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不敗 -姜昕1996年發行專輯

花開不敗

姜昕1996年發行專輯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花開不敗是姜昕在中國大陸發行的一部專輯,《花開不敗》--一張96年的專輯,而那年的花--我想,也都該謝了吧!

  • 中文名稱
    花開不敗
  • 專輯歌手
    姜昕
  • 發行地區
    大陸
  • 發行時間
    1996年

專輯簡介

基本簡介

專輯中文名: 花開不敗

歌手:姜昕

發行時間: 1996年

花開不敗花開不敗

地區: 大陸

語言: 國語

歌手介紹

姜昕:出生于山東青島,自小于北京長大。讀大二時退學走上歌唱道路。1996年姜昕推出首張個人專輯《花開不敗》,在樂評圈內引起如潮好評,這張姜昕參與了大量創作的專輯被不少樂評人評為90年代中國最優秀的另類/ 搖滾音樂專輯之一。

由內地資深樂人祝小民、郭大煒、劉效松、張楚、張永光精心打造出的《花開不敗》在音樂性和可聽性上遠遠地大于它的娛樂性及傳唱性,而姜昕動情且隨意的演唱直入骨髓,並敲擊著聽者體內每一根脆弱的情感神經,令人不由得為之動情,隨之落淚。她的聲音好像從飄泊的路上、飄動的心靈上發出,遊走在BLUES、JAZZ 、FUNKY 、SOL 、REGGAE旋律之間的自由聲線凄美得令人心碎。

專輯中簡約到位的配器、不著痕跡的拿來主義、ADO 樂隊揮灑自如的演奏,加上製作人祝小民對音樂整體風格上幾近完美的設計把握,無疑使姜昕的這張個人專輯成為了日後流行音樂的製作典範。

一張很多人都不知道的音樂專輯,也許很多好的音樂註定隻能少數人可以聽到。年輕時的姜昕,叛逆,不羈,如同年輕著的我們,現在都統統老去。

總是這樣,高傲的女人心裏最脆弱。

我覺得姜昕就是有那種高傲氣質的女人,因此無數次地在她的音樂裏聽到了脆弱。

《花開不敗》——一張96年的專輯,而那年的花——我想,也都該謝了吧!

而一種脆弱依然在蔓延,隻要這音樂被釋放出來,在一瞬間,花瓣被音符包裹著依然顯得鮮嫩,隻是那些露珠卻也因為時間的浸潤而更讓人感傷。

花開不敗——是一種孤獨,也是一種絕望。

沉滯的空氣總是最讓人最感到壓抑的,無論是兩人面對面而坐,或隻是一個人靜靜地和自已死磕。而女人又是最愛和自己較勁的,你給她一個裝滿十公斤憂鬱的房間,離開片刻(十分鍾、二十分鍾或半小時)之後回來,卻發現室內的憂鬱全都凍結了,它們的重量在無限止的增加著,也許不用你詫異這一段時間究竟發生了什麽,就在轉瞬間,很有可能的,你都會被染。聽聽《花開不敗》,作為一個男人,也許你可以用一分鍾就唱完這一首歌,但姜昕不是,在一個掙著投入新世紀懷抱的年代裏,她卻用滯重的吐吶將自己所處的空間凝結成一個瞬間,然後用自己的速度推著它夢幻般地遊移著,同時也在推著自己走。于是,在永恆的瞬間裏,花開著卻永不敗,因為速度幾近停止,因為速度隻為一人享用和操控。你是不是也慢了,在沒有速度的音樂(空間)裏,丟失了共鳴幸福的那層記憶,隻見一滴眼淚、一束花瓣、一個像胎衣般包裹著你的沉滯空間。

見多了自私自利的愛情,見多了互相利用的愛情,見多了頭腦發熱的愛情,也見多了貌合神離的愛情,卻很少很少很少見到人道主義的愛情。“親愛的我見過你的冷酷,雖然是對別人,卻讓我痛苦……你對世界能不能友好一些,這比你愛我更讓我舒服”,這些詞有理由讓我們不止浸淫在金浩那濕潤的單簧管裏,它讓我們有籍口在喝著小半杯冷咖啡的時候也想想懷抱裏那雙眼睛深處的深處那很遠的世界。《無法使你高尚》,卻也未必不能讓自己人道。

《啊咿咿》是語言和思想爆炸後回復自然式的表達,包含一切哲學的元素,它有你所要的任何意思和狀態。《啊咿咿》是城市生活的一次涅槃,雖然這個詞本身已不太新鮮。你聽聽吉它的換把聲、鴿哨般的口琴,還有那個不太老的老太的絮叨聲,是不是比“今天青菜一塊錢一斤”或者“生存還是死亡,這是個問題”這些說法接近生存狀態一點。

張楚的幽靈又在《欲望號街車》裏復活。我看見城市依然高速地轉動著,燈紅酒綠、杯影重疊,所有醉了的和沒醉的人都在相扶著、狂笑著、嘔吐著,車輛與車輛像憂傷那麽長的用100碼以上的速度將這個城市包圍和浸泡,大家都表現的像是一個最爛交的情人一樣縱欲著,雖然這欲望是空泛與空洞的。有人將這一切在短時間定格,然後倒退、然後放大、然後填充,用那件不合身的風衣包裹著扔到街對面,一個白衣女子接住,將它唱了出來。緩慢的,像死亡所需等待的時間那麽長,最後路燈熄滅,街車駛來,滿載著一車疲倦的欲望,送往腐朽的墳場。

《我想飛》裏有一個小女人的夢想,有一個小女人的幻想,有一個小女人的自慰,有一個小女人的自戀。也有一絲廣博,雖然隻是一點點。其實有沒有都沒關系,一個小女人想飛本身就是一件很讓人覺得有美感的事。

《結果》裏那露珠新鮮和濕潤的吉它很有點復古的味道,而副歌部分郭大煒的伴唱更讓人回到了八十年代,那種吼聲帶著原始的稚嫩,爭辯著理想的未泯,空心的吉它出現,將這畫面又打磨成透明,那裏面有很多音樂以外的東西。

“距離往往是誘惑,促使你想靠近我,也許我們應該一起坐坐,隻怕離你太近我會羞澀……”這就是距離打造出的美,于是箱琴、吉它、薩克斯、鍵盤、鈴鼓、貝司和鼓都開始變得貌合神離,互相自慰著,盡量不觸碰到對方,一個沒有年代的女人依然不知疲倦地唱著,甚至自顧自的漸行漸遠,卻也不忘丟下一句“你從遠處看看我,一定會感覺到很不錯”。

《I Remember》很容易讓你產生錯覺,以為去到了南美或西班牙的某個小城,這城市裏的人們正狂歡著,彈著西班牙吉它、跳著桑巴舞,踩著滿街的酒香和花香,用足一個俗人一輩子的快樂肆意揮霍著,你再也不必像是看春節晚會那樣隻是一個人傻呆呆地拍著手,完全可以加入進去跳起來,把快樂釋放,也許它還會生長。

短暫的歡快之後,又是一首讓人迷茫的《影子》,于其說姜昕那些明白的語句讓我感到悵惘,不如說是她那下咒般地演唱在帶我進入迷宮。還有那蕭瑟的笛聲,真讓人冷。

《蹦嚓嚓》是獨屬于八十年代的時髦,那是物質與精神極其貧乏的歲月,年輕人用以娛樂的一種生活方式,如同現在的上網、泡吧、做愛一樣需要用新鮮的血液去消耗。依稀中“小皮球、香蕉梨”的旋律又開始隱現,時間仿佛走得更遠了,而一句“男女之間恩恩怨怨就是蹦嚓嚓”又把這一切規納在一個沒有年代的空間裏,于是,“蹦嚓嚓”再不是貌似祥和的狂歡,“蹦嚓嚓”成了一隻復古的音樂盒,在若幹年後單調地鳴唱,灰塵四起。

很難從《花開不敗》這樣的氣氛裏走出,像是一片沼澤地,陷進去就是永恆。那是一種源于音樂,卻又遊離于音樂以外的霧狀體。

劉效松、張永光、劉元張嶺孔宏偉、金浩、劉林等等這些中國最好的樂手在祝小民的編排下合諧地共存著,和姜昕的聲音一起,那樣恰到好處地泡在一起,沒有任何的藝術誇張和絢爛奪目的技術,甚至漸漸地隨著這氣氛的越來越濃鬱,每一個人的面目都開始變得模糊起來,讓人在一個沒有時間的年代裏迷惘與錯亂。

也許此時的瞬間,花是最新鮮的,花也是永開不敗的。

而現實總叫人絕望。

專輯曲目

01. 花開不敗

02. 無法使你高尚

03. 啊咿咿

04. 欲望號街車(Free)

05. 我想飛

06. 結果

07. 視覺錯誤

08. I Remember

09. 影子

10. 蹦嚓嚓

作者 職燁

我不知道應該怎麽寫,準確地說不知道用怎樣的文字把這一年的心情完整地串起來,讓他們如絢麗的水晶不失原味地掛在那兒,讓你們分享,讓你們明白。

寫下這個熱的要命的八月的第一個字的時候,我突然註意到窗外成片綻放著許多不知名的小花,紅的,黃的,粉白的,花花綠綠地漾在一起,滿目漂亮的色彩。天啊,這些花是什麽時候開放的?這樣如火如荼的勢頭應該不會隻有幾天的時間吧。

我不知道這一年裏這些花兒是不是這樣漂亮地開放著,如果是,我想我應該感謝它們。我嗅得出空氣裏有許多甜美的味道,有一個很美麗的詞突然冒出來:花開不敗!

花開不敗。

花開不敗啊!

我想我終于可以平靜下來,告訴你們這一年裏發生的許許多多的事情,我想無論將來再發生什麽事情,這一年裏的點點滴滴,滴滴點點,我是再也不會忘記了。

高三開始的前一個學期,開了一次家長會。

那是一次很嚴肅的家長會,一次沒有人缺席、甚至沒有人遲到的家長會。老師在那次會議上調動起了家長們幾乎所有的情感。高三的重要性自是不用多言的,所謂“成也高三,敗也高三”,無論過去孩子們多麽輝煌,也無論他們過去多麽失敗,班導那麽一個瘦小的小姑娘,竟然靠在講台上一講就是鬥志昂揚的兩個小時,無非是讓我們相信,什麽事情都是有可能發生的。奇跡或惡果,都會在這一年裏戲劇般地粉墨登場。

學校為了讓每個學生清楚地了解自己在班級、年級,甚至在區裏、全市的排名位置,精心製作了一張高一高二的各科成績排名表。現在想起來,我不得不承認,那張表真是做的太精致了。每一門成績的總分、標分、名次,與年級裏的均分對比情況,甚至還有精心設計由此得出的成績走勢圖,最後還附帶綜合名次的具體分析,密密麻麻地擠滿了一張紙,真可謂是煞費苦心。

父親是陰著臉從學校回來的,情況如我所估計的一樣不容樂觀:年級排名190名。可怕的位置。

“還有希望的。老師說的,什麽都是有可能的。”父親說他是相信我的,然而我卻不知道是不是應該再相信自己一次。可是,已經沒有退路了。我們是過了河的卒子,不能回頭。

我唯有揚鞭策馬,奮起直追,才對得起父母,對得起老師,最重要的是對得起自己

11年漫漫的準備期,終于到了要拉開戰幕,拼命一戰的時刻了。我必須和我的散漫、不負責任的過去說再見。

我在已輸得一敗塗地的情況下倉促應戰,然而戰鬥已經開始了,躲都躲不掉。

高三真的很不一樣。

對于高三來說,寫文章絕對是一件奢侈又浪費的事情。我不得不佩服高三的強大動力,書桌上的催稿單越積越多,我收拾起鋼筆和稿紙,毅然地和它們說再見。那隻雕著好看的龍紋的銀白色鋼筆太沉重,我拿起來的時候真有點力不從心,所以,我決定放棄

如果說高三題海戰術的可怕還沒有在這位惡魔登場伊始顯露出來的話,那麽高三所帶來的改變首先是心理上的。你的腦子中始終會有一根弦緊緊地綳在那兒,它無時不在,無刻不在。上枯燥的英語課,你的思緒悠悠然地飄到窗外浮想聯翩的時候;做計算量大的要命的純屬練耐心的“超級低級”數學題,你動了一丁點兒想參考一下別人答案的念頭的時候;深夜12點強迫自己坐在桌前背長得繞舌的“人民民主專政”涵義,背得腦袋如小雞啄米一般的時候,那根弦“嘣”的就來了個震耳欲聾:“高三了,怎麽能這麽墮落!”然後,整個人一激靈,緊跟著心髒的狂跳不止,馬上強打精神,繼續應戰。

在高三剛開始的那段時間裏,幾乎每個人都躊躇滿志地躍躍欲試,每個人都魄力異常地非復旦交大不進,我在床頭貼一張“殺進復旦”的特大標語,在每天早起和入睡前都大喊幾遍,以增加自己那點少的可憐的信心。所有的夢想都在聯考的壓力下抽象成了自己認定的那座神聖學府,當時一聽關于復旦的任何訊息,就立即熱血沸騰,激動不已,仿佛所有的東西在那所學堂的耀眼光環下黯然失色。

我從來都沒有想過190名的分數和復旦的巨大差距,周圍的同學們似乎也沒有意識到那種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可怕陣勢。我們固守著心中的夢想,祥林嫂般地嚷嚷著“我要XX”,那種心理和由此製造的一觸即發的緊張氣氛,是不到高三的人所不能體會的。

來自高三的第一次真正較量很快來臨了。

第一學期的期中測驗,一次我們認為已經準備好卻被殺的慘不忍睹的考試。我們的排名就如同老師先前所預言的那樣來了一個天翻地覆的變化。班裏許多從前名不見經傳的同學如同一匹匹的黑馬,一下子讓大家跌破眼鏡。起起浮浮,躥上滑下之間,許多人開始變的實際起來 。北大的校門的確藝術的夠格,可並不是每個人都夠在那兒感受高雅的,粥少僧多的尷尬讓每個高三學生在現實與夢想的巨大落差前狼狽不已。

我是那極少數仍抱著幻想不放的人。請註意我用的是“幻想”一詞,也就是那種在當時看來是絕對不可能實現的事,按理說,我這種在高一高二不爭氣地徘徊在二三百名之間,而在高三已過去四分之一,卻仍是保持小幅度長勢的人對復旦這樣一所全國頂尖的學府是不應該產生任何幻覺的。可是天曉得我當時怎麽就會有如此一種革命樂觀主義精神。我固執地抱著“每考一次,前進50”的念頭,痴痴地盤算,傻傻地得意。

而後來的事實也證明,正是由于當初自己那種嚇人的樂觀,才有了執著下去的動力,才使絕對不可能的事逐漸地一步步閃現出希望的曙光。

用殘酷的事實去挫敗年輕人原本就不堪一擊的脆弱的自信,是高三向我們拋出的第一道殺手鐧。

心理防線的牢固程度是能否在這場戰爭中戰勝的一個極為重要的原因。

當時的我並沒有意識到這種執著得有些傻氣的勁頭竟有如此大的魔力,隻是一味地堅持“復旦”那個守了11年的抽象名字,我甚至沒有意識到要用什麽樣的代價去交換這個兒時就有的美麗的概念,隻是緊緊地跟著它,一遍遍地默念它。

我在毫無知覺的情況下用自己的狂妄換來了一丁點兒的優勢,其實我沒有意識到,這的確是一個不錯的開始。

我去找班導談了一下,那個長得嬌小可愛的女人味十足的老師一見我就柔柔地說:“這次考的不錯,下次保持,華政可以沖一沖 。”我到現在還想不通自己 當時怎麽就那麽斬釘截鐵,膽大妄為:“我要考復旦。”一向淑女氣十足的老師竟也掩飾不住地張開了“O”字型的嘴巴,好在她很快顧及到我的感受,繼而柔柔地說“那你可要再努力一些啊。不過,有希望的,有希望的。”我傻傻地咧開嘴笑。桌上有一束玫瑰開得正艷,紅的像要滴出水來,朝氣蓬勃的向上舒展著。陽光斜斜地射進來,照得初秋的辦公室裏一陣暖意。

現在想起來,那個老師輕描淡寫的一句話給了我多大的動力。且不說她的話裏到底有多少肯定的成分,但那句“有希望的”卻如同一盞明亮的花燈,在接下去的日子裏始終不遠不近地懸在我的腦子裏,連帶著那天桌上玫瑰香甜的味道,讓我覺得整個人都暖和了起來。

接下來的日子開始變的越來越平淡,越來越簡單,單一的重復。

每天早晨,我氣喘吁吁地沖進那間坐得撲撲滿的教室,放書包,拿練習,開始演算。那一日一日相似卻又不太相同的日子現在想起來已經抽象成了總是寫的密密麻麻的草稿紙,黑板上一直擦不幹凈的公式、習題,老師一句句發自肺腑的叮嚀和永遠漂浮在空氣裏的XXXX的粉筆屑。

男生們的頭發總是亂蓬蓬地一根根杵在那兒,女孩子們所有的漂亮衣服也都被簡化成了整齊劃一的清一色的校服。我們偶爾也會從堆得像小山一樣高的亂七八糟的紙堆裏抬起目光渙散的眼睛,瞅一眼黑板上新近抄寫出的交多少錢、買什麽書之類的歪歪斜斜的通知。日子就這樣在平平淡淡的點滴中流走。

班裏同學的幽默細胞在這種單純的環境中被訓練的異常尖銳,細枝末節的小事一旦被抓住了,就立即被誇張地擴大再擴大,然後引來全體的轟動。某作家的一篇關于“放狗屁/放狗屁/放狗屁”的文章,竟引來了全班同學拍桌子笑、拆桌子腿敲打的瘋狂舉動。老師說,這是一種高三綜合症的表現。因為我們的生活太單一了,因此,任何一點兒能激得起漣漪的東西都會給我們帶來不可估量的快樂。

高三的體育課是學院規定的唯一不能被侵佔的課,男生們經常在體育課上打籃球打到毛衣都能擰出水來,女生們就在一邊踢毽子、跳皮筋,逍遙快活。

每周五下午兩節課後的短暫時光被我們定為“遊戲日”。我們絞盡腦汁拼命地往學校帶東西玩。有一種“彈硬幣”的小兒科遊戲特別受到我們的青睞。弄幾個一角、一元的硬幣放在桌上,用幾塊橡皮塔起來做球門,不管男生女生都趴在桌上大哭大笑,煞有介事地玩的不亦樂乎。我自己也搞不明白,已經舉行過成人儀式的我們怎麽會這樣的容易滿足,笑起來怎麽就這麽歇斯底裏。

“玩的時候就拼命地玩,學習的時候就拼命地學習。”是我們高三生信奉的一條顛撲不滅的真理。

聯考倒計時牌上的數位越來越小,我們已經沒有時間了。老師向我們嚷:“該幹什麽就幹什麽吧。”我們沒有像別的書上寫的同學之間那樣勾心鬥角,大家在一起的時候總是快快樂樂的。無論多麽苦,多麽無聊,我知道,至少還有和我站在同一條戰壕裏的兄弟。沒有那種在學校裏裝著玩,在家拼命用功的學生,因為沒有時間也沒有精力去準備那些虛偽的東西,沒有人願意那樣做,坦白地說,是不屑去做。

後來有一天,不知是誰在教室裏插了一捆新鮮的百合,粉白的那種香水百合。一整個秋季,教室裏始終縈繞著百合恬靜的味道。我們就不經心地在淡淡的香甜裏一日復一日地演算,沒有人去刻意註意那捆恬然的百合,但它和它的味道卻真真實實地深深烙在了每個人的心裏。

我不知到該用什麽詞語來準確地表達那一階段自己的感覺,可能是“踏實”吧。我依舊在每天早起和晚睡的時候大喊一句“殺進復旦”,但卻不再一遍又一遍地將“復旦”掛在口頭了。 每個人都小心翼翼地將夢想收藏在心底,用各自的方法盡最大的可能努力著,進步和榮譽這些縹緲的東西都是我們不能抓住的,隻有這一天天實實在在的日子是我們可以看到並握有的。我看得見我的同學們和我自己在這一天天質樸的日子中真實的努力,我的成績就在這種踏實感中穩步攀升,一點一點不快也不慢地前進。這種感覺,現在想起來,真是很好。

高三第二學期的日子較之第一學期的平靜有了較大的改變,增添了許多躁動與不安的成分,第一輪對知識的梳理和第二輪對綜合題的系統掌握已經告一個段落,第三輪緊張的考試和題海戰術的轟炸接踵而來。

那真是一段難以形容的日子。課表改成了“語語數數外外+1+1自修自修”這樣可怕的形式。

老師上課時不再幫我們概括什麽,隻是發一沓沓的各科模擬卷當堂測驗。我不知道老師怎麽會有那麽多的考卷,每個區的每種卷子我們都要做一遍、分析一遍,再抽查一遍。還有別的市的,全國的各類統考卷,以及歷屆的聯考卷,甚至連那些不知名的學習報上的怪試題也被老師無一遺漏地搜羅下來給我們做。一節課的就小測驗,兩節課在一起就大測驗,全年級統一的自修課就模擬考。所有的考卷都是算分的,老師來不及批的小測驗就讓同學們互相交替著批。分數于是成了那個冬春交替的忽冷忽熱的季節裏的最刺激人又最不值錢的東西。

那真是一種強有力的刺激。

自己的實際分數和原先所構想的是一個刺激;別人的分數和自己的分數一比較又是一種刺激;而幾次分數排成的總趨勢則是最大的刺激;我在這一天幾個的刺激中漸漸變得異常麻木,刀槍不入,在一次又一次的打擊中“再重頭收拾舊山河”,在慘不忍睹的失敗中鍛煉和血吞牙的勇氣和毅力,變得越來越沉穩,越來越堅強。那是高三最刻骨銘心的一段日子。

考試和分析成了生活中的全部內容。算時間做卷、訂正、分析,根據錯題再做練習,反反復復,復復反反。我們將“今天回去做n張卷子”改成“今天回去把這本書做掉”,將睡覺的時間一拖再拖,將叫醒的鬧鍾越撥越早。

每天背n個單詞,每天做n張考卷,每天完成n份訂正。

計畫表上塗得密密麻麻,每完成一樣就用彩筆劃去一樣。那一道一道觸目驚心的杠杠和考卷上紅艷艷的大叉叉,滴零滴零地灑滿了每一個黃昏和早晨,鋪滿了學校和家庭那條唯一看得見漂亮花朵的小路,像山一樣高的發黃的紙頁,浸在發酶的空氣裏緩緩地挪動。有時候在家背書背得眼淚都要掉下來,書都想扔到窗外去,可是,隻要默念幾遍“復旦”馬上就會平靜下來。我載著沉重的腦袋、空白的心,甘心情願地埋在那間要餿掉的屋子裏一遍遍地“之乎者也,abcd”。執著啊執著,我不明白我這麽一個散漫慣了的人怎麽會一下子變得這麽正襟危坐,感天動地。

到如今,我坐在空調房裏悠閒地整理著高三一年的書籍,仍是佩服自己當時的毅力和勇氣,幾大本密密麻麻寫滿主解的筆記,半米高的每張都用心做,用心訂正和分析的考卷,還有和一本字典一樣厚的16開的數學經典習題庫,每道題竟都有四五種解法,被看了不下十遍以上。在那個冷得要命的冬日和氣候怪異的春天裏,我用皸裂的雙手粗糙的筆跡一個字一個字、一道題一道題地編織著心中那個神聖而唯一的夢想,我想這就是高三所帶給我的影響與改變吧。

成長是憧憬和懷念的天平,當它傾斜的頹然倒下時,那些失去了月光的夜晚該用怎樣的聲音去撫慰。

----高曉松

老狼的歌我很喜歡,在那一段日子裏,老狼讓我安靜,讓我釋然。我想如果要用一個人的歌聲去給我的高三配樂,老狼的,很合適。平靜下藏著波瀾的聲音。

我帶著190名的恥辱,用一種破釜沉舟的心情和現實做最後的搏鬥。我仔細審視了一下手中的砝碼。什麽都沒有了,隻有努力。我想,每個曾經拼搏過的高三生都體味過這種攔截掉所有退路的狹隘的美麗,都是在用心感受最後的心情裏的那種悲壯情懷。

填志願是一件要命的事情,遠比我想象的要復雜,讓人受不了。

“保守,保守,再保守些。”成了填志願的首要原則

我的處境有些令人絕望。全家上下的那點可憐的背景不足已引起任何能人慈愛的眷顧,自己的成績有軟弱得沒有一點吶喊的能力。縱是大半年的努力換來了年級前80名的稍稍靠前的位置,但在前幾年190名的陰影和復旦這道高不可攀的門檻前也變的悵然無力起來。

開始不斷地有同盟者退出來。他們中有的因為某所次一點好的學校的五分的承諾,有的因為父親認識某所高校的靈魂性人物,還有的因為被老師們的軟磨硬纏弄得暈頭轉向,總之,他們都放棄了。

我一下子變得孤立無援起來。父親甚至背著我去華政領了一張 10 分的加分表格,整日沒完沒了地向我陳述學法律的無量前途。最後,甚至連校長也發話了:“你考復旦,隻有30%的希望。要考慮清楚啊。”

那幾日我的神經變得空前脆弱起來,在難以企及的的夢想與相對保險的退步中飄忽不定,猶豫不決。一位華政的學長竟然用這樣的話安慰我:“先填我們學校吧。要是真的考了很高的分數,大不了坐到復旦門口去哭一場嘛!”

于是,我選擇放棄;我不敢讓復旦如同一個美麗的童話一樣僅僅存在于口頭,我不敢用不自信的雞蛋去碰一下那堅硬無比的石頭。我無法忍受萬一失敗所帶來的那種從天堂到地獄的絕望。我在全票贊成的歡呼聲中,顫顫抖抖地寫下了那所我想也沒有想過學校的名字,任“背叛”的字眼在腦中炸開。

交掉表格後,我一個人坐了兩個小時的車偷偷地跑到復旦的校園裏去坐了一個下午,去哀悼我夢想的破滅。復旦真漂亮啊。鋪天蓋地的杜鵑安靜地在校園裏醉人地開放,恰到好處地映襯著如我想像中肅穆、神聖的復旦校園。我的眼淚一下子流了下來。我不甘心啊,我不甘心一個做了12年的夢就這樣被一張薄薄的紙徹底打碎,我不甘心高三這一年來日夜不顧一切的拼搏就這樣被一句“保險”理由而葬送。我知道沒有什麽可以替代復旦在我心中的那種舉足輕重的地位,若是真的以高分進了其他學校的任何一個系,那種遺憾又豈是坐到復旦門口去大哭一場所能排遣的呢?

我知道那一個燥熱無比的星期天下午,對我而言意味著一種執著意念的勝利,現在,想起來,那一個下午寧靜美麗的復旦,幫助我做出了一個屬于我自己的多麽重要的決定。

最後,我終于做出了屬于我自己的決定。在所有人詫異的目光下,我要回了那張志願表,慎重地在表格上工工整整地填上了“復旦大學”那四個令我激動的大字。那真是我12年來寫得最舒服的、最漂亮的四個字,這四個字也是我這麽多年來憑自己的意願所做出的最重要的一個決定,是體現我人生最初分量的一個決定。

我要我所要的,縱使是在現實面前被撞得頭破血流,縱使是在聯考場上輸得一敗塗地,這是我自己做出的選擇。交掉了志願表的我們,沒有什麽再值得勞心傷神的東西,讀好書,做好卷子,放松下心情,一切就是這麽簡單。

至于那被無數人稱之為黑色的三天,我以為緊張是有的,但對于身經百戰的我們來說,當它是一次特殊的模擬考,坦然面對就可以了。我覺得自己當時真是超乎尋常的冷靜,心不慌手不抖地就做完了所有的考卷,監考老師露出難得的微笑,“考完了?”“嗯。”我的高中結束了。走出考場的時候,腳有一點發軟,腦子裏嗡嗡作響。整個身子像被抽去了主心骨一般癱作一團。疲倦像小山一樣壓過來,我累了,真的累了。交掉了考卷,仿佛交走了半生的囑托。 三百多個飽含汗水與淚水的日日夜夜呀! 排山倒海的感覺涌過來,把我無聲無息地淹沒。

拿到復旦的通知書後終于還是忍不住去看了那間熟悉的教室。五樓南邊走廊向裏走的最後一間屋子,高三一年的青春從這裏流走。講台上的玻璃瓶裏意外地插著一束淡紫色的勿忘我,嫩綠的小碎花飄零星地點綴其中,輕輕地在風裏搖曳。

我和我的朋友們就在這樣一間一年四季都有花朵綻放的屋子裏共同走過了一段最最艱苦的歲月。現在,他們中間有的去了北京,有的去了南京,或是留在了上海的某一個遙遠的角落。我想起我的同學們把頭埋在亂七八糟的草稿紙裏演算水的張力的情景,我想起我把腳蹺在前座的凳子上嘰哩呱啦地背政治的情景,我小心翼翼地將這個小屋子裏曾經那麽真實地上演過的每一個飽含酸甜苦辣的小故事深深地埋藏在心底,它們都是我難忘的高三一年的最好見證。

我們都曾經因為一個共同的目標而相聚在這裏,現在,每個人又不得不為了新的目標而各奔前程。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畢業晚會上許多男生都流下了眼淚,歡樂也好,痛苦也罷,畢竟這一段的真實是我們共同攜手走過的最具有分量的人生。

高三的三百多個日日夜夜裏的一點一滴,也正如一朵一朵奼紫嫣紅的小花,開在每個人的心裏。也許不是每朵花都美麗得驚天動地,不是每朵花都能結出豐碩的果實。但那些花兒的確真真實實地在每個人心中最柔軟的地方綻放過一回,也確確實實留下過一些花開的甜香。這些花兒的影子連同高三帶給我們的,是今天我們用來看世界的一雙成熟的眼睛,這份刻骨銘心會影響著我們今後在人生路上的每一個選擇,每一次決定。

花兒開過了。我們承認也好,忽略也好,隻要花開,就會不敗!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