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水粉

胭脂水粉

《胭脂水粉》是2005年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拍攝製作的民國恩仇劇集,由梅小青監製,陳豪、黎姿蒙嘉慧、向海嵐領銜主演。

故事以上世紀三十年代的香港為背景,描述一個大家族裏二世祖祝有業如何經歷家族興衰,自甘墮落後再發奮圖強,與當家重振產業"鏡花堂"的曲折過程。

  • 中文名
    胭脂水粉
  • 主演
    陳豪黎姿蒙嘉慧向海嵐,陳鴻烈,商天娥,李國麟,陳敏之,曹敏
  • 集數
    30集
  • 類型
    民國情仇
  • 首播時間
    2005年10月17日——11月25日
  • 製片地區
    中國香港(TVB)
  • 編劇
    陳寶燕
  • 外文名
    TheCharmBeneath
  • 語言
    國語
  • 編導
    伍兆榮,陳湘娟,方俊華,陳志江,方駿釗
  • 監製
    梅小青
  • 編審
    賈偉南

劇情簡介

鏡花堂掌權人祝滿山(陳鴻烈飾)把家業發揚光大視為畢生成就,滿山發妻已逝,有兩子兩女。長子祝有成(曾偉權飾)是父親生意上的左右手,被視為鏡花堂的繼承人。二子祝有業(陳豪飾),好逸惡勞,不喜歡受束縛,認為有大哥協助父親打理生意,自己全心周遊列國玩樂。三女祝明蕙(黎姿飾),具有才能,但因父親認為男尊女卑,所以明蕙不能插手家業。明蕙侍父至孝,滿山卻一直對她比較冷淡。四女祝明敏(曹敏莉飾),活潑好動,思想前衛,經常挺身而出反對當時社會不公平事,要為弱勢社群爭取福利。

劇照劇照

滿田乃滿山之弟,一直對鏡花堂虎視眈眈,奈何因是庶出,無從取得實際權力。其妻李雅仙(商天娥飾),是滿園的當家,為人精刮麻利,一直想幫丈夫奪權。

滿山小姨吳路笑容,終日拉攏女兒吳以方(蒙嘉慧飾)和祝有成,大條道理認為以方當了滿山的大媳婦,便是最好的報恩。以方看不起有業終日遊手好閒,有業則覺得以方事事過份認真執著,二人經常鬥嘴。

有成介紹女朋友宋雲裳(向海嵐飾)給滿山認識,一心以為父親會接受雲裳,誰知陰差陽錯被有業揭破雲裳在女子茶室做茶花。滿山認定雲裳是同一類人,堅決反對有成與她來往。有成不愛江山愛美人,打算和雲裳私奔。孰料有成起行前發生意外,被塌下來的騎樓壓斃,有業與明蕙向滿山講出雲裳有了大哥的骨肉,終勸服滿山答應讓雲裳入門。

有成辭世,有業無奈接替有成位置,有業見主要顧客多數是煙花女子,故集中火力以她們為銷售對象,以方因政府將會全面禁娼而極力反對,但有業一意孤行。政府于1935年6月30日下令全面禁娼,鏡花堂生意一落千丈。滿山立即回港救亡,滿田落井下石責有業不聽意見,滿山不再讓有業沾手大生意,有業自信心大受打擊。就在這個低潮時候,有業邂逅了汪曉晴(陳敏之飾)。曉晴溫柔體貼,經常開解有業,二人迅即墮入愛河,有業還金屋藏嬌。滿山暗地裏收買曉晴,給予巨款要她離開有業,曉晴答應,有業晴天霹靂。

滿山爆血管,被急送入醫院。滿田與雅仙拿著雞毛當令箭,阻止有業探望滿山。永華宣讀遺囑,滿山把所有家業交由滿田負責托管,明蕙等覺有詐,但苦無證據。滿田等故意奚落侮辱有業,令有業一時氣憤,離家出走。有業自暴自棄,幸得明蕙、明敏及以方的激勵,終痛定思痛,重新振作。眾人終于找到冒簽遺囑的證據,滿田把鏡花堂交回有業管理,其實滿田早已暗中移走大部份資產。滿田成立水月堂,狙擊鏡花堂的生意。

曉晴之兄曉暉指責有業是殺害曉晴的凶手,一定會找到證據指控他,曉暉卻遇害身亡,矛頭直指有業是凶手,以方等合力幫他洗脫。以方幫助有業重振家業時不知不覺已愛上了他,曉晴卻再度出現。

明蕙投入鏡花堂業務,表現出色,更令國昌自慚形穢。國昌有外遇,明蕙不能原諒,堅持與國昌離婚,自此明蕙更寄情工作,把鏡花堂業務擴張,加設美容院。其後明蕙又發覺雲裳有些不對勁,叫有業提防,但有業不相信。但原來明蕙真的是目光如炬,雲裳並非如表面般慈祥,每日對鏡添妝不過是掩飾內心狠詐。原來雲裳以為有業為了家產,刻意害死有成,更險些令自己小產,生女後見眾人猙獰嘴臉,更令她誓要為女兒奪回應得的家財。何強與曉晴的天仙局是雲裳主使,曉暉亦是她殺害欲嫁禍有業。雲裳不斷挑撥離間有業與明蕙,險些令水月堂有機可乘。

分集劇情

第1集

鏡花堂首間零售專門店開張,從外國回來的二少爺祝有業送大鍾祝賀新店開張,其父滿山見狀面色一沉,業以巧言令山釋懷。三小姐明蕙與嬸母李雅仙在開幕酒會上爭奇鬥艷,大少爺有成亦藉此機會向山介紹其女友宋雲裳。 裳臨時充當新產品「葵花胭脂」的模特兒,山對裳的印象甚佳,邀請她翌日到祝家晚膳。蕙丈夫黎國昌為爭取表現,與山之世交林唯本洽談合作的機會,結果卻適得其反。「葵花胭脂」大受歡迎,業使計為友人取貨,其表妹兼店長吳以方大表不滿。業無意中發現裳在被視為風月場所的女子茶室任職。業逃避不到鏡花堂上班,陰差陽錯下卻令山發現裳的出身。

第2集

成為了裳的出身而與山爭執。祝家上下除了業以外均對裳有偏見,蕙亦認為成不值得為了外人而影響父子情。方一向對成有意思,卻礙于矜持而不肯向他表達,其母路笑容焦急萬分。業提議以「福袋」促銷雪花膏,獲山贊賞,山更重提生產業早前建議的滾筒唇膏,令其弟滿田心中不滿。裳拿成所贈的手鏈往修理途中遇仙和容,遭二人奚落,大感難堪。裳被流氓勒索,成不惜借糧並偷取山的古董典當,蕙發現後到裳家,勸她離開成。山突然派成往上海準備開設分店的事宜,成至此恍然山已得悉一切。裳留書出走,成趕往車站追截,並決定不理山反對,要跟她結婚。山大為氣憤,要與成脫離關系。

第3集

成帶裳離開祝家大宅滿園後,得悉裳懷有其骨肉,然而他並不想以此為由逼山讓步。成誤會蕙向山揭發裳被勒索一事,怒摑她,蕙感委屈。成、山決裂,田欲藉此坐收漁人之利。滾筒式唇膏正式投入生產,業雄心勃勃,蕙見田誇贊業,不安。方祈福時遇裳、成,得知二人將到南洋展開新生活。成聽方的勸告,接山出院,山感安慰,然而成卻始終不肯放棄裳。成決定和裳結婚,方、業瞞著眾人替二證婚,不料卻被蕙看出端倪。蕙雖不贊成他們的婚事,但最終卻願意替二人隱瞞。成、棠終要離去,業往送行,兄弟倆臨別依依,豈料天降橫禍。

第4集

裳目睹成出事經過,暈倒送院。業將裳懷有成骨肉一事告訴山,山終讓裳入祝家。仙見山對裳態度冷漠,竟安排裳入住後院與工人同住,方見狀便提議裳入住其隔壁的客房。裳求方帶自己到成房,睹物思人,裳更感難過。仙兒子有邦及山幼女明敏從東瀛放洋回來,仙趕緊張羅,蕙嘲諷她厚此薄彼。邦與敏回家,躊躇滿志。方誤會業要自己向客送吻來為滾筒唇膏宣傳,向山投訴。敏因誤會而連累青年寧天朗丟掉工作。滾筒唇膏宣傳策略成功,山等接受傳媒訪問,蕙因感到被視作局外人而難過不已。

第5集

敏甚得山疼愛,蕙卻遭其冷待。蕙通宵達旦替昌結算賬目,不料昌竟忘記將賬簿帶返鏡花堂;山指摘蕙縱容昌。裳在祝家嘗盡冷言冷語,精神大受困擾。管家歡姐向仙引薦朗,仙本欲聘任年邁的同鄉福伯,然而避免遭蕙詬病,又見敏欲補償朗,遂決定僱用朗。仙用計令山知道敏購買泳衣,山訓斥蕙,對敏卻好言相勸。蕙聽信仙的挑撥,懷疑自己非山的骨肉;蕙找歡求證。業買了點心托方交給裳,裳卻擔心會被陷害。山由于要與邦往上海籌備開分店之事,遂委任業暫代總經理一職,處理香港業務。眾替山、邦送行,蕙戰戰兢兢地送上手織領巾給山。裳疑心被害,出現幻聽的現象,更懷疑是業害死了成。一日,裳拿刀刺傷了業。

第6集

裳證實患上產前抑鬱症;裳出院返家,仙、容等均感不安。敏、蕙在街上見一父賣女入青樓,敏為女兒出頭而受傷。福指自己為了仙而辭去原有的工作,要向她索償,仙打發他走後竟拿容來出氣。業發現妓女市場潛力大。裳回家,容恐她受到刺激,對她態度大改。業跟方打賭誰買的書籍會合裳心意,結果業輸了,要請方吃飯作為懲罰,容因而誤會業對方有意,與兒子以正密謀撮合二人。業、方因容、正的緣故而誤會對方對自己有意,雙方均感到尷尬,業最終鼓起勇氣,約方說清楚。業決以妓女為銷售對象,方指此舉會流失良家婦女客戶。另方面,田得悉禁娼專員將來港,然而他卻將訊息隱瞞。

第7集

敏發現正送貨給煙花女子,回家責業助長社會歪風,業不以為然,更決定贊助「花國皇後選舉」。敏替正塗葯酒,正心如鹿撞。仙、容使用鏡花堂產品後竟被視作不正經女子。政府落實禁娼,鏡花堂損失慘重,山從上海回來後怒責業,並決定擱置于上海開設分店一事。眾商議重振鏡花堂業務,業感其建議不被尊重,決意重過遊戲人間的生活。仙、容見山關心裳,對裳的態度即作一百八十度轉變。昌炒買股票失利,欠下高利貸,蕙發現後怒罵他,並與高利貸逑哥談判。山將昌借高利貸之事歸咎于蕙,昌為表示願意承擔過失,竟縱身從高處跳下。

第8集

昌墮樓時,鏡花堂的顧問律師原永華剛巧到來,昌大難不死。蕙為了昌而與仙、容口角,山怒責蕙,更指昌的不濟是她一手造成,蕙終按捺不住,哭訴身為人妻的無奈。山雖惱昌,但仍調動金錢替他還清債務,蕙感激,田知道後敢怒不敢言。仙、蕙分別送禮給裳,裳認定二人別有用心。邦建議邀請形像高貴的紅星藍寶燕任代言人,惜燕為人低調,恐難成事。業因認識燕的舅父而得以約燕洽談;邦提出優握的條件,燕終答允合作。簽約當日,田令業惹怒燕,幸邦成功說服燕動筆簽約。山責業粗心大意,險壞大事,決重用邦,田大喜。裳早產誕下女嬰,眾失望。

第9集

山因成沒後嗣而傷心,蕙好言相勸,後得悉山已為孫女取名美婷,才頓感欣慰。裳有產後抑鬱症,女兒婷又哭過不停,裳差點要放棄女兒,幸最後回心轉意,才沒有鑄成大錯。正、華皆對敏有情意,華指正不自量力,並在敏面前裝出一副君子的模樣,正氣結。業拒絕給居心不良的顧客換貨,遭山指摘。業與昌喝下午茶散心,蕙不滿。業在酒家結識了推銷胭脂的汪曉晴,對她留下深刻的印象。朗因直言而開罪了仙,遭她報復,蕙看不過眼替他解圍。蕙偶悉仙借貸給逑,遂在山面前揭穿她,山大怒,命仙讓出當家之位給蕙。

第10集

田假意責打仙以博山同情,山不忍,命眾人不得將家醜傳開去。蕙任當家後,發現仙以往中飽私囊,遂著她盡快填補欠款,仙不忿。業知晴愛照顧流浪貓,遂拿吃剩的魚去見她,又造房子讓貓棲身。山不滿業不務正業,對邦因而更加器重。業為保護晴及流浪貓而遭惡霸何強打傷,方替業隱瞞事件。蕙私自從仙的月錢中留起一份,為其填補欠款。正從澳門回來後意氣風發,然而他見華與敏感情日深時,便不禁感到酸溜溜。方發現正對敏有意,著他發憤。仙知道山並沒有按家族傳統保留蕙的臍帶後,不禁質疑起蕙的身分來。蕙與仙因蕙的身分而爭執,山怒責蕙,蕙終忍不住問山自己是否他的親生女兒。

第11集

山警告祝家上下不得再質疑蕙的身分,然而蕙卻未能因此而釋懷。正為容選購胸針,方見他孝順,便送他金表贊揚他。業下班後正欲赴晴約會時,山突然要求他同往工場,業遂請方代為通知晴,其後乘山不覺時才趕往見晴。鏡花堂的冒牌貨充斥市場,鏡花堂的商譽大受影響,眾建議報警,正惶恐不安。方發現正與冒牌貨有關,欲拉他向山自首時,遇上剛從澳門調查回來的田,田答允替二人隱瞞,希望實藉此控製二人來扶持邦。方受脅于仙,曾就布匹分配一事而曾令容不快,方為免回家再與容起沖突,遂與業、晴一起晚飯,晴開解她。業知道晴喜歡白蘭花的香味,特別為她研製香水,晴心裏甜絲絲的。

第12集

強見晴與業感情要好,逼她設計綁架業。方建議業生產白蘭花香水以向晴表達心意,惜在會議上受製于田,無奈附和田反對業,幸邦持相反意見,山最後著業改良配方。綁架業的計畫本如期進行,但晴不忍見業遇害,刻意將他氣走。方替業約晴野餐,強遂逼晴藉此機會綁架業。強綁了方、業,向山勒索,容擔心方的安全。田得悉綁架與正無關,決定靜觀事態的發展,他與仙更期望綁匪會撕票。眾籌集贖款後,按綁匪要求著裳送款。晴知道強準備于拿到贖金後撕票,遂趁強不覺時助方、業逃走。強回來見三人逃走,即上前與業糾纏,混亂間強失足墮崖。業知晴與強是一伙後,認為晴存心欺騙他的感情。

第13集

業、方終回到家裏;業阻止眾人報警。仙急欲取回所出的一分贖金,蕙見狀戲弄她。山感激裳為祝家送贖款,更因婷的關系,決定對裳在祝家的地位予以肯定。業、晴互相掛念對方。華設局令其客戶不需向離婚妻子梁太支付贍養費,敏不滿其所為。仙不忿因摔破容訂下的擺設而被敲詐,方付錢給仙作補償,令不知個中原因的容甚是氣憤。業、晴雨後重逢,愛火重燃。朗送秘製葯膏給蕙治敏感,蕙感激。朗帶蕙到其母陳影紅開設的甜湯鋪,紅拉著蕙手良久不放。蕙帶紅所做的甜點回家給山吃,不料山竟大發雷霆。歡將山的反應告訴紅,紅戚然。此時,蕙突然出現,二人一凜。

第14集

原來蕙前來為山的壽宴訂購甜點,歡、紅慶幸對話沒有被蕙聽到。容代山挑選壽宴的回禮,仙以協助她為由隨行。山決定在林唯本上海的百貨公司內設立專櫃,並以業的白蘭花香水作為專櫃的試金石。此外,山又接納業的建議,為香水命名為「有情」。山欲撮合業和本的女兒林雪兒,惜從容口中知道業已有戀人。山見業為晴作出的改變後,便不再堅持門當戶對,並邀請晴出席其壽宴,業喜出望外。眾送禮物為山賀壽,山重視晴所送的百壽圖。晴勇于承認摔破山珍藏的佳釀,山甚為欣賞其勇氣。朗發現紅曾為煙花女子,不快,蕙開解他。裳一向對成所贈的音樂胭脂盒珍而重之,及後發現盒原來是業所贈,不禁大是傷心。

第15集

晴向業表示她的兄長在天津發生車禍,遭受害者家屬索償,業不虞有詐,向山求助。山經昌引路終與紅相遇,山怒斥紅別有居心,昌因此才驚悉蕙是紅的女兒,並不是山所出,並恍然山為何一直冷對蕙。朗因要隨母搬家而辭職,蕙遂往找紅,希望她能讓朗留在滿園。業驚聞晴遇火災,趕往醫院,幸隻屬一場虛驚;業向晴求婚。山不理傳統禁忌,答允業、晴的婚事。裳無意中得悉晴曾參與綁架業一案,並向業訛稱其兄長發生車禍以向業詐財。裳將所聞告知山,山即找方求證。山用支票打發晴離開,晴接受。業不信晴會接受山的支票,認定她有苦衷,奪門而出。

第16集

晴坦言與業一起純為金錢,本已有三分酒醉的業不堪刺激,竟拾起地上的利刀刺向晴。昌帶業與凶刀回家,並將一切告知山,山為維護業,堅稱業沒有殺晴。梁太神經失常,敏、華因此再起爭執,華向梁太作出補償,敏終肯與他修好。業為了忘記晴,竟將準備運往上海的「有情香水」推下海,並對山表示從此會遊戲人間,山痛心。業令鏡花堂損失慘重,田乘機建議將邦過繼給山。昌受托與本洽談補償方案,田從中作梗,令山誤會昌辦事不力。昌不忿,終向蕙說出她的身世,蕙驚愕。蕙往找紅,將山對自己若即若離的怨氣遷怒于她,紅難過。

第17集

蕙見山為業勞心,感動,不禁感激他的養育之恩。本向山提議讓雪、業成婚以化解兩家恩怨。山對雪雖有好感,惜為業所拒;山大為激動,終因腦出血而送院。蕙以自己為例子勸業為山構想,業反駁無從,更于山出院當日宣布與雪結婚。田得知婚事是由本提出,不忿被本利用。仙指雪入祝家後,裳的地位將岌岌可危,山聞言怒責仙。業要帶雪做禮服,雪突然渾身不安,原來雪正與裁縫的兒子裴立志相戀,業知道後決定悔婚以成全二人,更為避免與父發生沖突而立即起程往廣州。山不堪再受刺激,一病不起。紅欲探望山卻遭蕙阻止,仙從二人對話得悉蕙的出身。

第18集

朗為免連累蕙再受委屈,決離開滿園。祝家的流動資金因山住院而緊張,仙責蕙辦事不力,蕙無奈讓步,依舊分發月錢給她。田著邦查昌的賬簿,更明言不信任昌。山終醒來,但田卻以山需要休養為由,不許他與子女見面。方、正往廣州尋業,得悉業將起程往上海,遂乘火車追蹤,惜業臨時改變了主意。田按山指示著華變更遺囑;田以為大權在握,怎料山簽署遺囑時突咳嗽大作,變更遺囑一事遂因而作罷。蕙為山祈福求得下下簽,仙出言奚落之。蕙徹夜為山祈福,昌勸阻不了,惟有相陪。蕙、昌翌晨探望山,山支開田與二人談話。山表示知道蕙一直受屈,蕙終忍不住,在山懷內大哭。

第19集

敏、蕙做甜點給山吃,山見二女親密更勝從前,大是欣慰,並決定修訂遺囑。蕙為免山再受刺激,拒絕讓紅探望山。蕙等籌備團圓宴以慶祝山出院,不料邦卻突然接到醫院來電,指山病情惡化。山昏迷,田勸眾回家。原來田發現山準備變更遺囑,心有不甘而與他理論,致令山病情惡化。業與一老伯下棋後,茅塞頓開,決定回家,怎料卻在回程時被偷去錢包。業、方在電報局相遇,二人一道回港。田阻止業等見山,眾不滿。此時,山突然心髒衰竭,醫生著眾往見其最後一面。業向父認錯,山握著業的棋子,含笑而逝,眾悲痛。蕙看見紅、朗偷偷拜祭山,昌借機開解蕙的心結。

第20集

蕙見田穿上山的大衣,指摘之,經邦解釋才知是一場誤會。業在睡夢中得山鼓勵,發憤要好好打理鏡花堂。雪跟志私奔時遇意外,志身亡,雪成殘廢,胎中嬰兒亦保不住。本為此自責,並願就官司一事與祝家和解。華宣讀山的遺囑,田受托管理鏡花堂,敏指此非山意願,華無奈表示山未及簽訂新遺囑便已逝世,眾子女沮喪。田、仙打算將山子女逐一逼走。二人恐怕邦不忍,先將他打發到廣州。田接任董事長之位,並打算辭退昌,更以鍛練業為由,要他從庶務員做起。業等看出田的意圖,堅拒讓他得逞,惟田得寸進尺。敏無意中發現田給華的巨額支票,質問華不果後,決與他分手。

第21集

業獲方鼓勵,向鏡花堂招牌立誓發憤。仙、田欲使眾人知難以退,當眾羞辱業,方不值田所為,出言指摘。田公報私仇,正不忿,公開當日其出賣鏡花堂一事。容覺愧對祝家,欲離開滿園,業等好言勸止。裳半夜醒來發現不見了婷,以為惡夢成真,急向仙討回婷,最後發覺原來是一場誤會。昌得悉朗準備與紅往南洋生活,遂安排紅、蕙見面,母女倆終相認。素來忍讓仙的容為了正而與仙起齟齬,更險被仙逼走,幸邦回來勸止。邦無意中得悉父母在山之遺囑上假冒其簽名,他既不忍揭發父母,又覺愧對眾人,遂決定離家,不料卻給裳發現。

第22集

業等就冒認山簽名一事而質問邦,仙不忍邦承受民眾壓力,毅然承擔罪名。仙罪名成立,入獄一年,華則被吊銷律師牌照。業重新接掌鏡花堂,發現流動資金因田的緣故而大大減少,但他為了公司形像而決定不加追究。敏、華在街上相遇,敏遇劫,華竟袖手旁觀,幸得一阿叫王暉相助。敏為鏡花堂作市場調查時重遇暉,見暉有繪畫天分,便向業推薦他為鏡花堂繪畫宣傳月份牌。暉看上裳的高貴家庭主婦氣質,決以她為模特兒,月份牌大受歡迎,鏡花堂營業額上升。邦在報社當兼職,知業欲賣廣告,決助他一把。邦送宣傳稿至工場給業時遇電線短路,邦請纓修理卻不幸意外身亡,眾悲痛。

第23集

舶來貨「添美麗」成為鏡花堂的新對手,業等急謀對策。暉為帶歡樂給兒童,不計較報酬給他們畫漫畫,敏欣賞。田得華的協助,購得添美麗的專利權,更不惜以本傷人,誓要弄垮鏡花堂,華更成為田的幹兒子,二人決向祝家報復。暉遭逼遷,業等邀他暫時在滿園住下來,敏著緊地為他打點一切,被容取笑。方被男子戴廣追求,容打探廣的出身,方不悅。暉、敏感情一日千裏。業懷疑方喜歡自己,蕙亦看出方的心意,勸業接受方。業邀方看話劇,惜他始終未能忘記晴,更向方坦言一切。暉試探業未能忘記的對象是誰,不果;原來暉正是晴的兄長汪曉暉。

第24集

暉見敏笑容甜美,遂以她作為漫畫主角的藍本。添美麗所含化學物質超出標準,被禁,田血本無歸。業得知田借錢周轉不果,欲幫忙,惜他卻不領情。在獄中的仙得悉田生意出了問題,擔憂。暉向裳打聽晴的下落不果,卻因而知道裳渴望能有一幅與成一起的全家福,決遂其心願。敏、暉見小童爭看漫畫,他們發現敏就是漫畫的主角「甜敏姐姐」時,興奮不已。昌以為蕙有孕,雀躍,惜最後空歡喜一場。裳得悉暉是晴兄長後,將所知的一切告訴暉,又帶他找業用作刺晴的凶刀。暉按線索追尋真相,又求裳告發業,二人因而被眾誤會有奸情,暉惟有說出真相,更表示要證實業是殺晴的凶手。

第25集

敏以為暉為查晴下落才接近自己,怒摑暉。裳不堪被眾指摘協助暉,決離開滿園,正等向她道歉。華假裝洗心革面接近雪,實際上與田覬覦本的家財。雪春風滿臉的到鏡花堂購物,眾得悉雪的對象是華,不禁一愕。雪隨華做義工後重拾笑容,然而本對華卻仍有保留。正發現業、方戀情,與眾取笑二人。暉求裳為晴案作證不果,遂再找小販李炳。炳經考慮後與暉往警署落口供;暉對炳的口供存疑。警察到滿園調查晴失蹤一案。炳突然橫死,暉更覺疑點重重,約業到家中商量。裳來找暉,裳坦言告知真相。

第26集

業至暉家,驚見暉已死。業涉嫌謀殺,遭警方扣查,業指華可作其時間證人。敏得悉暉死,既傷心又後悔,裳假意安慰之。敏往澳門散心,臨行前接到暉生前寫給自己的信。原來華並非真心協助業洗脫嫌疑,他隻是受田所托博取本的信任,本果然接受華,並打算將雪和百貨生意都交托給他。蕙證實懷孕,昌既雀躍又緊張,請紅入住滿園照顧愛妻。裳往廟宇上香,遇剛出獄的仙,裳安慰仙,並給她錢。仙從裳口中得悉蕙有孕;仙其後在街上與蕙等相遇,仙欲暗算蕙,幸蕙並無大礙。業無意中聽到方告訴雪她夢想中的求婚場面,暗中往選購訂婚戒指。

第27集

業遇晴,惜窮追不果。晴驚悉暉身故,事情且與業有關後往找業。晴懷疑暉遭強毒手,並將過去一切向業和盤托出。業對于晴因自己而被強敲詐,以及她其後的悲慘遭遇深感難過。晴因營養不足和情緒低落而暈倒,業將她送院。裳聞業、晴以為強是凶手,決順水推舟,利用晴來得到鏡花堂。昌努力學習英語,略見成績。本身亡,表面是意外,實際上是華一手造成。仙從店員口中得知昌與其阮姓英語老師狀甚親密,刻意以此刺激蕙。裳使計,令方看見業跟晴在一起。

第28集

方見業關心晴,奪門而出。業追出,向她解釋,終獲方諒解。裳一方面告訴晴業喜歡方,另方面又慫恿她與業再續前緣。容認為阮對昌別有用心,蕙卻絕對信任昌。業向晴坦白他對方的感覺,晴著他珍惜方。晴出院後入住滿園,重臨舊地,不禁百感交集。容看到晴臉上疤痕時大驚失色,令晴難堪。裳、業替晴重新裝扮,並帶她燙發以遮掩疤痕,讓晴重拾自信。不料惜晴卻在街上重遇嫖客,勾起不堪回憶,業決定為晴研製遮瑕膏。裳煽火點火,令蕙誤會阮、昌的關系,蕙怒摑昌,將他趕出滿園。裳聞蕙要將胎兒撫育成祝家後人,竟串通阮製造意外推跌蕙。

第29集

蕙小產,昌趕至醫院,幾經哀求終得以見蕙,惜蕙卻表示要跟他離婚。裳為了報仇,不單要拆散昌、蕙,更慫恿晴奪回業。業替晴塗上剛研製好的遮瑕膏,晴吻業道謝。容當眾責罵晴勾引業,裳維護晴,卻同時道出晴被賣落妓寨的經歷。方決定退出三角關系,並宣布往外闖的決定;裳的回響令蕙起疑。田發現華準備離開香港,向他質問時才恍然被他利用。業等往拜祭山,蕙驚見裳趁眾人走開後踐踏香燭,其後又發現她並沒有按時服葯。昌調查阮時,驚悉她與裳有關系。昌受重傷昏迷入院,蕙終按捺不住揭穿裳的惡行,惜不獲眾人信任。

第30集

業不相信蕙對裳的指控。蕙重看昌先前給自己的信,更感難過。日軍侵華,局勢不穩,正、敏決定從軍為國出力。物價上漲,仙、田生活艱難。田見鏡花堂的遮瑕膏受歡迎,竟持刀往鏡花堂找業晦氣,方舍身救業,重傷入院。方大難不死,晴勸業在二女中間抉擇,後明白業難舍棄方,決離開並祝福二人,業感激。裳使計令業、蕙反目。昌醒來,裳欲下手加害他之際,業等出現。裳將一切和盤托出,業等痛心她鑽牛角尖。裳自首並前往拜祭成,最終卻選擇不歸路。田精神錯亂,仙為己的罪孽深感懊悔。另方面,華雖得到榮華富貴,最終卻無福消受。

[以上資料參考 ]

演職員表

職員表

[以上資料參考 ]

角色介紹

胭脂水粉

祝有業 | 陳豪

好逸惡勞,不喜歡受束縛,經常周遊列國,探索新奇事物。性情中人,且天資聰穎,經常有新思維,但有時卻因愛做便去做,不顧後果,致使焦頭爛額。感情上,遇到真愛會徹底投入,愛得轟烈。

胭脂水粉

祝明蕙 | 黎姿

刀子口、豆腐心,樣樣事都希望做到最好,不惜落手落腳親力親為。重視家庭倫理,雖得不到父親的寵愛,但對父親永遠是尊敬有加。受傳統思想影響,事事循規蹈矩,著重門當戶對。希望丈夫國昌成才,在事業上能夠幫輕父親,但卻被人背後說是非她懷有私心。性子強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也絕不能容許讓人欺負。

胭脂水粉

吳以方 | 蒙嘉慧

秀麗可人,聰敏善良,冷靜理智,敢言敢行,善惡分明,有勇往直前之心,念舊重情,對愛情有偏執。愛護家人,為了保護弟弟,寧願委屈自己。

胭脂水粉

宋雲裳 | 向海嵐

本性善良,細心體貼,用情專一。唯為人較悲觀,充滿神經質,故容易鑽牛角尖。自有成死後,性格變得極端,經常疑神疑鬼,覺得所有人都要加害她兩母女,表面仍是裝隨和,但內心卻充滿仇恨,誓要討回公道,不惜使計害人。

胭脂水粉

李雅仙 | 商天娥

精刮麻利,樣樣事要威,從不肯認低威。愛挑剔,以踩人來抬高自己。熱愛家庭,萬事以丈夫及兒子為重,對兒子更加期望殷切,望子成龍。

胭脂水粉

祝滿山 | 陳鴻烈

思想傳統,重親情,典型大家族式父親,不苟言笑,對兒子期望甚殷。在商場上八面玲瓏,有才幹、有遠見,擅于與人打交道,處事圓滑,知所進退。

胭脂水粉

汪曉晴 | 陳敏之

原本本性不壞,但為了生活,不得不埋沒本性,與歹徒為伍,行騙度日。保護自己,對人謹慎提防。但始終良心未泯,不忍心殺害無辜的人。在愛情路上,敢愛敢恨,忠于愛情,願意為所愛的人犧牲自己,具有偉大情操。

胭脂水粉

祝明敏 | 曹敏莉

開朗活潑,時髦,做事敢言,由于曾放洋留學,作風較為前衛、急進。由于"孫女孫心肝"關系,自幼得到父親的疼錫,養成驕縱,任意而行,但不失善良之心。對周遭不平事不平則鳴,但往往過于沖動,易出亂子。

[以上資料參考 ]

音樂原聲

名稱作詞作曲演唱備註
鏡花鄭櫻綸鄭智偉黎姿主題曲
痕跡未知未知陳豪片尾曲

[以上資料參考 ]

播出信息

播出時間
播出平台參考資料
2005年10月17日-11月25日tvb翡翠台首播

劇集評價

這是一部別樣紅顏劇,可以說是民國版的《金枝欲孽》。祝明蕙這個角色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個略帶犧牲性的角色,而黎姿的表演絕對值稱贊。(時光網評)

該劇劇情主線依舊是女人為爭權奪利如何各出奇謀、勾心鬥角,這部戲中人性是有鬥爭的,凸顯人性也有善惡之分。(新浪評)

《胭脂水粉》無疑不算一部好戲。其情節之低幼,演員表演之滑稽誇張,布景之寒磣,可謂盡顯港劇破落之事實。但是觀看本劇實在是不費任何腦筋,光看看旗袍、大眼妹、歡喜冤 家、爭風吃醋就能打發時光。(搜狐評)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