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鬼

艷鬼

《艷鬼》,公子歡喜作品。文章類型為原創-耽美-幻想未來-愛情。

桑陌,桑陌,這個艷鬼,生前被世人稱作奸佞之臣,手下鮮血淋漓,死後受地府剮刑。

有因必有果,天理昭昭因果迴圈,我隻當他生前作惡多端,死後必然受盡懲惡、遭受生前所害之人百倍的痛苦,這原本沒有什麽,自作孽不可活而已

  • 書名
    艷鬼
  • 作者
    公子歡喜
  • 類別
    奇幻愛情
  • 首發網站
    晉江文學城
  • 主要人物
    空華,桑陌 
  • 作品狀態
    連載中

文案

因尋找上古神器刑天而下凡的冥府之主空華

遇見了尖牙利齒的艷鬼桑陌,

在向桑陌套取刑天下落的過程中,

慢慢地,彼此愛恨不休的前塵往事被一一揭開。

艷鬼艷鬼

曾經轉世為四皇子則昀的空華與曾經身為四皇子心腹的桑陌,

這一次的重逢對他們究竟意味著什麽?

是對過往恩怨的追討還是愛的延續?

當忘卻了所有的冥主與死死不肯從過往中解脫的艷鬼重逢,

愛恨再起,

誰成就了誰?又是誰毀了誰?

當一切塵埃落定,

桑陌笑得燦爛:「你還是不懂愛恨啊……」

當一切謎底揭曉,空華說:

「桑陌,我們再賭一次吧。

我將我的所有押上,賭你的愛恨。」

評論

無非是一場宿命的執念

艷鬼,艷鬼,初看此名,我尚隻當作是講述一個恐怖故事亦或是一場艷遇。

然而,在靜謐無聲的凌晨時分,放下這本書,再回頭去看這兩個字,方覺,其中的悲傷、愛恨都付之于此二字當中。

開篇的一句"故事的起因原本就甚是荒唐……"

荒郊月圓之夜的氛圍渲染,讓我們不自覺地仿佛置身于一種環境若我是個赴京趕考的書生,也許此時就會遇到一個妖媚的狐妖。然而,講述故事的確是一個妖嬈嫵媚的女子也比不得的艷鬼。

艷鬼艷鬼

他的語氣頗含嘲諷,讓我們不知其中緣故為何,直到廟前出現異動,挾著狂風而來的似血般鮮紅的彼岸花,終歸打斷了這個開章也開始了整個故事。

桑陌,桑陌,這個艷鬼,生前被世人稱作奸佞之臣,手下鮮血淋漓,死後受地府剮刑。

有因必有果,天理昭昭因果迴圈,我隻當他生前作惡多端,死後必然受盡懲惡、遭受生前所害之人百倍的痛苦,這原本沒有什麽,自作孽不可活而已。

然而,隨著故事一點點的推進,隨著那個冥府之主空華的進入,才真正揭開了一個三百年之久的愛恨糾纏。

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若離愛恨故,無憂亦無怖。一切的一切不過都是來源于愛,愛而不得終成魔。

桑陌,三百年前的奸臣桑陌。出身低微不受父親重視,受後母白眼的孩子,幾歲時便進宮在冷宮中陪伴著當時的則昀、後來的空華。

可以說桑陌和則昀有過少年的相互依持,作為一個出生之時便被認定是克父克母的不祥之人,雖是血統高貴的皇子,卻是很難得父皇寵愛。

桑陌,那個最開始很容易害羞的男孩子,終究為了自己的愛人化身為惡魔,被稱為晉王則昀身邊的狗。

他的驕傲、他的善良、他的好都在愛人一句句"為什麽你不是他"當中飄散,剩下的唯有不甘,原本他也是個善良的男人

華妃,直到最後的最後我們才知道這個美麗的女人的閨名:晚照

有著這般的傾城貌,有著這般的秋水瞳,有著這一腔柔情百轉,卻始終得不到三郎的愛情

三百年來她精心點綴在眼下的痣,三百年來每每同桑陌甜蜜的回憶同三郎的幸福時光

那年你我因一個金鐲相識,你為我描眉我為你整衫,你我約定在一個宮外蓋一個農舍,過簡單的平凡夫妻生活

可是最後這些都不屬于我,得到寵愛的妝妃的姐姐,華妃 。

三百年來,究竟這個女子自己能不能分的清自己是妝妃和華妃,我們都不得而知隻知道最後她得不到,

連下一世也沒有,痴守了三百年,守著一份三百年來的執念無非為了以償所願,得到一個結果。

如果我也有一顆痣,三郎,你究竟能不能愛上我。

這個女子讓我憐惜,執著的心最後得到的是灰飛煙滅的結果三百年的自我欺騙,到底值不值得。

在我看來,這篇文從始至終貫穿的無非是兩個字 執念文中的兩個主角,

幾個配角的故事都是因為執念的原因才會延續這讓我想起一部電影《迷一樣的眼睛》

同樣是愛得深刻最後導致的心裏的束縛執念的唯一救贖方式就是放開,

實現心願,讓心不再束縛很慶幸的是,文章畢竟是故事,給讀者以童話似的遐想,終究會有一個HE否則,

經歷了如此這般的悲摧經歷,愛恨成殤,終為苦痛。

廣播劇

多多總製作版

多多總製作廣播劇《艷鬼》多多總製作廣播劇《艷鬼》

悲傷

怨恨

死亡

當忘卻所有的冥主

與三百年前的故人重逢

相系的緣分

再次揭開了前世的帷幕

預告

STAFF

原著-公子歡喜

策劃/編劇/導演/後期-多多

美工-大嗎哈面包

CAST

旁白-喃喃細語【聲聲Melody】

桑陌-風華無雙

空華-多多

張太醫-阿根廷螞蟻【KA.U】

靳老夫人-略相似【聲聲Melody】

繚亂-梵艷【優聲由色

南風-KYLE【決意同人】

妝妃(華妃)-火鳥

第一期

STAFF

原著:公子歡喜

總製作:多多

美工:引月兮

CAST

片頭報幕--多多

桑陌--風華無雙

空華--多多

南風--KYLE【決意同人】

路人\梓曦--邊江

妝妃--火鳥

張太醫--阿根廷螞蟻【KA.U】

繚亂--梵艷【優聲由色

靳老夫人--略相似【聲聲MELODY】

小柔--兜々.緈鍢

片尾報幕--火鳥

參與龍套:龍奕佐【影音同畫】、千山暮雪【決意同人】、夜行鬼【剪刀劇團】、阿春【 天籟之星】、妖月【決意同人】

第二期

STAFF

原著:公子歡喜

總製作:多多

美工:九州狐

CAST

片頭報幕--梵艷【優聲由色】

桑陌--風華無雙

空華--多多

梓曦--邊江

繚亂--梵艷【優聲由色】

靳老夫人--略相似

小柔--兜々.緈鍢

南風--KYLE【決意同人】

妝妃--火鳥

片尾報幕--火鳥

參與龍套:龍奕佐【影音同畫】妖月【決意同人】

第三期

STAFF

原著:公子歡喜

總製作:多多

美工:拜小金

CAST

片頭報幕--兜々.緈鍢

桑陌--風華無雙

空華--多多

梓曦--邊江

繚亂--梵艷【優聲由色】

靳老夫人--略相似

小柔--兜々.緈鍢

南風--KYLE【決意同人】

妝妃--火鳥

娘娘--千山暮雪【決意同人】

獵戶--狼狗【靡戀。voice】

嫦娥--萬妖

天帝--順風車【決意同人】

片尾報幕--多多

參與龍套:阿春【天籟之音】妖月【決意同人】 萬妖

第四期

STAFF

原著:公子歡喜

總製作:多多

美工:風卿羽【影音同畫】

CAST

片頭報幕--略相似

桑陌--風華無雙

空華--多多

梓曦--邊江

繚亂--梵艷【優聲由色】

靳老夫人--略相似

小柔--兜々.緈鍢

南風--KYLE【決意同人】

妝妃--火鳥

靳烈--小四【剪刀劇團】

報信小兵--李逍遙【聲聲MELODY】

片尾報幕--多多

第五期

CAST

片頭報幕--風華無雙

桑陌--風華無雙

空華--多多

梓曦--邊江

繚亂--梵艷【優聲由色】

老仙人--大象【影音同畫】

靳老夫人--略相似

小柔--兜々.緈鍢

南風--KYLE【決意同人】

妝妃--火鳥

桑陌爸爸--漫步在雨巷【影音同畫】

桑陌幼年--龍奕佐【影音同畫】

偷刑天小兵--遙遠

丫鬟--妖月【決意同人】

精靈--夜行鬼【剪刀劇團】

陰間小兵,司儀,太監--阿春【天籟之星】

五期CV

多多

風華無雙

邊江

梵艷【優聲由色

大象【影音同畫】

略相似

兜々.緈鍢

KYLE【決意同人】

火鳥

阿根廷螞蟻【KA.U】

狼狗【迷戀VOICE】

小四【剪刀劇團】

李逍遙【聲聲MELODY】

萬妖

遙遠

龍奕佐【影音同畫】

阿春【天籟之星】

妖月【決意同人】

千山暮雪【決意同人】

順風車【決意同人】

漫步在雨巷【影音同畫】

夜行鬼【剪刀劇團】

五期美工

引月兮、狐虎、拜小金。【聲東擊西】、風卿羽【影音同畫】、LEFT

糖排版

佛經有旨

海報海報

因愛故生恨,由恨亦生欲

空華,你既然連愛、恨、欲為何物都不知道

不如,下凡走一遭吧

楚則昀

奈何橋頭,我等著你,給你最後一次機會

你要再讓我失望……

桑陌,桑陌,桑陌

原來,這就是佛祖所謂的愛恨

第一期

【工作組】

策劃/監督--糖醋排骨【決意同人】

編劇--瘋子@小白

導演--莫沫一一

後期--yamashita曦【子非魚

繪圖--Devil魂

宣傳--狐斯巴達【春色驚鴻】

【配音組】

空華--昱霖【星之聲】

桑陌--糖醋排骨【決意同人】

南風--斑馬【決意同人】

妝妃--鬼月【決意同人】

太醫--菩提寶寶

佛祖--大男。

魏王--天海無貝

桑父--絕對龍套

太監--杜言【優聲由色

少年空華--風行流動

少年桑陌--石困困

第二期

【工作組】

策劃/監督--糖醋排骨 【決意同人】

導演--E毛毛【春色驚鴻】

編劇--瘋子@小白

後期--yamashita曦 【子非魚

美工--歡喜天

宣傳--流星甲落在後湖天馬 【春色驚鴻】

【配音組】

桑陌--糖醋排骨【決意同人】

空華--昱霖【星之聲】

妝妃--鬼月 【決意同人】

繚亂--雲鶴追【星之聲】

靳烈--魔凡【決意同人】

靳老夫人--弄瑜葬花

桑父--絕對龍套

袁梓曦--蘇大大 【裔美聲社】

魏王--天海無貝

周大人--小勇【10音社】

小柔--秋木

宮人--杜言 【優聲由色】龍套大嬸--邇幻 【[春色驚鴻】

第三期

【工作組】

原著--公子歡喜

策劃/監督--糖醋排骨 【決意同人】

編劇--瘋子@小白

導演--E毛毛【春色驚鴻】

後期--yamashita曦【子非魚】

美工--醉臥美人膝 【涅盤工作室】

【配音組】

桑陌--糖醋排骨【決意同人】

空華--昱霖【星之聲】

妝妃--鬼月 【決意同人】

繚亂--雲鶴追【星之聲】

南風--斑馬 【決意同人】

老神仙--玄霄

太醫--三井壽 【決意同人】

【友情客串】

兜々.緈鍢

純種惡魔路路【決意同人】

伏羲殤

乘風歸去【水岸聆音】

翔【優聲由色

江戶川莫爾【涅盤工作室】

太陽雨【決意同人】

石困困

風行流動

語錄

1.過去的早已過去,連性命都已不在,往事中的些微蛛絲馬跡又能證明什麽?

2.養兵千日,用在一時,桑陌,你果然沒有辜負我。

3.所謂死心塌地,所謂生死與共不過都是我的一廂情願。

4.因往事而綻開裂痕的心仿佛找到了依靠,很想很想,就這樣一直下去。

5.你負了天下都不會負了他!

6.楚則昀,若說梓曦是我心頭沁出的第一滴血,你便是深深扎進我心窩的一柄尖刀,所有疼痛無不因你而起。

7.怎麽辦?我找不到他。

8.此時的你方是真正的你,我無悲無喜無愛無欲的冥主殿下。

9.想起曾經也同樣有人自橋上一步一步攜手而過,結局不過同樣飄渺如浮雲。什麽三生三世,若得三載舉案齊眉就已是天大的福氣。

10.愧疚是一把刀,經年累月地切割著你的心。連心的疼痛都可以忍受,身體又算得了什麽。

11.不要再作賤自己。

12.不知道從前是怎樣的心態,空華隻知道現在的自己很無奈,千百年來第一次想為一個人做什麽卻屢遭拒絕。

13.原來,則昕是我的求不得,而你,是我的舍不得。

14.我一直沒有告訴他,當年看他自己為自己燒供奉時,我便開始在乎他。

作者簡介

公子歡喜

耽美作者

又名:冥頑不靈

介紹:

一隻幻想成為御姐的純情LOLI^_^(被PIA~)

最大的幸福是在下大雨的日子裏,坐在電腦前捧一杯熟牛奶看路上狼狽奔走的人^_^(被轟殺至渣)

最著名作品為《思凡》、《艷鬼》和《紈絝》。

其他作品簡介

狐緣

蘇凡,真應了這個名。

眉眼平凡,身量平凡,學問也是平凡。且不說這天下士子千千萬萬,就是在這小小的靠山庄的讀書人裏頭,蘇凡也不見得拔尖。

庄裏的人們做完了地裏的活兒常聚在大樹蔭下談論各家孩子的出息。論樣貌,該是張家的三兒長得好,氣宇軒昂,同樣一件水藍袍子穿在人家身上就是看著不一樣,跟穿著縣太爺的織錦官袍似的;論學問,李家老大該算一個,逢年過節的,庄裏大半的人家家跑去央他寫個聯子,天增歲月人增壽,春滿乾坤福滿樓,庄稼人也懂的吉祥話兒,字也寫得好看,往門上一貼,還真有點喜氣洋洋的意思;還有河西沈家的狗兒,村東豆腐老夏家的石頭...顏員外家的公子那是人中的龍,村裏的孩子是一樣也比不得人家...

思凡

瀾淵說:"上天入地尋遍三界也找不出一個能比我小叔更傲的人了

文舒輕笑,一襲青衣快融進了身後的一牆幽碧藤蘿裏:"是吧。"

瀾淵又說:"上天入地尋遍三界也找不出一個能比你更好命的人。"

文舒臉上掛著微微的笑,垂眼道:"或許吧。"

風流劫

又名《紈絝》

他是天界堂堂的二太子,瀟灑倜儻,風流滿天下。

情場上他向來無往不利,舊人未去,新人就已在懷,踩碎了一地真心來尋他的歡娛。

眼前這個冷情的狐王想來也不例外,隻要幾句甜言蜜語就一定能手到擒來。

他倒要看看,這張冷漠的面孔底下到底藏著怎樣的艷色。

狐狸,不就應該是個妖媚的樣子嗎?

他是狐族高傲冷漠的王,寡言少語,連親生弟弟也不願親近他。

狼王的酒宴上是誰大膽地說了一句:「庸脂俗粉算得了什麽,狐王才是真絕色。」

他眯起眼仔細打量著眼前笑得一臉溫柔深情的男子。

原來是他,眾人皆知的風流太子。

心中不由暗暗冷笑。

狐狸,是冷靜而奸詐的。

同樣不懂相思的兩個人,算計過,傷心過,悔恨過。

蹉跎過三百年的光陰,恍然回首,才驚覺,情愛二字不過是問一句喜歡不喜歡……

庸君

天下皆知京城陸家名臣輩出。更有太祖皇帝金口玉言:陸氏萬世為相。

可陸恆修卻對著高懸于自家堂上的御匾倍感躊躇。

家中祖訓歷歷在耳:陸氏子孫若有為佞為幸,禍亂朝綱者,縱天下赦之,陸氏亦決不輕饒。

可那個整天將"小修,朕喜歡你"掛在嘴邊的人,就偏偏穿著龍袍坐著龍椅。

當年稀裏糊塗訂下一門娃娃親,糾糾纏纏到如今,早已是情根深重,割舍不能。

當朝丞相進退兩難……

登基三年一事無成,"庸君"的名號,寧熙燁當之無愧。

無所謂旁人的閒言碎語,也不顧及太後的抱孫心切,哪怕抄《帝策》抄斷了手,寧熙燁也要卯足了勁纏住他那位裝聾作啞不解風情的丞相。

當年你親口許下的親事,怎麽能說不作數就不作數?

當今天子志得意滿……

微臣

三月三,綠柳才黃半未勻。昨夜一場淅瀝小雨,天明時分猶聽得檐下滴答水聲不止,枕下憑生幾厘清涼愜意。日出後卻是晴光大好,院中新開出兩朵粉嫩的桃花,隔著七彩水珠笑得羞羞怯怯欲語還休,不禁看得有些發呆,這般妍麗景致,這般絕色天成,便仿佛是......床氣一掃而空,心境跟著東牆邊的朝陽一起跳升。昨夜夢中就曾念過的人,今日還要一同泛舟,怎麽還能如此掛念,仿佛情竇初開的黃毛小子,真是......

城外鏡湖邊,柳條方抽了新芽,草叢中探頭探腦地鑽出一片星星點點的野花。賣絲線團扇的小販眉開眼笑地招攬來兩個結伴出遊的姑娘,山上寧安寺裏的鍾聲端正肅穆,穿透了喧鬧的叫賣聲震得人心頭油然一股平靜。

誰家著了一身新衣的孩子鼓著腮幫子把個小小的風車吹得"呼呼"作響,遙指著湖面大聲允誓:"娘,等我將來中了狀元,咱也去坐坐那大船!"

身邊的布衣少婦笑彎了腰,伸手去摸他剃得光溜溜的頭頂:"好,娘等著這一天。"

湖上緩緩遊弋著幾艘畫舫,初春時節,京中的侯門望族多愛駕舟遊湖,約上三五知己,攜上幾位紅粉,聽曲飲酒,觀景暢談,意興遄飛之際于船頭吟詩作對揮毫落墨,亦算是附好風雅,落下個風流才子的名聲。

眉目如畫

平凡渺小的灰鼠典漆怎麽也無法想到,

被自己撿回家的重傷男子竟是盂山神宮之主、白虎神君殷鑒。

他更無法想到,傳聞中超凡脫俗的上界仙家居然就是這樣一個夜夜笙歌的花心大蘿卜。

同一屋檐下,時不時轟然坍塌的床伴、時不時傳來的曖昧不清的呻吟,還有男人時不時的嬉笑挑釁都讓典漆氣憤不已。

下流!無恥!不要臉!小爺怎麽就撿回了你這個大混賬!

城中命案接二連三,

沉默寡言的和尚、瘋瘋癲癲的道者,不明來歷的陌路人接連而來,

為人仗義的灰鼠忙得暈頭轉向。

怎麽也料想不到,

大雨傾盆之時,身陷危機之刻,

站在身邊施以援手的正是這個被自己時時掛在嘴邊咒罵的殷鑒。

百年約定之期將近,

高高在上的神君深情款款:「典漆,我喜歡你。」

依舊平凡依舊渺小的灰鼠暴跳如雷:「呸!你早幹什麽去了?」

賀新郎

那年侯府花園內,寧懷璟初見徐客秋,

那張帶著淚痕的倔強面孔叫他沒來由心軟;

多年後,寧懷璟再遇徐客秋,

小野貓倔強依舊,帶著滿身尖刺執意將自己隔離于人群外;

連自家父親都不曾放在眼裏的小侯爺第一次想要好好保護某個人,

笑著靠近他、安撫他,逗他開心、看他發怒,

像個被小貓抓出滿臉爪印卻不改寵溺的窩囊主人。

寧懷璟說,客秋啊,跟了我吧,嗯?

徐客秋的回答無人知曉。

卻自此,有寧懷璟必有徐客秋,形影不離,如影相隨。

直至某一天,徐客秋倉促成親。

"寧懷璟,我喜歡你,我也知道你喜歡我。可是,然後呢?我們的未來呢?"

"客秋,我們不想以後,我們就想現在!"

兩個一無所成的紈絝子弟緊握不住現在亦不敢期許未來。

懦弱過、彷徨過、哀慟過,離別之後再聚首,恍然如同一夢。

原來可以不期待光明的明天,但是一定要相信未來的美好。

感情的道路上,懦弱並不可怕,緊緊握住雙手就有加倍的勇氣……

降魔塔

當年一場大錯,鑄就一世悔恨不甘,

百年之後,敖欽卻又在城門下眼睜睜看他自遠方緩緩而來。

執著倔強的灰衣道者,身形眉目一如從前,卻惟獨失卻了前世記憶!

小道士,我知道你想知道的一切,但我不會告訴你。絕不!

自有記憶起,腦海中便總有一個聲音在不斷催促著他,

在漫漫尋人的路途中,對往事一無所知的小道士偶爾路過這個陌生小城,

卻不想至此陷入前世與今生的糾葛

自稱敖欽的詭異男子、同自己面容酷似的仙者,還有,那座高聳入雲的降魔塔。

要找的人究竟是誰?

塔裏又鎮壓著何方魔物?為什麽敖欽一再不許他靠近?

當往事一頁頁翻開,無論百年之前或是

百年之後,唯有一腔真情始終不變。

既然我喜歡你,你就該喜歡我,

哪怕天會崩地會裂,神佛不許眾仙不允!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