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名單

致命名單

《致命名單》是由北京大唐輝煌傳媒、北京演盛國際文化聯合出品的諜戰懸疑劇,由張仲偉、潘越執導,劉小鋒劉鈞姜宏波領銜主演。

該劇講述了國共兩黨為了找尋丟失的暗殺名單,上演了一場相互猜疑彼此立場身份的神鬼無間故事。

該劇于2012年6月30日在地方台播出,2013年2月14日于貴州、河南、吉林衛視上星播出。

  • 中文名稱
    致命名單
  • 首播時間
    2012年6月30日
  • 編    劇
    柴敏,劉毅
  • 集    數
    26集
  • 線上播放平台
    愛奇藝 優酷 樂視
  • 導    演
    蘇耀聰
  • 類    型
    諜戰
  • 主要獎項
    上海電視劇收視排行榜第二名
  • 主    演
    劉小鋒,劉鈞,姜宏波,梓曉,儲智博,汪彪
  • 製片地區
    中國
  • 上映時間
    2013年2月14日(上星)
  • 首播平台
    陝西都市青春頻道
  • 每集長度
    45
  • 上星平台
    貴州/河南/吉林衛視
  • 出品公司
    北京大唐輝煌傳媒,北京演盛國際

劇情簡介

《致命名單》以一份國民黨遺失的暗殺名單所展開,講述了北原國民黨保密局情報站歐陽站長深夜被人刺殺在辦公室,一份牽扯到埋伏在延安所有的國民黨特務和一個暗殺共產黨重要首長的計畫名單莫名遺失,引起國共兩黨高層震動!同時發下最高指令,不惜一切代價得到這份致命名單的故事 。

分集劇情

第1集

1947年3月國共合作徹底破裂之後,中華大地再次陷入血雨腥風的戰爭之中,中共陝北根據地收到北原市一份緊急情報,潛伏者"南山"準備截取國民黨情報站一份名單,這份非同尋常的名單,蘊藏著一個驚天秘密。為此國共雙方情治單位圍繞這份致命名單展開了一場生死搏殺! 國民黨保密局北原站行動組組長鄭亞昌坐在電台偵測車裏發現了附近的信號源後展開行動,中共北原市地下黨報務員馬漢斌正在接收電報,他還不知道危險的來臨。軍統弄開大門後悄悄進入樓中,馬漢斌感覺到危險的存在,馬漢斌見軍統到後慌忙從屋頂逃離,鄭亞昌帶人追趕上了馬漢斌,馬漢斌被抓前將接到的電文吃入嘴中。國民黨保密局北原站站長歐陽震也識破了"南山","南山"開槍打死他。國民黨保密局要想辦法從馬漢斌身上開啟缺口,他們要知道南山和密電碼的內容,馬漢斌面對選擇隻好背叛了黨組織,他交待了聯系人陳潔,就是唱戲的陳小樓。北原市商會副會長郭四海正在迎接客人到來,鄭亞昌知道歐陽震的死和致命名單地丟失和南山都有關系,他相信南山肯定會和陳潔接頭。北原市城防司令韓耀祖來到戲院看戲,情報處處長林天宇陪同前往,他們要聽陳小樓的《穆桂英掛帥》,戲開演後台下一片掌聲響起,韓耀祖帶林天宇認識陳小樓,還奉上了賞金。郭四海之子郭佳林帶著同學去參觀後台,鄭亞昌躲地樓上仔細觀察。韓耀祖之妹韓碧雲要林天宇陪她去書店。一群學生突然出現在戲台上讓戲院陷入一片混亂,鄭亞昌沖出來以抓共黨為由要帶陳潔離開,還要帶學生們走,韓耀祖命人下了他的槍,許文順打了鄭亞昌一巴掌,還求司令放過鄭亞昌,韓耀祖警告鄭亞昌要善待陳小樓。陳潔被關押在監獄之中,她被綁在十字架上,鄭亞昌讓她說出南山是誰,林天宇知道鄭亞昌抓人後要過去找他。陳潔在監獄中被特務嚴刑拷打,鄭亞昌抓來了陳潔的女兒小雪來威脅她,他還當面用電刑放在小雪身上。林天宇來到保密局後讓鄭亞昌放了女兒林雪,還掏出槍指著他,陳潔是林天宇的前妻,許文順到後讓鄭亞昌下去。許副站長讓林天宇選擇,林天宇讓他保證女兒安全,許副站長答應後林天宇帶兵離開。鄭亞昌讓人將林雪送到醫務室,他一心想讓陳潔招供,陳潔說隻知道他們幾人的名字,她也沒見過真正的南山,在威逼之下陳潔寫出了幾個人的名字,保密局隨後開始抓人,許文順也在名單之列。鄭亞昌帶人去抓副站長許文順,鄭亞昌拿出檔案給他看。陳潔還寫下了林天宇的名字,保密局的人去抓他,林天宇接過韓耀祖的電話後答應跟他們走一趟。

第2集

鄭亞昌對林天宇進行詢問,林天宇說陳潔在栽贓陷害,聽完他的分析後讓鄭亞昌有些疑惑,鄭亞昌感覺陳潔在耍自己。韓碧雲求她哥韓耀祖救林天宇出來,韓耀祖接到電話後知道由他來全權負責此事。漁夫給鄭亞昌打去電話,鄭亞昌的手下感覺林天宇的嫌疑最大,他還想要得許可權。韓耀祖坐車來到保密局要人,鄭亞昌看完檔案後請韓耀祖進去說話。鄭亞昌分析陳潔說的就是實話,韓耀祖拿出一張照片給他看,鄭亞昌這才知道許文順是黃浦軍校四期畢業,許文順說了和陳達生的關系。陳潔被單獨關押起來,她看到一個受過刑的女犯也被推了進去。韓耀祖和林天宇下棋時拿出檔案給他看,韓耀祖清楚上面對南山十分關註,他說起了黑水計畫和致命名單的重要性,他們要不惜一切代價查出南山並拿到那份名單。韓耀祖對林天宇是信任的,他給他一個立功的機會,讓他親自提審陳潔。韓耀祖宣布案子交給林天宇負責,抓獲的幾個高官都被釋放了,林天宇提出要見女兒,韓耀祖派人將林雪送回家中,這讓鄭亞昌有些尷尬。許文順帶著林雪離開監獄,還當眾打了鄭亞昌,鄭亞昌要繼續提審陳潔。鄭亞昌沒能從陳潔那裏獲得有價值的情報,他隻好將她繼續關押,他想看一下林天宇是如何審詢陳潔的,林天宇知道對陳潔的審詢實際上是審問自己,他必須做好準備。林天宇對陳潔審詢時她再次強調十字架上,許文順和鄭亞昌都在一旁聽著,她知道自己該如何說。陳潔面對審問說南山就是林天宇,這讓林天宇十分生氣,鄭亞昌還拿出了電棍給林天宇。林天宇拿起電棍後關掉了電源,陳潔故意激怒他,他從她的話裏聽出來她是在保護自己,林天宇和陳潔離婚也是因為組織上在保護他的身份,于是林天宇拿起電棍指向陳潔,鄭亞昌和許文順上前阻止他,而林天宇才是真正的南山,在審訊室裏林天宇和鄭亞昌發生了沖突,韓耀祖出面阻止爭鬥,還讓人把暈倒的陳潔送到醫務室裏。林天宇去了教堂,他不明白陳潔所說的十字架指的是什麽。許文順對于林天宇去教堂也有些懷疑。

第3集

許文順對陳潔進行詢問,鄭亞昌不明白他們聊天的內容,他讓人去辦公室拿許文順的資料。林天宇對林雪說管不了她媽的事情,林雪很擔憂,林天宇盡管也很著急,但不能表現出來。鄭亞昌來到牢房審問陳潔,他還故意弄疼她身上的傷口,將大寶喊進來後鄭亞昌準備用天使四號註射來對付她,許文順讓他暫緩執行。林天宇突然帶人沖了進去,林天宇奪過鄭亞昌手上的天使四號針劑,韓耀祖隨後趕到,許文順代表保密局向林天宇道歉,林天宇提出要帶走陳潔,韓耀祖進行調解,還指責了許文順和鄭亞昌,林天宇生氣地離開。韓耀祖給半個月時間調查,許文順建議還是請回林天宇,他相信他能對付陳潔。林天宇將大寶叫到車上,他用錢收買了他,正是他的訊息讓他及時趕到。許文順從直覺上判斷林山宇很可能是南山,他向大寶問起林天宇,大寶將許文順的問話轉告給鄭亞昌。和陳潔同一牢房的女犯人在水中下葯後給她端去,她喝完水後暈迷過去,她對她進行問話。林雪求林天宇救一下媽媽,林天宇說他會盡力的,林雪對他說完謝謝後上樓了,女兒的誤解和陳潔的入獄讓林天宇心裏都很難受。鄭亞昌拿到了那張照片和許文順的資料。陳潔總是感覺到頭暈,主要是喝了那碗水之後起的反映,和她住同一牢房的女人是漁夫派來的,鄭亞昌提出不讓許文順來主導審訊。馬漢斌向鄭亞昌提供了新的線索,他們立即帶人前去搜查密碼本。林天宇將目標鎖定到囚車和監獄中,鄭亞昌對女特使匯報了密碼本之事,她知道陳潔經過嚴格的訓練,還準備從林雪身上下手。郭佳林從窗戶進入林雪的房間,還給她帶去吃的,郭佳林想用錢來救林雪媽媽,他從家裏偷了一些錢出來,他們帶著錢送給許文順時被拒絕。鄭亞昌阻止許文順對陳潔審訊,還拿出檔案給他看,這讓許文順也是束手無策。韓碧雲可以想辦法安排林雪見陳潔,她找到趙大寶後郭佳林掏出兩根金條給他,這才安排他們和陳潔見面。陳潔見到林雪後讓韓碧雲幫忙照顧她,她要和她單獨談一下,趙大寶給她們十分鍾時間。鄭亞昌對她們的談話進行監聽,漁夫派出的女特使也一在旁偷聽,陳潔不時地在林雪上劃著十字。鄭亞昌將記錄拿給特使看,她認為林雪知道密碼本在什麽地方。林雪想著陳潔的話就去找那本《唐詩三百首》,她懷疑那裏密碼本,郭佳林為保護她也跟了過去,他們開窗是發現有人跟蹤。

第4集

林雪將跟蹤的特務引開後又返回房中,她和郭佳林已經發現密碼本藏在房梁上,郭佳林要燒密碼本時被林雪阻止,郭四海帶人突然闖入將郭佳林帶走,到家後郭四海對他進行責罰,林雪過去求情,佳林也上前勸說。鄭亞星對下屬的跟蹤進行指責,他得知郭佳林也曾去過後感到驚訝。林雪用了一夜的時間看出了密碼本的二十個規律,她拿給郭佳林看,郭佳林還是建議她燒毀,可她執意要聯系黨組織。林雪拿著《唐詩三百首》在街上亂轉,她突然被人拉到一旁,這是鄭亞昌故意設局誘騙林雪。林天宇找人暗中保護林雪,他接韓耀祖的電話後就過去了,韓耀祖讓林天宇應付保密局的人。南城出事的訊息傳到司令部,韓耀祖和林天宇下棋時才知道。帶走林雪的人是馬漢斌,他向她問起南山,還說起用密碼本可以營救更多的同志,陳潔的用意是讓林雪燒毀它,林雪把它交給馬漢斌,他讓她回去和林天宇住在一起。馬漢斌讓林雪接替陳潔的工作,還將聯絡方式說給她。林雪回到家後被林天宇指責,她隻說自己是瞎逛,還說是和郭佳林談戀愛了,林雪和他吵起來,韓碧雲將她拉到樓上,林雪討厭一切和她爸在一起的人,韓碧雲知道她始終無法走進林天宇的內心,她清楚他心裏的人還是陳潔。林天宇找郭佳林談話,他向他問起林雪的事情,林天宇說起南城槍戰之事,郭佳林將林雪回家之事說出來。特使看到了破譯出來的密電文,他們發現了代號為海螺的人,還準備派出自己的南山去解放區,管家也準備在解放區實施暗殺行動。林天宇清楚林雪去見陳潔肯定得到了有價值的信息,她有可能處于危險之中。林天宇帶人去搜查保密局,這讓鄭亞昌很意外,林天宇地囚車中沒找到名單,他不清楚它究竟在何處。林雪將她媽的情況說給韓碧雲,林天宇回家時感覺門口賣報的人不對勁,鄭亞昌對他家進行了監控,林天宇讓林雪不要摻和媽媽的事情,他說找到南山可以救她媽,他不想讓林雪招惹麻煩,林天宇是故意用親情來向林雪套話,他知道家裏已經被監聽。林天宇發現電話裏的監聽器後又悄悄放了回去。

第5集

林天宇在桌下也發現了監聽裝置,他沒有去動。馬漢斌向鄭亞星匯報了情況,鄭亞星讓林雪冒充陳潔,他感覺南山一直在關註著林雪。鄭來星向特使匯報說許文順比林天宇的嫌疑大,趙大寶將林天宇的資料交給鄭亞星,那是從揚州站調過來的,那照片上的女人是許玉琳,林天宇是為她和陳潔離婚,後來許玉琳神秘失蹤,陳潔身上沒發現名單,牢房裏也沒發現。林雪醒來後在她家對面發現一盆花,那是她和馬漢斌的聯系方式,她要出門時被林天宇阻止,他讓張媽好好看住她。郭四海讓郭佳林千萬不要在外面惹事,還讓他遇事多和自己商量。張媽去給林雪送飯時發現她從窗戶逃脫,鄭亞星派人盯著她時發現有保密局的人跟蹤。許文順帶著疑問找韓耀祖,他將許玉琳的疑惑說出來,韓耀祖認為玩弄女人沒什麽大事,還讓人去請林天宇。林天宇到後見到許文順,許文順拿出許玉琳的照片,林天宇看過後說她是日本梅機關的特工佐佐木玲子,他在六年前殺死她。許文順讓林天宇證明一下,他說自己向華東區軍統局的唐惠民匯報過,但查檔案需要一定許可權。奇熱劇網林天宇的解釋讓許天順安然離開,馬漢斌相信林雪已經十分信任他,林雪在房中告訴郭佳林說找到了共產黨,郭佳林感覺情況不對,他的懷疑讓林雪也產生了疑惑。許文順派人監聽到了鄭來昌和馬漢斌的對話,他清楚有人在背後幫忙。林雪發出布告後見到了馬漢斌,她說自己找到了聯系地下黨的方式,這讓馬漢斌情緒十分激動,說是一則啓示,還拿出報紙給他看,那上面的意思是說下午一點在城東廣場見面。鄭亞星派馬漢斌去見面,林雪將情況進展順利說給郭佳林,他們趴在房檐上通過望完鏡觀察著廣場的情況,這是郭佳林故意設局對馬漢斌進行試探。郭佳林安排人在廣場進行包圍,鞭炮聲讓鄭亞星的計畫失敗了,林雪識破了馬漢斌,鄭亞星給他三天時間找到共產黨的地下聯絡站。在林天宇派人的保護下,郭佳林把林雪送回家中,他相信自己會沒事兒。

第6集

林雪拿槍指馬漢斌時他有所警覺,韓碧雲向韓耀祖說廣場發生了槍聲,他知道是一次行動。韓耀祖讓韓碧雲不要和林天宇交往,可她執意不肯。馬漢斌把林雪捆綁起來,他說自己曾經是共產黨,隻不過是投誠了,他想通過她找到聯絡站,馬漢斌將林雪打暈後藏了起來,林雪醒來後發現以她媽的住處,她還看到了門後的郭佳林。林天宇得知林雪不見後闖入保密局,他讓鄭亞昌放人,鄭亞昌堅持說自己不知道,林天宇隻好離開。林雪在威脅下隻好在屋裏找起來,她知道郭佳林在後面,等郭佳林動手時林雪打暈了馬漢斌。郭佳林要用他爸的車把林雪送出城,馬漢斌突然醒來,他又將槍搶了回去。鄭亞昌派人去尋找馬漢斌,著急之下還在關公像前拜祭。馬漢斌將林雪和郭佳林綁在一起後吊了起來,他威逼她說出聯絡站和南山。面對死亡郭佳林向林雪表白了愛意,馬漢斌出去時被許文順拿槍指住。許文順聽到喊叫聲後過去救下了他們,等馬漢斌要出門時被林天宇抓獲,鄭亞昌隨後也趕了過去,他到那裏後說不認識馬漢斌,林天宇讓他把人留下來,但鄭亞昌堅持要把馬漢斌帶走。馬漢斌馬上掙脫後用刀片威脅林雪,郭佳林醒來後奪過刀片,許文順開槍把馬漢斌擊斃,林天宇對他的出手表示感謝,鄭亞昌生氣離開,他回去後調查起許文順。林雪回家後林天宇向她問起發生的情況,她表示感謝,但啥也沒說。林天宇感覺到危險正向女兒一步步逼近。鄭亞昌發現許文順的資料有所修改,他要向漁夫匯報後再做決定,漁夫命他不要打草驚蛇。郭佳林想著吻林雪時很高興,郭四海讓他好好學習做生意,他不想受到束縛。許文順換上便裝出門時被鄭亞星的手下跟蹤,鄭亞昌對此十分在意,劉三懷疑許文順是來接頭的。許文順接到上級指示,上級讓他營救。林天宇準備把林雪送出國,郭佳林來到林雪家中,他想採訪他被拒絕。

第7集

韓碧雲提出和郭佳林、林雪去看電影,郭佳林想借機打探訊息。鄭亞昌招集人員開會,林天宇也在那裏,會上對馬漢斌案進行分析,林天宇對那個刀片提出質疑,他提出拿出馬漢斌的資料,許文順去取資料時鄭亞昌對林天宇說出自己的懷疑,在案情分析會上許文順感覺到麻煩的到來。鄭亞昌知道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他明白司令部是一隻虎,他想殺死許文順。許文順找林天宇喝酒,林天宇天他救林雪表示感謝,許文順說起了南山。馬漢斌的死讓漁夫失去線索,他知道海螺最多是白跑一趟,特使準備盯緊林雪展開工作。特使雲霞來到陳潔牢中,她向她說起海螺,陳潔知道海螺也將陷入危險之中,她想讓她把信交給林雪,陳潔隻能寄希望于女兒,雲霞答應幫忙,她表示感謝。雲霞將信拿給鄭亞昌看,她準備把信交給林雪,鄭亞昌拿許文順的資料給她看,他想讓漁夫先對許文順停職。郭佳林勸林雪不要著急,看完信後在郭佳林的幫忙下他們拿到了那張欠條,但他們的行動都在軍統的監視之中。林雪知道她被跟蹤,她事先已經安排好人進行阻攔,鄭亞昌坐在車裏繼續跟蹤,但林雪還是甩開了他們。林雪拿著欠條找到張老板,並將欠的錢還給他,她還沒有完全明白紙條上的內容。鄭亞昌發現黃包車在繞圈,等人前時發現是郭佳林在車上,他還不想抓他。林雪按欠條所說將錢還上,她在回去時被張掌櫃拉到一旁,他說是陳潔的備用聯絡人。林雪將陳潔被保密局的人抓獲的事情說給張掌櫃,張掌櫃知道那份名單是潛伏在黨中央根據地的特務名單,對于防止刺殺行動起到關鍵作用。林雪發現被人跟蹤後十分緊張,她和張掌櫃分開走路,在回去的路上她遇上了許文順,她說後面有人跟蹤,許文順把林雪送回家中,她回家時林天宇給她說出國留學的事情,他深知離接頭的時間越來越近了,唯一讓他放心不下的就是林雪。鄭亞昌準備展開行動,他想管教一下許文順,他感覺他太多事。林雪來到郭佳林家中,她感覺許文順是自己人,她說起張掌櫃時讓他感覺有些奇怪,郭四海的推門面入讓林雪決定先回去。

第8集

林天宇帶著郭佳林去郊外,他讓他幫忙去救陳潔,郭佳林願意幫忙,林天宇將東西交給他,他知道那是男人之間的承諾。鄭亞昌找到郭四海後說他大禍臨頭,他讓他監視郭佳林和林雪,還讓他別讓林佳林知道。鄭亞昌拿著局本部的電報給許文順看,他說是給他放假,許文順讓呂成把他休假的事情傳出去,他想好好地休息,呂成明白他的意思,許文順知道這是鄭亞昌在給他下套。郭佳林被關在屋裏,林雪去找他時看到他被鎖在屋裏。郭四海見林雪到來就放出了郭佳林,但派人跟著他們,林雪想辦法甩開小四,她讓小四去買吃的時機坐車離開。林雪帶著郭佳林見到了張掌櫃,但郭佳林進去後被人控製起來。張掌櫃讓林雪下次不要再帶陌生人過來,她準備介紹許文順加入行動,張掌櫃懷疑他可能是南山,為了安全起見不能將他牽扯進來。郭佳林將林天宇給他的那包葯拿出來,他提出在醫院裏救人,那葯隻會讓她嘔吐,但不會有生命危險,這也是林天宇讓郭佳林那樣做的。陳潔喝完水後肚疼,她被送往入醫院治療。林天宇去找鄭亞昌時見他在辦公室裏審問女犯,他說起陳潔被送到軍方醫院之事,那隻是一包耗子葯,看守逃走一個,鄭亞昌想從毒源查找也無從查起,林天宇對他分析起來,還懷疑幕後有人指使。郭佳林約見了林天宇,林天宇讓他阻止林雪鬧事,還不要給他打電話,有事情的時候會和他聯系。鄭亞昌見許文順出門後帶人展開行動,他們開啟他的家門進行了搜查,結果發現一本書裏夾有南山的詩句。許文順的步步緊逼讓林天宇時時處于危險之中,他要想辦法先除去許文順,許文順接到命令也準備對黑水計畫做保障工作。鄭亞昌見許文順回來後就帶人撤退,許文順知道有人來過家裏。林天宇拿著許文順在黃浦軍校的照片給鄭亞昌看,他將對他的懷疑說出來,林天宇的話讓鄭亞昌聽起來很高興。護士給鄭潔打針時將紙條交到她手上,她看到上面寫著即日啓程的字樣。張掌櫃和林雪回去時看到一群人在敲門,他們將郭佳林從秘道帶入房間,張掌櫃讓她不要盲目行動,他知道很多人在監視她,他們商量著營救計畫,林佳林將行動方案說出來。為執行黑水計畫,許文順想騙取林雪對他的信任。張掌櫃帶人行動將陳潔從醫院帶走時許文順勸他們趕快離開,鄭亞昌知道後派人過去。鄭亞昌到後發現人還在,許文順帶著他們悄悄離開,這讓林雪對他更加信任。小六將許文順的身影說給鄭亞星。

第9集

鄭亞昌清楚是陳潔的同伴想救她,她又被送回了牢房,陳潔醒來後感覺到頭痛,雲霞向他再次問起了南山,她用試探性的問話讓她來回答問題。陳潔清楚老張的營救失敗了,她對林雪十分焦慮,還察覺到劉雲霞的疑點,她隻能演下去。郭佳林勸林雪不要著急,他說家裏人這兩天都盯著他,他對此也是一籌莫展,兩人見面時小四始終站在一旁,林雪隻好先回家。劉雲霞也感覺到陳潔對她的懷疑,她準備來劑猛葯。林天宇見到郭佳林後把他的電話交給他,還讓他最近什麽都不要做,特殊情況下用公用電話打給他,還讓他和許文順也保持距離。林文順見到林雪後有些意外。鄭亞昌見到林天宇後說南山開始行動了,他得知林雪在許文順家中,林天宇看到了鄭亞昌桌上的檔案。許文順讓林雪要相信他,還要配合他行動。林雪要去救人時郭佳林不想幫忙,她說許文順已經安排好。劉雲霞將陳潔計畫第二次逃走的事情匯報給鄭亞昌,她肯定背後策劃之人肯定是南山。劉雲霞故意在陳潔面前表現出可憐模樣,陳潔對她仍有懷疑,她求她帶自己逃出去,陳潔答應帶她走,但讓她一定要保密。鄭亞昌拿出拿句詩給林天宇看,還將對許文順的懷疑說出來,隻是沒有證據。韓碧雲給林天宇送去湯,她約他周末去喝咖啡,林天宇以有事為由進行推諉。林雪到家後見韓碧雲在那裏有些生氣地上樓。鄭亞昌按計畫開始對許文順進行測試,被抓的人是張掌櫃,他們的談話被鄭亞昌和林天宇監聽,許文順知道辦公室裏有監聽器,他故意拿出監聽設備,但他不知道鄭亞昌還安排有其他監聽設備在那裏,他們聽到了許文順默認自己是南山,張掌櫃說出會議時間和地點,林天宇和鄭亞昌還是聽到了他們的談話。許文順還不知道自己被監聽,鄭亞昌故意打電話給他。鄭亞昌將確定許文順是南山的事情說給劉雲霞,她打電話給漁夫確認情況。鄭亞星和林天宇安排好人後在聽到的時間和地點內進行抓捕。許文順從韓碧雲那裏聽出一些端倪,這讓他對此次行動有所警覺。

第10集

韓碧雲找韓耀武發牢騷,那是她的生日,她要鬧著和他一起去找林天宇,韓耀祖說要抓捕共產黨的要犯罪,他讓她不要去教堂附近。呂成將情況說給許文順,他們不明白局裏的行動,許文順讓呂成去教堂附屬檔案查看,他清楚是行動暴露了。韓碧雲找到林雪說讓她替林天宇頂罪,還說起他的任務,這讓林雪想起了許文順,她猜想他就是南山。許文順去監獄中查看那個被抓的共產黨時發現人不見了,呂成在他老家也沒找到信息。林雪去找許文順時被拒絕,她在電話亭打電話給他時許文順的秘書接到電話,秘書將內容轉告給許文順。陳佳林見到林雪後和她一起去教堂附近,她想截住許文順。呂成在教堂附近發現陳佳林和林雪,還發現了行動組的人,許文順讓他帶些人埋伏起來,他一直在想那個電話的內容。林天宇想收隊,但鄭亞昌讓他再耐心等一下,林天宇清楚許文順沒那麽簡單。林雪射在暗處開槍射擊,教堂周圍亂成一團,她和陳佳林慌忙跑開,他們逃跑時看到了警察,警察讓林雪靠牆站著,許文順的突然出現讓他們躲到四海飯店,但林雪堅持不走,他們隻好一起離開。 鄭亞昌和林天宇分頭帶人追擊,林天宇攔住了他們,林雪用槍來威脅他,她讓許文順和郭佳林先走,呂成開車將他們救走。鄭亞星命人封路,許文順早就想到那些,還讓他們繞道四海飯店。林天宇和鄭亞昌去了教堂,鄭亞昌看他信教,許文順也生氣地來到教堂,他指責鄭亞昌的提前行動,鄭亞昌面對質問是啞口無言,林天宇在一旁對他進行辯解。鄭亞昌發現林天宇故意給他們指錯路,林雪和郭佳林躲在了四海飯店,郭佳林相信他爸會把事情安排好,林雪在飯店十分擔心外面的情況,郭四海到後提出要和她談一下,談過之後安排房間給她,還讓郭佳林好好陪著她。林天宇找鄭亞昌說起懷疑,鄭亞昌知道公共電話亭打給許文順電話,還是個女人。鄭亞昌得知韓碧雲和許文順最近走的比較近,這引起了他的懷疑。林雪從四海飯店出來後去了許文順家中,他對她的提醒表示感謝,還讓她不要冒險。林雪給鄭亞昌還帶去了一些四海飯店的菜,兩人還喝起紅酒慶賀,許文順讓她想辦法接近林天宇,這讓林雪認為他是南山。林天宇約韓碧雲吃飯,她要吃海鮮大餐。

第11集

林雪想讓許文順幫忙救她媽,她還向他借了一些錢。林雪去修台燈時上了韓碧雲的車,好台燈對她來說很珍貴,韓碧雲看出那台燈肯定有來歷。郭佳林看韓碧雲的車後進了店裏,他看到那台燈後說不是他的。韓碧雲讓他留在那裏等著。許文順派人查了之後發現很多事情都是林天宇從背後搞鬼,郭佳林將台燈送給林雪時說那燈是許文順的,他感覺她應該和許文順保持距離。林雪對許文順深信不疑,她將台燈還給他。林天宇給韓碧雲買了衣服,還請她吃飯時穿上它,算是給她補過生日。林天宇去監獄中提審陳潔,她向他問起小雪的情況,他讓她放心說自己會全力保護林雪,她希望他能盡到父親的責任,林天宇拿出林雪讓她捎的衣服給她換上,鄭亞昌和趙大寶在後面監聽到他們的談話,鄭亞昌讓他把錄音帶拿到技術部門分析。陳潔換上了新旗袍,她看到窩頭裏的紙條後不明白為何營救計畫發生變化,她沒時間去取那份名單。呂成按照鄭文順的想法安排行動,林天宇接到電話後準備如期去四海飯店的301室。陳潔叫醒劉雲霞讓她幫忙把衣服綁在窗子上,陳潔用力將窗戶上的鋼筋擰彎後將劉雲霞打暈在地,她從窗戶裏逃了出來,呂成調走了門口的看守,陳潔悄悄地躲藏在乘有垃圾的木箱之中借著馬車離開了監獄。陳潔下車後問老張和小王,那人以風聲緊為由說老薛無法趕到。劉雲霞醒來後大喊看守說陳潔不見了,趙大寶匯報說呂成來視察過監獄,她認為首要任務是先找到陳潔,車夫安排陳潔去四海飯店,都是許文順設計好的。陳潔向拉車人問起老薛的情況,她聽出對方的回答是含糊其辭,她扭頭要走時被車夫以林雪進行要挾,此時林天宇已到達四海飯店。林天宇見到穿著紅色旗袍女人到後讓她先去裏屋,許文順帶人敲開401的房門,他要搜查時被林天宇製止。林天宇讓許文順說清楚,許文順說陳潔越獄之事,呂成去裏屋尋找陳潔時發現出來的人是韓碧雲,這讓許文順十分意外。許文順一口咬定林天宇說南山,林天宇已安排郭佳林秘密救走陳潔。韓碧雲替林天宇開脫,這讓許文順有些無可奈何,他要繼續查下去此事。許文順要走時被林天宇攔住說陳潔的越獄計畫,他放起了錄音。

第12集

許文順聽完錄音後無話可說,林天宇說他才共產黨潛伏的南山,林天宇讓人控製局面後去通知鄭亞昌說已經抓獲南山,許文順被帶走。漁夫指責劉雲霞的無能,他知道許文順不是南山,他讓她在海螺到來之前一定要拿到陳潔手中的名單,還讓她去救人。許文順被關到了警備區司令部,在押解的路上許文順在劉雲霞的掩護下逃走,林天宇開槍打中了許文順的胳膊。林天宇回去後對鄭亞昌說在押送途中許文順跑了,鄭亞昌命人全城搜捕許文順。林天宇派人看住林雪,林雪為逃出家門在咖啡裏下了安眠葯後給守衛端去。許文順的逃脫打亂了林天宇的營救任務,他再次陷入危險之中。韓碧雲去質問林天宇,她知道他是利用了自己救出陳潔,他對她表示歉意,韓碧雲希望林天宇能娶了她。林雪看守衛暈倒後溜出家門,許文順吃面時看到了牆上貼的關于他的通緝令。郭佳林安排陳潔在小木屋中,她不知道能否相信這個年輕人,她心中有一種莫名的恐懼,她讓他去城裏找老張,郭佳林認識他。林雪見到許文順後知道她父親開槍打傷他,他自己動手做手術將胳膊上的彈頭取了出來。郭佳林在回春堂葯鋪門口看到很多特務,他去找林雪,見面後他讓她放心,還說她媽很安全,許文順在樓上聽到他們談話。郭佳林聽到樓上的聲音後要去查看,林雪拉住他,他在林雪的軟磨硬泡下決定帶她去見她媽。許文順給漁夫打電話說知道陳潔的下落,林天宇感覺對許文順這麽早定罪有些不妥,但鄭亞昌堅持認為許文順是南山。郭佳林帶著林雪去找陳潔,他無法判斷好壞人,他讓她不要全相信許文順的話,此時他隻能相信自己的直覺。在郭佳林的帶領下林雪見到陳潔,陳潔見到她後知道面臨的危險,她從窗戶裏看到他們被跟蹤了,那些人是劉雲霞帶過來的,許文順躲藏在一旁也看到了。鄭亞昌帶人發現了他們的蹤跡,陳潔在逃跑中受傷,她讓他們先走,陳潔背後中槍,她死前讓林雪把脖子的項鏈交給南山,還在林雪手上畫了一個帶血的十字,郭佳林拉著林雪離開,他們躲藏在草叢之中,陳潔從山坡上滾落下去。鄭亞昌在山上搜查一夜未找到陳潔,他們隻發現一些血跡。劉雲霞隻想活著回來,他讓劉三通知林天宇過來認屍。陳亞昌也懷疑起林天宇,他想等他來了看情況再說。

第13集

林雪誤認為鄭亞昌是郭佳林帶過來的,還讓他馬上走,她再也不想看到他,郭佳林要走時被她叫住,兩人抱在一起哭了起來。林天宇到後沒見到陳潔的屍首,鄭亞昌看出他有些激動,他指責起鄭亞昌和劉三。林天宇為陳潔的事情而傷心,他隻能強忍著。郭佳林和林雪回家後見到許文順,她讓郭佳林說出實情,林雪認為是她爸殺死她媽,還要過去報仇,許文順拉住林雪,還打聽起情報。韓碧雲去找林天宇,她看出他心情不好,林天宇得知林雪回到陳潔家中,他帶人趕過去,許文順讓林雪學會隱藏自己的真實感情,林天宇見到林雪後讓她跟自己回家,他知道他們之間有問題,劉碧雲也從一旁勸說,林雪想著許文順的話就同意和他們一起走了。林雪在樓上收拾完東西後坐著林天宇的車離開,許文順看出郭佳林對林雪的擔心,郭佳林心裏最重要的人是林雪,他一直愛著她,盡管林雪有時候不知道。許文順讓郭佳林回家,如果尋找他就在報紙上登尋人啓示。林雪跟著林天宇回到家中,他看到她脖子中戴的項鏈後猜出是陳潔給她的,他想要拿走時林雪不同意,林天宇情急之下打了她一耳光。林天宇來到林雪房中看她已經熟睡,他給她蓋好了被子後出來,出來後想起了陳潔,林天宇悲痛萬分。林雪不知道該怎麽辦才好,她想起了許文順說過的話,她相信自己能完成任務,她看著項鏈想起了那份秘密名單。劉雲霞將情況匯報給漁夫,她請求和鄭亞昌一起逮捕南方,鄭潔的出獄讓局勢發生了變化,這也正是漁夫希望看到的,漁夫認為一切盡在掌握之中。許文順接到踏雪尋梅的指令後離開,他躲在房檐上逃過一劫。林雪出去後林天宇在她房間裏尋找那個項鏈,可一無所獲。林雪把她媽留給她的項鏈交給郭佳林幫忙,鄭亞昌手下沒找到許文順讓他很生氣。林天宇向林雪問起陳潔最後說了些什麽,他讓她相信自己,可陳雪對他無法相信,那項鏈是林天宇和陳潔的定情之特,他讓她不要戴著出門,陳天宇出門時看到她將項鏈放到盒子之中。

第14集

鄭亞昌一心想弄死許文順,蘇雲霞說漁夫要活的,還讓他收拾一下許文順的辦公室來給她用。林天宇見林雪走後來到她房間裏尋找那串項鏈,林雪悄悄從窗戶又回到房間裏躲了起來,她看到林天宇在弄那串項鏈,她看到他沒有開啟,林雪知道那項鏈裏肯定有秘密,她拿回家的是假的,當他開啟真的後發現項鏈裏寫著三粒米的紙條,林天宇來到林雪房間後看到那條項鏈在桌上,他知道她開啟了項鏈,林天宇看出林雪嘴裏有東西,他讓她給自己,但林雪執意不肯,她還將紙條吐入肚中,可林天宇無法說明真實身份。林雪不知道三粒料的含義,她要出去時被警衛攔住。林雪想著以前陳潔說過的話,她發現藏在上面的聯絡方式,郭佳林去找她時林雪悄悄將那些話說給他。郭佳林在報紙上刊登了尋人啓事,他聯系上了許文順,許文順得知林雪知道海螺的下落後想把她救出來,郭佳林和韓碧雲去看望林雪時被守衛阻止。林天宇讓他們進去,但也派席副官跟著他們,郭佳林趁機將紙條交到林雪手上,林雪開啟後上面寫著絕食。林天宇回家後發現林雪在絕食,他故意讓張媽做了好吃的,還故意端到林雪屋裏在她跟著吃起來,林雪被眼前的美食誘惑著,但為了自己所謂的信仰隻好餓著,林天宇面對倔強的女兒有些無奈,他必須找回名單交給海螺才能阻止國民黨的黑水計畫。韓碧雲去勸林雪,她發現她發燒了,韓碧雲看完後準備去找林天宇,她讓郭佳林等著。韓碧雲到城防司令部後對林天宇說林雪生病了,他想回頭再解釋這件事,韓耀祖向林天宇說起特使,還讓他盡快查找出來,韓耀祖對于陳潔也很關註。韓耀祖委任林天宇為特別抓捕行動組組長,全力圍捕許文順。許文順面對全城搜捕和林雪被軟禁,他隻能想辦法與林雪見面來打探海螺的訊息。林天宇向韓碧雲說起林雪出去的目的,他知道她要見許文順,林天宇知道林雪是裝的,林雪在樓上聽到了林天宇和韓碧雲的談話,她暈倒在樓梯上,他們聽到聲音後將林雪扶回房中,還給她喂東西吃,林雪求韓碧雲幫她,她想出去,韓碧雲適應幫忙。郭佳林接完電話後去見許文順,許文順讓他接過林雪後去仰月胡同六號找他。呂成找到許文順後給他帶了吃的。

第15集

韓碧雲看到林天宇在熬雞湯,林天宇讓她端過去給林雪喝,還讓她可以陪她出去轉轉。呂成在周圍沒找到陳潔的下落,他為了不暴露身份隻好長時間不能出來。郭佳林去接林雪,林天宇已經派人跟蹤他們,郭佳林感覺許文順不能完全信任,但林雪對他十分相信。林雪坐在車後面發現有人跟蹤,郭佳林騎車甩開後面的人,林雪見到許文順後將和海螺的接頭方式告訴他。林天宇去見郭四海,他想了解一下郭佳林平時都去什麽地方。許文順告訴郭佳林說林雪就不回去了,他想和他一起走,說是要打探一下陳潔的下落。林天宇接到電話後知道跟蹤林雪的人跟丟了,他很生氣並讓他們加大人手搜尋,韓碧雲知道後也很生氣地離開。許文順利用郭佳林將人引開,林雪對陳潔十分思念,她做了惡夢,等林雪醒來後發現許文順不在那裏。林天宇見到郭佳林後向他問起林雪和許文順之事,郭佳林知道他們的做法很糊塗,林天宇不希望他被人利用。許文順向漁夫匯報情況,漁夫知道林天宇的背後有背景,他暫時還不想抓捕他。郭四海對郭佳林追林雪表示贊成,韓碧雲在四海飯店喝了很多酒,她讓郭佳林陪自己出去走走。林雪在許文順面前說起她媽,她認為她媽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對于以前做的事情讓她有些後悔,許文順對她進行安慰。林天宇看著那串項鏈思緒萬千,林雪嘗試理清思路,她開始懷疑起許文順,也許他會成為眼前最危險的敵人。林雪向許文順問起他的情況,他說感覺她像自己的妹妹,她將夢境說給許文順,這也是對他的試探。林雪提出讓他送自己回城,許文順說讓他好好想一下。林雪回家後郭佳林將林天宇的話轉告她,郭佳林對他爸說想讓林雪住在他家,林雪也求郭四海,郭四海感到很為難,郭佳林媽也替她說話,郭四海答應在四海飯店給她安排客房住著。許文順在街上被人發現後慌忙藏起來,他將那個引到胡同後殺死。林雪進四海飯店時看到許文順讓人傳給她的字條,許文順知道他暴露後給漁夫打去電話。

第16集

漁夫給許文順安排了住處,林天宇來到郭四海家中,郭四海讓小四去叫林雪過去,她想走時被林天宇攔住,他讓她離許文順遠一些,還答應她在酒店裏住下。郭佳林找到林雪讓她隻相信自己,他擔心會被別人利用,林雪讓他陪自己去林區看看,許文順給她打去電話讓她開啟窗戶,林雪開啟窗戶後看到許文順站在那裏,她對郭佳林說要出去一趟。林天宇帶人找到了許文順的住處,他命人在全城展開盤查。許文順向林雪打聽起林天宇的情況,她說沒有林天宇的訊息。林雪找郭佳林說許文順的事情,她對許文順有些擔心,林雪總夢見她媽在林區,郭佳林拒絕了她。保密局和城防司令部都在城中尋找許文順,許文順見到他們後急忙躲藏起來。郭佳林想放棄對林雪的追求,郭四海看出來後讓他一定要主動的追求。許文順在城中行跡暴露,漁夫派特劉雲霞使去接他,劉雲霞還給他安排了住處。林雪讓郭佳林陪自己去松坡林,她想再去看一看,她讓韓碧玉幫忙貼出尋人啓事。郭佳林幫林雪刊登了尋人啓事,漁夫看出那篇報道有玄機。林天宇和許文順看到後都知道是林雪在折騰,許文順見到林雪後讓她服從組織的命令,他還向她提起了名單,可林雪沒有印象,林雪來到教堂祈求神的幫忙,她想起了陳潔死前在她手上劃的十字。郭佳林去找韓碧雲,他讓她幫忙去問一下林雪是否喜歡他,郭佳林聽韓碧雲說完後明白林雪的意思,韓碧雲對他進行勸說。林天宇找鄭亞昌問許文順的訊息,鄭亞昌稱他已將人撤了,林天宇這才知道上頭不讓明著抓獲。林雪藏在教堂桌子下面,等修女走後她站在桌上尋找東西,郭佳林到後將她拉開。林雪在郭佳林的臉上吻了一下,郭佳林很高興,他陪她去了林中的木屋,林雪在林中看到一個黑影,她感覺是她媽的影子,她堅信她還活著。林雪在地上撿到了她曾經給許文順包扎過的紗布,她對許文順開始懷疑,那個位置曾是最佳的狙擊點,她懷疑母親的死可能和許文順有關系。林天宇感覺壓力太大了,他不能將實情告訴林雪,他去了陳潔墳前傾訴。林雪在回去的路上想著他們所說的話後開媽警覺起來,她隻有想辦法找到那個影子才能解開謎團。城防司令部的人找到劉雲霞處來搜查許文順,她說裏面確實有個男人,她之後的話讓城防司令部的人離開。

第17集

郭佳林向林雪提議讓林天宇抓獲許文順,她準備讓許文順現身以辨好壞。韓耀祖請林天宇吃飯,韓碧雲陪在一旁,林天宇讓她不要把那天晚上的事情放在心上,當林天宇接到許文順出現的訊息後就帶人過去實施抓捕,中郭佳林傳遞訊息過去的。林天宇讓人回去給鄭亞昌打電話說許文順已經出現,劉雲霞在保密局得知許文順可能在四海飯店有難。許文順見保密局人上樓後急忙躲藏起來,林雪和郭佳林在暗中觀察,她看到鄭亞昌到來後有些疑惑,鄭亞昌命人搜查四海飯店,劉雲霞來到四海飯店命鄭亞昌馬上取消行動,鄭亞昌接到線報後命人抓起劉雲霞,還懷疑她通共,劉雲霞說那是漁夫的指令,鄭亞昌對她說的漁夫也提出質疑,劉雲霞帶鄭亞昌去見郭四海,郭四海拿出了他是漁夫的任職檔案,許文順隻是他的魚餌,郭四海讓他帶人離開。林雪和郭佳林發現許文順去了那個房間,他們一起過去在窗戶邊偷聽。郭四海對許文順進行詢問,許文順懷疑是林雪布局,郭四海還懷疑鄭亞昌得知訊息的原因。林雪聽到了他們的談話,她知道自己被許文順利用了。蘇雲霞想置林雪于死地,目的是引出南山,郭四海同意了她的想法,還讓許文順伺機處理林雪。林雪聽完後全部都明白了,她清楚許文順就是騙子,還猜想她媽是南山。林雪感覺漁夫是郭四海,郭佳林聽到後不願意接受,他從門上的貓眼中看到後不得不相信這個事實,這讓郭佳林很失落。郭佳林向林雪表示歉意,林雪可以理解他的處境,郭佳林生病躺在家中,林雪走前將一支鋼筆交到他手中。林雪出門後接到紙條,上面約她晚上八點在松林坡見面,林雪去找韓碧雲幫忙,她希望她先撤下那篇文章,林雪擔心她媽露面後很危險,韓碧雲同意修改那篇文章。郭佳林清楚林雪單獨過去很危險,他擔心她的安危,他勸她不要過去,她將自己辦法說給郭佳林。林雪晚上去了松坡林,劉雲霞和許文順躲在暗處看著她。林雪在林中看到兩個特務向她靠近,她拔腿就跑,許文順見人影不見後急忙追趕過去,追趕林雪的兩人被殺死。救林雪的人是林天宇,他說自己就是南山,還讓她不要恁自己性子來。林天宇為保護林雪引開了許文順等人的追趕,林雪讓郭佳林開啟汽車並多按幾聲喇叭,她讓他回城後找林天宇,林雪又返回了松坡林。郭佳林的汽車聲音將許文順等人引開,林雪回去後見到了許文順,她說遇到的人是個女人。

第18集

林雪讓郭佳林回去見她爸,她說剛才見到的人是她媽。郭四海讓人將郭佳林接回家,他懷疑他和共產黨攪和到一起,郭佳林啥都沒說就離開了。林雪在等待開門的時候心中十分焦急,她對父愛十分渴望,林天宇開門後讓她解釋樹林裏的事情,她當面說不相信他是南山。郭四海看出林雪不簡單,許文順懷疑救走林雪的是林天宇,郭四海準備對林家採取措施。林天宇帶著林雪去了陳潔的墳前,她難以相信媽媽已死,林天宇說起林區紗布之事,他一直跟著許文順到山上,林天宇想救陳潔,但是來晚了一步,他當時在山底上見到陳潔時她已經奄奄一息。林天宇讓林雪不要由著自己的性子來,她不相信他說的話,林雪說出項鏈裏的事情,林天宇猜對了,他知道她已經將情報告訴了許文順,林天宇說他的真實身份隻有她媽一人知道,林雪這次真的相信了,還在墳前向他道歉。林雪跪在陳潔墳前哭了起來,她知道都是自己錯了。林雪對林天宇說漁夫就是郭四海,還將他們商議之事說出來,林天宇有些意外。郭佳林躺在床上有些難受,郭四海去床前看望。林雪將她媽在手心畫個十字的事情說給林天宇,林天宇回想起來陳潔說過的話。劉雲霞讓鄭亞昌繼續監聽林天宇,林天宇知道眼下當務之急是抓獲許文順,將他擊斃後海螺同志就安全了,林雪決定按計畫引出許文順。郭佳林去見林雪時被人跟蹤,他知道是父親派來的人。郭四海讓許文順要小心行事,許文順對名單毫無線索。林雪回家後故意和林天宇演戲給監聽之人聽,林天宇當時和微型相機拍下那份名單後將膠卷藏在膠囊中,沒來得及復製就交給了陳潔。郭佳林向郭四海問起信仰問題,他希望他能出國留學。林雪沒有回家,她直接去報社找韓碧雲幫忙,她想在之前寫的文章上換內容,韓碧雲答應幫忙。林雪來到墳前看望陳潔,她已經知道爸媽是假離婚,那都是組織的安排。林雪寫起了文章,林天宇發現家附近的監聽車輛,等城防司令部的人將他們抓住後林天宇將家中的監聽器除去。林雪那串項鏈交到林天宇手上,他想讓她去外國學習,林天宇知道現在情勢太危險,林雪不想離開,她想為以前幹的傻事贖罪,林雪要將媽媽未完成的事情繼續下去,對于海螺的事情說她有些自責。

第19集

席副官將監聽器給鄭亞昌送過去,劉雲霞對此有些懷疑。林雪去找老張時發現門口有許多特務,她從暗道進去時被人從背後弄暈。鄭亞昌找林天宇賠罪,他向他問起松林坡之事,還說線人看到了林雪,林天宇說他發現了許文順的蹤跡。林雪向老張問起聯絡站之事,他懷疑她叛變了,但觀察之後發現實情並非那樣,林雪說出她媽不在了,老張從她那裏知道陳潔的墓葬,林雪拿出南山的聯絡暗號給老張看。南山知道有個叫管家的國民黨特務一直潛伏在根據地,劉雲霞帶人去抓聯絡站的同志,是林雪身上的彈殼暴露了聯絡站的位置,那是許文順交給林雪的信號發射器。鄭亞昌得知保密局在葛家巷抓共黨時慌忙離開,林天宇看到林雪有些失落地回來,她拿出了那個信號發射器給林天宇看,她說起張伯伯的情況,林雪感覺自己是不祥之人,林天宇清楚戰爭的殘酷,他勸她一定要學會堅強。林天宇知道海螺是單線聯系,離他到來隻剩下五天時間,目前已經無法和陝北取得聯系,林天宇讓林雪去找許順套海螺的信息。劉雲霞抓的人什麽都沒問出來,漁夫也懷疑海螺可能是單線聯系,他讓許文順好好地抓住林雪的身份。林雪發現家門口的信號後知道許文順聯系她,林天宇勸她在行動時千萬要註意安全,她去了四海飯店見到許文順,林雪說出老張知道海螺的訊息。許文順用隱形墨水告訴林雪關于情報地位置,他們將磚撬開後許文順拿出情報,許文順看出林雪臉色不好,他沒將情報給她看,林天宇清楚許文順是在演戲給她看,他向林雪問起郭佳林。許文順感覺林雪應該會相信他,漁夫收到南京訊息知道海螺已經到達北原,他會安排許文順演戲,他不在乎死人。郭佳林來到林雪家中,林天宇借機出門。林雪看著郭佳林有些憔悴,他說自己要離開這座城市,這種感覺讓他快要瘋了,郭佳林希望她能陪一下自己,林雪對他的選擇感覺到失望,郭佳林啥也沒說就走了。鄭亞昌命人全城追捕許文順,這是漁夫的安排。林天宇得知許文順的事情後命情報組的人配合鄭亞昌行動,還讓他將可疑之人抓回來。林天宇在教堂裏看著十字架時想到了當時審問陳潔時候的情形,他懷疑那份名單就在審訊室的十字架上。郭四海見到了老戰友高國忠,兩人聊起以前的事情,他說來北原是做些小生意。林雪去見郭佳林時見到了坐在那裏的高國忠,郭佳林提出去上海讀書,林雪想和他談一談。

第20集

郭佳林對林雪發脾氣,他說她已經愛上了別人,他對郭四海說隻想盡離開,郭四海勸他不釘錯過一些事情。林天宇出門時見到許文順聯系林雪的黃紙,他轉身回去告訴林雪,許文順有一個完整的計畫,漁夫讓他牢牢抓住機會。林天宇將他的計畫說給林雪,隻能是他一個人過去拿名單,他說萬一出事就讓她去解放區將情況匯報給組織上。郭四海同意了許文順的計畫,還派劉雲霞去做其他事情。林雪回去後說許文順將見面地點改在土地廟,林天宇讓她捎上手槍。面對林雪的離去讓林天宇心情很復雜,但為了黨的業讓他別無選擇。許文順將海螺到的事情告訴林雪,林雪表示驚訝的表情。林雪走後許文順被林天宇拿槍指住,但劉雲霞林從後面拿槍指住林天宇,林天宇是故意這樣做的,他是為了回審訊室取回情報。林天宇被劉雲霞打暈過去,她懷疑他愛上林雪,還警告他要清楚自己的身份。林雪意識到以前欠父親的太多,她隻能在神像面前祈求父親的平安。林雪回到家後看到門口的信件,那是郭佳林寫給她的,她看完信後知道他要去上海,郭佳林在要走的時候又拐了回來,他見到林雪後對她進行安慰,還發誓以後不再離開她,林雪救韓碧雲救她爸,說是被情報站人抓走,還懷疑是共產黨。林天宇被帶到了審訊室,許文順對他進行審訊,漁夫躲藏在後面觀看著,他基本上可以斷定林天宇就是南山,還猜測陳潔已死。林天被激怒看守後他們將他綁在十字架上面,劉雲霞向他問起名單下落,林天宇啥也沒說,他正希望如此。許文順感覺南山被輕易抓獲有些蹊蹺,郭四海感覺他的警惕性很好,還命人二十四小時盯住他。林天宇在十字架上掙扎時看到陳潔放的名單,他絲毫沒有放松警惕。韓碧雲帶人闖入保密局情報站中,她讓他們交出林天宇,劉雲霞命人準備起來。韓碧雲要搜時被劉雲霞阻止,韓耀祖帶人趕到後也要求他們放人,劉雲霞拿國防二廳來壓他,他隻好帶人離開。許文順將韓碧雲來保密局大鬧的事情說給林天宇,他想知道名單的下落,還想知道他的想法,但林天宇隻字未提,他必須冷靜下來。許文順懷疑林天宇是故意被他們抓獲,他想盡早將林天宇處決,郭四海同意了,劉雲霞想再試一下。

第21集

林雪讓韓碧雲帶人盯住保密局的人,漁夫對于開啟林天宇的嘴感到難辦,他同意將林天宇送到地堡。林雪和郭佳林商量在和海螺接頭時故意製造混亂,林天宇被轉移到地堡,他看著名單不能送到延安有些絕望。鄭亞昌知道許文順在東升茶樓和海螺接頭,那是郭佳林故意透露給他的。郭四海看出郭佳林整日有些精神恍惚,他認為是林雪的事情影響到他。郭佳林故意大他爸面前說起林雪和她媽的事情,郭四海希望他和共產黨保持一定的距離,還讓他去影響林雪並嘗試進行改變。郭四海讓許文順馬上去找林雪,還讓他伺機而動。林雪回家時看到許文順在家中,她故意裝作不知情況,許文順提出讓她和自己去解放區,林雪拒絕了。鄭亞昌帶人要行動時被劉雲霞阻止,但他還是帶人去了東升茶樓附近。林雪和郭佳林在那裏準備了第二套方案,特務已經在東升茶樓做好埋伏,鄭亞昌的目標是抓獲許文順。海螺和許文樓遲遲未到讓林雪有些擔憂,高國忠在絲綢店見到他們,他們以有事為由離開,林雪讓郭佳林故技重演,郭佳林在東升茶樓放火,茶樓裏突然慌亂起來,是趙大寶的提醒才讓許文順躲藏起來。林雪在東升茶樓附近看到高國忠,郭四海和許文順也看到了他,郭四海對他參加共產黨並不意外。林雪將對高國忠的懷疑說給郭佳林,他們慌忙一起回家。郭四海來到高國忠的住處,他看到他要離開,還讓人拖住情報站的人,他讓高國忠從家裏的秘道離開。林雪和郭佳林回去時發現情報站的人在門口,門口的人說那裏已經被封鎖,他們隻好再想其他辦法。郭佳林帶著林雪回家,他對郭四海說他們去看戲了,林雪在郭四海面前也表現出憎恨林天宇,還說和她媽已經接頭。鄭亞昌感覺劉雲霞有事隱瞞,趙大寶建議應該配合劉雲霞,但鄭亞昌不那樣看,他看出趙大寶收了她的好處。高國忠在街上被保密局人盤查,許文順突然出現在後面將那個打死,還帶走了高國忠,許文順自稱是南山,他答對了暗語後被海螺誤認國他是真的,許文順將假名單交給海螺,郭佳林出現後讓海螺和許文順分開離去。林雪將高國忠拉入院內,她也答對了暗語,她將許文順是特務的事情說出來,其實高國忠在接頭時已經意識到許文順和林雪都不是真正的接頭人。

第22集

高國忠對林雪說不懂她的意思,他勸她早些回去,林雪感覺中間肯定有問題,還懷疑起暗號。林雪讓郭佳林以後不要問她南山是誰,還讓他以後按她說的去做,郭佳林完全同意,她說她媽已經不在了。許文順回去將接頭情況匯報給漁夫,漁夫讓他秘密處決林天宇。韓碧雲命人將趙大寶抓去問話,他承認林天宇是被他們抓走,還不讓她白費心機,韓碧雲這才知道林天宇被關地後山的地堡之中。趙大寶給林天宇送飯,林天宇讓他出去後帶話給林雪,可趙大寶拒絕了。韓碧玉偷出了司令部的地圖進行查看,她準備用暗渡陳倉之計救出林天宇,林雪提出讓她自己去,她不想讓她陷入困境,但韓碧雲堅持前往。韓碧玉拿錢給趙大寶,她隻是想讓他幫自己見一面林天宇,趙大寶不同意,韓碧雲掏槍來威脅他,在對威脅趙大寶收下錢,還同意還她去見林天宇。韓碧雲向韓耀祖分析抓捕南山之事,還認為情報站的人在裏面做手腳,她用了激將法,韓耀祖不希望她參與國家之事,她準備冒死去救林天宇,她做好最壞的準備,還把它視為最為壯美的行為。韓碧雲行動前給他哥留下字條,郭佳林和林雪都提出也一起參加行動,韓碧雲沒有同意他們參加,可他們還是跟蹤過去,郭佳林被家人拉回去,林雪獨自跟了過去。漁夫派劉雲霞看著許文順,他讓她幫忙查一下趙大寶。韓碧雲下山後見陳副官帶人來幫她,許文順來到地堡對林天宇進行勸說,他還是想知道名單的下落,林天宇一口否認,許文順倒出一杯酒給林天宇喝,還說那裏有毒,林天定一口將酒喝下,他喝完後躺在地下,許文順昏迷之中說出名單在第七粒米那裏。許文順讓劉雲霞通知人過來,陳副官帶人去了地牢,林天宇被韓碧雲救出,許文順跟在後面看到了,林天宇因喝了葯酒而無法快速行動,韓碧雲扶著他走。許文順開槍引吸了城防司令部的註意,劉雲霞騎機車將他接應走,林雪看到許文順朝山上之人開槍時暈倒,他誤認為倒地之人就是父親林天宇。郭四海知道情勢發展後有些生氣,他感覺有些不受控製的東西出現,還認為許文順已經打死了林天宇,並命許文順繼續扮南山的身份。劉雲霞將對郭佳林的懷疑說給郭四海,郭四海會安排處理郭佳林之事,許文順提出帶他一起去陝北。林雪醒來後十分傷心,她認為父親也死了。

第23集

韓碧雲在事後消失,韓耀祖對于林天宇有些愧疚,報紙上載出南山殺死了他,他是韓耀祖的結拜兄弟,韓耀祖發誓要捉住南山給林天宇報仇。郭佳林在家裏砸起東西,還沖出家門,郭四海十分驚慌。林雪從窗戶裏看到郭佳林站在門口,他想敲門但又有些疑慮,林雪開門後郭佳林跑走,許文順就在她家附近盯著。高國忠來到教堂見到許文順,他再次能他進行試探,高國忠稱過幾天就要回去,許文順提出要回歸,高國忠讓他回去收拾一下準備離開,他還想拖朋友幫忙出城。郭佳林去安排林雪,他說他爸逼他去上海,林雪一心想找到海螺,許文順並沒有來找她,她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麽,林雪稱她將繼續她爸沒完成的事業,郭佳林將線索說給她。高國忠去見郭四海,郭佳林帶著林雪回到家中,他們在窗外聽到了裏屋的對話。高國忠向郭四海介紹了許文順,郭佳林和林雪在偷聽被他媽發現,她裝作沒看到。許文順跟著高國忠離開。鄭亞昌沒聽從劉雲霞的安排,他帶人繼續巡邏。郭四海來到郭佳林屋裏時看到他在看書,郭佳林不想去上海,等郭四海出去後郭佳林將林雪從裏屋叫出來,她讓他答應如果出事一定要幫忙。小四告訴郭佳林說老爺出去了,郭佳林帶著林雪也來到街上,他們看到飯店晚上在裝車,郭佳林知道林雪難以取得高國忠的信任,她讓他想辦法拖住那輛車。鄭亞昌接到電話後知道南山要出現在城裏,郭佳林拖延了汽車開動的時間,等郭四海回去時郭佳林躺在床上。林雪將給鄭亞昌打電話的事情說給郭佳林,高國忠向許文順問起陳克強之事以及名單來由,正談話時他們的車輛被軍警攔下。林雪也是沒辦法才通知的鄭亞昌,她隻能賭一把,但她忘記了一些事情。槍響之後鄭亞昌讓劉三帶人上車查詢,結果啥也沒發現,之後他們抓住了許文順和高國忠。鄭亞昌對于抓住許文順和海螺感到很得意,他回去後被劉雲霞大罵一痛,鄭亞昌認為自己抓人沒錯,劉雲霞將引蛇出洞計畫說出,他還給漁夫打電話,打過電話之後才知道真相,劉雲霞讓人不要對他們用刑,漁夫感覺此事能打掉海螺對許文順的懷疑。林雪也準備進入情報站的監獄,她想找海螺揭穿許文順的陰謀,還猜想媽媽的名單肯定在那裏。鄭亞昌對高國忠和許文順假意進行審訊,許文順想越獄逃走。

第24集

鄭亞昌想用電棍對付許文順時劉雲霞出面阻止,她將許文順解開,還說漁夫下了特殊指令,並警告鄭亞昌少惹事。鄭亞昌帶人發現林雪在茅草屋裏找東西,林雪發現他們後急忙跑開,但被鄭亞昌的手下抓獲,林雪說她出來隻是郊遊,在逼問之下他們將林雪帶走,郭佳林眼看著林雪被抓走,林雪將去解放區的任務交給郭佳林,他想救她出來。城防司令部林雪被抓進行質問,許文順地到她進入監獄。許文順讓劉雲霞安排機會見林雪,林雪說她媽和自己聯系上了。許文順見到林雪後開始懷疑她的身份,他感覺她在撒謊。許文順讓劉雲霞幫忙是誰將情況告訴了鄭亞昌,她將策劃的越獄之事說出來。林雪在監獄中對那組數位進行推測,她猜想情報可能在審訊室的十字架上。趙大寶調查之後許文順和劉雲霞猜出林雪已經識破了他們的真實身份,漁夫提出殺她的指令,許文順在懷疑林雪進入監獄的原因,他會想辦法讓海螺對她產生芥蒂,鄭亞昌還不知道許文順的真實身份。劉雲霞對郭佳林也進行懷疑,郭四海相信他能控製好他,郭四海命人將郭佳林送往上海,他也是無奈之舉。林雪見到高國忠後說許文順是特務,還求他暫時不要相信許文順。趙大寶在監獄中打人時許文順出面阻止,他想為他製造時機來接近監獄中的地下黨重要人物,許文順知道高國忠在暗中觀察他。劉雲霞對林雪進監獄的動機進行質疑,許文順讓她給林雪在監獄最大的方便。殘酷的鬥爭讓林雪變得更加成熟,她要想辦法進入刑訊室拿到那份名單。林雪監獄中被送入一名女囚犯,她知道媽媽以前被關在那裏。許文順將監獄中的秘道告訴了地下黨聯絡人,他們想越獄時林雪沖過去說起暗語。高中忠聽出林雪似乎想說些什麽,林雪在監獄中向獄友頭問起陳潔的事情。正在林雪要想辦法進入刑訊室時,她的一舉一動都在情報站的嚴密監視之中。劉雲霞將林雪的話說給漁夫,郭四海猜不出她想傳遞什麽信息,他讓劉雲霞光趁機可能處置林雪。許文順找到林雪問下個星期五的含義,她隻說有人來營救。鄭亞昌看出他們隻是在利用自己,他感覺漁夫更不是個東西,他將心裏想法都說給了趙大寶,趙大寶提醒他說從林雪身上下功夫,還懷疑名單在監獄之中。

第25集

林雪在監獄中祈禱媽媽的幫助,放風時林雪推倒看守被懷疑為越獄,鄭亞昌決定對林雪親自審訊,他們都知道林雪此次進監獄的目的可能不一般。林雪被帶到了刑訊室,她看著那個十字架仿佛看到了母親的身影,鄭亞昌拿著手術刀來嚇唬林雪,他再次逼問她名單的下落。城防司令部的陳副官來到保密局要人,劉雲霞提醒他不要胡來。林雪被綁在十字架上,她向鄭亞昌說起媽媽也在此受過刑,林雪說名單被韓耀祖拿走,還稱自己也是他派來的。鄭亞昌拿著天使四號想給林雪註射,林雪在掙扎時看到了十字架後面的那顆名單葯丸,她急中生智說已將名單已交給許文順,還說許文順有越獄計畫。劉雲霞和許文順看到了鄭亞昌對林雪的審訊。林雪用盡全力地拿到了那顆葯丸,它正是那份名單。鄭亞昌要審問許文順時被劉雲霞阻止,她讓他千萬不要傷著林雪,她擔心城防司令部怪罪下來。許文順進監獄後向高國忠說起計畫泄露之事,林雪又被關入監牢之中,獄友在向她試探性地問話,林雪說自己隻是想戲弄一下那些特務。漁夫將許文順帶出來給鄭亞昌見面,鄭亞昌這才知道他是漁夫的另一個魚鉤。林雪將葯丸含在嘴中,她知道同牢房之人是陳潔的聯絡員徐姐,林雪說她有情報,徐姐感覺那太危險。劉雲霞出現後他們再次被林雪嬉弄了,她還放林雪出去。林雪走出了保密局的監牢,她用自己的聰明才智拿到了想要的名單,但剛一出去就被人擄走,這是劉雲霞故意安排的,她要對她執行槍決,林雪並不害怕,她扭過頭去,此時的林雪並不想死,她知道那是爸爸媽媽及許多地下黨員用生命換來的,可事到如今她有些絕望了。正當他們要槍決林雪時林天宇出現了,他開槍打死了要執行任務之人,林雪暈倒過去。劉雲霞看到林天宇後十分驚慌,當時韓碧雲披著林天宇的衣服替他死去,林天宇看在眼裏,但他當時無能為力,那並不在他的計畫之內,林天宇說完後開槍打死了劉雲霞並帶林雪離開。林雪醒來後看到她爸很高興,她有些難以置信,父女倆緊緊地抱在一起,林雪拿出了那份名單交給林天宇,林天宇知道她做的每一件事情,他一直在關註著她的做法,她這才知道那個紙條是他傳給她的。林天宇決定做剩下的事情,當郭四海來到四海飯店的辦公室裏時看到劉雲霞的帽子,還意外地看到林天宇還活著,他叫出了漁夫的名字,漁夫佩服他的借屍還魂,還讓他提出條件,林天宇提出讓他釋放全部被關押的政治犯罪,還讓許文順馬上過來。林天宇要開槍時郭佳林突然沖了進來,郭佳林不想讓他爸死去。

第26集

林天宇面對郭佳林的阻攔變得猶豫起來,當他放下槍的時候郭四海突然抽出劍要刺他,郭佳林替他擋住,郭佳林因傷死去,死前將東西轉交給林天宇並讓他交給林雪,郭四海被林天宇開槍打死。許文順仍在監獄中策劃著越獄行動,他對外面的情況仍一無所知。趙大寶扮作醫生來到監獄中將許文順和高國忠放出,同時他們還救出了其他政治犯,在許文順的帶領下他們慢慢向門口靠近,警衛室中的兩個人已經睡著,他們進去後將其殺死,還拿走了槍支彈葯。臨走之時許文順以回去放女監為由返回,他見到了趙大寶,還將趙大寶一刀殺死。從監獄中出來的人要出大門時遇到阻攔,雙方交火,一些人死在途中,保密局的人也圍住他們,許文順看到被圍後帶著高國忠又返回監獄,他想從秘道離開。韓耀祖得知情況後給漁夫打電話,可對方無人接聽,從知道林天宇已經帶人出發。韓耀祖希望共產黨平了保密局的情報處,許文順帶他們來到監獄的地道入口,他將高國忠放走。鄭亞昌又一次抓獲了許文順,他讓其他人去對付共產黨,還拿槍嚇唬許文順,鄭亞昌自認為戲演的很好,許文順說自己能順利到達陝北後鄭亞昌就會接任站長之職,這讓鄭亞昌很高興,許文順要下地道時看到高國忠又返回,他隻好開槍將鄭亞昌打死。許文順和高國忠看到呂成被綁在地上,林天宇用槍在背後指住許文順,他說出漁夫已經死,許文順聽完後用槍指住高國忠,這讓林天宇有些為難。林天宇隻好將手上的槍放下,許文順打死了地上的呂成,林雪出現阻止了他的開槍,許文順開槍打傷了高國忠後倉皇逃走,林天宇追趕過去並讓林雪照顧好高國忠。許文順被林天宇追趕,他悄悄地躲藏起來,兩人找到對方後拿槍相向,可槍中都沒有了子彈,他們將槍扔去後許文順又掏出一把槍要開時被站在後面的林雪開槍打死。報紙上載出南山被擊斃的訊息,林天宇繼續潛伏下去。林雪將郭佳林埋葬,她看著那支鋼筆想起了以前的事情,林雪在墳前對他表示感謝,她要離開了,離開前還去陳潔墳前祭奠,她很傷心。高國忠當時不敢認林雪是因為害怕許文順懷疑,林天宇在林雪去解放區前再三囑咐,她看到他頭上的白頭發,她想讓他給自己找個後媽,林雪希望他能和自己一起離開,但林天宇留下還有事情要做,她知道那裏是他的戰場。林天宇因擊斃假南山(許文順)被授予三等軍功章一枚,林雪相信自己早晚還會回來。北原城解放後,林天宇隨韓耀祖撤到台灣,與女兒林雪也沒有相見。高國忠在解放北原城後擔任了北原市軍管會的領導,負責重建北原的重任。林雪這個曾經柔弱的女孩到達陝北根據地後,用那份名單將潛伏的特務一網打盡,保護了中央首長的安全。但她並沒有繼續從事情報工作,而成為延安軍醫院的一名護士,終身未嫁。

資料來源

演職員表

職員表

資料來源

職務姓名
總策劃王輝

製片主任

沈曉馳
執行導演
蘇耀聰
演員副導演
高建波
化妝
劉淳

資料來源

角色介紹

許文順 | 劉小鋒

國民黨保密局情報站副站長,表面英俊瀟灑、能言善辯,實則道貌岸然、陰險狡詐,以"假南山"的身份誘導林天宇的女兒林雪,處處為"真南山"暗下圈套。

致命名單

林天宇 | 劉鈞

代號"南山"的地下共產黨員,多年潛伏在敵人內部表面身份是北原國民黨警備司令部情報處處長。他的妻子兼地下黨聯絡員陳潔遭叛徒背叛被保密局抓獲,為保護他建立起來的情報網路,夫妻不惜反目。表面冷靜內斂、謹小慎微,內心在愛情、親情和信仰之間抉擇。

致命名單

陳潔 | 姜宏波

林天宇的妻子,中共地下黨聯絡員。在傳遞情報過程中由于叛徒出賣而被捕,名單隨她一起進入了保密局監獄。為完成使命,毅然與潛伏在國民黨的丈夫反目,最終犧牲在敵人槍口下。

致命名單

林雪 | 梓曉

林天宇和陳潔的女兒,從一個稚氣沖動的小女孩經過一些考驗和歷練,最終蛻變成一名堅韌的革命戰士。。單純的林雪被反派許文順利用而反潛入共產黨,曾被他利用做了很多阻礙革命的事情。得知許文順的陰謀後,在最後時刻舉起手槍將自身積蓄的能量爆發。

致命名單

劉雲霞 | 朱子岩

國民黨雙面美女特工,外表冷艷、心如蛇蠍,充滿心機,霸氣十足。假扮同樣被俘的地下黨員,與陳潔關押在一起,並以故作可憐的各種手段獲得了陳潔的同情,借機竊取共產黨的情報,成為陳潔背後最有力的敵人。

資料來源

獲獎記錄

時間獎項獲獎方
2013-2-28
中國電視劇上海收視排行榜第二名《致命名單》

播出信息

播出

播出時間播出平台
2012年6月30日陝西都市青春頻道
2012年7月22日湖北經視
2012年11月26日上海新聞綜合頻道
2013年2月14日
貴州、河南、吉林衛視

收視率

2012年8月16日,據湖北經視收視率統計,《致命名單》單集收視率頻頻破6,平均收視率4.18% 。

2012年11月26日,該劇在上海開播,據第三方資料顯示,《致命名單》以高達9.6的收視指數奪得全國十城市電視劇收視冠軍 。

劇集評價

正方觀點

不論是其緊湊的情節,還是跌宕起伏的劇情,亦或是糾結的人物情感,都讓這部題材鮮明的諜戰劇又火了一把(新浪娛樂評)

致命名單

該劇巧妙之處在于設定懸念之精,將"懸疑"與"諜戰"巧妙結合。開篇便引入有關"南山"的懸念,尤其將劉小鋒飾演的許文順烘托得十分顯眼,給觀眾一副"好人"印象。之後,隻聞其聲不見其人的"漁翁"一直神秘地若隱若現,吊足觀眾胃口。《致命名單》將劇情的緊湊和跌宕完美展現,做到了沒有廢話和拖沓,避免了諜戰劇過分細膩的忌諱(網易娛樂評)

作為劇中主要的反派角色,朱子岩在《致命名單》中出演的"心機女特務"劉雲霞貫成為戲中的"靈魂"人物,推動著劇情發展。她假扮被俘的地下黨員,獲得陳潔的同情,朱子岩充分展現出自己扎實的表演功力,演活了"雙面"女特工的狠辣、陰險。在陳潔面前特工劉雲霞楚楚可憐、溫情關懷,可是在與國民黨保密局組長鄭亞昌接洽之時,盡管身著囚服、頭發凌亂,卻獨有一種凌人的氣勢,演出了無盡的霸氣與心機。她用自己的智慧與心機與地下黨人鬥智鬥勇,化身國民黨一派最凌厲的"刀鋒",讓觀眾又愛又恨(網易娛樂評)

反方觀點

名為《致命名單》,什麽名單?如何致命?這本應成為該劇的主線,但因情節的雜亂,而讓人對該劇主線感覺模糊不明。劇情一開始就引出了中共地下黨員陳潔被叛徒出賣而被捕,意在圍繞對陳潔的營救而展開,但為了製造懸念,同時並列了多條線在劇集中切換交叉,沖淡了主線,給人不知所雲。《致命名單》中的故弄玄虛雖也出人意料,卻不合情理,生搬硬造致使漏洞多多,而演員的誇張表演,更讓觀眾難以接受(新民晚報評)

《致命名單》劇照《致命名單》劇照

《致命名單》是一部高智商卻低智力的諜戰劇,諜戰劇賦予人物的高智商被劇情設定的低智力腐蝕殆盡。最顯著的是被捕的地下黨母親陳潔對未成年女兒林雪的利用。作為工作伙伴和上下級,陳潔本可利用前夫"南山"對其審訊等機會傳遞信息,完全沒必要冒險將不諳世事的女兒拉下水,這既不符合一個地下工作者的職業特征,也不符合一個母親的正常邏輯。另外中共臥底"南山"能在國軍機要崗位扎根,必然有過人之處,然而林天宇對女兒的失控以及各種笨拙表現,使得這個關鍵人物人格魅力全失。至于國民黨特務們不是皮鞋就是金表地露出馬腳,每每跟蹤必被甩脫,這不僅不能用來凸顯小主人公的智慧,反倒成為劇本嚴重智力不足的證據(京華時報評)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