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髓灰質炎病毒

脊髓灰質炎病毒

脊髓灰質炎病毒,又稱小兒麻痹病毒,一個沒有外殼的屬于小核糖核酸病毒科腸道病毒屬的病毒。

  • 西醫學名
    脊髓灰質炎病毒
  • 中醫學名
    脊髓灰質炎病毒
  • 英文名稱
    Poliovirus
  • 其他名稱
    小兒麻痹病毒
  • 所屬科室
    內科 - 免疫內科
  • 發病部位
    淋巴組織
  • 傳染性
    有傳染性
  • 傳播途徑
    糞便和飲食,接觸

基本概述

脊髓灰質炎病毒脊髓灰質炎病毒

脊髓灰質炎病毒(Poliovirus,或稱為脊髓灰白質炎病毒)是脊髓灰質炎(小兒麻痹)的病原,又稱小兒麻痹病毒。它是一個沒有外殼的病毒,由一條單股RNA組成,直徑約25納米,屬于小核糖核酸病毒科腸道病毒屬。除人外,猴也會受這種病毒感染。

脊髓灰質炎病毒是屬于小核糖核酸病毒科的腸道病毒,病毒呈球形,直徑約20~30nm,核衣殼為立體對稱20面體,有60個殼微粒,無包膜。根據抗原不同可分為Ⅰ、Ⅱ、Ⅲ型,Ⅰ型易引起癱瘓,各型間很少交叉免疫。脊髓灰質炎病毒對外界因素抵抗力較強,但加熱至56℃以上、甲醛、2%碘酊、升汞和各種氧化劑如雙氧水、漂白粉、高錳酸鉀等,均能使其滅活。

脊髓灰質炎病毒屬于微小核糖核酸(RNA)病毒科(picornaviridae)的腸道病毒屬(enterovirus)。此類病毒具有某些相同的理化生物特征,在電鏡下呈球形顆粒相對較小,直徑20~30nm,呈立體對稱12面體。病毒顆粒中心為單股正鏈核糖核酸,外圍32個衣殼微粒,形成外層衣殼,此種病毒核衣殼體裸露無囊膜。核衣殼含4種結構蛋白VP1、VP3和由VP0分裂而成的VP2和VP4。

VP1為主要的外露蛋白至少含2個表位(epitope),可誘導中和抗體的產生,VP1對人體細胞膜上受體(可能位于染色體19上)有特殊親和力,與病毒的致病性和毒性有關。VP0最終分裂為VP2與VP4,為內在蛋白與RNA密切結合,VP2與VP3半暴露具抗原性。

脊髓灰質炎病毒是引起脊髓灰質炎的病毒。該疾病傳播廣泛,是一種急性傳染病。病毒常侵犯中樞神經系統,損害脊髓前角運動神經細胞,導致肢體松弛性麻痹,多見于兒童,故又名小兒麻痹症。

感染回顧

脊髓灰質炎病毒脊髓灰質炎病毒

1955年註射用脊髓灰質炎滅活疫苗(IPV)研製成功,標志著人類戰勝脊髓灰質炎的開始。在人類成功滅絕天花之後,世界衛生組織把脊髓灰質炎列為第二個消滅的傳染病

1988 年,世界衛生大會確立了全球根除脊髓灰質炎的目標。在通過決議時,有125個國家存在脊髓灰質炎病毒的流行。經過15年的努力,至2003年,隻有6個國家存在脊髓灰質炎病毒的流行,他們是奈及利亞印度巴基斯坦、尼日、阿富汗和埃及。然而,在2002年—2005年期間,有21個無脊髓灰質炎國家出現脊髓灰質炎野生病毒株1型(WPV)的重新輸入(主要來源于奈及利亞)。其中,有4個國家(印尼,索馬利亞,蘇丹,葉門)的感染人數超過100例。至2005年底,除索馬利亞外,其餘20個輸入性感染的國家已經有效地控製了脊髓灰質炎病毒的傳播。

通過大量病毒的基因序列分析追溯了這些國家WPV輸入性感染的源頭和途徑。在這21個國家中,11個國家位于非洲,且在2002年9月—2004年6月之間檢測出WPV 1型毒株。WPV毒株通過兩條途徑從奈及利亞輸入這些國家,一條是直接輸入到西非和南非國家,另一條是通過奈及利亞的周邊國家後再到達非洲國家。通過一次輸入野生毒株造成這些國家的感染人數從一人到多人不等,最多的一次是造成乍得44人感染。當乍得因輸入WPV毒株造成脊髓灰質炎爆發流行後,病毒被帶入蘇丹,繼而又造成其它6個國家的感染。自2004年11月—2005年7月,WPV毒株由蘇丹輸入到厄利垂亞,衣索比亞,沙烏地阿拉伯和葉門4個國家,繼而沙烏地阿拉伯輸入給印尼,葉門輸入給索馬利亞。脊髓灰質炎感染人數在每個國家不等,厄利垂亞1人被感染,而在葉門(478例),印尼(299例),索馬利亞(154例)和蘇丹(146例)則造成多次爆發流行。自2002年以來,起源于印度的WPV 1型毒株造成3個國家15人感染。其中,黎巴嫩1例(2003年),安哥拉10例(2005年4月—11月),尼泊爾4例(2005年8月—10月)。

WPV輸入感染的後果

21個國家因WPV輸入感染的後果不同。8個國家沒有造成持續感染(<6個月)和傳播,其中4個國家隻有例感染病例(波劄那,厄利垂亞,黎巴嫩,多哥)。而在其它13個國家則造成爆發流行,持續感染時間>6個月;其中,8個國家目前已經控製了WPV的傳播。對比這8個沒有造成持續感染的國家和另外13個國家,發現前者的疫苗人群普及率達83%(中位數),而後者隻有52%(P=0.001,秩和檢驗);疫苗普及率>80%的地區,前者為63%,而後者隻有20%(p=0.009)。

監測和反應速度

在這21個國家,自第一例感染者出現麻痹症狀到實驗室確診WPV的中位數時間為51天(24-123天)。從實驗室確診到發布補充免疫活動的時間為37天(7-102天)。所有的國家都倡導多輪補充免疫活動(平均4輪,2-10輪)。從第一例感染者出現臨床症狀到第一次大規模(>25%的兒童)疫苗反應間隔92天(60-202天)。

仍在傳播的國家

在最近6個月中,仍有6個國家發現有WPV傳播,他們是安哥拉,衣索比亞,印尼,索馬利亞,葉門和尼泊爾。尼泊爾最近的報告時間為2005年10月24日。

葉門。1999年報告了最後一例臨床確診病例,2002年完成最後一次全國免疫計畫。2005年4月底報告了第一例輸入性WPV感染病例。由于受到蘇丹輸入性感染WPV的威脅,在第一病例被確診以前,葉門于2005年4月中旬就已經啓動新一輪的全國免疫計畫。在2005年5-11月,啓動了6次補充免疫活動。到目前為止,葉門的22城市中有21個城市報告了WPV感染病例,累計感染總人數為478例。其中,2005年9月後,隻報告了5例感染病例。最近的一次報告時間是2005年11月17日。

印尼。印尼于2005年3月報告爪哇第一例輸入性WPV感染病例,此時距離其報告最後一例臨床確診病例已有10年,距離最近一次的補充免疫活動也有2.5年。自輸入感染確診後,爪哇島有640萬5歲以下的兒童(佔全國同年齡兒童總數的25%),但仍有99例新增感染者。盡管印尼于2005年8月啓動了全國免疫計畫,共有2400萬兒童接受了第一輪疫苗,但此時感染病例已增至252例,累及7個省市。到目前為止,感染人數累計達299例,共累及10個省市。2005年9月後,報告感染病例11例,最近的一次報告時間市2005年12月4日。

索馬利亞。索馬利亞報告的第一例病例于2005年7月出現臨床症狀,于9月確診。在這例病例以前,索馬利亞最近一次報告脊髓灰質炎病例的時間是2002年10月,基因型是WPV 3型。盡管每年都開展補充免疫活動,但由于地區沖突等社會性因素,索馬利亞的根除脊髓灰質炎戰略仍然沒能得到很好的實施。當周邊國家遭受輸入性WPV感染後,索馬利亞于2005年2月-7月開展了4次全國免疫活動。自第一病例確診後,2005年8月-11月,索馬利亞又開展了3次全國免疫活動。到目前為止,共報告了154例確診病例,感染者主要集中在索馬利亞首都。

分類介紹

按照免疫化學脊髓灰質炎病毒可以分三類:

第一類是最常見的,可以造成重病。

第二類的病況一般計較輕。

第三類比較少見,但是大多造成重病。

病因介紹

脊髓灰質炎病毒脊髓灰質炎病毒

髓灰質炎病毒經口進入人體後,即侵入咽部和腸道的淋巴組織,則形成隱性感染;抗體低下病毒則進入血迴圈,引起病毒血症。若機體缺乏免疫力,病毒隨血流經血腦屏障侵入中樞神經系統,並沿神經纖維擴散,引起無癱瘓期症狀;如果運動神經元受損嚴重,則導致肌肉癱瘓,引起癱瘓期症狀。

病原菌脊髓灰質炎病毒屬于微小核糖核酸(RNA)病毒科(picornaviridae)的腸道病毒屬(enterovirus)。此類病毒具有某些相同的理化生物特征,在電鏡下呈球形顆粒相對較小,直徑20~30nm,呈立體對稱12面體。病毒顆粒中心為單股正鏈核糖核酸,外圍32個衣殼微粒,形成外層衣殼,此種病毒核衣殼體裸露無囊膜。核衣殼含4種結構蛋白VP1、VP3和由VP0分裂而成的VP2和VP4.VP1為主要的外露蛋白至少含2個表位(epitope),可誘導中和抗體的產生,VP1對人體細胞膜上受體(可能位于染色體19上)有特殊親和力,與病毒的致病性和毒性有關。VP0最終分裂為VP2與VP4,為內在蛋白與RNA密切結合,VP2與VP3半暴露具抗原性。

人類腸道病毒的分子結構大致相同。脊髓灰質炎的分子生物學研究較深入,對腸道病毒基因組序列化發現約含7450個核苷酸,分為三個區域:5'未端有743個核苷酸,下接一個編碼區約6625個核苷酸,最後為3'poly(A)端區,長短不一,而與RNA感染性有關。5'端與小病毒編碼蛋白(VPg)相接,與啓動RNA合成有關。

由于Polio病毒無囊膜,外衣不含類脂質,故可抵抗乙醚、乙醇和膽鹽。在pH3.0~10.0病毒可保持穩定,對胃液、腸液具有抵抗力,利于病毒在腸道生長繁殖。病毒在人體外生活力很強,污水及糞便中可存活4~6月,低溫下可長期存活,-20℃~-70℃可存活數年,但對高溫及幹燥甚敏感,煮沸立即死亡,加溫56℃半小時滅活,紫外線可在0.5~1小時內將其殺死。各種氧化劑(漂白粉、過氧化氫、氯胺、過錳酸鉀等),2%碘酊、甲醛、升汞等都有消毒作用;在含有0.3~0.5PPM遊離氯的水中10分鍾滅活,1∶1000高錳酸鉀及2%碘酊,3%~5%甲醛均可很快使病毒滅活,丙酮、石炭酸的滅活作用較緩慢。70%酒精、5%來蘇爾無消毒作用,抗生素及化學葯物也無效。

目前認為人是脊髓灰質炎病毒的唯一天然宿主,因人細胞膜表面有一種受體對病毒VPI具有特異親和力。實驗感染也隻發現猩猩和猴對其易感。某些毒株可使乳鼠發病。越低級的靈長類動物越不易發生神經系統感染,而易得腸道感染。組織培養以人胚腎、人胚肺、人羊膜及猴腎細胞最為敏感,在Hela細胞中也易培養,Hela細胞膜上有對三個型Polio病毒的共同受體,病毒引起細胞圓縮、脫落等病變。

脊髓灰質炎病毒按抗原性不同可分為1、2、3型,型間偶有交叉免疫。不同病毒株的性能可略有差異,如有的毒株具有對神經組織的親和力,可引起麻痹,不同毒株之間這種親和力可相差1000倍之巨,而同型減毒活疫苗株則幾乎已無此毒性,但對熱的敏感性則增加了,並可出現細微的抗原性差異,且經人腸道反復傳代數月至數年後疫苗株可產生變異如使人體排病毒時間延長,對神經細胞毒性增強,使人體產生較多幹擾素,故在鑒別野毒株或疫苗株時應以分子生物學技術的結果為準。每型病毒含有二種特異抗原:一為存在于成熟病毒體內的D(dense)抗原,另一種為與缺乏RNA的空殼病毒顆粒有關的C(coreless)抗原,存在于前衣殼(procapsid)中,病毒在機體中和抗體作用下D抗原性可轉變為C抗原性,並失去使易感細胞發生感染的能力。

流行病學

脊髓灰質炎病毒脊髓灰質炎病毒

一、流行區域溫帶多見本病,終年散發,以夏秋為多,可呈小流行或釀成大流行,熱帶則四季發病率相似。世界各國都有發病,但在普種疫苗地區發病率大大減少,幾乎無發病(如北歐芬蘭、瑞士、荷蘭等國),中國1976~1980年平均發病率也已降至0.7/10萬;尤以大中城市嬰幼兒服疫苗率已達80%以上地區發病率下降為快,如江蘇省已從1956年的10.51/10萬降至1982年的0.2/10萬。未用疫苗地區則仍有流行。以往以1型為多,而近2、3型病毒相應多見。流行時以無症狀的隱性感染及不發生癱瘓的輕症較多。在熱帶、人口密聚及未廣泛服用疫苗地區,仍以1~5歲小兒發病率最高。自嬰幼兒廣泛採用疫苗後,世界各地發病年齡有逐步提高趨勢,以學齡兒童和少年為多,成人患者也有所增加。1歲以內發病者也增多。

二、傳染源傳染源為病人及無症狀的帶病毒者,後者不僅人數眾多,又不易被發現和控製,因而對本病的散布和流行起著重要作用。在兒童中癱瘓病例與隱性感染及無癱瘓病例之比可高達1∶1000,成人中也可達1∶75.流行時幼托機構中感染率可高達100%.早在發病前3~5日患者鼻咽分泌物及糞便內已可排出病毒。咽部主要在病初1周內排出病毒,故通過飛沫傳播的時間亦短,而糞便中排出病毒不僅時間早(病前10天)、量多、且可持續2~6周,甚至長達3~4個月,因此糞便污染飲食,經口攝入為本病主要傳播途徑。直接或間接污染病毒的雙手、用品、玩具衣服蒼蠅等皆可成為傳播媒介,飲水污染常引起爆發流行。

三、感染後人體對同型病毒能產生較持久的免疫力,血清中最早出現特異型IgM,兩周後出現IgG(中和抗體)。唾液及腸道產生分泌型IgA.中和抗體水準在起病後2~3周到達高峰,1~2年內漸下降,但一直保持一定水準,不僅可保護患者免遭同型病毒感染,對異型病毒也具低保護力。此外,此病毒具有C和D兩種抗原。C抗體病後出現早而在病程1~2周後即下降,D抗體出現較遲,2個月達高峰,保持2年左右,有型特異性。特異抗體可通過胎盤(IgG)及母乳(含分泌型IgA)自母體傳新生兒,此種被動免疫在出生後6個月中漸漸消失。年長兒大多經過隱性感染獲得自動免疫力,抗體水準再度成長;到成人時大多數已具有一定免疫力。

病毒分析

為及時發現和阻斷疫苗衍生脊髓灰質炎(脊灰)病毒(vaccine-derived polioviruses, VDPVs)迴圈、脊灰野病毒的輸入和能夠引起臨床脊灰的其它脊灰疫苗相關病毒,做好貴州省無脊灰狀態下脊灰病毒學監測工作,採用病毒分離、鑒定與核苷酸序列測定和分析方法。

對貴州省貞豐縣及周圍10個縣2003~2004年報告的急性弛緩性麻痹(AFP)病例及2004年接觸者糞便標本的病毒學監測的結果進行了分析。對收集到的105例AFP病例和47例密切接觸者的278份便標本進行了病毒學監測,結果從66例中共分離到腸道病毒(EV)66株,陽性率為43.4%,其中脊灰病毒(PV)29例,分離率為19.1%,非脊灰腸道病毒(NPEV)37例,分離率為24.3%.29例PV經中國疾病預防控製中心病毒病預防控製所國家脊灰實驗室鑒定,24例為疫苗相似株,5例為脊灰Ⅰ型VDPVs,這5例均為2004年從貞豐縣所分離到。

貞豐縣及周圍縣EV陽性檢出率(43.4%)高于2003~2004年全省水準(22.9%~24.6%),2004年PV分離率比2003年高達2.6倍,29株PV中單個Ⅰ型佔34.5%,明顯高于往年(2000~2002年全省平均4.1%)。本研究提示,Ⅰ型VDPVs在貞豐縣引起了迴圈(cVDPVs),通過口服脊灰疫苗強化免疫已經阻斷cVDPVs的傳播。人群中PV和NPEV帶毒率明顯增高,非VDPVs引起的臨床符合脊灰病例不容忽視,應加強脊灰病毒學監測資料的分析和早期疫情預警工作。

發病機製

脊髓灰質炎病毒發病機製脊髓灰質炎病毒發病機製

一、病原菌脊髓灰質炎病毒屬于微小核糖核酸(RNA)病毒科(picornaviridae)的腸道病毒屬(enterovirus)。此類病毒具有某些相同的理化生物特征,在電鏡下呈球形顆粒相對較小,直徑20~30nm,呈立體對稱12面體。病毒顆粒中心為單股正鏈核糖核酸,外圍32個衣殼微粒,形成外層衣殼,此種病毒核衣殼體裸露無囊膜。核衣殼含4種結構蛋白VP1、VP3和由VP0分裂而成的VP2和VP4.VP1為主要的外露蛋白至少含2個表位(epitope),可誘導中和抗體的產生,VP1對人體細胞膜上受體(可能位于染色體19上)有特殊親和力,與病毒的致病性和毒性有關。VP0最終分裂為VP2與VP4,為內在蛋白與RNA密切結合,VP2與VP3半暴露具抗原性。

人類腸道病毒的分子結構大致相同。脊髓灰質炎的分子生物學研究較深入,對腸道病毒基因組序列化發現約含7450個核苷酸,分為三個區域:5'未端有743個核苷酸,下接一個編碼區約6625個核苷酸,最後為3'poly(A)端區,長短不一,而與RNA感染性有關。5'端與小病毒編碼蛋白(VPg)相接,與啓動RNA合成有關。

由于Polio病毒無囊膜,外衣不含類脂質,故可抵抗乙醚、乙醇和膽鹽。在pH3.0~10.0病毒可保持穩定,對胃液、腸液具有抵抗力,利于病毒在腸道生長繁殖。病毒在人體外生活力很強,污水及糞便中可存活4~6月,低溫下可長期存活,-20℃~-70℃可存活數年,但對高溫及幹燥甚敏感,煮沸立即死亡,加溫56℃半小時滅活,紫外線可在0.5~1小時內將其殺死。各種氧化劑(漂白粉、過氧化氫、氯胺、過錳酸鉀等),2%碘酊、甲醛、升汞等都有消毒作用;在含有0.3~0.5PPM遊離氯的水中10分鍾滅活,1∶1000高錳酸鉀及2%碘酊,3%~5%甲醛均可很快使病毒滅活,丙酮、石炭酸的滅活作用較緩慢。70%酒精、5%來蘇爾無消毒作用,抗生素及化學葯物也無效。

目前認為人是脊髓灰質炎病毒的唯一天然宿主,因人細胞膜表面有一種受體對病毒VPI具有特異親和力。實驗感染也隻發現猩猩和猴對其易感。某些毒株可使乳鼠發病。越低級的靈長類動物越不易發生神經系統感染,而易得腸道感染。組織培養以人胚腎、人胚肺、人羊膜及猴腎細胞最為敏感,在Hela細胞中也易培養,Hela細胞膜上有對三個型Polio病毒的共同受體,病毒引起細胞圓縮、脫落等病變。

脊髓灰質炎病毒按抗原性不同可分為1、2、3型,型間偶有交叉免疫。不同病毒株的性能可略有差異,如有的毒株具有對神經組織的親和力,可引起麻痹,不同毒株之間這種親和力可相差1000倍之巨,而同型減毒活疫苗株則幾乎已無此毒性,但對熱的敏感性則增加了,並可出現細微的抗原性差異,且經人腸道反復傳代數月至數年後疫苗株可產生變異如使人體排病毒時間延長,對神經細胞毒性增強,使人體產生較多幹擾素,故在鑒別野毒株或疫苗株時應以分子生物學技術的結果為準。每型病毒含有二種特異抗原:一為存在于成熟病毒體內的D(dense)抗原,另一種為與缺乏RNA的空殼病毒顆粒有關的C(coreless)抗原,存在于前衣殼(procapsid)中,病毒在機體中和抗體作用下D抗原性可轉變為C抗原性,並失去使易感細胞發生感染的能力。

二、發病機理脊髓灰質炎病毒自口、咽或腸道粘膜侵入人體後,一天內即可到達局部淋巴組織,如扁桃體、咽壁淋巴組織、腸 壁集合淋巴組織等處生長繁殖,並向局部排出病毒。若此時人體產生多量特異抗體,可將病毒控製在局部,形成隱性感染;否則病毒進一步侵入血流(第一次病毒血症),在第3天到達各處非神經組織,如呼吸道、腸道、皮膚粘膜、心、、胰、腎上腺等處繁殖,在全身淋巴組織中尤多,並于第4日至第7日再次大量進入血迴圈(第二次病毒血症),如果此時血迴圈中的特異抗體已足夠將病毒中和,則疾病發展至此為止,形成頓挫型脊髓灰質炎,僅有上呼吸道及腸道症狀,而不出現神經系統病變。少部分患者可因病毒毒力強或血中抗體不足以將其中和,病毒可隨血流經血腦屏障侵犯中樞神經系統,病變嚴重者可發生癱瘓。偶爾病毒也可沿外周神經傳播到中樞神經系統。特異中和抗體不易到達中樞神經系統和腸道,故腦脊液和糞便內病毒存留時間較長。因此,人體血迴圈中是否有特異抗體,其出現的時間早晚和數量是決定病毒能否侵犯中樞神經系統的重要因素。

多種因素可影響疾病的轉歸,如受涼、勞累、局部刺激、損傷、手術(如預防註射、扁桃體截除術、撥牙等),以及免疫力低下等,均有可能促使癱瘓的發生,孕婦如得病易發生癱瘓,年長兒和成人患者病情較重,發生癱瘓者多。兒童中男孩較女孩易患重症,多見癱瘓。

如何傳播

脊髓灰質炎病毒脊髓灰質炎病毒

脊髓灰質炎病毒是一種傳染性很強的疾病。由于病毒可快速傳播,當家裏第一個病人被確診時,所有血液中沒有特異抗體的家庭成員就已經受到了感染。在脊髓灰質炎病人的家庭中,15歲以下的易感者100%會發病;而與脊髓灰質炎病人有日常接觸的易感者中有87% 會發病。居住環境擁擠和衛生條件差可加速病毒的傳播。

據目前所知,人類是脊髓灰質炎病毒的唯一天然宿主,脊髓灰質炎病毒主要經糞-口傳播的方式傳染給其他人,但也可經口對口的傳染方式染病,即也可通過患者的鼻咽部飛沫傳播。脊髓灰質炎病毒從口腔進入人體後迅速播散,在數小時內病毒即開始自我復製。每個受感染的細胞釋放大約500 個病毒顆粒。之後,病毒會通過淋巴結而進入血液。隻要出現病毒血症,脊髓灰質炎病毒就有可能侵入中樞神經系統。患者經咽部分泌物排出脊髓灰質炎病毒隻持續數天,而通過糞便排出可持續到感染病毒2個月後。沒有症狀的感染者也可從咽部和腸道排出病毒,成為疾病的傳染源。

脊髓灰質炎病毒的傳播速度極快,尤其是在居住環境擁擠和衛生條件差的情況下,當一個家庭裏出現第一個患者時,所有體內沒有特異性抗體的家庭成員都可能感染。在易感人口多,氣候溫暖、潮濕的地區,最可能發生脊髓灰質炎的暴發流行。因此,及時利用脊髓灰質炎疫苗來預防是極為重要的。

純化步驟

純化步驟純化步驟

1、在大型裝置中培養細菌。為獲得足夠的用于化學研究的病毒,必須製備大量病毒。每種病毒的培養都有不同的步驟。脊髓灰質炎病毒是在人或靈長類動物細胞系中培養的,可以培養在一大瓶中沿壁生長的單層細胞上,也可以在一個輕輕攪拌的細胞懸液中。在有利病毒生長的條件下,每個宿主細胞能生產10~1000的感染單位的病毒,即每毫升一個感染單位的滴度(或稱效價)。

2、富含病毒培養液的去除。病毒的生長和釋放伴隨著細胞的破損。在病毒復製完成的時候,培養液中大多數細胞已經變成了細胞碎片。為使所有病毒分子完全釋放,要通過反復冷凍—融化的迴圈過程使細胞進一步破碎。然後將富含病毒的液體從培養瓶轉移到離心試管中。低速離心除去大分子的細胞殘骸。

3、通過沉淀將病毒物質濃縮。由于病毒是蛋白質性質的,它們能通過蛋白質沉淀法沉淀。脊髓灰質炎病毒可通過高濃度的NH4Cl(每毫升培養液中加0.4g)沉淀下來。這一過程要在低溫下進行,NH4Cl要在攪拌下緩慢加到培養液中。由于病毒蛋白沉降,溶液將變得渾濁。將沉淀物通過低速離心(2000g,1-2hr)。然後將含有病毒分子的沉淀物在少量磷酸鹽緩沖液中再次懸浮培養。這一步驟可濃縮病毒大約10倍,99%以上的病毒粒子可沉淀回收。

4、通過密度梯度離心最終純化病毒。脊髓灰質炎病毒可以通過蔗糖或CSCl的密度梯度離心純化。在後者中,病毒在離心試管中成為一個分離帶,這一過程與對DNA的分離相同,離心須要高速,即120000g,且要進行好幾個小時,最好是一整夜。離心管中的液體通過試管底部的一點點滴出來,要檢測每一滴的病毒滴度。在合適的離心條件下,所有的病毒分子都集聚在一或兩個組分中,所以它們是非常純的。結晶脊髓灰質炎病毒。如果能在合適的條件下濃縮大量且高純度的病毒,就可以獲得病毒晶體。這種晶體為化學分析提供了很好的材料,且易于通過X射線衍射技術進行結構分析。

臨床表現

脊髓灰質炎病毒脊髓灰質炎病毒

潛伏期一般5~14天(3~35天)。臨床症狀輕重不等,以輕者較多;多數可毫無症狀,倮可從鼻咽分泌物及大便中排出病毒,並可產生特異抗體9稱無症狀型或隱匿型,或隱性感染)。少數病人可出現弛緩性癱瘓,按癱瘓病人的病情發展過程,臨床分期如下:

(一)前驅期起病緩急不一,大多有低熱或中等熱度,乏力不適,伴有咽痛、咳嗽等上呼吸道症狀,或有納呆,惡心、嘔吐、便秘、腹瀉、腹痛等消化道症狀。神經系統尚無明顯異常。上述症狀持續數小時至3~4天,患者體溫迅速下降而痊愈(稱頓挫型),一部分患者進入癱瘓前期。

(二)癱瘓前期可在發病時即出現本期症狀,或緊接前驅期後出現,或二期之間有短暫間歇(約1~6天),體溫再次上升(稱雙峰熱見于10%~30%患者以小兒為多),出現神經系統症狀如頭痛、頸、背、四肢肌痛,感覺過敏。病兒拒撫抱,動之即哭,坐起時因頸背強直不能前俯,不能屈曲,以上肢向後支撐,呈特殊三角架體態。亦不能以下頦抵膝(吻膝征)。患兒面頰潮紅,多汗,顯示交感神經機能障礙,大多精神興奮,易哭鬧或焦慮不安,偶爾由興奮轉入萎靡、嗜睡。可因頸背肌痛而出現頸部阻力及陽性克氏征、布氏征,肌腱反向及淺反射後期減弱至消失,但無癱瘓。此時腦脊液大多已有改變。一般患者經3~4天熱下降,症狀消失而愈(無癱瘓型)。本期有時長達十餘天。少數患者在本期末出現癱瘓而進入癱瘓期。

(三)癱瘓期一般于起病後3~4天(2~10天)出現肢體癱瘓,癱瘓可突然發生或先有短暫肌力減弱而後發生,腱反射常首先減弱或消失。在5~10天內可相繼出現不同部位的癱瘓,並逐漸加重;輕症則在1~2天後就不再進展。癱瘓早期可伴發熱和肌痛,大多患者體溫下降後癱瘓就不再發展。臨床上分以下幾類。

1.脊髓型麻痹呈弛緩性癱瘓,肌張力低下,腱反射消失,分布不規則,亦不對稱,可累及任何肌肉或肌群,因病變大多在頸、腰部脊髓,故常出現四肢癱瘓,尤以下肢為多。近端大肌群如三角肌、前脛肌等較遠端手足小肌群受累為重,且出現早。軀幹肌群癱瘓時頭不能豎直,頸背乏力,不能坐起和翻身等。癱瘓程度可分為6級:0級(全癱瘓):肌肉刺激時無任何收縮現象;1級(近全癱瘓):肌腱或肌體略見收縮或觸之有收縮感,但不引起動作;2級(重度癱瘓):肢體不能向上抬舉,隻能在平面上移動;3級(中度癱瘓):可以自動向上抬舉,但不能承受任何壓力;4級(輕度癱瘓):可以自動向上抬舉,並能承受一定壓力;5級:肌力完全正常。

頸胸部脊髓病變嚴重時可因膈肌和肋間肌(呼吸肌)癱瘓而影響呼吸運動,臨床表現呼吸淺速、聲音低微、咳嗽無力、講話斷斷續續等。體檢可見胸廓擴張受限(肋肌癱瘓)及吸氣時上腹內凹的反常動作(膈肌癱瘓)。若以雙手緊束胸部觀察膈肌動作或手按壓上腹部觀察肋間肌運動,可分辨其活動強弱。膈肌癱瘓時X線透視下可見吸氣時橫膈上抬的反常運動。偶見尿瀦留或失禁(膀胱肌癱瘓)、便秘(腸肌或腹肌癱瘓),常與下肢癱瘓並存,多見于成人。很少發生感覺異常。

2.延髓型麻痹(腦幹型麻痹或球麻痹)

病情多屬嚴重,常與脊髓麻痹同時存在,可有以下表現。

⑴腦神經麻痹:

多見第7、9、10、12對腦神經胺受損。第7對腦神經麻痹常單獨引起面癱,表現為歪嘴、眼瞼下垂或閉合不嚴;軟齶、咽部及聲帶麻痹則因第9、10、12對腦神經病變所致。出現發聲帶鼻音或嘶啞、飲水嗆咳或自鼻反流、吞咽困難、痰液積瀦咽部,隨時有發生窒息的危險。體檢可見軟齶不能上提,懸雍垂歪向健側,咽後壁反射消失,舌外伸偏向患側。動眼障礙和眼瞼下垂見于第3、4、6對腦神經受損;頸無力,肩下垂、頭後傾則見于第11對腦神經受損。

⑵呼吸中樞損害:

以延髓腹面外側網狀組織病變為主。出現呼吸淺弱而不規則,時有雙吸氣和屏氣,呼吸間歇逐漸延長,甚至出現呼吸停頓、脈搏細速和血壓升高(最後下降)。初起表現焦慮不安,繼而神志模糊,進入昏迷,發生嚴重呼吸衰竭。

⑶血管舒縮中樞損害:

以延髓腹面內側網狀組織病變為主。開始面頰潮紅,脈細速不齊,而後轉微弱,血壓下降,皮膚紫紺,四肢濕冷、迴圈衰竭,患者由極度煩躁不安轉入昏迷。

3.脊髓延髓型較多見,兼有上述兩型的症狀。

4.腦型極少見。可表現為煩躁不安、失眠或嗜睡,可出現驚厥、昏迷及痙攣性癱瘓,嚴重缺氧也可有神志改變。

(四)恢復期及後遺症期急性期過後1~2周癱瘓肢體大多以遠端起逐漸恢復,腱反射也逐漸復常。最初3~6個月恢復較快,以後仍不斷進步,但速度減慢,1~2年後仍不恢復成為後遺症。若不積極治療,則長期癱瘓的肢體可發生肌肉痙攣、萎縮和變形,如足馬蹄內翻或外翻、脊柱畸形等。由于血液供應不良,局部皮膚可有水腫,骨骼發育受阻,嚴重影響活動能力。腸麻痹及膀胱麻痹大多急性期後就恢復,很少留有後遺。呼吸肌麻痹一般在10天內開始恢復,最終完全恢復。極個別需長期依賴人工呼吸器,腦神經受損復元需要一定時日,但很少留有後遺症。

診斷介紹

脊髓灰質炎病毒的診斷必須根據病史、臨床症狀、體檢及實驗室檢查等進行綜合分析,作出診斷。

病因不明的任何急性弛緩性麻痹(AFP),包括15歲以下臨床初步診斷為格林-巴利綜合征的病例。

檢查介紹

1、糞便查脊髓灰質炎病毒。

2、腦脊液或血清查特異性IgM、IgG抗體,或中和抗體。

3、麻痹病人死亡後必要時作病理檢查。

疾病治療

脊髓灰質炎病毒脊髓灰質炎病毒

(一)急性期治療

1、一般治療臥床休息隔離,至少到起病後40天,避免勞累。肌痛處可局部濕熱敷以減輕疼痛。癱瘓肢體應置于功能位置,以防止手、足下垂等畸形。註意營養及體液平衡,可口服大量維生素C及B族。發熱高、中毒症狀重的早期患者,可考慮肌註丙種球蛋白製劑,每日3~6ml,連續2~3天,重症患者可予強的松口服或氫化可的松靜滴,一般用3~5日,繼發感染時加用抗菌葯物。

2、呼吸障礙的處理重症患者常出現呼吸障礙,引起缺氧和二氧化碳瀦留,往往是引起死亡的主因。首先要厘清呼吸障礙的原因(見表11-10),積極搶救。必須保持呼吸道暢通,對缺氧而煩躁不安者慎用鎮靜劑,以免加重呼吸及吞咽困難。及早採用抗菌葯物,防止肺部繼發感染,密切註意血氣變化和電介質紊亂,隨時予以糾正。

(二)促進癱瘓的恢復促進神經傳導機能的葯物如地巴唑、如蘭他敏等,效果不顯,目前很少套用。在熱退盡、癱瘓不再進行時,及早選用以下各種療法:

1、針灸治療適用于年齡小,病程短,肢體萎縮不明顯者。可根據癱瘓部位取穴,上肢常取頸部夾脊穴、肩貞、大椎、手三裏、少海、內關、合谷、後溪,每次選2~3穴。下肢常選腰脊旁開1寸處,環跳、秩邊、跳躍、玉樞、髀關、陰廉、四強、伏兔、承扶、殷門、季中、陽陵泉、足三裏、解溪、太溪、絕骨、風市、承山、落地等,根據癱瘓肢體所涉及的主要肌群,選有關穴位3~4個,每次可更換輪流進行,每天1次,10~15次為一療程,二療程之間相隔3~5天。開始治療時用強刺激取得療效後改中刺激,鞏固療效用弱刺激。可用電針或水針,每次選1~2穴位註射維生素B1、γ氨酪酸或活血化瘀中葯復方當歸液:(當歸、紅花、川芎製劑),每穴0.5~1.0ml。

2、推拿療法:在癱瘓肢體上以滾法來回滾8~10分鍾,按揉松弛關節3~5分鍾,搓有關脊柱及肢體5~6遍,並在局部以擦法擦熱,每日或隔日1次,可教家屬在家進行。

3、功能鍛煉:癱瘓重不能活動的肢體,可先按摩、推拿,促進患肢血迴圈,改善肌肉營養及神經調節,增強肌力。患肢能作輕微動作而肌力極差者,可助其作伸屈、外展、內收等被動動作。肢體已能活動而肌力仍差時,鼓勵患者作自動運動,進行體育療法,借助體療工具鍛煉肌力和矯正畸形。

4、理療:可採用水療、電療、蠟療、光療等促使病肌松弛,增進局部血流和炎症吸收。

5、其他:可用拔火罐(火罐、水罐、氣罐)及中葯熏洗、外敷以促進癱瘓肢體恢復。另有報導套用穴位刺激結扎療法促進癱瘓較久的肢體增強肌力。畸形肢體可採用木板或石膏固定,以及用手術矯治。

研究進展

脊髓灰質炎病毒脊髓灰質炎病毒

經過兩年的辛苦勞作,科學家們首次合成出脊髓灰質炎病毒。這種人造病毒能殺死老鼠,並且很難將它們同自然病毒區分開。目前還不清楚合成類似天花這樣的大病毒來製造生物武器的難度有多大。

脊髓灰質炎病毒是導致小兒麻痹症的罪魁禍首,其基因組是單鏈RNA。感染細胞時,RNA轉譯出一個大分子多聚蛋白,經酶切後形成一組較小的蛋白並向中樞神經系統發動進攻。盡管這個曾經猖獗一時的惡魔已經近乎絕跡了,脊髓灰質炎病毒還在全球實驗室中保留著。

美國斯托尼·布魯克的紐約州立大學的病毒學家Jeronimo Cello, Aniko Paul和Eckard Wimmer構建了一個近乎完美的病毒復製品。由于RNA化學性質不穩定,研究組先製造了病毒的DNA版本。他們從生物技術公司購買了DNA的短小片段,並在DNA合成公司的協助下將它們連線起來。研究組插入19個標記區分自然病毒與合成病毒,然後利用酶將DNA逆轉為RNA。無論是註入合成病毒還是自然病毒,老鼠都會在感染的一周後癱瘓,研究組在<科學>快訊的電子版發表了這一結論。但是,殺死一隻動物需要1000—10000倍的合成病毒,研究組猜測是一個或多個標記阻礙了病毒的發作。

科學家們對這一研究的技術成果歡呼不已,但也有科學家對其隱含的危機深感憂慮。疾病預防控製中心的James LeDuc說,“化學實驗室的研究人員製造病毒需要保持一絲冷靜”。但是,他並不認為很快就能實現對諸如天花這樣的病毒的重建,這類病毒有超過18.5萬個鹼基對。研究人員說,他們請教過的科學家們督促他們發表這篇文章。正如Cello指出的那樣,“通過把這一結論公布于眾,你們能警示當局……告訴他們生物恐怖主義者都能做些什麽”。

也有人指出,這一發現意味著如果一個替代品能這麽簡單地被製造出來,那麽消除這個星球上苦難的根源就是不可能的。美國軍隊傳染病醫學研究學院的天花學家Peter Jahrling 說,“它腐蝕了整個根除概念的基礎”。

監測意義

服用糖丸服用糖丸

1、AFP定義:是指臨床表現為急性起病,以肢體運動障礙為主並伴有肌肉弛緩性麻痹(軟癱)的一組疾病。

2、AFP病例(監測系統使用的定義):任何15歲以下的出現急性軟癱的兒童。為便于AFP病例快速報告,衛生部于1994年專門下發檔案,規定了14種屬AFP病例的病種,即:(1)脊灰;(2)格林-巴利綜合征;(3)橫貫性脊髓炎(脊髓炎、腦脊髓炎、急性神經根脊髓炎);(4)多神經病(葯物性多神經病、有毒物質引起多神經病、原因不明多神經病);(5)神經根炎;(6)外傷性神經炎(包括臀肌葯物註射後引發的神經炎);(7)單神經炎;(8)神經叢炎;(9)周期性麻痹(低鉀性、高鉀性及正常鉀性);(10)肌病(全身型重症肌無力、病毒性或原因不明性肌病;(11)急性多發性肌炎;(12)肉毒中毒;(13)四肢癱、截癱或單癱(原因不明);(14)短暫性肢體麻痹。

3、消滅脊灰為什麽要開展AFP病例監測:由于15歲以下兒童是脊灰發病的高危人群,因此,把15歲以下兒童的AFP病例作為“疑似脊灰”病例進行監測報告,其目的是通過對高危人群的監測活動,最大限度地發現真正由脊灰野病毒引起的病例,這是AFP監測系統的一項技術要求,即要在所有15歲兒童AFP病例中搜尋脊灰野病毒。全球消滅脊灰的監測活動都要做好這項工作。

4、質量控製指標:根據世界衛生組織消滅脊灰的技術要求和中國的實際情況,製定了AFP監測工作質量控製指標體系:(1)各地區每年15歲以下兒童非脊灰AFP病例報告發病率不低于1/10萬;(2)80%病例必須在接到報告後的48小時之內進行病例調查;(3)80%AFP病例必須在出現麻痹後14天內,間隔24小時採集雙份合格糞便標本;(4)糞便標本要在7天內送到省級脊灰實驗室;(5)病例隨訪表要在75天內送達省級衛生防疫站等。

5、AFP病例報告與漏報:衛生部要求所有發現AFP病例的臨床醫生和衛生工作者都要立即向當地縣級衛生防疫站進行報告,這是發現病例最重要的工作。由于AFP病例作為“疑似脊灰”病例報告,也受到傳染病管理法的約束。但是由于種種原因,有下列情況,AFP病例可能漏報:(1)患兒曾就診,但醫生沒有發現是AFP病例,無記錄也未報告;(2)醫生診斷是AFP病例,但無記錄也未報告;(3)診斷是AFP病例,有記錄,但未意識到或不知道需要報告。漏報的主要原因是醫生不知道如何報告或報告意識淡漠。

6、主動監測和零病例報告:衛生防疫站負責AFP病例監測的工作人員,每10天到轄區內的監測醫院了解AFP病例報告情況,及時發現漏報病例。在開展主動監測工作後,若沒有發現漏報的AFP病例才能作出零病例報告。醫院一定要協助衛生防疫站做好這項工作,防止漏報。

7、AFP病例診斷要點:AFP可見于多種疾病,臨床醫師面對每一例AFP患者,除了要獲得詳盡可靠病史,首先要認真排除假性麻痹(由骨關節疾病所致的運動障礙),然後才能確定為真性麻痹。根據神經定位不同,應進一步區別上運動神經元麻痹(痙攣性麻痹),還是下運動神經元麻痹(弛緩性麻痹)。值得註意的是急性與嚴重的上運動神經元麻痹可有一休克期(因其臨床表現與下運動神經元麻痹很相似,故這類疾病應作AFP病例報告),如脊髓受累,稱脊髓休克期。病變雖累及上運動神經元,但表現肌張力低,腱反射消失,無病理反射。一般經數小時至幾周,休克期解除,逐漸出現肌張力高,腱反射亢進,病理反射陽性。此外,脊髓病變患兒可有尿瀦留,可檢查學齡兒異常感覺平面,以助定位診斷。根據每例AFP的臨床特征,及時進行必要的實驗檢查,對AFP病因診斷可提供重要依據。

首先強調的是糞便標本的脊灰病毒分離,這是一種特異性強,敏感性高的檢驗方法。首先要對發病兩周以內未再服疫苗的AFP患者,間隔24至48小時,收集兩份足量糞便(每份應在8克左右)標本,冷凍或冷藏條件下(2~8℃)儲存,並在冷藏條件下運送至合格實驗室盡快分離病毒(包括脊灰病毒及非脊灰腸道病毒)。此外,實驗室檢查包括:腦脊液(常規及生化),血清酶(AST、肌酸磷酸激酶、乳酸脫氫酶),血清學檢查:腦脊液和(或)血中脊灰的特異性IgM抗體(明確近期無服疫苗史)。肌電圖,肌肉活組織檢查及脊髓磁共振成像(MRI)等。我們曾對80例AFP進行病因分析,研究結果提示,需與脊灰鑒別的疾病主要是格林-巴利綜合征,其次是急性脊髓病變,此外尚有一些少見疾病。總之,AFP病例的快速報告,是病例調查、標本採集、病情控製以及病例最終診斷的先決條件,直接影響AFP病例監測質量。

8、AFP病例分類標準:當前我國進入消滅脊灰最後階段,必須把特異性診斷放在首要位置,實行以病毒學為基礎的病例分類方法實屬必要,即分離到脊灰野病毒的AFP病例才是確診的“脊灰病例”,以提高病例診斷的特異性,減少假陽性。如果不採用這種分類方法將無法證實消滅脊灰的目標是否達到。而以前使用的分類方法對于脊灰病例的定義為:AFP病例有如下任何一種情況,即診斷為脊灰病例:(1)從糞便標本中分離到脊髓灰質炎野病毒;(2)與脊灰確診病例有流行病學聯系;(3)發病60天後仍殘留麻痹;(4)死亡病例;(5)失訪病例。在使用新的分類方法對無糞便標本,而又有殘留麻痹,死亡或失訪的AFP病例即不能歸入確診病例,也不能排除,因此稱之為脊灰臨床符合病例。如果太多的AFP病例最後被分類為臨床符合病例則意味著監測工作的失敗。總之,新的病例分類標準對確診的脊灰病例定義為由脊灰野病毒引起的病例,並將AFP病例分為確診、排除和臨床符合病例三類,排除病例中包括疫苗相關病例。

由于口服脊灰減毒活疫苗(oral polio vaccine, OPV)的廣泛套用,因服疫苗引起的疫苗相關麻痹型脊灰(vaccine associated paralytic poliomyelitis, VAPP,簡稱脊灰疫苗相關病例)也開始出現,並得到廣泛關註。美國監測資料表明,首次服疫苗者VAPP發生率是再次服疫苗者的29倍,平均每年發生率0.34/100萬,說明其發生率極低。經驗表明,VAPP往往見于免疫功能低下兒童,在診斷時一定要慎重,任何醫生在沒有經過省級AFP病例專家診斷小組同意不要對VAPP作出診斷。

預防措施

服用葯丸服用葯丸

(一)自動免疫按計畫普遍服用脊髓灰質炎減毒活疫苗,以提高人群的免疫力。95%以上的接種者可產生長期免疫,並可在腸道內產生特異性抗體sIgA。我國從1960年開始自製脊髓灰質炎減毒活疫苗,一種是三型單價糖丸,另一種是混合多價糖丸,為Ⅰ、Ⅱ、Ⅲ型混合物。目前普遍採用後一類型疫苗,此型疫苗可在-20℃儲存2年,4-8℃儲存5個月。一般首次免疫應在嬰兒2月時開始,連服3次,間隔4-6周,4歲時再加強免疫一次。

註意:服糖丸後2小時內不能喝過熱開水或飲料,也不能喂奶,以免影響疫苗的效果。極少數小兒服用後可發生疫苗相關性麻痹性脊髓灰質炎。

(二)被動免疫未服過疫苗的年幼兒、孕婦、醫務人員、免疫低下者、扁桃體摘除等局部手術後,若與患者密切接觸,應及早肌註丙種球蛋白,小兒劑量為0.2~0.5ml/kg,或胎盤球蛋白6~9ml,每天1次,連續2天。免疫力可維持3~6周。

(三)隔離患者自起病日起至少隔離40天。第1周應同時強調呼吸道和腸道隔離,排泄物以20%漂白粉攔和消毒,食具浸泡于0.1%漂白粉澄清液內或煮沸消毒,或日光下曝曬二天,地面用石灰水消毒,接觸者雙手浸泡0.1%漂白粉澄清液內,或用0.1%過氧乙酸消毒,對密切接觸的易感者應隔離觀察20天。

(四)做好日常衛生經常搞好環境衛生,消滅蒼蠅,培養衛生習慣等十分重要。本病流行期間,兒童應少去人民眾多場所,避免過分疲勞和受涼,延後各種預防註射和不急需的手術等,以免促使頓挫型感染變成癱瘓型。

面臨挑戰

脊髓灰質炎病毒脊髓灰質炎病毒

OPV和其它一些口服腸道疫苗在一些生活在資源匱乏環境中的孩子身上,已經出現效力減弱的情況。

目前,人們尚不清楚在口服小兒麻痹症疫苗、輪狀病毒疫苗和其他腸道疫苗之間會有怎樣的相互作用。特別地,我們對疫苗幹預的存在、程度以及潛在活動機製仍然了解有限。並且,用于預防痢疾的輪狀病毒疫苗能否強化OPV的效能也不確定。

供水及污物處理系統的改善被認為是有效減少脊髓灰質炎病毒傳播的有效手段,但是我們仍不清楚它們的真實影響及對限製疾病傳播的相對重要性。

即便我們根除了野生脊髓灰質炎病毒,仍會有一系列的挑戰存在:

PV在極少數情況下,可能導致疫苗相關的脊髓灰質炎癱瘓。此外,OPV通過排泄物污染過座椅後,雖然最初病毒會衰減,但也能夠恢復其神經毒力並/或進一步傳播。由此導致了由疫苗衍生的脊髓灰質炎病毒(VDPV)和急性脊髓灰質炎的爆發。

因此,在根除之後,必須停止使用口服脊髓灰質炎疫苗。然而,人群中重新感染脊髓灰質炎病毒的風險依然存在。這些風險包括:存在免疫缺陷的個人具有攜帶和散播病毒的可能;疫苗外泄或是野生毒株從控製室、實驗室或生產車間泄漏等。此外,目前為了在根除疾病之後控製可能的野生或是疫苗病毒的再次爆發,OPV仍是應對計畫。對OPV的使用同時也帶來了產生VDPV爆發的風險。

因此,對滅活的脊髓灰質炎病毒疫苗(IPV)的常規使用被看作是防止病毒再次傳播的途徑。但是,推行IPV存在若幹問題和挑戰:

目前生產IPV仍需要野生病毒,因此就存在毒株從生產車間泄漏的可能。

與OPV相比,遞送和管理目前的IPV產品需要更多的基礎設施(如,訓練有素的醫護人員、針具和醫療垃圾處理,等等。)因此,成本會更高,操作也更難。

目前,由于生產成本和規模的原因,單獨劑量的IPV比OPV要貴。不像OPV那樣,目前的IPV無法大幅提高腸道粘膜的免疫力,因此IPV在阻止病毒泄出方面效力較弱。由于腸道污染和病毒排泄,IPV接種人群可能成為根除脊髓灰質炎病毒後導致病毒再次傳播的載體。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