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蘭 -2012年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社出版陳秋帆 改寫編著圖書

花木蘭

聰明好強的木蘭一直渴望讓父母為她感到自豪,可惜常常弄巧成拙,讓她深感挫敗。北方匈奴侵犯中原,朝廷大舉征兵,木蘭年邁的父親也被征召上戰場。木蘭擔心父親的安危,于是假扮男兒,替父從軍。在軍營中,木蘭刻苦訓練,靠著堅強的意志成為一名不讓須眉的巾幗英雄。她憑借智慧與勇敢拯救了國家,也因此得到了人們的稱頌。我很願意為這一套的“經典觸摸”熱情推薦。這套書的改寫者裏有很傑出的文學家,所以他們的簡略也很傑出。不是用筆在簡單劃去,而是進行著藝術收拾和改寫。傑出的筆是可以讓經典照樣經典的。 --梅子涵 我以為一個正當的、有效的閱讀應當將對經典的閱讀看作是整個閱讀過程中的核心部分。而 母語經典,理應成為中國每一代人共同的文化記憶。希望青少年讀者從這套“中國古典小說青少版”開始,更多地閱讀我們的母語經典,打好“精神底子”。 --曹文軒 從台灣引進的“中國古典小說青少版”叢書,無論書目的選擇,還是改寫隊伍的精良,都讓人產生一種信賴感。相信我們大陸的孩子們也會從傳統的中華文化的盛宴中獲得寶貴的精神營養。 --蘇立康 一個兒童對中國古典文學的閱讀史,就是他的中華文化和民族精神發育史。此叢書內容博洽而精當,猶如“精神母乳”,適宜于青少年閱讀,孩子們能從中汲取到精神的養分。 --曹衍清...(展開全部)

  • 中文名稱
    花木蘭
  • 裝幀
    平裝
  • 定價
    23.00元
  • 作者
    陳秋帆 改寫
  • 出版社
    人民文學出版社
  • 出版日期
    2012-1
  • ISBN
    9787020088218
  • 叢書
    中國古典小說·青少版

编辑推荐

《中國古典小說:花木蘭(青少版)》作者花木蘭,中國古代民族女英雄,忠孝節義,以替父從軍擊敗北方入侵民族聞名天下,唐代皇帝追封為“孝烈將軍”,設祠紀念,影響深遠到全世界。花木蘭受中國人尊敬,其事跡被多種文藝作品所表現,電影、電視劇,歌舞豫劇等。陳秋帆改寫的這本書則向你講述了木蘭代父從軍的故事。

目录

番兵進邊關 賀廷玉潼關征兵

立志去從軍 孝女兒改扮男裝

西市買駿馬 花木蘭替父出征

揮淚別家鄉 潼關道巧遇營棍

營棍開玩笑 棄伙伴趕路加鞭

旅途慶平安 眾好漢潼關報到

元帥府比武 女英雄壓倒群雄

司倉營報到 木蘭軍中得知己

亂箭退番兵 立功升官副郎將

看營中射箭 花明好勝惹麻煩

放棄保全城 番王計誘賀元帥

賀元帥遇險 子午谷木蘭立功

半夜見烏鴉 花先鋒急報軍情

黑夜敗番將 木蘭攻陷朔方城

木蘭中冷箭 朔方城擊鼓助戰

五狼鎮休養 關外病榻逢故友

奉命當文官 花木蘭坐鎮後方

前方斷給養 征軍糧押運燕山

黑山奪軍糧 木蘭用計擒番王

論功同受賞 弟兄遠訪尚義村

序言

有很多經典文學一個人小的時候不適合讀,讀了也不是很懂;可是如果不讀,到了長大,忙碌于生活和社會,忙碌于利益掂記和瑣細心情的翻騰,想讀也很難把書捧起。所以做個簡讀本,收拾掉一些太細致的敘述和不適合的內容,讓他們不困難地讀得興致勃勃,這就特別需要。

二百多年前,英國的蘭姆姐弟就成功地做過這件事。他們把莎士比亞的戲劇改寫成給兒童閱讀的故事,讓莎士比亞從劇院的台上走到兒童面前,使年幼也可以親近。後來又有人更簡化、生動地把莎士比亞的戲做成鮮艷圖畫書,兒童更是歡喜得擁抱。

二十年前,我也主編過世界經典文學的改寫本,55本。也是給兒童和少年閱讀。按照世界的統一說法,少年也屬于兒童。

我確信這是一件很值得做的事情,而且可以做好。最要緊的是要挑選好改寫者,他們要有很好的文學修養和對兒童的認識,心裏還留著天然的兒童趣味和語句,舉重若輕而不是呲牙咧嘴,該閃過的會閃過,整個故事卻又夯緊地能放在記憶中。

這也許正成為一座橋,他們走過了,在年齡增添後,很順理地捏著這票根,徑直踏進對岸的經典大樹林,大花園,而不必再文盲般地東打聽西問訊,在回味裏讀到年少時被簡略的文字和場面,他們如果已經從成長中獲得了智慧,那麽他們不會責怪那些簡略,反倒是感謝,因為如果不是那些簡略和清晰讓他們年幼能夠閱讀得通暢、快活,那麽今天也未必會踏進這大樹林、大花園,沒有記憶,便會沒有方向。

即便長大後,終因無窮理由使一個從前的孩子沒有機會常來經典裏閱讀,那麽年幼時的簡略經典也可以是他的永恆故事,擔負著生命的回味和養育,簡略的經典畢竟還是觸摸著經典的。

我很願意為這一套的“經典觸摸”熱情推薦。

這套書的改寫者裏有很傑出的文學家,所以他們的簡略也很傑出。不是用筆在簡單劃去,而是進行著藝術收拾和改寫。

傑出的筆是可以讓經典照樣經典的。

文摘

第二天早晨,東方才發白,花夫人就從炕上爬起來,給木棣蓋好被子,然後下了炕,到東屋去看他的丈夫。花弧大概是夜間喘個不停累透了,這時正呼呼地睡得很甜,花夫人就放心地從房裏悄悄地退了出來。

早晨的氣溫較低,她有些冷,就找了件棉背心加在身上,才覺得暖和了些。因此她想,如果給丈夫做件棉背心帶去,一定很有用處。

她也一心希望花明真能夠去投軍,跟在她丈夫身邊,好多一個照應。不過,她知道花明家裏很清苦,他父親去世得早,就靠著他母親苦撐來過日子,真要去當兵的話,做一件戰袍,也不容易。她想到這兒,就去看了一下舊戰袍,揀出了一件顏色比較鮮明一點的,打算改一下送給花明。

她這樣一決定,就躡手躡腳地跨進了女兒的房裏去,準備把她們叫起來,動手給父親做棉被心,替花明改一件戰袍。

她又想,天雖然已經亮了,可是時間還早,這麽早叫她們,恐怕不容易叫醒的。她就先到大女兒木蕙的床邊,撩開帳子,正要俯身叫她時,仔細一看,炕上隻剩下了棉被,木蕙早已起來了。她再撩開木蘭的帳子看,也是一樣,早就起來了,而且還把棉被折疊得整整齊齊地擺放在炕上。

她轉身出來,到廚房裏找到了木蕙。

木蕙是一個典型的家庭婦女,因為她母親要照料多病的父親和小弟弟木棣,因此她幾乎負擔起了全部家務。當母親來到廚房時,她已洗凈了鍋灶,在那裏燒開水,準備給父親泡一壺熱茶,這壺茶是花弧每天早晨不能少的。

“木蕙,你起得好早啊!我到你房間裏,本想叫醒你們,沒想到你們早就起來了。早些做好飯也好,今天還得趕兩件衣服呢!”

花太太到了灶邊,有氣無力地告訴木蕙。

“娘,是不是要替爹修改戰袍?”

木蕙聽母親那樣一說,立刻就想到爹爹的戰袍上去。

“戰袍倒用不著修改,漠北天氣冷,要給你爹添製一件棉背心帶去。另外,因為花明也要去投軍,我想給他改一件戰袍,你二嬸她們哪有能力給他買戰袍呢!”花夫人說到這裏,眼圈就紅了。

“木蘭在織布,等我做好早飯,就去叫她來,一起動手好了。娘,您去照顧爹吧!”木蕙說時,手腳仍忙個不停。

花夫人就從廚房裏退了出去。木蕙忙了好一陣,才把早飯做好。她洗幹凈了手,就到織布房裏去叫木蘭。

她到了織布房的門口,沒有聽到織布機的響聲,心想,這傻丫頭大概又到院子裏使槍舞劍去了。

可是,木蕙到了擺織布機的房門口,探頭往裏一看,木蘭並沒有出去玩弄刀槍,卻是呆頭呆腦地靠在織布機上,側著頭在沉思,連木蕙的腳步聲她都沒有聽到。

“喂,木蘭,你在打瞌睡嗎?”木蕙故意這樣喊了一聲。

木蘭果真被嚇了一大跳。

“姐姐,你幹嗎這樣嚇唬我?”

木蘭睜大了充滿血絲的眼睛,問木蕙。

“你坐在織布機上不織布,在想什麽心事?”木蕙半真半假地責備她。

“還不是為了爹,他老人家年紀這麽大了,還要上戰場去殺敵,我們要有個大哥,替爹爹去打仗,那該多好呢!”木蘭說出她的心事來。

“我又何嘗不是這麽想,娘也為了這件事情,老在那裏掉眼淚,可是誰也想不出一個好方法來。”木蕙早就收起了笑容,愁眉蹙額地說。

“要是有個神仙,能夠把我變成一個男子該有多好呀!”木蘭低著頭,撫弄著織布機上的梭子。

“別待在這裏瞎想了。娘要你和我一起去替爹縫製棉背心,同時還要給阿明哥修改一件戰袍,因為他也要去投軍,好照料爹。”

木蕙說完,木蘭就從織布機旁站了起來,跟著木蕙一起走出織布房。木蘭跟著姐姐,穿過院子,往西屋走去。突然從牆腳邊滾出兩團雪白的棉花球來。木蘭仔細一看,原來是兩隻小白兔。

這兩隻小白兔是木蘭姐妹倆的伙伴,因為都長得白白胖胖,姐妹倆很喜歡它們。可是,從昨天起,花家大大小小都被花弧出征的問題鬧得心煩意亂,她們兩姐妹把喂小白兔的事情也忘得一幹二凈。所以本來一看到她們就會蹦蹦跳跳的兩隻小白兔,今天卻隻順著牆根,有氣無力走了兩三步,就趴在那裏不動了。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