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底48天 -2013年午馬主演電視劇

臥底48天

2013年午馬主演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電視劇《臥底48天》圍繞發生在博物館數件國寶級文物被盜後48天內的故事展開,反映我國刑警的真實寫照展現了中國當代第一部女警臥底的精彩故事!

  • 類型
    情感懸疑刑偵
  • 主演
    邵兵,楊立新,午馬,黃小戈
  • 導演
    龔朝
  • 編劇
    李薇
  • 中文名
    臥底48天
  • 其它譯名
    劫夢48天

劇情介紹

在該劇中,年輕演員黃小戈飾演的伊蓮與劇中女警臥底薛夢兒形成鮮明反差,她是黑幫老大德哥(午馬飾)的掌上明珠獨生女兒。從小與母親在加拿大長大,由于母親的病逝被父親接到身邊,“片中,我的首度亮相就是被父親的仇家追殺,父親的手下,東方華夏奮勇相救,父女兩得以死裏逃生,同時也讓我對邵兵飾演的東方華夏一見鍾情。”黃小戈介紹說。 伊蓮與東方華夏的相識激烈驚險,但就是這樣的環境下,擦出了伊蓮對東方華夏愛情的火花。東方華夏是父親最得意的手下,不但身手好,重要是他是個有頭腦的人。那次危險邂逅後,伊蓮就一直被東方華夏保護著,也被東方華夏英俊的外表和敏捷的思維深深吸引,兩人最後走到了一起。但是兩人的感情究竟何去何從?

分集劇情

第1集

古城博物館被盜,數件國寶級文物失竊。

警方迅速出擊,大批被盜文物被追回,案犯紛紛落網,但仍有兩名主犯在逃,五件國家一級文物至今下落不明,警方加大力度繼續追捕中。

市局刑警大隊刑偵支隊周作明隊長受命辦理此案。

周支隊派手下得力幹將,退伍偵查員出身的姚思奇隊長率人暗中監控古玩市場動向,一個綽號叫“紫月亮”的女人開辦的古玩店吸引了警方的視線。經查,綽號“紫月亮”的女人有重大嫌疑。身為境外某文物走私集團老大“德哥”的情婦,“紫月亮”掌握著失竊文物的賣家信息。

在警方的追捕中僥幸逃脫的文物偷盜罪犯“盜聖”,奇熱劇網驚慌失措地帶著一個包裹找到黃海哥。“盜聖”將兩件國寶級文物交給黃海哥後就倉皇逃竄了。黃海哥將文物拍照後,將文物存放在不引人註意的穩妥地方,然後帶著存有文物照片的隨身碟找到了紫月亮。

紫月亮立刻如獲至寶地將黃海哥提供的兩件被盜文物的照片發到香港。此前,她已將大梁君子提供的另外三件被盜文物的照片資料發給德哥。

與此同時,身在境外德哥與女兒伊蓮遭遇不明殺手的襲擊。德哥的手下東方華夏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使德哥脫離了險境,伊蓮由此愛上了東方華夏。 在警察局政保科工作的薛夢參加跆拳道訓練時誤傷了拳友小楊。薛夢在照顧小楊康復的過程中與小楊產生了感情,兩人確立了戀愛關系。

第2集

紫月亮先後發來的由大梁君子和黃海哥提供的文物照片,經東方初步鑒定,可能成色不錯。德哥派袁泰山和東方結伴前往大陸與紫月亮接頭將貨偷運出大陸。袁泰山負責安全無誤地將貨運抵公海,東方負責鑒定文物真偽,同時配合袁泰山工作。德哥私下底向東方許諾,如果此行順利,就講自己的位置傳給東方華夏。

薛夢與小楊的關系迅速發展,兩人相約去婚姻登記所登記結婚。眼看登記的日期就要到來,薛夢卻陷入前所未有的忐忑不安,她約好友肖鈺出來面談,傾吐自己對于是否結婚的猶豫不決。奇熱劇網肖鈺直接道出了薛夢這些年幾次錯過男人的追求,是因為心裏一直在想著東方華夏。肖鈺還告訴薛夢當年她懷孕時告訴薛夢說:孩子是東方的,其實她撒謊了,孩子並不是東方的。肖鈺的話令薛夢震驚,當年薛夢去質問東方時,東方竟不反駁也不解釋,竟應下了這盆黑水。

可因始終忘不掉年少時與東方華夏相處的時光,薛夢與小楊來到結婚登記處後,找借口逃了婚。 袁泰山給紫月亮去電,約定當晚在濱海機場到達廳見。紫月亮立刻訂票,趕往機場,姚隊率人在後緊跟。不料路途上紫月亮意外遭遇車禍,被送往醫院搶救無效後身亡,警方掌握的唯一線索面臨中斷。危急關頭,外貌酷似“紫月亮”的警察薛夢闖進了周支隊長的視線。周支隊決定讓決定有過一線鬥爭經驗的薛夢臨危受命,假冒“紫月亮”,踏上與海外文物走私集團接洽交易的危險旅途。


第3集

周作民征求薛夢意見,問她是否願意協助他們完成這次任務,薛夢不怕艱難困苦,答應了這次任務。薛夢答應後,周作民叫設計人給薛夢做了設計,使得她變成紫月亮的外形 。在薛夢做設計時,周作民安排人給薛夢介紹紫月亮的一些資料,以及一些文物資料。

薛夢害怕完成不了這次任務,周作民給她說組織上已經安排了人接應她,叫她不要緊張。進過設計師設計後的薛夢簡直就是紫月亮,大家對當前的薛夢外形感到很驚訝。外形 設計後,需要對薛夢進行外形氣質塑造。隨後,把紫月亮的隨身物品交給薛夢。周作民給薛夢安排了一切,把紫月亮的身份證給了薛夢,並給了她兩部手機分享.者電視其中一部是專一和支 隊聯系的,一部是紫月亮的。但是支隊的號碼隻能讓薛夢記住,不能儲存。薛夢過目不忘的記憶力,一下子記住了所有的號碼。在薛夢出發前,周作民告訴她這是她最後一張牌了 ,薛夢告訴他自己為什麽答應這次行動。從此以後,薛夢就是紫月亮了。周作民叫薛夢要平安的回來。在車上,薛夢看見車外的楊大寶在街上不停的打著電話,自己隻好對不起他 了。

泰山打電話給德哥,卻得知德哥病了,原來他中風了。泰山的兄弟懷疑德哥是假的中風,懷疑德哥是對付泰山的,之後給紫月亮打了電話還是關機。

薛夢上了飛機,照鏡子時發現姚思奇也在飛機上,心裏很踏實,于是在飛機上睡了起來。

薛夢下機後,姚思奇安排了大家的行動,大家在薛夢周圍各就其位。薛夢坐在那裏睡著了,突然接到一個電話,薛夢有些緊張,原來是袁泰山打來的。袁泰山問紫月亮是不是 出事了,紫月亮說自己在去機場的路上出了車禍。袁泰山問紫月亮為什麽手機一直關機,紫月亮向他解釋清楚後,袁泰山說自己在海悅飯店,他問海邊帥哥的電話,薛夢一時不知 道怎麽應付,原來這是他們的暗語,周作民隻好把他們的通話中斷。周作民叫姚思奇收隊,薛夢也完成了任務,想不到這次任務這麽簡單,準備回去。

第4集

袁泰山給東方華夏打了電話,他叫東方華夏在機場和阿彪見面,叫阿表把東方華夏接到海悅飯店去。和薛夢在機場門口不小心撞到東方華夏,兩人相見後很開心,東方華夏把 拉上了車走了。

姚思奇突然發現薛夢沒見了,一會兒功夫就不見了,大家不知道薛夢去了哪裏,這樣使得事情變得復雜起來。周作民聽說薛夢突然不見了,很吃驚。姚思奇把事情的經過說了 出來,大家都不知道薛夢為什麽會突然不見了。隻好調出機場的錄像,查出那輛車。

薛夢和東方華夏在車上聊的很開心,薛夢給姚思奇打了電話,說要去海悅飯店,並把房間號說了出來。姚思奇不準她去,姚思奇隻好答應了。袁泰山給紫月亮打了電話,問她 聯系到海邊帥哥了沒,她隻好敷衍過去了。

東方華夏和薛夢到海悅飯店樓頂喝咖啡,兩人十三年沒見了,正好敘敘舊。東方華夏問薛夢結婚了嗎,薛夢說自己結了。薛夢始終記得十三年前和東方華夏第一次認識的場景 ,兩人聊著這些年的事,薛夢給東方華夏說這些年她在找他,因為她想把那個吊墜還給東方華夏。

袁泰山來到了樓頂,他認出了薛夢是紫月亮,東方華夏很意外,他怎麽也沒想到薛夢就是紫月亮。姚思奇來到樓下,給薛夢打了電話,薛夢說自己在樓頂咖啡廳就掛了。袁泰 山害怕事情被暴露,就叫人離開。姚思奇帶著人進樓準備行動,卻在電梯裏錯過了,姚思奇看見薛夢和袁泰山他們在一起。薛夢知道如果現在承認自己不是紫月亮,那麽這條線索 將斷了,為了破案挽回文物,她隻好裝成是紫月亮。

薛夢突然成了自己的接頭人紫月亮,使得兩人不再有當初相見的喜悅。東方華夏明白紫月亮是什麽人,他不希望薛夢是紫月亮。袁泰山叫手下不準紫月亮和別人聯系。東方華 夏突然得知德哥中風了,于是打了個電話給阿貴。

姚思奇給支隊長打了電話,卻被支隊長罵了一頓。姚思奇給分享者電.視支隊長說薛夢他們已經上了高速公路,袁泰山可能把薛夢當作是紫月亮了。周作民很擔心薛夢的安危,對袁泰山突 然離開海濱很不解。

第5集

周作民為了讓薛夢盡快脫離危險,隻好叫姚思奇趕快把皇海哥的電話發給薛夢,希望薛夢將事情交給他們兩邊,自己脫身而出。可是薛夢沒有經過專業訓練,她能意識到這一 點嗎。薛夢收到簡訊後,趁著大家睡著了就把簡訊刪了。

薛夢想著自己的過去,那是她和東方華夏在一起的日子,可是現在自己卻變成了紫月亮,使得兩人間的距離遠了起來。袁泰山要紫月亮交出手機,對紫月亮進行了監控。紫月 亮把其中一部手機給了他們,與支隊聯系的手機卻留了下來。支隊通過衛星導航查到薛夢去了海南,安排人去雷州半島接應。

袁泰山臨時改變了行程,不去海南了,叫手下把車下了高速把車牌換了。薛夢明白自己的處境,她要摸清這些人的底細才肯脫身。薛夢不知道東方華夏的底細,不知道袁泰山 是不是察覺到了什麽。袁泰山說自己分享者電.視在機場都察覺到有警察,覺得不安全,所以要警覺點。泰山問東方華夏和紫月亮是什麽關系,東方華夏說是十五歲時的情人。

薛夢發現車沒有去海南,不知道去什麽地方,心裏也有點不安心。姚思奇帶著人來到收費站卡車,卻發現他們在上一個出口就出去了。

楊大寶找不到薛夢,隻好來到薛夢朋友肖鈺這裏問她薛夢的事,楊大寶叫肖鈺給薛夢打個電話,薛夢已經關機。楊大寶隻好走了。

袁泰山拿著紫月亮的身份證到賓館開了房,大家就暫時在這裏休息下了。袁泰山切斷了房間的電話,打電話要通過他的同意,不能隨意出去。

薛夢來到東方華夏房間,東方華夏把自己帶的東西都拿了出來,原來東方華夏生活在高壓之下,迫不得已。薛夢很擔心自己被他們看出來。她回到自己房裏,拿出手機,但是 害怕那些人監視到自己,她不能相信任何人。薛夢把手機藏了起來,這是她和同事聯系的唯一路徑。

東方華夏來到薛夢房裏,給她說還要往北走,要不要買點衣服,防止冷著。#

第6集

袁泰山把大伙叫去吃飯了,阿彪趁大家去吃飯,就在紫月亮房間裏安裝了監控設備。紫月亮感覺有問題,于是想回房間看看。袁泰山叫服務員放了跳舞的曲子,並叫手下等下請她 跳舞。紫月亮在房間裏翻了下,發現手機孩子,這時袁泰山手下叫紫月亮下去跳舞。紫月亮隻好下樓去了,阿彪看見紫月亮下去了,就偷偷進了紫月亮的房間放開她的箱子,卻沒 有找到手機。

紫月亮不肯跳舞,袁泰山隻好叫東方華夏和紫月亮跳,然而東方華夏卻拿紫月亮開玩笑,紫月亮很生氣,潑了東方華夏一臉的酒便走了。東方華夏也隻好跟著走了。

紫月亮(薛夢)叫東方華夏不要跟著自己,東方華夏說她應該感謝自己,是他幫了她這次。薛夢想了想確實是這樣,兩人拉著手一起看著海。兩人似乎又回到了以前。

薛夢問東方華夏還記不記得肖鈺,以前東方華夏救過薛夢和肖鈺。薛夢要走時,卻被東方華夏一把拉住強吻了一個,薛夢打了東方華夏一巴掌,氣憤的走了。她想起以前和東方華 夏在一起的時候。

袁泰山冒充保險公司給交管局打了電話,問昨天下午在機場路上是不是發生了一起車禍,交管局說是的。袁泰山現在才相信紫月亮確實昨天發生過車禍,但是對這個紫月亮總是有 點問題。袁泰山認為紫月亮沒有分.享者電.視想象中的那麽風騷,不老練。袁泰山問誰可能是臥底,阿彪說東方華夏可能是,袁泰山不相信東方華夏是臥底。袁泰山認為東方華夏後面還有其他 主子,叫阿彪把東方華夏監視好。袁泰山打算繼續試探紫月亮,他還是對她不夠放心。

阿彪很感謝袁泰山以前幫過自己,袁泰山給阿彪說他哥哥就是死在東方華夏手裏,但是報仇不要太急。袁泰山叫阿彪要監視到東方華夏,派幾個兄弟探下德哥是不是真的中風了。

周作民想知道薛夢身邊所有的人的信息,于是肖鈺叫來,問肖鈺有關薛夢身邊關系比較近的人,肖鈺說可能是東方華夏。並且把東方華夏的事情給周作民說了。周作民叫肖鈺用心 裏學知識分析下如果薛夢突然遇見東方華夏會怎麽處理。

薛夢想著姚思奇說的事情,心裏琢磨著。東方華夏敲了薛門的房間門,可是沒有人開,他隻好進來了。薛夢突然發現東方華夏在房裏,很吃驚。東方華夏說要給她禮物。

肖鈺向周作民說了薛夢以前的事,對她的性格和品格仔細的解說分析了下。在肖鈺眼裏薛夢是一個什麽都幹的出來的人。

第7集

肖鈺向周作民分析了薛夢的情況,周作民越來越緊張。薛夢突然開啟包,發現和組織聯系的那部手機不見了,薛夢很緊張,這手機到底去了哪裏?她回想著這幾天發生的事,就是想不到手機什麽時候不見了。

薛夢發現手機不見了,于是就不去吃飯了。東方華夏隻好把飯帶到薛夢房門口。阿三給袁泰山說著傳說中的紫月亮如何的風騷,袁泰山給阿三說以後要好好盯著阿彪,袁泰山對所有人都不放心。東方華夏來到薛夢的房間發現了監控設備,他明白薛夢處在危險之中,但是他覺得這個薛夢和自己當年認識的薛夢有些不同。

薛夢沒有了手機就與組織失去了聯系,卻突然想起紫月亮喜歡上網的習慣,于是出去上網和組織聯系。

周作民把薛夢的姨媽請來了,問問一些有關薛夢的情況。薛夢隻有姨媽一個親人,原來薛夢是一個棄嬰,從小遭遇很苦。薛夢的姨媽就把薛夢的情況詳細的說了出來,原來薛夢是一對雙胞胎中的一個,她是其中分享者.電視那個小而偌的孩子,被人棄掉。周作民才明白薛夢和紫月亮為什麽那麽像。薛夢從下就是個懂事的孩子,從來不讓大人擔心。

薛夢來到網咖,用紫月亮的身份和網路情人聯絡,周作民知道後馬山和她聯系。兩人以夫妻身份聊著最近的情況。薛夢說自己的手機掉了,周作民暗示薛夢怎麽解決問題。

薛夢向周作民暗示德哥和紫月亮的情況,周作民叫人把德哥的信息發給薛夢。這時阿三跟來了,薛夢聊了幾句就走了。阿三坐下來查看著聊天信息,卻不能看出其中的秘密。

薛夢在網上暗示周作民把那盒朱古力還給楊大寶。周作民因為薛夢身處險境,心裏覺得很對不起她,心情不太好。周作民來到支隊把手下一個個罵了一頓。姚思奇沒有去吃夜宵,留下來和周作民一起商量怎麽救出薛夢。

袁泰山找到東方華夏,他懷疑這幾個人中有臥底,袁泰山對紫月亮很懷疑,他認為紫月亮可能是臥底。東方華夏認為紫月亮是個關鍵人,于是叫袁泰山負責查他的人,而自己負責查紫月亮。

周作民通過資料證明薛夢和紫月亮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雙胞胎。姚思奇推斷海邊帥哥就是黃海哥,是供貨人。

第8集

薛夢上網回來後,剛開門卻發現東方華夏在裏面,嚇了一大跳。東方華夏叫薛夢一起喝杯烈酒,薛夢不喝。東方華夏說她不是紫月亮,薛夢很緊張。袁泰山這時正在用監聽設備監聽他們的說話。薛夢叫東方華夏和自己做一個交換,互相說出自己的故事,從他們最後一次見面說起。

周作民將薛夢的情況向上級反應了,得到上級指示,同意薛夢由偵探變為臥底。周作民為了不讓薛夢處在更多的麻煩,隻好將薛夢的身世暫時蠻了下來。

東方華夏和薛夢最後在一起那次,東方華夏救了救了薛夢,並且把自己的那塊玉墜送給了薛夢,兩人從那次離別後,直到十三年後才相遇。東方華夏給薛夢說了分.享者電視這些年是怎麽過的。薛夢不知道東方華夏說的話有多少真誠,盡管東方華夏對薛夢流露出的感情很感動,但是她不能分享者電視承認自己是薛夢,如果說自己是薛夢就會身處險境,更難為破案跟蹤這條線索。

于是薛夢轉移了話題,問東方華夏未來怎麽過。

東方華夏問薛夢怎麽認識德哥的,薛夢說是在舞廳認識的,兩人隻是跳舞,沒有吃飯。薛夢故意編造了這個故事,她甚至想激怒東方華夏,想讓他不要靠近自己。東方華夏再也無法聽下去了,他站起來說出了十三年前對薛夢的感情,是多麽的在乎。薛夢告訴東方華夏,心裏的距離才是真正的距離。

東方華夏回到自己的房間,心裏很難過。他將房間裏所有的監聽器和監視器全部扔掉。

第9集

阿三叫阿彪不要動東方華夏,他是德哥身邊的紅人,阿彪為了替大哥報仇,他必須那麽做。薛夢為了扮的更像紫月亮,她必須做到形神兼備。

阿三買了東西來到薛夢的房間,兩人喝了啤酒。薛夢問袁泰山為什麽帶著她東跑西跑的,阿三說袁泰山信不過薛夢。原來,袁泰山懷疑這個紫月亮是假的,是因為她沒有那股騷氣。

薛夢拿出手機看了看,手機不翼而飛而又完璧歸趙,很懷疑這手機是怎麽回事。薛夢不知道這手機是怎麽回事。

阿三給東方華夏說那監控肯定是阿彪做的,因為他哥哥是東方華夏殺的,東方華夏不知道怎麽回事,阿三隻好把事情說給東方華夏聽。

薛夢為了更好的裝扮成紫月亮,在外形上做了功夫。早上吃早飯時,奇熱劇網,薛夢拿著手機狠狠打在桌子上,問是誰動了自己的手機。大家坐下來談起來事情的詳細問題,袁泰山把自己的疑問向薛夢提出質疑,薛夢隻好編造故事。為了讓大家相信分享者電.視她是紫月亮,薛夢撥打了店裏的電話,接電話的是支隊裏的同事。薛夢沒聊幾句就掛了。東方華夏對薛夢在機場路上發生的事提出質疑,兩人爭吵起來。薛夢故意說自己從來沒喜歡過他,東方華夏不相信,把薛夢氣的無話可說。薛夢隻好給他說車禍的事,並且要倒著往前說。薛夢很久沒有做聲,她想打東方華夏一巴掌,卻被東方華夏抓住。袁泰山看見兩人這麽僵硬的關系,隻好叫東方華夏算了。

東方華夏問阿彪對德哥中風是怎麽看法,阿彪吞吞吐吐沒說出什麽,東方華夏不斷的問著阿彪,阿彪悄悄摸了下手槍卻又回了手,突然阿彪拿出手槍,卻還沒站起來就被東方華夏按住將槍卸下。

周作民分析著薛夢的情況,他不知道薛夢還會出現什麽意外。周作民擔心薛夢的安危,叫姚思奇調查東方華夏的資料。

東方華夏還是對薛夢很懷疑,心裏很多疑問。在出發之前,袁泰山叫阿彪向東方華夏道個歉。薛夢不知道會去哪裏,她對東方華夏也看不明白了。

第10集

薛夢和東方華夏分開車了,突然東方華夏接到一個電話,說的是英文,阿彪逼問東方華夏跟誰打電話,東方華夏不回答,阿彪語氣很重,東方華夏將阿彪打了一頓。之後,薛夢和東方華夏又坐在一輛車上。

晚上,大家下車來到飯店吃飯,薛夢趁機給肖鈺打了電話,暗示她自己所放的東西,肖鈺叫薛夢對某些人要敬而遠之。肖鈺得到薛夢的訊息後就來找周作民,把薛夢的訊息告訴給他。周作民知道薛夢所處的環境很艱難,

袁泰山提前安排了人,在飯店裏碰見了哼哈二將,兩人說有古董要讓東方華夏看看。東方華夏正想看看這是什麽文物時,被袁泰山攔住,袁泰山說紫月亮德哥身邊的文物達人,先讓紫月亮看看。這樣以來,事情就更加的復雜了。幸好薛夢在開始這場行動前了解了這些文物的相關資料,她過目不忘,把這文物的資料說的比較清晰。袁泰山不斷想出難題為難薛夢,想檢驗她是不是真的紫月亮。薛夢出言嚴謹,小心破綻。袁泰山沒有為難到薛夢,隻好再來一個瓷器,這一下薛夢就為難了,分享者電視她看了很久也不知道怎麽說。袁泰山很懷疑紫月亮的身份,東方華夏拿過瓷器看了下,說是假的,一文不值。說後便遞給了薛夢,薛夢將瓷器掉到地上碎了,對方很氣憤,于是打了起來。最後,薛夢被阿彪打暈帶走了。袁泰山給東方華夏說紫月亮這人很多疑點,現在隻有德哥可以證明她是不是真的。

周作民理解薛夢的艱難之處,作為警察,在和平年代同樣面臨著很多危險。周作民很擔心薛夢的處境和安危,他不知道薛夢能不能安全的回來,無法保證。

第11集

姚思奇為了配合薛夢的行動,決定潛入黃海哥的隊伍裏。袁泰山和東方華夏對紫月亮的真假很懷疑,這次的秘密通道不能讓紫月亮知道,這次行動關系重大,如果出現差錯就不好辦了,可能全盤皆輸。

袁泰山帶著大家來到家裏,安排了住宿。東方華夏和薛夢也被分開了,薛夢一直處于昏迷狀態,袁泰山不準薛夢和東方華夏一起,東方華夏看著自己曾經喜歡的女人遭受著這樣的苦,卻不能做什麽幫助他,心裏很難受。

屋子裏的瘋女人說東方華夏七年前和阿龍來過,阿龍是阿彪親兄弟,七年前阿龍就死在這個院子裏。阿彪聽說阿龍和東方華夏七年前來過這裏,本來就對東方華夏存在仇恨,這次很冒火,袁泰山壓住了阿彪,才沒有發生爭執。

晚上,有人開了東方華夏的門,被東方華夏看見,東方華夏拿著槍追了出來,卻沒有找到。東方華夏知道有人要暗殺自己,但是不知道是誰。

德哥醒了,支隊得到信息後感到事情變得更加復雜了,假如德哥給薛夢打電話就很快辨別出紫月亮的真假,到時薛夢就更危險了。

薛夢終于醒了,她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的地方,她站起來沒有站穩,撞倒了東西,發現一隻手,嚇得大叫起來,東方華夏聽到薛夢的叫聲,趕快跑過來看怎麽回事。

第12集

東方華夏突然看見一處地貌很吃驚,于是在地上畫著,突然有人用槍指著他的頭,回頭一看是阿彪。阿彪一直認為是東方華夏殺了他大哥,對東方華夏很仇恨,想找個機會解決他。東方華夏說自己沒有殺他哥哥,如果阿彪確定是自己殺的那就開槍吧,阿彪沒有開槍,東方華夏馬上走了。

德哥打不通紫月亮和東方華夏的電話,打袁泰山的電話也沒人接,德哥推斷出袁泰山在躲在什麽地方。

姚思奇和黃海哥在打桌球,姚思奇押了黃海哥贏,最後果然是他贏了,但是對方不給錢,黃海哥就抓住分享者電視對方不放,雙方打了起來。經過這麽一次,黃海哥對姚思奇漸漸的信任起來。

阿三悄悄跟德哥打了電話,回報了這邊的情況,把所在的地址告訴給德哥。阿彪在後院挖著,挖了很大一個坑,大家都在揣測著是給誰挖的。東方華夏和薛夢的處境更加危險。

薛夢叫阿三給自己電話,阿三不敢給她。阿三告訴薛夢東方華夏被懷疑是殺阿彪哥哥的凶手。薛夢知道自己很危險,東方華夏也自身難保。東方華夏對薛夢那天對古董的回答看出她不是行家,對薛夢的身份很懷疑,但不能多疑。東方華夏問袁泰山在後院挖坑做什麽,奇熱劇網原創劇情,並警告袁泰山做事不要太過了。東方華夏力求幫薛夢保命,說服袁泰山不要殺他,可是袁泰山心狠手辣,對薛夢早有懷疑,不放過她。

水怡給薛夢送飯來了,還把那次給薛夢喂水的是東方華夏,薛夢很吃驚。東方華夏來給薛夢送零食吃,水怡把東方華夏和薛夢看成是情人,並把東方華夏看成是哪吒,說著哪吒的故事。她不斷的說著聽不懂的話,東方華夏和薛夢聽不懂水怡在說什麽。

薛夢想出去走走,可是水怡不讓她出去,原來袁泰山是她的恩人,她很聽袁泰山的話。水怡把薛夢看成靜觀音,嘰嘰咕咕的說這靜觀音的事。

東方華夏問水怡七年前的事,可是水怡什麽也沒說出就走了,這事變的更危險。東方華夏向薛夢保證自己沒有殺過人,薛夢始終不相信。

第13集

周作民收到訊息稱德哥已經跑出醫院了,可能進大陸來了,于是叫人對他進行跟蹤,務必讓德哥不能見到薛夢,否則事情就變的麻煩了。

薛夢趁機用水怡的手機給水怡拍照,想打電話給支隊,當她剛打通電話時,東方華夏來了,薛夢趕快掛了。東方華夏搶過薛夢的手機,告訴她這時打電話很危險。東方華夏問薛夢到底是什麽人分享者電視,薛夢始終說自己是紫月亮,編造故事騙東方華夏,刺激東方華夏。東方華夏最後深情的向薛夢表達了自己的想法,希望薛夢說出自己的身份,薛夢很感動,差點說出了自己的身份,突然東方華夏收到一個電話打斷了他們的談話。

周作民不停的聽著電話錄音,隻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事情變得很危險。周作民隻好把肖鈺叫來幫忙分析下。周作民叫人查到了剛薛夢打電話的地方,確定了位置,叫人對這個位置就行偵查。

周作民叫肖鈺根據電話裏的情形分析一下當時的情景和東方華夏的心裏狀態。肖鈺隻好幫周作民分析了一下,她認為東方華夏在關鍵時候不會顧及身邊人的看法,按著自己的想法去做。肖鈺認為薛夢是那種不愛顯露的人,壓力越大越穩定。

袁泰山不知道紫月亮到底是不是真的,不敢輕易動手,袁泰山隻好用死來做最後的試探,人在死的時候會露出原本的面目。周作民向局裏匯報了薛夢的情況,她目前的處境很危險。周作民想趕往前線,以保護薛夢。局長同意了周作民的行動,周作民馬山準備出發。周作民調查了這裏人家的情況,誰家進了陌生人都調查出來了,安排了警力,準備隨時行動。

第14集

周作民向局長匯報了自己的行動方案,萬不得已時闖進院子,這個案子走到今天不容易,每一步都要負責。局長叫周作民要做好選擇。德哥躲過了警方的追查,經過喬裝打扮來到了袁泰山和東方華夏所在的地方。周作民想著是文物重要還是薛夢的生命重要,支隊同志看法不同。

袁泰山和東方華夏幾個人喝著酒,找了幾個美女一起喝著,東方華夏也喝了很多。水怡給薛夢送了蓮藕燉排骨,嚇得薛夢以為是蓮花燉豬手。阿三悄悄給德哥打電話說這裏坑都挖好了,情況很危險。

薛夢喝了湯後頭很暈,阿彪冒充自己是海邊帥哥問薛夢還記不記得自己電話,想套出電話號碼,可是薛夢隻說了幾個數位就沒說了。東方華夏喝的醉醺醺的教訓了阿彪,阿彪來到袁泰山這裏,說沒有問到號碼,被東方華夏中途攪黃了,袁泰山認為這是件好事,如果真的是紫月亮分享者電視,那麽德哥不會放過東方華夏。東方華夏叫薛夢醒醒,可是薛夢沒有反應。東方華夏隻好帶薛夢走,這時袁泰山帶著人來了,東方華夏裝著喝醉的樣子和袁泰山理論著。卻被袁泰山叫人帶走,袁泰山要對東方華夏和薛夢動手,這樣可以除掉一個對手。

袁泰山叫薛夢說出海邊帥哥的電話告訴他,薛夢沒有給他說。德哥喬裝後躲過了警方的偵探,他來到袁泰山的老家,水怡無意中看見了他想起了七年前發生的事,原來是德哥殺了阿彪的哥哥,嫁禍給東方華夏。

袁泰山將槍給東方華夏,叫他殺了薛夢,東方華夏拿過槍對著袁泰山。袁泰山告訴他槍裏隻有一顆子彈,東方華夏隻好選擇了和薛夢一起死。他拉著薛夢走下坑裏。

東方華夏抱著薛夢,慢慢的拿起槍對著薛夢很久沒有開槍。這時房子外面埋伏了警察,隻要情況出現變化就會闖進來。正當東方華夏要開槍時,德哥的笑聲把大家驚呆了,他突然到來使得大家沒有意料到。德哥把薛夢拉了上來,抱在懷裏,薛夢故意裝著哭的樣子。德哥批評了袁泰山,要他向紫月亮道歉。東方華夏跪在德哥面前承認是自己要殺紫月亮,要殺要刮隨她。

第15集

薛夢悄悄的給支隊打了電話,匯報了自己的情況。支隊收到電話後馬山向周作民匯報了薛夢的來電,周作民接到情報後,推測出薛夢還沒有什麽危險。周作民推出德哥進了院子,自然會和薛夢在一起,他擔心薛夢的處境。

德哥給袁泰山說他的那幾條運貨通道已經暴露了,警告了袁泰山,不要斷了自己的後路。袁泰山隻好答應以後再也不敢了。

德哥說紫月亮的肩膀上有一個紫色的月亮胎記。這使得事情變的更加的復雜了。薛夢聽見德哥的這些話也感到有些緊張,她知道身上沒有胎記。

袁泰山擔心薛夢在德哥身邊說自己的壞話,到時可能危險了。袁泰山擔心他們殺了自己,于是打算先殺了他們。

德哥叫紫月亮幫自己按摩,可是當紫月亮剛要給他按摩時,德哥說不用了。德哥好像對紫月亮很懷疑,暗中觀察著她的言行。他看出了紫月亮的破綻。

東方華夏當著薛夢的面將玉扔碎就走了,薛夢很為難。東方華夏給薛夢的暗示,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水怡趁著德哥不註意就把德哥打倒,奇熱劇網袁泰山聽到聲音後趕來,兩人把德哥扔在坑裏埋了。袁泰山叫水怡什麽都不要說,並把凶手說成是東方華夏。

薛夢來到房間發現德哥不見了,她始終沒想到是水以殺的。

薛夢知道德哥肯定出事了,現在沒有人知道她是不是紫月亮,這樣就可以得到線索,沒人敢威脅她。

周作民不明白德哥怎麽不路面,隻要德哥走了,薛夢就安全了。

吃早餐時,大家發現德哥不見了,袁泰山說德哥走了,薛夢不相信。袁泰山說德哥走了,把事情交給他全權代理,大家不太相信。

演職員表

演員表

汪 裴飾演 薛 夢

夢 夢 飾演 薛 夢(年輕時)

邵 兵飾演 東方華夏

安 龍飾演 東方華夏(年輕時)

楊立新飾演 周作明

午 馬飾演 德 哥

姚安濂飾演 袁泰山

黃小戈飾演 伊 蓮

同名小說

內容簡介

中文名:臥底48天

類型:懸疑小說

臥底48天

作者:費城的貓

薛夢兒是專門從事政工女警察,由于與一個死去的犯罪嫌疑人酷似的容貌而被卷入一件異常復雜的文物走私案中,意外地遇上了她少年時期的朋友東方華夏。東方華夏身上有一點文人儒雅,還有一點遭現實打擊的無奈與憂鬱,這點點滴滴,以“壞”的形式,以他特有的行為話語,深深地嵌入薛夢兒的心裏,使她在不知不覺中接受了他,直至最後為可救葯地愛上了他。但是東方華夏對薛夢兒始終是個謎,他亦正亦邪。可是,薛夢兒始終沒有忘記自己的職責, 她用她的智慧與走私團伙的各色人物周旋,而神秘的東方華夏在暗中一直配合她。他們歷經風險,終于保住了國家的重要文物。最後,當東方華夏用他的生命保護了夢兒的時候,薛夢兒才知道原來是……

圖書目錄

第一部分

第一章 引子

第二章 冒名頂替(1)

第二章 冒名頂替(2)

第二章 冒名頂替(3)

第三章 出人意料(1)

第三章 出人意料(2)

第三章 出人意料(3)

第四章 意外相逢(1)

第四章 意外相逢(2)

第四章 意外相逢(3)

第四章 意外相逢(4)

第五章 誤上賊船(1)

第五章 誤上賊船(2)

第五章 誤上賊船(3)

第五章 誤上賊船(4)

第六章往事如煙(上)(1)

第六章 往事如煙(上)(2)

第六章 往事如煙(上)(3)

第七章 往事如煙(下)(1)

第七章 往事如煙(下)(2)

第七章 往事如煙(下)(3)

第七章 往事如煙(下)(4)

第八章 互相試探(1)

第八章 互相試探(2)

第八章 互相試探(3)

第二部分

第九章 認清情勢(1)

第九章 認清情勢(2)

第九章 認清情勢(3)

第十章 正面交鋒(1)

第十章 正面交鋒(2)

第十章 正面交鋒(3)

第十章 正面交鋒(4)

第十一章 靜觀其變(1)

第十一章 靜觀其變(2)

第十一章 靜觀其變(3)

第十二章 通風報信(1)

第十二章 通風報信(2)

第十三章 防微杜漸(1)

第十三章 防微杜漸(2)

第十四章 哼哈二將(1)

第十四章 哼哈二將(2)

第十五章 大駕光臨(1)

第十五章 大駕光臨(2)

第十六章 情不自禁(1)

第十六章 情不自禁(2)

第十六章情不自禁(3)

第十七章 風雲突變(1)

第十七章 風雲突變(2)

第十七章 風雲突變(3)

第十七章 風雲突變(4)

第十八章 膽大包天(1)

第十八章 膽大包天(2)

第十九章一語道破(1)

第十九章 一語道破(2)

第三部分

第二十章 避實就虛(1)

第二十章 避實就虛(2)

第二十章 避實就虛(3)

第二十一章 經受考驗(1)

第二十一章 經受考驗(2)

第二十一章 經受考驗(3)

第二十二章 聲東擊西 (1)

第二十二章 聲東擊西 (2)

第二十二章 聲東擊西 (3)

第二十三章 臥底職責(1)

第二十三章 臥底職責(2)

第二十三章 臥底職責(3)

第二十三章 臥底職責(4)

第二十四章 真假難辨(1)

第二十四章 真假難辨(2)

第二十四章 真假難辨(3)

第二十五章 亦正亦邪(1)

第二十五章 亦正亦邪(2)

第二十六章 一氣呵成(1)

第二十六章 一氣呵成(2)

第二十七章 棋逢對手(1)

第二十七章 棋逢對手(2)

第二十八章 莫名其妙(1)

第二十八章 莫名其妙(2)

第二十八章 莫名其妙(3)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