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曲新歌

舊曲新歌

2000年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由郭冬臨和馮鞏表演的相聲。

  • 中文名稱
    郭冬臨、馮鞏
  • 民族
    漢族
  • 國籍
    中國
  • 職業
    演員

相聲內容

​2000年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由郭冬臨和馮鞏表演的相聲。                                      

郭東臨和馮鞏舊曲新歌表演郭東臨和馮鞏舊曲新歌表演

郭:親愛的觀眾朋友們過年好!哎呀鞏哥別著急,牛群讓他忙他的,我陪你過年!

馮:真的?這就是親哥們啊。

郭:當然是親哥們了,我們倆往這一站,就這形象,就是雙胞胎啊。

馮:誰要說有一點不一樣,那眼神得有多差啊!

郭:追求都一樣。

馮:他幹什麽,我就幹什麽。

郭:我要去拍電影。

馮:我就搞製片。

郭:我要演英雄。

馮:我就演模範。

郭:我要演地痞。                                                                                                              

馮:我就演混蛋。                                                             

郭:我要去做小買賣。

馮:我就把地攤練。

郭:我要拿人一棵蔥。

馮:我就扽人兩頭蒜。

郭:我要偷人四個土豆。

馮:我就順人六個雞蛋。

郭:我要進了看守所

馮:我就進…我天天給你送便當。

郭:你怎麽不進去?

馮:我是公安局的內線。

郭:倒酶就到在你手中了!

馮:新千年,咱得幹點正事,是不是?

郭:沒錯,鞏哥,我不正琢磨這呢嗎!中央電視台,好多欄目都要出新。

馮:對呀。

郭:這對咱們來說是個機會,我得幫幫他們。

馮:對對對。

郭:你說我先幫那個欄目。

馮:幫那個欄目啊,那個欄目弱你就幫哪個欄目

郭:太對了!我先從焦點訪談下手,這個焦點訪談......

馮:這個欄目可不弱啊!

郭:還不弱呀!一個人往那一坐,皺著眉頭嘮嘮叨叨沒完沒了,多單調啊

馮:依你的意思怎麽辦?

郭:讓他們播焦點訪談時唱天津快板。

馮:啊?

郭:竹板這麽一打呀,是別的咱不誇,我誇一誇傳統美食狗不理包子,這狗不理包子,它究竟好在哪呢,它是薄皮大餡十八個褶,就像一朵花。

馮:這是形容包子,你可不能亂用它,說那個姑娘長得美,就像一朵花,你可千萬不能說那個姑娘長得像包子。

郭:怎麽樣!就用這種形式放上新內容,那焦點訪談一下就火了,到那時候……

馮:別別別,就這時候。我們今天就歡迎他用這種形式給我們播一回焦點訪談怎麽樣。

郭:在這用天津快板播焦點訪談?來不了。

馮:怎麽來不了?

郭:沒帶板呀。

馮:我帶著呢。

郭:我帶著呢……

郭:你帶他幹嘛呀!你又不會打,人那玩意得打出花來,你打得跟裝修似的,誰聽啊。

郭:打花…好,舊社會要過飯。

馮:沒趕上,少廢話--焦點訪談!

郭:開始了這就?還有樂隊?竹板這麽一打啊,別的咱不誇,今天的焦點訪談咱要說點嘛,咱要說點嘛內,是咱要說點嘛,哎……

馮、郭:咱要說點嘛!

馮:你貧不貧呢你?

郭:哎,說一說中國入關發展經濟富強國家!

馮:好!

郭:WTO啊,機構還挺大,它薄皮大餡十八個褶,它不能是包子!

馮:少廢話吧!

郭:中美談判,難度特別大,是經過我們艱苦努力終于拿下!

馮:對!

那美方代表,她還是個女的,剛把協定簽訂完她又把條件加,今晚宴會,我不想吃別的,來它半斤狗不理我一口能吃仨。

馮:哎呦……(笑)

郭:別看這女代表,平時端庄又瀟灑,可一見包子端上來她直接用手抓,那嘴還直bia噠,不錯不錯,味道好極了,用我們美國話叫"Verygood"!

郭: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

馮:哎呦……(笑)

郭:這期訪談,是由我所報的,哎我叫水均益,是就像一朵花,你可千萬別說我小水,長得像包子。

馮:啊吶我叫郭冬臨吶,我不像一朵花,但我肥頭大耳沒有褶,我確實像包子!

郭:誰像包子?

馮:我們焦點訪談是包子鋪是吧,能這麽改嗎!?

郭:不能這麽改。

馮:絕對不能!

郭:我還不改焦點訪談了,我改體育節目去,體育節目唱天津快板,是在合適不過了。

馮:真的?

郭:竹板這麽一打呀,別的咱不誇……

馮:我誇一誇甲A聯賽是狗不理包子。

郭:好!

馮:這哪能啊?

郭:體育節目得有更高的追求,怎麽能唱天津快板呢?

馮:不許。

郭:體育節目你得唱京東大鼓。京東大鼓據我所知全國就我一人會唱:火紅的太陽剛出山吶,朝霞布滿了半邊天……

馮、郭:公路上走過來人兩個呀……

馮:一個老漢一個青年吶吶吶吶!

郭:張老漢今年有50多歲。

馮:後跟她的女兒叫張桂蘭。

郭:張老漢送他女兒把學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嗚!

馮:替他的女兒把行李擔,昂昂昂昂昂昂昂,昂!

郭/馮:桂蘭要接扁擔,讓他爹爹歇會抽袋煙。你別看這個扁擔是兩頭窄當不間寬,要不擱載是也不彎,要擱上了載,它是兩頭顫可就當不間彎,那再重的分量也不壓肩那!

郭:憋死你,就用這個種形式,放上新內容播出去,到那時體育節目一下就火了!

馮:真的!

郭:到那時候……

馮:別那時,就這時候。我們繼續歡迎他用京東大鼓給我們播一回女足比賽。

郭:在這用京東大鼓唱女足比賽,來不了。

馮:怎麽來不了?

郭:我沒帶三弦。

馮:我帶著呢,王秘書把三弦拿來。

郭:彈弦子的還有秘書。

馮:廢話,搓澡的還有副教授呢。

郭:行啊!我說這玩意沒兩三年工夫下不來。

郭:能不好嗎?他小時候是彈棉花的。唱什麽?

馮:女足。

郭:火紅的太陽剛出山吶,球場上走來了半邊天。中國隊出場是人兩個呀……

馮:幾個?

郭:十一個呀,一個老漢,那是教練吶啊。

馮:介紹隊員!

郭:孫雯她今年有五十多歲啊。

馮:幾歲?

郭:十五六,二十五六歲啊。

馮:沒準兒。

郭:後跟她的女兒……

馮:誰?

郭:不是,女隊員,都是巾幗紅顏。孫雯隊長可不簡單,她挑著擔子把球傳,

馮:啊?

郭:你看這個球,它薄皮大餡十八個褶啊,狗不理的包子它沒有這麽圓。劉愛玲,要接扁擔,讓孫雯歇會抽袋煙。不是孫雯說,我起腳就要把門射啊,射完門,咱再抽煙吶。孫雯這隻腳那是威力無邊,它兩頭窄那個當不間寬,不擱上球,它也不顛,隔上了球,是兩頭顫那個當不間顛,多刁的角度也射不偏吶。孫雯猛然把門射……

馮:好!

郭: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咿哎哎哎哎。

馮:哎那球進沒進呢?

郭:你等一會,隻見那個球唉……

馮:怎麽樣?

郭:它奔著那個門唉……

馮:不,我問你進沒進?

郭: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咿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

馮:哎呦,我的媽呦……

郭:你要這足球進沒進吶,下回轉播接著談,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

郭:怎麽樣,這麽一播,全國上下的球迷朋友會有什麽樣的動作!

馮:反正你挨揍是肯定了,揍你個生活不能自理,有這麽改的嗎,你改欄目我不反對,但是你得按照一定的規律改,你不能胡改嘛,啊?

郭:鞏哥,還有在坐的觀眾朋友們,我向你們保證,我再也不改體育節目了。

馮:這就對了。

郭:我改天氣預報去……

馮:又來了。

郭:天氣預報,就不能唱京東大鼓了。

馮:還得是天津快板。

郭:對嘛。

馮:說竹板這麽一打呀,是雪片大如花,我仔細一看天上下的是狗不理包子。

郭:什麽亂七八糟的。

馮:這不是你的思路嗎。

郭:我的思路是說要用流行歌曲把天氣預報唱出來,那才有新千年的感覺。

馮:真的?那我們繼續歡迎吧。

郭:在這?用流行歌曲唱天氣預報,來不了,我沒帶…

馮:沒帶什麽?

郭:我看出來了,全場他最壞,我會什麽你帶什麽,我會什麽你帶什麽,吉他!--你帶了嗎?

馮:我還真沒帶。

郭:用我們的行話叫guitar!

馮:我洗澡帶著鞋趿呢。

郭:那趿拉板,石秘書把我吉他拿過來。

馮:他也帶著秘書呢,哇,哇還是個女秘書啊。

郭:廢話,男的誰帶啊,行嗎,自彈自唱。

馮:我試試:我的夢中不能沒有你,即使黑夜永不再來,我的心中不能沒有你,即使我的心兒已碎。

郭:好,就這種水準在我們門口,一分錢聽七段。

馮:你貧不貧啊,現在就開始--天氣預報

郭:一,二,三,四,聽說過沒見過未來的新世紀啊,跨著走兩千年前途很壯麗,風又調雨又順人民心歡喜呀,國又富民又強中國都是好天氣呀,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馮:哎,外國就不刮風嗎?

郭:你說什麽?

馮:外國就不刮風?

郭:刮。

馮:幾級?

郭:一二三四五六七啊。

馮:哎呦……(笑)

郭:竹板這麽一打啊,別的咱不誇,誇一誇傳統美食狗不理包子,人都說我冬臨美就像一朵花,其實我看馮鞏才是狗不理包子。

馮:我招你惹你了?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