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薪嘗膽 -2006年侯詠執導大型歷史劇

臥薪嘗膽

2006年侯詠執導大型歷史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臥薪嘗膽》是由北京歡樂文化藝術有限公司出品,由侯詠執導,陳道明胡軍安以軒左小青賈一平馬精武主演的一部歷史劇。

《臥薪嘗膽》描寫的是歷史上著名的吳越之爭,其中“臥薪嘗膽”的典故是幾千年來中華民族“勵精圖治”的象征。

該劇于2007年1月10日在中央八套首播。

  • 中文名
    《臥薪嘗膽》
  • 主演
    陳道明,胡軍、賈一平
  • 外文名
    The Great Revival
  • 集數
    41集
  • 類型
    歷史,古裝,戰爭
  • 出品時間
    2007年
  • 首播時間
    2007年1月10日
  • 出品公司
    中國國際電視總公司,歡樂文化
  • 主要獎項
    首爾電視盛典最佳長篇電視劇獎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導演
    侯詠
  • 編劇
    李森祥
  • 拍攝地點
    中國
  • 發行公司
    新傳媒製作私人有限公司
  • 每集長度
    42分鍾
  • 上映時間
    2007年1月10日
  • 製片人
    俞勝利、鬱康淳、穆曉光、劉培
  • 線上播放平台
    迅雷看看,樂視,愛奇藝,風行 華數TV

劇情簡介

公元前496年,長江下遊的吳國和越國因小怨而爆發了一場戰爭。

《臥薪嘗膽》劇照《臥薪嘗膽》劇照

戰爭在今浙江嘉興的沖積平原上進行。戰爭的統帥同是兩國的國王,吳軍曾是著有《三十六計》的用兵大師孫子所訓練出來的精銳之師。而越軍不僅人數少,且稚嫩年輕。

年輕的越王勾踐以範蠡為軍師,使吳軍大敗,年老的吳王也因傷重而亡。在吳國首輔大臣伍子胥的扶助下,年輕的夫差登上了王位。他發誓消滅越國。三年後,夫差率領雄兵攻伐越國。雙方交戰後,越敗吳勝,吳國大軍攻至越都會稽。

文種買通離間吳國大臣伯嚭與夫差極力周旋,終于讓夫差動了懷仁之心,不滅越國。越國得以儲存。勾踐率王後與範蠡入吳為奴。範蠡為存勾踐性命,出計讓勾踐放棄曾為王以及作為男人的全部尊嚴,從而博得了夫差的憐憫和同情,不準伍子胥殺掉已溫順如羔羊、木納如農夫的勾踐。為奴三年後,夫差生病。勾踐抓住良機,為夫差嘗糞而尋找病源,此舉徹底感化了夫差。又因勾踐被越臣刺傷,奄奄一息,夫差恐他死于吳國,引起麻煩,從而釋放了勾踐。

回到越國的勾踐,放棄了舒適安逸的王宮,搬進了破舊的馬廄中居住。他睡在柴草上,在房梁吊下一根繩子,繩子一端栓著一隻奇苦無比的豬苦膽,每天醒來,勾賤第一件事就是先嘗一口奇苦無比的苦膽!二十年,他雷打不動,天天如此。

在大臣的輔助下,勾踐對內開始著手普查人口,獎勵生育。對外,文種不斷出使吳國,進貢財寶。範蠡的情人西施,因美艷絕倫于世,勾踐也勸其忍痛割愛。西施入吳宮後,因抱著為國而獻身之志,也終獲得夫差的專寵。

公元前473年,勾踐秘起藏于民間的三萬雄兵,一舉將姑蘇城團團圍困。此時,夫差還有五萬兵馬,卻因糧草難濟而不敢出城一戰。夫差竟想效仿二十年前勾踐的求和,然而,此時的勾踐早已不是當年的夫差。他有當年夫差同樣的大志,卻已經沒有放過一隻羔羊的憐憫之心,吳國的版圖被悉數並入越國,夫差自殺而亡。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配音備註
勾 踐陳道明陳道明領銜主演
夫 差胡 軍胡軍領銜主演
雅 魚左小青王曉燕聯合主演
西 施安以軒----聯合主演
範 蠡賈一平賈一平聯合主演
伯 嚭丁勇岱----聯合主演
伍子胥王 冰----聯合主演
文 種鄭天庸鄭天庸聯合主演
石 買戈治均----聯合主演
靈姑浮陳之輝----聯合主演
允 常馬精武----友情出演
王子累洪宇宙----友情出演
曳 庸白德彰高揚友情出演
闔 閭楊在葆----友情出演
扶 同孫 敏----友情出演
王孫洛趙勝勝--------
酒 保田 昊--------
棠 麗石 蘭----友情出演
辛不疑盧世傑--------
管 家苗洪森--------
晉 相于彤雲--------
公孫雄張承好--------

職員表

出品人:周莉、高建民董朝暉
製作人:俞勝利;鬱康淳;穆曉光、劉培
監製:李建、肖泉、張華、李釗、魏約翰
原著:
導演:侯詠、楊  磊(執行導演)、邱國強(執行導演)、楊曉丹(執行導演)
副導演(助理):曾輝、張進慶、田昊、劉一、吳克剛
編劇:李森祥
攝影:石欒
配樂:周志勇
剪輯:劉華
道具:李東
選角導演:
配音導演:
藝術指導:
美術設計:路奇
動作指導:周春雷
造型設計:楊曉海、紀偉華、楊樹棟
服裝設計:張叔平(中國香港)主演服裝設計、于洋
視覺特效:
燈光:趙振剛
錄音:翟立新
劇務:王岩、魏賓、餘二利、王俊江、劉淑榮、趙立雲、柴追追、張利風
場記:劉玲、張進慶、陳裊裊
布景師:路坦
發行:

​其他職員表

職務姓名
總策劃魏平、梁勇
統籌石瑄
置景族長路坦
道具組長李東
服裝統籌張穎
化妝孫玲、李靜
煙火田寶山
文秘史建玲
財務主管李曉梅
禮儀指導張曉龍
舞蹈設計史博

(以上資料來源)

角色介紹

臥薪嘗膽

勾踐

演員陳道明

被吳王夫差打敗後,囚禁在吳國為奴。頭頂“殺與不殺之劍”,勾踐二十年如一日“臥薪嘗膽”忍辱負重,最終反敗為勝。
臥薪嘗膽

雅魚

演員左小青

雅魚是勾踐的妻子,是一位極具中國傳統美德的完美女性。當越王勾踐登基伊始時,她母儀天下,輔佐夫君;當勾踐戰敗赴吳為奴時,她一心追隨,陪伴左右;當身居陋室遭受磨難時,她顧全大局,忍辱負重;然而當三年期滿越國雪恥時,她卻選擇了死亡,是因為她不能讓自己曾受到的凌辱成了勾踐被國人恥笑的污垢。
臥薪嘗膽

夫差

演員胡軍

自大狂妄,但卻遵守諾言,他奉行陽光政策,明周禮。宣戰一定先下戰書。輕智謀。傾其一切換來霸主的虛名。一直到被勾踐圍困姑蘇台還在幻想勾踐能和他當初一樣,保留他的國家。奢好爭鬥,卻疏于爭鬥,在和勾踐的耐力比拼下最終他輸了國家,也輸掉了自己的全部信心。他的羞憤自殺。為其個性增添了光亮的色彩,他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君王,一位人性的君主。
臥薪嘗膽

範蠡

演員賈一平

幫助勾踐復國的一代謀士,位高權重,在朝堂上出謀劃策,一言九鼎。
臥薪嘗膽

棠麗夫人

演員石蘭

外表有女人極致的嬌媚,心裏卻有男人般的足智多謀,既有身為母親對兒子的奮不顧身,又有與情人的交易。最後不顧一切要設計刺殺勾踐。
臥薪嘗膽

季菀

演員席與立

季菀是勾踐的妹妹,她在嫁入吳國後不堪忍受屈辱最終撞碑而死,由此觸怒了越王引發了吳越之戰。

音樂原聲

曲目作詞作曲演唱備註
遠方谷雪兒周志勇韓磊、譚維維片頭曲
千古一王谷雪兒周志勇韓磊、譚維維片尾曲
越歌汪海林、閆剛周志勇鄉土合音組插曲
童謠汪海林、閆剛周志勇鄉土合音組插曲

幕後花絮

  • 在拍攝初期,左小青為了找到皇後的感覺不僅苦讀劇本數遍,認真揣摩角色,在儀態舉止甚至台詞發音上都經過了辛苦磨練。一個回眸的動作都是在鏡子前反復練習過的,腳下也隻能走小碎步,說話要輕,舉止要穩。
  • 安以軒為了演好西施,開拍前足不出戶躲在家裏猛吃含有維他命C的水果。演西施的時候還要模仿古典美女講話嬌滴滴,甚至穿著一身飄逸薄紗,在零下8攝氏度的氣溫下拍攝,把她凍得直發抖。
  • 為了能演好範蠡這個角色,賈一平做了很多的準備工作,查閱了大量的資料,讓自己熟悉古人的生活方式,從頭開始學習古人是如何說話、如何走路,認真學習演好一個歷史人物。

獲獎記錄

時間獲獎類型屆次獎項名稱備註
2007年首爾國際電視節第2屆最佳長篇劇、最佳攝影獎獲獎
2007年首爾國際電視節第2屆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提名
2007年新加坡亞洲電視節第12屆最佳電視連續劇提名
2007年蒙特卡洛國際電視節第47屆最佳長篇電視劇、最佳製片人、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提名

(以上資料來源)

劇集評價

“臥薪嘗膽”的典故幾乎是全中國人都知道的故事,這一極具傳奇色彩和教育意義的故事在經過重新演繹之後,可以讓人更全面地認識勾踐。 不同于以往歷史劇著重殺戮場面的描寫,《臥薪嘗膽》則更多細致刻畫了人物內心的情感激蕩。(新浪網評)

該作品徘徊于以往歷史劇老藍本,不遺餘力的宣揚了一種健康的、激昂的人生哲學。營造出了春秋戰國時期威嚴、深邃的歷史氣息,是中國歷史劇的一大突破。通過胡軍大氣、精湛的演技,從人性、命運的角度對吳王夫差的刻畫,讓觀眾看到了歷史背景下真實的帝王,與風雨飄搖的古老中國的命運與權力的抉擇。(韓媒評)

該劇是一部蘊涵著豐富歷史精神和復雜人性深度的力作,成功地塑造了中國歷史上一位“勵精圖治”的帝王形象,展現了春秋時代的社會風尚,尤其是越王勾踐的自強不息、忍辱負重都體現出最富人文價值的本質。(新浪網評)

編劇沒有把故事停留在爾虞我詐的宮廷爭鬥、權術之爭上,編劇在創作中把這個古老故事提升了,讓觀眾更多的看到的是人性的爭鬥,通過作品宣揚了一種健康的、激昂的人生哲學。在這一點上,《臥薪嘗膽》的編劇突破了以往歷史劇創作者的思想意識,推進了中國歷史題材電視劇的發展。劇集很好地營造出了青銅色的、威嚴、深邃的戲劇氛圍。(解放軍藝術學院電視藝術中心主任李荃談 )

分集劇情

第1集

公元前505年,風雲變幻的東周末期,諸侯列國爭霸中原。漸漸強盛起來的吳國,已將擴張戰略作為國策的重中之重。越國,正是它欲吞並的小國之一。馬隊逃亡。馬車上的,正是與吳國太子波和親的越國王女季菀。她偷偷潛出吳宮,奔歸故鄉。訊息傳至越國,大將軍石買知道監國太子勾踐定會出兵去迎季菀,他怕由此引發吳越戰爭而壓著未奏。不料守兵岩鷹奏明勾踐,勾踐怒命夜鼓急朝。眾越臣為迎不迎季菀而當朝爭吵。吳王闔閭怒斥太子波無用,甚至有了廢他之念。闔閭命將軍公孫雄將季菀追回,相國伍子胥卻認為不如暫時放她回去,這樣才有伐越的理由。太子波的幼弟夫差追上季菀,力勸季菀和他回吳。公孫雄率軍趕到,而越國來迎季菀的靈姑浮大軍也已洶涌而至。為了阻止兩軍開戰,季菀拔劍自刎,受了重傷。此時,報人來報伍子胥放季菀歸國之令,終使兩軍撤回。夫差為避免太子波被廢而力求文服越國,盜取符節,自命使節前往越國。闔閭則命王子累領兵五萬,出征越國討要季菀。伍子胥讓夫差下達戰書,他要同時考驗夫差、王子累這兩位太子人選。

第2集

夫差向越國行人曳庸表明要避免吳越征戰,請求帶走季菀,勾踐毫不理會。王子累五萬大軍隨之而來,圍困石門關,夫差一直拖著未下戰書。勾踐召見石買,石買知道他要逼自己支持抗吳,假意表示隻等勾踐下令。石買召集眾文臣圍諫勾踐不戰,司直扶同卻力主一戰,為勾踐解了圍。越王妃棠麗的宮中傳出季菀引來吳軍的謠言,掌管後宮的太子妃雅魚撤換了棠麗的下人,越王允常由此判斷出勾踐主戰的意圖。允常在探明大將軍石買同自己一樣,也主張不戰的態度後,讓勾踐令季菀回吳。勾踐從雅魚處得知,季菀歸越的真正原因,竟是因為吳王闔閭的強暴。勾踐對父王允常的做法越發憤慨。

第3集

吳太宰伯嚭勸王子累在攻破石門關之前先請大王召回夫差,否則夫差有性命之憂,王子累卻有意不管。伯嚭密傳信予夫差,告知王子累三日後便出兵。夫差當機立斷,直奔越宮大喊要下戰書。勾踐讓夫差來到大殿,接了戰書。允常卻突然出現,許諾夫差季菀次日即啓程。吳國仍然要求越國割城五座,賠償三倍糧餉。石買以告老辭印要挾勾踐,勾踐怒而收了他的將軍印。王子累以盜符節、壓戰書為由私自扣押了夫差,又命人拿下季菀,季菀撞越國界碑而死。未向吳王請示,王子累率兵攻破了石門關。

第4集

允常聽說季菀已死,石門關被攻破,臥病不起,授石買為輔國大將軍。石買受命廢了太子勾踐,隻有扶同和太史皓進為勾踐喊冤。勾踐被廢,王子累仍不肯退兵。楚國為助越國,派楚兵兩萬陳兵吳國邊界,並派楚使文種去見勾踐,被石買阻攔。伍子胥獻計讓王子累先伐楚,後伐越。太子波因病而亡,吳國立太子之事迫在眉睫。闔閭令公孫雄遣調王子累,率兵回國。同時,伍子胥命行人王孫駱趕在公孫雄之前,從王子累手中救出夫差。

第5集

伯嚭將伐楚之事告訴夫差,稱夫差如能文服越國,王子累將前功盡棄,夫差即刻返越。勾踐和扶同去見文種,沒想到文種已被石買、曳庸帶走。夫差交給曳庸讓越國臣服的契約,允常、石買等一味懼怕,準備接受。王子累大敗楚軍,把伯嚭支開,讓他回國。伯嚭見夫差還沒有訊息,心內焦急。允常打算立公子稽會為太子,放出口風,試探群臣。扶同雖是稽會的舅舅,卻沒有私心,請皓進與他一同說服其他大臣反對立稽會。勾踐憂慮軍中沒有信任的人,雅魚想向鳶蘿打聽靈姑浮的想法,她是石買的女兒、靈姑浮將軍的夫人。棠麗提醒允常,雅魚和鳶蘿私下有來往。

第6集

石買從允常處得知鳶蘿、雅魚來往之事,怒要靈姑浮鞭打鳶蘿。允常因鳶蘿之事懷疑石買,特命人試探他是否有奪權之念。闔閭不願夫差拿到臣服之功,欲打造一套王儀鹵薄賞賜給越國,逼他們接受。伍子胥隻好派王孫駱去辦,讓他換回夫差。石買忍辱讓稽會接受了王儀鹵薄。勾踐大怒,命鼓人升朝,勾踐一派與石買等人針鋒相對。允常趕來,殺了鼓人,讓勾踐不必再為越國操心。扶同路遇被石買廢為庶民的黑翼,表示願助黑翼重取功名,黑翼從此投奔扶同門下。

第7集

允常終向勾踐下狠手,要將他發配到荒無人煙的甬東。稽會即將為王的前夜,允常帶他練習登基。就在靈姑浮護送稽會準備離開之際,黑翼在扶同的安排下刺死了稽會。看到喜愛的外甥死在自己手裏,扶同隻有以自決面對,棠麗則近乎半瘋,允常更是承受不了這突然的刺激,猝然駕薨。石買等人都把矛頭指向勾踐,懷疑勾踐指使了扶同。雅魚恐有事端,帶公子與夷前往鳶蘿府上躲避。靈姑浮追到刺客黑翼家中未見蹤影,便殺人滅口,焚燒房屋。楚人範蠡的母親委托皓進助範蠡在越國出仕,範蠡暫住在皓進家中,以卜卦為生。莫不邪想擁立石買為王,拉攏辛田除掉勾踐,找範蠡問卜。範蠡判斷出靈姑浮府上將有變亂,速告與皓進。莫不邪帶人馬殺向靈姑浮府,欲殺與夷,兩方劍拔弩張,一觸即發。

第8集

石買得到訊息及時趕到,阻止了一場血戰。王孫駱得知越國有亂,急勸夫差離開越國。不想路遇奉伍子胥之命前來的公孫雄,夫差被莫名其妙地囚禁起來。伯嚭偷偷看望夫差,告訴他太子波去世的訊息。勾踐登基了,他親自掌管大將軍印,封靈姑浮為大司馬,岩鷹為侍衛統領。皓進受範蠡重托力薦楚使文種,文種從此成為越臣。而勾踐第一次見到範蠡,卻對他的卜卦身份和滿嘴的長篇大論不以為然。闔閭聽聞勾踐登基,不顧眾臣勸阻,要與王子累在石門關匯合,消滅越國。眾越臣請求在開戰前殺了石買、曳庸以振士氣,文種的一番不殺之論與勾踐不謀而合。

第9集

文種建議勾踐御敵之策可問範蠡,勾踐卻認為範蠡隻會些陰陽之術。皓進隻好求苦成報雅魚疏通此事。勾踐終于答應再見範蠡,安排範蠡與石買等人論戰。範蠡一番言論讓勾踐徹底折服,兩人促膝長談至深夜。吳越兩軍于石門關開戰,越軍未戰便膽怯不已,臨陣脫逃。勾踐嚴懲率先逃跑者,公開問斬。範蠡獻計棄石門關,襲破伯嚭三座營帳。靈姑浮向勾踐抱怨,文種招募來的兵丁都是老弱病殘,勾踐焦急,悄悄趕回王城。為協助範蠡的戰術順利實施,靈姑浮配合他演了一出苦肉計。勾踐受文種啓發,去大獄提取囚犯以補充兵源。

第10集

石買在太廟大哭越國將亡,以死要挾,勾踐將他和曳庸帶到戰場觀戰。決戰前夜,範蠡安排靈姑浮明日詐敗以引出闔閭,並頒布了勾踐的獎賞政策。楊柳灘戰役,闔閭、王子累勝券在握,根本沒把越軍放在眼裏,不想自越軍陣中步出三百死士,當他們自刎而亡時,發出三聲驚天動地的吶喊,駭得吳軍心驚膽顫。勾踐趁機揮師沖殺,吳軍潰敗。闔閭逃亡,靈姑浮勇追不舍,飛戈刺中闔閭的右腳。伯嚭護衛闔閭,與殘兵敗將集結在一個廢棄的兵寨。闔閭怒而砍掉自己受傷的腳趾,囑托王子累一定要手刃勾踐,使他亡國滅族。王子累趕回吳國逼公孫雄派軍去復仇。

第11集

闔閭失血過多而亡,大獲全勝的勾踐為少了十三顆頭顱的自刎死士以青銅鑄頭,以此激勵越人奮勇殺敵,又讓石買擬賞賜之策,獎勵有功將士。吳國祭拜闔閭,伍子胥安排夫差跪祭。夫差大鬧靈堂,當眾發下三大重誓,王子累等怒不可遏,都要殺掉夫差,被伍子胥阻攔。勾踐深知王子累殘暴,認為夫差嗣位對越國有好處。文種主動要求去吳國助夫差登上王位,勾踐卻決定讓曳庸前往。公孫雄懇求伍子胥放了被囚禁的夫差,又變賣家產準備財寶,助夫差爭王位。夫差卻備了一隻被啄斷毛的公雞去見伍子胥,和進獻各種財寶的王子們形成鮮明對比。曳庸重金賄賂伯嚭,助夫差登基,被已投奔公孫雄的黑翼發現。

第12集

公孫雄派人拿下曳庸,曳庸稱已被勾踐革職,來吳國是為避難。伍子胥下令用刑逼他說出實話。勾踐得知曳庸被抓,納範蠡計策將曳庸府人全部流放,以造成假象。文種獻計馬上賄賂王子累,向他示好。伍子胥不禁難辨真假。夫差決意放棄爭奪王位,要為太子波守靈三年。伍子胥聽聞,去探夫差態度,被他一席話所打動。吳宮盛傳闔閭臨死前曾定下嗣君之人,伍子胥找伯嚭打聽,伯嚭謊稱是王子累,又去王子累處挑撥說伍子胥想立夫差為王,煽風點火。在他的精心安排下,一場變亂之後,夫差登上了吳國王位。

第13集

棠麗將公子稽會之靈搬進了靈姑浮府,鳶蘿怕觸怒勾踐,牽連父親石買,勸靈姑浮忍氣吞聲。越軍將士憤石買所擬的賞賜之策不公,去其府門前靜坐,勾踐殺了率先滋眾鬧事的人示眾。石買明白勾踐不糾正其策之錯誤,是為了讓他明白何為臣之本分。夫差剛一登基就與伍子胥發生分歧,伍子胥要建陸師,夫差則認為水師最為必要,伍子胥隻好順從。夫差命公孫雄即刻編練水師,又讓王孫駱去越國議和,伍子胥氣得拂袖而走。為了約束夫差,伍子胥安排十幾名士兵時刻在夫差耳邊高呼,使他不忘先王之仇。曳庸被夫差下令送回越國,這使勾踐懷疑曳庸已變節。文種接替皓進,任為行人,與王孫駱議和。範蠡明白勾踐心中必戰的想法,文種則決心實現議和。靈姑浮為探吳軍底細,化裝成獵人潛入吳軍水師,險些被捉住,負傷逃走。

第14集

靈姑浮探得吳軍實情,勾踐怒其不顧身份親去打探,免其軍職,又派苦成帶御醫為其療傷。苦成在靈姑浮府中看見稽會靈位,雅魚這才知道此事,命棠麗抬走靈位,並為棠麗向勾踐求情。靈姑浮請得勾踐允許偷襲吳國水師,正在議和的王孫駱向文種抗議,指責越國沒有信義。文種以為是範蠡煽動勾踐所為,痛罵範蠡,範蠡這才知道偷襲之事,卻不想解釋。靈姑浮突襲失敗,勾踐撤其大司馬之職,故意做給文種和範蠡看。為了加強文臣中主戰的呼聲,又讓曳庸復出。石買明白勾踐的心思,讓靈姑浮主動去請戰。靈姑浮請戰,文種極力反對,範蠡卻默不作聲。

第15集

範蠡知道勾踐不會聽勸,必戰無疑,便刻下《審戰》奏冊,獻與勾踐,同時告病回鄉。文種獻上割袍斷義一計,勾踐又派皓進送給範蠡空的劍鞘,範蠡明白他們的意思,卻仍執意離開。雅魚經皓進提醒,命岩鷹去楚國請範蠡的母親,欲求範母召回範蠡。文種在宮外大喊大叫,執意要見勾踐談言和之事。勾踐為讓文種死心,同意他前往吳國議和。文種在吳國受盡羞辱,甚至被趕出驛館,但仍堅持不回越國。曳庸受命賄賂伯嚭,請伯嚭安排夫差召見文種。伯嚭將曳庸送來的偶器獻給夫差,夫差十分喜歡,卻被突然高呼“先王之仇”的兵士掃了興致。

第16集

伯嚭陪夫差出去遊玩,在夫差面前挑撥勾踐登基與伍子胥的錯誤有直接關系,並安排文種見了夫差。伍子胥得知,怒而召伯嚭進殿,在夫差面前痛斥他。夫差則要王孫駱善待文種,與之言和。範蠡遵母之命返回越國,範母緊閉房門,讓範蠡先去請罪再進門。勾踐故意不見範蠡,直到他跪至深夜。君臣二人和好如初。勾踐下令向吳國開放邊貿,裁撤戎邊將士,此舉令伍子胥、王孫駱大為迷惑,無法判斷勾踐的真實態度。伍子胥未向夫差奏報此事,夫差惱怒,前來問罪。文種得到範蠡的信函,才知勾踐此舉意在麻痹吳人,並非真想議和。于是匆匆趕回越國,欲力勸勾踐。勾踐密召石買談椒山之戰,石買卻要告老回府,勾踐應允。

第17集

文種回國後直奔越王宮,滔滔不絕力諫勾踐不要開戰,卻發現對面的勾踐雙目已閉,隻好告退。文種回去後便布置府門,為越國吊喪。勾踐起兵三萬,秘至椒山。夫差想親自上陣,伍子胥卻不同意。公孫雄首戰告敗,伍子胥怕夫差焦急,截住戰報未奏。夫差從伯嚭處得知戰況,按捺不住,深夜找伍子胥討論戰術,不料卻被伍子胥駁斥。夫差怒氣沖天,砍殺了每日在其耳邊呼喊的十八名兵士,命人將頭顱送往相國府,著鎧甲奔水師而去。留守王城的範蠡深知椒山之戰必敗,提前將母親送往齊國。靈姑浮等人殺入吳軍水師大營,才知已中空城計。受到吳軍反圍的越軍潰不成軍。

第18集

範蠡預料越軍會被反圍,請文種去找伯嚭周旋。雅魚命範蠡帶上守城兵將,速去接應勾踐,並重托岩鷹護送與夷等人前往會稽山。辛田、介子豹受靈姑浮之命,請勾踐速離營撤退。靈姑浮與黑翼狹路相逢,孤身一人浴血奮戰,悲壯死去。範蠡等人來遲一步,未見到勾踐。範蠡命胥犴率軍前往固城與勾踐匯合,自己則返回通知雅魚撤離王宮。路上,範蠡救了一個被吳軍追趕的小孩,托付給雅魚。雅魚率後宮眾人逃亡,卻已經來不及了,被堵在宮中。文種冒死見到伯嚭,以伍子胥和伯嚭之間的關系為切入口,一番妙語說動了伯嚭,伯嚭同意幫忙保住越國。

第19集

勾踐正率軍逃往楚國,伍子胥力諫夫差放棄固城追擊勾踐,殺掉勾踐,吞並越國。夫差卻意欲使越國俯首稱臣,讓勾踐親口承認自己輸了。為此,夫差向諸侯列國頒布詔書,稱如果勾踐回越投降,必不殺之,並保留越國宗廟、臣民。範蠡縱馬狂奔終于追上勾踐,他送上夫差詔書,冒死勸說勾踐投降。為了儲存越國,勾踐含辱歸越投降。越國大殿上,夫差高坐于王位,命令勾踐七日之內入吳為奴。

第20集

西施梳理完畢拜見雅魚,雅魚這才發現範蠡所救之人竟是一名稀世美女。雅魚決定將西施許配給範蠡,但國難當頭,範蠡無心接受,隻答應西施可暫住府內。勾踐召見範蠡、文種,將越國托付給二人,範蠡卻主動提出要隨勾踐入吳為奴。岩鷹突然來報,去往會稽山之時與王子與夷失散,這無疑給越國的前途又蒙上了一層陰影。入吳期限即到,範蠡命府人叫西施收拾行李,西施以為範蠡嫌棄她,傷心離去。入吳之日到了,勾踐被披枷戴鎖,眾越臣也被鎖上大料,在吳兵的鞭打呵斥下,跋山涉水,前往吳國。

第21集

夫差在吳國宗廟外侮辱越人,他令勾踐給吳國列祖列宗下跪,勾踐昂然不跪。夫差命軍卒強按倒勾踐,並怒而踩其頸項使勾踐低頭。越群臣感到萬分屈辱。伍子胥請求吳王殺掉勾踐,吳王則說我要的是絕對的臣服,拒絕了伍子胥的請求,伯嚭隨聲附和,遭到伍子胥痛罵。勾踐君臣被帶到囚禁地採石場。司獄官掩燭示意,想住監倉得自己蓋,群臣開始搬原木石塊。伍子胥採納王孫駱建議,讓黑翼去殺勾踐。黑翼沖獄,然而伯嚭的人馬已經趕來,將黑翼死死攔住。夫差命侍臣告訴伍子胥,勾踐的命必須留著,要相國適可而止。

第22集

辛田為保護其家族流傳的龍紋玉珏不受吳兵掠奪而遭到毒打,並不幸染上傷寒。掩燭將辛田拖進勾踐監倉,辛田明白,掩燭想讓大王染病而死。辛田囑咐勾踐要活著,早日重振越國。他把油燈的油潑灑在身上,悲壯自焚而死。掩燭遵王孫駱之計讓勾踐跪受吳國祭奠戰亡將士的祚肉,勾踐不從,被掩燭上了大料。勾踐拒食吳之食,眾越臣亦集體絕食以抗議。數日後,不斷有人餓死。勾踐奄奄一息,伍子胥聽說他要死了,特地前去查看。範蠡想出了詐死之計,苦成裝作餓死,被速心埋屍時放走。

第23集

勾踐不忍大臣們為救自己一個個餓死,決定進食。伯嚭奉夫差之旨來探監倉,發現勾踐被上了大料。他暗示勾踐、雅魚上大料並非夫差之意,隻要勾踐說一個服字,他便能救勾踐。勾踐拒絕。苦成終于回到越國見了文種,文種得知勾踐處境,命眾臣蒐集美女和寶物。文種帶著皓進忍痛交出的鋯石和美女趕到吳國賄賂伯嚭,伯嚭收下。伍子胥得知後向夫差提出參劾,伯嚭請求給他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于是夫差將其下了大獄探聽越臣想法。範蠡以獻北進良策作為交換,讓伯嚭救勾踐。伯嚭提出讓文種求見夫差告之勾踐處境。文種來吳,當廷怒罵夫差。

第24集

夫差得知勾踐被鎖上大料,前往監倉察看,命人將勾踐解下大料。面對範蠡咄咄質問,夫差刺死掩燭,並下令所有越囚不必勞作,飲食起居一律善待。文種回國後決定加緊尋找王子與夷,並秘密招募男童進行培訓,為將來建立武士隊伍做準備。夫差從公子友頸上發現了鋯石,將伯嚭提出問話。伯嚭巧言令色,提出該立公子友為太子之事,夫差高興之餘將他官復原職。公孫雄為北進之事詢問伯嚭是否有良策,伯嚭將範蠡從獄中請出,範蠡提出打尊周之旗和邗溝之策。伯嚭、公孫雄親送範蠡歸獄,眾越臣懷疑範蠡變節,密告勾踐。伯嚭將範蠡之策獻與夫差,稱是自己在獄中思慮而得。

第25集

伍子胥亦將自己的北進之策獻與夫差,再次進諫夫差不可不防越國,夫差敷衍會好好考慮。範蠡使計見到勾踐,在黑翼的監視下勸勾踐臣服也不失為一種選擇,勾踐不解範蠡深意,誤以為他已叛變。雅魚卻認為範蠡說得有道理,勾踐似有所悟。伍子胥向夫差獻計,讓因天旱而欠收糧食的越國提供攻打魯國所需的兵源、糧秣,以試探越國是否還有復仇之念。如果文種拖延敷衍,便是殺勾踐的機會。文種險些上當,幸被石買阻止而破伍子胥之計。夫差讓勾踐為其牽馬,至懸崖邊,夫差仍命前行,勾踐一腳踏空,手抓韁繩而吊于萬丈懸崖之上。勾踐在被嘶叫的烈馬拖上懸崖後,終于跪倒在夫差腳下。與夷終于有了下落,為避人耳目,他被安置在石買家中。

第26集

勾踐回來後便刻詩于竹簡,主動提出要見夫差,並獻詩于他。夫差北上心切,不聽伍子胥勸阻,不切實際要攻打齊國。出征之日,伯嚭特意將勾踐帶去送行。勾踐獻媚,甘當夫差的上馬石。伍子胥深知夫差此去恐遭偷襲,凶多吉少。正當夫差受突圍之際,伍子胥率軍前來救駕,且于危亂之中為夫差擋了一箭。夫差大為感動,醒悟自己不聽忠言,狂妄輕敵,認伍子胥為亞父。伯嚭獻上範蠡的百牢宴之計,被伍子胥阻攔,讓夫差用勾踐的頭顱做宴會供奉。宴會上,勾踐當著諸國使臣的面高聲頌詩,贊美夫差,以示臣服。夫差飄飄然忘記了殺勾踐的許諾,伍子胥憤而離席。夫差追上失望而欲離開吳國的伍子胥,發誓不會放勾踐回國,勸伍子胥不要拋棄吳國。

第27集

眾越臣無法接受勾踐的轉變,認為他心智已亂,隻有範蠡了解勾踐所想。伍子胥讓新任司獄官黑翼在越臣中物色一個有可能叛變的人,黑翼試探介子豹,未果。皓進來看勾踐,卻受到勾踐的驅趕。諸稽郢等人告訴皓進勾踐變了,速回國立與夷為王,不料被黑翼聽到此言。公孫雄前往越國,將與夷斬殺。伍子胥特意去監倉告知勾踐,勾踐強壓悲痛仍示臣服。伍子胥嘆服範蠡的邗溝之策,勸夫差收服或殺掉範蠡。夫差來到監倉請範蠡做客卿,範蠡不從,夫差欲殺之。

第28集

夫差欲絞殺範蠡,關鍵時刻,文種帶西施前來。西施請求與範蠡一道赴死,夫差下令將兩人一起行刑。雅魚眼看二人就要喪命,站出勸說範蠡。範蠡理解雅魚話中含義,終于表示願為吳王效犬馬之勞。吳國前日攻打齊國卻未通知晉國,宴請諸國使臣卻不邀請晉國,晉使因此前來興師問罪,夫差不巧于此時病倒。勾踐哭喊著要見夫差,做出令眾人驚駭的嘗糞問疾之舉。晉使一再以出兵相威脅,伍子胥想出一計,要將雅魚獻給晉使。伍子胥對勾踐說明雅魚會遭受晉使百般凌辱,如果勾踐不願意,可留下雅魚。勾踐依然佯裝瘋癲,囑咐伍子胥要夫差按時出恭。

第29集

雅魚被不知情的晉使凌辱,事後伍子胥告訴晉使雅魚的身份,以此要挾晉使簽下了對吳國有利的盟約。伯嚭當廷將此事奏明夫差,夫差大怒,罷免了公孫雄的將軍之職。文種前往吳國質問雅魚一事,夫差第一次表示出了放勾踐歸越的想法。伍子胥大驚,隨後提議夫差以歸越試探勾踐是否真的臣服。夫差說如果勾踐答應回國,他便殺掉勾踐。不料,勾踐識破了伍子胥之計,跪求夫差別讓他回去,聲情並茂地高頌贊美詩。眾越臣不解,群情羞憤,庄子衛更是不堪忍受此辱,跳崖自盡。

第30集

終于,諸稽郢對勾踐徹底絕望,繼而憤恨,他趁著夜色潛入勾踐監倉,一劍刺中了勾踐。諸國使節來吳詢問此事,夫差迫于壓力,當眾宣布放勾踐回國。伍子胥隻好召集眾臣圍宮靜坐以示抗議,伯嚭再一次趁機在夫差面前詆毀伍子胥。夫差認為伍子胥一再要殺勾踐是給北進爭霸製造屏障,伍子胥絕望而無奈,求夫差在放勾踐回國之前,讓他簽下永遠臣屬吳國的盟約。夫差欲在勾踐回國之前殺掉範蠡,被伯嚭阻止。伯嚭獻計向勾踐索要西施,以使勾、範君臣不和。勾踐等人終于啓程回國,範蠡以勾踐昏迷為由婉拒簽署臣屬的盟約,夫差沒有強求,甚至還封地百裏予勾踐。

第31集

伍子胥放了仍被鎖在大料上的諸稽郢,命他在歸越途中殺掉勾踐。豈料範蠡早有防備,特備空車等待諸稽郢行刺。伍子胥哀嘆天亡我也。石買送勾踐斬將劍,以警示越國應永不言戰,雅魚代勾踐收下。吳國傳來索要西施的信函,文種奉雅魚之命覓到美女鄭旦頂替西施送往吳國。介子豹受伍子胥指使,在石買處誣陷範蠡是叛徒、奸細,石買本就懷疑範蠡要奪權,于是召集眾多老臣去勾踐宮外圍坐,要求覲見。範蠡聞訊而來,一番慷慨陳詞,化解了猜疑。

第32集

越國百姓求見勾踐,勾踐當眾自責,並宣布免去三年賦稅和勞役。一老者送與勾踐一膽,勾踐心領神會。勾踐下令不準修復宮苑,砍柴薪于馬廄置榻。從此日復一日,臥薪嘗膽。勾踐親去探望諸稽郢,任其為大將軍,並賜斬將劍。吳國致函質問西施一事,範蠡向勾踐表示,若強要西施,隻會得到屍骨兩具。範蠡、西施向雅魚求助,雅魚擅自命車送西施出城。夫差已派公孫雄前來迎接西施,勾踐命人將西施抓回。

第33集

勾踐當著公孫雄的面故意將雅魚、範蠡看押起來。西施被追回,在聽了雅魚一番肺腑之言後,終于接受了去吳國的事實。範蠡心中明白夫差此舉意在離間,雖無法忍受其辱,但為了越國隻能忍痛受之。西施對夫差聽命順從卻內心不服,反而激起了夫差的興趣,夫差下定決心要俘獲西施的身與心。吳國洪災,伯嚭下令將洪水引向越國以泄洪,導致越國變為澤國。

第34集

夫差因為眾臣力阻圖霸而停了朝會,常與鄭旦玩耍,旁敲側擊詢問鄭旦西施的情況。越國因洪水而欠收,石買建議勾踐向吳國借糧,範蠡奉命前往吳國。伍子胥力諫夫差不但不能借,還要趁災荒之際出兵拿下勾踐,說邗溝就是越國的陰謀,夫差這才知道邗溝幾乎成了一條廢溝。鄭旦將範蠡來吳國借糧的事告訴西施,西施不顧一切前往驛館。兩人相見,淚眼迷離。西施要範蠡帶她回去,範蠡卻勸西施忘記過去,記住越國的請求。勾踐夜聞棠麗啼哭,命岩鷹送去食物探望。

第35集

西施私會範蠡,夫差大怒,將範蠡看押起來。西施為求夫差給越國借糧而主動提出伺候夫差,被夫差拒絕。夫差提審範蠡,絕口不提西施之事,隻以邗溝來問罪。範蠡又提出了在兩湖之間加挖一溝的謀策,夫差聽信,但仍不肯放範蠡回國。幾日來情感上的折磨使西施病臥在床,夫差前去探望,西施請求遙祭祖先,夫差應允,並陪其一同祭拜。路上,西施看到越民餓死的慘狀,心急如焚,回來便大病不起,夫差在榻邊守候了三天三夜。夫差終于答應給越國借糧,但卻扣押了範蠡做人質。棠麗與岩鷹有了私情,棠麗要岩鷹去刺殺勾踐,被他拒絕。不久,棠麗懷了岩鷹的孩子,此事很快在宮裏傳開了。

第36集

勾踐將岩鷹從自己身邊調開,派往諸稽郢處,岩鷹明白大王已有所察覺。岩鷹從棠麗刻的字而知,棠麗殺勾踐的心一直未死,他力勸棠麗放棄,一起逃往楚國好好過日子。棠麗隻好求他把勾踐的袍子取來。棠麗瘋狂地刺戳勾踐衣袍,囑咐岩鷹殺勾踐為自己復仇,自殺而死。岩鷹發瘋般地去刺勾踐,面對坦然不驚的勾踐,最終選擇了自決。公孫雄前來催越國還糧,並趁機探察越國兵營。公孫雄質問勾踐為何私自募兵,勾踐稱這是為吳國培訓的三千兵士,將把他們與糧食一同送與吳國。介子豹發現文種將炒熟的種子摻在歸還吳國的糧食中,密報與伍子胥。伍子胥急忙奏給夫差,而驗查後卻發現都是好種,夫差不悅。原來是勾踐阻止了文種,並處死了叛徒介子豹。伍子胥再次進諫夫差不要接受越國送來的合歡木,稱亡國之兆已顯,與伯嚭針鋒相對。

第37集

夫差賜西施靈符,卻仍得不到西施一笑。西施求他放了範蠡,話未說完就被拒絕。夫差決心要讓西施忘掉範蠡,為她建了館娃宮,還把她的兒時玩伴從越國接來,無奈西施仍是愁雲滿面。邗溝建成,夫差不聽伍子胥直諫要攻打齊國。伍子胥跪堵在城門,以死相求夫差不要出征,被夫差下令抬開。夫差臨走前送給西施特意採集的玄冰,希望能以自己的勝利和真心溶化西施這塊堅冰。夫差凱旋歸來,準備放了範蠡。他讓西施做個決斷,在他與範蠡中間選擇。西施選擇留在吳國,歸國的路上,範蠡忍不住淚流滿面。伍子胥心灰意冷,不再上朝。夫差終下狠心,派伍子胥出使齊國,欲借齊王之手殺之。公孫雄修書給好友齊臣鮑熹,求其保護伍子胥。

第38集

範蠡寫信將伍子胥把家小帶去齊國的訊息告訴伯嚭,夫差聽聞,又見伍子胥安全歸來,認為伍子胥已存叛逆之心。夫差讓伯嚭、伍子胥二人解釋自己昨夜之夢,伍子胥直言這是臣弒君和亡國的征兆,後悔當初不該立夫差為王。夫差大怒而殺之,幸被太子友死死攔住。君臣徹底決裂。伍子胥回府便為吳國吊喪,夫差派伯嚭送去屬鏤劍賜死。伍子胥拜托公孫雄,他死後,挖其雙目掛于蛇門之上,他要親眼看看勾踐如何殺入姑蘇。伍子胥吞劍而亡,一代忠臣便這樣含冤離去。夫差將前往黃池會盟,命王孫駱、太子友留守都城,並發詔書讓勾踐十日之內率軍一同前往。

第39集

夫差見勾踐拖延,疑有二心,一直等到勾踐出兵之日才放下心來啓程。勾踐出征,石買前來阻攔,求勾踐不要助紂為虐。勾踐終于說出實情,此次出征,並非助夫差爭霸,而是要消滅吳國。夫差到了黃池,晉公卻還未到。伯嚭奉命以武力相要挾,要求先行歃血。勾踐率軍到了吳國,範蠡使計讓太子友開啟城門,越軍攻佔姑蘇城。報人來報,姑蘇陷落,太子被殺。伯嚭卻殺了報人,隱瞞未奏夫差。

第40集

夫差正與晉相等人商談,公孫雄將姑蘇的訊息耳語報給夫差,夫差強顏歡笑。為盡快返城救援,夫差下令即刻包圍黃池,武力逼晉公簽訂盟約。當上霸主的夫差殺回姑蘇,勾踐下令放吳軍進城。王孫駱見到夫差,自刎謝罪。公孫雄奉命前來給越國下戰書,要求越軍後退十裏,吳軍出城與之決戰,勾踐勸吳軍不要做無謂的抵抗。夫差派伯嚭突圍出去向晉國求援,勾踐故意放伯嚭出城。夫差放西施、鄭旦等越女投奔越軍,西施卻不肯離去。兩年多過去了,吳越仍在僵持。越軍傷亡得不到補充,吳國更是出現了易子而食的局面。伯嚭受盡羞辱終于回來,果不出勾踐所料,一粒糧食、一個援兵也未求到。夫差絕望中派伯嚭求勾踐議和。

第41集

面對西施,夫差道出肺腑之言,自責空有勇力卻一事無成。伯嚭的頭顱被送回,夫差無語,隻請西施再給他跳支舞。舞蹈未完,夫差便已不知何時離去。勾踐終于收到了夫差的投降書。空蕩蕩的吳國大殿上,夫差幾近狂亂,他想結束自己的生命,然而,遠處傳來的伍子胥的聲音勸阻他放棄了這個念頭。次日,夫差跪求勾踐保住吳國宗廟和臣民,勾踐則答,吳國將不復存在。範蠡四處尋找,終于找到了準備自焚的西施。西施說她已不是原來的自己,範蠡表示要用一輩子等待她忘記過去。兩人最終泛舟離去,不辭而別。勾踐命文種厚葬仍然選擇了自殺的夫差。當他回到越國時,卻發現雅魚已經永遠地離開他了。坐在曾經臥薪嘗膽的馬廄裏,勾踐慨然凝思,陪伴他的隻有一團孤寂。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