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高榮譽 -于榮光主演電視劇

至高榮譽

  • 中文名稱
    至高榮譽
  • 外文名稱
    The highest honor
  • 製片地區
    內地
  • 集    數
    30
  • 導    演
    翟小菲
  • 類    型
    倫理 家庭
  • 主    演
    尤勇,李羚,于榮光,田海艷,高明區,
  • 上映時間
    1997

基本信息

導演:翟小菲

地區:中國

顏色:彩色

類型:情節

集數:30

主演:于榮光、李羚、高明、尤勇、田海艷

劇情梗概

青年刑警李克(于榮光飾)得知後坐立不安,他不知該怎樣在這位將成為自己上級的葉葦面前面對那過去的恩恩怨怨。人與人交往本來就是有矛盾、有恩怨,這也很平常。老刑王守一(高明飾)卻自有主意,調個女人來給自己做副手,更何況還有照顧成份。這太平常,可聰明了一輩子的他怎麽都沒想到,麻煩從此來了。最高興的,要數芳林派出所副所長孟蕎(尤勇飾),分居十年,既當母親又當父親的日子終于結束了。與妻子團聚,再高興也實為平常,然而……

分集劇情

第1集

跟著蛇頭偷渡去香港的打工妹英妹(田海艷飾),作為破案證人被遣送回到鵬城。鵬城市刑警隊的李克(于榮光飾)將英妹移交給她暫住地的芳林派出所副所長、自己的多年好友孟蕎(尤勇飾)。孟蕎告訴李克,妻子葉葦(李羚飾)為解決他們夫妻兩抵分居的問題、將由內地的警官大學調來鵬城擔任刑警隊的副教導員。曾與葉葦有隙的李克聞訊目瞪口呆,隨即大發一通娶妻不能娶女強人的議論,孟蕎卻正為自己在派出所副所長的位置上幹了多年、始終不能扶正而心煩意亂著。從來沒有在公安第一線工作過的葉葦,剛到鵬城就由于見義勇為而險些吃了虧,而在歡迎會上,刑警隊的教導員、老刑警王守一(高明飾)對葉葦此來包含著的照顧意義心知肚明,所以粘粘乎乎地打起了太極拳,惹得座中年輕的刑警們笑聲一片,而葉葦由此,很快就從中感覺到了自己與這個集體的格格不入。

第2集

英妹在孟蕎的幫助下,在鵬城打工落腳,因此對孟蕎產生些許好感。市區連續發生單身女子在夜行途中遇襲被害事件,王守一率眾等候伏擊,沒有經驗的葉葦無意中破壞了行動,搞得大家哭笑不得,自己也很委屈。施純(溫海濤飾)早年是歌舞團的小提琴手,因與法醫陳潔(徐琳飾)相愛結婚,改行當了警察。多年過去,好強的陳潔卻怎麽也看不慣施純平和沖淡的性格了,與之離異。陳潔因此遭到同事們長期的指責和疏遠,而施純則平靜地申請調離了刑警隊,被派往基層、孟蕎所在的芳林派出所去當副所長。

第3集

根據施純提供的情況,刑警隊將懷疑的目光轉向一家私營飯店能幹的老板娘(丁嘉麗飾)和她老實巴交的丈夫--飯店的大廚。老板娘和丈夫的關系很一般,但她不相信自己店裏會與案件有染,更不相信自己也會成為襲擊的目標。偵破工作遇到很大的阻力。陳潔深夜潛入飯店收集證據,險些被大廚發現,但由此也採集到了這個大廚與案件有牽連的證據。一直視陳潔為自己女兒的王守一為她孤身冒險而大發雷霆。

第4集

老板娘聽從刑警隊的安排,終于配合將凶手抓獲。案子破了,然而派出所報上來的立功人卻是孟蕎。深夜,陳潔來到派出所宿舍,看見施純正在平靜地拉琴,不禁出言挖苦。施純坦言自己隻求盡忠職守,並不在意最後是誰立功受獎。事事爭強好勝的陳潔聞言大怒,遂拒絕施純想接孩子來特區團聚的建議,拂袖而去。與此同時,孟蕎夫婦在家中為孟蕎立功而慶賀。始終為沒有被提拔為正職所長而耿耿于懷的孟蕎,似乎在這一刻才覺得臉上有了光彩,卻忘了這二等功其實並不是自己立下的。但由此,他暗中對施純產生了無法消除的芥蒂和猜疑。

第5集

夏婕入院後對警方的調查採取置若罔聞、不予理睬的態度,從現場的痕跡分析,刑警隊認為她可能並不是單純的受害者,故決定對她做測謊試驗。試驗的結果表明夏婕認識凶手並在嘗試掩護他。丁丁在醫院裏陪護夏婕,嘗試進入她的內心世界。葉葦和李克等查出夏婕曾有過一個名叫方正偉(胡軍飾)的戀人,在夏婕被孫先生包養後他們分手,而就在別墅發生血案前後,方失蹤了……

第6集

夏婕和方正偉相愛多年,但兩人在特區的發展不盡如人意,生活十分窘迫。夏婕在有機會為孫先生做秘書後、也為方找到了合適的位置,但方為自己依賴女友而感覺不豫,心生嫌隙。方急于證明自己、結果出師不利,欠下孫先生一百萬港幣、遂借口自己在外地找到工作,逃避離去,將夏婕當作禮物送給了孫先生。夏婕得知後,萬念俱灰,最終投入孫的懷抱……

第7集

葉葦來到新的崗位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了,但還是沒法融入刑警隊這個集體,眾人不是對她敬而遠之、就是象哄個不懂事的小孩那樣哄著她,令她非常苦惱。王守一告訴她,隻要你真正能夠感受到當一個警察所要承擔的責任,就不能等著別人來接納你。葉葦若有所悟,決定不按孟蕎調去局機關、而留在刑警隊孟蕎在派出所日復一日的繁雜事務中逐漸感覺到自己的浮躁,力不從心,為此羨慕起施純的淡定,施純一笑置之。

第8集

曾發生在半年前的一系列搶劫女司機駕駛的汽車並殺人案再度浮出水面,刑警隊上下再次為之投入緊張的偵破中。生性驕傲的女建築師梁子怡(王琳飾)與丈夫薛兵商議辦理協定離婚的事宜。是夜,她在約定見面之處遭到歹徒襲擊而險些送命。梁子怡因先前的婚姻挫折和受驚嚇過度,根本不能提供有價值的情況。丁丁建議強行讓梁回憶事發當時的經過,葉葦反對。她約見薛兵,薛卻採取了不合作的態度,但在薛家,她看見了梁子怡非常鍾愛的事業結晶--一座漂亮的大橋模型?

第9集

葉葦憑那座大橋模型,終于讓梁子怡的神志清醒。梁由此回憶起和薛兵相愛結合的前因後果,以及發生分歧漸行漸遠的經過,心情逐漸平靜。她最終同意與警方配合,並給出了凶手的模擬像。協查嫌疑犯的通告發往各級公安機關後,施純認出模擬像上的人很像自己派出所管區內的居民。他去告知孟蕎時,卻意外發現孟和英妹神態親密地在一起。孟言辭閃爍地解釋英妹是想求自己幫忙找工作,卻又要施純為自己保密,施純答應,但由此產生了深深的憂慮。

第10集

葉葦忙于案件偵破,心思放在家庭上的時間日少。孟蕎終于和英妹越過了那條危險的界限,而夫婦倆居然誰都沒有意識到,他們的婚姻已經出現了危險的信號。孟蕎一直期望著的、被提為正職所長的願望落空了,隻得到了一個代所長的頭銜,他心有不忿地直接找局領導申訴,但仍大失所望……

第11集

葉葦為丈夫居然因得不到提拔而去找領導的行為感到羞恥,夫妻間第一次反目爭吵。孟蕎離家去找了英妹。葉葦找不到孟蕎,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將李克和王守一都驚動了起來。李克趕到芳林派出所找孟蕎,卻隻見到了值班的施純,從施純處,得知李克意識到孟蕎正在向危險的邊緣滑落……

第12集

克和孟蕎的老鄉、老同學田聰(呂涼飾)是內地某省的一個縣長,前來特區來考察經濟發展項目,好友多年不見,朋友分外親熱。田聰初到特區,被眼前光怪陸離的繁華景象沖昏了頭腦,竟抱著開開眼界的念頭出去與人鬼混。在與按摩女的爭執中,他失手將對方推倒致死。闖下大禍的田聰倉皇逃回賓館,給妻子九紅(李媛媛飾)打電話,卻不敢說出真相,悔恨交集。次日,田聰以公務為由匆忙離開了特區。

第13集

按摩女死亡一事案發,李克等從死者小姐妹處得知凶手可能是一個初來鵬城的北方人。田聰回到北方家中,見到賢惠的妻子九紅以及可愛的女兒,心懷歉疚和鬼胎,愈發惶惶不可終日。而隨著調查的深入,嫌犯的指向居然越來越接近田聰。李克不能置信,但調查結果卻令他不能不相信這個事實。

第14集

李克、王守一和丁丁來到家鄉的縣城。他們沒有把此行的真實目的告訴田聰和九紅,隻是說回來玩玩。田聰莫名地緊張,更讓李克覺得他與案件是有牽連的,可當李克面對九紅那雙善良而純凈的眼睛時,就怎麽也不忍心告訴她、田聰已經辜負了她的感情和付出。王守一和丁丁對田聰不斷地觀察和旁敲側擊,真相逐步顯露。九紅意識到平靜的生活已發生了巨大的變故。

第15集

王守一和李克找了當地政府和縣委,說明了案件的來龍去脈和對田聰的懷疑。曾對年輕有為的田聰抱著極大希望的縣委孫書記(王玉梅飾)聞訊十分震驚。眾人皆希望田聰能夠主動投案自首,但田聰卻極力掩飾。但他始終無法直視妻子和女兒疑問的目光,一失足成千古恨,最終要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應有的代價。

第16集

孟蕎目睹田聰的下場,有所醒悟。他給英妹找了一份穩定的工作,準備讓她遠遠地離開自己,就此了斷,然後回到葉葦和兒子身邊去。英妹意識到孟蕎要和自己分手,怎麽也不答應,搞得孟焦頭爛額,無可奈何之下隻好向施純求救。施純替孟蕎數度擋了英妹的駕,但也知道這樣並不能說服這個陷得很深的女孩子,孟蕎要真正解脫,還是得他自己去做。可孟卻怎麽也替不起勇氣去面對英妹。

第17集

孟蕎得知英妹沒有走,又氣又急親自去找,但甫一見面又控製不住自己、舊情復燃。小安趁機接近孟蕎,逐步引誘孟入其瓮中。新年將近,對一切變故都毫無察覺的葉葦邀李克和家人一起過節。王守一要陳潔去找施純,和往年一樣一起去他家吃飯,陳潔還是板起臉來拒絕了。王守一這才發現自己視作愛女的陳潔,過度看重工作、爭強好勝而忽略了生活中別的事情,幾乎是走了極端,不覺大發脾氣。陳潔無言以對。

第18集

同一個時刻,在鵬城的另一個角落,成功商人劉章也將妻子和兒子扔在家裏,自己卻恬不知恥地躺在情婦的身邊。其妻林若西(吳冕飾)懇求丈夫回家未果,咬牙切齒地低語"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而沉默寡言的兒子昊昊站在母親身後的樓梯上,稚氣的臉上是一片冰冷。

第19集

劉章的情婦被殺成了鵬城新年的第一案,王守一、李克和丁丁前去劉家調查。林若西對警察們的到來感覺十分厭煩和不滿,而劉章理虧,在妻子的咄咄逼人面前顯得十分心虛。劉章的兒子昊昊卻不見蹤影。林若西不同意王守一等接觸自己的兒子、那怕隻是簡單地了解情況,坦言不想孩子再受父親過失的影響。

第20集

劉章向妻子懇求寬恕、遭到林若西的拒絕。而兒子昊昊卻是連正眼都從不看父親一下。林若西此後對警方的種種調查都持冷淡和戒備的態度,尤其警惕旁人接近兒子,故李克、丁丁、王守一等先後嘗試與這個孩子交流的努力都告失敗。不幾天,林若西到公安局自首,承認自己因嫉生恨殺死了劉章的情婦。

第21集

葉葦到學校正面接觸昊昊,從這個冷漠的孩子身上,看見了他對家庭不幸變故的極度厭惡和不滿,以及他長期缺少與人的溝通而造成的偏激執拗。案件的疑點漸漸都集中到了孩子身上。不久,從現場提取的證據就表明,的確是昊昊因仇恨父親的所作所為而殺死了父親的情婦。林若西沒有能保住她想全力保護的孩子,也或者,是她根本就沒有用正確的方法保護好她的孩子。昊昊被逮捕。

第22集

李克和丁丁在施純的協助下找到周靜欲了解情況,但他們面對沉浸在幸福裏的周靜誰也沒有勇氣開口。周靜還是意識到遲濤出了事,卻沒法置信。遲濤音訊皆無,公安局為此下令通緝。施純及時給王守一送來了遲濤原籍和家庭的有關情況,在李克等同事明明暗暗地譏嘲和示意下,面硬心軟的陳潔給施純送去了飯菜。

第23集

遲濤給周靜打來電話,談及自己的前途已因一時沖動而徹底毀了,就此告別,周靜傷心不已。刑警們趕到遲濤藏身的建築工地,與之上下對峙。絕望之下準備跳樓自盡的遲濤,在母親和周靜的勸說下終于下樓自首。施純在管區內抓獲毒販,連夜審訊,而當孟蕎發現被抓的是與小安有牽連的嘍羅時,竟私下給小安打了招呼。

第24集

孟蕎大怒之下找英妹算帳,英妹哭訴自己不想離開他,孟蕎無可奈何。回到所裏,施純報上來關于小安手下販毒走私的有關情況,請孟批準立案,孟卻大發脾氣,兩人自共事以來第一次當面爭吵。施純意識到孟蕎正在步步往深淵裏下滑,心急如焚。他將情況匯報給了王守一,而後再次找孟蕎交談,望他及時向組織上坦白、尚為時未晚。而已聽不進別人任何勸告的孟蕎卻昏了頭、惡語相加。施純黯然。

第25集

英妹仍然拒絕離開鵬城,並提出要孟蕎娶她。幾乎走投無路的孟蕎隻好再次向施純求助,望著曾經是親密戰友而現在已成陌路的孟蕎,施純久久無言,但還是答應了他的請求。施純勸說英妹離開鵬城,英妹倔強地沉默。施純知道不能再勸,但為防萬一,還是給她留下了自己的名片……

第26集

受到孟蕎的牽連,葉葦也不得不暫時停止了工作、進行必要的回避。但此刻她早已不是當初那個被同事們排斥在外的、新來的副教導員了,在大家的幫助下,她和兒子生活得仍然相對平靜。王守一問起她今後如何打算,為了孩子和她自己的前途是否考慮過要離開孟蕎?畢竟孟蕎已經不值得她再珍惜了。葉葦卻不能下定這個決心, "曾經做過你的丈夫,那麽他就永遠成了你的一部分,這輩子即使他傷害了你,即使你離開了他,也不可能象對待陌生人那樣對待他。"孟蕎對孩子心懷愧疚,但卻沒有機會向妻子懺悔。小安在此刻及時出現,提出願意幫他把英妹送走。孟蕎這時才意識到自己早就落進了小安的陷阱。但事已至此,他也隻能先求助于對方、把英妹送回家鄉去,由此先擺脫自己的窘鏡。但他不知道小安卻在另打註意,他暗中決定的是要把英妹幹掉,然後以此永遠地挾製孟蕎。

第27集

孟葉夫婦在決裂後第一次會面,孟蕎知道自己已挽不回葉葦的心。這段一度刻骨銘心的感情就在彼此無法克製的淚水中落了幕。郊外發現了一具被燒焦的屍體,經檢查是被打昏後縱火焚燒的。與此同時,來大陸旅遊的台灣女客鬱曦向警方報告,與自己同來大陸的弟弟失蹤。經鬱曦辨認,死者正是其弟鬱曉。案件由此引起警方的全面重視,但鬱曦的表現卻令人覺得有不盡情理之處。主管本案的李克為此生疑,他查出鬱曉此人生前有瘸腿的殘疾,而經陳潔檢查,被指認為鬱曉的死者根本就沒有腿上的殘疾。

第28集

李克被停職了,公安局上下為此都陷入被動。丁丁卻堅信李克是無辜的,她覺得解決問題的關鍵還在鬱曦身上。鬱曦急急向警方索要鬱曉的死亡證明、想盡快回台,引起了丁丁的註意。經向台灣警方核實,發現鬱曦不久前曾為鬱曉大量購買保險,故此案很可能是殺人騙保。陳潔日夜加班趕製了死者的頭骨復原像,自己也累得病倒了。但從這個頭像,警方確認了死者不是鬱曉。

第29集

案件由此真相大白,鬱家姐弟以招工為名將跟鬱曉身材長相都相似的餘力平騙去殺害,以求騙取巨額保險金。鬱曦和隱藏在鄉間的鬱曉先後被捕。李克恢復了職務。施純趕到醫院去照顧陳潔,仍然被陳潔硬起心腸拒絕。而施純離開後陳潔卻控製不住地哭,她一直是愛他的,也需要他的關懷照料,可偏偏生性太過要強,總也受不了他的平和與恬淡。

第30集

施純終于趕在小安手下把英妹推下大海之前將其解救,自己卻倒在了血泊裏。此刻的陳潔正反復地呼叫著他,這對曾經相愛、也曾經反目的夫妻,終于可以等到最後的團聚,幸而尚未算晚。但孟蕎和葉葦是再也不能團聚在一起了,他們平靜地告別分手。孟蕎得知小安的詭計後,決意與之同歸于盡、以此來洗滌自己犯下的錯誤,維護當初沒有能夠真正珍惜過的那份榮譽。小安逼迫孟蕎為他的走私貨物放行,石灣碼頭上,孟蕎截下了全部貨物,與小安以死相拼。他身單力孤,而在生命臨近結束的最後一刻,是及時趕到的葉葦替他托住了已經不能象樣地舉起來的槍口,讓他還是可以用自己的生命抒寫一個警察始終都不能被玷污的至高榮譽。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