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青

艾青

艾青(1910年3月27日-1996年5月5日),原名蔣正涵,號海澄,曾用筆名莪加、克阿、林壁等,浙江省金華人。中國現代詩人。被認為是中國現代詩的代表詩人之一。

  • 中文名
    艾青(原名蔣正涵)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浙江金華
  • 出生日期
    1910年3月27日
  • 逝世日期
    1996年5月5日
  • 職業
    文學家、詩人
  • 畢業院校
    國立杭州西湖藝術院

人物簡介

艾青(1910年3月27日——1996年5月5日) 中國詩人,原名蔣海澄。浙江金華人。詩作努力反映民族和人民的苦難與命運,反映現實的生活和鬥爭,突出表現對光明的熱烈向往和謳歌,風格樸素雄渾。 在詩歌理論上主張內容和形式的統一民族性和多樣性的統一,強調詩人的時代使命感。著有詩集《大堰河》《北方》《向太陽》《歸來的歌》,詩論《詩論》,長篇小說《綠洲筆記》等

艾青

艾青被稱為“一生追求光明的作家”    

1910年出生于浙江省金華市金東區畈田蔣村的一個封建家庭。

1928年中學畢業後考入國立杭州西湖藝術院。

1929年在林風眠校長的鼓勵下到巴黎勤工儉學,在學習繪畫的同時,接觸歐洲現代派詩歌。比利時詩人凡爾哈侖給他的影響最大。

1932年初回國,在上海加入中國左翼美術家聯盟,從事革命文藝活動,不久被捕,在獄中寫了不少詩,其中的《大堰河——我的保姆》發表後引起轟動,一舉成名。

1933年第一次用艾青的筆名發表長詩《大堰河——我的保姆》,感情誠摯,詩風清新,轟動詩壇。以後陸續出版詩集《北方》、《大堰河》(1939年)《火把》(1941年)《向太陽》(1947年)《黎明的通知》《歡呼集》

艾青艾青

《寶石的紅星》《春天》等,筆觸雄渾,感情強烈,傾訴了對祖國和人民的情感。解放後的詩集有《歡呼集》《春天》等。

艾青艾青

1935年出獄,翌(yi)年出版了第一本詩集《大堰河》,表現了詩人熱愛祖國的深摯感情,泥土氣息濃鬱,詩風沉雄,情調憂鬱而感傷。抗日戰爭爆發後,艾青在漢口、重慶等地投入抗日救亡運動,任《文藝陣地》編委、育才學校文學系主任等職。

艾青艾青

從1936年起,艾青出版詩集達20部以上,還著有論文集《詩論》《新文藝論集》《艾青談詩》,以及散文集和譯詩集各1本。他的作品被譯成10多種文字在國外出版。在中國新詩發展史上,艾青是繼郭沫若聞一多等人之後又一位推動一代詩風、並產生過重要影響的詩人,在世界上也享有聲譽。

1941年赴延安,任《詩刊》主編。他在遍地抗日烽火中深切地感染到時代的精神,汲取了詩情,抗戰期間成為他創作的高潮期,出版了《北方》、《向太陽》、《曠野》、《火把》、《黎明的通知》、《雷地鑽》等9部詩集。詩作傾訴著民族的苦難,歌頌了祖國的戰鬥,滲透著時代氣氛,筆觸雄渾,氣勢壯闊,情調奮發昂揚,到了延安以後,創作風格所起的明顯變化。抗戰勝利後任華北聯合大學文藝學院副院長,負責行政工作。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艾青擔任《人民文學》副主編、全國文聯委員等職。著有詩集《寶石的紅星》、《黑鰻》、《春天》、《海岬上》。

艾青艾青

1948年以後發表了《在浪尖上》《光的贊歌》《古羅馬的大鬥技場》等二百餘首詩作。出版了《艾青選集》等。另有論文集《詩論》《論詩》《新詩論》等著作。

1957年被錯劃為右派。曾赴黑龍江、新疆生活和勞動,創作中斷了二十餘年。直到1976年重又執筆,出現了創作的另一個高潮。

1979年平反後,任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國際筆會中心副會長等職,出訪了歐、美和亞洲的不少國家。創作有詩集《彩色的詩》《域外集》,出版了《艾青敘事詩選》、《艾青抒情詩選》,以及多種版本的《艾青詩選》和《艾青全集》。詩集《歸來的歌》和《雪蓮》曾獲中國作家協會全國優秀新詩獎。

1985年,獲法國文學藝術最高勛章,這是中國詩人得到的第一個國外文學藝術的最高級大獎。其詩作《我愛這土地》被選入人教版中學語文教材(九年級下學期)。《北方》被選入蘇教版必修三語文書。另外,他的詩作《太陽的話》也被選入人教版國小六年級上冊語文教材。

其子為當代著名藝術家艾未未。

1996年5月5日凌晨4時15分艾青因病逝世,享年86歲。

生平事跡:

1928年中學畢業後考入國立杭州西湖藝術院。1929年在林風眠校長的鼓勵下到巴黎勤工儉學,在學習繪畫的同時,接觸歐洲現代派詩歌。比利時詩人凡爾哈侖給他的影響最大。1932年創作第一首詩《會合》,此詩以筆名“莪伽”發表于同年七月出版的《北鬥》第2卷第3、4期合刊。  1932年5月回到上海,加入中國左翼美術家聯盟,並組織春地畫社。7月,被捕入獄,在獄中翻譯凡爾哈侖的詩作並創作了名篇《大堰河——我的保姆》。接著創作了《蘆笛》、《巴黎》等。  1935年10月,經保釋出獄。1937年抗戰爆發後到武漢,寫下《雪落在中國的土地上》。1938年初到西北地區,創作了《北方》等著名詩篇。同年到桂林,任《廣西日報》副刊編輯,又與戴望舒合辦詩刊《頂點》,此間較重要作品有《詩論》。  1940年到重慶任育才學校文學系主任,不久赴延安,在陝甘寧邊區文化協會工作。此時代表作有《向太陽》等。1944年獲模範工作者獎狀,並加入中國共產黨,成為共產黨黨員。  1945年10月隨華北文藝工作團到張家口,後任華北聯合大學文藝學院領導工作,寫有《布谷鳥》等詩。  1957年被錯劃為右派分子,1958年到黑龍江農墾農場勞動,1959年轉到新疆石河子墾區。1979年徹底平反後,寫下《歸來的歌》、《光的贊歌》等大量詩歌

文學生涯

1928年中學畢業後考入國立杭州西湖藝術院。1929年在林風眠校長的鼓勵下到巴黎勤工儉學,在學習繪畫的同時,接觸歐洲現代派詩歌。比利時詩人凡爾哈侖給他的影響最大。1932年創作第一首詩《會

合》,此詩以筆名“莪伽”發表于同年七月出版的《北鬥》第2卷第3、4期合刊。

艾青

1932年5月回到上海,加入中國左翼美術家聯盟,並組織春地畫社。7月,被捕入獄,在獄中翻譯凡爾哈侖的詩作並創作了名篇《大堰河——我的保姆》。接著創作了《蘆笛》《巴黎》等。

1935年10月,經保釋出獄。1937年抗戰爆發後到武漢,寫下《雪落在中國的土地上》。1938年初到西北地區,創作了《北方》等著名詩篇。同年到桂林,任《廣西日報》副刊編輯,又與戴望舒合辦詩刊《頂點》,此間較重要作品有《詩論》。

1940年到重慶任育才學校文學系主任,不久赴延安,在陝甘寧邊區文化協會工作。此時代表作有《向太陽》等。1944年獲模範工作者獎狀,並加入中國共產黨,成為共產黨黨員。

1945年10月隨華北文藝工作團到張家口,後任華北聯合大學文藝學院領導工作,寫有《布谷鳥》等詩。

1957年被錯劃為右派分子,1958年到黑龍江農墾農場勞動,1959年轉到新疆石河子墾區。1979年徹底平反後,寫下《歸來的歌》《光的贊歌》等大量詩歌。

生平經歷

幼年時期

艾青于1910年陰歷2月17日生于浙江金華的一個地主家庭。母親生他時難產,生了三天三夜,一個算卦的又說他是“克父母”的,因此他成了一個不受歡迎的人,甚至不許他叫父母為“ 爸爸媽媽”,隻能叫“叔叔嬸嬸”。由于家裏不喜歡這個“克父母”的嬰兒 ,就托付給大堰河收養,然而這個婦女卻十分疼愛他。

學生時期

1910年出生于浙江省金華市金東區畈田蔣村的一個封建家庭。自幼由一位貧苦農婦養育到5歲。

艾青

1917年就讀于金師附小

1928年中學畢業後考入國立杭州西湖藝術院。

1928年在林風眠校長的鼓勵下到巴黎勤工儉學,在學習繪畫的同時,接觸歐洲現代派詩歌。比利時詩人凡爾哈侖給他的影響最大。

國統區時期

發表作品

1932年初回國,在上海加入中國左翼美術家聯盟,從事革命文藝活動,不久被捕,在獄中寫了不少詩,其中的《大堰河——我的保姆》發表後引起轟動,一舉成名。

1933年第一次用艾青的筆名發表長詩《大堰河———我的保姆》,感情誠摯,詩風清新,轟動詩壇。以後陸續出版詩集《北風》、《大堰河》(1939)、《火把》(1941)、《向太陽》(1947)、《黎明的通知》《歡呼集》《寶石的紅星》《春天》等,筆觸雄渾,感情強烈,傾訴了對祖國和人民的情感。解放後的詩集有《歡呼集》、《光的贊歌》等。

1935年出獄,翌年出版了第一本詩集《大堰河》,表現了詩人熱愛祖國的深摯感情,泥土氣息濃鬱,詩風沉雄,情調憂鬱而感傷。抗日戰爭爆發後,艾青在漢口、重慶等地投入抗日救亡運動,任《文藝陣地》編委、育才學校文學系主任等職。

從1936年起,艾青出版詩集達20部以上,還著有論文集《詩論》《新文藝論集》《艾青談詩》,以及散文集和譯詩集各1本。他的作品被譯成10多種文字在國外出版。在中國新詩發展史上,艾青是繼郭沫若聞一多等人之後又一位推動一代詩風、並產生過重要影響的詩人,在世界上也享有聲譽。

艾青艾青

解放區時期

擔任主編

1941年赴延安,任《詩刊》主編。他在遍地抗日烽火中深切地感染到時代的精神,汲取了詩情,抗戰期間成為他創作的高潮期,出版了《北方》《向太陽》《曠野》《火把》《黎明的通知》《雷地鑽》等9部詩集。詩作傾訴著民族的苦難,歌頌了祖國的戰鬥,滲透著時代氣氛,筆觸雄渾,氣勢壯闊,情調奮發昂揚,到了延安以後,創作風格所起的明顯變化。抗戰勝利後任華北聯合大學文藝學院副院長,負責行政工作。

新中國以後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艾青擔任《人民文學》副主編、全國文聯委員等職。著有詩集《寶石的紅星》《黑鰻》《春天》《海岬上》。1948年以後發表了《在浪尖上》《光的贊歌》《古羅馬的大鬥技場》等二百餘首詩作。出版了《艾青選集》等。另有論文集《詩論》《論詩》《新詩論》等著作。

艾青

1957年被錯劃為右派。曾赴黑龍江新疆生活和勞動,創作中斷了二十餘年。直到1976年重又執筆,出現了創作的另一個高潮。

改革開放後

作家協會副主席

1979年平反後,任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國際筆會中心副會長等職,出訪了歐、美和亞洲的不少國家。創作有詩集《彩色的詩》《域外集》,出版了《艾青敘事詩選》《艾青抒情詩選》,以及多種版本的《艾青詩選》和《艾青全集》。詩集《歸來的歌》和《雪蓮》曾獲中國作家協會全國優秀新詩獎。

1985年,獲法國文學藝術最高勛章,這是中國詩人得到的第一個國外文學藝術的最高級大獎。其詩作《我愛這土地》被選入人教版中學語文教材(九年級下冊)。《北方》被選入蘇教版必修三語文書。《我的思念是圓的》被入選蘇教版七年級上冊語文書。《大堰河——我的保姆》被選入人教版必修二語文書。另外,他的詩作《太陽的話》也被選入國小六上語文教材。

個人作品

作品列表

《大堰河——我的保姆》(詩集)1936,上海民眾雜志公司

《我愛這土地》 (詩集) 1938.11.17

艾青

《北方》(詩集)1939(自費印出);1942,文生

《他死在第二次》(詩集)1939,上雜

《向太陽》(長詩)1940,海燕讀書

吳滿有》(長詩)1943,新華書店;1946,作家書屋

《黎明的通知》(詩集)1943,文化供應社

《願春天早點來》(詩集)1944,桂林詩藝出版社

《雪裏鑽》(詩集)1944,新群

《獻給鄉村的詩》(詩集)1945,北門

《釋新民主主義的文學》(理論)1947,香港海洋書屋

《走向勝利》(詩集)1950,文化工作社

《新文藝論集》1950,群益

《歡呼集》(詩集)1950,北京新華書店;1952,人文

《艾青選集》1951,開明

《新詩論》1952,天下

《寶石的紅星》(詩集)1953,人文

《艾青詩選》1955,人文

《黑鰻》(長詩)1955,作家

《春天》(詩集)1956,人文

《海岬上》(詩集)1957,作家

《蘇長福的故事》(報告文學)署名納雍,1960,新疆人民

《歸來的歌》(詩集)1980,四川人民

《艾青敘事詩選》1980,廣東人民,1984,花城

《海戀花》(散文集)1980,四川人民

《艾青選集》1980,香港文學研究社

《彩色的詩》(詩集)1980,江蘇人民

《抒情詩選一百首》1980,香港時代圖書公司

《艾青詩選》1982,外文

《艾青談詩》(理論)1982,花城

《落時集》(詩集)1982,浙江人民

《艾青抒情詩選》1983,文聯

《雪蓮》(詩集)1983,黑龍江人民

《域外集》(詩集)1983,花山

《艾青》(綜合集)1983,人文

《艾青短詩選》1984,花城

《綠洲筆記》(散文集)1984,四川人民

啓明星》(詩集)1984,百花

《艾青論創作》1985,上海文藝

《艾青選集》(1-3冊)1986,四川文藝

《艾青詩選》1997,人文

《我的思念是圓的》

下雪的早晨》被選入北師大版3年級下冊第12單元第二篇課文

《春》

《艾青》

《我愛這土地》選入2012版人教版7年級下冊第5課

《樹》

《大堰河——我的保姆》選入語文人教版八年級第5課

《于江》(未出版)

《太陽的話》選入北師大版4年級下冊第19課

《曠野》

《雷地鑽》

著名作品

大堰河,我的保姆

作者:艾青

大堰河,是我的保姆。

她的名字就是生她的村庄的名字,

她是童養媳。

大堰河,是我的保姆。

我是地主的兒子;

也是吃了大堰河的奶而長大了的,

大堰河的兒子。

大堰河以養育我而養育她的家,

而我,是吃了你的奶而被養育了的。

大堰河啊,我的保姆。

大堰河,今天我看到雪使我想起了你:

你的被雪壓著的草蓋的墳墓,

你的關閉了的故居檐頭的枯死的瓦菲,

你的被典押了的一丈平方的園地,

你的門前的長了青苔的石椅,

大堰河,今天我看到雪使我想起了你。

你用你厚大的手掌把我抱在懷裏,撫摸我;

在你搭好了灶火之後,

在你拍去了圍裙上的炭灰之後,

在你嘗到飯已煮熟了之後,

在你把烏黑的醬碗放到烏黑的桌子上之後,

在你補好了兒子們的為山腰的荊棘扯破的衣服之後,

在你把小兒被柴刀砍傷了的手包好之後,

在你把夫兒們的襯衣上的虱子一顆顆的掐死之後,

在你拿起了今天的第一顆雞蛋之後,

你用你厚大的手掌把我抱在懷裏,撫摸我。

我是地主的兒子,

在我吃光了你大堰河的奶之後,

我被生我的父母領回到自己的家裏。

啊,大堰河,你為什麽要哭?

我做了生我的父母家裏的新客了!

我摸著紅漆雕花的家具,

我摸著父母的睡床上金色的花紋,

我呆呆地看著檐頭的我不認得的“天倫敘樂”的匾,

我摸著新換上的衣服的絲的和貝殼的鈕扣,

我看著母親懷裏的不熟識的妹妹,

我坐著油漆過的安了火缽的炕凳,

我吃著碾了三番的白米的飯,

但,我是這般忸怩不安!因為我,

我做了生我的父母家裏的新客了。

大堰河,為了生活,

在她流盡了她的乳液之後,

她就開始用抱過我的兩臂勞動了;

她含著笑,洗著我們的衣服,

她含著笑,提著菜籃到村邊的結凍的池塘去,

她含著笑,切著冰屑窸索的蘿卜,

她含著笑,用手掏著豬吃的麥糟,

她含著笑,扇著燉肉的爐子的火,

她含著笑,背了團箕到廣場上去,

曬好那些大豆和小麥,

大堰河,為了生活,

在她流盡了她的乳液之後,

她就用抱過我的兩臂,勞動了。

大堰河,深愛著她的乳兒;

在年節裏,為了他,忙著切那冬米的糖,

為了他,常悄悄地走到村邊的她的家裏去,

為了他,走到她的身邊叫一聲“媽”,

大堰河,把他畫的大紅大綠的關雲長

貼在灶邊的牆上,

大堰河,會對她的鄰居誇口贊美她的乳兒;

大堰河曾做了一個不能對人說的夢:

在夢裏,她吃著她的乳兒的婚酒,

坐在輝煌的結彩的堂上,

而她的嬌美的媳婦親切的叫她“婆婆”......

大堰河,深愛她的乳兒!

大堰河,在她的夢沒有做醒的時候已死了。

她死時,乳兒不在她的旁側,

她死時,平時打罵她的丈夫也為她流淚,

五個兒子,個個哭得很悲,

她死時,輕輕地呼著她的乳兒的名字,

大堰河,已死了,

她死時,乳兒不在她的旁側。

大堰河,含淚的去了!

同著四十幾年的人世生活的凌侮,

同著數不盡的奴隸的凄苦,

同著四塊錢的棺材和幾束稻草,

同著幾尺長方的埋棺材的土地,

同著一手把的紙錢的灰,

大堰河,她含淚的去了。

這是大堰河所不知道的:

她的醉酒的丈夫已死去,

大兒做了土匪,

第二個死在炮火的煙裏,

第三,第四,第五

在地主和師傅的叱罵聲裏過著日子。

而我,我是在寫著給予這不公道的世界的咒語。

當我經了長長的飄泊回到故土時,

在山腰裏,田野上,

兄弟們碰見時,是比六七年前更要親密!

這,這是為你,靜靜的睡著的大堰河,

所不知道的啊!

大堰河,今天你的乳兒是在獄裏,

寫著一首呈給你的贊美詩,

呈給你黃土下紫色的靈魂,

呈給你擁抱過我的直伸著的手,

呈給你吻過我的唇,

呈給你泥黑的溫柔的臉顏,

呈給你養育了我的乳房,

呈給你的兒子們,我的兄弟們,

呈給大地上一切的,

我的大堰河般的保姆和她們的兒子,

呈給愛我如愛她自己的兒子般的大堰河。

大堰河,我是吃了你的奶而長大了的,

你的兒子!

我敬你!

愛你! 1933年1月14日雪朝

大堰河賞析

這首詩寫于1932年的冬日。當時的詩人因參加“左翼美術家聯盟”被國民黨逮捕,被關押在看守所中。據詩人自述,寫這首詩時是在一個早晨,一個狹小的看守所視窗、一片茫茫的雪景觸發了詩人對保姆的懷念,詩人激情澎湃地寫下了這首詩。詩幾經輾轉,于1934年發表。詩人第一次使用了“艾青”這個筆名,並且一躍成為中國詩壇上的明星。

詩中的大堰河確有其人,其故事也都是真實的。也就是說,詩人完全按照事實,寫出了詩人心中對保姆的真切感情。詩中“大堰河”的模特兒就是“大葉荷”。原來“大堰河”是“大葉荷”的諧音。艾青家鄉浙江金華方音“大葉荷”與“大堰河”是一樣的。距離艾青家的村庄——畈田蔣村約有五華裏的地方有個叫做“大葉荷”的村庄。保姆大堰河的苦難經歷正同祥林嫂那樣,似乎連姓名都沒有,以村庄的名字“大葉荷”替代為她的姓名。她出生于窮苦人家,自幼就被販賣到畈田蔣村當蔣忠丕的童養媳。她在生了兩個孩子以後,丈夫蔣忠丕死了,為生活所逼,又不得不改嫁給姜正興為妻。因為她來自“大葉荷”村,于是村上的人都叫她為“大葉荷”。所以詩的開頭寫道:“她的名字就是生她的村庄的名字,她是童養媳……”然而,這首詩又不是在寫大堰河:她成了一個象征,大地的象征,一個中國土地上辛勤勞動者的象征,一個偉大母親的象征。大堰河並沒有名字,大堰河隻是一個地名,是生她的地方。大堰河是普通的。她的生活中都是些平常普通的小事,那是她苦難生活的剪影。她的生活空間是有“枯死的瓦扉”的故居,是“被典押了的一丈平方的園地”,死後也隻是“草蓋的墳墓”。她的生活是“烏黑的醬碗”,是“為兒子縫補被荊棘扯破了的衣服”,是在冰冷的河裏洗菜、切菜。她的兒子、丈夫都在她的照料下過著相對安穩的生活。在她死後,他們就失去了這些,他們在炮火中,在地主的臭罵聲中活著。她的形象,同時也是那些和土地連在一起的勞動人民的形象。他們都植根在大地上,都有著勞動者的偉大品質。

大堰河並不是沒有快樂,那快樂是偉大母親的慈愛和對乳兒深深的愛。在勞累了一天之後,她從沒有忘記來抱“我”,撫摸“我”,在“我”離開她時,她還在誇贊“我”,還想著“我”的結婚……大堰河同樣愛著她的兒子和丈夫。她死時,他們都哭得很悲傷。大堰河,一個偉大的母親形象。

全詩不押韻,各段的句數也不盡相同,但每段首尾呼應,各段之間有著強烈的內在聯系;詩歌不追求詩的韻腳和行數,但排比的恰當運用,使諸多意象繁而不亂,統一和諧。這些使得詩歌流暢淺易,並且蘊蓄著豐富的內容。詩人善于從平凡的生活中提煉出典型的意象,以散文似的詩句譜寫出強烈的節奏。詩歌具有一種奔放的氣勢,優美流暢的節奏,表達了詩人來不可遏、去不可止的感情,完美體現了艾青的自由詩體風格

我愛這土地

艾青

假如我是一隻鳥,

我也應該用嘶啞的喉嚨歌唱:

這被暴風雨所打擊著的土地,

這永遠洶涌著我們的悲憤的河流,

這無止息地吹刮著的激怒的風,

和那來自林間的無比溫柔的黎明……

———然後我死了,

連羽毛也腐爛在土地裏面。

為什麽我的眼裏常含淚水?

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

一九三八年十一月十七日

艾青是土地的歌者,“土地”是他詩中出現最多的兩個意象之一(另一個是“太陽”)。“土地”象征著生他養他而又多災多難的祖國。對“土地”的熱愛,是艾青作品詠唱不盡的旋律。

“假如我是一隻鳥”,全詩以這樣一個出人意料的假設開頭,使讀者不禁發出疑問,“鳥”的形象和作者所要歌頌的“土地”有著什麽樣的聯系呢?

作者對此作出了闡釋。

“我也應該用嘶啞的喉嚨歌唱”。在炮火連天、國運危急的時刻,一隻看似微不足道的小鳥也要奮力抗爭,用自己的歌喉發出不屈的聲音。這使人聯想到“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嘶啞的喉嚨”,讓我們看到這是一隻飽受磨難的鳥,它的歌聲,是用整個生命發出的。

下面四行詩,分別描述了鳥兒歌唱的四個對象:土地、河流、風、黎明,它們的核心是“土地”。值得註意的是,作者在這四個對象前面都加了長長的修飾語。

“這被暴風雨所打擊著的土地”,是正在遭受日寇欺凌的國土的寫照。

“永遠洶涌著我們的悲憤的河流”,土地上的河流,象征著長期鬱結在人民心中的悲憤一般洶涌奔流。

“無止息地吹刮著的激怒的風”,土地上空吹刮著的風,象征人民心中對侵略者暴行的憤怒。

“來自林間的無比溫柔的黎明”,預示著人民為之奮鬥獻身的獨立自由的曙光,必將降臨于這片土地。

“然後我死了/連羽毛也腐爛在土地裏面”,小鳥活著時,傾盡全力為土地而歌唱,死後,又將自己的全身投入土地的懷抱,連羽毛都與土地融為一體。

在詩的第二節,作者筆鋒一轉,由上文對歌唱者動態的描述,轉而對“我”進行了一個近鏡頭的特寫。這是以設問的方式進行的。“為什麽我的眼裏常含淚水”,“眼裏常含淚水”這樣一個靜態的特寫,表現了悲憤痛苦的情感恆久縈繞于“我”的心中。“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目睹山河破碎、人民塗炭的現實,對祖國愛得愈深,心中的痛苦也愈強烈。

最後兩句是全詩的精華,它是那個苦難的年代,一切愛國知識分子對祖國的最真摯的愛的表白。這種愛刻骨銘心,至死不渝,不僅來自詩人內心深處,更是全民族普遍的愛國情緒的濃縮。艾青以這兩句詩,抒發了那個時代華夏兒女共同的心聲。

第二節的一問一答,詩人由借鳥抒情轉入直抒胸臆:“為什麽我的眼裏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太“深沉”太強烈的土地之愛,已使詩人難以訴諸語言,隻能凝成晶瑩的淚水。“深沉”一詞也許達不到與實際感情相應的表達強度,于是,其後緊跟的六個沉重的省略,似乎涌動著潛流地火般的激情,更為沉重地叩擊著讀者的心房,激起讀者持續的共鳴。全詩在這問答中達到高潮,那熾熱、真摯的愛國情懷,留下不盡的餘韻。

湛江,夾竹桃

艾青

現在湛江市區仍到處可見夾竹桃

一九六五年春,中央農墾部在湛江召開“全國農墾會議”之後,有一個朋友回來說:“湛江真美,水是藍的,街道整齊而且幹凈,兩邊的林蔭路上種的是夾竹桃,我們去的時候正在開花,葉子象竹葉,花象杜鵑花,幾乎條條街上都有,你想,湛藍湛藍的江水,艷紅艷紅的夾竹桃……”

林蔭路種夾竹桃,我還是第一次聽見。平常所見的夾竹桃都是種在大花盆裏,隻有一人高。種在街上,那該有多高,而且花要比杜鵑大得多,條條街上都種了夾竹桃,該有多美。

于是,我的腦子裏,湛江和夾竹桃就連在一起,再也分不開了。我對湛江久久地響往。

今年三月,我終于有機會到湛江,心裏自然想親眼看看夾竹桃構成的林蔭路。

湛江港務局把我們安排在新蓋而沒有完工的、五層高的“霞山飯店”。

我走上“霞山飯店”的五樓,馬上在走廊的視窗向外看,遠方是藍色的湛江,近處的房頂有很多避雷針,後來聽說湛江所處的雷州半島是以雷多而出名的。

我在視窗看了很久,沒有發現夾竹桃。

我到湛江當然不是為了看夾竹桃,我的任務是訪問湛江港。

港務局的副局長張仁恕同志來看我們,點上一支煙談起來。他是從什麽開會的地方擠出時間來的。他是個北方人,對湛江贊不絕口:“咱們這兒可好啦,也不用人工造島,港深,江面很寬,貼著兩岸設一百個泊位沒有問題。這兒也不用搞防波堤。這兒的水總是藍藍的,下雨這樣,晴天也是這樣,是個清水港,也是個深水港,又是個避風港,冬天不冷,夏天不熱。我是從‘三大火爐’(南京、武漢、重慶)來的,這兒可好多了。這是中國大陸海岸線最南的港口,進出口都方便,從地圖上看也是個好地方。海員們反映:‘湛江的水好喝。’”

最後他把煙頭擰死在煙灰缸裏補充說:“湛江是個天然良港。周總理來過,他說湛江是‘南方的青島’;陳毅將軍也來過,他說湛江是‘中國的日內瓦’。

一個是“南方的青島”,一個是“中國的日內瓦”,無非都是說湛江美得很。

在到“海員俱樂部”吃飯的路上,人行道並不幹凈,種的是鳳梨蜜,結的果子很大,但沒有成熟,不知道是什麽味道。另外還有棕櫚,卻沒有夾竹桃。

為了搜尋湛江的歷史影跡,我們訪問了兩個老工人。一個是湛江在地人鄭南山,已經五十九歲了。另外一個是海康縣人陳亞香,也已五十一歲了。除了他們之外,還有一個年輕的湛江人,從空軍轉業的楊振洪,他在港務局搞宣傳工作。

談話是散漫的。象拆一件舊毛衣,找到線頭拉一段,又得找線頭——斷斷續續地說著、想著。一開頭就說:“從一八九八年法國人登入到今天已八十一年了。

“我們小的時候,湛江隻是一裏多長的小碼頭,隻能停靠三十噸以下的木帆船堆橋碼頭,用駁船裝卸貨物,由二百多個碼頭工人肩扛杠抬。以‘寸金橋’為界,劃為‘洋界’(法國租界)、‘唐界’(中國人地區)。

“湛江口上的東山島、沃州島都是法國人。我們和法國人打過仗,把他們趕過了‘寸金橋’。

“法國人在湛江開了一個‘萬利公司’,是賭錢的,有大煙館賣鴉片,一船鴉片可以賺回去幾船金銀。法國每年從鴉片收入一百六十萬元西貢幣。

“那時候,總人口不到五萬,卻有一千多娼妓。

“日本人的‘三井’、‘三菱’也在湛江做買賣。

“法國人、日本人、國民黨,一共統治湛江半個世紀,隻有一個發電廠、一個火柴廠、一個手工織布廠、一個製爆竹的小廠。

“那時候湛江工人很苦:

一個杠、兩條繩,

流浪街頭難活命……

“過去的舊碼頭,就是現在的第一作業區。那時都是甘蔗地、地瓜田,死人墳地,常有土匪出沒,下午五六點鍾沒有人敢到那邊。

“那邊也是刑場,屍首扔在沙灘上。海面也常有浮屍。

“湛江工人都是從四處逃荒來的。

“海員有革命傳統。二十年代就有黨的工作。一九三九年成立廣州灣第一個支部。

“一九五O年開始有了自己的引水員。

“解放後蓋了許多新樓,修了馬路,在林蔭路上種了夾竹桃、棕櫚、鳳梨蜜、椰子,但是海南島的椰子種在湛江不 結果子。

“那時候,湛江的街道很幹凈,夾竹桃開花,就顯得更漂亮了。

“湛江人口增加到四十萬,它成了中國第七個大港。有了化工廠、機械廠、農機廠、糖廠、罐頭廠……十幾萬工人。辦了水利專科學院、醫學院、氣象中專。

“現在最熱鬧的市區就是過去的屍骨狼藉的沙灘。”

鄭南山是從放羊娃開始,現在是全港的總調度員;陳亞香現在是第一作業區辦公室副主任,管龍門吊的修理技術指導。

港務局安排我們首先參觀的是第一作業區。我們坐小輪船到第一作業區。這個碼頭有五個泊位,承擔的是糧食、化肥、水泥以及雜貨的進出口。這個碼頭能停泊五萬噸級的貨輪,有五萬平方米的倉庫。有十五台龍門吊,工人三千二百多人。年吞吐量二百三十萬噸到二百五十萬噸。

湛江是一個與歐洲交往的港口。一九六六年周總理批示:“把湛江港建成支援世界革命的港口。”

建港中遇到最困難的時期是一九六八年到一九六九年,許多工人都出去“鬧革命”了,隻有不走的部分繼續上班。

引進技術也受到無政府主義的幹擾不能使用。

磷礦碼頭是一九七O年設計的,我們不同意工字型方案,也沒有看見計算書,交通部沒有批,總工程師沒有簽字就動工了。不聽總工程師的,說是“敢想、敢幹”,實際上是無政府主義,結果梁斷了,為了加固耽誤了兩年的時間。共損失六十多萬元。這叫做什麽“設計單位把好關”。

橋吊與門吊之間也有反復。門吊兩邊漏,污染很厲害。

磷礦碼頭屬第三作業區。

這個作業區受“四人幫”的幹擾,什麽“崇洋媚外”、“貪大求洋”,一頂頂帽子飛來,碼頭建好了,上海承造的設備來不了。

“四人幫”的“要做碼頭的主人,不做噸位的奴隸”黑風吹來,經常發生“壓船”現象。磷礦運不出去,影響農業生產。

一九七三年,外輪來貨積壓太多,周總理指示:“三年改變港口面貌”。象一聲驚雷,使大家振奮起來,湛江港先後發展了第二、第三作業區(後一作業區在一九七O年就已設計了)。

我們來到第二作業區。

碼頭上停泊著一艘二萬三千噸級的希臘船。這個碼頭也有加拿大和澳大利亞的貨輪。

我們走不多遠,停泊著一艘二萬噸級的巴拿馬“色西拉”號。

這個作業區有十九台龍門吊,最大的一台是義大利造的。

小輪船把我送到油碼頭。

這兒有五萬噸級的油碼頭和千噸級的供油碼頭,還有長達一千五百米的原油碼頭。

附近停泊著一艘七萬噸級的大油船“大慶”號。

一艘巴拿馬的“雅倫”號從海面駛過……

這個作業區是轉運石油的,如果把港口加深,可以容納二百四十萬噸。年吞吐量達七百六十萬噸。

第三作業區原是一個島,現在用人力把它填成一個半島。

這兒有十八台龍門吊,去年達到了九百五十萬噸吞吐量。

港務局的同志說:“按吞吐量說,湛江是全國港口的第七位。去年共停泊過十六個國家的二百四十條船,其中有日本、索馬利亞、蘇聯、希臘、巴拿馬、英國、荷蘭、瑞典、法國、賴比瑞亞、羅馬尼亞、南斯拉夫、巴基斯坦……

“外輪裝卸是規定時間的,有獎有罰,裝卸慢了,每天要罰六七千元。租船也一樣。

“去年本港上交利潤二千一百五十三萬元。”

今天,江面上無風也無浪,我們所定的小輪船直線來回走了十六海裏,回到了第一作業區,大家上岸。

我的確看見了“南方的青島”、“中國的日內瓦”的壯闊的風光。

但是,使我感到遺憾的是我始終沒有看見夾竹桃——紅艷艷的夾竹桃,作為林蔭道的夾竹桃,它們是什麽時候被什麽人砍伐了的呢?是什麽人竟會仇視美呢?

我的心裏一直很納悶。

一九七九年五月 北京

(選自《艾青選集》)

湛江晚報重刊艾青散文《湛江,夾竹桃》

現在湛江市區仍到處可見夾竹桃,然而艾青同志卻再也看不到了。

編者按:在湛江轟轟烈烈地展開“工業立市、以港興市”發展戰略、全力推動經濟和社會協調發展之際,編者有幸拜讀了由熱心讀者駱國和先生推薦的、詩壇泰鬥艾青所寫的《湛江,夾竹桃》。文章寫于1979年初夏,當時十年動亂結束不久,改革開放剛剛起步,詩人用審視的眼光閱讀著湛江,並最終道出了“我的確看見了‘南方的青島’、‘中國的日內瓦’”的壯闊的風光”這樣的的心聲。編者從字裏行間讀到了詩人的敏感以及對這座濱海城市的親切。一樣的親切,也曾發自文學大師冰心的內心,她在《湛江十日》中以詩意的語言,敘述著對湛江的贊美。大師們不同時間發出的一樣贊嘆見證著湛江與眾不同的活力及其內在的富于創造性的人文精神。

去年通過重讀冰心的《湛江十日》,許多人內心曾掀起波瀾,至今餘瀾未消。編發此稿,旨在讓更多人能重新審視湛江、看懂湛江,體會到她的活力,並以愛和行動投身到現代化新興港口工業城市的建設中來。

魚化石

動作多麽活潑,

精力多麽旺盛,

在浪花裏跳躍,

在大海裏浮沉;

不幸遇到火山爆發,

也可能是地震,

你失去了自由,

被埋進了灰塵;

過了多少億年,

地質勘察隊員在,

岩層裏發現你,

依然栩栩如生。

但你是沉默的,

連嘆息也沒有,

鱗和鰭都完整,

卻不能動彈;

你絕對的靜止,

對外界毫無反應,

看不見天和水,

聽不見浪花的聲音。

凝視著一片化石,

傻瓜也得到教訓:

離開了運動,

就沒有生命。

活著就要鬥爭,

在鬥爭中前進,

當死亡沒有來臨,

把能量發揮幹凈。

太陽的話

開啟你們的窗子吧

開啟你們的板門吧

讓我進去,讓我進去

進到你們的小屋裏

我帶著金黃的花束

我帶著林間的香氣

我帶著亮光和溫暖

我帶著滿身的露水

快起來,快起來

快從枕頭裏抬起頭來

睜開你的被睫毛蓋著的眼

讓你的眼看見我的到來

讓你們的心像小小的木板房

開啟它們的關閉了很久的窗子

讓我把花束,把香氣,把亮光

把溫暖和露水撒滿你們心的空間

太陽的話賞析

《太陽的話》這首詩寫于1942年1月14日,是艾青到延安以後寫的一首詩,富有浪漫氣息,是詩人的一首代言詩。艾青的一生是追求光明的一生,他的一些優秀的詩篇不是寫太陽就是寫火把或黎明。從中國的詩歌史來看,中國古代詩人更鍾情歌詠月亮,歌詠它的柔和而明媚,純潔而恬靜。我們要感激艾青,他填補了詩歌創作的空白,他為我們歌詠了太陽的美、太陽的善和太陽的真,讓我們認識到了太陽的重要。詩人寫太陽是一種象征,一種代言,他代言的是民主政治,是能夠給人類帶來解放的民主政體。當年共產黨領導下的民主政府為人民謀幸福,所以詩人用太陽來比喻它,來代言共產黨領導下的民主政府的親民思想。這首詩從表面看,難以理解的詞句並不多,但含義深刻,不易讀懂。教學中不要要求過高,學生隻要能熟讀,讀出節奏和韻味,知道作者借太陽,象征光明、進步,表達了作者對進步、民主的新生活的向往。

艾青提名諾貝爾獎始末

自從1938年賽珍珠獲得諾貝爾獎之後,中國籍作家(賽珍珠生前曾加入中國國籍)再也沒有獲此殊榮;不過,獲過提名的倒是有好幾位,老舍、沈從文、林語堂、艾青、北島、錢鍾書、巴金、王蒙和李敖等。關于艾青被提名一事,由于他本人比較低調,坊間流傳不多,以至于連文學界的很多人都不知道有這回事。諸多版本的艾青傳記也都沒有片言隻語談及此事。據筆者目前所知,艾青被提名開始于1984年。

民間呼聲

周紅興在其寫于1987年的《艾青傳》中說:“現在,一些有識之士,如西班牙的戈麥斯,巴西的亞馬多,澳門的官龍耀,或撰寫文章,或發表演講,一致呼吁,諾貝爾文學獎應當發給艾青!”澳門的官龍耀曾在《澳門雜志》第一期即創刊號上發表大標題文章《提名中國大詩人艾青為諾貝爾獎候選人》(原文為英文,譚炳銓譯),文章洋洋灑灑,以生動而不乏感情色彩的文字,介紹了艾青的歷史和近況,最後說:“艾青是世界性人物,他使最古老的文化能與全世界親切地匯合……我們認為艾青適合作為諾貝爾文學獎的候選人。”此文之寫作艾青應該是知情的,因為裏面有艾青提供的照片。

我不知道巴西的亞馬多提名艾青之事,但我知道蘇聯作家協會理事費德林曾經在北京說,蘇聯文學界推薦艾青為諾貝爾獎的候選人,並為此而作出自己的努力。阿爾弗雷多·戈麥斯·吉爾正是提名艾青為諾獎候選人的第一人,也是最為積極者,曾給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投書尋求聲援,從而引起中央領導層的重視。

外國作家上書胡耀邦

最近,艾青夫人高瑛女士在翻找研究資料時,偶然在一本艾青讀過的書中發現了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胡喬木給胡耀邦的一封信的部分抄件。這部分是專門關于提名艾青一事的。

文中寫道:“耀邦同志:……我想提議提出巴金、艾青兩人作為我們的代替人選,這樣似乎更機動而適當。艾青在藝術上的成就和他在國際文藝界的聲譽決不遜于巴金,其被接受的可能甚至還略多些。”此外還說這樣“對艾青也公道些”,落款上的時間是“8月15日”。

抄件上還附了胡耀邦8月17日批的原話:“同意,會議上議一議。”筆者感興趣的是信中所透露的一些資訊和觀點,以及與此相關的問題,尤其是當時的語境。如,胡喬木是在什麽情況下在此信中跟胡耀邦討論此事的?胡喬木為什麽要說“對艾青也公道些”?

此事還得從阿爾弗雷多·戈麥斯這位熱情的西班牙好事者說起。此人是漢學家、翻譯家、文化活動家,是艾青的冬粉——給艾青寫信的抬頭用的是“十分崇敬”這樣的字眼。他曾來北京,拜訪過艾青。在那之前,他曾把艾青的作品翻譯成了西班牙文。見到心儀已久的艾青,他無比激動。此人比較有心計,他把跟艾青的談話記錄了下來,寄給了很多地方的很多人。

在他1985年3月3日寫給艾青的信中說:“我們的會談紀要在西班牙乃至西班牙美洲(指拉丁美洲——筆者按)已經廣為流傳並被人復製。”同時,他在西班牙乃至歐洲賣力地宣揚艾青,“今年5月我要在西班牙組織一次中國文化周,中國大使館將從馬德裏來此主辦。我將就您舉辦一次講話(我已在這裏作過三次報告,在歐洲也作過若幹次)。”他到底翻譯了艾青的哪些作品?又是如何宣傳艾青的?可惜我不懂西班牙語,暫時無從搜尋有關原始資料進行考證。

在同一封信中,戈麥斯說“去年我曾向瑞典皇家學院的提名沒有得到中國官方的支援,倘若我得到了支援與合作,中國很可能已經有了一個諾貝爾獲獎者”雲雲。這表明,早在1984年艾青就被他提名了,他的理由有兩個。一是他對艾青的崇拜和艾青被公認的成就,他說:“憑良心和公正地說,我認為——同我的許多同行和國際上的評論家們一樣——沒有人比您更配得到它。”二是他對中國人民和中國文化的熱愛。“如果您獲得這項獎的話,對于我無限熱愛的了不起的中國人民來說,也是一個極高的榮譽,同時對其優秀的文化也是一個公正的裁決。”

戈麥斯還曾把這份紀要寄給了胡耀邦,他在信中說:“我將會談紀要寄給胡耀邦主席和《北京日報》的出版人,並且告訴他們,您已成為諾貝爾獎的被提名者。”大概在給胡寄材料時,他還附了一封信,裏面涉及到了提名艾青的事。

胡沒有親自回信,而是把他的信轉交給了中國作家協會,時任作協書記鄧友梅給他回信說:“胡耀邦總書記收到了你的來信,他非常感謝你對中國人民、中國作家的熱情和友誼,但是此事不屬于黨的總書記管轄的範圍,便將來信轉到了中國作家協會,因為這是我們職責內的事情。”

關于艾青被提名一事,鄧信是這樣說的:“諾貝爾獎委員會曾數次來函征求意見,要我們提名諾貝爾文學獎候選人,我們也曾認真地向諾貝爾獎提名著名作家巴金和著名詩人艾青為候選人,並將他們的一些著作(已譯成英文和法文)寄去供他們研究。因此,你所從事的工作同我們是不謀而合的。”

戈麥斯在1985年3月3日給艾青的信中抱怨說,他提名艾青“沒有得到中國官方的支援”,鄧信寫于5月9日,是對戈麥斯的反駁:中國官方是支援的,而且已經落實到了積極具體的行動,艾青沒有獲獎,責任不在中國政府。的確,每年獲得提名的作家很多,評獎的程式也相當復雜,不是戈麥斯一廂情願的事。連諾獎評審都不敢說他推薦誰誰就能獲獎。不過,戈麥斯作為西班牙人的熱心和信心可以理解,也值得嘉許。退一萬步說,諾獎是民間獎,不是官方獎。以筆者之寡陋,從未曾聽說諾獎的評選要征得候選人所在國政府的表態。戈麥斯不免有一點點向艾青邀功的嫌疑。

胡喬木為艾青鳴不平

胡喬木給胡耀邦的信隻標了月日,沒有年份。高瑛女士推斷是1985年,筆者推斷是1984年。5月9日鄧友梅既然已經說巴金和艾青為候選人,作為鄧的上司的胡喬木怎麽可能到了8月15日還在向黨的最高領導“提議提出巴金、艾青兩人作為我們的代替人選”?這不符合程式和邏輯。事實上,雙人選正是8月18日胡耀邦等最高領導在開會時討論的結果。

事情的經過大概是這樣的:1985年5月之前,或者甚至早在1984年,諾獎委員會曾數次來函征求中國作家協會的意見,要作協提名諾貝爾文學獎候選人,一開始中國定的候選人可能就巴金一個人。1984年,戈麥斯向諾獎委員會提名艾青。中國得知訊息後,上層非常重視,經過胡喬木和胡耀邦等的討論決議,將候選人名單擴展為兩人。如果以艾青直接取代巴金,是對巴金的不敬和傷害;且不說,當時巴金貴為全國政協副主席、全國文聯副主席、中國作家協會主席、國際筆會中國中心會長等,他本身在文壇的資歷也比艾青早一個年代呢。

美國諾貝爾文學獎中國作家提名委員會(其實是在美的華人作家組成的一個提名機構)曾推選巴金角逐西元2001年諾貝爾文學獎。他們雖然與中國作家協會關系比較密切,有時還遙相呼應;但由于官方的保密工作一向做得扎實,他們未必知道巴金早在1980年代中期就獲中共中央提名諾獎候選人的事兒。

胡喬木對艾青的賞識肇端于1940年代,而且可能是受了毛澤東的影響。現存的1944年5月27日毛澤東致胡喬木函,提及艾青《秧歌劇的形式》一文:

喬木:

此文寫得很切實、生動,反映了與具體解決了年來秧歌劇的情況和問題,除報上發表外,可印成小冊,可起教本的作用。最好把文尾附註移至文前,並稍為擴充幾句,請與作者商酌。

毛澤東

5月27日

胡喬木把毛澤東的意見轉告給了艾青,並幫助艾青修改了文稿。“對艾青也公道些”雲雲顯示了胡喬木在為艾青鳴不平,作為一名來自解放區的作家,艾青在解放後所受的待遇並不高,在文學界他的地位尚可:中國作協副主席和國際筆會中國中心副會長。但在政治界,他隻是全國政協委員和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

或許,在胡喬木看來,以“艾青在藝術上的成就和他在國際文藝界的聲譽”而論,他理應得到更好的安排。艾青雖然在延安呆過,但與胡喬木關系並不密切,胡喬木與艾青和巴金兩人的關系都不近不遠,他的態度應該說還是不偏不倚。

北 塔(據《中華讀書報》)

人物評價

20世紀三四十年代他出版的詩集有《大堰河》《北方》《他死在第二次》《向太陽》《獻給鄉村的詩》《反法西斯》《曠野》《黎明的通知》《雪裏鑽》等,詠嘆民族命運,呈現出憂鬱、感傷逐漸轉向悲壯、高昂的詩風。在詩學上受凡爾哈侖等外國現代詩人的影響。

20世紀50年代他直接表現新生活及建設者的詩作,疏離已有的藝術個性,顯得平淡,但保持著原有詩思的格局。取材域外的《維也納》《南美洲旅行》《大西洋》等,寫實與象征互滲,想象和感受獨到,為當時的出類撥萃之作。

20世紀70年代末復出後,他詩思如涌,《光的贊歌》《古羅馬的大鬥技場》等屬精心構撰的長詩,大量篇什短小精悍,主題接續三四十年代渴求光明、真理的情思線索,並有大幅度延伸,更為深沉、凝重、睿智,註重在具體物象中把握超越物象的意蘊,走向象征。

樸素、凝練、想象豐富、意象獨特、講究哲理,是艾青詩歌的一貫特點。

艾青的作品一般是描寫太陽、火把、黎明等有象征性的事物,表現出艾青對舊社會的黑暗和恐怖的痛恨以及對黎明、光明、希望的向往與追求。

從詩歌風格上看,解放前,艾青以深沉、激越、奔放的筆觸詛咒黑暗,謳歌光明;建國後,又一如既往地歌頌人民,禮贊光明,思考人生。他的“歸來”之歌,內容更為廣泛,思想更為渾厚,情感更為深沉,手法更為多樣,藝術更為圓熟。建國後出版的詩集有《歡呼集》《寶石的紅星》《海岬上》《春天》《歸來的歌》《彩色的詩》《域外集》《雪蓮》《艾青詩選》 《魚化石》等。艾青以其充滿藝術個性的歌唱卓然成家,實踐著他“樸素、單純、集中、明快”的詩歌美學主張。

歷屆中國作家協會主席團
歷屆時間主席副主席
第一屆1949年茅盾丁玲、柯仲平
第二屆1953年茅盾周揚、丁玲、巴金、柯仲平、老舍、馮雪峰、邵荃麟
第三屆1979年茅盾巴金;丁玲、馮至、馮牧、艾青、劉白羽、沙汀、李季、張光年、陳荒煤、歐陽山、賀敬之、鐵依甫江
第四屆1984年巴金王蒙;丁玲、馮至、馮牧、艾青、劉賓雁(1987年被撤職)、沙汀、陸文夫、張光年、陳荒煤、鐵依甫江
第五屆1996年巴金馬烽、王蒙、韋其麟、鄧友梅、葉辛、劉紹棠、李準、張炯、張鍥、陸文夫、鐵凝、徐懷中、蔣子龍、翟泰豐
第六屆2001年巴金王蒙、韋其麟、丹增、葉辛、李存葆、張平、張炯、陳忠實、陳建功、金炳華、鐵凝、黃亞洲、蔣子龍、譚談
第七屆2006年鐵凝王安憶;丹增;葉辛;劉恆;李存葆;張平;張抗抗;陳忠實;陳建功;金炳華;高洪波;蔣子龍;譚談
第八屆2011年鐵凝王安憶;丹增;葉辛;劉恆;李存葆;張平;張抗抗;陳忠實;陳建功;金炳華;高洪波;蔣子龍;譚談莫言廖奔

感情生活

1935年,25歲的艾青聽從父母之命,與張竹茹結婚。1936年,艾青在常州武進女子師範當國文老師,與女學生韋嫈(真名張月琴),即艾軒的母親相識、相愛。1939年,29歲的艾青與18歲的韋嫈結婚,相繼生下女兒艾清明、兒子艾端午。1947年,艾軒在河北深縣小李庄出生。

1955年,艾青與韋嫈離婚,艾軒和姐姐艾清明、哥哥艾端午判給了父親,妹妹艾梅梅則歸母親撫養。同年,艾青與剛調到中國作家協會的高瑛相識。1956年3月27日,艾青與高瑛結為夫妻。

其子為當代著名藝術家艾軒、艾未未及作家艾丹。

認識艾青之前,高瑛愛艾青的詩;認識艾青之後,她更愛艾青這個人。艾青為人真誠,從不裝腔作勢,更不會說假話,高瑛說:“他比我還要真實。”艾青認識高瑛後,也為高瑛的率真、美麗所打動。高瑛是一個要強的人,天真、幼稚,不隱瞞任何事情。她的典雅獨特的氣質,使艾青深深地愛上了她,並開始追求她。

那時,艾青同韋熒感情已經破裂。

高瑛已有過一次婚姻,但並不幸福。

于是,共同的遭遇使他們相愛了,走到了一起。當時,高瑛比艾青小23歲,已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帶著兩個孩子,高瑛走進了艾青的生活中,四口人組成了一個新的家庭。

1956年3月27日,既是艾青的生日,也是他同高瑛結婚的日子。盡管在這之前,艾青在文藝界已開始遭到批評,但深深愛著艾青的高瑛毅然決定宣布他們的婚事。

然而,艾青和高瑛誰也沒有想到,一場運動正在向他們逼近,他們愛情與婚姻的序幕,正是苦難生活的開端,並從此決定了他們將相依相伴熬過最苦難的歲月。

1957年,反右鬥爭開始了。

丁玲等被打成“反黨集團”。

作為丁玲的朋友,艾青想不通。雖然他沒有寫過一張大字報,沒有任何攻擊黨的言論,雖然他隻是說了“丁玲並沒有反黨嘛,她並沒有跟國民黨走嘛,還是到了延安,跟著共產黨走嘛。”他也隻在作家協會的黨組織生活會上說過“不要一部分人總是整人,一部分人總是被整”的話。所以,艾青隻是替丁玲說過話,他隻是對文藝界的宗派主義發過牢騷。但他說的是真話,說真話的後果是:被責令檢查,接著是一頂“大右派”的帽子,隨著是一連串的懲罰:

1957年12月被開除出黨;

1958年4月被撤消一切職務。

這還不算,艾青一家人的厄運才開了個頭。

作為“大右派”的妻子,高瑛開始受到迫害。單位有人找高瑛談話,想通過她來檢舉、揭發艾青等人的反黨反社會主義言論。

但高瑛什麽也交代不出來,她寫道:“最近,我因為生孩子,不知道這個情況……”有人還不死心,想逼她就範。

一天, 單位通知高瑛開會,到了會場,高瑛才知道是團總支大會。人很多。

主持會議的人說:“今天這個會,是專門歡迎高瑛同志勇敢地站出來,同‘丁陳反黨集團’切割,勇敢地檢舉揭發他們的反黨反社會主義的罪行的。”

聽到這話,高瑛隻覺腦子一片空白,耳中嗡嗡作響,她完全沒有一點思想準備啊,她怎麽可能出賣自己心愛的丈夫,而且真的從來沒有聽到過什麽反黨言論啊。安靜下來後,高瑛發言說:“我首先聲明,我不知道今天這個會是專門為我開的。我雖然生活在他們中間,但我確實沒有看到和聽到他們有什麽反黨反社會主義的言行。所以,我沒法揭發。”

會場一下亂起來,不少人沖著高瑛大喊大叫,各種難聽的話迎面而來。

高瑛思緒萬千。她從小就參加了革命。黨教育她實事求是,不能誣陷好人,也不包庇壞人。她沒法和艾青切割,更不能和艾青離婚。“為了純潔團的組織,我自動提出退團。”高瑛的決定,令大會所有的人目瞪口呆。但她說完就站起來,頭也不回地逃離會場直奔家裏。

回到家中,高瑛抱著艾青大聲痛哭:“艾青,我是從會場上逃出來的。”望著傷心的妻子,艾青深感內疚:“高瑛啊,跟著我,讓你受苦呵!”

“你上刀山下火海,我都跟著你;你到哪兒,我就到哪兒。我什麽也不怕,要死,咱們死到一塊。”高瑛說。

在嚴酷的現實面前,艾青瀕于崩潰。他想不通:自己被打成右派,簡直是笑話!我怎麽可能反黨反社會主義,怎麽可能成為右派?

看到報紙上赫然顯示的“反黨集團”名單中自己的名字,艾青的精神絕望了,不禁失聲痛哭,他有太多太多的委屈啊。

一天半夜,艾青突然從床上蹦起來,手擊拍著牆,一邊大喊大叫:“你說我反黨嗎?你說我反黨嗎?”一邊用頭撞擊牆面。高瑛看到丈夫被折磨得精神失常的樣子,淚隻能往心裏流,她一把抱住艾青,撫摸著他的頭,像哄小孩似的說:“沒事了,沒事了,你這是做夢。”清醒過來的艾青,抱著高瑛哭道:“高瑛呵,做人太難了,我真想去做鬼!”

在那個艱難的歲月裏,高瑛以她女性特有的愛心和細心,在關懷愛護著一個詩人。

她帶艾青去勞動人民文化宮,去看那些老人們下棋;

她陪著艾青去中山公園,去看各種花卉。

一次,他們剛坐上一輛三輪車,神志恍惚的艾青,便用手去打車夫的屁股,大喊道:“你說我反黨嗎?你說我反黨嗎?”

三輪車夫很惱火:“你這同志怎麽打人呢?”

高瑛趕忙解釋:“對不起,他精神不好,我多付給你車費,快走!”一邊安慰艾青:“我們看花去了看花去了。”

從那以後,為了不再讓艾青的精神受到刺激,每天早上,高瑛就站到門口去等報紙,收到報紙後,他總要先檢查一番,凡有“反黨集團”和“右派”之類字樣的報刊雜志,就趕緊扔進垃圾箱裏——在那血雨腥風的年代,一個平凡而又偉大的女性,就是這樣,用堅貞的愛情支撐著瘦小的身體,使自己站成一道牆,為詩人遮著風、擋著雨……

人物紀念

文化公園

艾青文化公園位于金華市金東區義烏江南岸、金東區行政中心和商業文化中心北側,東鄰

艾青文化公園

康濟街,西至賓虹路。

公園佔地面積13萬平方米,總長度1600米,是金華城市綠地系統三江六岸綠化帶的一部分。艾青文化公園中心廣場主題雕塑《光的贊歌》,由36根1.2米見方的天然石柱按高度漸變排列組成,石柱最高達9.7米,與在同一條走線上的城防工程主題雕塑“礁石”融為一體,成為一件完整的藝術品。

公園由艾青之子著名藝術家艾未未設計,通過別致的造型以及光和影的旋律變化,從不同角度展示艾青詩作流動的意境。

紀念館

艾青紀念館位于中國浙江金華婺江之畔,建築面積為2700平方米。

內設5個展廳、一個多功能報告廳、一個書畫作品展覽廳、一個珍藏品陳列室。

展廳中所用文字部分大量引用艾青本人的話語,並選用了20餘首艾青的著名詩句穿插于文字之中,同時精選了艾青在各時期重要活動的照片約160張。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