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川龍之介 -日本近代作家,《羅生門》作者

芥川龍之介

日本近代作家,《羅生門》作者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芥川龍之介是日本大正時代小說家。他全力創作短篇小說,在短暫的一生中,寫了超過150篇短篇小說。他的短篇小說篇幅很短,取材新穎,情節新奇甚至詭異。作品關註社會醜惡現象,但很少直接評論,而僅用冷峻的文筆和簡潔有力的語言來陳述,便讓讀者深深感覺到其醜惡性,因此彰顯其高度的藝術感染力,其代表作品如《竹林中》(改編為電影《羅生門》)已然成為世界性的經典之作。

  • 中文名稱
    芥川龍之介
  • 外文名稱
    芥川竜之介 あくたがわ りゅうのすけ Ryunosuke Akutagawa
  • 出生地
    日本東京
  • 畢業院校
    東京帝國大學
  • 出    身
    送奶工家庭
  • 代表作品
    《竹林中》,《羅生門》,《侏儒的話》,《夜來香》,《傀儡師》
  • 逝世日期
    1927年7月24日
  • 民    族
    大和
  • 國    籍
    日本
  • 血    型
    AB
  • 本    姓
    新原
  • 主要成就
    150多篇短篇小說
  • "柳川隆之介"、"澄江堂主人"
  • 筆    名
    我鬼
  • 職    業
    作家,小說家
  • 出生日期
    1892年3月1日
  • 別    名
    澄江堂主人

人物簡介

家庭背景

芥川龍之介明治二十五年(1892)3月1日,芥川龍之介生于東京,本姓新原,是一個送奶工人的兒子,生母于三十二歲時生下他,龍之介以新原敏三(山口縣人,經營牛奶業)長子的身份出生于東京市(今東京都中央區)入船町八丁目一番地。因生于辰年辰月辰日辰刻,故名龍之介。龍之介上面有兩個姐姐,大姐初子(ハツ)夭折,二姐(ヒサ)初與葛卷義定結婚,生一男一女,夫死後,改嫁西川豐,西川死後,她再次回到葛卷家。芥川生後七個月,母親福子(フク)發瘋,八個月後猝然發狂,其後終生為狂人。龍之介被送到位于本所區(今墨田區)泉町十五番地的外婆芥川家。養父芥川道章是母親的兄長,當時是東京府的土木課長。芥川家是有相當大宅邸的大家族,世代擔任江戶城的茶會吏一職,作風嚴厲但博學多識,具有濃重文人氣息,』。因芥川家是延續十幾代的士族(武士),門風高尚,文學、演藝、美術等均是士族子弟必修科目。全家皆諳遊藝(茶道、插花、舞蹈、音樂等的總稱)的。道章擅南畫、俳句,愛盆栽,“對于搞文學,誰都不會全然反對,因為從養父母到姨媽,都愛好文學”(《愛好文藝的家庭》『文學好きの家庭から』。或許是環境使然,再加上天資聰穎,他閱讀的書籍涉獵極廣,在中國小時代喜讀江戶文學、《西遊記》、《水滸傳》等,也喜歡日本近代作家泉鏡花、幸田露伴、夏目漱石、森鷗外的作品。對歐美文學也興趣濃厚,喜讀易卜生、法朗士、波德萊爾、斯特林堡等人的作品,深受世紀末文學的影響。這使他日後不但成為傑出的作家,更是個博學之士。

芥川龍之介芥川龍之介

年譜

明治二十六年(1893)1歲

生父新原敏三從入船町搬家到芝區(港區)新錢座町十六番地。

明治三十年(1897)5歲

入讀回向院 旁邊的江東國小附屬幼稚園。

明治三十一年(1898) 6歲

4月,入讀位于本所六町的江東國小。由于略帶神經質,故而易膽怯,且體質羸弱,但學習成績優異。“夜焚落葉見社神”(落葉焚いて野守の神を見し夜かな),據稱是他國小時代作的俳句,早早展示了他早熟的文採。

明治三十五年(1901)10歲

11月28日,母親福子死去。4月,他與野口真道等同學一起創辦了傳閱雜志《日出界》,自己編輯,自己書寫封面。芥川很早就喜愛讀書,他讀過德富蘆花的《自然與人生》和泉鏡花的《化銀杏》,酷愛從馬琴的《裏見八犬記》到三馬、一九、近松等的江戶文學;此外,《西遊記》、《水滸傳》也在他的愛讀之列。11月28日,母親福子去世,“她死前突然恢復了生氣,看著我們的臉不停地簌簌落淚”(《點鬼薄》『點鬼簿』)。

明治三十七年(1904) 12歲

明治三十二年,母親的妹妹冬子(フユ)與父親敏三結合,生下異母弟得二。根據那年7月的司法裁定,作為冬子入籍新原家的條件,龍之介正式過繼為芥川家的養子。

明治三十八年(1905)13歲

從江東國小畢業,入讀位于本所柳原的東京府立第三中學,中學時代的芥川學業成績優秀,尤其是漢文,水準超常。他的讀書欲望越來越盛,紅葉、露伴、一葉、樗牛、蘆花、漱石、鷗外等的小說他都熟讀過,在外國作家中,他對易普生、阿耐特法郎士(アナトール?フランス)等表現出了關註。當時,歷史是他最喜歡的學科,他希望將來作個歷史學家。中學時代,他曾發表作品《義仲論》于校友會雜志第15號上(明治四十三年二月)。曾是他的一年級老師的廣瀨雄回憶說:“他身體纖瘦,與臉長相比,頭顯得特別大,長脖子,高鼻梁,綿津海的珍珠一樣的眸子裏深藏著睿智”(《回憶龍之介君》『竜之介君の思出』)。

明治四十三年(1910)18歲

3月,從府立第三中學畢業。9月,以優異的成績被保送入讀第一高等學校一部乙班(文科),久米正雄、菊池寬、松岡讓、山本有三、土尾文明、恆藤恭、石田幹之助等都是他的同班同學,德法科的秦豐吉、藤森成吉,以及比他高一級的文科生豐島與志雄、山宮允、近衛文麿等也是他的同學。同年秋,芥川全家暫時移居到位于府下內藤新宿町二丁目七十一番地的生父敏三家。

明治四十四年(1911) 19歲

入住位于本鄉的一高學生宿舍,渡過一年的宿舍生活。但他卻因有潔癖而不適應這裏的生活,當時的龍之介是一個具有秀才氣質的老實學生,讀書欲、求知欲依然很強烈,喜愛讀波德萊爾、斯特林堡、阿耐特法郎士、巴爾庫松、奧依昆等人的作品,超然存在于課堂之外。

大正二年(1913)21歲

他進入東京帝國大學,學習英國文學,期間開始寫作。並與久米正雄、菊池寬等先後兩次復刊《新思潮》,成為第3次和第4次復刊的《新思潮》雜志同人。

大正三年(1914)22歲

2月,與豐島與志雄、山宮允、久米正雄、菊池寬、松岡讓、成瀨正一、山本有三、土屋文明等一起創辦第三次《新思潮》,並以柳川龍之介為筆名,在創刊號上發表自己翻譯的葉芝及阿耐特法郎士的作品。5月,他又在該刊上發表了處女作——小說《老年》。9月,發表了戲劇《青年與死》。10月,第三次《新思潮》停刊。10月底,一家人移居府下豐島郡瀧野川町字端435號。“學生時代的我與第三次及第四次《新思潮》的同人們交往最為密切,本來沒有當作家之願望的我最後卻成了作家,這完全是收了他們的壞影響……當時,我除了上面提及的那些人外,還同早稻田大學的一些人交往,這些人也確實給我這個單純的人施加了壞影響。除了他們就沒有別人了,他們是同人雜志《假面》的創辦人日夏耿之介、西條八十、森口多裏諸君”(《<假面>諸君》『「仮面」諸君』)。

大正四年(1915) 23歲

2月,與吉田彌生的“初戀”破滅,產生厭世情緒。5月,在《帝國文學》上發表《火男面具》。11月,又在同刊發表《羅生門》,但當時他還是一個無名的青年。12月,經一個在夏目漱石那裏作門生的同學林原耕三的介紹,芥川參加了位于早稻田南町漱石山房的“星期四聚會”,後入漱石門下。他後來曾說過,從漱石那裏感受到了“不知何時射出來的……人格上的吸引力”即魅力(《那時自己的事》『あの頃の自分の事』別稿)。

芥川龍之介大正五年(1916) 24歲

1月,在《讀賣新聞》上發表《松浦氏的<文學的本質>》一文。2月,與久米正雄、松岡讓、成瀨正一、菊池寬等一起創辦第四次《新思潮》,並在創刊號上發表《鼻子》,此文受到了漱石的贊賞。後來,經漱石的門生鈴木三重吉的推薦,參與執筆《新小說》,邁出自己走向文壇的第一步。7月,從東京帝國大學英語系畢業,畢業論文題目為《威廉莫裏斯研究》(『ウィリアム?モリス研究』),畢業成績在全班20名同學中排名第二。9月,在《新小說》上發表《芋粥》,這篇小說得到了好評,與10月在《中央公論》上發表的《手巾》的成功,確立了他的新進作家地位。11月,在《新思潮》上發表了自己第一篇基督教作品《煙草》(後改名為《煙草與魔鬼》)。12月,經一高教授畔柳都太郎介紹,芥川到海軍機關學校作了臨時教官,從此住在鐮倉,月工資60日元。同月9日,老師夏目漱石去世。在這一年中,他發表了《孤獨地獄》(4月,《新思潮》)、《父》(5月,《新思潮》)、《虱》(5月,《希望》)、《酒蟲》(6月,《新思潮》)、《野呂松人性》(8月,《人文》)、《猴子》(9月,《新思潮》)、《出帆》(10月,《新思潮》)、《煙草與魔鬼》(11月,《新思潮》)及《煙管》(11月,《新小說》)等作品。

大正六年(1917) 25歲

1月,在《文章世界》上發表《運》,在《新思潮》上發表《尾行了齋備忘錄》。3月,第四次《新思潮》停刊。4月,與養父芥川道章一起旅遊京都、奈良。5月,第一部短篇小說集《羅生門》由阿蘭陀書房出版。6月,所謂的“新技巧派”新進作家聚在一起為《羅生門》舉辦了出版紀念會。9月,從鐮倉移居到橫須賀市的汐入尾鷲梅吉。11月,第二部短篇小說集《煙草與魔鬼》(新潮社)出版。這一年,他發表了《忠義》(3月,《黑潮》)、《葬儀記》(3月,《新思潮》)、《偷盜》(4、7月《中央公論》)、《流浪的猶太人》(6月,《新潮》)、《大石內藏助的一天》(9月,《中央公論》)及《戲作三味》(11月,《大阪每日新聞》)等作品。

大正七年(1918)26歲

1月,在《新潮》上發表《掉頭之後》(『首が落ちた話』),在《新小說》上發表《西鄉隆盛》。與室生犀星相識並結為好友。2月2日,與冢本文子結婚,文子當時19歲,就讀于跡見女校。3月,定居鐮倉大町十字街並成為大阪每日新聞社社友。5月,師從高濱虛子,對俳句表現出熱心。一次,在朋友婚宴上,他曾吟俳句“刀凝餘寒以切韭”(庖丁の餘寒曇りや韮を切る)助興。4月,在《新小說》上發表《世之介的話》,在《中央公論》上發表《袈裟與盛遠》。6月,他發表了一系列俳句。7月,在《紅鳥》上發表《蜘蛛絲》,在《大阪每日新聞》上發表《地獄變》,在《中央公論》上發表《開化殺人》。9月,在《三田文學》上發表《信徒之死》。10月,在《新小說》上發表《枯野抄》。11月,在《雄辯》上發表《路西法》。

大正八年(1919) 27歲

1月,第三部短篇集《傀儡師》(新潮社)刊行。3月15日,生父新原敏三患流感死去。同月,芥川從海軍機關學校辭職,成為大阪每日新聞社會員,入會條件是每年給該社寫幾篇小說,不取稿費;平日無須去該社上班,亦無須撰寫其他新聞;每月可領取薪金130日元。4月28日,從鐮倉再次搬到田端,與養父母住在一起,在田端,他的書齋名字為“我鬼窟”。5月,與菊池寬一起遊長崎,尋訪基督教遺跡,在旅地,他與齋藤茂吉初次相會。但是,在當時,室生犀星、小島政二郎、南部修太郎、瀧井孝作及小穴隆一等人更能引起芥川的註意。芥川在這一年發表的作品有《毛利老師》(《新潮》,1月)、《那時自己的事》(《中央公論》,1月)、《背負基督的聖徒》(《新小說》,3、5月)、《我遇到的事——桔子?沼澤地》(《新潮》,5月)、《路上》(《大阪每日新聞》,6-8月)和《妖婆》(《中央公論》,9-10月);此外,他還發表了評論文章《藝術與其他》(《新潮》,11月)。這一年中,他與一個被稱作“愁人”的女子秀茂子相會,並一度陷入情感苦惱,《傻子的一生》中的“狂人之女”即暗隻此人。

大正九年(1920)28歲

1月,第四部短篇集《影燈籠》(春陽堂)刊行。3月,長子出生,他以菊池寬名字中“寬”字的萬葉假名“比呂志”命名之。11月,他與久米正雄、菊池寬、宇野浩二等人一起去京都、大阪演講旅行。這一年,他發表了《鼠小僧次郎吉》(《中央公論》,1月)、《舞會》(《新潮》,1月)、《尾生的信》(《中央文學》,1月)、《秋》(《中央公論》,4月)、《黑衣聖母》(《文章俱樂部》,5月)、《南京的基督》(《中央公論》,7月)、《杜子春》(《紅鳥》,7月)、《影》(《改造》,9月)和《阿律和孩子們》(《中央公論》10-11月)等。這一年春天,芥川在上野“清凌亭”飯店結識女招待佐多稻子。

大正十年(1921)29歲

3月,第五部短篇集《夜來香》(新潮社)刊行。同月,他被大阪每日新聞社以海面板察員的身份派往中國。在中國,他從上海出發,一路遊覽了杭州、蘇州、揚州、南京和蕪湖,然後溯江而上至漢口,遊洞庭,訪長沙,經鄭州、洛陽、龍門前往北京,7月底,從朝鮮回國。這次旅行使芥川的健康大大受損,他回國後即病倒。這一年,他發表了《秋山圖》(《改造》,1月)、《往生畫卷》(《國粹》,4月)、《上海遊記》(《大阪每日新聞》,8-9月),《好色》(《改造》,10月)等。

芥川龍之介

大正十一年(1922)30歲

4月,改書齋所懸匾額“我鬼窟”為下島熏書寫的“澄江堂”,這個名號在1月12日芥川給小穴隆一的信中首次使用。4月25日倒5月30日,再次去長崎旅行,途中在京都停留十餘日。7月9日,森鷗外死去。11月,次子多加志出生。此時的芥川,身體漸衰,飽受神經衰弱、皮疹、胃痙攣、腸炎、心跳過速等病的折磨。這一年,芥川的創作有:《俊寬》(《中央公論》,1月)、《竹叢中》(《新潮》,1月)、《將軍》(《改造》,1月)、《貨車》(《大觀》,3月)、《報恩記》(《中央公論》,4月)、《六宮公主》(《表現》,8月)、《魚河岸》(《婦人公論》,8月)、《阿富的貞操》(《改造》,5、9月)、《百合》(《新潮》,10月)等。

大正十二年(1923)31歲

1月,在菊池寬創辦的雜志《文藝春秋》頭版連載《侏儒的話》。3-4月,到湯河原接受溫泉治療。5月,第六部短篇集《春服》(春陽堂)刊行。6月,有島武郎殉情,芥川深受觸擊。8月,在山梨縣法光寺暑期大學作了《有關文藝》等題目的演講。同月,去鐮倉避暑,結識岡本一平、鹿子夫婦。“笛聲叢遠方的薄暮中傳來,T先生的弟弟走進H屋,這是,麻川氏(龍之介)突然變色而立道:‘啊,該播種了’”。(《鶴病》,鶴は病みき)。10月結識尚在一高讀書的堀辰雄。12月,去京都旅行,在《中央公論》上發表《啊哈哈哈哈》,標志著他文風的轉變。這一年,他發表的其他作品有:《三件寶貝》(《良婦之友》,1月)、《保吉的日記》(《改造》,5月)、《孩子的病》(《局外》,8月)、《辭行》(お時儀,《女性》10月)等。

大正十三年(1924)32歲

1月,在《中央公論》上發表《侍女日記》,在《新潮》上發表《一塊土》。4月,在《中央公論》上發表《少年》,在《改造》上發表《寒冷》。7月,第七部短篇集《黃雀風》(新潮社)刊行。7月至第二年3月,編集《現代英語文學系列》(The Modern Series of English Literature)(全七卷),由興文社出版。7月下旬至9月,在輕井澤避暑,結識“在學問上可與之匹敵”的才女片山廣子,寫了《超人》、《相聞》等抒情詩,但他們的關系尚未深入發展,芥川就退卻了。9月,第二部隨筆集《百草》(新潮社)刊行。10月,岳父死去,內弟冢本八洲亦患吐血病,芥川自己也遭受著感冒、神經性胃下垂、痔瘡、神經衰弱等病的折磨,身體更加虛弱,開始接受齋藤茂吉的治療。

大正十四年(1925)33歲

2月,與萩原朔太郎結為摯友。3月,參與編輯《泉鏡花全集》。4月,《芥川龍之介》作為《現代小說全集》第一卷(新潮社)予以刊行。4月10日到5月6日,在修善寺新井旅館接受溫泉治療。7月,三字也寸志出生。10月,受興文社所托的《近代日本文藝讀本》全五卷編輯完畢。11月,《中國遊記》(改造社)刊行。這一年,他創作了《大道寺信輔的半生》(《中央公論》,1月)、《馬腳》(《新潮》,1-2月)、《溫泉》(溫泉だより,《女性》,6月)、《海邊》(《女性》,9月)等作品,同時,他還寫了一些詩歌。因健康狀況惡化,創作進入低潮。

大正十五年--昭和元年(1926) 34歲

1月,為治胃病、神經衰弱、痔瘡等疾病而呆在湯河原中西屋至2月中旬。4月,前往妻子的娘家鵠沼,與妻子呆在一起,此時,他的失眠症越來越嚴重了。7月上旬,他再次前往鵠沼。10月,隨筆集《梅?馬?鶯》(新潮社)刊行。這一年,他發表了《湖南扇》(《中央公論》,1月)、《年末一日》(《新潮》,1月)、《超人》(旋頭和歌25首,《明星》,2月)、《追憶》(《文藝春秋》,4月——昭二2月)、《春夜》(《文藝春秋》,9月)及《點鬼薄》(《改造》,10月)等作品。

昭和二年(1927年)35歲

1月,從鵠沼返回。新年伊始,姐姐家失火,住宅全被燒毀,因該宅入有巨額保險金,姐夫西川豐被懷疑為自己放火,苦惱中的他臥軌自殺。姐夫死後,芥川為姐姐家欠人的高利貸四處奔波,致使神經衰弱更加嚴重。4月開始,在《改造》上連載《文藝的,過于文藝的》(至7月)一文,同時,他與谷崎潤一郎就小說的思想這一問題展開論戰。4月7日,與平松麻素子相約在帝國飯店自殺未遂。6月,第八部短篇集《湖南扇》(文藝春秋社)刊行。7月23日,《續西方人》完稿,24日,天尚未明,芥川在他田端的臥室裏服下致死量的巴比妥自殺。枕邊放著聖經。他給妻子、小穴隆一、菊池寬、葛卷義敏、姨媽及親戚竹內先生留有遺書,此外,還留下一篇《給老朋友的信》。“自殺者也許不知道自己為什麽要自殺。我們的行為都含有羅生門復雜的動機,但是,我卻感到了模模糊糊的不安,為什麽我對未來隻有模糊的不安呢”(《給老朋友的信》)。27日,在谷中火葬場,大家為芥川舉行了葬禮,然後把骨灰存放在染井法華宗慈眼寺。這一年,他發表了《玄鶴山房》(《中央公論》,1-2月)、《海市蜃樓》(《婦人公論》,1月)、《他》(《女性》,1月)、《他》第二部(《新潮》,1月)、《悠悠庄》(《仙台每日新聞》, 月)、《河童》(《改造》,3月)、《誘惑》(《改造》,4月)、《齒輪》第一章(《大調和》,6月)、《三個窗》(《改造》,7月)及《西方人》等作品,遺稿有《暗中問答》、《侏儒的話》(《文藝春秋》,9月),《齒輪》(《文藝春秋》,10月),《傻子的一生》(《改造》,10月),《續西方人》(《改造》,9月)等。

他的死,帶給日本社會極大沖擊,尤以文壇人士更是惋惜一個天才的早逝,1935年,昭和十年,芥川龍之介自殺去世8年後,他的畢生好友菊池寬設立了以他的名字命芥川龍之介名的文學新人獎“芥川賞”,[1]現已成為日本最重要文學獎之一,與“直木賞”齊名。

自1917年至1923年,龍之介所寫短篇小說先後六次結集出版,分別以《羅生門》、《煙草與魔鬼》、《傀儡師》、《影燈籠》、《夜來花》和《春服》6個短篇為書名。

1927年芥川龍之介繼續寫作隨想集《侏儒的話》(又譯《傻瓜的一生》),作品短小精悍,每段隻有一兩句話,但意味深長。7月24日,由于健康和思想情緒上的原因,35歲的龍之介在自家寓所服用致死量的安眠葯自殺,枕邊擱置有聖經、遺書與遺稿。

1950年,日本著名導演黑澤明,將芥川的作品《竹林中》與《羅生門》合而為一,改編為電影《羅生門》,在國際上獲得多個大獎,使日本電影走向世界。此後,“羅生門”更成為華語地區對于撲朔迷離的、各方說法不一的事件的代名詞。

作品風格

芥川龍之介芥川龍之介的作品以短篇小說為主,其它更有詩、和歌、俳句、隨筆、散文、遊記、論文等多種。[1]

芥川龍之介的小說始于歷史題材,如《羅生門》、《鼻子》、《偷盜》等;繼而轉向明治文明開化題材,如《舞會》、《阿富的貞操》、《偶人》等;後寫作現實題材,如《桔子》、《一塊地》以及《秋》等。在創作中註重技巧,風格纖細華麗,形式、結構完美,關心社會問題與人生問題。1925年發表自傳性質小說《大島寺信輔的半生》。1927年發表短篇《河童》,對資本主義社會及其製度作了尖銳的嘲諷。

芥川龍之介亦是新思潮派的代表作家,創作上既有浪漫主義特點,又具有現實主義傾向。

早期的作品以歷史小說為主,借古喻今,針砭時弊。它們可分為5類:

①取材于封建王朝的人和事,如《羅生門》和《鼻子》系根據古代故事改編,揭露風行于世的利己主義;《地獄圖》(1918)寫一個服務于封建公侯的畫師為了追求藝術上的成就而獻出女兒和自己的生命,抨擊暴君把人間變成了地獄。

芥川龍之介②取材于近世傳入日本的天主教的傳教活動,如《煙草和魔鬼》(1917)、《信徒之死》(1918)、《眾神的微笑》(1922)等。

③描述江戶時代的社會現象,如《戲作三昧》、《某一天的大石內藏助》(均1917)等。在《戲作三昧》中,通過對主人公瀧澤馬琴的內心活動的描寫,闡述了作者超然于庸俗醜惡的現實之外的處世哲學。

④描繪明治維新後資本主義上升時期日本社會的小說,如《手絹》(1916)、《舞會》(1920)等。《手絹》諷刺了日本明治時期思想家新渡戶稻造所鼓吹的武士道精神。

⑤取材于中國古代傳說的作品,如《女體》、《黃粱夢》、《英雄器》(均1917)、《杜子春》、《秋山圖》(均1920)等。

十月革命後,日本無產階級文學開始萌芽,芥川龍之介也在時代的影響下,著重寫反映現實的作品。其中有歌頌與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的頹唐消沉形成明顯對照的淳樸善良的農村姑娘《桔子》(1919),表現現代男女青年苦悶的《秋》(1920),刻畫少年心理的《手推車》(1921),描寫農村中人與人之間關系的《一塊地》(1923),嘲諷乃木希典的《將軍》(1920)以及批判軍國主義思想、對下層士兵寄予同情的《猴子》(1916)和《三個寶》(1927)。

芥川龍之介芥川龍之介晚期的作品,反映了他對貧富懸殊的社會現實的幻滅感。1927年初,發表《玄鶴山房》,通過老畫家之死,揭露家庭內部的糾葛,反映了人生的慘淡和絕望心情,暗示舊事物的衰亡和新時代的來臨。寫這篇作品時,芥川龍之介已經萌生自殺的念頭,使以後的作品如《海市蜃樓》等充滿了陰鬱氣氛。《河童》(1927)通過虛構的河童國,抨擊人吃人的資本主義製度。遺作《齒輪》和《某傻子的一生》(1927)描述作者生前的思想狀態。評論集《侏儒的話》(1923~1927)闡述了他對藝術和人生的看法。

在短短12年的創作生涯中,芥川龍之介寫了148篇小說,55篇小品文,66篇隨筆,以及大量的評論、遊記、札記、詩歌等。他的每一篇小說,題材內容和藝術構思都各有特點,這是他在創作過程中苦心孤詣地不斷進行藝術探索的結果。他的文筆典雅俏麗,技巧純熟,精深洗練,意趣盎然,別具一格。在日本大正時期的作家中佔有重要地位。為了紀念芥川在文學上的成就,從1935年起設立以他命名的“芥川文學獎”,它一直是日本獎勵優秀青年作家的最高文學獎。

主要著作

1912年

《大川之水》(《心之花》)

1914年

《老年》(《新思潮》4月)

《青年與死》(《新思潮》9月)

1915年

《假面醜八怪》(《帝國文學》4月)

《羅生門》(《帝國文學》11月)

1916年

《鼻子》(《新思潮》3月)

《孤獨地獄》(《新思潮》4月)

《父親》(《新思潮》5月)

《虱子》(《希望》5月)

《酒蟲》(《新思潮》6月)

《野呂松木偶》(《人文》8月)

山葯粥》(《新小說》9月)

《猴子》(《新思潮》9月)

《手絹》(《中央公論》10月)

揚帆起航》(《新思潮》10月)

《煙管》(《新小說》11月)

《煙草與魔鬼》(《新思潮》11月)

1917年

《MENSURA ZOILI》(《新思潮》1月)

《運氣》(《文章世界》1月)

《尾形了齋備忘錄》(《新潮》1月)

《道祖問答》(《大阪朝日新聞》1月)

《忠義》(《黑潮》3月)

《偷盜》(《中央公論》4、7月)

《浪跡天涯的猶太人》(《新潮》6月)

《大石內藏助的一天》(《中央公論》9月)

《兩封信件》(《黑潮》9月)

《戲作三昧》(《大阪每日新聞》10月20日~11月4日連載)

1918年

《西鄉隆盛》(《新小說》1月)

《袈裟與盛遠》(《中央公社》4月)

《世之助的故事》(《新小說》4月)

《蜘蛛之絲》(《赤鳥》5月)

《地獄變》(《大阪每日新聞》5月1~22日連載)

《文明的殺人》(《中央公社》7月)

《基督徒之死》(《三田文學》9月)

《枯野抄》(《新小說》10月)

《魯西埃爾》(《雄辯》11月)

《邪宗門》(《東京日日新聞》10月~12月連載,未完)

1919年

《毛利先生》(《新潮》1月)

《文友舊事》(《中央公論》1月)

《聖·克利斯朵夫傳》(《新小說》3、5月)

《橘子》、《沼澤地》(《新潮》5月)

《龍》(《中央公論》5月)

《路上》(《大阪每日新聞》6~8月)

《疑惑》(《中央公論》7月)

《于連·吉助》(《新小說》9月)

《妖婆》(《中央公論》9、10月)

1920年

《魔術》(《赤鳥》1月)

《舞會》(《新潮》1月)

《靈鼠神偷次郎吉》(《中央公論》1月)

《尾生的信》(《中央文學》3月)

《秋》(《中央公論》4月)

《蔥》(《新小說》4月)

《復仇之旅》(《雄辯》5月)

《黑衣聖母》(《文章俱樂部》5月)

《南京的基督》(《中央公論》7月)

《杜子春》(《赤鳥》7月)

《棄兒》(《新潮》8月)

《影子》(《改造》9月)

《阿律和孩子們》(《中央公論》10、11月)

1921年

《秋山圖》(《改造》1月)

《山鷸》(《中央公論》1月)

《奇異的重逢》(《大阪每日新聞》1月)

《火神阿耆尼》(《赤鳥》1、2月)

《奇妙的故事》(《現代》1月)

《奇遇》(《中央公論》4月)

《往生畫卷》(《國粹》4月)

《上海遊記》(《大阪每日新聞》8~9月連載)

《母親》(《中央公論》9月)

《好色》(《改造》10月)

1922年

《俊寬》(《中央公論》1月)

《竹林中》(《新潮》1月)

《將軍》(《改造》1月)

《諸神的微笑》(《新小說》1月)

《江南遊記》(《大阪每日新聞》1~2月連載)

《鬥車》(《大觀》3月)

《報恩記》(《中央公論》4月)

《阿富的貞操》(《改造》5、9月)

《六宮宮主》(《表現》8月)

《魚河岸》(《婦人公論》8月)

《阿吟》(《中央公論》9月)

《百合》(《新潮》10月)

1923年

《侏儒警語》(《文藝春秋》1月創刊號~1925年11月號連載)

《三件珍寶》(《良婦之友》1月)

《無產階級文藝之可否》(《改造》2月)

《偶人》(《中央公論》3月)

《猿蟹大戰》(《婦人公論》3月)

《兩個小町》(《Sunday每日》3月)

《志野》(《中央公論》4月)

《保吉的手記》(《改造》5月)

《孩兒的病》(《局外》8月)

《鞠躬》(《女性》10月)

《芭蕉雜記》(《新潮》11月~翌年7月連載)

《小兒乖乖——》(《中央公論》12月)

1924年

《一塊地》(《新潮》1月)

《絲女紀事》(《中央公論》1月)

《神秘的島嶼》(《隨筆Sunday每日》1月)

《三石衛門的罪過》(《改造》1月)

《傳吉報仇》(《日》1月)

《金將軍》(《新小說》2月)

《來自第四丈夫的信》(《Sunday每日》4月)

《一篇戀愛小說》(《婦女俱樂部》4月)

《文章》(《女性》4月)

《寒意》(《改造》4月)

《少年》(《中央公論》4、5月)

《一封舊信》(《婦女公論》5月)

桃太郎》(《Sunday每日》7月)

《十元紙幣》(《改造》9月)

1925年

《大導寺信輔的半生》(《中央公論》1月)

《早春》(《東京日日新聞》1月)

《馬腿》(《新潮》1、2月)

《春天》(《女性》4月)

《溫泉來信》(《女性》6月)

《海邊》(《中央公論》9月)

《尼提》(《文藝春秋》9月)

《死後》(《改造》9月)

1926年

《年終一日》(《新潮》1月)

《湖南的扇子》(《中央公論》1、2月)

《追憶》(《文藝春秋》4月~1927年2月)

《卡門》(《文藝春秋》7月)

《春天的夜晚》(《文藝春秋》9月)

《點鬼簿》(《改造》10月)

1927年

《玄鶴山房》(《中央公論》1、2月)

《海市蜃樓》(《婦人公論》1月)

《他》(《女性》1月)

《他(之二)》(《新潮》1月)

《悠悠庄》(《Sunday每日》1月)

《河童》(《改造》3月)

《誘惑》(《改造》4月)

《文藝的,過于文藝的》(《改造》4~8月連載)

《淺草公園》(《文藝春秋》4月)

《三個疑問》(《Sunday每日》4月)

《胤子的憂鬱》(《新潮》5月)

《本所和兩國》(《東京日日新聞》5月)

《齒輪第一章》(《大調和》6月)

《古千屋》(《Sunday每日》6月)

《冬天》、《信》(《中央公論》7月)

《三扇窗子》(《改造》7月)

《續文藝的,過于文藝的》(《文藝春秋》7月)

《西方之人》(《改造》7月)

《續芭蕉雜記》(《文藝春秋》8月)

《暗中問答》、《十根針》、《侏儒警語》[遺稿部分](《文藝春秋》9月)

《續西方之人》(《改造》9月)

《齒輪》[第二章以後部分](《文藝春秋》10月)

《傻瓜的一生》(《改造》10月)

《芥川龍之介全集》全八卷由岩波書店出版,至1929年2月出完。

【艾蓮根據平岡敏夫、三好行雄、岩波書店諸家年譜編譯】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