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議會

英國議會

英國議會(THE PARLIAMENT OF UNITED KINGDOM )又稱威斯敏斯特議會,是英國的最高立法機關,是英國政治的中心舞台。政府從議會中產生,並對其負責。國會為兩院製,英國議會由上院 (HOUSE OF LORDS)(貴族院)、下院(平民院)(HOUSE OF COMMONS)和國王共同組成,行使國家的最高立法權。英國議會建立于13世紀,迄今已有700多年的歷史,被稱為"議會之母"。 自有議會以來,通常在倫敦的一座古老的建築--威斯敏斯特宮(議會大廈)舉行會議。每年開會兩次,第一會期從3月末開始,到8月初結束,第二會期從10月底開始,到12月聖誕節前結束。

為限製英國王權,1689年英國議會通過了《權利法案》。對國王在經濟、政治、宗教等事務中的權利進行了嚴格的限定,確定議會擁有最高權力的基本原則,並對公民應有的權利做了明確規定。一個新的資產階級君主立憲製政權在英國建立起來。

  • 中文名稱
    英國議會
  • 外文名稱
    The British Parliament
  • 出現最早
    英國
  • 包括
    君主、上院和下院。上院是貴族院

基本介紹

英國議會大廈英國議會大廈

英國議會由上院 (貴族院)、下院(貧民院)、國王共同組成,行使國家的最高立法權。英國議會建立于13世紀,迄今已有700多年的歷史,被稱為“議會之母”。

上院由王室後裔、世襲貴族、新封貴族、抗訴法院法官、教會大主教和主教組成,共669名議員,無任期限製。上院的立法職權主要是:提出法案;在立法程式中可以拖延法案生效;審判彈劾案;行使國家最高司法權。

下院議員由普選產生,共659名議員,任期5年。下院的立法職權主要是:提出重要法案;先行討論、通過法案;提出質詢;財政法案隻能由下院提出和通過。國王被看成是“一切權力的源泉”、“國家的化身”,在政治生活中處于“臨朝而不理政”、“統而不治”的地位,具有國家的象征意義。在立法職權方面,國王批準並頒布法律;製定文官管理法規;頒布樞密院令和特許狀;召集、中止議會會議;解散議會;任免重要官員。

但是,國王的這些權力主要是象征性的,行使這些權力主要還是一種形式。例如,國王批準法律,必須先經由議會通過,國王隻是履行一下手續;國王解散議會,但必須根據首相的決議才能採取行動。

英國議會居于優越于其他機關的“至上”地位,曾經擁有幾乎是無限的立法權。英國議會立法的職權可以說是無所不能,主要包括三個方面:立法、監控財政、監督政府。

歷史沿革

議會主權是英國憲法的特點,指議會立法具有最高性,其立法能力沒有任何法律限製。議會主權是英國極其重要的原則,但是,進入20世紀,議會主權不斷受到挑戰,行政權力不斷膨脹,構成英國議會變遷的主線,特別是2006年7月英上院議長首次被選舉產生與具有1400年歷史的大法官被廢棄,更是英國議會“議會主權”到“行政集權”變遷的歷史性標志。

議會主權時代的議會

歷史沿革歷史沿革

17世紀英國資產階級在實現政治解放的過程中,根據資產階級古典政治理論家、法學家們的設計逐步把議會推向國家權力的中心,這就是所謂“議會主權”理論。“議會主權”的表現主要有兩方面:一方面是議會立法權在國家權力體系中處于最高地位。隻要政府存在,立法權就應當是最高的權力。行政權與司法權從屬于立法權,並對立法權負責。另—方面,議會有權監督執行權的行使,有權“調動和更換”執行機關,從而使執行權對立法權的“政治責任”得以貫徹。

資本主義革命後的英國議會正是朝著英國古典政治理論家們所構想的“議會主權”的方向發展的。1689年的《權利法案》和1701年的《王位繼承法》初步確立了英國立憲君主製的政治體製,為建立英國現代意義上的議會提供了最初的法律基礎。主要表現在以下兩方面:

其一,鞏固並擴大議會,特別是下院的職能和權力。《權利法案》規定,未經議會同意,國王不得終止法律生效和廢除法律。隻有得到議會同意,國王才能征稅。和平時期在王國範圍內維持常備軍也需得到議會同意。議會實行自由選舉。議會中有言論和辯論的自由。《王位繼承法》為阻止國王對國會活動的操縱,規定:凡擔任任何隸屬于國王的有報酬職務或職位者,以及向王權領取撫恤金者,均不能成為平民院議員。國王的赦免對下院彈劾案無效。一切法案隻有經議會同意才具有法律效力,國王必須嚴格按照國家的法律來治理國家。

其二,使政府(原為樞密院,後為內閣)向國王負責逐步轉為向議會負責,特別是向下院負責。首先,由于下院可以通過提出彈劾和廢黜法案的辦法,追究國內外政策失敗的責任,就使內閣盡可能實行議會贊成的政策。于是迫使國王開始吸收議會中多數黨的領袖參加內閣。如果國王的大臣得不到議會的支持,他們就應該辭職。1742年英國第—位首相渥爾波就是這樣辭職的,1782年諾斯內閣集體辭職。其次,原樞密院的職能與權力逐漸轉移到內閣。威廉三世時開始從贊同議會多數黨觀點的人士中選任大臣。

不過,這個發展過程並不是—蹴而就的。在19世紀初,即1832年選舉改革前,由于國王在議員選舉、首相選擇、左右內閣成員的態度、解除大臣職務等方面還享有相當大的權力和影響力,國王不喜歡的政府常常被迫下台,而國王支持的政府雖然得不到下院的信任卻依然可長期維持執政地位。因此,議會,尤其是下院的職能和權力還很有限,真正意義上的議會主權是1832年選舉改革以後實現的。

從1832年到1867年被稱為英國議會製度的“黃金時代”。在這段歷史中,由于議會和內閣均擺脫了國王的控製,加上那時議員尚不存在服從其政黨領袖的硬性的黨派紀律,執政黨議員與反對黨議員一起反對本黨組成的內閣和首相的情況經常發生,所以,議會主要是下院比較容易行使其“倒閣權”。

據統計,從1832年到1867年有十屆內閣因下院的不信任而倒台。議會主權的實現另外一個重要的推動因素就是現代政黨政治在英國的完善。現代政黨政治的完善有利于議會的立法權對以國王為代表的行政權的最後勝利。此後,資產階級通過控製政黨,政黨控製議會,議會控製內閣這樣一個政治程式的邏輯實現自己的意志。而當19世紀末自由資本主義向壟斷資本主義過渡後,“議會主權”的代議民主政治體製開始不適應經濟基礎的新要求,于是“行政集權”的代議民主政治體製就將無可避免地代替了“議會主權”的代議民主政治體製。

行政集權時代的議會

如果對20世紀初西方國家憲政變革情況作一考察,人們就不難發現,在經濟危機和戰爭四起歲月裏,西方國家的國家機器就都開始強化起來,其核心標志就是行政力量在現代西方立憲政治架構中走到了中心位置。20世紀初以來特別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英國議會職能與權力的變遷,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

第一, 議會權力的重心從上院向下院位移。1832年的《選舉改革法》,擴大了選舉權,取消了上院提名下院議員候選人的權力,從此結束了上院控製下院的局面。1911年通過的《議會法》使議會權力的重心發生了位移,這在上院與下院權力關系的演變史上是一個重要的裏程碑。

該法規定,下院通過的財政法案無須經過上院的贊同,上院在收到財政法案的一個月內,需呈送英王批準。而識別法案是否屬財政法案的權力屬于下院議長。下院連續通過的其他公議案 (欲將下院任期延長5年以上的議案除外),若連續三次遭到上院否決,下院可直接將其呈送英王批準,前提是該議案在第一次會期中二讀到第三次會期中三讀的時間不得少于2年。換言之,上院至多能將財政議案拖延1個月,將其他議案拖延2年生效。1949年的《議會法》又將上院對下院通過的議案的拖延期由2年改為1年。從此上院喪失了否決下院財政議案和其他議案的絕對權力。另外,上院議員出任內閣大臣的權力受到了近乎毀滅性的打擊。19世紀初,內閣大臣幾乎清一色由國王從上院議員中任命,皮特是惟一的下院議員。1911年《議會法》確認了下院的政治優勢地位。作為一個慣例,首相必須來自下院,內閣成員也很少由貴族擔任。據估計,在戰後歷屆政府中任職的貴族隻有15~20名。

第二,憲政體製的重心從議會向行政位移。首先,議會的議事規則向有利于內閣控製的方向發展。1881年議會通過《關于緊急情況的決議》,根據該項決議,首相取得提請下院認定某項問題為緊急問題的權力。這種提案不需任何討論而交付表決。從1882年起該項規則成為議會議事規則的一條常規。

1887年下院領袖史密斯還提出了一個新的程式規則:如果議員來不及在預定期限以前全部審核法案,則下院議長必須將法案的其餘部分不經過討論而提交表決。其次,原屬議會的大部分立法權逐漸以直接或間接的、公開的或隱蔽的形式轉移至以首相為核心的內閣。預算案和其他財政法案的提出權屬于內閣。議會還通過對內閣的大量“授權立法”而使立法權實際上落入內閣之手。20世紀30年代以來,英國所有重大的政策都是由與首相關系密切的閣僚商量決定的,且內閣決定政策從不表決。

當然,行政集權時代的英國議會並不是一個可有可無的政治機構,相反,它在提供人民主權向政府治權的合法性轉換、內閣政府的立法和政策的權威性認定、提供政黨合法活動的一種體製架構、作為公民向政府“訴苦”(陳述民情)的必要場所等方面仍然具有其他機構無法替代的作用,更何況議會在法律上至今依然保留了“議會主權”的形式地位。

職責範圍

對于議會的職能,有不同的概括。1978年設立的程式特別委員會將其概括為四項:立法、審查政府工作、控製財政、平反冤屈。議會1992年編印的“議會與政府”認為,現在英國議會承擔著七項工作:製定法律,檢察政府工作,控製財政,保護個人,審議歐共體建議,辯論時事,審理抗訴。英國官方年度報告《英國2000》將議會職能概括為四項:通過法律;以就征稅作出表決的方式為政府的工作提供運作手段;審查政府的政策和行政管理,包括財政支出;辯論日常的重要問題。從權力運作的角度看,英國議會的主要職能是立法、監控次財政、監督政府。此外,在外交、司法等方面也發揮著一定的作用。

立法

英國議會的大廳裏,一群猴子在開會,這就是BANKSY對英國議會不滿的發泄英國議會的大廳裏,一群猴子在開會,這就是BANKSY對英國議會不滿的發泄

所謂議會的至尊地位就是指議會的立法權。從理論上講,議會有權製定和廢除憲法以下的任何一項法律;此外,英國法律補承認任何人和單位有權推翻或廢棄議會所通過的法律。從這個意義上說,議會是英國“權力的基礎”,英國中央的一切憲政權力皆由選民賦予了議會,然後議會再將行政權授予政府,將司法權授予法院,而自己直接行使立法權。議會集三權于一身,高于政府和法院。它通過掌握立法權來體現自己的地位,同時也是借助于立法來實現對政府和法院的約束。

不過實踐中,政府是議會立法工作的組織者和領導者,議會在立法過程中沒有主動權,以至于由學者指出:現代英國議會的立法工作不過是對政府提出議案予以“審議、批評、批準”。

英國的立法過程大體有三個環節:準備並提出議案;審議並通過議案;批準議案使之成為法律。議會審議的議案分三種:公議案、私議案和混合議案。公議案可以提交給兩院中的任何一個,私議案通常由經授權的當事人的代理人提出,混合議案由一個特別委員會處理。所有這些議案在經過了議會兩院的各個階段後,即呈送國王批準,由國王頒發特許證書,再交由議長在兩院宣布。

(一)政府議案絕大多數公議案都是政府議案。政府議案在議會審議時有優先地位。由于執政黨通常在下院中佔有多數議席,所以政府議案一般能夠通過。這時,議會所起的作用實際上並不是“立法”而是將政府法案宣布為合法。但是,沒有下院的同意,任何議案都不能成為法律。

內閣對法案起草工作實行統一控製。起草工作由專門的法案起草室完成,起草室設在財政部內。政府立法計畫內的重要議案,由國王在11月份議會開幕式的講話中公布,隨後送到兩院中的任何一個審議,通常情況下是限送到下院。正常情況下,政府議案要經兩院通過;但主要是涉及財政事務的議案永恆由下院審議通過。議會法還規定,在特定環境下,下院可不經過上院而通過議案。兩院通過法案的過程相似。

(二)普通議員議案普通議員議案佔英國議會下院每年審議議案的10%。而且這種議案的通過率也比較低,但仍有其重要價值。這種議案起到了對政府議案拾遺補缺的作用。此外還體現了民主憲政精神,起到了調節政府與議會之間憲政關系的作用。普通議員議案在下院審議時受到一定程度的歧視,它們職能在議會開會時間的每星期五(抽簽決定)被討論。普通議員議案也可以利用“10分鍾規則”和“普通提交法”提出。在審議普通議員議案的過程中,提案者不能指望黨紀保甲,隻能依靠議員個人努力來說服全院接受。

(三)私議案私議案由議會外的個人、團體、地方政府提出,通常是由地方政府提出。具體操作是由提出私議案的代理人來進行,代理人要將議案提交下院私議案辦公室。私議案大部分轉給上院處理,其審議程式與公議案相近,隻不過多數工作由委員會完成。

(四)混合法案混合法案沿革來說是公議案,隻不過其中某些條款影響了私人的權利,包含著一些私議案的性質。一項議案是否屬于混合議案,由下院私議案辦公室裁決或由議長裁決。混合議案一般提交給一個特別委員會處理,其程式與審議私議案大同小異。

(五)委托立法這種製度就是,議會通過的法案隻規定一般的原則,而授權給內閣大臣或得放行政部門去規定細則而成為法令。實行這種製度主要是為了減少議會的壓力,也適應了內閣權力不斷擴大的進程。議會通常將權力委托給那些直接向議會負責的部門,且保留確認或宣布委托立法無效的機會。兩院設立一個聯合委員會來報告製定中的法令的進度情況。為了節省全院大會的時間,下院利用常務委員會來辯論法令的價值,評判決定實際上是在全院委員會上作出。在上院,對法令的辯論是在全院大會上進行的。上院授權給一個審查委員會來考察被授權的機構是否正確行使了權力。

監控財政

英國議會的歷史與爭奪控製財政權分不開。議會就是通過掌握財政來控製政府的政策和工作的。1911年的議會法頒布後,議會對政府財政的監控權完全轉移到了下院,上院無權通過和否決財政議案,隻能對下院的決定表示同意。

不過議會對財政大權的控製隻是理論上的。議會對政府財政控製的效果令議員們失望,反倒是政府真正控製了財政大權。任何財政議案必須由政府提出,下院方可受理。將財政提議權授予政府是與英國憲政製度的特點密切相關。責任內閣製要求內閣擁有決策權,而財政決策是各種國事決策中最首要的決策,這就決定了必須由政府掌握財政決策權,而議會應該維護政府作出的財政決策。

但是,這並不等于議會在財政問題上無所作為。議會仍可以對政府的財政事務進行監控,主要體現在:第一,任何財政提案必須首先向議會下院提出,由下院審議、表決;第二,任何財政議案必須轉化為立法,才具有法律效力。議會監控財政的機構分兩個層次,即全院大會和委員會。全院大會監控手段有三:辯論、質詢和立法。委員會的監控主要側重于跟蹤相應的政府部門的工作和政策,並通過聯絡委員會向全院大會報告所獲得的情況。在委員會中,起作用最大的是國家帳目委員會。議會監控財政的渠道主要有兩條:一是監控財政收入,而是監控財政支出。

(一)監控財政收入英國政府的財政收入的主要來源是稅收,此外還有發行公債,這些活動必須取得議會的批準。英國憲政理論認為:在決定向人民征收什麽和多少稅款的問題上,隻有經過選舉產生的下院享有發言權。議會監控征稅的主要環節有:聽取財政大臣的預算演說,接受征稅動議,進行預算辯論,表決籌款決議,審議財政議案,上院審議和國王批準。一項財政法案從上年11月份提出到次年5月初國王簽準,要經歷六個月的時間。從接受動議到審議通過,要經過下院的幾道關口。

(二)監控財政支出政府提出財政預算時就已經有了支出的內容,而且是根據支出的概算而定出的收入項目,即籌款方法。政府在獲得議會授權籌款後,並不能隨意使用這些款項。全部政府歲入款項都必須存入在英格蘭銀行開設的國家帳戶,即同意的國家基金,政府全部歲出從這個基金中撥付。如果撥付,政府還須征得議會得授權。議會主要通過以下幾條途徑來監控政府財政支出。

1.年度授權製。政府每年得大多數開支項目都是年度開支項目,都需要獲得議會得年度授權。財政年度結束時政府要想在新得財年繼續這些開支項目,必須重新申請議會授權。

2.專項撥款製。每項撥款都是專項撥款,專款專用。

3.撥款審議製。在政府向下院提出年度開支概算和經費申請後,下院全院大會要對概算進行審議,然後進行表決,最後形成若幹法案,授權英格蘭銀行向政府支付款項。

4.餘款退還製。政府每一財年的經費如果出現富餘,必須退還統一的國家基金。

5.開支審計製。議會通過撥款法案後,還要對政府開支進行審計。

監督政府

雖然,“從更實際的意義上說,政府控製著下院”,但議會畢竟時法定的最高權力機關,它有權監督政府。英國議會對政府的監督體系可分為如下三個層次:

(一)下院整體的監督下院作為一個整體,是監督體系的最主要的組成部分。除了控製立法和財政外,議會作為整體所掌握的監督渠道主要有兩方面:

一方面,迫使政府辭職。迫使政府辭職是下院掌握著的控製政府的最後手段。如果下院通過了對政府的不信任案,政府就必須立即辭職。政府也可以提請國王解散議會,舉行新的大選,但新的議會產生後,要根據選舉結果產生新的政府,是加上還是要換政府,除非原執政黨又取得了多數席位,首相可以保持原班人馬。議院迫使政府辭職的主要手段是提出不信任動議並將之通過。不信人動議通常由第一反對黨提出。不信人動議有直接的和間接的。直接的不信人動議直截了當、明白無誤地表達出對政府的不信任。間接的不信人動議是先就某個具體事項、政策對政府提出譴責動議,或者對政府的某項法案提出修正案,然後表明對政府的不信人,要求政府辭職。

另一方面,議會的查弊製度。1967年英國議會通過了建立議會查弊製度的立法,設立了議會查弊官(Parliamentary Ombudsman),或稱作議會行政專員(Parliamentary Commissioner for Administration),專門負責調查政府的弊政。查弊官由首相推薦,女王任命,獨立于政府,直接向議會負責,從下院領取薪資,並向下院的一個小型特別委員會報告工作。其管轄範圍涉及中央各部、辦事機構和大量非政府公共團體,主要指責是調查公眾直接或經議員提交的投訴。所謂查弊不是指決策上的事務,而是政府行政過程中出現的程式中的過錯,如政府官員的不稱職、無端、官僚作風等。不過議會特別委員會傾向于鼓勵查弊官對弊政作出較寬泛的解釋。查弊官由廣泛取證權。他對政府的監督作用是值得肯定的:通過大量帶喔查工作實際對政府的工作起到了及時糾偏甚至是指導性的作用。

(二)反對黨的監督英國議會的監督功能在很大程度上是靠反對黨實現的。反對黨議員的主要工作任務和職責就是挑政府的毛病。英國議會的遊戲規則也為反對黨發揮監督作用提供了動力。隻有政府下台,反對黨才有機會上台,政黨的綱領政策才有貫徹的機會,黨內精英們也才有機會去政府任職。議會提出的對政府不信任案,實際上是通過反對黨實現的;與查弊官相聯系的特別委員會由反對黨任主席。反對黨的監督功能更主要地體現在議會的辯論和質疑過程中。

(三)議員個人的監督議員在議會中有一定獨立性,除了作為本黨議會黨團的一個成員外,同時還是一個選取在議會中的代表。議會對政府的監督功能,在相當程度上也是通過議員個人發揮出來的。議員個人的監督作用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在議會整體及政黨議會黨團履行監督職能時發揮一個分子的作用;二是發揮作為選區的個體獨立作用。就後一方面來講,議員除了在審議立法、財政等活動中參與辯論、質詢外,議會兩院還為後座議員審查政府的政策提供了很多法定的機會。就下院來講,這些機會主要有質詢製度和延期辯論。

議員產生

下院議員的選舉

英國在1949年製定了人民代表法,1969年又對該法進行了某些修改。例如,將選民的年齡由21歲降低到18歲。目前,下院議員的選舉主要根據該法進行。在英國,有幾類人不享有選舉權。第一是貴族,但1963年的選舉法規定:凡放棄貴族身份者即有權選舉議員,1999年又規定被排除出上議院的世襲貴族可以在大選中投票或參選,這是歷史上的首次。第二是服刑中的罪犯。第三是接受精神醫院治療中的住院患者。第四是選舉中犯有腐敗行為者,5年內不得選舉議員。第五是選舉前未登記為選民者。另外,很多人認為王室成員不準投票,但是事實並非如此。英國女王可以投票,其他王室成員也可以投票,但是他們一般不會投票,因為這樣做會被視為有悖于君主立憲製度。

人民代表法對候選人的資格條件作了兩種規定:基本資格條件是凡年滿21歲以上的英國男女公民,有選區的兩名選民提名和8名選民同意,便可登記為該區的下院議員候選人;職業資格條件是上院議員、英格蘭教會、蘇格蘭教會、愛爾蘭教會的牧師和羅馬天主教的神父、法官、文官、正規武裝部隊的警察部隊的成員以及在企業中擔任由政府指定的董事等,均不得成為候選人。但擔任有報酬的國家職務者辭去原來職務和貴族放棄爵位後,仍享有被選舉權。這一規定是發生了托尼·本事件以後所做出的修改。

1960年,工黨候選人托尼·本世襲了上議院議員職位,又參與了下議院議員選舉並勝出,所以當局下令舉行補選,但這位本先生依然在下議院議員補選中“獲勝”。為此,英國選舉法庭做出裁決,由補選中排名第二位的保守黨候選人擔任議員職務。這個案例的出現令英國在1963年修改有關法案,允許擁有世襲頭銜的上議院議員放棄其頭銜,以便能在英國下議院擔任議員。

英國議會下院選舉從1918年開始實行選舉保證金製度。按規定,議員候選人必須交納150英鎊保證金(按今天的折算大約相當于4500英鎊),如果該候選人在選舉中所得選票不足選區全部選票的1/8,則保證金收歸國家所有。1985年,保證金數額標準修改為500萬英鎊,如果候選人在選舉後獲得5%的基本選票,這筆錢就退還給候選人。

英國議會下院選舉實行秘密投票、一人一票的原則。1872年頒布的秘密投票法,其目的是要消除選舉中的賄賂和高壓手段,改進選民登記的機構,進一步簡化、擴大公民權。秘密投票法阻止了選舉中的腐敗行為,使選舉製向合理化的方向邁出了決定性的一步。

現行的計票製度:英國基本實行小選區製。如1992年的大選將全國分成642個選區,選舉產生651個下院議員。目前,全國劃分為659個選區,每逢議會大選時,英國工黨、保守黨以及自由民主黨三個主要政黨便在659個選區逐個爭奪每一個議席。與小選區製相匹配,英國實行的是相對多數代表製的計票製度。即在選舉中,某個候選人雖未得到過半數票,但隻要比其他候選人得票都多,哪怕隻多得一票,就能獲得議席,而得票第二的政黨沒有任何議席。雖然說像綠黨一樣的較小的政黨在全國的得票總數可以數以萬計,但是卻不足以贏得某一特定選區的議席。因此,這種計票製度不能如實地從議席中反映出政黨鬥爭的力量對比,對于小黨尤其不利。

盡管英國議會選舉實行的相對多數代表製在不少人眼裏看起來不公平,但是,這種選舉製度卻在英國始終實施並有一批堅定的支持者。不可否認,相對多數代表製具有一些重要的優點,比如說簡單易行,能相對節省普選的時間和費用;議員和選區之間有著直接的聯系,議員更能在議院中代表其選區的利益發出聲音;可以讓一個政黨贏得絕對多數的席位,成為執政黨,而不需要與其他政黨組織聯合政府,首相、政府和議會之間會有更好的合作關系,更能有效地工作,因此更能保持政局的穩定,有利于政府高效工作。從這個意義上說,英國的相對多數選舉製度註重的是穩定性和延續性。

英上院議長首次選舉產生

英國議會上院議長海曼女男爵和政治局委員、北京市委書記劉淇(右)英國議會上院議長海曼女男爵和政治局委員、北京市委書記劉淇(右)

2006年7月4日這一天,擁有600多年歷史的英國上議院首次用選舉的方式產生了一位新議長,同時廢除了有1400年歷史的大法官職務(Lord Chancellor,該職務由首相提名、國王任命,一直兼任上院議長一職)。原工黨政府衛生大臣、現上院議員的女男爵海琳·海曼成為英國歷史上第一位選舉產生的上院議長,這標志著英國議會製度的改革又前進了一步。

這次上院議長的更迭在英國有很大的爭議。2003年,布萊爾在獲得連任之後就宣布了這項改革方案,批評者認為,這會削弱貴族的影響。但經過3年的協商,所有各方都同意上院議長應該由上院全體議員選舉產生。

海曼女男爵當選上院議長具有很大的歷史意義,因為這意味著擁有1400年歷史的大法官一職的終結。在英國歷史上,大法官曾是英倫三島上僅次于國王的職務。這個職位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公元605年,它最初是王室的書記員,後來一度集立法、司法、行政三種權力于一身。在英國歷史上,擔任大法官這一職位的名人很多,其中既有賢人聖徒,也不乏奸詐之徒。但到了現代,大法官一職的重要性越來越弱,隻是在上議院和樞密院司法委員會開會時擔任主持人的工作,不過在名義上,大法官仍是最高法院的院長、上議院的議長,另外還兼任內閣的法務大臣(因而也是執政黨的要員,須與政府共同進退)。 布萊爾上台之後,一直致力于憲政改革,大法官一職成為改革的主要目標。隨著海曼女男爵的當選,大法官這一存在了1401年的職位“壽終正寢”了。

從巨觀視野看,這次上議院議長產生方式的具有歷史意義的變革,不過是英國議會從“議會主權”到“行政集權”變遷規律的一個佐證而已。這種變遷,從長遠來看,對于實現英國國家機構權力行使的製約和平衡是有利的。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