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嘲

自嘲

《自嘲》是現代文學家魯迅于1932年所作的一首七言律詩。這首詩的首聯寫當時作者所處的險惡處境;頷聯寫他堅持鬥爭的行動;頸聯寫他堅持鬥爭的內在動力,即強烈的愛和憎;第四聯寫他戰鬥到底的決心。全詩內在邏輯性強,文字風趣,內容庄肅。

  • 中文名稱
    魯迅
  • 外文名稱
    Lu Xun
  • 本名
    周樹人
  • 筆名
    魯迅
  • 字型大小
    豫山、豫亭、豫才                      
  • 所處時代
    20世紀
  • 民族族群
    漢族
  • 出生地
    浙江紹興人
  • 出生時間
    1881年9月25日
  • 去世時間
    1936年10月19日
  • 主要作品
    《自嘲》《華蓋集》《華蓋集續編》等
  • 主要成就
    現代文學家、思想家、革命家

​魯迅詩作

原詩

自嘲

作者:魯迅

運交華蓋欲何求? 未敢翻身已碰頭。

破帽遮顏過鬧市,漏船載酒泛中流。

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

躲進小樓成一統,管他冬夏與春秋。

譯文

交了倒酶運,還能有什麽順心的希求; 躺在床上連身都不敢翻,卻還是碰了頭。 上街時低壓下破帽遮住臉,唯恐被人看見,招來不測橫禍; 好像坐在裝酒的漏船上,在江心打轉,時有沒頂之險——逃不脫的晦氣啊!

面對敵人的指斥,詈罵,詛咒,我偏偏橫眉冷對,我行我素; 面對民眾,我卻寧願像頭老牛,任他牽著跑,我都心甘情願。 不過躲進小樓,就成了自己的一統天下,愛寫什麽,誰管得了, 外面的世態炎涼且由它去,雨雪風霜也由它去,全與我不相幹!

自嘲自嘲

註解

① 《魯迅日記》1932年10月12日: “午後為柳亞子書一條幅,道:‘運交華蓋欲何求……。達夫賞飯,閒人打油,偷得半聯,凄成一律以請’雲雲。”按,十月五日鬱達夫在聚豐園宴請其兄鬱華,請魯迅作陪。閒人,《三閒集·序言》裏說:“我將編《中國小說史略》時所集的材料,印為《小說舊聞鈔》,以省青年的檢查之力,而成仿吾以無產階級之名,指為‘有閒’。而且‘有閒’還至于有三個……”,所以把雜文集名為《三閒集》,又自稱“閒人”。打油是自己謙稱是打油詩。偷得半聯,有三種說法:一、郭沫若同志認為即借用錢季重的“飯飽甘為孺子牛”,不是半聯而是半句,見註④。二、借用南社詩人完姚鵷雛(錫鉤)的詩句“舊帽遮顏過鬧市。”三、熊融同志提供,那天魯迅赴宴,鬱達夫開玩笑道:“你這些天來辛苦了吧?”魯迅用上一天想到的“橫眉”一聯回答他。鬱達夫又打趣道:“看來你的‘華蓋運’還沒有解脫?”魯迅說:“噯,給你這樣一說,我又得了半聯,可以湊成一首小詩了。”所謂偷得半聯就指第一句(《<偷得半聯>別》,《人民日報》1962年2月22日)。按,一說是借半句而非半聯;二說,檢《南社詩集》沒有找到這句詩;三說較合。日記所載詩中“破”作“舊”,“漏”作破”。後來魯迅為日本杉本勇乘寫扇面時也曾與這首詩,詩中‘對”作“看”。

② 華蓋:魯迅《華蓋集·題記》:“我平生沒有學過算命,不過聽老年人說,人是有時要交‘華蓋運’的。……這運,在和尚是好運:頂有華蓋,自然是成佛作祖之兆。但俗人可不行,華蓋在上,就要給罩住了,隻好碰釘子。”華蓋,象花那樣蓋在頭上的雲氣。《古今註》:“華蓋,黃帝所作也;與蚩尤戰于涿鹿之野,常有五色雲氣,金枝玉葉,止于帝上,有花葩之象,故因而作華蓋也。”這是指黃帝仿雲氣作的車蓋。

③ 漏船句:《吳子·治兵》;“如坐漏船之中。”《晉書·畢卓傳》中畢卓說:“得酒滿數百斛船,……拍浮酒船中,便足了一生矣。”

④ “橫眉”兩字成為傳誦的名言。這兩句不僅意義深長而且形象鮮明。郭沫若同志在《魯迅詩稿序》裏贊美這一聯道:“雖寥寥十四字,對方生與垂死之力量,愛憎分明;將團結與鬥爭之精神,表現具足。此真可謂前無古人,後啓來者。”“千夫指”的出處,本于《漢書·王嘉傳》:“裏諺曰:‘千人所指,無病而死。’”這裏的“千人”即“千夫”,是指民眾。但魯迅在1931年2月4日《致李秉中》裏說:“今幸無事,可釋遠念。然而三告投杼,賢母生疑。千夫所指,無疾而死。生丁今世,正不知來日如何耳。”魯迅在這裏給予新義,這個“千夫”不指民眾,指敵人,指各式各樣的敵人。這同《無題》“一枝清採採湘靈”裏的“無奈終輸蕭艾密”一樣,“蕭艾密”指敵對眾多,和千人指一樣多。因此,冷對“千夫指”,並非是冷對民眾所指責的獨夫,而是冷面眾多敵人的指責。

⑤ 孺子牛:郭沫若同志在《孺子牛的質變》裏,提到洪亮吉《北江詩話》卷一引錢季重作的柱帖:“酒酣或化庄生蝶,飯飽甘為孺子牛。”指出“但這一典故,一落到魯迅的手裏,卻完全變了質。在這裏,真正是腐朽出神奇了。”(1962年1月16日《人民日報》)《左傳·哀公六年》:“鮑子曰:‘汝忘君之為孺子牛而折其齒乎?’”齊景公愛他的孩子,自己裝作牛,口裏銜著繩子,讓孩子騎著。孩子跌倒,扯掉了他的牙齒。

⑥ 成一統 意思是說,有個一統的小天下。

⑦ 管他冬夏與春秋:意思是指:不管外界的幹擾,不顧外界的風雲變換,堅持自己的立場。寫出了魯迅的決不妥協的堅強的戰鬥態度

題解

對題目《自嘲》的解釋:一是說:“至于魯迅所題‘自嘲’二字,隻不過是一種曲筆,實際上,魯迅先生是無需乎自嘲的。”既然無需自嘲,那末為什麽要“自嘲”?說曲筆是不是說沒有“自嘲”的意味?問題還不清楚。二是說:“本詩名為自嘲,實則是對敵人的諷嘲。”那麽是嘲敵而不是自嘲。要是真的沒有自嘲,那何必題《自嘲》呢?三、“自嘲就是自我戲嘲。魯迅戲嘲自己的什麽呢?戲嘲自己的遭遇,戲嘲自己的境況,也即戲嘲敵人對自己的種種迫害。”“它是自嘲,每句詩戲嘲的對象,始終都是自己。”戲嘲自己就是戲嘲敵人嗎?每句詩都是戲嘲自己,難道“橫眉冷對千夫指”兩句,也是戲嘲自己嗎?

那麽“自嘲”應該怎樣解釋呢?“自嘲”這樣的題目是有它的來源的。《文選》裏有一類叫“設論”,收了東方朔《答客難》、揚雄《解嘲》、班固《答賓戲》,這三篇題目裏就有嘲和戲,第一篇《答客難》就是解嘲。這三篇都是解釋客人的嘲笑自己,不是“自嘲”,同“自嘲”不同。但《漢書·東方朔傳》裏說:“因著論設客難己,用位卑以自慰諭。”是東方朔假設一位客人來嘲自己,並不是真有客人在嘲戲自己,還是自己在嘲戲自己,再由自己來解答。揚雄的《解嘲》、班固的《答賓戲》,直到韓愈的《進學解》都一樣,都是自己假設一個人來嘲自己,實際上是自己嘲自己,再由自己來解答。所以《文選》上稱東方朔等三篇為“設論”,說明這位嘲自己的客人是作者假設的,即作者的自嘲。這類文章都分兩部分,一部分是嘲己,一部分是解答,實際上是自嘲自解,不過形式上作客嘲自解而已。

魯迅的《自嘲》就是從這種“解嘲”的文章中變化來的,去掉它的形式上的客嘲自解,採取它實際上的自嘲自解,而稱為“自嘲”。過去的“解嘲”,實際上分自嘲自解兩部分,魯迅的“自嘲”也分自嘲自解兩部分。過去的“解嘲”,先假設客人向自己提出問題嘲戲自己,魯迅的《自嘲》也先提出問題來嘲戲自己,如“運交華蓋欲何求”,實際是提問句,交了華蓋運還要求得什麽呢?過去“解嘲”的文章都有嘲戲自己的話,象東方朔說的“唇腐齒落”,揚雄說的“官之拓落”,班固說的“紆體衡門”,韓愈說的“跋前止疐後,動輒得咎”,“頭童齒豁,競死何裨”。魯迅也有類似的“自嘲”,如“未敢翻身已碰頭”,跟“紆體衡門”的怕碰頭,和“跋前疐後,動輒得咎”相近;“破帽遮顏”寫自己的形容,同“唇腐齒落”、“頭童齒豁”寫自己形容的也屬一類。這是寫自嘲的部分。

過去的“解嘲”寫到“解嘲”這部分往往自佔身分,如東方朔說的“計同範蠡,忠合子胥”,揚雄說的“今子乃以鴟梟而笑鳳凰”,自比鳳凰,班固說的“和氏之壁”,

“曠千載而流光也”。魯迅也有解嘲的話,即“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它的深刻的意義,已經由毛主席闡發無餘,自然遠遠超越前人。因此《自嘲》有自嘲的部分,並不象上面引的解釋認為“自嘲”是曲筆,是“對敵人的諷嘲”。說自己交華蓋運,未敢翻身,破帽遮顏,怎麽是“曲筆”,怎麽是嘲諷敵人呢?難道說交華蓋運就不是交華蓋運嗎?說交華蓋運又怎麽嘲諷敵人呢?《自嘲》又有自解部分,也不是每句都是自嘲。

當然,魯迅的《自嘲》同前人的“解嘲”,從形式到內容都有很大不同。前人是客嘲自解,魯迅隻稱“自嘲”,這是命題的不同。前人借客嘲以鳴不平,借自解以佔身分,主要是自我解嘲,對自己的不平不敢觸及封建統治者,還有美化封建統治者的作用。魯迅的《自嘲》,是革命的詩篇,是敢于刺向國民黨反動派,是表明了他對敵人的藐視,表明了為革命事業戰鬥到底的決心。那末用前人的“解嘲”來比又有什麽意義呢?這正說明魯迅在創作上的發展,正象魯迅的《我的失戀》有所繼承而又有發展那樣。指出這點,有利于我們對《自嘲》這個題目的理解,使它更符合于詩的實際。

理解

這是一首人們熟知並傳誦的名詩。毛澤東同志在《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中說:“魯迅的兩句詩:‘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應該成為我們的座右銘。‘千夫’在這裏就是說敵人,對于無論什麽凶惡的敵人我們決不屈服。‘孺子’,在這裏就是說無產階級人民大眾。一切共產黨員,一切革命家,一切革命文藝工作者,都應該學習魯迅的榜樣,做無產階級和人民大眾的‘牛’,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極其精當地闡述了詩中這一聯的正面意蘊,也畫龍點睛地揭示了全詩的主題。這對于我們正確深刻地理解魯迅詩中表達的思想無疑很重要。毛主席對這種精神給予極高的評價。魯迅處在反動派的迫害下,經常在躲避,所以“躲進小樓”是寫實,但又不限于寫實。當時反動派丟掉東北大片土地,在1932年一二八事變時,國民政府躲避敵人威脅。遷都洛陽,一直到這年12月才遷回南京。作者寫這詩時還沒遷回,所以諷刺它隻知躲避,不管祖國已經陷在怎樣危亡的境地裏。

這首詩,“橫眉”兩句成為傳誦的名言,“橫眉”、“俯首”形象地寫出了革命戰士對待敵人和對待人民兩種絕然不同的態度。這兩句不僅意義深長而且形象鮮明。郭沫若同志在《魯迅詩稿序》裏贊美這一聯道:“雖寥寥十四字,對方生與垂死之力量,愛憎分明;將團結與鬥爭之精神,表現具足。此真可謂前無古人,後啓來者。”“千夫指”的出處,本于《漢書·王嘉傳》:“裏諺曰:‘千人所指,無病而死。’”這裏的“千人”即“千夫”,是指民眾。但魯迅在1931年2月4日《致李秉中》裏說:“今幸無事,可釋遠念。然而三告投杼,賢母生疑。千夫所指,無疾而死。生丁今世,正不知來日如何耳。”魯迅在這裏給予新義,這個“千夫”不指民眾,指敵人,指各式各樣的敵人。這同《無題》“一枝清採妥湘靈”裏的“無奈終輸蕭艾密”一樣,“蕭艾密”指敵的眾多,跟“千夫”的指敵人的多一致。因此,冷對“千夫指”,不是冷對民眾所指責的獨夫,是冷對眾多敵人的指點,毛主席說“‘千夫’在這裏就是說敵人”,是極正確的。

分歧

關于《自嘲》,在解釋上還有一些分歧,可以討論一下。

其次是最後一聯“躲進小樓成一統,管他冬夏與春秋”的解釋。一說“最後兩句是諷刺當時那些隻顧自己舒適自在,不過問政治的人”。二說是諷刺國民黨反動派在1932年一二八事變時遷都洛陽,直到12月才遷回南京,作者寫這詩時還沒有遷回。三說“‘躲進小樓’再一次表達了魯迅一貫主張的‘壕塹戰’的思想。‘小樓’是掩體的工事,是前線的戰壕。躲進小樓,乘機出擊,是為了更好地儲存自己,打擊敵人,消滅敵人。”四說“‘成一統’意思是自成一統,與蔣家王朝針鋒相對。‘小樓’雖小,但作為對敵鬥爭的一個前哨陣地,是與無產階級整個革命鬥爭聯在一起的。”

再看前人寫的“解嘲”,在後一部分是怎麽說的。東方朔說的是“時雖不用,塊然無徒,廓然獨居”;揚雄說的是“惟寂惟寞,守德之宅”;班固說的是“慎修所志,守爾天符”。都是講自己安于寂寞,有以自守,不是諷刺別人的。一說諷刺不過問政治的人,是不恰當的。要諷刺的主要是敵人,對不過問政治的人是教育問題,不是諷刺他們。魯迅講的“躲進小樓”同前人的“廓然獨居”,安于寂寞,在形式上也有相近處,當然兩者的精神是完全不同的,前者是退守,後者是戰鬥。

“躲進小樓”怎麽戰鬥呢?是不是以小樓為壕塹作壕塹戰呢?我們隻知道當敵人攻進城市作街道戰時,才躲在小樓裏,以小樓為掩蔽襲擊敵人。魯迅反文化“圍剿”而戰,怎麽以小樓作壕塹呢?反文化“圍剿”而戰,一定要利用報刊作為戰鬥陣地,向敵人進攻,離開了報刊這個戰鬥陣地,即使躲進小樓,又怎麽去攻擊敵人呢?魯迅的壕塹戰,是他寫戰鬥的雜文時用各種筆名.來迷惑敵人,是他寫戰鬥的雜文時用各種巧妙的藝術手法來蒙蔽敵人的眼睛,是這樣來掩蔽自己,進攻敵人,而不是“躲進小樓”來儲存自己,打擊敵人。三說恐怕不符合實際。四說認為“躲進小樓”是堅守陣地,“成一統”是與無產階級整個革命鬥爭聯在一起。但原句是說“躲進小樓”成為一統,即躲在小樓裏成為一統天下,並不是以小樓為據點,再同革命根據地聯系起來,才成為一統天下的。正因躲進小樓成為一統天下,才和“管他冬夏與春秋”相應,外界的政治氣候不論怎樣,管他呢!即不管的意思。倘以小樓為據點與無產階級整個革命鬥爭聯在一起,那就得密切註意外界的政治氣候,怎麽可以不管呢?所以四說不免求之過深。

那麽這兩句究竟是什麽意思呢?魯迅處在反動派的迫害下,經常在躲避,所以躲進小樓成為我的一統天下,管他外界的政治氣候有什麽變化,這是“自嘲”,但又不限于自嘲,也是諷刺國民黨反動派隻知躲避,不管祖國已經陷在怎樣危亡的境地。這兩句,既是“自嘲”,又是借“自嘲”來猛烈攻擊敵人,刺中敵人要害的一擊,這才顯出“自嘲”是革命的戰鬥。這兩句跟“橫眉冷對”一聯作了有力的配合。

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此句表現了魯迅堅決與反對派鬥爭到底,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志向。

創作背景

魯迅此詩作于一九三二年。據《魯迅日記》一九三二年十月十二日載:“午後為柳亞子書一條幅,雲:‘運交華蓋欲何求……。達夫賞飯,閒人打油,偷得半聯,湊成一律以請’雲雲。”在此之前的十月五日,鬱達夫請魯迅吃飯,同席有柳亞子。“閒人”指魯迅自己。“打油”是魯迅對自己詩作的謙詞。魯迅晚年得子,疼愛有加。那天去赴宴時,鬱達夫借此開玩笑說:“你這些天來辛苦了吧?”魯迅遂用“橫眉”一聯回答他。鬱達夫又打趣說:“看來你的‘華蓋運’還是沒有脫?”魯迅說:“給你這一說,我又得了半聯,可以湊成一首小詩了。”這便是魯迅創作此詩的由來。

後來,毛澤東出于政治的需要,對此詩作了新穎的解釋。臧克家的詩《有的人》中,對毛澤東的這一思想也作了轉述。我想,在“反右”或“文革”中,誰如果用“小孩子”來喻指“無產階級”,那肯定是大逆不道的。

作者簡介

魯迅(1881.9.25~1936.10.19),原名周樹人(1881年9月25日—1936年10月19日),漢族,浙江紹興人,字豫山、豫亭,後改名為豫才。浙江紹興人,原名周樟壽。以筆名魯迅聞名于世。魯迅先生青年時代曾受進化論、尼採超人哲學和托爾斯泰博愛思想的影響。1904年初,入仙台醫科專門學醫,後從事文藝創作,希望以此改變國民精神。魯迅先生一生寫作計有600萬字,其中著作約500萬字,輯校和書信約100萬字。作品包括雜文、短篇小說、評論、散文、翻譯作品。對于“五四運動”以後的中國文學產生了深刻的影響。毛澤東主席評價他是偉大的文學家、思想家、革命家,是中國文化革命的主將。他時常穿一件樸素的中式長衫,頭發像刷子一樣直豎著,濃密的胡須形成了一個隸書的“一”字。毛主席評價他是偉大的無產階級的文學家、思想家、革命家,是中國文化革命的主將。也被人民稱為“民族魂”。代表作:小說集《吶喊》《彷徨》《故事新編》;散文集:《朝花夕拾》;白話小說:《狂人日記》《阿Q正傳》《故鄉》《孔乙己》;散文詩集、雜文集:《野草》《》《熱風》《華蓋集》《南腔北調集》《三閒集》《二心集》《而已集》等。

相關文章

魯迅的自嘲

2006年03月16日22:44 耿 法

文化人勇于自嘲,且善于自嘲,是一種大智慧,是內心充滿自信的展示。

魯迅先生受到的形形色色的誣陷、攻擊或誤解可謂多矣,除了必要的回擊、答復外,他也曾多次加以自嘲。如他將自己比喻成深夜街頭擺著一個地攤的小販,“所有的無非幾個小釘,幾個瓦碟”。(《且介亭雜文·序言》)而最能體現魯迅自嘲風格的,當數他寫于1932年的著名的七律《自嘲》。這首詩最早是寫贈柳亞子先生的,詩後還有這樣的跋語:“達夫賞飲,閒人打油,偷得半聯,湊成一律,以請亞子先生教正。”

魯迅在詩中幽默地嘲弄自己的命運、遭遇和處境,一如他的雜文風格,嬉笑怒罵,犀利深刻。他說過:“我的確時時解剖別人,然而更多的是更無情面地解剖我自己,發表一點,酷愛溫暖的人物已經覺得冷酷了,如果全露出我的血肉來,末路正不知要到怎樣。”(《墳·寫在〈墳〉後面》)《自嘲》詩中正是這樣的意境。魯迅先生在北京,堅決支持女師大愛國學生與校方及北洋軍閥政府後台的鬥爭,勇于和頂頭上司教育總長章士釗作鬥爭,和現代評論派陳源等人展開論戰,不斷碰壁,運交“華蓋”,他把自己那時代的雜文集幹脆定名為《華蓋集》。他後來到了南方,頭上的旗幟雖然換成青天白日了,但一樣受到國民黨新軍閥的壓迫,依舊四處碰壁。因此他說:“年月是改了,情形卻依舊,就還叫《華蓋集》。然而年月究竟是改了,因此隻得添上兩個字:‘續編’。”(《華蓋集續編·小引》)再後來,“連‘雜感’也被‘放進了應該去的地方’時,我于是隻有‘而已’而已!”(《而已集·題辭》)“未敢翻身已碰頭”、“破帽遮顏”、“漏船載酒”,既是作者對自己處境自嘲的形象寫照,又表現了作者面對種種危難艱險而從容不迫、瀟灑舒展的人生態度和對自己命運的主動把握。

自嘲不是一味自輕自卑自辱自羞,做人的基本原則和人格底線決不能自我動搖、自我詆毀,而是通過自嘲這種特殊的形式,幽默地表現出自己內在的品格和骨氣來。魯迅的骨頭是最硬的,他即使在自嘲中也依然不失其傲骨。詩中“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一聯就是其風骨的生動體現。“千夫”是指一切對他進行誣蔑、造謠、誹謗、壓製、迫害、圍攻的人,魯迅對之一概橫眉冷對。而“孺子”作者的本意首先當指他的孩子海嬰,這並不有損魯迅的形象。魯迅十分愛他的兒子海嬰,他在1931年4月15日給友人李秉中的信中談起海嬰時說自己“隻得加倍服務,為孺子牛耳,尚何言哉”。他在寫于1932年的另一首《答客誚》詩中說:“無情未必真豪傑,憐子如何不丈夫。知否興風狂嘯者,回眸時看小於菟。”魯迅的老朋友許壽裳曾談到魯迅《答客誚》一詩說:“大概是為他的愛子海嬰活潑會鬧,客人指為溺愛而作。‘救救孩子’,情見乎辭。”因此,魯迅“俯首甘為孺子牛”的“孺子”本意首先即指海嬰,以及和海嬰一樣的千千萬萬的孩子,為了孩子的幸福,他自諷自喻心甘情願做埋頭耕耘的牛。這也符合他多篇文章中反復呼喊的“救救孩子”的題旨。這樣理解,才和“橫眉冷對千夫指”一句直接相對應,詩句才有自嘲的意味,更切合題為《自嘲》一詩的意境。當然,對一首膾炙人口的名詩來說,人們的理解是逐步深化的,在魯迅先生逝世後,眾多紀念文章中許多人引用這一詩句時,不約而同地將“孺子”的認識進一步引伸理解為人民大眾。應當說,“孺子”的這一引申義完全符合魯迅先生一生愛憎分明的戰鬥精神。這樣,“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一句成了魯迅的愛與憎的高度概括,煥發出燦爛奪目的光彩,成為人們工作、生活的座右銘。

和魯迅的自嘲相比,現今的一些文人差矣。一種是自大心態作祟,自封權威,隻能自詡自誇,不敢也不會進行自嘲,惟恐有損自己的光輝形象,一旦見到別人批評或嘲諷了幾句便雷霆萬鈞,引發無名火,以為是冒犯權威,必欲將批評者罵倒罵臭置于死地才出心頭那口惡氣。如2005年的《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引起某電影名導演的震怒就是例證;另一種文人的所謂自嘲是不惜自辱自羞、自我褻瀆,擺出一副無賴潑皮滾刀肉的架勢,令人避之不及,你還有什麽可說的。說到底,中國的多數文人至今仍在自大與自卑之間徘徊,缺乏真正理性的幽默與自嘲。在這一點上,文化人學學魯迅的自嘲實在不無教益。

實用的案例

自己胳肢自己笑

人際交往中,在人前蒙羞,處境尷尬時,用自嘲來對付窘境,不僅能很容易找到台階,而且多會產生幽默的效果。所以自我解嘲,自己把自己胳肢幾下,自己先笑起來,是很高明的一種脫身手段。

傳說古代有個石學士,一次騎驢不慎摔在地上,一般人一定會不知所措,可這位石學士不慌不忙地站起來說:“虧我是石學士,要是瓦的,還不摔成碎片?”一句妙語,說得在場的人哈哈大笑,自然這石學士也在笑聲中免去了難堪。以此類推,一位胖子摔倒了,可說:“如果不是這一身肉托著,還不把骨頭摔折了?”換成瘦子,又可說:“要不是重量輕,這一摔就成了肉餅了!”筆者親歷了這樣一件事:一位矮個子學者的妻子嘲笑丈夫身材太短,這位學者笑眯眯地說:“我看還是矮點好,我如果不是一米五七,現在能夠著作等身麽?如果不是我身短力小,我們的戰鬥你能場場取得勝利麽?如果不是我矮,你能很優越地說我太短麽?”話畢,全場叫絕。

由此可見,自嘲時要對著自己的某個缺點猛烈開火容易妙趣橫生。但就這份氣度和勇氣,別人也不會讓你孤獨自笑,而一般會陪你笑上幾聲的。

抗戰勝利後,張大千從上海返回四川老家。行前好友設宴為他餞行,並特邀梅蘭芳等人作陪。宴會伊始,大家請張大千坐首座。張說:“梅先生是君子,應坐首座,我是小人,應陪末座。”梅蘭芳和眾人都不解其意。張大千解釋說:“不是有句話‘君子動口,小人動手’嗎?梅先生唱戲是動口,我作畫是動手,我理該請梅先生首坐。”滿堂來賓為之大笑,並請他倆並排坐首座。張大千自嘲為小人,好似自貶,然而“醉翁之意不在酒”,這既表現了張大千的豁達胸懷,又製造了寬松和諧的交談氛圍。

某人要出國進修,他的妻子半開玩笑地說:“你到那個花花世界,說不定會看上別的女人呢!”他笑道:“你瞧瞧我這副尊容:瓦刀臉,羅圈腿,站在路上怕是人家眼角都不撩呢!”一句話把妻子逗樂了。人人忌諱提自己長相上的缺陷,可這位丈夫卻能夠接受自己的先天不足,並不在意揭醜。這樣的自嘲體現了一科糖酒情態和人生智慧,比一本正經地向妻子發誓決不拈花惹草,其效果不是更好嗎?此時他在其妻眼裏,一定變得又美又可愛。

在社交中,當你陷入尷尬的境地時,借助自嘲往往能使你從中體面地脫身。在某俱樂部舉行的一次招待會上,服務員倒酒時,不慎將啤酒灑到一位賓客那光亮的禿頭上。服務員嚇得手足無措,全場人目瞪口呆。這位賓客卻微笑地說:“老弟,你以為這種治療方法會有效嗎?”在場的人聞聲大笑,尷尬局面即刻被打破了。這位賓客借助自嘲,既展示了自己的大度胸懷,又維護了自我尊嚴,消除了恥辱感。

由此可見,適時適度地自嘲,不失為一種良好修養,一種充滿臉力的交際技巧。自嘲,能製造寬松和諧的交談氣氛,能使自己活得輕松灑脫,使人感到你的可愛和人情味,有時還能更有效地維護面子,建立起新的心理平衡。

公眾人物更需要笑自己

人際交往中,身在高位者或明星大腕們,與人打交道容易讓人感到有架子。可能是因為他人過于緊張、有壓力,也可能是這些人還沒有摸著與普通人相處的竅門。通常而言,開開自己的玩笑,可以緩解他人壓力,還能讓一般人覺得有人情味,和普通老百姓一樣,從而讓人心裏舒坦。

此類例子多得很,一些相聲演員、笑星或節目主持人常以此贏得觀眾的好評。生活中也不乏這樣的人。一位教師,雖隻40多歲,但頭發大多禿光了,露出一片“不毛之地”。以前常有學生在背後叫他禿頂老師,後來他幹脆在課堂上向同學們講明了因病而禿發的原因,最後,他還加上了這樣一句自嘲:“頭發掉光了也有好處,至少以後我上課時教室裏的光線可以明亮多了。”同學們發出一片友好的笑聲,此後再也沒有人叫他禿頂老師了。

當然,自嘲不是自我辱罵,不是出自己的醜。這裏要把握分寸。

力求個性化、形象性並學會適當的自嘲,往往可以使自己說話變得有趣起來。幽默力量能認同幽默的事物。因此真正偉大的人物會笑自己,也鼓勵別人和他一起笑。他們以與人分享人性來給予並獲得,你也能做到!

林肯總統也取笑自己,尤其是他自己的外表。有一次他以這樣一則小故事來開啟他與別人的溝通:

“有時候我覺自己好像一個醜陋的人,在森林裏漫步時遇見一位老婦。老婦說:“你是我所見過的最醜的一個人。’‘我是身不由己。’這醜人答道。‘不,我不以為然!’老婦說,‘至少你可以待在家裏不出門啊!”’

笑自己的長相或笑自己做得不甚漂亮的事情,會使你變得較有人性。如果你碰巧長得英俊或美麗,試試你的其他缺點。如果你真的沒有什麽缺點就虛構一個,缺點通常不難找到。一位大學足球隊的教練,有人向他問起某位明星球員。這位教練說:“他是大四學生,很不錯的球員。但是有一個缺點,就是他已經大四了。”

如果你的特點、能力或成就可能引起他人的妒忌甚至畏懼,那麽,試著去改變這些不好的看法。例如,你可以說一句妙語:“世界上沒有一個人是完美的,我就是最好的例子,”你以取笑自己來和他人一起笑,會幫助他人喜歡你,尊敬你,甚至敬佩你,因為你的幽默力量證明你也有人性。

我喜歡你”導致“我了解你”,進而“我相信你”。于是,你最後達到的目標便是信任。當別人信任你時,你便能影響他們,使他們鞭策自己去發展他們的潛能。這也正是每一個人在與人溝通時、積極向上時的最終目標。

其實不管你是大人物還是小人物,自嘲都能讓你倍受歡迎。大人物因自嘲可減輕妒意獲得好名聲,小人物可以苦中作樂,甚至一夜成為笑星也未可知。

人不自嘲,顯得小氣

豁達是幽默中蘊含著的一種重要品質。

凡事樂觀,即使身陷囹圄也看到希望,而不是整天悲悲戚戚,愁眉不展,其寶貴的思維模式是‘大不了就,”而不是斤斤計較,過分認真;多想自己的缺點和無能,經常自我嘲笑,而不是老子天下第一,盲目逞能好勝。這就是豁達。

豁達往往意味著超脫,但又沒發展到虛無,所以它仍是一種積極因素,是一種美好的人性的表現。

(中國人的軟幽默)中記載了這樣一件事:一位電影導演,60年代去四川農村深入生活,中午遇雨,見有小茅屋可避,便奔去破門而入,正碰見一對老夫婦在床親熱,遂急退而出,尷尬萬般,去留不定。不想老翁出門熱情相邀,邊微笑邊解釋說:“下雨天沒得事子喲。”老姐亦插言道:“也省得肚皮餓喲。”

(精選雅笑)中有如下一個故事:一個人對客人誇耀自己的富有:“我家無所不有。”他伸出兩個指頭說:“所缺少的,隻有天上的太陽、月亮了。”他還未說完,家裏憧僕就出來說:“廚房柴禾已用完。”這人又伸出了指頭,說:“缺少太陽、月亮和柴禾。”

以上這兩則幽默中的主人公通過對自己的尷尬和困境的取笑,使得他們瀟灑地從尷尬境地中解脫出來,這正表現了他們的豁達風度。我們試想一下,除此而外,他們能有什麽好辦法呢?

站在自己之外欣賞自己的創傷,就能產生一段時間的快樂。一位名叫海伍德·布洛思的人曾把40年的積蓄投資于股票市場,在1929年的危機中全部喪失。當他聽到這個訊息時,他的反應並不是失聲痛哭,也不是大喊大叫,而隻是說:“來得快,去得也快。”一夜之間便喪失了,不能不說“去得快”,但真的“來得快”嗎?不,我們知道那是他化了40年的積蓄。顯然,他這是跳出了自己的災難之外來嘲諷自己。

(啓顏錄)上有這樣的故事:劉焯和他的堂侄劉炫都很有學問,因犯法而被捕。縣吏不知道他們是大學問家,全給他們上了枷鎖。劉焯說:“整天在枷(家)中坐著,就是回不了家。”劉炫說;“我也是終日負(婦)枷(家)而坐,就是不見婦。”

比起布洛思來,他們的自嘲更見情趣,也更講究技巧。不見家人和妻子的孤寂而凄涼的生活也似乎顯得並不嚴重。和布洛思一樣,他們嘲笑了自身的悲劇,實際上就是戰勝了悲劇。

心胸狹小,斤斤計較以及頑固不化的死心眼往往是豁達豪放的大敵,因而,他們在幽默中常常受到諷刺和挖苦。請看:

唐納德在首都度了一天假後回家,老是抱怨說那一晚住的房間租金貴達六鎊之多。他的朋友說:“這不算什麽,我相信你在那裏觀光是挺愜意的呢。”唐納德說:“哪裏!我一點好東西也沒有看到過呢!你們以為我會交那麽多的房租而不充分利用房間嗎?”

唐納德的得失是一目了然的。這頗有些像中國作家高曉聲筆下的陳奐生,進城暈倒,被送進高級賓館。結帳時,價錢高得使他吃驚。他立刻回房間,在席夢思和沙發上恣意臥坐並猛跳幾下,以充分利用那房間。陳奐生和唐納德都成了作者嘲笑的對象,由此可見,豁達之重要。

最後,需要特別指出的是:自我嘲諷時要超脫,而不應尖刻和感到屈辱。

多數學者認為,嘲笑自己的缺點和愚蠢,是幽默的最高境界。然而,伴隨著這種嘲笑的情緒是不同的。如果我們尖刻地嘲笑自己,覺得我們犯了愚蠢的錯誤,活該受到懲罰,那我們隻會感到屈辱。因為這種態度背後的潛在意識就是相信我們應該比實際的更好,而如此人生態度正是我們超脫的障礙。如果我們內心充滿了愛來嘲笑自己,就能達到某種和藹可親的超脫。因為我們自認愚蠢,但不顧影自伶。

自己罵自己最安全

當你想說笑話、講講小故事,或者造一句妙語、一則趣談時,最安全的標的就是你自己。如果你笑的是自己,誰會不高興?

有一條不成文的法律說,能笑自己的人有權利開別人的玩笑。邱吉爾爵士就是常以幽默力量來減輕戰爭的壓力。有一次曾以一句妙語來說某位政治同僚:“他是一個謙遜的人,他擁有許多讓他謙遜的事。”

政界的人得有心理準備,隨時可能受人攻擊。但是,對一般人來說,在日常生活中,邱吉爾這一句妙語中的“他”如果改為“我”,會顯得更有力。每當你想批評、抱怨或提出建設時,“我”的觀點是最理想。

豎立自己本身作為幽默的標的,你可以傳達信息、表達看法而不攻擊到別人。例如:“自負的人胃口太低,對他自己的興趣比對我還大。”

“我並不老,才到人生盛年而已。隻是我花了比別人更多更多的時間才到盛年。”

“我這種人是足以使你依賴的朋友。隨時在你身邊——當我需要你的時候。”

自嘲套用廣泛而安全,下舉數例:

①在即興演講中,演講者如能適時、適度地自我解嘲歪曲一下自己,是有高度智慧和教養的表現。演講者可以此獲得幽默,來“潤滑”演講者與聽眾的關系,增加演講的趣味。

1930年2月9日,蔡元培70歲生日,上海各界人士在國際飯店為他設宴祝壽,他在答謝時風趣灑脫地說:“諸位來為我祝壽,總不外要我多做幾年事。我活到了70歲,就覺得過去69年都做錯了。要我再活幾年,無非要我再做幾年錯事囉。”賓客一聽,哄堂大笑,整個宴會充滿了歡聲笑語。試想,如果他擺出一到嚴肅相,一本正經地致答謝辭,就不會造成這樣輕松愉悅的氣氛。不過,使用自我解嘲這種“潤滑劑”要註意場景和情勢,在嚴肅的場合或悲痛的氛圍中就不宜用這種引人發笑的“液體”。

②坦誠調侃自己,可以緩解緊張情緒。

電影或電視節目表現相親時,經常其中一方正想說話時,恰好對方也要開口,弄得兩個人尷尬異常,隻好把正要說出口的話咽回去,停頓了一會兒之後,兩人又同時開口……反復出現這種尷尬的情形。在第三者看,這是喜劇,但對當事人來說卻是相當苦澀的經歷。

我也曾目睹這種尷尬場面。當時,那位看起來好像既斯文又誠實的男士,為了打破僵局,半開玩笑地說:“我們好像連呼吸都一致啊!”聽了這句話,不但女主角忍俊不禁,連陪同而來的大人們也哈哈大笑。後來大家就顯得很輕松,一切也都順利進行。

與人初次見面時,會感到緊張,這是很自然的。問題是,如果對初次見面考慮過多,緊張感就會加重。為了避免這種情形的發生,將自己緊張甚至失敗時的情形說出來,自我嘲笑一番,是一種可行的方法。例如,有人一說:“你瞧!我一緊張就像酒精中毒一樣,手不斷地發抖,真沒辦法。”這麽一說,手反而不抖了。

③大膽自諷,可以顯示自信,維護面子。

有時你陷入難堪是由于自身的原因造成的,如外貌的缺陷、自身的缺點、言行的失誤等等,自信的人能較好地維護自尊,自卑的人往往陷入難堪。對影響自身形象的種種不足之處大膽巧妙地加以自嘲,能出人意料地展示你的自信,在迅速擺脫窘境的同時顯示你瀟灑不羈的交際魅力。如你“海拔不高”,不妨說自己是體積小臉力大,濃縮的都是高科技;如醜陋的你找了一個美麗的她,不妨說‘我很醜但我很溫柔”;即便你如劉靖一樣背上扣個小羅鍋,也不妨說你是背彎人不弓,難怪美國的赫伯,特魯在〈幽默的人生〉一書中把自我解嘲列入最高層次的幽默。如果你能結合具體的交際場合和語言環境,把自己的難堪巧妙地融進話題並引出富有教育啓迪意義的道理,則更是妙不可言。如某老師廣東口音,國語不過關,有一次上語文課,講到某一問題要舉例說明時,把“我有四個比方”說成了“我有四個屁放”,一時教室裏像炸開了鍋,學生笑得不可收拾。老師靈機一動,吟出一首打油詩:“四個屁放,大出洋相,各位同學,莫學我樣,早日練好國語,年輕瀟灑又漂亮。”老師的機智幽默贏得了學生的熱烈掌聲。

④自我嘲弄,可表示豁達,增加人情味。

笑自己的長相,或笑自己做得不很漂亮的事情,會使我們變得較有人性,並給人一種和藹可親的感覺,一次,陳毅到親戚家過中秋節。進門就發現一本好書,便專心讀起來,邊讀邊用毛筆批點,主人幾次催他去吃飯,他不去,就把糍粑和糖端來。他邊讀邊吃,竟把糍粑伸見硯台裏蘸上墨汁直往嘴裏送。親戚們見了,捧腹大笑。他卻說:“吃點墨水沒關系,我正覺得自己肚子裏墨水太少哩!人們喜愛陳毅,難道和他的這種豁達、幽默的稟性沒有聯系嗎?

總之,在社交場合中,自嘲是不可多得的靈丹妙葯,別的招不靈時,不妨拿自己來開涮,至少自己罵自己是安全的,除非你指桑罵槐,一般不會討人嫌,智者的金科玉律便是:不論你想笑別人怎樣,先笑你自己。

巴掌不打自嘲人

當你的失誤引發對立情緒時,如果能適時地自嘲一番,獲得原諒應該不難。這就像兩個打架的人,一個突然倒地自認不是對手,如果對方不是無賴惡棍,一般便會又好氣又好笑地敵意頓消,說不定還會扶“自敗者”一把。下面就此一方法具體舉例:

①如果談話中的敵意來自于較輕的失態,隻需自嘲便可婉轉化解。比如言談中你講了難聽的污言穢語,對方臉色一沉,你可以自嘲道:“哎,我真是個粗陋的人,肚子裏的髒話總消滅不了,諸多原諒。”一句插話,可使對方不再介意。又如爭論時你有點激動,措詞生硬,聲音大大,對方已顯不悅。你要趕緊剎住話匣子:“對不起,我這個人容易激動,剛才真成了一隻鬥雞了。”對方定會付之一笑。

如果談話中刺傷了人家的自尊心,揭到了對方的隱匿傷痕,那可是危險的。對方修養好的,必會緘口離開;修養差的,看他不反過來對你人身攻擊!這時,你一定想到自嘲的辦法吧?但你要努力說得幽默點、真誠點,使對方感到悅耳。比如你在一個殘疾人面前大談健康人的優勢,還提到他所無法從事的工作,他定會產生極大不滿。你可以這樣說:“唉,話說回來,健全人未必就強。張海迪半身不遂,卻能學得一身本領,名揚天下。我這人,四肢發達,頭腦簡單,說話沒顧前沒顧後,媽媽常罵我是一尊柴頭老父……”

②在錯話出口之後,機智地將話題引向自己。通過對自己的善意攻擊來消除對方的敵意,轉移對方關註的焦點。這樣做的好處是,能夠不露痕跡地照顧到對方的自尊心,同時巧妙地使緊張的氣氛得以緩和。

某寢室。新生初到,爭排座次。老七心直口快,與老八爭執了半天,見比自己稍小幾日的老八終于叨陪末座,便說道:“好啦。你排在最末。是咱們寢室的寶貝疙瘩,你又姓王,以後就叫你‘疙瘩王’啦。”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原來老八長了滿臉的疙瘩,俗稱“青春美麗症”,每每深以為很,此時焉能不惱?老七見又惹來了風波,心中懊悔不已,表面上卻不急不惱,攬鏡自顧道:“‘蜷在兩腮分,依在耳翼間,迷人全在一點點’。唉,老八,我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呀!”老八聽了,不禁啞然失笑。原來,老七也長了一臉的雀斑。

老七的自我糾錯術堪稱高明,在無意中冒犯了別人之後,馬上含蓄地進行一番自我調侃,並巧借餘光中的詩句點明了自己也是面生雀斑。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之語,既是對自己面部雀斑分布形狀的自嘲,又是對自己口沒遮攔兩番惹來風波的含蓄自責,因而博得了老人諒解的一笑。這種自我解嘲通過調侃自己求得對方的諒解,因而也是一種頗為靈活的糾錯方法。

③在新的環境中用自嘲術化解距離及敵意。

貝利在一家大企業公司的運輸部門負責文書工作。當這個公司被另一個大公司合並以後,貝利就在人事變動的波流中沉浮不定。新來的同事似乎對他不大友善,直到有一天貝利運用了自嘲。“他們可不敢把我革職。”他解釋說,“什麽事我都遠遠落在人後。”

貝利以取笑自己,使他的新同事和他一起笑,並幫助他建立友善合作的共事關系。如果貝利這一句妙語真的顯示他確有將今天的工作拖延到明天的惡習,這也提醒地,使他更能自我了解。他以自我諷刺來客觀檢討自己的毛病——愛拖延,並改進自己的表現,因而成功。

輕松調侃

控製情緒

情緒是可以控製的,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成為自己情緒的主人。控製情緒的有效辦法就是運用內部語言來進行自我暗示。例如:一個性格急躁的人在即將發火之際,告誡自己“要冷靜,要冷靜”,一個長期處于煩惱或壓抑心境的人轉而告戒自己“想開點,想開些”如此等等。所以如果你遇到一個令自己尷尬或難堪的場合時,首先要做的就是用內部語言使自己心境平靜下來,如對自己說“鎮定些,別生氣”,“平靜,平靜些”等等。

寬容

當別人令你難堪或尷尬時,他很可能隻是無心之過,即使他是有心的,你也不必跟他過多地計較。寬容的原諒讓你難堪的人能夠使你失衡的心盡快恢復平衡,情緒波動趨于平靜。寬容並不代表你的軟弱,相反,他恰恰表現了你做人的高姿態。這樣,在較短的時間內調整了情緒,而且有給旁人留下了大度的形象,何樂而不為呢?

保持微笑

微笑不僅能夠緩解尷尬場面,顯示你豁達的性格,而且還能夠調節自身的情緒。心理學研究表明:情緒與人的表情有關,如果你做出高興的表情,身體內部與有關的分泌就會增加,進而加強了高興的情緒反應,從而使你真的高興起來,所以當你遇到難堪的場面時,即使一時說不出話來也要保持微笑。微笑可以緩解緊張,為你從容應答作準備。

幽默感

用幽默去調侃自己的缺陷和不足,缺陷和不足就會顯得微不足道,他人也會愉快的接納你。恰當地運用自嘲法應具有一定的幽默感。幽默感並不是與生俱來的,它同樣需要後天有意識地培養。這就需要我們平時經常看些幽默,笑話之類的小故事,背些精彩的,有空在朋友面前講講,講多了你就會隨機應變,自由發揮,也就能把握幽默技巧,創造性地加以運用。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