順口溜,一遍又一遍地唱著......天空,一片蔚藍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
王利發陳寶國
秦二爺謝鋼
常四爺周裏京
松二爺石小滿
龐太監張惠中
劉麻子崔傑
李三馬恩然
宋恩子梁天
吳祥子劉惠
慈禧呂中
大傻楊鄒德江
張秀英劇雪
二德子謝寧
王淑芬岳秀清
黃胖子李丹軍
唐鐵嘴錢波
小唐鐵嘴孫一理
小劉麻子羅二揚

職員表

▪ 出品人:李培森

劇照劇照

▪ 製作人:李功達王旭平(執行製片人)

▪ 導演:何群

▪ 編劇:葉廣芩楊國強

▪ 攝影:尚勇

▪ 道具:趙少偉

▪ 美術設計:張鵬

▪ 燈光:李興全

▪ 錄音:孟健

影片製作

劇照劇照

自2002年提出電視劇《茶館》的創意以來,中國電視劇製作中心的領導對該劇的創作拍攝一直極為重視,將該劇視為一項重大的、國家級文化精品工程來進行運作,為其組建了強大製作班底,力爭將《茶館》打磨成為一部中國電視劇史上的經典傳世之作。

該劇主創陣容強大。為保留老舍先生劇本的原汁原味,由具有深厚京味文化根底的作家葉廣芩擔任編劇,由陳寶國主演。葉廣芩是滿族作家,也是個老北京,這為她改編《茶館》帶來了便利。《茶館》從三幕話劇改編成39集電視劇難度很大,葉廣芩通讀了一遍《老舍全集》,還去了日本潛心創作。劇本的編寫工作還得到了老舍先生家屬舒乙的大力支持。

一個大茶館,就是一個濃縮的小社會。老舍先生選取了清朝末年、民國初年、抗戰勝利後的三個歷史階段,透過茶館這一視窗,呈現出三教九流各色人等的生死沉浮,折射出整個社會的變遷;描繪了一幅近半個世紀舊時代的歷史畫卷。

39集電視劇改編者葉廣芩將原著進行了更深廣的挖掘,使人物更立體,事件更生動。

分集劇情

第1集  

清朝戊戌年,晚清最黑暗的一年。  

九城聞名的裕泰大茶館裏坐滿了三教九流,五行八作,各色人等。  

劉麻子把一枚來路不明的搬指遞到唐鐵嘴面前,讓他幫著賣掉,為如何分成,二人在討價還價。  

官府的鷹犬——“二灰”宋恩子、吳祥子突然來到茶館,劉麻子溜了,唐鐵嘴怕出事,把搬指偷偷塞到王掌櫃手裏。王掌櫃將計就計,把搬指扣下,作為唐鐵嘴二十多年喝茶不給錢的抵押。  

茶館後院除了王利發外,還有一家街坊。姐姐張秀英是個“望門寡”,弟弟張春和是個有“頂子”的宮內瓦匠。王利發和張秀英互生愛慕之心,但都埋在心裏。  

王利發的大舅媽來了,她是來提親的。

第2集  

大舅媽嫌張秀英是“望門寡”,要給王利發另找人家。王利發說他眼下最想辦的是想開一家裕泰分號。大舅媽認為他是痴心妄想。  

房東秦仲義要漲房錢。秦仲義是京城的大財主,他是個純粹的商人,隻想著賺錢。目前,他正想著開工廠,擠走洋貨,實業救國。  

很快傳來一個訊息——譚嗣同等“戊戌變法”六君子被清廷在菜市口殺害了。一剎時京城成了恐怖之都,誰也不知道還會發生什麽事。  

王利發為長房租之事跟秦仲義交涉,秦仲義一句“我也缺錢”,把王利發頂了回去。  

生意冷清,無事可做,王利發開始尋找能做“分號”的店鋪,以圓他的“分號”夢。

第3集  

為了湊足買店鋪的銀子,王利發把唐鐵嘴的搬指當了。接著又請張春和出面給他當了保人,王掌櫃的“分號”夢眼看就要實現了。  

劉麻子使了一個連環騙,騙走了秦仲義鋪子裏的十匹織錦緞。事後秦仲義雖然明知道是劉麻子所為,也無可奈何。因為他不想報官,報官就得掏銀子打點,結果不如不報。  

慈禧太後發現圈禁光緒皇上的“工程”停了工。當她得知是張春和“擅自”撂下差事回家過八月節,不禁勃然大怒。恰在此時,神機營兵工廠火葯庫爆炸了。  

京城內到處是抓康梁餘黨的兵丁,隨時都有人被當成康梁餘黨被綁走。茶客們人心惶惶,嚇得不敢再談國事。茶館的生意越來越差。王利發幹著急,沒辦法。

第4集  

宋恩子、吳祥子帶領幾個兵勇用鏈子鎖走了太後欽點的罪犯張春和。常四爺氣憤之下說了句“這大清要完!”被宋恩子、吳祥子抓走。松二爺為常四爺作證,也被一起帶走了。  

一下從茶館帶走三個人,王利發的心情異常難過。張秀英求王利發救救張春和,王利發一口答應。  

秦仲義決定自己買洋機器,辦工廠,自己織布!他要把洋人擠垮,叫他們不能再大把地賺咱中國人的錢!他請了辦工廠的工程師梁先生。不料,梁先生剛從天津來到京城就因為姓梁又留過洋,被當成康梁餘黨抓了起來。  

劉麻子冒充松二爺的朋友,以換銀子贖松二爺為名,登門騙走了他的蛐蛐兒,轉身高價賣給了京城玩家索三爺。  

病急亂投醫,張秀英為救弟弟,傾其所有找唐鐵嘴算卦。

第5集  

就在唐鐵嘴要得手之際,王利發趕到,勸走了張秀英。他要親自救出常四爺、松二爺和張春和。  

王利發得知龐太監想要得到長生不老葯,他動開了腦筋。用白薯、土豆、糖漿、香油做了十八丸葯丸給龐太監送去。王利發告訴龐太監,吃了這些葯丸,能夠還老還童,永保青春。  

龐太監信以為真,答應放出常四爺和松二爺。但他懷疑葯丸的真實性。王利發施展開他的三寸不爛之舌,努力說服龐太監,讓他相信這是真的。龐太監有些猶豫,他不明白,這葯這麽好,王利發的父一輩怎麽就沒有見效呢?

第6集  

大舅媽又給王利發找了一個姑娘,王利發腳底抹油,逃了出去,氣得大舅媽跳腳大罵,堅決不讓王利發娶張秀英。  衙門見榨不出什麽油水了,放了常四爺和松二爺。張春和被定為神機營爆炸案的首犯,沒被放出。  

秦仲義建廠子的事緊鑼密鼓開始了,他要把散落在四九城兒的房產變賣換錢,或拆一些舊房蓋廠房。  

常四爺、松二爺都回來了,而自己的弟弟回不來。張秀英似乎明白了怎麽回事,整日以淚洗面。王利發見狀,心裏十分痛苦,但又找不出能安慰張秀英的話。  

索三爺把幾罐蛐蛐兒偷偷放在了松二爺家門前,並留下了一個“知名不俱”的字條。他這樣做就是不想讓松二爺搭情。松二爺異常感動。

第7集  

李三給王利發出主意,去求馬五爺救張春和,卻被馬五爺堅決地拒絕了。然而,私底下,他卻正通過劉麻子在打張秀英的主意。  

劉麻子騙張秀英說馬五爺能幫她救出張春和,為救弟弟,張秀英上當了,她跟著劉麻子去求馬五爺。  

朝廷為抓革命黨,要所有店鋪關門歇業十天,王利發隻好讓伙計們回了家。  

王利發挑出一籃饅頭,一塊肥肉,給張秀英送去。雪夜裏,兩個孤單的人四目相對……恰在此時,大舅媽帶著自己的娘家侄女王淑芬來陪王利發過年。  

龐太監聽說秦仲義真要蓋工廠,授意宗德想方設法阻攔。理由是洋機器震了京城的龍脈,會給朝廷帶來災害。秦仲義據理力爭,無濟于事。工程暫時停下來。

第8集  

王利發向大舅媽宣稱,他三天之內要搬到新鋪面房去。大舅媽急了,去找秦二爺要求降房租。  

太後、皇上丟下京城逃跑了。王利發要與茶館共存亡。危機時刻,王淑芬顯出了“英雄”本色,她製訂了茶館的應變措施,令王利發刮目相看。  

禍不單行,秦仲義的貨物全被洋兵扣在了天津。損失慘重。  

常四爺與沖進院的洋兵們廝打,女兒妞妞倒在血泊中……  

憤怒的常四爺帶著一群穿著義和團衣服的人借助夜色和熟悉的環境,和洋人展開巷戰……  

教堂燒起通天大火,映紅了半個北京城……

第9集  

大舅媽終于挑明了告訴王利發,王淑芬就是她給王利發選定的媳婦,並不由分說地訂下了結婚的黃道吉日。一向謹小慎微的王利發氣得跑到大街上跟二德子險些打起來……  

為了討回搬指,唐鐵嘴指使一群混混來砸茶館。王利發將他們引到街上,他情願自己挨打,也不能讓人砸茶館,茶館就是他的命根子。唐鐵嘴和劉麻子的計謀又破產了,搬指還是沒有要回來。  

“二灰”來向王利發要搬指,說它是盜墓的贓物。唐鐵嘴和劉麻子也粘了包,被帶到了衙門。  張春和和幾個“亂黨”被押赴刑場開刀問斬。張秀英趕到刑場,望著無辜的弟弟命喪刀下,她再也堅持不住了,倒在王利發懷中。

第10集  

利發與王淑芬拜堂成親,吹吹打打,甚是熱鬧。  

新婚之夜,王利發心亂如麻,他跑到院中透氣,正遇到張秀英要去給春和燒紙。張秀英沒忘了給王利發道喜,王利發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個嘴巴。恨自己怎麽選了這麽一個“吉日”。  

松二爺突然不來茶館了。常四爺和王利發甚為焦急,預感到不是什麽好事。  

大雪紛飛,天寒地凍。常四爺在半山腰遇到了衣衫單薄,面黃肌瘦,光著腳摟柴禾的松二爺。原來,松二爺為了生兒子,被騙進山中給老道做了苦力,掙扎在生死之間。 慈禧逃難期間,龐太監因為守護慈禧所住的長春宮有功,被太後賞了購買一處宅子的銀子。

第11集

龐太監相中了裕泰茶館的後院,托劉麻子幫著說合。龐太監來看房,秦仲義沒想到買房的是龐太監,十分不高興。此時王利發把唐鐵嘴請到了後院。唐鐵嘴對前來看房的龐太監說了一番話,嚇得龐太監不敢再要這個院子。  

馬五爺看中了張秀英,他讓劉麻子把她騙到馬家去當裁縫。  

常四爺把自家院子賣給了龐太監,搬到城外鄉下去了。但茶館還是照來不誤。  

為了攢錢買房,王掌櫃想出了一條裁人的辦法。茶館分集劇情介紹 第一步就是辭退明師傅。  

明師傅看出了王利發的意思,沒等王利發開口,自己就提出辭工回家。臨走時放下一句話,如果日後茶館倒閉,他絕饒不了王利發。王利發聞言感到羞愧難當,覺得對不起明師傅。他想請明師傅留下,但明師傅去意已決。

第12集  

宋恩子、吳祥子聽說常四爺參加過義和團,殺過洋人。他們找到王利發,告訴他: 看見常四爺上茶館來,立刻報告。

王利發決定給常四爺通個信兒去,讓他躲躲。常四爺得到信,逃出了京城。  

牆上貼出常四爺等幾個義和團疑犯的畫像,懸賞捉拿。滿城人心惶惶。  張秀英要去馬五爺府上當裁縫了。頭走的晚上,王利發在院中見到她,往日的情景出現在眼前,大家心裏都不好受。次日晨,王利發僱了騾車送張秀英。倆人心裏都明白,這也許就是此生的最後一面了。倆人都忍住了淚,其實已經無淚可流了。  

街上大張旗鼓地抓義和團,茶館裏更清靜了,上座極少。松二爺忽然氣喘吁吁地跑來,說他看見常四爺了。

第13集  

原來是松二爺看見了懸賞捉拿常四爺的布告,他緊張萬分。王利發讓松二爺不要害怕,把心放在肚子裏頭,什麽事兒都沒有。  

宋恩子、吳祥子在茶館守株待兔,卻等不到每天必到的常四爺。他們疑心王利發給常四爺送了信,要把他鎖上帶衙門去,危急時刻,秦仲義趕到,他的一番話使宋恩子、吳祥子放過了王利發。  

秦仲義的廠房建設要擇吉日開工。 

馬五爺明著是讓張秀英當裁縫,實際要把她賣給洋人,帶到外國去。  

吳祥子、宋恩子找不到常四爺,他們聽說常四爺的兒子常喜貴在科班學戲,便找了去。在老班主的掩護下,常喜貴連夜逃到了茶館,改名李春

第14集  

張秀英知道自己被馬五爺賣給了洋人,悲憤萬分的她逃出馬家,跳進了什剎海……  

王利發得知訊息,瘋了似地找到馬五爺,他要和他拼命!  

龐太監有了房,又有了新的打算——娶媳婦。  

劉麻子領到這個好差事,幫龐太監找媳婦。在城牆根兒,他發現了康六與女兒康順子。  

王淑芬有喜了,王利發樂得手舞足蹈。  

宋恩子,吳祥子發現新來伙計常喜貴有些可疑。王利發見狀將常喜貴藏了起來。次日,常喜貴在大傻楊的掩護下,在宋恩子、吳祥子眼皮底下走出了城門。

第15集  

松二阿麼終于給松二爺生了個兒子。兒子剛降生,松二阿麼就因失血過多,咽了氣。松二爺悲痛欲絕。  龐太監的四個侄子打河間府來到京城,投奔這個有權有勢的叔叔。  

秦仲義又開了一家丹義火柴廠,他讓王利發入十股,一股十兩。王利發不敢得罪秦仲義,隻得硬著頭皮答應了。  王淑芬生了個兒子,名叫大栓。  

龐太監與康順子結了婚。洞房內,康順子受盡了龐太監變態的折磨。  

松二爺又在茶館想念常四爺了。王掌櫃的安慰他,說四爺現在好著呢。宋恩子,吳祥子沖進來把松二爺和知情不報的王利發用鏈子套上了。突然,外面一陣鞭炮響。大清完蛋啦。

第16集  

民國了,秦仲義帶著攝影師來給他的房產照相。王利發說他準備把照片掛在茶館的正中央,這茶館是他家兩代人的心血。  

秦仲義還給王利傳送來了股份分紅。除去買下茶館和後院的三百兩,王利發還賺了一百兩。天上一下掉了兩個大餡餅。王利發決定把全部家當都攏到一塊兒再入股!  

十幾年後(1924年),中國軍閥割據,內戰不斷。  

在旗的沒鐵桿兒庄稼了,一天三頓飯轍都沒地兒找,沒人來喝茶了,茶館的生意一落千丈。  

秦仲義的工廠也不景氣,王利發入的股再沒分過紅。  

王利發的二兒子二栓上房頂正在“看太監”,這下惹惱了龐太監,他帶著四個侄子來砸茶館,虧了常四爺及時趕到,鎮唬住了龐太監一伙。

第17集  

龐太監咽不下這口氣,叫來“二灰”替他出氣,一下子又讓“二灰”榨了他不少銀子。  松二爺的兒子秀岑學了旦角。而且很有悟性,進步很快。在京城的票友裏頗有名氣。  

秦仲義在外國留學的兒子秦利民學業未成就要回來,給父親做幫手。  

王利發決定親赴天津衛去其士利取經。到了天津其士利,王利發著實鬧了不少笑話,外帶著叫人家“坑”了幾十塊大洋。但也不是一點收獲沒有,人家的室內布置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大栓也長大了,懂得了男女之情,與小鋪楊掌櫃的女兒二姑娘產生了朦朧的愛情。

第18集  

大栓輟學在家幫著王利發、李三忙茶館的事。  

大學生王成、張大賓在街上散發進步傳單,被宋恩子們發現。二栓幫著他們擺脫了宋、吳的跟蹤。此後,二栓和王成等大學生們成了好朋友。  

二栓時常把大學生們領回家。大學生們見後院有一些空房,便向王淑芬提出租房住的要求。  

王淑芬覺得這正好是一筆收入,可以貼補家用。便與王利發商議。王利發決定把茶館兒的北半拉也隔出來,都改成公寓。然後把茶館兒的大堂重新粉刷,學著其士利,桌子加布,椅子加墊。每張桌子上也預備個菜譜,標上價錢。  茶館重張。客人仍然不多。宋恩子們走了,巡警來,無不拿開公寓說事,敲王利發的錢。

第19集  

茶館辦得中不中洋不洋,松二爺諷刺它是個“串秧兒”,王掌櫃自己也覺得不是個滋味。常四爺又來送菜了,公寓的菜現在都靠他來供給。  

房客中除了大學生,還有一個叫崔久峰的。他留過學,但他不出來做事。他認為中國馬上就要死了,沒希望了,他不願意給一個將死的人擦胭脂抹粉。  

龐太監的四個侄子在外頭吃喝玩樂,把賬都記在龐太監身上。龐太監發現後暴跳如雷。他想到了自己百年之後的事,他找來劉麻子,讓他在外頭買一個兒子來。  

龐太監的侄子們為了自己的利益不受損失,主動請求劉麻子找一個病秧子兒子痴呆兒。劉麻子竟然滿口答應了。

第20集 

為了買一隻難得的黃金蟈蟈,松二爺竟然把祖墳都給賣了。  

秦仲義的三個織布廠虧損嚴重,已經到了瀕臨破產的境地。在對待“裁人,降工資”的問題上,秦仲義與秦利民產生了矛盾。  

劉麻子在逃難、逃荒的鄉下人中發現了一個六七歲的小男孩——虎子。連騙帶嚇把虎子帶回了家。  

城外炮聲隆隆,茶館裏一個客人沒有。禍不單行,巡警又來交派下了茶館出八十斤大餅做軍糧。王利發拿不出八十斤大餅,隻能拿錢賄賂巡警。巡警還沒打發走,大兵又闖了進來,亂砸了一通。  

街上槍子橫飛,家家戶戶關門閉戶,是死是活聽天由命。二栓越來越活躍,王利發、王淑芬整日為他們擔心。盡管王利發不信學生們能救中國,但他也感受到了孩子們的一腔熱血。

第21集

秦仲義找秦利民談話。秦利民說,一下子解僱了那麽多工人,會激起眾怒!要想辦法置之死地而後生。解僱工人、降薪資,是自己把自己逼進了牆角,不可取!  

秦仲義說秦利民隻會紙上談兵。話不投機,父子倆不歡而散。  

劉麻子精心地教虎子裝傻充楞。  

龐太監的四個侄子得知劉麻子已經買到了孩子。劉麻子告訴他們,孩子是個傻子,絕不會影響他們瓜分龐太監的財產。  

龐太監終于見到了自己的“兒子”虎子,並給虎子起了大號——龐繼祖!他還立了規矩,四個侄子誰也不許叫虎子弟弟,全都叫少爺。

第22集  

虎子進了龐家,二百五的勁兒全沒了。露出了聰明的本性。龐太監的四個侄子一下傻了眼。他們明白,又上了劉麻子的當了。  

二栓和張大賓、王成等大學生又上大街講演,二栓的胳膊叫二德子給卸了。李三告訴二栓,常喜貴會正骨。二栓去了戲園子。  

常喜貴給二栓接上胳膊就上了場。二栓、秀岑等坐在場下看戲。突然,燈光黑了,傳來幾聲槍響,坐在包廂裏的馬五爺躺在血泊之中。身上有張紙條,是燕子會幹的。  

觀眾們爭先恐後往外逃,二栓在跑時拌在了馬五爺身上,沾了一身血。跑出戲園子沒多遠。就遇上了吳祥子和宋恩子……  

王利發一家不見了二栓,急得到處去找。  

為查找“燕子會”成員,軍警們又把常喜貴抓走了。  

王利發去找李局長,要求自己換兒子出來。

第23集  

秀岑自報奮勇,去警察局給二栓作證。大家原以為他會受到連累,沒想到他安然無恙地回來了。原來是警察局李局長對他感了興趣。  

宋恩子、吳祥子終于抓到了“燕子會”成員——一個會糊沙燕兒風箏的人。  

李局長和秀岑套近乎。秀岑求李局長放出常喜貴和二栓。果然沒過幾天,常喜貴被放出來,二栓卻沒放出。理由是二栓身上有馬五爺的血,人可以放,但必須拿一千塊大洋保金。”  

王利發找秦仲義借錢贖二栓。秦仲義答應借錢,但得以茶館後院公寓當抵押。  

龐太監在院裏擺宴席給龐繼祖過生日。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兒子剛過完生日就不見了。

第24集  

秦利民與工人代表在茶館開會,秦仲義帶著管家走進來。原來,秦利民代表工人要與資本家秦仲義談判。  工人代表要董事長秦仲義在檔案上簽字。秦仲義不肯簽,與工人們對立起來。秦仲義怕事態鬧大,隻得簽了字。隨後,秦仲義掄起巴掌狠狠地抽了秦利民一個嘴巴。  

劉麻子“找回”了虎子。四個侄子惱羞成怒,要劉麻子說清楚。劉麻子鎮靜自若,一隊警察突然出現……  

龐太監走出來,叫警察把他的四個侄子轟出京城!不許再回來!  

唐鐵嘴帶著買房人與松二爺一手交錢一手交房,完成了買賣。當晚松二爺就發現拿到的賣房錢都是假大洋。

第25集  

茶館買賣越來越差,向秦仲義借的一千大洋怎麽還。王利發愁得吃不下,睡不著。王淑芬想起那年入的火柴廠的股份,琢磨著還那一千塊大洋富富有餘。  

秦仲義給王利發算了一筆賬,令他意料不到的是,當年入的一百股,已經變成了二百三十七股。為了錢生錢,王利發決定不賣股份還賬。  

軍火商找秦仲義商議生產炸葯之事,被秦仲義一口回絕了。  

秦仲義的火柴廠突然發生爆炸,被炸成了一片廢墟。連帶著把王利發的二百三十七股也“炸”沒了。一千塊大洋又重新壓在了王利發的頭上。大兵老林和老陳逃離了隊伍。一進城就遇見了唐鐵嘴。

第26集  

王利發上二姑娘家去提親。二姑娘的爸爸楊掌櫃張嘴就要六根金條。把王利發打發了回來。  

大栓子愁眉不展,二栓子勸他帶二姑娘私奔。可大栓子終究不是二栓子,他不敢,也不忍心這麽離開爹媽,離開茶館。  公寓裏的學生們去遊行。二栓夾在學生中間,躲閃著王利發,混出門去。  

槍聲響起。學生們四處逃散。王成滿身鮮血,被二栓、張大賓們抬進茶館……  

老陳老林要娶媳婦,找到劉麻子。他們給劉麻子出了個難題——倆人要找一個媳婦。  

“大令”走來追查逃兵。宋恩子、吳祥子過來告訴“大令”劉麻子是逃兵。“大令”二話沒說,把劉麻子押出去,大刀一揮砍了頭。

第27集  

老陳、老林嚇得魂不附體。宋恩子、吳祥子趁機把他們身上的洋錢全要了去。  

傷勢嚴重的王成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必須把他轉移出去。  

茶館裏突然來了很多學生,宋恩子、吳祥子,二德子們發現後要進去抓人。正在這時,東邊來了一隊跑旱船的,幾十個人扭著大秧歌,圍著一頂花轎子。秧歌隊伍走到裕泰茶館門口停留,那頂轎子和兩個“大頭娃娃”連跳帶舞,進入茶館。等他們出去時,王成沒了蹤影。連帶著,二栓子也一去不返了,老林、老陳一下成了窮光蛋,他們不甘心就這麽離開京城。媳婦也非娶上不可。他們商議著如何能弄到錢。  

為了能攏住客人,使茶館活下去,王利發狠心買了一台留聲機。  

老林的家傳本事是盜墓。當他二人來到郊外墳地時,唐鐵嘴藏在不遠處偷偷地看著。

第28集  

小劉麻子拿著一隻金碗找到了楊掌櫃,說要給二姑娘保個媒,楊掌櫃接過金碗高興地答應了。  

大栓得知二姑娘即將嫁人,痛不欲生,他後悔沒有聽二姑娘的話,遠走他鄉。對此王利發最為理解,他想起了張秀英。  

花轎抬來了新娘子(二姑娘),老陳、老林興奮異常。當他們掀開轎簾時一下驚呆了——二姑娘自殺死在了轎裏。  唐鐵嘴、小唐鐵嘴和小劉麻子計畫好了怎麽騙走老陳、老林的寶貝。不料,老陳、老林早已搬了家。他們忙去追趕,在城門口,遇上宋恩子、吳祥子押著老陳、老林走過來。

第29集  

大小唐鐵嘴和龐太監的侄子們聯手,氣死了龐太監。倆逃兵雖然向“二灰”獻出了寶貝,還是被砍了頭。  

唐鐵嘴在茶館裏散布著這些訊息,被“二灰”聽見。第二天,小劉麻子來茶館對大家報告:唐鐵嘴“投河自盡”了。  

秦仲義把秦利民約到茶館,他作出了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決定,而且還“脅迫”王利發當證人。秦仲義要和兒子斷絕父子關系,寫了文書,按了手印,還扒光了秦利民身上的衣服。  

秀岑終于下海搭班唱了戲,每天的飯局、應酬不斷。李局長和他的二姨太太都愛看秀岑的戲。  

李局長在京華大飯店給秀岑定了套房。當夜秀岑就有了一次屈辱的經歷。  

王利發為了增加收入,在門前支了一個白布蓬,專為引車賣漿者提供大碗茶。誰料,剛擺上一會兒,就來了幾個巡警以違法佔地經營為名砸了攤子。

第30集  

松二爺擺攤賣各式各樣的風箏。沒開張呢,先遇上一個誇耀他風箏糊得好的“鍾子期”,他索性把風箏送給人家,以謝知音。  

李局長二姨太太與秀岑幽會。她向秀岑講了自己不幸的經歷和眼前的煩惱、痛苦。二人越說越投機。  

秀岑又與二姨太幽會,不想叫李局長殺了個回馬槍……秀岑被打得奄奄一息,扔到護城河邊。  

龐太監的侄子們把康順子和康大力趕出了家門。獨佔了宅子。康順子哪兒也不認識,舉目無親,隻得帶著兒子康大力來到茶館,王淑芬做主收留了康順子母子。

第31集

小劉麻子來了,他對龐家人說,康順子和康大力才是這所宅子的真正主人。  

老丫頭不甘心讓小劉麻子坑,來求小唐鐵嘴。小唐鐵嘴爽快地答應了,但他讓老丫頭把宅子找人作作價,然後分成五份兒,小唐鐵嘴要一份,而且不容商量。  

生活的困苦,秀岑的遭遇,使松二爺病倒了,躺在在炕上,呆呆地看著掛在臉上方的空鳥籠子……  

秦仲義又來到茶館,他毫不客氣地讓王利發下月一號把後院的房給騰出來。他要改造成倉庫。  

“七七事變”,日本人打下了蘆溝橋,宛平城……  

八年後,日本投降,國民黨軍和美軍進入北平。  

李三爺死了三年了,奎子也讓日本人打死了。王利發老了,成了個地道的老頭。  

茶館破得不成樣子,隻有“莫談國事”和“茶錢先付”的字條是新的。

第32集  

留聲機賣了,換了話匣子,還是不上座兒。王利發千方百計地想著主意,可是生活都得不到溫飽的人們,哪裏還有心思泡茶館呀?  

秦仲義後院倉庫被政府當“逆產”查封了,秦仲義終于理解了什麽叫民不與官鬥,你鬥不過他呀。  

松二爺死了。秀岑雖然沒落下什麽殘疾,但也上不了場了。隻能靠著姐姐二秀賣煙卷養活著。  

大栓覺得與其爺倆守著不上座兒茶館不如自己在護國寺廟會擺個茶攤兒,多掙一個是一個。  

憲兵隊沈處長想在北平置處宅子,把這個差事交給了小劉麻子。

第33集  

王家在為王利發過生日,發現有人從門下塞進一有上款沒下款的信。信的內容是:“王掌櫃鈞鑒:令郎及康君安然無恙,勿念。” 

一家人甚為驚喜,更加想念在外的二栓子等人。

一天,二秀在憲兵隊門口賣煙,看見秦利民身穿校官軍服坐著吉普車駛過去。  

秦利民找二秀買煙,順手塞給她一張無字紙條。常四爺分析出了門道,他說秦利民是告訴二秀,他還是原來的他。 

龐四阿麼想出了一個永遠不受小唐鐵嘴、小劉麻子鉗製的辦法,她主動請沈處長住到後院。打了小唐鐵嘴、小劉麻子一個措手不及。  

小唐鐵嘴、小劉麻子自知惹不起龐四阿麼,主動上門求和。  

秦仲義來到茶館對王利發訴說自己種種遭遇,悲憤難平。此時此刻,他們都想起了自己的孩子。覺得隻有他們才活得像個人!

第34集  

常喜貴壓低帽檐來到大栓的茶攤喝茶。大栓發現,大喜過望,他剛要說話,小宋恩子,小吳祥子身上挎著盒子槍,走過來,逐個打量著茶客……  

大栓把見到常喜貴的事告訴了王利發。他決定明天一早就把這訊息告訴常四爺。當夜,王利發決定就睡在前頭,並吩咐王淑芬多蒸幾個窩頭。預備著萬一二栓回來。  

沈處長搬來了,龐四阿麼又提出讓老丫頭跟沈處長拜了把子。  

評書藝人鄒福遠給王利發介紹了他的師弟衛福喜來茶館說書。王利發決定明兒一早就去拜訪衛先生!  

常四爺去護國寺找常喜貴,不想竟遇到了“守株待兔”的二栓。他告訴常四爺,他們要把常家當“交通站”。

第35集 

沈處長給小唐鐵嘴和小劉麻子安排了差事,叫他們“明著還做原來的事,暗中要配合查找城內共黨分子!”沈處長叫他們暗中盯住老裕泰,別打草驚蛇。同時叫他們迅速找到常四爺的具體住址。  

沈處長、老丫頭,侯道長等人策劃成立一個新的會道門——三皇道。老丫頭(龐海順)當大壇主,不日就在妙峰山登基。  

小劉麻子還向沈處長提了一個建議,把老裕泰戧過來,明著還是茶館兒,暗著作為一個據點,監視著三教九流,各色人等,一定能夠得到大量的情報!  

王淑芬排了很長時間的隊終于買到了糧食。她背著面口袋往回走。頭一陣發暈,一輛美國兵吉普車飛快駛來,撞倒了王淑芬……王利發瘋了一樣跑到出事地點,看到倒在血泊中的老伴,腿一軟……

第36集  

王淑芬的棺材停靈在法隆寺內,依著老北京的規矩,死在外面的不能將屍體拉進家門,所以隻好借廟中一個地方停放。  

二栓得知母親慘死,悲痛欲絕,欲哭無淚,他決定回去給母親磕個頭。  

與此同時,沈處長與小宋恩子、小吳祥子、老丫頭、唐鐵嘴,龐四阿麼等人謀劃要借著老裕泰內掌櫃的死張開兩張抓捕共產黨地下人員的網。  

大傻楊帶進來一個花圈,高聲告訴吊孝的人,這是孝子王二栓托我帶來的花圈。  

等在門外的小宋恩子、小吳祥子等人沖進來,叫大傻楊帶他們去抓王二栓。  

幾個和尚走進來坐在靈旁念起經來……二栓扮成和尚,坐在其中……  

小劉麻子來到茶館打算跟王利發聯合經營茶館。王利發一句話把小劉麻子頂回去。“我自己的茶館,我為什麽要和你聯合?”  

為了防止小劉麻子他們吞並茶館,王掌櫃決定先把茶館關了張。

第37集 

秦仲義喝酒了,他要當一回醉鬼,要讓天下人都笑話他,讓他們都指著他的脊梁骨,說他是個沒出息的。  

王利發想勸說他,結果是二人一起傷心。  

龍袍 龍椅都準備好了,各部尚書侍郎也都安排就位,就差選個吉利日子,就能在西山舉行登基大典啦。  

龐太監的另三個侄子打上門來。他們要求要與老丫頭一同登基。  

茶館後院倉庫已經動工了,小劉麻子是總監工,據說改造完了,先住傷兵。為此,王利發包括後面胡同裏的街坊們無不擔驚受怕。  

總有不三不四的生人在茶館門口轉遊,王利發囑咐每天送小花上學的康順子,一定要提高警惕。

第38集 

當夜,當茶客們走凈後,康大力走進來……  

康大力來的目的就是把康順子接走。康順子沒有答應,她說她突然失蹤,一定會引起小宋恩子他們的疑心,到時候會給王掌櫃一家人帶來災難。是福是禍,她都要與王家人在一起。  

早晨,康順子拉著小花去上學,被幾個大漢劫持走了。  

康順子和小花被劫,王家如天塌一般。大傻楊來提供了一條信息。大家順藤摸瓜找去,終于找到了劫持康順子和小花的人。  

小劉麻子來找王利發,說自己與沈處長有交情,隻要王利發答應與他聯合開茶館,他保證把康順子和小花安然無恙地送回來。  

小劉麻子叫小丁寶來茶館當女招待。小丁寶好心提醒王利發,小劉麻子要霸佔這個茶館兒。  

龐四阿麼來接康順子。

第39集  

康順子收拾了個小包袱,她不能不走了。王利發叫大栓和媳婦、小花一同隨康順子走。他把一張全家福的照片叫小花拿走,告訴他,想阿公了,就看看照片。  

媳婦周秀花擔心王利發的安危,王利發說:“這是我的茶館兒,我活在這兒,死在這兒!”  

秦二爺來到自己的廠子前,織布廠的牌子已經被摘下,變成了美國兵營。  

常四爺和秦仲義來到了茶館,兩人都已老得不成樣子了。  

三個飽經風霜的老人回憶了自己這幾十年的經歷,感慨非常。最後,常四爺悲憤難平地說:我愛咱們的國呀,可誰愛我呢?  

常四爺拿出撿來的紙錢建議老哥仨祭奠祭奠自己,于是,紙錢撒起來……  

王利發在茶館內轉了一圈,將每樣東西都認真看了,然後從容地點著了地上的紙錢,老裕泰在熊熊烈火中化為灰燼。

隆隆炮聲中,北平的各大城門一個個關上了。  

傳來了大傻楊敲擊牛胯骨的節拍………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