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教寺

興教寺

興教寺又稱"大唐護國興教寺",是唐代樊川八大寺之首,中國佛教八宗法相宗祖庭之一。位于西安城南約20公裏處的少陵原畔,是唐代著名翻譯家、旅行家玄奘法師長眠之地。664年,玄奘圓寂後葬于白鹿原,669年又改葬樊川鳳棲塬,並修建了五層靈塔,次年因塔建寺,唐肅宗題"興教"二字,從此取名興教寺。

1983年,興教寺被定為漢族地區全國重點寺院,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現興教寺主要建築有山門、鍾鼓樓、大雄寶殿、法堂、禪堂、藏經樓等。

2014年6月22日,在卡達多哈召開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第38屆世界遺產委員會會議上,興教寺內的興教寺塔作為中國、哈薩克和吉爾吉斯斯坦三國聯合申遺的"絲綢之路:長安-天山廊道的路網"的一處遺產點成功入選《世界遺產名錄》。

  • 中文名稱
    興教寺
  • 榮譽
    世界文化遺產
  • 所屬國家
    中國
  • 地理位置
    陝西省西安城南少陵原
  • 門票價格
    10元
  • 文保級別
    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 開放時間
    08:00-17:00
  • 著名景點
    玄奘塔,窺基塔,圓測塔
  • 所屬城市
    陝西省西安市
  • 佔地面積
    約三十畝

地理位置

興教寺位于陝西省西安市長安區杜曲鎮少陵原,據西安城南約20公裏。

寺廟坐北朝南,門內鍾鼓兩樓夾道對峙,氣象庄嚴,遠眺終南山,峰巒疊嶂,景色秀麗。

歷史沿革

玄奘從天竺取經歸國以後,傾註全部心血譯經19年,664年圓寂于玉華宮(今陝西銅川境內),安葬在長安東郊白鹿原畔的雲經寺。白鹿原地勢很高,在大唐皇宮大明宮的含元殿就可以看到。唐高宗非常敬重玄奘,在他去世後舉朝致哀,不僅如此,據說他每每在含元殿遠眺靈塔而落淚,為聖體安康著想,高宗的皇後武則天詔令將玄奘遺骨于總章二年(669)遷葬到長安以南的少陵原,同時修建寺院,以資紀念。新增的佛寺被命名為"大唐護國興教寺",為唐代樊川八大寺之首。後唐肅宗為玄奘的舍利塔題寫了塔額"興教"二字,寓意大興佛教。

興教寺自建成至今千餘年間,幾度枯榮,歷盡滄桑,建寺約百年之後,即"塔無主,寺無僧"。

唐穆宗長慶中(821),曇景和尚主持興教寺歷史上第一次塔寺修葺。

唐文宗太和二年(828),安國寺僧人義林籌修玄奘塔,同時備石準備刻銘,但塔未修畢,義林圓寂。圓寂前,他遺言門人令檢,要他一定尋找名人撰銘。大和四年(830)七月遷窺基塔于平原,"徙棺見基齒,四十根不斷如玉",沙門令檢檢校塔亭(《續高僧傳》窺基本傳)。唐文宗開成四年(公元839年),劉軻應請作成塔銘鑲嵌于塔最底層北面壁間。

宋元豐四年(1081),知京兆龍圖呂公至終南山太乙湫祈禱,途經興教寺,登至少陵原畔,南望終南,青山秀峰,下窺樊川,山水秀麗,遂命寺主僧晏靜建立玉峰軒。並推萬年令陳政舉作記,此記即《玉峰軒記》。宋元佑元年(1086)季春戊申日,宋張禮遊寺時,尚用"殿宇法製,精密庄嚴"八字概括描述,可見當時興教寺的建築群還相當完整。

宋政和五年(1115),同州(今大荔縣)龍興寺仁王院僧廣越法師從豐德寺東嶺上圓測塔中分出部分舍利及供養物,移葬于興教寺奘師塔東。圓測塔的風格、形狀、規模與窺基塔完全一樣。塔銘由宋復撰並書。在修建圓測塔時,"同時並基公塔即舊而新之"。在圓測塔銘中,還記述著測塔建成後"金輪寶鐸,層構雙聳,矗如幻成,其下各環以廣廡,神像崇周,左右以附……及于塔之前,創修獻殿六楹落成。"

元代興教寺情況無從稽考,今法堂西北角山牆頂頭下壓一方元碑,經度量,碑長65釐米,寬45釐米,厚13釐米,上面刻字外露部分是"奉政大夫華州知州劉……大元初功□兵馬都元帥太師秦"。有可能是一方重修碑。

明萬歷四十六年(1618)夏季四月,趙垡在遊興教寺文中寫道:"遊塔院,觀三藏、慈恩、西明三塔。《三藏銘》劉軻撰,《慈恩銘》李宏度撰,俱建初書;《西明銘》,宋復撰書。呂大防所創'玉峰軒',以玉案得名,當在寺後原畔,今獨陳正峰所為記,在殿壁間。寺僧有穴居者。壁間嵌古殿壁一塊……"從以上文字可知,趙垡遊覽時,興教寺那種"殿宇法製,精密庄嚴"已不復存在。連"玉峰軒"的情況也隻能従陳正峰所撰寫的《玉峰軒記》中知個大概了。他在《興教寺》一詩中寫道:"敗垣驚變相,殘碣綉苔痕"。興教寺的荒涼可見一斑。

據原懸掛于民國修建的鍾樓裏的大唐興教寺改建鍾上鑄文得知,此鍾鑄于清乾隆五十二年(1787)歲次丁未春三日谷旦,鍾文為邑生員胡日德撰,鍾文中說:"興教寺者,唐肅宗之所名也,原依少陵,地近樊川,中有玄奘塔一,左右有慈恩,西明二塔。即詩中所謂日斜山字者是也;世遠年湮,不無頹敗,鼎殘碑裂,遊者傷目。"據銘所知,一個稱太榮的和尚,見寺鍾已毀,為了復興寺院,光大佛法,因而改建興教寺。功畢,特鑄鍾紀念之。

清同治年間,寺內除三塔外,全部建築毀于兵火,幾成廢墟。延至民國十年(1921)興教寺外無圍牆,內無殿宇僧舍,隻有三塔聳立于少陵原畔。

民國關中大旱,餓殍遍野,朱子橋將軍受印光法師囑托在陝西放賑,與興教寺僧人妙法、妙闊等展開了"以工代賑"的救濟活動,救民于倒懸。民國二十一年戴季陶、居覺生來陝視察,大力倡修興教寺,"蓋以佛法救正人心,尤探撥亂反治之本原也",以使"盛唐人心大定,文物昌明,國運因之興隆。"得到國民政府黨政要員蔣介石白崇禧閻錫山等人的大方捐助,募修大殿、僧房十餘間。民國二十八年程潛再次倡修興教寺,"並電明中央冠護國二字于興教寺,用示擁護國家振興佛教之之微意",得到國民中央政府的同意,增建及修葺塔亭、大殿、藏經樓、山門等,並補修了三塔。

興教寺寶塔興教寺寶塔

這次興教寺的修葺是一次來自國民黨中樞的有政治目的的修建。民國二十三年(1934)十一月所立的《重修慈恩塔院記》有詳細記載。碑文開首曰:"民國辛未秋,倭人陷遼東,嗣又侵滬,寢及首都,于是中樞議建西安為陪都。"碑文清晰地表明了,因日本侵略軍攻打南京,于是才有"中樞議建西安為陪都"之舉。因有中樞議建西安為陪都這個非同尋常的決定,也才有重修興教寺一事。顯然重修興教寺並非一件單純的佛事,而是具有非同尋常的目的。在此之前,國民黨許多要員都先後來陝視察,新修《長安縣志》還說蔣介石亦曾來過興教寺,"或倡修周陵以振興中國文化,或倡修茂陵以表現中國民族尚武精神,皆示國人以反本自奮為救國圖存之地"。"又出其餘力,倡修慈恩塔院,蓋以佛法救正人心,撥□反治之本原也。"由于有以上政治目的,所以才大興土木,重修興教寺。關于修建興教寺的時間,在由松凌汪清明書于民國三十三年(1944)十月的"捐資碑"上寫得很清楚:"民國二十八年程公頌雲發起建大殿及經樓,民國三十一年,工程始竣。"這次修建的項目有大殿、藏經樓、山亭、院牆二百堵、山門、僧寮三楹,並刻了玄奘、窺基、圓測三師像,還為寺購買水田12畝。這次重修共耗資十二萬七千零六圓。

1949年5月,長安解放。當時的長安大地滿目瘡痍、百廢待興,佛寺自然也不例外。興教寺圍牆被淫雨淋塌,牆頭的草在風中搖晃著,慈恩塔院地基下陷,嚴重危及玄奘塔、窺基塔及圓測塔。藏經樓、大殿、法堂従外面看似乎還儲存完好,但裏面不少地方滲漏,有的地方椽檁腐朽,明柱、門窗,樓上柵欄,由于日久天長,風雨剝蝕,油漆已脫落,寺院牆上、磚上被遊人刻劃或用墨畫得橫七豎八。當時寺院住持是妙闊,平時住僧僅3、4人。1950年至1953年這3年裏,韋村國小由于校舍緊張,還曾用殿宇廊房做教室上課。

1953年春,因周恩來總理要陪同印度總理尼赫魯來興教寺參觀訪問,國家為了修葺重新整理興教寺,韋村國小従興教寺搬了出去,政府撥專款將大雄寶殿、法堂、藏經樓油漆一新,並在藏經樓下布置客廳。經過這次修葺,這座古老的佛寺,開始呈現生機和活力。

1955年以後,參觀訪問興教寺的外賓和遊客日益增多,特別是東南亞和日本、朝鮮的外國遊客增加更快,其中不少是國家領導人。中央及省市領導也頻頻來寺參訪。為了保護名勝古跡,適應外事活動的需要,陝西省及長安縣政府對興教寺的修復非常重視。1955年至1956年,對寺內殿宇進行了一次全面修整、布置。整修後的興教寺一掃過去殘敗的景象,煥然一新,顯得肅穆庄嚴。當時寺內共有地18畝,殿宇約佔地8畝,果園、菜地佔地10畝。建築分三個部分,以山門、鍾鼓樓、大雄寶殿、法堂及法堂前東西廊房為中部建築群;西部為慈恩塔院,分布有玄奘、窺基、圓測三塔,塔北有塔亭(殿)五間,西邊靠塔亭有僧房一間。東院為藏經樓區。到1956年,殿宇、僧舍和套用之房總計20餘間。當時住持為妙闊,常住僧6人。僧人經常參加勞動,養耕牛2-3頭供役使。

1959年下半年,興教寺住持妙闊移住香積寺,曾任興教寺監院的釋常明法師在妙闊離開興教寺前的1958年就開始住持興教寺。

"文革"年代,興教寺作為全國第一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雖未受到大的破壞,但也沒有什麽發展。

改革開放以後,由于宗教信仰自由政策進一步落實,興教寺住持釋常明法師,先後砌了塔南護坡,大修大殿、藏經樓,將寺院破舊的土圍牆更新為一色磚砌圍牆。建臥佛殿,鑄萬年寶鼎、千斤銅鍾,重建鍾鼓樓。興教寺現有大雄寶殿7間、法堂5間、東西廊房10間、臥佛殿7間、會客廳6間、東院藏經樓8間、法物流通處7間、庫房與客房8間、鍾樓、鼓樓上下各4間、小汽車房1間,總計100間,新增加房舍共70多間。

興教寺現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寺內藏有明代銅佛像、緬甸玉佛像各一尊,還有歷代經卷數千冊。

建築格局

興教寺現由殿房、藏經樓和塔院三部分組成。

正院中軸線,將山門、鍾鼓樓、大殿、法堂和臥佛殿一線貫通,構成了寺院的主體建築。

山門山門 山門為樓閣型磚砌,正上方鑲嵌著"護國興教寺"五個大字。
鍾鼓樓鍾鼓樓 進入山門,鍾鼓二樓東西相對。鍾樓為1931所建。
大雄寶殿大雄寶殿 五楹大雄寶殿,紅柱碧椽,飛檐凌空,門額上有原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國佛教協會會長趙樸初居士手書"大雄寶殿"牌匾。殿內供奉著元代鑄造的釋迦牟尼鍍金坐像,高約3米,重1.36噸。還供有明朝銅鑄阿彌陀佛像和緬甸贈送的白玉石刻彌勒佛像各一尊,西側有唐朝銅鑄觀音像,東側有明朝木雕地藏菩薩像。大雄寶殿繪有彩色壁畫,殿後為講經堂。
興教寺 進入東跨院偏門,迎面便是五楹藏經樓一棟,建築宏偉,雕梁畫棟,飛檐鬥角,屹立于參天古柏濃蔭掩映之中,周圍花竹密茂,雅致幽靜,別有天地。藏經樓為二層:一層陳列有關玄奘法師的畫像和書畫,以及周恩來、尼赫魯等領導人瞻仰玄奘法師墓地的照片;二層珍藏有《磧砂藏經》、《大正藏經》、《頻伽藏經》、《續藏經》、《大中華藏經》等五藏大藏經,達萬卷之多。還珍藏有巴利文《貝葉經》數片。
慈恩殿慈恩殿

西跨院又稱慈恩塔院,是為玄奘法師及其弟子園測和窺基遺骨安葬之地。建有並列的三座舍利塔,"三塔"已距今已經有一千三百多年,在蒼柏翠竹之中,三塔作"品"字形參差聳立。

三座塔之北的慈恩殿內陳列玄奘法師及其弟子的石刻像等。

三藏院三藏院 三座塔之後是三藏院,大殿內有精美浮雕,描述西天取經的經歷。
大遍覺堂大遍覺堂 大遍覺堂建于1931年,供奉著玄奘大師法像。
法堂法堂 法堂建于1929年,內供奉元代銅鑄毗盧佛像,堂內四壁鑲有《金剛經》刻石及明代佛像畫軸卷。
臥佛殿臥佛殿 法堂後有臥佛殿,此殿內供奉長約9米的香樟木雕刻臥佛,金箔貼身,右肋而臥,金光閃閃,滿殿生輝。

文物遺存

興教寺建于唐高宗總章二年,是玄奘法師、窺基法師、圓測法師,中國唯識宗兩輩三祖的最終安葬地。

中間最高的一座是玄奘三藏的舍利塔,玄奘塔左右各有較矮小的磚塔一座,分別為玄奘弟子窺基(西)和新羅王之孫圓測(東)的靈塔,造于682年和1115年,形式與玄奘塔略同。

玄奘舍利塔

玄奘塔立于興教寺塔院正中,塔背嵌有唐文宗開成四年(830)篆刻的《大遍覺法師塔銘》。左邊的陪侍塔中,安葬著他的弟子圓測法師靈骨;右邊的陪侍塔中,安葬著他的另一位弟子窺基法師靈骨。

興教寺

玄奘塔為磚造,總高21米,五層,平面方形,仿樓閣式。底層邊長5.2米,每層檐下皆用磚做成簡單的鬥拱。鬥拱上面,用斜角砌成"牙子",其上再加疊層出檐。第一層塔身經過後代修繕,已是平素的磚牆,沒有倚柱;而以上四層則用磚砌成八角柱的一半的倚柱,再在倚柱上隱起額枋、頭拱。塔內有小方室供奉玄奘塑像。底層較高,以上各層依次收減。因是墓塔,所以除層外,其上四層概不能登臨。玄奘法師舍利塔高七丈,共五層,底層拱洞內有 玄奘法師塑像。塔背嵌有《大唐三藏大遍覺法師塔銘》的碑刻,因亦稱大遍覺塔。與玄奘法師墓塔呈山字形的左右兩側,各有一座三層塔,均高一丈五,為其兩大弟子慈恩大師窺基和西明大師圓測舍利塔 。

窺基舍利塔

窺基是玄奘的大弟子,或稱靈基,俗姓尉遲,字洪道,京兆長安(今陝西西安)人。因其著述常題名"基"或"大乘基",所以《開元釋教錄》始作窺基。窺基生長于以武功受封的貴族家庭中,祖父尉遲懿是隋朝寧國公,父親尉遲敬宗是唐朝開國公,伯父尉遲恭是唐朝名將,受封鄂國公,名列凌煙閣二十四功臣。

窺基舍利塔窺基舍利塔

唐貞觀十九年(645),玄奘東歸長安,專註傳譯事業,並著意物色、培養傳法的人才。偶然在路上遇窺基,見其眉目秀朗,舉止大方,便有意度他為弟子,親自去和他的父親商量,得其允許。但因為窺基出身貴族,出家須經手續,直到貞觀二十二年(648)十七歲時,才正式舍家受度為玄奘弟子。先住弘福寺,同年十二月隨玄奘遷入大慈恩寺。高宗永徽五年(654),復有朝命度窺基為大僧,並應選學習五印語文,這時他年二十三歲。兩年以後,即應詔參頂譯經。從此,他一直跟著玄奘參加慈恩、西明、玉華等的譯場,隨從受業。麟德元年(664),玄奘在玉華宮譯場逝世,譯經事業中止。窺基重新回到大慈恩寺,專事撰述。以後曾有一段時間,在他的祖籍附近遊歷,沿途仍講經造疏,從事弘化。他還曾在五台山造玉石文殊像,寫金字"般若經"。

永淳元年(682)十一月十三日,窺基在慈恩寺翻經院圓寂,年五十一歲。十二月四日葬于樊村北渠,靠近玄奘塋隴。後于文宗太和三年(八二九年)七月啓塔荼毗,遷入平原新塔,位于玄奘舍利塔的西側。

圓測舍利塔

圓測是新羅(朝鮮)王的孫子。隨遣唐使來到長安,他精通梵語,熟悉漢文,後拜玄奘為師,是唯識宗的繼承人之一。

圓測舍利塔圓測舍利塔

武則天當政時期,圓測頗受優待,每遇中外名僧論道,必邀圓測首位開講。垂拱年間(685~688),圓測受詔助中印度僧地婆訶羅譯出經論十八部、三十四卷,武則天寫序于各經之首。此時,新羅王數次上表,請圓測師回國,弘揚佛法。但因武則天垂情惜才,婉言拒之,是以未能回國而留居大唐。

證聖元年(695),圓測再一次應詔助于闐僧實叉難陀譯經。然譯事未終,即卒于佛授記寺,時為萬歲通天元年(696)七月二十二日,臨終前,圓測囑咐弟子將自己陪葬在師父的舍利塔旁。火化後弟子慈善分其遺骨,帶回長安,葬于終南山豐德寺東嶺上。北宋政和五年(1115),同州龍興寺僧廣越,又取豐德寺東嶺上測師遺骨一份,葬于興教寺玄奘塔之東側。

寺廟文化

壁畫

興教寺大殿四周外山牆頂部現存有明朝永樂十五年(1417)繪製的20餘幅壁畫。壁畫出自沙溪甸頭村白族畫匠張寶之手。興教寺殘存的20餘幅壁畫,色彩鮮艷,宗教色彩濃厚。

最有特色的當數正殿外間門楣上的《南無降魔釋迦如來會》、殿南面右山間外壁上的《羅遮大佛母》、殿南面外間外壁中鋪的《太子遊苑圖》。《南無降魔釋迦如來會》民間又稱之為《釋迦牟尼佛會》或《釋迦牟尼降魔圖》,整幅壁畫框高7.54米,寬3.03米。畫中間繪有女性化的釋迦牟尼(如來佛),結迦趺坐在蓮台上,頂盤發髻,兩個耳朵掛上大耳環,披大紅描金袈裟,袒胸,露右手,腰系裙,右手伸掌搭右膝,左手屈肘仰掌當臍。釋迦牟尼背有頭光、身光二圓圈,內外皆飾彩雲,並有兩道毫光左右散射。佛像左右兩邊上方有持國天王、成長天王、廣目天王、多聞天王,各持兵器,鎮定自若。釋迦佛右邊兩天王像前有雞頭神魔、鹿頭神魔、熊頭神魔、惡鬼,此佛經稱為"前四魔";釋迦佛左邊兩天王前有馬頭神魔、豬頭神魔、虎頭神魔、惡鬼,佛經雲"後四魔"。各揮兵器,腳踩灰雲,施以熊熊焰火向著釋迦佛,視之猶入地獄。圖的下方繪有一貴婦,二侍女立于馬車中,前有白馬跪伏。馬車前有一老婦,兩男像,均手持鏡。圖的下方繪有一勇士張弓欲射。側立二女同乘馬車中,兩白馬作賓士欲行狀。整幅壁畫構思巧妙,既有正義的化身釋迦佛、四大天王面對險境,泰然處之,鎮定自若,又有邪惡的妖魔鬼怪囂張跋扈面目猙獰。還有貴婦、侍女、猛士、奴僕各具神態,活靈活現。還值得一提的是,釋迦牟尼佛像在這裏已經變成女兒身,這在全國所有有關釋迦牟尼佛像中是極為罕見的。

《太子遊苑圖》創設了山水秀麗,景色宜人的氛圍,畫中的國王、太子各具情態。文武官吏、男女侍從小心謹慎地服侍國王和太子。這幅壁畫被專家推崇為南詔、大理國時期宮廷生活的真實寫照,和現存台灣的《張勝溫畫卷》、石鍾山石窟等是研究南詔大理國的重要歷史物證。

《羅迪大佛母》在民間又稱之為《佛母降魔圖》,整幅壁畫框高1.60米,寬1.80米,內繪有一尊佛母,頭戴寶冠,兩耳穿環,雙眼微閉,身著短袖袒胸衣,服飾瓔珞。畫中佛母有六隻手,中間兩隻手各持火焰寶珠,有兩手持弓箭,張弓欲射,其餘兩手曲掌向外,整幅壁畫多手卻無堆砌之感,布局極為巧妙。畫中的佛母還繪有罩光,內外以彩雲襯之。佛母手持兵器,六手面對四面八方,給人一種佛母端坐中央,準備著隨時降服世間的一切邪惡力量的感覺,因而當地老百姓尊稱它為《佛母降魔圖》。

佛事活動

由陝西省佛教協會主辦、西安護國興教寺、西安皇家大玉坊玉文化博物院共同承辦的"恭賀護國興教寺申遺成功、萬尊和田玉佛開光啓動法會暨絲綢之路佛教文化發展高峰論壇"于2014年11月19日上午在西安護國興教寺隆重舉行。

來自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地的佛教信眾、佛教學者以及熱愛佛教文化的企業家和文化界知名人士上千人參加了本次盛會,中央民族大學民族與宗教學院院長劉成有教授、西北大學佛教研究所所長李利安教授等專家學者、陝西省政協文化教育文員會主任雷濤先生、陝西省民政廳原副廳長、陝西省社會福利基金會理事長常延生先生、陝西省文聯副主席肖雲儒先生、陝西省佛教協會副會長大興善寺方丈寬旭大和尚、陝西省佛教協會副會長大明寺方丈徹性大和尚、陝西省佛教協會副會長草堂寺方丈諦性大和尚、陝西省佛教協會副會長萬壽寺旭學大和尚、終南山佛教協會會長香積寺方丈本昌大和尚等佛教界領袖光臨本次會議,政、教、學、企四屆精英與上千信眾一起見證了本次論壇的。

文物保護

1949年以來新中國成立後,政府兩次撥款整修。興教寺也為新中國的外交事業翻開了新場面,周恩來總理陪同印度總理尼赫魯來此參觀訪問。

1961年興教寺被國務院決議定為"全國重點文物維護單位"。

1982年來,在政府有關部門和中國佛教協會趙樸初的領導和指示下,中國政府和東南亞佛教國家的民間社團聯合斥資對興教寺進行了大範圍的修葺和擴建。

1983年,興教寺被定為漢族地區全國重點寺院。

軼聞傳說

唐末,興教寺因戰亂被燒毀,唯一幸存的是玄奘和他兩位弟子的舍利塔,東邊是玄奘上坐弟子圓測的舍利塔,西邊是玄奘另一位上坐弟子窺基的舍利塔。玄奘弟子有上千人,怎麽唯獨這兩人能享有此等榮譽,這裏還有一段有趣的故事。

窺基大師塔窺基大師塔

傳說玄奘從印度回來後,就在慈恩寺內潛心譯經,盡管他不分晝夜地工作,然而單靠他一人何年何月才能譯完600多部經卷呢?于是玄奘決心物色幾個有志于佛學研究的人,能將自己的事業繼承下去,一天玄奘在安上散步,偶然遇到一位氣度不凡的少年,經尋問,得知他是唐開國元勛尉遲恭之侄。玄奘決心收他為徒。太宗知道後,賜他道法名窺基。他聰慧好學,刻苦鑽研佛經,很快學會了梵文,他不但成為玄奘譯經的得力助手,而且撰寫了多部佛學著作。

三塔傳說

傳說,當年玄奘法師從西天取經回到長安,帶回來很多很多的經卷,于是,他就在城裏的大慈恩寺裏潛心翻譯,後來,又修築了一座孤標高聳的大雁塔,來存放經卷。玄奘擯棄僧俗往來應酬,把自己鎖在大慈恩寺的譯經樓中,沒黑沒明地伏案譯經。他譯了一卷又一卷,眼睛花了,握筆的指頭上磨出了厚厚的繭子,腰彎了,背也有些駝了,但沒有翻譯的經卷還有很多很多!他心裏有些急了:"這樣下去,何年何月才能譯完經呢?!"再加上這時聖旨下來,太宗皇帝李世民讓他寫一本記敘西行取經見聞和經過的書籍--《大唐西域記》;要撰寫書籍,譯經的速度就更慢了!他有心在大慈恩寺的憎眾中挑選幾位好學有志之人,教會他們梵文,幫助自己譯經,就是在自己圓寂之後,也好把譯經的事業繼承下去。他試著挑了幾個年輕的和尚,向他們傳授梵文。不知是由于當時小和尚的文化水準低,還是出于其它什麽原因,這些小和尚一聽玄奘講梵文就打瞌睡,一丁點兒也學不進去!玄奘隻好打發走這些"榆木疙瘩",另想辦法。

一日,愁腸百結的玄奘信步走出大慈恩寺,在曲江岸上躑步徘徊。忽然看見一位眉清目秀的少年在水邊舞劍,隻見這少年劍法精熟,英姿颯爽,玄奘心中不由得一動:"如果能將此兒收為徒弟,教給他五天竺語,那麽幫助和繼承我譯經的人才便有了! "這時,那少年已練罷了劍,正準備離開,玄奘連忙追上前去攔住他,問了他的姓名和家世,並向他提出了一些經史子集、天文地理方面的問題,他都能對答如流。

原來這少年名叫尉遲洪道,是大唐開國元勛鄂國公尉遲敬德的親侄子,京兆長安人。玄奘對他很滿意,決心要收他為徒。

玄奘說幹就幹,當天就拜訪了尉遲洪道之父--左金君將軍開國公尉遲宗,向他說明了自己要收他愛子洪道為衣缽弟子的來意。尉遲宗本想讓愛子洪道習武,好襲自己開國公之爵位,但又覺得玄奘法師是太宗皇帝所敬重的大和尚,又去西天取過經,自己的愛子做他的衣體弟子,也是件極其光彩的事,隻是不知兒子是不是這個材料,于是說:"犬子心性頑劣、凶悍,可能不堪造就,有負大師美意。"玄奘誠懇地說:"公子的氣度非凡,是個奇才,如學佛法,定有成就"。于是,尉遲宗將軍很愉快地答應了玄奘的請求。

興教寺正殿佛像興教寺正殿佛像

父母雖然答應了,兒子卻不願意出家為僧。任憑其父母磨破嘴皮,也不願意!玄奘知道後,三番五次地上門勸說尉遲洪道,告訴他做一名學問僧的重要性,翻譯經卷是千秋萬代之偉業,還把自己奉旨撰寫的《大唐西域記》拿出來給他看……尉遲洪道為玄奘的惜才精神所感動,終于答應拜玄奘為師。

唐太宗聽說此事,覺得是件美事,便降旨正式宣布尉遲洪道為玄奘的衣缽弟子,賜法名窺基。從此,窺基便從玄奘在大慈恩寺學習天竺梵語。窺基聰慧,學得又快又好,玄奘十分滿意。窺基也極愛戴師傅,時時處處保護師傅的安全。恰恰這時,市井上流傳唐僧西天取經的傳奇,裏邊有一個護師取經的猴王孫悟空武藝高強,甚是了得。于是,人們便把跟隨玄奘寸步不離的窺基稱做"猴王孫悟空"。

這天夜裏,玄奘正在給窺基講解新翻譯出來的《唯識論》結尾部分,窺基突然發現窗外一條黑影一閃,心裏大驚:"有刺客!必是來加害師傅的!"他"嗖"地一聲拔出掛在柱上的寶劍,就要躍出門去,玄奘在後邊喝道:"窺基,休得開殺戒!"窺基應聲"遵帥命!"便仗劍追了出去。不-會兒,便押著"刺客"進來。玄奘抬頭一看,見"刺客"是一個年輕的和尚,還有些面熟,仿佛在哪裏見過,便命令窺基放開他,請他坐下敘語。

原來,這位年輕和尚法名圓測,是朝鮮新羅王的孫子,從小篤信佛教,三歲出家,十五歲時便成了大和尚。後來,乘遣唐使船來到長安,被唐太宗親自剃度為僧,住在京城長安的西明寺。他既精通五天竺梵語,又熟習漢語,不但翻譯了大、小乘佛教經論,還寫了許多經論古今章疏,在長安佛教界頗有一點小名聲哩。他敬仰玄奘法師,尤其想學玄奘法師的唯識宗,但又怕玄奘不收他這個徒弟,于是,使用銀錢買通了大慈恩寺的守門僧,每天愉愉地來到講經閣的窗外,偷聽玄奘給窺基傳授的唯識論。他熱蒸現賣,偷聽回去後便立即把聽來的東西編撰成論章,這樣一直偷聽編寫下來,他便通曉了整個唯識論。昨天夜裏,他聽玄奘講完了唯識論的主體部分,今天拂曉,他便在西明巾撞鍾,召集全體僧眾坐在講經台前,由他自己給大家宣講唯識論,滿座僧眾無不驚異佩服。今天夜裏,他最後一次前來偷聽,不料被人發現"拿獲"!他請求玄奘法師饒恕自己的唐突無禮,並收自己為弟子,說著又跪倒在地。

玄奘趕忙扶起他,連說不敢,因為圓測雖然年輕,但學問淵博,又是太宗皇帝親封的京城西明寺主持僧,自己怎能妄自尊大地做人家的師傅呢!站在一邊的窺基見這個圓測有奪自己衣缽弟子位置的"野心",而師傅玄奘不但不責備他的無禮偷聽,還有把唯識論全盤授與他的意思,心裏像打翻了醋瓶子似的,甚不是味兒。為了阻止師傅向圓測講授唯識論,窺基便請圓測講解唯識論,以便趁他講錯時羞辱他。誰知這圓測毫不遲疑,一邀便講--他正想借此機會,在玄奘法師面前驗證自己的愉學成績哩!圓測滔滔不絕地講著,玄奘聽著,不住地微點頭表示稱贊。窺基聽著,聽著,不由得臉面發起燒來:他做夢也不會想到,圓測這個偷學習者,並不比這個當面教學者學得差,可能還在自己之上哩!他不由得佩服起圓測的學習精神來。圓測講完,請求玄奘當面指正,玄奘誠心誠意地誇贊了圓測一番之後,不但指出了圓測的不足,還把整個唯識論全部教授給他。

窺基從此更加勤奮地學習了,不但繼承玄奘衣缽,成為唯識宗大師;還精通五天竺國梵語,成為玄奘譯經的得力助手。玄奘圓寂後,他便繼承師志,在大慈恩寺中繼續譯經,直到死在譯經院的書案旁。人們為表彰他譯經不輟的功績,把他陪葬在樊川少陵原畔的玄奘法師葬骨塔旁,也起一塔,叫做窺基塔。後來,圓測在洛陽佛授記寺譯講新華嚴經時圓寂,臨坐化時,囑咐徒弟將自己的骨殖歸葬玄奘法師塔之側,以盡弟子之禮。因當時圓測已是著名高僧,因此在他圓寂後,在龍門香山葬一部分骨殖,上面築起一座白塔;另一部分骨殖依他的遺囑歸葬于玄奘法師塔之東側,亦起磚塔一座,叫做圓測塔。

傳說,當年唐肅宗李亨曾賜玄奘塔額為"興教",塔上有像鏡子一樣亮圓形佛光,眾人以為是彌勒佛顯聖,便在塔旁興建起龐大的寺院,名叫興教寺。興教寺三塔下埋葬著玄奘、窺基、圓測三位高憎的骨殖;興教寺藏經樓上珍藏著三位高僧所譯的眾多經卷;興教寺周圍的民眾中廣泛流傳著玄奘收將門之子為徒、以及窺基、圓測潛心學習等等有趣的傳說。

歷任住持

妙闊法師

五代至宋元明清,"王氣東移",關中政治經濟和文化都漸次衰落,陝西佛教也是如此。尤其明清時代,陝西佛教基本上呈現抱殘守缺的狀態。清同治年間興教寺毀于兵火,延至民國初,但留三塔孤立在少陵塬畔。

民國十一年(1922年)夏初,陝西佛教界派李桐軒居士赴漢口,禮請太虛法師赴陝西弘法,太虛法師時正忙,遂推妙闊法師代勞。妙闊法師到達西安,在陝西佛教會宣講《大乘起信論》,開近代外省法師在西安弘法之先例。講經圓滿後,以陝西佛教界護法居士康寄遙、路禾父等之挽留,懇請他留在西安弘化,並聘請他為西安興教寺住持。妙闊法師于晉山升座後,在西安佛教善信護持支持下,重修殿宇,修建五楹法堂,再整寺院,宣講《唯識二十頌》、《唯識三十頌》。

妙闊法師俗家姓魏,名玉堂,出家後法名慧福,號妙闊。山西省五台縣人,清光緒四年(1878年)出生。妙闊老法師為陝西省佛教會理事長。

後來民國二十一年到二十三年裏,妙闊法師,在朱慶瀾將軍,康寄遙居士資助下,重修興教寺。民國二十八年到二十九年,程潛先生來陝,再次昌緣,並經民國政府批準,改寺名為"護國興教寺"蔣介石及其大元,地方長官一同捐款修建了大雄寶殿,藏經樓,山亭。購置土地等。興教寺重修碑記載--蔣介石亦曾來興教寺。由于有政治目的,所以才大興土木,重修興教寺。完成了中間大殿和法堂奉佛,東邊經樓奉法,西邊塔院供養祖師的格局。妙闊法師不但在唯識宗學方面發玄探微,並和其弟子創辦冬學,滿足窮苦孩子對知識的渴望。

常明法師

在新中國成立後,國際情勢嚴峻,國際對中國進行外交封鎖,興教寺發揮了玄奘法師的國際影響和宗教地位,迅速為外交開啟了一條新路。周恩來總理曾多次在興教寺接待外國領導,組織進行外交活動。因為當時妙闊法師年事已高,為興教寺安排一位德才兼備,受宗教民眾擁戴的住持,已經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開始考慮的一件大事。

1958年夏,中國佛學院的常明法師完成學業,本來打算繼續親近法尊、巨贊、正果、趙樸初、王恩洋等諸大善知識,窮研教理。卻因為周恩來總理向趙樸初的詢問,向興教寺推薦一名學識和德行,法相和持事可堪重用者,後經巨贊法師聯系,陝西人民政府禮請,常明法師住持興教寺。

1982年,寺院徹底交給僧人管理。1984年,常明法師正式榮膺方丈,名山得主,海內外緇素的道心得到了極大的安慰。興教寺迎來了新的發展時機。

落實宗教政策後,常明法師嚴凈毗尼,最早再現圓頂方袍的傳統僧裝,很多文革中失去寺院的僧人,一時又回到興教寺,興教寺也恢復了收徒傳法的宗教生活。為解決迅速恢復寺院帶來的僧眾不足的問題,1987年3月,興教寺方丈邀請河南佛協會長凈嚴法師為戒和尚,興教寺傳千佛大戒,成就僧尼220名,居士數百,契約千計。而這次傳戒實際因為凈嚴法師年高(96歲),隻是名義上的戒和尚,實際工作和擔任戒和尚的人是常明方丈。從這一件事上,看見到常明方丈虛懷若谷,尊重耆宿,淡泊名利的僧格。

在佛教文物保護方面,常明法師也做出很大的貢獻。文革期間老和尚曾深夜獨自轉移稀世佛寶,巴利文貝葉經和玄奘法師的感應舍利。收藏了元代十幀地獄變相和彌勒凈土變等。收集了散落在民間大小佛像,手抄經卷,牌匾石刻。1982年後針對唐三藏塔向南傾斜問題,對寺院南邊進行護坡加固工程,對寺院裏和北面進行栽樹種花綠化。1991修建臥佛殿,殿內供養一尊長9.8米的香樟貼金臥佛,1994年和日本唯識宗奈良葯師寺的信眾一起舉辦了開光典禮。

常明法師,號省悟,俗名季寬仁,生于1918年,鹹陽馬泉鄉大泉村人, 1937年4月入終南山紫竹林,禮拂塵老和尚出家,1939年依心道律師受具戒。此後住終南山南五台修習禪觀和醫術,時有雪峰禪師贊曰:"孤峰獨宿觀自在,空山習靜學法王"聞名于城南。1949年後雲遊四方禪林,遍訪宗匠。受來果禪師,虛雲老和尚本分鉗錐,爐火純青。後在中國佛學院鑄顏,依止巨贊、觀空,正果,王恩洋等學習教法,熟諳唯識法相學。1958年畢業後,應政府邀請到了興教寺,1984年升任興教寺方丈。2009年春入滅。

暨寬法師

2009年9月21日,陝西省西安市長安區興教寺在該寺聞慧堂舉行慶祝建國60華誕座談會暨寬池法師就任興教寺住持宣布儀式。

寬池法師,1990年長安興教寺常明法師剃度出家,1993年依戶縣草堂寺宏林律師座下受具戒,1996年任興教寺副寺,1998年任興教寺監院至今。現任陝西省佛教協會副秘書長、西安市佛教協會副會長、西安市政協委員、長安區終南山佛教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長安區政協常委等職。2009年9月21日正式就任長安護國興教寺住持。

旅遊信息

西安電視塔乘坐917路公車,興教寺下車,或者開車至華嚴寺後繼續南行,在Y形交叉路,向左行可見興教寺路標。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